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失败是怎样一种体验?

问题描述:装逼失败是怎样一种体验?
, , ,
2012年9月17:

我在哈尔滨上大学 有次回家 有人问我 你学校是道里区还是道外区
我说不是道里也不是道外 他说你刚来哈尔滨不懂 哈尔滨分两个区 道里道外
大哥 哈尔滨有道里道外香坊南岗 到底谁不懂啊 你来过哈尔滨吗
——————————————————————————————————————
还有一次坐客车 有个猥琐男 旁边有个座位空着 一个老头上车正要坐 他赶忙说这座有人了
很快来个女的 他说姑娘这空着
旁边的老头说 你不说这有人吗
他说 对啊
老头说 这姑娘和你认识吗
他说 怎么不认识 这是我女朋友!
老头说 胡说八道 我哪有你这种女婿 !!!!!!!!!!!!!!!!!


长脖鹿大官人:

国小值日除了教室要打扫,每个班级还会分到一块室外的分担区。

那是一个你妈逼你穿秋裤的季节,早自习前,我带领旗下三个组员扛着笤帚清理分担区绿化带。

快扫完时小勇同学在草丛里发现几颗石膏白有褐色斑点的球状物,小勇同学吸溜著鼻涕满脸天真:“组长,这是啥蛋啊?”我抬起头,迎著这一双双求知的眼睛,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展现我聪明才智(装逼)的好机会。

我清清嗓子:“这些应该是麻雀的蛋。按说鸟类应该在气候温暖,食物充足的夏季产蛋,可能是环境污染导致鸟类的习性出现改变,秋天才把蛋产在这里。”

大家如痴如醉。

我继续说:“母鸟应该迁徙去南方过冬,遗弃这些蛋了,我们是少先队员,必须把这些蛋带回去孵化,好好照顾这些小麻雀。”

大家纷纷点头,要不是每个人手里都捧著几颗蛋,简直就要为我鼓掌欢呼。而我,感觉手臂上的一道杠仿佛又鲜艳了一点。

“阿嚏!”

小勇同学一个喷嚏,把蛋摔到了地上,小勇同学显然没想到一个脆弱的命就这样在自己手上坠毁,眼含热泪颤抖著双手试图把蛋捡起来,然而却发现

蛋根本没有蛋清和蛋黄,反而摔成一堆粉末。

换句话说,

那是一堆,风干了的,形状比较规则的,白色,

狗屎。

心塞(´-ωก`)

我忘了那天我们是怎么走回教室的,只记得,四个人挤在水池边,疯狂洗手。。。

疯狂。。。洗手。。。


小牧笛:

餐厅吃饭中……
自称心灵手巧智商超群的理工生男票说,那边有自助冰激凌,我给你去取……
我等啊等……
他给我拿来一坨这玩意儿!

360度无死角。


匿名用户:
在机场附近做餐饮,遇到过两件事:
1.有一次来了位先生,对着我用全英文点单,我心里犯嘀咕,明明是一副正宗国人面孔,干嘛说英文啊……点单完了,我把找的零钱递给他,他一下没抓稳,掉在了地上。我清楚的听到他说了一句“哦豁”。 四川的朋友应该能懂。
2.常来的顾客里,有一位印象很深,每次来都向我抱怨这几天又要飞,作为一名机长真的好辛苦之类的。
有一次我坐飞机出差,在机场的摆渡车里,旁边经过一辆拉行李的小货车,由于我站在靠窗的位置,清晰地看见货车驾驶室里那张熟悉的面孔。没错,正是常来的那位顾客,巧的是他也看见了我。由于车速不快,我用仅有的时间冲他微微一笑。

于是他再也没来消费过。而他在车里的表情我现在仍然记得。


Aorqu用户:
出自古龙小说《剑毒梅香》
第二十四回 无影之毒(4)
众人这才发现他一路走来,雪地上连一个足迹都没有留下,连无恨生也不禁暗惊道:
“此厮看来功力又自不弱,以前以为中原无能人,看来与事实不符的了。”
金一鹏直走到距玉骨魔不及三步,才停下来冷冷问道:
“听你自夸毒器天下无双,哈哈,俺老儿第一个不服气——”
玉骨魔先还以为他别有的来头,这时见他竟似要与自己一较毒术,心中不禁一安,暗道:“你这是找死。”
于是玉骨魔也还以冷笑道:
“我玉骨魔不错说了这句话,你不服么?”
金一鹏仰天狂笑,双眼向天,根本不理会他。
玉骨魔不禁勃然大怒,叱道:
“我玉骨魔足迹行遍海外穷岛僻野,哪一种奇毒异草没有见过,你们中原这等井底之蛙懂得些什么?”
金一鹏闻言一怔,没有答话。
玉骨魔以为他被自己报出名儿吓得呆了,不禁大为得意。
哪知金一鹏道:
“我正奇怪怎么还有人敢在我金一鹏面前班门弄斧,原来阁下是蛮夷之族,那就难怪了,哈哈——”
玉骨魔怒喝一声,白袖挥处,一片彩色烟雾向金一鹏面上喷来——
金一鹏立地距他不及三步,这一片毒雾将周围五尺的空间完全罩入,金一鹏绝难逃出,连无恨生都不禁哼了一声——
哪知金一鹏昂然挺立,忽然仰首对空深吸,将一片彩色奇毒的烟雾尽量吸入腹中!
玉骨魔又惊又怒,但一种争胜之心油然而起,他白袖一挥,嗔然喝道:“好小子,算你有几分功夫,你可敢与我玉骨魔再赌命一次?”
金一鹏哈哈狂笑,并不回答。忽然向圈外的辛捷道:“娃儿,你与我把那壶酒拿来——”说著指著梅山民沽来的那一壶“梅子香”。
辛捷不知他要做什么,但仍起身将那壶酒拿起,只见壶下之火虽然早熄,但壶底尚温,他叫了一声:
“金老前辈,酒来了!”
单手一送,酒壶平平稳稳地从七丈开外飞了过来,敢情他是不敢走近那毒圈。
金一鹏头都不回,一招就将酒壶接住,而且就像背后生眼一样,正好握住酒壶的壶柄,一滴都没有滴出。
金一鹏尚未开口,玉骨魔已先抢著说:
“天上合我心意,老匹夫敢饮我一杯酒么?”
金一鹏道:“有何不敢?”伸手将酒壶递了过去。
玉骨魔接过,将壶盖取下,反过来就像一只酒盏一般,举壶倒了一些酒,却将左手指甲一弹,依稀可见一些粉末弹入酒中。他冷笑一声道:
“告诉你也不妨,我在这酒中下有‘立步断肠’,你若不敢喝下,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场外的梅山民和无恨生一听几乎惊起,暗道:
“这‘立步断肠’乃是世上最毒的一种药物,饮后不消一眨眼工夫,立刻穿肠而亡,不知玉骨魔何处弄来的,那金一鹏岂能服下——”
哪知金一鹏更不答话,接过一口就饮了下去。
接着忽然须眉具张地喝道:
“你也敢饮我一杯么?”说著接过壶也在壶盖中注了一盏。
玉骨魔仔细观察他手指连酒都没有碰一下,根本没有下毒的动作,心想就算有毒,我预服下的“百毒龙涎”什么毒不能解,喝之何妨?
当下接过壶盖,也一口饮下,哈哈笑道:
“我劝老匹夫还是快去办后事——”
话未说完,忽然狂叫一声,竟自倒地,双脚一阵乱踢,便停下不动了!
金一鹏却冷冷一哂,缓步走出,头也不回地去了。
事出突然,无恨生惊得口呆目瞪,他素信精通百毒的玉骨魔,竟被人家以毒制毒地毙了,“中原无人”这句狂话再也说不出嘴了。
辛捷和梅山民却是深知金一鹏乃是弄毒的祖宗,玉骨魔自要逞强,当然不是对手了。
要知毒君金一鹏乃是千年难遇的大怪物,对各种“毒”的研究造诣,虽不是绝后,但至少是空前了,正因为他终日与毒为伍,性情也更变得古怪,所以才得了“毒君”的名号。近年他神智失常,虽然一方面是心情遭变,但主要还是因为终日置身毒中,身体己被毒素深深浸入,仗着各种毒的相克相生之理,生命虽保无虞,但神经中浸入毒素,就显得神经失常了,但也正因为如此,他血液中自然生出了抗拒百毒的特性,对一些外来的毒素已做到不浸不败的地步了。
玉骨魔的“立步断肠”虽是罕世奇毒,但岂能奈何这位毒君?而金一鹏略使“无影之毒”,就令他糊里糊涂地送了老命。


匿名用户:
装逼说分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攸小荀:

1)
有一次,有一个患者,过来割包皮。他为了彰显他的地位,拿了一个iphone手机。可是,我老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后来,他接了一个电话,谈话中说让对方打另一个号码。然后手机响了,他接了,原来,他的手机是个双卡双待的~ 666

2)
和一个同事,去喝咖啡。他上来就说,给我来一个中杯,于是,对方给了他一个小杯。他说,我要的是中杯啊,对方说,中杯就是小杯。。。

3)一姐们, 我们去吃西餐,然后,她说,服务员,给我来一个8分熟的牛排~


Jiazi:

看了那么多“打脸”的体验,来说个真正意义上 打脸 的,就像是这样

话说是中学时候,那时候武侠电视剧横行,男生免不了YY自己是各种大侠,武枪弄棒的。只是在学校,只是当什么书本、棍子之类的了。在夏天,什么蚊子、苍蝇之类的自然是成了牺牲品。

话说一天晚自习,我在一边发呆,看到物理老师溜达进来了(老师没事会来教室看看,一方面看看同学们有没有好好在看书,另一方面,如果有问题的可以解答).

老师慢慢走到他的一位爱徒身后,看着徒弟认真地在学习著,表情大概是这样:

这时候,一只蚊子飞过,显然是被我这位同学发觉了。只见他把笔轻轻地放下,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右手放在了一本书上面(我去,16开,至少有3公分厚)。这时候,他眼中的自己一定是这样的:

定神两秒后,只见他提起书本,转身起来,看都没看就向飞向后面的房子甩去,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我们老师的脸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爱徒的袭击,我们老师的表情是这样的:

我们同学的表情是这样的:

而我:


胡江楠:

国小的时候有自然和社会课程,有一次上社会课,老师讲到了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国家说著不同的语言,这时候他突发奇想,问班上同学“大家谁会说外语啊?”看着所有人面面相觑的样子,我真的得意极了!一群Loser!这时候我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右手了,努力的让自己不那么激动,慢慢把它举起来……“老师,我会说外语!!!!”老师眼前一亮,“好,胡同学,你说!”

“八嘎呀路”

很多年之后,我还是不能原谅他当众打我那一巴掌以及让我在楼道站了一节课


除余弦的小铅笔头:

1.

2.




匿名用户:

《越绝书》记载了一个孔子装逼失败的故事。

孔子去越国传授礼仪,勾践带了斯巴达三百勇士迎接他。

“孔子大大你来啦!我们越国都是山里人,没钱没文化,打起架来还不要命,你真的要向我们传授礼仪吗?那你真的是好棒棒哦!”

孔子听了立刻手刀离开,没有停留。


牛牛很忙:

发生在今天早上,我被日常盗图的一天



非关阴晴:

大概就是这样,我就直接上图。
头像是平头哥的这位,在群里说看过《资治通鉴》,对该书进行了深入讲解,并劝大家多读书才能走上人生巅峰。然后一个妹子出现了,于是发生了上述对话。
嗯,平头哥那晚上再也没在群里说过话。


Victor的满天星:

大水是我最好的哥们儿。
我们已经十多年没见面了,在大水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下,乘着假期,我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准备跟他好好叙叙旧。

下火车,刚出站口。就看见大水站在那里,身后停著一辆越野车,我一看车标,这不是路虎嘛!心里顿时五味杂陈,想当年七岁还在吃奶的脓包,去哪儿都要我罩着的小破孩儿,居然都开上路虎了,可我还是在五线城市里教著四流的学生,干著不入流的事儿。

见到我,他还是老样子,热情的很,拉着我上了车。由于离饭点儿还早,他说带我到处转转。

在车上,鉴于他现在的身份,我不太好意思跟他谈起我们小时候的事,就寒暄道:
“大水啊!你这混得是风生水起啊!路虎都开上了,有出息。”
“哪儿有,哪儿有。”他笑着说道:“买这车我后悔了。”
“嗯?”我露出不解的表情。
“上次我表哥表姐过来玩,硬是不识货,说我这车跟村上拉货的祥子的车一模一样,他们真是不识货,农村人哪儿懂,我这是路虎,他那是长安,长安能跟路虎比吗?早知道这样我就直接上个卡宴算了。”
“那是,你有那实力,就应该买个最好的嘛!再说也难怪,国产车的车型好多都是模仿外国人的。”我装作很在行的样子附和。
“他们那哪儿是模仿,就是剽窃,是偷盗,他们的发动机能跟我(的车)比。”大水愤恨地说道。
“对,不懂得创新,恶心。”我也义愤填膺起来。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当地的一个5A级景区。在景区大门口,他停下车,我以为他要买票。没想到下了车,他就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笑嘻嘻地回来了,说“走。”他把车子方向一打,景区的特殊通道这时也打开了,车直接开进了景区。
他一副淡定的对我说:“刚给分管景区的市领导打了个电话,我们可以直接进,票不用买,还可以把车开进去。”
“牛逼!”我目瞪口呆,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一个词足以道尽我此刻的心情。
“我还可以吧?兄弟,我混的还行吧?”他颇为自豪的问,好像是让我回答一个预谋已久的标准答案。
我大声附和:“大城市混成你这个样子要本事啊!太厉害了,你这跟大人物的关系处的真是可以啊!”
“哈哈哈!”他在那里笑着,“朋友多了多条路嘛!你当年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有今天啊?”
“怎么会?我早就看出你与众不同了,小时候就觉得你性子坦,能沉得住气。一定能干大事儿。”
“嘿嘿……还行吧!”他对我的回答表示很满意,就像刚云雨过后的少妇,即使很满足,在语言与表情上也不会表现得太过,可是过程中就……

出了景区,大水执意要带我去他的工地看看:他承包了所有后勤的一个3甲医院。
还没到医院门口,医院进口的车已经排的老长。我感叹:“节假日就是人多,看病的人也多。”我的感慨还没得到他的回应,只见他把车往左边开。我说,你这干嘛呢?进医院怎么不在这边排队啊?
他说:“我这儿我享有特殊待遇。可以从出车口进。”他继续打着方向盘。
我说,“要是里面有车出来撞上了怎么办?”
“没人有那么大胆,除了院长的辉腾,撞上了我也不怕。”他自豪的表情让我也颇有快感,仿佛坐在总统的副驾驶上。
他把车调直后,一踩油门儿直接从左边的出车口往里冲,接近栏杆的一刹那,栏杆就立刻被拉起来了,只见旁边的门卫敬了个礼,叫了声“水总!”
在旁边焦急着等待进医院的车主露出难以捉摸的表情羡慕著,谩骂着。
“看见了吗?兄弟,我(混)可以的吧?”大水朝我露出胜利的目光。
“砰!”我还没来得及附和,只一声巨响,路虎的迎头撞上了一辆大格外大气的大众。

我侧头看看大水,水总的脸黑了:
“院……屌了……院长的车。”


街道办王子:

想起了高中一同学……
今天说自己在深圳,明天又说去法国吃蜗牛……(只在周末的两天就办完了这两件事)
一日在网咖见到那货(对了,网咖的名字叫宇宙,这点很重要。)我赶紧趁他没看见我找了角落的机子上网。不一会高潮来了,我的qq空间看见了他大清早的一条动态。
〃哎,又回到了深圳,今天深圳的空气真不错。〃
我看完后,默默的在底下回了一句,恩,宇宙的空气也不错。๛ก(ー̀ωー́ก)


Aorqu用户:
某年新入职,去办公室找领导,进门应该说:领导好!一激动:喂,您好……场面甚是尴尬……


飞影:

刚上班不久,有一天需要用FoxPro写个查询,我心想SQL语句都差不多,很快写好了,然后,竟然找不到执行按钮……这时候又快要下班了,但又有个事情让我立刻出去一趟,我马上问旁边一个上学时学过FoxPro的实习生,你会FoxPro吗?她说会。我边往外走边对她喊:你先别走,等一会要用你!那姑娘也很激动,来实习这么久,天天做文职,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就跟她的小伙伴说你们先走我留下帮董哥做点事!
然后我一会回来后,就问她,这个玩意儿在哪儿点执行?她说点回车就行。
我……嗯好没事了你走吧……
那姑娘就惊恐的走了……


加勒比的海贼:

在“山竹”面前装逼


汪汪队:

幼稚园 的儿子玩过家家上了瘾,立志长大后要当一名厨师或理发师,然后被我和老婆混合双打。
我科主任知道后,跟我说教育小孩要随性一点,不能把孩子逼太紧,成绩好坏无所谓,只要品质过关,以后从事正当职业,不干违法的事就行,要尊重孩子的兴趣选择。不要去攀比或在乎别人的眼光。一番话把我说得哑口无言惭愧不已,还是领导高明,早已看破世俗。
不久后主任儿子马上中考,鼓起勇气跟他说不想读高中,想去新东方学烹饪
主任:…………….
儿子:我从小对做饭料理就很感兴趣,我要学厨,学成后干几年攒钱开自己的料理店。
然后夫妻混合双打。。(主任夫人是妇产科医生)

现在乖乖去读高中去了,不出意外以后估计是要学医了。(什么子女敢学医打断他的腿之类的话,都是骗人的,身边同事一堆医二代,医疗朋友圈现在有点过于矫情了)
如有冒犯理发师或厨师,抱歉!现阶段确实在大陆地位不高。普遍存在误解和偏见!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