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逼失敗是怎樣一種體驗?

問題描述:装逼失败是怎样一种体验?
, , ,
凍檸茶:

國中同桌是個巨丑又愛裝的女紙。
某天鬧哄哄的自習課上突然一個信使從別班跑過來塞了封情書在她手上。這樣千古難逢的機會她怎會錯過?!只見她看也不看地高傲地拿著那封情書緩緩地從座位上走到講台右邊的紙簍邊上,擦擦擦幾下就把它撕了個粉碎,然後!揚手把那些碎片撒向天花板並做悲情狀思考狀45度角仰頭讓自己沐浴在片片紙屑中,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此時全班表情如左已完全安靜下來看著這枚憂傷的女紙,看著她又緩緩地回到座位上繼續憂傷……就在這個時候,那個信使慌慌張張又跑回來跟她說情書送錯人了想要拿回來⊙﹏⊙沉默了兩秒全班鬨堂大笑。這個梗事隔多年至今還被群里的同學們津津樂道,就這樣。


Aorqu用戶醫學:

我從小一直比較喜歡蘇聯和俄羅斯文學,在新購置的房屋裝修完成後,相關的文學作品大約佔據了我書房三排書架的位置。

也是在裝修完成後不久,我邀請了幾個朋友前來做客,其中,有一位學姐帶了她的新男友過來,聽說是個搞早教培訓的(沒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在我帶他們參觀書房時,一大摞的精裝版的蘇俄文學作品很是吸引眼球,他們自然也來問我相關的問題。

我也一個一個給他們介紹。

「這個是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這個版本是草嬰翻譯的,這個是高植翻譯的」

「這個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佐夫兄弟,是耿濟之翻譯的」

「這個是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這個版本是金人翻譯的,這個版本是力崗翻譯的」

吧啦吧啦,說了半天

這期間,學姐的新男友一隻高冷的站在一邊,目光中滿是不屑。嗯,還有一種,對晚輩的疼愛???

這時,我一個同學提出想把獵人筆記借回去看一下。

我雖然很寶貝這些書,但是對於借書給別人看向來還是十分樂意的,畢竟,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看書本身也是一件好事。

我在拿書給他的時候,順帶問了一句「你們還有什麼書要看嗎?」

另外兩個同學也借了兩本罪與罰,貴族之家。

這時,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我不太喜歡看翻譯過來的書,托爾斯泰他們的書我都看過,還是英文原版的讀起來比較好」

英文原版!
文原版!
原版!
版!

現場安靜了。。

良久,傳來了一個師弟弱弱的聲音,「托爾斯泰是俄羅斯人吧。。」

現場又安靜了。。

良久,我說,「要不我們先出去吃飯吧。。」

總算解圍了!


裝睡的我:

有次朋友的飯卡掉了,調監控發現被人撿走了,然後他下午去掛失的時候,那邊的工作人員又幫他查記錄,發現最近一筆的消費記錄就在幾分鐘前,刷了奶茶。

他火急火燎的趕過去,找到了上午撿到他卡的那個男生,湊過去本來打算找個委婉的說法讓他把卡還回來,結果聽到男生在跟他一桌的男生女生大聲的說笑「想吃什麼,喝什麼,我今天請客,都是小意思,在一起開心就好!」

朋友氣的上去拍他肩膀說,「裝逼夠了把卡還給我。刷的錢都有消費記錄,不退給我就找你們輔導員!」


斬落桃花:

很久之前的事了

吃完飯去付賬

因為是好久不見的同事還有年紀不大的老闆

雖然各自紛飛離開了原公司,但在上一個公司都相處的很融洽

雖然老闆說他要付賬但是我們又不差這幾個錢所以幾個人都爭著搶著要自己付賬

於是我費盡千辛萬苦從重重包夾之下突出重圍

瀟灑的對他們一甩頭來到收銀台看著小妹:「來,多少錢,刷卡」

那種這點飯錢都不是個事的快感充斥著我的每一寸肌膚

讓我爽的快要呻吟出來

「先生,請輸入密碼」小妹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兩顆小虎牙看上去很是漂亮

「嗯’我麻利的輸完密碼,哼出一個濃重的自以為很小資很不以為然的鼻音

心裡還在考慮著要不要順便問下小妹的電話號碼以後可以一起聊聊人生理想啊什麼的

」嘿,先生,對不起,您卡內的餘額不足,您看是不是換一張卡?「

額,我定在了那裡,那群搶著要買單的牲口也定在了那裡

「哈哈,那啥,我就看看卡里還有多少錢,你們誰買單的,快來」

後來還是在小妹鄙視的眼神中上任老闆出來解救了危局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吃飯的那個地方有個很牛逼的稱號叫什麼「四星餐廳」

說好的評星不是只有酒店的么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那天喝的那兩瓶酒叫XO,一瓶要一千多

後來那群牲口說很感謝我當時義不容辭瀟灑的突出重圍

後來我給了他們一個中指

無形裝逼,最為致命

望大家謹記心中時刻引以為戒


行走的花兒:

就剛才!帶著一群實習生去換葯,換完葯推著空車回去,地板剛打過蠟。我一看,「我滴媽呀地板好滑」,正好看到在護士站忙碌的小姐妹。

「珠珠!珠珠!看我看我!」
然後特帥地踩著小推車滑過去,拉風地滑過護士站,然後在珠珠崇拜的目光里pia!~duang!
後面一群實習生,沒一個人伸手接我。

不說了~剛縫完後腦勺~


良子:

看了田老師說不要同時撩兩個熟識的人,忍不住想答一題。

高二我們班轉來一個小號二世祖,小號不是說身材,而是說家庭條件不是這么優秀。

小號二世祖也是個愛玩的主,瞬間和我們班級幾個害群之馬打成一片,脫離了主流群體。

一起抽煙喝酒以後,這哥們發現自己缺個女朋友。

然後,他就給班花A,發了非常直接的告白簡訊,我們都覺得這種沒技術的事沒有一點效果,但是這哥們反而覺得很酷。

果然,班花A沒理他,他又給班花B發了同樣的簡訊,我們依然不看好,可是。。。。班花B居然回簡訊了,還不是直接拒絕那種,兩個人撩上了。

小號二世祖一邊得意,一邊問我能不能把給班花A發的簡訊追回來,(都過兩小時你還想撤銷,又不是發電子郵件)。

然而,班花A也回簡訊了,和班花B一樣,一副被撩上的感覺和他發簡訊。

這哥們還很得瑟,我們感嘆沒天理啊。

我和班花B的關系比較好,第二天一上課,她悄悄來找我,給我說新來那小子給她告白了,但這不是重點,班花B主要告訴我,小號二世祖也給班花A告白了。

我當然知道,他就坐我旁邊給你倆發的簡訊,簡訊內容我都知道,但是這怎麼能說實話呢,雖然和小號二世祖認識時間不長,可是哥們義氣還是要講的。

我很鄭重的給班花B說:「他又不是傻逼,怎麼可能同時追你兩個人啊!」

我在心裡想:「他就是這么傻逼!」
班花B也說:「他就是這么傻逼!昨天我住班花A家裡了,我倆幾乎同時收到的簡訊,這傻逼王鵬,看我們不玩死他。」

我心裡的汗啊,這話題我沒法接了。。。

後來。。。直到畢業,小號二世祖也沒交到女朋友。。。。。。


匿名用戶:

我在Aorqu有八十萬粉絲,
現在的工作已經施展不開我的能力,
我辭了職,
在網上尋找適合最牛段子手屬性的職位,
挑了合適的詢問,
實在不巧,
HR就是我的粉絲,
我被第一時間推薦給boss。

他看了我的Aorqu主頁,
驚為天人,
坐飛機跑到XX來面試,
是的,
是我給他面試,
給他這個公司面試,
畢竟小公司我是不想去的。

我對待遇不是特別滿意,

不到80萬的年薪不符合預期,

辦公室有點小,

花花草草太多讓我缺氧,

沒有中央空調,

沒有落地窗,

女助理太丑,

公務車是老款的奧迪A8,

……

等下再寫,

送快遞的來了。


劉德華:


一哥們兒給建行95533客服打電話問:「銀行卡掉了怎麼辦?」
客服說:「帶上相關的身份證去營業廳補辦卡。」
這哥們兒說:「我不可以撿起來嗎?」
過了一會兒……
客服說了句:「為了您的安全,我們不建議您彎腰撿卡,腦子里的水容易撒出來」


王大星:


有朋友說圖不全,我又找了找,算是補齊了。btw,我不喜歡他,更沒有看過一集《變形記》,這個是我在別的論壇上看到的,搬運過同各位看官一樂而已。


Aorqu用戶:
小透明表示第一次收到這么多贊好嗎!!
爆一張八月份時候的頭發吧 (ง •̀_•́)ง

————

吃西餐 看到一個帥哥
想要撩一下頭發 做出一種風情萬種的感覺
可惜沒算到頭發打結 撩一半撩不下去了 還黏了一頭的料

昨晚在圖書館 想要邂逅帥哥
幫人家撿東西 結果起了靜電的頭發糊了人家一臉
感覺一輩子都忘不了人家一臉rinima的表情了(手動再見)


我最帥:

就前些天吧。和一個同事坐捷運,聊到了捷運上要飯的問題。我就說,黑格爾說過:

「我們絕大部分人的不幸,都是自己造成的。」

結果馬上被打臉。同事說,這句話是盧梭說的,來源於《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原文是「these are the fatal proofs that most of our ills are of our own making」

我說你怎麼知道,他說他出國留學前為了學好英語,曾經花了一個暑假的時間自己翻譯過這本書。。。因此非常熟悉。。。然後說十分確定的說,你這句話出自這本書第一部分的第七段。

今天我去上海圖書館翻書驗證。。真的是這樣。。

好吧,神人就是神人。。這臉打得我心服口服。


胡澈德:

我在大學時代,有一個夢魘,叫做CET4。先交代一下我的背景,我聯考的時候630,偏科很厲害,只有英語一科常年掙扎在90左右。但是入學時總分迷一樣的高,而且各種考試輸出助攻,所以寢室里有幾個小迷弟。

第一次四級的時候,考試出來,我說妥妥的,和高中沒有什麼區別啊。迷弟們很崇拜的目光如影隨形。

分數出來360多。我和寢室的人說,我糙,大意了,大意了。

第二次四級的時候,迷弟們問我怎麼樣,我在唱歌,我終於看到,所有夢想都開花,追逐的年輕歌聲多嘹亮 。

分數出來397。我和我寢室說,卧槽。

第三次四級的時候,我復習了兩個月,我對上帝許了個願,我說,上帝啊,如果我這次能過四級,我就相信你。

結果就是我現在都不是基督徒。

後來又一次我和女朋友過聖誕節,寢室的小迷弟給我電話,

哥,你還不回來啊。

回去幹嗎啊?

明天四級考試啊。

大聖誕節的,不要說這么掃興的話。

然後我就給他掛了。然後四級也把我給掛了。

後來還有一次四級,小迷弟問我,你復習的怎麼樣,我說這次真的穩了,給你。然後我把網上買的答案分享給了寢室兄弟,我信誓旦旦的說,這個絕對是真答案,我花了400塊錢,千萬不要泄露出去,否則我要坐牢的!!!

考試出來以後,小迷弟問我,哥,你買的答案怎麼還有判斷題。

哎,一把眼淚啊。

很多年以後,我和室友在外面玩的時候,遇見老外問路,老外給我一個地址,我看完以後,迷之自信的說,you, go, go, left and go and right and go go, go, go.

老外說,Could you speak English?

嗯,從此以後,基本上我都不說英語了。。。。。。。。。。。。。。。。。。


Ann小貓:

畢業面試的時候吧,一家大型國企。
面試官是燙著捲髮 一口蹩腳台灣腔的職場女強人形象,參見台灣的Mary與東北的馬麗。

因為工作需求跟國外客戶交道比較多。
可能職業習慣?
她全程面試我的口吻都是…中英文夾雜的…一言難盡
例如,這是一個很professional的事情you know.
我是very 有個性的一個person, 這家company不會耽誤一個有能力的人。。等等

然後當她聊到我曾經在美國呆過之後,突然話鋒一轉全英文問我了。
How long have you been in the USA?
blah blah…

我愣了一下,用英語回答了。
本來以為會一直英語對答下去。

沒想到才問了我三個問題,卡了半天後,改成中文了……


李磨嘰:



如圖,應評論區響應,放上化學四煞


花吃了那女孩:

記得大二的時候難得碰到一個壞了的籃筐,屁顛屁顛跑去扣籃,然後把手扣斷了。
手腕處呈S型,醫生說,「你這不好弄啊,得開刀保險一點。」
「開刀就留疤了!不好看,你給我接骨復位吧。」

復位的時候,醫生指著同學,
「來來,把他按好了。」
我不屑,
「當年關羽剔骨療傷也沒見這么大陣式,多大點事,我能忍住。」
「哦。」

復位的時候,疼得沒忍住反應太大弄得醫生都沒法操作了。。。

「那啥,都過來按著我吧。」


飛天小女警:

圖出處來自微博水印。。。

蘋果支付出來了,本來想裝個逼的,在麥當勞我說「可以用QUICK PASS apple pay閃付嗎?」,阿姨一口武漢話噴出去來,「啊?么斯啊?我不曉得勒,你是冒得錢還是么昂啊?哎經理,勒里有個顧客,要用個斯鬼支付啊,不曉得勒。。。」!!


二月十六貓君:

前年冬天的某個休假日,我和我基友還有他女票妹妹四人在某個購物廣場吃完晚飯,打算找個網咖,一起愉快的RPG走起。


這時,我看到了購物廣場前的地表噴泉開了。

(大概就是這種)

這時,我心中突然隱隱產生了一種想要裝逼的沖動。

我仔細觀察了噴泉的噴射規律,期望身穿羽絨服從噴泉上飛馳而過而不沾水一滴。
在奔跑的前一刻,我猶如逼王附體。

一褲走!

一邊奔跑,噴泉一邊在我的身後湧起,啊,多屌多美(sha)型(bi)的畫面啊~

奔跑過半,一切比計劃的都要順利,我的基友以及姬友們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時!突然,所有的噴泉都莫名停了一下。納尼?我很驚訝,我朗州路車神裝逼裝到一半怎麼就結束了?正待我要說點什麼,結果噴泉又特么開始噴了!

就在我的腳下!

卧槽,大冬天被涼水洗屁股的我頓時一驚!繼續往前猛跑!結果噴泉剛好一路往前噴!我完美的接受了接下來所有噴泉的洗禮!

在那個夜晚,我又回憶起了,曾經那次怒吃卡爾隕石全額傷害的經歷。

事後,我基友對我說:「傻逼,你咋不往旁邊躲呢?」

我只能回答:「人在裝逼的時候是沒有腦子的。」


書恨:

我姨家有個小男孩,今年十歲,特別淘氣,每天必被他媽揍,多的時候一天打四五次。

上次放假回家,碰上我姨又在打他。我有些看不下去了,雖然我自己沒有孩子,但在教育下一代的問題上,自認為還是有一套系統想法的。於是就和我姨說,打孩子是一種最低級、最無效的教育方法,你打了這么多年還不是一點用沒有,重要的是怎麼引導他。他已經十歲了,能聽懂道理了,你要給他解釋哪些是錯的,為什麼錯,做了會怎麼樣。還要了解他在想些什麼,做什麼,培養一些共同愛好,找他感興趣的話題來引導他,不要一味地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他,這樣他才會從心裡接受你,聽你的。我去和他談談,你看看效果。

半個小時後,我把這個熊孩子揍了一頓。。。


遲老濕:

是該上這張圖了!!!
本人親身經歷!!!!!

================================

PS:本人職業並非教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