被學霸嘲諷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希望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經驗,心得,或者是知道的一些故事。感謝大家的踴躍回答。。題主每個回答都看過去了。。發現挺多暖心的。。(。・ω・。)有愛的嘲諷故事
, , , ,
ZQ Gong:

我有一個三年讀完全美僅有的機器學習專業大學部加碩士的室友 喜歡健身籃球 愛好廣泛

最大的愛好就是嘲諷別人

以下是我和他的日常:

指導:哎 未來一片渺茫啊
我:你都這樣說了 我們怎麼辦
指導:你們也有未來?

我:你機器學習為什麼那麼強
指導擺擺手:不強不強 都是同行襯托的好

指導:這學期好累啊 學了很多東西。
別人:那你最後gpa多少?
指導:啊 這還要問啊….

指導:你們gpa4.0啊3.9啊 是因為你們就那點水準。 我的gpa4.0是因為學校上線才4.0。

指導:又是全A
我:那你大學是不是都要全A畢業啊?
指導:估計之後會拿個B
我:啊 哪門課啊?這么難?
指導:沒,體驗一下

指導:有時候覺得活著很無聊

我:那你別想不開啊

指導:不會的 我還沒有為機器學習作出世界級的貢獻呢。

同學邀請指導來回答這個題主的問題

指導:這個問題不是應該你們來答嗎?我不是很理解你們的體驗

不日更新

剛寫完 指導就嘲諷說 我這個0個贊


Aorqu用戶:

初二的時候轉學,到新學校後第一次考試沒考好(20多名)。

同桌記得是考了個全班前十,年級前50,她就一邊拉著我看名次一邊說:「XXXX你其實可以考的很好的,只不過是我給你的壓力有點大而已。」

我:……………………

我調整心態,在期末的時候考了全班第三,年級前20,她雖然也進步了但是還排在我後面。

在看成績表時候我原封不動對她說:「XX你其實可以考的更好的,只不過我給你的壓力太大了而已,下次希望你能考個全班第一吧。」

然後她就考了全班第一,全年級第3………

不過我倆依然是無話不談的好姬友。

互相嘲諷不是日常么?

不過我也就爆發了那一次,後面的考試中我基本只能保持不掉出前10。同桌幾乎次次前5……


馬小涼:

我還是覺得嘲諷老師的學霸最可愛
(裝逼時間到了大家注意)

國中前三個學期不知道怎麼想的沒大好好學 成績一般 大概年級100名左右 第四次考試大進步 好像是進了年級前二十

第五次考試 考完第二門以後回班聽老師講卷子 老師問了道題而我走神了沒聽清她問的什麼 她就暴走了(其實國中三年我也沒摸透她的脾氣) 劈頭蓋臉一頓罵 最後指著我鼻子說「你要是考了級部第一 你就騎到老師頭上來吧!!」

四天之後出成績 我也不知道觸發到了什麼機關 怒砍第一名 虐了年級第二名10多分
(●°u°●)​ 」

後來她給全班做成績分析的時候臉都綠了

目前就要升大三了 努力使自己不成為一個弱雞 畢竟要對得起自己學霸的曾經(堅定臉)


匿名用戶:

你考98隻能說明你能力就只能考98,我考100是因為試卷只有100~~


Azul:

高一的時候,被某個姓艾的學霸說:你這種人,讀再多的書都沒有用。

具體為什麼說,我已經忘了,這句話我一直記得。大概就是我成績比較一般,他成績很好,尤其是數學,我就是一數學渣。高中那會兒,成績好的趾高氣揚也很常見。這句話卻真的很傷人,他的意思是,我就算再讀書,也上不了大學,就算讀了大學也沒有用,他就是高人一等。

年少無知說出來的話,有時候也會傷人很深。

好在後來我讀了文科,他讀了理科。

他後來讀了西安交大,我讀了另外一所985。

我也並沒有覺得他讀了書就有什麼用……

雖然只同學了一年,這個人的名字我永遠都會記住:艾敏hua。


排骨:

我們經營學老師是清華畢業東大碩士博士到助教,有一天下課和我聊天,對我說:排骨老師,你能想像么?這幫學生居然說托福難考?說只能考出70多分,我都覺得連90分都考不上的簡直是白學英語了。
我汗顏,尷尬的笑了一下。沒好意思告訴他,他那個班是大學院班,要是學部班上還有人托福考出9分的。
他繼續說,排骨老師你托福多少分呀?
我:。。。。。。。。。。。。。


男爵兔:

我大學部的時候有個室友,關系很好。大一的某一天跟我說:我原來從不跟(你這樣)成績不好的人做朋友的。

我大學部績點全班倒數第二,我認為她說的很有道理。


水萌萌君:

作為一枚貨真價實的學渣,我周圍的學霸簡直碾壓我到塵埃里……

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嘲諷我…
他們好像感覺不到自己有多棒棒的樣子…

當他們很平靜地描述或講解知識時,我就覺得他們身上自帶光環啊!

你活得好開心啊,每天像打了雞血一樣。
他們如此對我說。

沒有辦法啊!
智商不夠啊!
想得少啊!

不說了我去哭會兒…


肉包子:

學渣收到一封信
學渣:我居然合格了!
學霸:你看清楚,合格前面有個「不」字。
學渣:我一個一個字念出來了,沒有「不」字。
學霸:怎麼可能?是不是要對著紫外線照射一下才能看見?
學渣:我照了,沒有!
學霸:用火烤一下才會有?
學渣:我用火烤了的,真的沒有!
……….
(大致意思就是醬紫,出自《純情羅曼史》,我是不是暴露了什麼 )


Jac娘娘:


學霸:你這次績點多少啊?
回答:3.7啊
學霸:不錯啦,很好啦~
回答:啊哈(>﹏<),就這樣啦。那你呢
學霸:這次沒考好,我得五點就起來自習了。
回答:啊。。。(正在冥思早知道不問了的時候)
學霸:只考了4.0
回答:你考4.0就是不好,要刺激你早上自習,我考3.7就是很好了,你在說我笨嗎魂淡!


學霸的安慰:沒關系,別想不開,雖然你只考了60分但是已經很努力了。你看你每次都聽課筆記做得那麼認真blabla,這一點我還要向你學習呢,要是我像你這么努力就不會只考90分了,唉。
……哦咯,泥嗨森咯。


高山景行:

甲:嘿呀!好氣啊!
我:怎麼了?
甲:我室友六級考了666
我:那你多少?
甲:我才555
我:……
(昨天查的自己四級成績333)


Renessie丶:


以上是我前段時間和學霸的聊天記錄,在這里我們稱呼他為L君吧。
————————————————————— 這個聊天記錄我還特意截屏發了微博,不了解的人在底下說讓我拉黑L君,其實我只是來表示一下自己跟學霸聊天的無奈,調侃娛樂而已,L君作為我高中的同窗,人品倒是一等一的好。
“我想當一名科學家”——這是你我國小時代作文里的夢想,但對於L君來說,他真的在做並且也要做到了。
L君高中畢業於xy5中,是一所省級示範,隔兩年就有省狀元出沒的地方。高二L君不思進取,從特奧班掉到了我們平行班,我也就這么認識了他。L君沒有那麼傳奇,上課打瞌睡玩遊戲也能考清華北大?不存在的,他很努力也很勤奮,放假帶他去網咖包夜,他愣是下了一夜的QQ象棋。字寫的奇醜無比,數學物理符號跟鬼畫符差不多,就這樣,他一直是我們班第一。
聯考結果第二,比第一落了40分,據他自己說,語文就100。填志願從第一到第五,全部只有一個專業——機械製造,最後掉到最後一個志願,去了CSU。
大學前最後一次見他是在他升學宴上,他家在一個村裡,很偏,有多偏?我從市裡坐班車4小時到那個縣,然後又是4小時到那個鎮,最後換麵包車3小時翻了幾座山到了一個村,心想著終於尼瑪要到了吧,愣是又坐機車2小時到了一座山下,我看著前前後後十萬大山,以為碰上打劫的了呢,結果L君淡定的說,跟我爬山吧,最後又走了半小時,終於在桃花源深處看到那麼一處人家,矗立在半山腰上。

這是第二天拍的,得虧我還找到了當時的照片。L君是這個地方方圓十里唯一一個大學生,來吃飯的人很多,我也第一次吃到了所謂的流水席,也就是湊夠十個人就開席,我們當時5個同學,一下午吃了4頓飯。
說實話,我當時是羨慕的,因為我只考了個二本,而他是個985,更多的是驚訝,這種環境中,換成我,別說二本,連大學部我都不一定了。
—————————————————————
本來以為我和L君就要從此失去聯絡,後來在我考完研後,他也完成了保送,就邀請我去長沙玩。那回,我又被徹徹底底的嘲諷了一回。
爬嶽麓山的時候,我問L君,你以後一個月工資能有多少?
“我沒想過能拿多少錢,我就希望自己能在這個領域有所作為,再說,我也是拿年薪的,一個月多少我不知道。”
要換成一般人,我肯定認為他再裝13,還什麼推動這個領域進步,鬼扯,但對於L君,我沒法這樣想。整個大學部期間,他一直抑鬱於自己的聯考失利,所以為了補償自己,他參加了大大小小各種競賽。我知道的就有全國大學生力學競賽湖南省第一名這個讓人聽著名就覺得深奧的獎項。L君保去了HIT,給我看了導師聯系他的簡訊,裡面有這么一段:第一天——我是XXX教授,手上項目多少多少,期望你能加入。第二天——你快點確認啊,再晚了時間就過了。
如果不是他給我看,我一定以為這是個傳銷在拉人入伙,再想想我當時聯系導師,老闆那愛搭不理的樣子,果然L君不愧學霸之名。
昨天L君和我透露,他畢業就要去某個戈壁灘衛星發射場了,可能就聯系不到他了,我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想想當我老了的一天,我對著孫子指著電視上的神舟五十號說,這個飛船就是你L阿公設計的,真有種自豪的感覺!
能被這樣一個窮山村走出來的未來科學家嘲諷,我覺得並不丟人,還挺可愛。對了,L君不玩Aorqu,祝好啊,遠在北方的L!


Haozhi Qi:












豌豆射手:

我來講一次我最印象深刻的一次。
高中的一次數學段考題目異常難,我留了很多題空在那裡沒做,考完後整個人都不好了。在回來的路上恰好遇到一位在尖子班的同學,在和他一起回宿舍的路上,我無意說了一句「這次的數學考試好難,你覺得呢?」但是問完後我就馬上後悔了,我怎麼會問一位尖子班的同學,這不是找虐嗎?但是他說了一句「對啊,比以前難好多。」我聽到後心裡有了些許安慰,連學霸都覺得難,我覺得難也不奇怪了。誰知道他又補了一句「我只有最後一小題沒做,真是不爽啊!」然後,你們可以想像一下當時的場景,我愣是忍住沒爆粗,可是我沒忍住我尷尬癌的表情。


匿名用戶:

容我爆句粗口:去他媽的!

國中時一直被一刻薄的女學霸欺負,骨子裡看不上我,其實呢八桿子打不到一起,我坐最後一排,她坐第一排,平時很少交流。

其它不講了,有次拿著考了20分的數學卷,她鄙夷的笑著問:小毛,你是不是抽過脊髓?(當年小孩因發燒,抽脊髓保命,但影響後期智力發育)

瞬間,感覺自己一下成了劣等人!殘障人士!那晚是人生的第一次失眠….

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

多年以後,她老公倒成了我下屬,當一起吃飯的時候,看著她老公畢恭畢敬的敬我酒水的時候,她驚訝得象被棗噎著了。

我倒不是小器量的人,只是當年真的對我傷害挺大的。

奉勸學霸們:人生得意莫言早,學渣也有好輪回!

————

後來獨立自學+不服輸+不斷總結刷新,目前手下學霸挺多,同濟城規,清華土木真有幾個。


布朗大神:

我覺得我這次考的不是很好,可能沒法拿滿分。

前一句心中竊喜,後一句已經想把他摁在地上揍一頓了。


Aorqu用戶:


恩 這個我認
我覺得自己和@啟航就不是一個聰明水準 攤手
但是這個是什麼鬼

@cHIeko 恩 學霸


瘋未覺:

高中,和一個朋友打賭,賭英語,賭他丟的分多還是我考的分多……


LISTEMMM:

已分開

來自北大男票(那時我高三他大一)
我學習也不錯,也很努力,還比較乖|・ω・`)十幾年來就這一隻學霸狗批評我最多(๑• . •๑)
寒假就是這樣清醒的,其實當時很壓抑,現在很感激很幸運(๑˙ー˙๑)
好像有點偏題,他並沒有嘲諷我,但是真的很嚴厲啊啊啊。我的同學幾乎沒人認為他是 男票。但是我知道高三的關鍵時刻,你做到了最好。
最後,謝謝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