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逼失敗是怎樣一種體驗?

問題描述:装逼失败是怎样一种体验?
, , ,
唐缺:


王大貓:


冰淇淋甜心王建設:


山芋粥:


比利海靈頓:


何德愷:

有個異性朋友,膚白貌美,胸大腿長,基本上從胸以下,全是腿,曾是我們一眾朋友中公認的女神。

女神高中談過一次戀愛,男朋友劈腿後分手。

大學談過兩次戀愛,第一個又劈腿,第二個出國娶了個日本妹子。

所以說起來,三段戀情,都是以男生劈腿而分手結局。

其實我們所有人都想不明白,女神要顏有顏,要身材有身材,為什麼她的那些個男朋友們一個個地爭相出軌。朋友胖子第一次看到女神的時候,偷偷地跟我說,我特么要是有這樣的女朋友,我寧願一年不下床……

女神自從跟第三任男友分手後,就一直沒在走進感情。

偶爾聊天她說起,你們每個男生一開始追求姑娘的時候都甜言蜜語,可是長則一年半載,短則一月倆月,只要上了床,有一個算一個,都變成了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下半身思考動物……

我連忙解釋:姑娘,你所遇非良人,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男生啊,你看我,我一直對一個姑娘守身如玉這么多年呢……

其實我也明白,三段感情,女神都傾注了很多心力,每一段她幾乎都掏心掏肺,可是到頭來,這三個人,都辜負了她。當一個姑娘,一次兩次在感情中受傷,可能還對感情抱著美好的希望,但是三次四次之後,難免有些心灰意冷。

她曾經跟我說,我感覺自己不會再愛上任何人了,我也不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多麼純粹的感情了。

對此,除了替她難過,我真的再也想不到安慰的辦法。

兩年過去,半年前,女神突然跟我說,她感覺自己又要走進一段感情了。她說,這個男生和前面三個都不一樣,他家境普通,長相也一般,但是為人持重老成,踏實上進,關鍵是知冷知熱,對她體貼照顧,他不像是一個剛剛畢業三四年的小年輕,而像一個溫和穩重的大叔。他每天中午都會帶著自己做好的飯菜去到她公司樓下,陪她一起吃飯。關鍵是,每一樣菜都好吃到爆炸,每天還都不重樣。

男生說他一開始就喜歡下廚,畢業之後一有空閑就在廚房裡鼓搗各色菜式,遇見女神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總想把自己做的最美味的東西拿給她品嘗,看到她滿足的樣子,得到她的稱贊。

女神跟我說起他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她對他的那種依賴。那一刻我真的為她高興,因為終於遇見一個把她視若珍寶的男人。

可是才過了不到兩周,姑娘突然跟我說,他們還沒開始就分開了。

我問她為什麼。

姑娘說,有一天,跟往常一樣,男生照舊拿著他做好的飯菜,來公司樓下陪她一起吃飯,她清楚地記得,那天做的是糖醋排骨。

男生跟往常一樣,向她在傳授著做糖醋排骨的技巧,說到高潮的時候,突然一個外賣小哥從後面蹦了出來說:哎呀哥,我在這里看到你好幾次了,你每天中午都點外賣來送給嫂子和她一起吃啊?嫂子你真幸福!哥你其實都不用那麼麻煩,以後直接把外賣地址寫這里就好了,我也沒多走幾步腳,而且我每天都送這里的,你看你還自己拎來,飯菜都涼了,嫂子吃了對她腸胃不好……

男生剛剛還滔滔不絕地做菜技巧突然就戛然而止,面上的尷尬一覽無余。

女神低頭吃完飯,什麼也不說就上樓了。

她說,其實他會不會做菜,做得好不好吃根本就不重要,只要有那份心就行了。但是她最害怕的就是欺騙,因為她已經經歷過三次了,她不想再被人欺騙一次。

半年過去,女神再次跟我說起感情的時候,她說,最終他們還是在一起了。

男生此之後真的堅持每天做菜,雖然一開始並不好吃,但是慢慢的,感覺也還不錯。

男生說,其實一開始站在女神面前,他就自卑,他希望自己能有一項哪怕不那麼拿得出手的技能能夠讓她看到自己,就足夠了。所以他每天點最好吃的外賣,每天拿著手機背菜譜,然後再滔滔不絕地講給她聽,他希望自己能夠溫暖到她,也希望自己能夠一步一步靠近她的身邊。

後面跟男生喝酒的時候,我笑著說,你小子可以啊,雖然裝逼失敗了,但是終究還是贏走了我們一眾朋友心目中的女神啊……

男生笑得含蓄但是又一臉陽光,他咬了咬嘴唇眼神堅定地說,從此以後,我一定再也不會讓她受到一丁點兒傷害了,不然你就抽我大耳刮子。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回過頭去,女神正跟席小姐兩個人在低聲說著什麼,時不時看過來一兩眼,兩個人一起笑得明媚燦爛。

我想,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Aorqu用戶:
做雞湯被打臉


趙日天:


Lightwing:

昨天在牛津。

晚上吃飯,我們桌上有一位英國佬頭,經濟學人的中國主編:James Miles

呵呵,我當時很想跟他裝逼,說我大概從13歲開始學中文,已經學了15年,然後在中國呆過好幾年了等等。

裝逼了幾分鐘,結果他說了一句:

「哦,我大概7歲開始學中文吧,至今已經40多年,包括20多年長期住在北京」

額。慢慢意識到,我跟女朋友說的悄悄話,他大概都聽懂了。

後來另一位朋友說他曾去過北韓邊界之類的。哈哈,講了一段很長的故事。

James耐心聽完了,又冒出一句:

「哦,我去過北韓七次,第一次是87年,當年還見過金日成」

暈倒。

其實,以前早就讀過他寫的好幾十篇文章,但是不太熟悉他的背景。早上看他的關於微博和諧的演講,特想和他溝通。希望與他聊聊Aorqu的情況,還有給他看Aorqu管理員發給我的消息。什麼樣的提問、回答、評論才會被刪之類。加上他的微博經歷,這樣對比不同平台的意料之外的政治敏感,算是個有趣的話題呢。

然後心裡肯定有那麼一點炫耀傾向,感覺自己被和諧被禁言很了不起啊。另外,我們還想告訴他,有一些東西太過度敏感了,或者他肯定不夠了解,非常不適合在演講中掛出來。畢竟還有大使館的人在場。(他講的時候,旁邊好多中國人也在默默說這個人太瘋狂了,等等)。

然後呢,他又來:

「你們所說的這些敏感事件,我當時都在場呢,都是親身經歷」。

(接下來,大家也都在聽他的故事,超級有意思,很想寫,但是不方便寫)

(另外,還說到他個人各種被北韓官方媒體公開批評,指責他是美國間諜,收了韓國的錢。與他的經歷相比,我真的無敵慚愧)

許多方面,他作為英國人,經驗都是無敵厲害的,有極大說服力。最後,我也不好意思再提自己的微小經歷。

昨天好多裝逼失敗的經驗。午飯還有一對英國老夫婦,跟他們談脫歐的看法。到下午才發現他們也上台講了,竟然是脫歐前的歐盟負責中國區那邊的人,搞過各種中歐貿易協議。暈倒啊

順便感謝昨天這次活動的組織團隊,還有過來參加的觀眾。後來才發現有好多Aorquer從英國各地跑過來,還有不少人特意過來找我的。非常感動,希望沒有讓你們太失望。


——新開公眾號分割線—–


匿名用戶:


姜澤海:

據我們老師講,大理州以前有一個笑話,國小老師一旦遇到孩子有問題就叫家長。

有一次家長會的時候,因為某某孩子的問題,所以國小老師在家長會上就問,「XXX的家長來了嗎?」

後面站起一個家長來說,「老師,來了,我是XXX家長」

老師就問,「你是做什麼的。」家長說,「我是做水利的。」然後老師就指著說,「你們做水利的就是貭素低,沒文化,水準差,教的孩子也不行!」

家長當時就不樂意了。「我們做水利的貭素低,沒文化,水準就差,我是清華畢業的,請問老師您是哪裡畢業的?」其他家長有認識的就說,「這個人確實是清華畢業的,水利局的局長。」

然後這家長就當場給教育局局長打電話,「我們水利局怎麼就貭素低、沒文化、水準差了?你來評評理,這是什麼混蛋邏輯?」

這老師當場臉就變了!!!∑(°Д°ノ)ノ

然後據說被校長罵,教育局長罵,扣了半年獎金。。。


麥托什:

發個最近的,笑死人。

2017年2月4日,大年初八,
有人在網上發視訊,
桌子上放著幾把槍和子彈,聲稱要搶銀行。


隔著熒幕,大家都能感受到他的氣勢!

2天後。。。。。。。

2月6日。大年初十。
這個哥們再次發布視訊。



看下前後語氣對比。

在看下彈幕。。。

哎。。。

—————————————————————————
給自己打個廣告,讓你眼界大開的稅收科普:

消費者如何機智應對飯店找借口不開發票?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為什麼大陸香煙賦稅很重?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像肖申克中安迪為獄卒避稅的例子在大陸是否也有類似?能舉一兩例嗎,運用的方法是?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中國的稅真的很高嗎?在世界上排第幾名?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對娃哈哈這樣一個企業,317項稅多嗎?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為什麼很多中小企業家都說「在中國不「偷稅」基本都賺不到錢」?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從本質上說企業的增值稅和所得稅是不是重複的?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代開發票是靠什麼牟利的?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其他:
為什麼西方說中國在非洲搞「新殖民主義」?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國際社會中,中、美、俄這類國家有哪些經典的耍流氓行為?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你看過最震撼或感動的一張照片是哪張?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有哪些第一眼就感到震撼的圖片?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如何看待「國家強大和我有什麼關系」的論調? – 麥托什的回答 – Aorqu


全荃:

節目直播前十分鐘,耳機里。

主編:「你還好嗎,是不是很困?」

昨夜晚睡的我:「沒有,我今天精神其實不錯誒。」

節目直播前五分鐘,耳機里。

主編:「堅持一下,馬上就能下班了。」

昨夜晚睡的我:「真沒事,工作使我快樂。」

節目直播前三分鐘,耳機里。

主編:「要不要補點粉遮下黑眼圈?」

昨夜晚睡的我:「……我睡得挺好沒有黑眼圈!」

節目廣告間隙,主編發來下圖,我默默閉上了嘴。

主編說我呵欠打得驚天動地。


匿名用戶:
♪(^∇^*)音頻已刪

一直以來關注這個問題沒想到自己也要回答了。不知道這算不算裝逼失敗。
前幾天一直在學一首小黃曲,前面有點嬌喘,喘了好幾次,終於喘成功了,再把那嘰里呱啦的日語背的滾瓜爛熟,唱的滔滔不絕。然後發上去,到此,這個逼裝的還是蠻成功的。然而,
我有一個非常喜歡顯擺女兒的父親,在家庭聚會時,例行秀閨女,之前他為了有共同語言也安裝了那個誒皮皮,於是得意的對我的姑姑叔叔們說「你們聽XXX唱歌」於是打開軟體,隨手點了一首歌,開了最大音量。
我的父親點開了小黃曲。
我的呻吟聲響徹整個起居室,迴響在姑姑叔叔阿公阿么的耳畔。


匿名用戶:
大一學生會招新,負責招新的是女神學姐,當時驚為天人,看學姐的面子加入了學生會打雜,學姐特溫柔文靜那種,剛開始以為學姐是對我有好感才一跟我說話就笑眯眯溫柔親切的,後來發現學姐和誰都那樣,頓感無從入手,遂放棄,把學姐真正當個學姐對待。
沒倆月學校舉辦校慶,讓各班都齣節目,學生會起帶頭作用出兩個節目,會里學長一個個猶如害羞的小娘子般你推我擋,都說自己五音不全六肢發達,我想起高中為了裝逼跟著視訊學的雙截棍套路,配上基情四射的音樂混個三五分鐘不成問題,遂報名,另一個學長報名唱一首真心英雄。
校慶當天,大禮堂第一排座位學院領導市裡各單位領導總之就是各種領導,第二排第三排各系主任各科老師,第四排開始才是學生會和其他同學,整個禮堂基本座無虛席,黑壓壓的一片頭發,我一看這陣勢就慌了,之前想裝逼的想法盪然無存,但是也只能硬著頭皮上,手心瘋狂出汗,尤其音樂一響起來我把雙截棍用雙手舉起的樣子真是無比羞恥,可能是因為太緊張了,用力過猛,把雙截棍甩斷了…
大家知道那種外面海綿裡面鋼,中間鐵鏈的雙截棍吧,砸身上不是太疼,我當時腦海里還在想還好有層海綿,不然純鋼的飛出去得把人砸出血,然後就看見甩出去那半截雙截棍準確無比的打在了我們系主任的禿頂上。
說到系主任這個禿頂,大家看過那種禿頂就禿頂,還把一縷頭發橫著放的大爺吧,我們系主任就是。
我飛出去那半截雙截棍,就打在這橫著的頭發上,非常之准。
於是系主任的頭發變成了這樣,兼且迎風飛舞,十分飄逸。

我們系主任瞬間就懵逼了,也沒顧上疼,然後我就看見他右面的教育局局長沒憋住樂了。
我這時候手上動作沒停,我還尋思拿著剩那半截矇混過關,但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剩那半截一個沒抓住,也飛了…直接就干到了教育局長的腦門上,把個局長疼得低頭直叫。
台下前幾排同學瞬間就笑爆了,後幾排不知道發生啥一直問旁邊的人,我也懵了,站台上不知道咋辦,期間還和第四排同樣沒憋住笑的學姐對視了一個,不得不說學姐笑起來真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是我還在台上尷尬著呢,最後沒辦法了,一直站到音樂完事,我對著台下傻笑了一個,馬上跑回後台了。
期間俗事不表,去跟主任道歉是免不了的,只是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校慶過後學姐經常會對我做些拍拍頭,捂眼睛之類的親昵動作,還有一次捏著我耳垂,說我耳垂好大適合帶耳環之類。而且我發現這些是只針對我一個人的,我又不是傻子,重拾信心,追了半年,順理成章的和學姐在一起了。
確定關系以後我問學姐,我是咋從那麼些追求者里脫穎而出的,學姐說她不是逗比但她喜歡逗比,那次校慶我成為了大學里讓她笑的最開心的男人。
我一想也是,追學姐的不是這帥哥那委員,就是木訥寡言的男屌,我作為一個逗比還真是獨樹一幟。
說到這,我這裝逼雖然失敗了,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講我卻是成功了。


幻次:

我讓別人裝逼失敗算么?

16年夏天,正在廊坊某漫展游場的朋友突然給我打來一個電話:

「幫幫忙!我這里遇到一個日本人!語言不通!快幫我們翻譯一下!」

於是乎,我讓朋友把電話給那個日本人,開始了對話。

然而。

就在他一開口,那似曾相識的中式日語發音,那教科書似的語法,那彷彿練習了很久的開場白,讓我一下子就懷念起了我語言學校的時代。

於是我提了一句「你真的是日本人嗎(日語)」

「我是日本人(日語)」

好吧,看來你還是要硬撐著啊。於是乎我隨便聊了幾句,其實就是說一些廢話,

比如「我在日本留過學,所以我可以幫你們翻譯(日語)」「我在日本生活了很多年(日語)」等等,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我想要看看他下意識是怎麼接話茬的。

果不其然,他在我每一句的空隙時,說的全是「嗯」而不是「はい(嗨)」。

「嗯」這個語氣詞,是中國人最大的特點,日本人也經常吐槽說中國人喜歡說「嗯」這個語氣詞,但它在日語里並不是很禮貌。

嗯,基本確定這是個會說日語然後冒充日本人哄騙漫展小姑娘的渣渣了(這種事貌似漫展挺多的)。

於是乎,本著他能回頭是岸的想法,我說「你是中國人吧,冒充日本人是想幹嘛(日語)」

「我真的是日本人(日語)」

嗯,我還是速戰速決吧

「你是日本哪兒人(日語)」

「我是大阪人(日語)」

「大阪人啊,那我問你一下,南大阪最繁華的車站叫什麼名來著(日語)」

我在關西生活了四年……真是撞槍口上了,答案也很簡單,就是「難波」站,南大阪的中心樞紐。這個問題就像問一個北京人「北京城的中軸線上是啥」一樣。

然後他沉默了一下,

說了句「もういいです。(算了)」就把電話還給我朋友了。

然後我朋友告訴我,他頭也不回的溜掉了……溜掉了……

當時我的感覺就像是…………



這個事情我後來發朋友圈了,不少人告訴我他們也遇到過這種人。也提到了認識的人被「假日本人」勾搭走後,最後發現對方是中國人的真實案例。

怎麼講呢,「外國人」已然在大陸成為一種天賦了么?

再多說就該變嚴肅了……只是希望傻孩子們不再被騙。


堂前燕:

這是發生在1995年10月,加拿大紐芬蘭海岸管理局人員與美國海軍艦船的真實無線電通話抄本,美國海軍總部在1995年10月10日首次公布通話記錄。
  
加拿大人員:「請改變你的航向朝南15度以避免碰撞」   

美國人員:「建議你改變你的航向朝北15度以避免碰撞」   

加拿大人員:「不,你必須改變你的航向15度朝南以避免碰撞」  

美國人員:「我是美國海軍軍艦艦長,我再說一次,改變你的航向」   

加拿大人員:「不,我再說一次,改變你的航向」

美國人員:「這是美國海軍林肯號航空母艦,美國大西洋艦隊第二大艦隊,我們與三艘驅逐艦、三艘巡洋艦及多艘支援艦同行,我要求你改變擬訂航向朝北15度。我再說一次,朝北15度,否則我們將採取反制措施以確保本艦隊安全」  
 
加拿大人員:「不管你是什麼艦,請避讓,這里是燈塔」

沒有人點贊 我又講了一個只有自己覺得很好笑的冷笑話么=_=

更:謝謝大家的喜歡,經常我講笑話大家都不笑,就我一個人笑的不行。你們讓我的笑點顯得不那麼突兀

順便,如果你們對「震驚,一樹梨花壓海棠,六旬老人大戰空姐,這一切背後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淪喪」感興趣,請點擊(正經臉)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0200915/answer/208694158


萬樂:

點開這個答案,夠讓你笑一年。

4.13修改:評論里要求打碼的 這波可否滿意?

事情大概是這樣的,一對中年夫妻的車惡意擋路,被人鬧到110那。

警察趕來之後,大叔大媽的態度一度十分狂躁:

警察:我請你出示證件

大媽:不出!

警察:你確定不出是吧?

大媽:對!

大媽很剛是吧?

下來看大叔的,那可真真是勞資天下第一,你又能拿我怎樣?

警察:我請你出示證件。

大叔:你是不是交警?

警察:我是民警。

大叔:我問你是不是交警?!

警察: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這是我的工作證!

警察:行駛證、駕駛證給我,我要查下你的車。

大叔:關你什麼事!你沒有權利查我的車!

警察:我沒權利查你??

大叔:對!你不是交警!

警察:我現在正式地再告訴你,請你配合我執法!

大叔:我不配合你~(怎樣?)

警察:這是我的人民警察證,我有權利檢查你的身份證、駕駛證、行駛證,請你出示。

大叔:我憑什麼給你呢?我憑什麼出示給你?

警察:我是警察!

大叔:你警察算個瘠薄!

警察:算個瘠薄是吧?好,你說的是吧?你不能侮辱我,我告訴你。

警察:我現在正式警告你,配合執法。

大叔:我不管!

大叔:你可以抓我~(攤手~)

大叔:來~你把我鎖起來~

就問你大叔牛不牛B?你害不害怕??夠不夠裝逼?

敢指著警察鼻子罵:你算個瘠薄?!

換你你能?

結局呢?

前方高能預警!

萬樂——帶給你歡樂的男人,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