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學霸嘲諷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希望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經驗,心得,或者是知道的一些故事。感謝大家的踴躍回答。。題主每個回答都看過去了。。發現挺多暖心的。。(。・ω・。)有愛的嘲諷故事
, , , ,
吳仁傑:

群里某人:最近隔壁普通班的物理長進了,我改他們卷子的時候震驚了,居然三個人加起來只比我低3分。


白塵:

1.還沒做完啊?
2.這不是白給的嗎?
3.這不是國中化學的知識嗎?
4.這個應該不用證明,一看就能看出來啊。
5.這問題你不如去Aorqu問白冰冰,別問我了。


喬Joshua:

沒有過這樣的體驗。
看來你遇到的不是德藝雙馨的學霸哦


Je老rry:

大學部時考試前我們一宿舍學渣在宿舍突擊以求不掛,隔壁拿國獎的學霸來串門,我們都紛紛表示羨慕,學霸謙虛的說,「哪裡哪裡,你們只看見我考的好的了,我也有考80多分的課啊。」


AQuarter:

我成績波動很大,怎麼個大法呢,高中剛入學第一次月考班27段460+,期中考班1段2,以至於第二次月考老師為了看我是不是作弊單獨給我騰了個考場
那個考場是辦公室,我坐在中央頂著五六個老師的目光考了3天

這個波動高二以後每個考試都有,原因是我們班的一個學神
此人高一佔著段一的寶座沒有下來過,記得我段二那次他高了我50分
然後高二實驗班挑人那會他沒有去考試,他說不想去實驗班,一群死讀書的太枯燥了,沒點意思

老哥你真是牛逼壞了

後來有次我在校門口網咖給他抓到了,他就天天來邀我逃課去上網
一般是這樣的
他:走起啊反正最後一節自習沒人看班
我:別吧我想讀書
他:讀個屁啊我都沒讀我們一起被當掉
我:好吧,走

結局看官們也想到了,我繼續蹭蹭地往下掉,他依舊穩坐第一
對考卷的時候甚至能準確分析出我當時做這題的解題思路,以及為什麼錯…
重要的是他還說
「這個卷子出的也太沒難度了吧,你怎麼考成這樣」
我看著他149的數學和滿分的理綜,再看看我124的數學和慘不忍睹的理綜,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上學期八校聯考,他排市第一
還跟我講這次試卷出的水分也太多了他做過好多將近一模一樣的題目

我現在看他如下表情


冰鐮:

我本來也是學霸0.0國中從不做作業,照樣班級第一第二那種,但是是被老師嘲諷了,因為我的前輩中有一個比我還過分的,除了作業不寫,再就是做過的卷子全撕掉扔掉,考試只帶一支筆,然後理科還都是滿分。
當時數學幾何題是要帶圓規畫弧線什麼的,我的數學老師就說,當時為了不讓那個妖孽得滿分,整個數學組的人都在研究他的卷子,然後最後因為弧線圓心的地方沒有扎過的洞終於扣了1分,因為沒用圓規,但是那段弧畫的都看不出來沒用圓規….
我想,任何人之間的差距是天生存在的…


侯夢之:

好羨慕你們這些有聯考經歷的,一定特別難忘吧?哎我中學的時候就是瞎玩,高三保送了就出去旅遊,現在都不記得那時候到底做了些什麼,一點收穫都沒有。


無卵用:

不邀自來。
————————————————————————————————————————————————————————————2016.7.12 期末成績出了,全班第一。。再見我去尖子班了。´_>`(真開心www)

高二文科僧,成績目前排在年級中上游,偶爾拔尖,死在數學。這是背景。

文科班嘛,妹子很多,一共三個宿舍,我在中間那個(按成績分的宿舍,可想而知第一個宿舍的人幾乎都是學霸)

在別人眼裡我大概是那種「不用怎麼學都能考好」的那種人吧(Σ(っ °Д °;)っ不是這樣的你們冷靜點)然後平時考試都一般。

因為整天打遊戲啊和班上的死宅聊梗之類的。

拉了不少仇恨(據說)

特別是。

分班後的第一個期末考試,我莫名其妙地考了全班第二(一直覺得自己頂多排在五,六名的,畢竟前排太凶殘)

然後知道成績的那個下午,我連續被人別人「問候」(woc你個叛徒你又說考砸了砍死你砍死你)啊,基本是小夥伴的吐槽,有惡意的只有一個啦。

就是第一個宿舍的學霸啦(笑)

我和她本來就不熟(和她們宿舍的基本都不熟)

然後她莫名其妙地在qq上找我。

「恭喜你,考了第二,可以去英才班了(qq表情微笑)」

我:?????

「你是全班第二,可以去英才了(qq表情微笑)」

我:呃。。。你考得不理想嘛。

「我去不了了,恭喜你啊(qq表情微笑)」

我:。。。。。

於是我看了眼她的排名,第五,也不差啊。

仔細想想,平時第二第三都是她吧。

之後,我也沒有升上英才班(因為還沒分班只是人員調動),而她就持續開啟嘲諷模式。

我和別的妹子吐槽「以後回家不帶書了,原封不動地拿回來」

她就湊過來「你不用學都那麼厲害啦~~」

我:。。。。。

高二上學期,連續有幾次段考吧,她都考得不錯(而我恢復正常水準在中上遊盪著)

天天看見她得意的笑啊(笑)

然後期末。

我考了全班第一。

她再也沒找過我(滑稽)

後來就被小夥伴們總結出「xxx是一個期末會開掛的小婊砸你們別被她騙了」

喂喂,你們冷靜點Σ(っ °Д °;)っ

說說體驗:

首先我和她真的不熟,不熟,話都沒說過幾句那種。

被她嘲諷之後,更多的是害怕吧(反正我慫)然後面對她我一概裝傻,反正不想理她。

為了轉移她的嘲諷目標(後來我確認了一件事,凡是其他宿舍的考得比她好的,她都問候過),開學後第一次段考我故意放了點水(我有分寸,跌到全班十四)然後嘲諷減輕了,感覺(上課)睡覺都踏實了不少。

後來我明白一個道理:唯有自己強大,才能抵禦風浪。

共勉吧。


莫羨:

本人從小看地圖長大,雖然是理科生,但是地理比較好。

家裡有個妹妹,是文科生,地理不大好,她上學的時候有一會地理不及格,有一個看國家說首都的題目全軍覆沒,我媽就拿我批評她,說看你哥哥,一個理科生地理那麼好。

我妹妹不太服氣,拿過一本世界地圖,問這問那,我都對答如流……

最後問到南美國家玻利維亞,我說這國家有倆首都,實際首都拉巴斯,法定首都蘇克雷。

我妹妹一臉懵逼,還有國家有倆首都呢?

我說,還有三個首都的呢,南非的行政首都在比利陀利亞,立法首都在開普敦,法務首都在布隆方丹……唉妹妹你幹嘛拿書砸我???╯▂╰

說實話,我妹妹除了地理之外各方面都比我強很多,目前留學中,留學前才知道美國首都不在紐約……


匿名用戶:

婚前相親遇見一個長得很帥的律師,身高185,還是健美型的那種,五官參考蘇志燮,側面非常非常像,當時媒人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給了我們彼此聯系方式讓我們自己聯系,開始聊的都很好,我說對心理學感興趣,他立刻給我送了本心理學相關的書籍,我說我想要情人節85度C的朱古力玫瑰,他晚上買了送去我家樓下,我說公司的單證太重搬不動,他甚至跑單位來幫我搬東西,但有一點我很納悶,就是不管我怎麼問他上的哪所大學他都不肯說,一提到這個話題就是長吁短嘆說自己學校爛不好意思說,我還很善解人意的安慰他說沒事啊我也不過是某某財經大學啊!後來又聊到這個話題,我就有點生氣,心想這人怎麼那麼不坦誠呢連讀的哪所大學都不肯告訴我,他大概看出來我不高興了,才說「我大學部東南大學學的化學,後來研究所念的南大的法律,我同學都比我強,我都自卑死了」
呵呵,想到曾經安慰過他無數次「沒事啊我也不過是某某財經大學的我」彷彿被打臉了一百遍!


愛吃貓哆哩:

我要說的這個並不是學霸直接嘲諷我,而是無形之中被學霸嘲諷。
當時高三,我讀的是文科尖子班,但學校還有一個火箭班,全是考北大港大分數的學生。
三模我考了全校48名,很激動,覺得幸福快要來臨了。一天下午去上課,我走在兩個火箭班學生的背後,正想著聯考結束要去哪裡浪,然後就聽到這一幕對話:
A:你三模考得怎麼樣?
B:哎,別提了,沒考好。
A:考了多少啊?
B:六百五十多。
A:挺好的,這次題難。
B:好個屁,我要是聯考考六百五十多,我也就能去個南京大學。
也就能去個南京大學。。也就。。。。
想想我考了個48名還很激動,內心受到一萬點暴擊傷害。


曹彰:

也說個學霸之嘲諷吧,我們大學時代有一種超越A+的分數,叫DI(distinction)意思是卓越,傑出 ,獨特 ,不同凡響。一般只有幾百人的大課才有資格出現這個分數,會給一到兩個人,牛逼到教授都覺得你這課學到頂了才會給,如果沒達到這個水準,教授可以一個都不給。通常的學年畢業生里的第一名,一般學分滿分不稀奇,如果滿分還有好幾個主科DI ,那就非常牛逼,甚至有一個傳說說N年前一來自清華學長最終畢業拿了十幾DI,但是無從考證,好了這是背景。

我們隔壁寢室有個學霸,和我來自同一學校,為人低調又高調,說低調,從不說自己成績,但是努力程度那是非常高調,除了睡覺,無時無刻不在學習,好像就一個業余愛好,看拜仁的球賽。要知道學校里也是牛人扎堆的,有人不屑,覺得真正牛逼的人都是輕描淡寫的拿第一輾壓人的,你這樣死學說明天賦不夠。因為他的努力程度,大家給他個外號expert,學霸對此從不辯解。

但是紙是包不住火的,盡管他不說,到了大四,大家漸漸知道了,他成績真的很好,全年級估計只有另一個浙大來的學霸和他有一比,更有人看好浙大學霸,說預測他最終會有10個以上DI,這已經是幾年一遇的學霸了,我們都拭目以待一場世紀大戰。

最後終於畢業了,expert還是沒有說成績,但是謎底揭曉了,他是系第一,以27科DI的這樣足以閃瞎眾生狗眼的成績直接全獎去MIT讀博去了。。留下浙大那位對手大概只能感慨:既生瑜何生亮。。

27科DI,大概就是所有主專業的教授都覺得你征服了我,我聽說大概是,凡是考試有6選4,什麼幾選幾題做的,他都全部做,全部圈,而且做的無懈可擊,平時作業 CA,quiz,project也必須是完美。

然後強制學的文科 什麼,寫作 ,Law,human resource,engineering society他也通通考了A。

無言,讓你芸芸眾生去嘰嘰喳喳,就是最大的嘲諷。


年輕噴泉:

原來每次被喊上台總結經驗,我都給大家說,你們千萬不要學我上課看小說,下課看小說,回家看小說,晚上還要熬夜看小說(/ω\)

正好一件小事剛剛發生Y(^_^)Y
昨天去一個新認識朋友那喝茶,一個9歲的小男孩,4年級了,課外知識量非常大,關心的問題遠遠超過普通成年人的思維,忍不住和他討論了一些觀點。然後她一個阿姨故意問他成績,回答是年紀30名,她阿姨看著我希望得到贊美,他也偏著腦袋一直望著我(o^^o)我很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阿姨從小到大都是第一名過來的,直到高中(@_@)


Aorqu用戶:

學霸從來不嘲諷人,都是我們玻璃心才覺得被嘲諷。

嘲諷part1⋯⋯
我一直覺得我高中的時候勉強算個學霸。
有一天我跟我LG討論高中的考試。
我說那會兒考試我特別喜歡答題的時候聽歌,因為歌曲有節奏,正好可以跟讀題節奏配合,看完題目就知道答案了(前面選擇題和填空),而且歌曲長度也都比較一致,聽到什麼進度就知道答題進度是否合適,比看鐘還准。
我LG想了想,說:
「我倒是沒那個樂趣,我最大的樂趣就是所有手寫答題都要寫得跟印刷的一樣,特別是等號,必須全部縱對齊,而且等長⋯⋯」
╮( ̄⊿ ̄)╭

嘲諷part2⋯⋯
另一天我看報道說人大附初升高680分滿分錄取分數線是662,回想了一下我初升高的分數,跟我老LG嘀咕:「這么高?看樣子豆子是沒戲了⋯⋯」
他看了看分數,淡定的說:「有機會,我初升聯考四中滿分600我考了588⋯⋯」
( ´・・)ノ(._.`)

嘲諷part3⋯⋯
嘲諷是無處不在的,有時候傷害總是來自於你最親近的人:
讀書那會兒我爸管我管得少,也就我偶爾考個第一他家長會去露個面。
因為我成績還可以,所以他在他圈子裡提起我,總是一副頗以為自豪的樣子。
自從我結婚以後,他再也不提了⋯⋯
(╯‵□′)╯︵┴─┴


九木:

我是矮子里的高個兒,高中讀藝術普高只有文科,我偏偏理科好,政史地奇差,花了三年終於強行轉成文科生。
高一學聲樂,和部分美術生一起在4班,狂愛數學題(因為覺得好好玩),布置作業第一時間和唐豪(數學痴迷症病友)把作業做完就為了過癮,承包了全班數學作業的生產力。我倆和兩個數學課代表長期霸佔本班數學前四名,他一直數學年級前五,總分年級前十,我一直數學年級第二,總分年級前十。作為一個六科(語數外政史地)除了語文數學其他各科都奇差無比的人,靠兩門拉平了四門…
我倆喜歡做題到什麼程度呢?本班作業寫完去找數學實驗班的班頭要他班作業來做,遇到討論不出來的滿學校抓數學老師問,體育課自由活動直接泡數學辦公室做題,數學組開會等人的時候我們都能躥過去問題,本班老師不在問外班的,本年級老師不在問別年級的。後來全校數學老師看到我倆就跑…
背景交代完畢
事件一:
有一次上課,數學老師抱著作業本往講桌上一摔,「除了九木和唐豪,全都給我站起來聽課!」,「昨天的作業都是抄的吧?最後一題超綱了,得用後兩章的知識點才能解,除了他倆你們誰還做得出來?還說不是抄的?!」,唐豪跟我比口型「我也不會做,抄你的,下課講講」

事件二:
高二的時候,我跟學校申請想按編導專業轉入表演專業所在的1班(編導高三才開),溝通之後老師同意了,我班同學反應:班平均分得降了,尤其語文數學…1班同學反應:班平均分要漲啊!只有他,語重心長的跟我講:你到了1班之後,寫作業多寫點步驟,別老是腦子里就把草稿過了,十幾步的題帶上題目和答案就寫五步,這么久我們班抄你作業也就我和兩個數學課代表有時候一起討論能把你省掉的步驟討論出來知道為啥,其他人只能抄一遍,根本不知道為啥,你這毛病得改改啊…
到1班後,基本上就長期霸佔本班數學第一語文前三,數學老師讓我做課代表,大概八節講新內容的課我有一節是自己看書去把八節課的內容看完,剩下七節就把手放抽屜里練魔術手法,下課直接睡覺,不知道作業是啥,等另一個課代表把作業問了抄在黑板上,就開始寫,寫完丟給全班抄。

事件三
後來數學老師對我上課下課帶頭不學習的行為忍無可忍,要跟我賭,如果下一次月考數學我拿滿分了我愛咋咋地。結果最後考完試我拿到試卷,148,有一個錯別字。批改試卷的那位老師下課跟我講,老師們聽說了這事,於是他找了好久找到了我寫了個錯別字,扣了我2分………但數學老師對我也不幹涉了,反正我自己也會去看去問,只是和班級節奏不一樣。

事件四:
別人考試前,任課老師每間考室去安慰學生要平常心別緊張盡力就好,我數學老師每次安慰完別的同學都會跑我跟前「這次考試你考不到多少分就死定了!給我做16套卷子!」,從高二開始,每次考數學都是如此。
有一回題有點難,他要求我上125,我考了121,全年級就一個上120,5個上100(還有唐豪和3個數學實驗班的),我們班加上我就2個上90的。講卷子的時候,他說完這個情況,把我叫起來到教室最後罰站,因為我考差了,我說我是最高分誒!他一副小孩子耍脾氣的樣子「不管,你就是考差了,沒到125」,這一臉傲嬌擺明了是鬧著玩,我也就老老實實到教室後面站著聽。想來,這是他在用我嘲諷全班同學吧…

聯考前,最後一堂課,他惡狠狠地威脅我「數學你考不好就死定了!我會去考場門口盯著你的!」
考數學那天,他在門口,送我進考場,等我出來。
其實,真的很感謝高中的兩個數學老師,給一個不聽話不跟大家步調的孩子最大的包容,允許她自主學習,允許她跳躍思維,沒有用框架一板一眼去扼殺她微不足道的那一點小聰明


胡言亂語:

記得大學部時候,有個關系特別鐵的國中同學,是個大學霸,問我英語學得怎麼樣。

我說六級裸考過了。

他說他在沖擊110。

我一臉黑人問號。

他說,托福啊。

我問他六級呢?

他說不記得了,好像是640還是660。

後來我就沒和他討論過英語。


李越:

我學員有一個學霸,我問她:你是不是每天都復習,都去圖書館啊!然後學習很努力啊?

她說:不是的,其實我從來不復習的,也不去圖書館,我也沒有努力的。

我一開始以為她是裝逼和謙虛,後來才知道,她說這句話的意思是:我是天才,不用復習,也不用努力,一樣滿分,愚蠢的人類,還敢用努力復習圖書館來羞辱我。


胡曉東:

資深學霸表示,從來沒覺得學習好是件了不起的事,我曾經因為籃球不好、遊戲打不好、不會泡妞擔心別人嘲諷。故此,「嘲諷」你的,只是你自己。


Aorqu用戶:

某種程度上自信來源於自我認同,當你認為自己是學渣而對方是學霸的時候,由於自我認同的缺乏,對方的一舉一動都可能被過度解讀為嘲諷啊…….【學渣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