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逼成功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
, , ,
王仙之:

謝@vzch 邀。

我拒絕回答。
over。

——————————————————
完,輪子哥把我拉黑了。求解黑,求帶逛。


王亞:

幾年前參加一個國家級課題結題活動,我作為本省代表發言。上台前發現發言台奇高,還有插花,東北的女老師站上面都只露出一個頭,我知道以我的小短腿,一旦上台,必然只露出頭皮。同事說,要不你上去後先到後台找一磚頭或者小凳子?我白了她一眼,知道那會更加「笑果」非凡。眼看就要發言了,我橫下心上去了。走到發言台旁邊,我突然將話筒往旁邊一撥,說:「請允許我站在講台旁邊發言,因為我怕花的美麗遮住了我的美麗。」台下一千餘專家老師掌聲雷動。


少林掃地僧:

我也來說一個吧,08年,真事兒。
答主坐標北京,豐台,某部隊大院。
08年,答主國中。

那年夏天,大家都知道,奧運,北京各大部隊大院都各種警戒(答主爹作為部隊老乾部也光榮地成為了奧運安保人員),每天都有荷槍實彈的解放軍叔叔巡邏,當然,大家的生活沒有被打擾,小夥伴們依然每天在院里的球場打半場。
突然有一天,球場來了兩個小混混,一個高瘦,一個矮胖(不知怎麼混進來的,其實也是國中生),強行插入了答主所在的半場。
好吧,作為包容的大院子弟我們單純地同意他們一起玩兒了。

於是,這兩位大神十八般武藝全使出來了:鐵掌鐵肘鐵膝就不提了,搶籃板滯空推人,上籃無影墊腳,強行體毛叫規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答主的幾個發小兒都比較仁厚,能忍就忍了,但,答主作為剛剛從崴腳陰影走出來的少年,還是忍不住要提醒一下。
於是,強勢上了一個籃以後,低聲說了一句:能不能注意點兒?
好歹也是書香門第的孩子,輕易不爆粗口。
但!!!
兩個小混混居然怒了!!!
怒了!!!這么一句平淡如水的提醒!!!
他們居然還怒了?!?!?!他們憑什麼?!?!
那個矮胖的一腳就把球踢到一邊,拉著瘦高走到場邊,沖我招手「小子給我過來!」
然後就是一串「哪那麼多廢話」「規你丫活該」「有種SOLO」之類的。
最重要的是,他很自然地對瘦高說:抽他一嘴巴!
當時我真懷疑自己的耳朵了!
一個不知哪來的小混混,居然在北京的部隊大院里,直接下令「下屬」抽人嘴巴!!!
卧槽,當時我心裡想「行啊,你牛逼,你丫真牛逼」
那個高瘦明顯也愣了,正在遲疑,看來不是慣犯。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各位看官可能覺得我要說的是這個小混混裝逼。

且慢!!
還有下文。

這種話都說出口了,那答主真是叔能忍嬸兒都不能忍了。
當然,作為一個從小就安分守己的好孩子,憤怒並沒有讓我失去理智。
你不是要抽我么,別忘了這是在哪兒。
這里就像無數爛俗電影的橋段了,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哥們兒真的是會回來的!
我轉頭往大院管理處走,然後擲地有聲地留下一句「你們等著」。
在大院長大的孩子都知道,每個部隊大院都有管理處,名聲挺響,權力不大,因為院里的各個機關行政級別都比他高。
但!!!
出了事兒找他絕對錯不了!!!
這是每家大院父母都會對子女教育的一句話!!!

那時院里的管理處,設備已經相當高級了,有專門的監控室,而且用的都是超清晰無碼360度廣角攝像頭!!!
對話非常簡單:
「我是某某樓的,球場有外院的來球場惹事兒,你們管不管」
「管啊,誰?!你看哪個熒幕里的」
答主估計那時上峰絕對有文件,因為管理處的解放軍叔叔話語中帶著一絲隱憂,這個年輕的軍官生怕在關鍵時期出什麼岔子。
「看見那個胖子和那個高個兒了嗎?就他們」
解放軍叔叔拿起對講機
「二班,去球場,兩個小混混,直接帶走」
差不多不到10秒鐘,5個荷槍實彈,頭戴白色鋼盔的解放軍叔叔就以整齊的隊列跑到了球場。
又是不到10秒,搗亂分子被成功揪出。
「多謝大哥,我繼續打球了」
「有事,找管理處」
軍官回報我一個溫暖的微笑。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後會有期」
(允許答主做一點語言上的潤色吧)
不過此時,我心中還有一個執念,因為有一件事我還沒干,那就是:

裝!!!逼!!!

沒錯,你沒看錯,答主真的要嘲諷裝逼了!!!
管理處在球場和小門(這種事不會讓他們走大門的)
間的必經之路上。
答主以最快的速度從監控室跑到自動門前,然後氣定神閑地走了出來。
五個解放軍叔叔正「押著」兩個混混經過。
天助我也!!!
於是,答主迎面走了上去,
說出了人生至今最誠懇的一句挽留:

哥倆不再打會了?
倆不再打會了?
不再打會了?
再打會了?
打會了?
會了?
了?

裝逼這事兒,跟打麻將一樣,先裝的是紙。
你無法想像兩個小混混當時的眼神,但你可以求他們的心理陰影面積:
就因為想給人一個嘴巴,就經歷了人生唯一一次(希望他們如此)武裝押送。

事情就是這樣,答主如今也即將大學畢業,走向社會。但每當我想起這段小事,總是覺得有解放軍在身邊,是那樣的踏實,安心!

最後,再一次向守護在我們身邊的軍人們致敬!!!

源回答:野球場上,你見過最裝逼的是什麼? – 少林掃地僧的回答


我叫郭葉問:

讓右手的拇指和中指輕輕淺淺地合成一個圈


沒有正妹的野獸:

先說個有點搞的
高中運動會,因為我有點長跑的底子,我們班代提前幾個月就帶我報名了男生6公里。當然,我自己也知道這件事,為了認真準備自己的競技狀態,接下來幾個月里每天早上跑8公里去上學,因為跑步不能急停,我快到學校時改正常速度走路。晚上放學後,我為了避開交通,坐兩站公車,從一個公園橫穿再跑回家。

大家都不知道我每天在很認真的準備校運會。我很自信自己甚至可以打破校紀錄。

萬萬沒想到,我記錯校運會的日期了!

那年秋天一個周六早上,我穿著牛仔褲,買了二兩餛飩,像往常一樣,騙家人去學校補課,實際上是跑到學校後門附近一個網咖準備打一天cs。我剛開打,體委和班代就沖進來了,
「卧槽,你還真在這打cs,大家找你都急死了,其他人都在起跑線上做準備活動了,快快快!」。
啥?

然後我就提著餛飩,穿著牛仔褲,被班代拖到起跑線上了。正巧一個低年級學妹在拿著麥採訪其他班參賽的,大家都脫的只剩短袖短褲在拉筋,就我提個餛飩站在那裡特別有違和感。
起跑前,那個學妹最後跑來問我「同學,你也是參加男生6千米的嗎?為什麼你手上還拿著一次性飯盒呢?」
我說我操我餓呀!這是我的早飯餛飩我還沒吃呢,就被我們班代拉來參賽了我容易嗎?。

我這番話通過話筒傳遍全校,全校人都笑瘋了好嗎!估計大家都以為我是那種被無辜拉狀丁湊數的呆萌路人甲選手

記者學妹也笑了,繼續採訪問我「同學,你剛才為什麼不吃早飯,跑步前吃東西會得闌尾炎的。。。」

我對著話筒說,我在網咖打cs呢,為了集體榮譽,我早飯不吃算啥,我押網咖那二十塊錢還沒拿回來呢!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我說完後現場的歡樂勁。

「同學,看你穿著牛仔褲,肯定是對自己實力自信是嗎?你覺得你能穿著牛仔褲跑第一嗎?」

我說,我靠,我裡面就一條褲衩了,總不能讓我裸奔吧!這樣吧,這位記者女同學,我如果能跑前三你喂我吃餛飩好嗎?
我當時只是條件反射真的想吃早飯,想吐槽自己竟然要穿緊身牛仔褲跑6公里,也是很想就那麼稍微戲弄一下國小妹。
呃,我這話說完,學妹拿著話筒愣住了,轉身跑離了賽場,全校師生也愣了一小會兒,然後都炸鍋了好嗎!

槍響起跑後,全場都在高呼為我加油
「牛仔褲加油!xxx加油!喂餛飩!喂餛飩!」

最後沖線前我是第二,第一名的是個實力碾壓級的田徑儲備人才。但是第一名沖線後就立刻回頭為我加油 「xxx,最後一百米,為了餛飩!」

事後,那位採訪我的國小妹不好意思,千呼萬喚她就是賴在看台上不下來,我自己默默坐在終點線喝完了早已又冷又硬的餛飩。我也忘了去網咖拿回20塊錢的押金。

如今那家網咖早已經拆遷,喝早點的餛飩攤也已經在我的城市絕跡了,那個採訪我的小妹我從不知道她的姓名不知道她是哪個年級哪個班的,而我自己已經十多年沒好好鍛煉身體了,現在爬上跑步機都會累成狗一樣。

那張校運會的銀牌我至今掛在書桌上,但上面印的字竟然是「xx年三好學生獎」 而不是「xx年xx學校運動會銀牌」

寫到這里,我突然想喝餛飩了


張喵喵saya:

哈哈哈哈哈。這個回答我大概要鋪墊一些。

有一年坐飛機因為瀋陽雷暴給我扔到了哈爾濱,當時已經是午夜1點,心情特別不好,鄰座男生下機前問我借充電寶,憤,而不借(其實沒帶)。我下機前給男朋友打電話,極盡矯情之能事,哭著說「啊啊啊飛機給我扔哈爾濱了我要活不下去了」

然後我聽到了鄰座男生打電話 輕輕的說「我已經到(瀋陽)了,嗯,很順利,沒關係,你早點睡吧。」

給我心靈造成無限重擊,讓我覺得自己就是個low。

下機後,大哈爾濱在五月的夜晚下了雨,我穿著裙子,室外零度。機場讓我們自己從雨中走去大巴,再送我們去酒店。

我在房檐下看著大雨凍的發抖,鄰座男生走過來,遞給我一把傘,說「你拿去用吧。」

我說你怎麼辦?然後看他悠然走入雨中。

我心受到重擊x2,覺得自己好lowx2

第二天早出發前,我們在太平機場買特產紅腸。我把傘還給他,道謝,他買了很多所以我提示他紅腸不能久放容易壞。他說「沒關系,買給媽媽的,她很喜歡」

到達瀋陽,我提議一起拼車回市內,男生說順路答應了。跟司機閑聊,說到瀋陽t3航站樓的設計,我說設計的有些問題,塔台方向有點信號不好巴拉巴拉。

這時候男生在前座慢慢的,說,「t3是我們設計的,塔台的位置跟我們沒有關系。」

我說「你說什麼!!!」

他重複了一遍「t3是我們設計的。」

作為一名航空業人員我受到暴擊max。

然後他在東北建築設計院下了車,當天是周六,加班去了。

後來我們成了朋友,知道了丫什麼德行,所以他在每個恰當的點,都裝的太到位了………


李輝華:

鄙人愛好裝逼,高中時期尤甚,然而諸多成功的裝逼經歷仍然使我不敢作答,因為一位隔壁家的裝逼故事是我在裝逼界永遠無法逾越的高牆。

那是高一期末考試的考場,作為培優班最後一個梯隊的差生,此等涉及家長會的考試我還是有些慎重的,考試前便賄賂了周圍同學,只盼一個慈祥和藹的監考老師便萬事大吉。然而悲劇還是降臨了,坐在第二排默默禱告時,四大名捕之首——我們的教導主任抱著卷子進來了,那一瞬,我已經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奪命的鈴聲響起,看著桌上的卷子,我翻閱著我浩瀚的知識海洋。奈何知識儲備量過於龐大,一時竟找不到匹配試卷內容的,於是我繼續遨遊找尋。在我遨遊的有些睏倦時不小心瞄到了隔壁桌的卷子,頓時我就清醒了,像仰望偶像一樣看著那張桀驁又慵懶的臉龐和他那張吝嗇的連名字都沒簽的卷子。

片刻,我便從震驚中恢復了過來。作為天天和老師插科打諢的班級風雲人物,這等見識我還是有的。然而在我逐漸不屑的眼神下,這貨開始趴桌子上睡覺,可惜桌子不給他裝逼的機會,趴上去就晃蕩。只見他眯著惺忪的睡眼隨意的將卷子握成團,墊到了桌腿下面。這時我的不屑已經轉化成了羨慕和一絲絲的佩服,裝的一手好逼啊同學。

最後,在我緊張的審視周圍同學卷子時,這位同學忽的起身,走到講台頭都不抬,上廁所。只見教導主任一臉嫌棄,卷子先交了。然後這位偉人做了一個我至今都嘆為觀止的動作,食指向後一點,哦,卷子在那。

然後在一眾浮生的注視下,揚長而去,深藏功與名。

那時的我才終於意識到了班級風雲人物與校級風雲人物的差距,我們中間隔著,十個葉良辰。


Nope:

都走開 我要裝逼了!


學強:

1、有一次上機實驗課,旁邊兩個同學閑得無聊打開了畫圖工具,比賽誰的直線畫得更直,我不屑地說了句「看我的」,之後我在他倆的注視下畫了一條不能更直的直線,兩人一臉的不敢相信。

他倆只是沒看見我左手偷偷按住了shift鍵……

2、小時候有一次盪鞦韆,妹妹在下面看著,前沖到最高點手沒抓住,直接向前飛了出去,本來以為會在妹妹面前摔個狗吃屎。但是!奇蹟發生了!!落地時我竟然穩穩地站住了,對,就像一個體操運動員那樣站住了。

我伸開雙手,舒了一口氣,無比優雅淡定地對妹妹微微一笑。


中二少女H:

高三那年,代表我們學校去市裡參加一個藝術節比賽。我是朗誦,走之前,老師們都鼓勵我,加油,就算拿不了獎也沒關系。
比賽結束,我拿著中學組的朗誦比賽一等獎回來,名字被掛在學校公告欄里好幾天。老師們紛紛向我表示祝賀,那段時期應該是目前為止人生的頂峰吧。
可我隱瞞了其中的真相,與其說是故意,不如說是很尷尬,因為去參加朗誦比賽的中學組,就我一個選手。嗯,就是這樣子。
裝逼最成功的一次。


WWW.ZY:

答主在國外念書,事情發生在宿舍樓里。
大概兩個月之前一個朋友在走廊里被一群亞美尼亞人罵了,具體情節還蠻惡劣的。第二天我知道這件事的之後,中午碰巧看到那兩個亞美尼亞人,然後我就走過去掏出兩塊餅干問他倆吃不吃,他倆說不吃。我說OK,fine,然後扔在地上就走了。那倆亞美尼亞人站起來想打我的樣子,可是發現連我肩膀都不到。(鄙人不才,197cm山東人),這倆人沒辦法,跟我說在這等著別走,就跑上去叫人。過了一會又灰溜溜下來了,說昨天不是那個意思blabla,道了歉。
這件事之後,跟那群人關系一直很僵。

高潮發生在兩天前

答主高中畢業後的gap year在救援隊中當過差,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習慣每天出門帶急救包。
那天剛訓練回來,剛進大門就聽見三樓有人瘋了一樣地大喊,三百多斤的舍管大媽舉著電話就往上跑。好奇心起,我就跟著去上去看了看。看到那個罵人的那個亞美尼亞人躺在衛生間地上抽搐,滿身嘔吐物。走廊上站滿了不明真相的吃瓜民眾,還有他正在大吼大叫的狐朋狗友。這時候我就意識到,到救護車來之前這段時間都是屬於我的showtime。
那天我背的包是這個

側面掛的就是急救包。
放在地上,拉開急救包。
上去檢查脈搏,看了一下瞳孔,給他換了側卧位(為了讓他不被自己的嘔吐物嗆死)然後站起來,對著眾人說「he’s ok, no one will die tonight」就好像主刀醫生出手術室一樣,瞬間中國爸爸的形象就立起來了。

————更新—————
有人說這不叫裝逼叫見義勇為,其實我倒覺得沒啥見義勇為的,畢竟這種事經歷多了hhhhh(無形裝逼最為致命),因為看他朋友的反應就知道這哥們是嗑藥嗑嗨了。有一個人在走廊里瘋了一樣的滿嘴臟話要打人,還有一個上來不會說別的就會please help him。

後續是沒一會警察和急救都來了,我也不知道是警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是人家就是沒嗑藥,反正當晚誰都沒帶走。


努力考博的小茄茄:

路上偶遇一群國小生做調研,問我姐姐,請問你知不知道懷孕對母親的影響。我告訴他們我知道啊,然後就開始說,國小生替給我一個小本本,讓我幫忙寫一下。
作為一名可愛的小姐姐,我也就幫幫她們吧。然後我就開始寫,從孕早期,孕中期,準備寫到分娩。突然,一個小男孩說,她寫的太多了,你們看,她還要寫,快阻止她。一臉懵逼的我發現我確實寫的有點多。走的時候,還聽到旁邊一個小女孩很焦慮的說,她把格子都要寫滿了,我們怎麼寫啊。
哎,小弟弟小妹妹,你們回來,姐姐還沒寫妊娠期特有的疾病的影響啊。
哎,好氣哦,姐姐學婦產科的,你們再給我一張紙啊,讓我繼續寫下去啊。


噠次:

曾經在讀者還是哪個雜志看到過一篇文章,大致是一個演講,演講者提問說大家都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瑪峰,但是第二高峰有人知道嗎?不知道吧?世界第一會得到非常多的關注和贊揚,但是第二名就會默默無聞(第二高是喬戈里峰)。
我當即就把這個段子背下來了,心想以後作文又多一個素材。
然而考試並沒有用上過。
直到升入大學,作為大學新鮮人的我,積極的參與各項活動,聽別人演講。
我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那時的天空還沒有霧霾,教室里密密麻麻坐滿了人,積極進取的我選取了一個靠前的位置,沒多久來了個自信滿滿的學長,balabala一串介紹,演講就開始了。
「同學們,大家都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瑪峰!但是!」
(我心想,咦,這個段子怎麼這么熟悉?他接下來不會問世界第二高峰吧?)
「你們知道世界第二高峰是哪座嗎?」
頓了兩秒沒人回答。
這時,學長的嘴角咧起了一絲微笑。
(這時我的心裡做起了激烈的心理鬥爭,是裝一次b呢還是當作不知道,不讓學長難堪呢?最後想顯露一手的心理佔了上風)
「喬戈里峰!!!」我在下面大聲的喊了出來。
那個學長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估計是沒有想到有人居然會無聊到記世界幾大高峰,自己準備好的演講順序也被打亂,乾笑著回了句「啊哈哈哈哈,這位…這位同學知識很淵博啊」。之後支支吾吾幾句就下去了。
拆別人台的心情,別提多舒服了。hiahiahiahia


蘇格拉小底褲:

有時候晚上睡不著的話,我會選擇用手裝個逼。
每次都很成功。


一隻哪吒:

噫,臨近期末…這么久沒上Aorqu…評論里居然吵起來了…
如果不想看以下無聊的個人簡述,最好直接翻到回答部分。

評論里某位話說的太死,不過隨你的便。
這種人我見多了,如同我的前桌。

我從國小開始學數競,除了英語差,其他科目刷上本一毫無問題。所以當時班導聽說我要學美術的時候,她差點以為我受什麼刺激了。我的物理老師直接在上課的時候很激動地問我為什麼。
至於為什麼,自然是我喜歡。

我是個比較任性的小孩。從小到大,一直都是。
我爹很喜歡畫畫,然而我阿公當年不同意,強行讓我爹學了土木工程ORZ…
答應父母如果考不上我想要去的學校,那我就重新上一次高三,保證能上985,211重點本一。

於是惺惺相惜的兩個人就這么在省統考前三個月倉促決定了。

然而由於學校的競賽還需要我,老師不想放人。所以我成了奧賽班裡唯一一個藝術生。

每天晚自習去畫畫,十點半下課後回家做作業做到12點。體育課,大課間跑步,校本課程全部請假,用來補作業。撐了兩個月,最後一個月去集訓。省統考不算很好,230幾。不過我不想考江蘇省內靠統考成績的那些學校…所以無所謂。
接下來是校考。過程不多說。考六家,過四家。

聯考分數出來後感覺不是太好,英語分太低。還好數學帶上去了,沒壞事兒。

從來都沒有覺得這條路是個什麼捷徑。任何你喜歡的東西,都值得你付出。
坐在教室里的人和坐在畫室里的人實際上是一樣的,大家都有自己的目標和規劃。
有人喜歡未來的某個職業而去努力讀書,也有人為了藝術而徹夜不休。
有人坐在教室里只是為了上個好學校,同樣,畫室里也有人只是想繼續升學。

我們不都是一樣的嗎?

我們固然尊敬那些目標明確,並且為自己未來付出的人。
但是那些由於各種限制,只想為前程選擇一條出路的人,我們就不應該給予基本的尊重?
成績不好,所以選另一條路根本沒有什麼錯誤!
是偷了搶了?還是違反任何一條規定了?
是沒有付出努力?還是你認為他們是藝術生所以努力不配被認可?

請問,你們隨意扯出一句:不就是……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
是【我文化分高我自豪】?還是【你文化分低就能上大學我不服】?

我想,在這種微妙的時刻,我們除了同為社會主義接班人以外,沒什麼共通點了。

收。大概想說的都在這里。我不太看評論,不過對於所有曾經在聯考那段時間中努力過的人,都給予擁抱握爪。希望大家上了大學,入了社會,還是要努力為了自己去爭取一些什麼。不管是什麼,你總會得到相應的回報的。

另:
考上第一志願以後立刻回學校告訴老師,聽說我考上了他很開心,不過他說:我實際上還是有一點失望。我還是希望自己的課代表學物理啊…(笑)…

不過沒關系。

老師說:祝福你。

以下是原答案
——————————————————————————————。_ 。分割線君—————————
——你們藝術生不都是成績不好才學藝術的嘛!文化分比我們少這么多,真是…
——(敲門)不好意思,打擾下,你們班陳XX同學的數學競賽復賽結果下來了……下課後去406找……

我微微向前桌那個才轉來的,臭不識相還想在英語課上和老娘搭訕的傻逼,笑笑。

至今還是非常感謝數學組的老白頭在這種時候助攻!!!讓我裝了一個好逼!!!


Aorqu用戶:
大概是這樣:

圖片來自網路。


你典哥哥:

第一份工作是教育諮詢,就是課程銷售人員,讓家長拿著錢來給孩子補課的(上Aorqu的國中高中生不要打我,哈哈)
上崗後一星期,成功通過電話約到了家長。
那天晚上7點左右,邀約父母帶著女兒走進了我們這個小小的輔導機構。

我心裡咯噔一下,嗯,老哥穩。
這個點還願意帶著孩子來的,有戲。
今晚這個單子,必須得拿下。
對於上崗一星期的我來說,要跟家長剛正面讓他們掏出錢,還是很有挑戰性的。
畢竟在模擬談單中,我經常被同事懟翻

諮詢室里,其他課程銷售都在簾子側面坐著,他們會記錄談單過程中的失誤,大家事後一起分析,最重要的是了解整個過程,還拿不下來的話,就派高手出面助我一臂之力。

我很老練的跟孩子的父母親熱的打了招呼,然後順著誇他們女兒可愛的話題,慢慢展開了攻勢。
氣氛在歡樂和愉快中進行,我也發揮了我在當面交流的優勢,各種一臉真誠(說到這里,我想說,其實有些課程銷售也是希望家長交了錢,孩子的學習有效果的,並不都只是為了錢)畢竟也是在教育學考研大軍中劃過水的,各種專業名詞,案例,一一道來,把孩子母親聽得一愣一愣的,而孩子父親則在一邊昏昏欲睡。
我一看孩子父親這個反應,心裡暗叫不好啊,家裡的財政大權還不知道誰掌握呢。
我藉著想跟小孩單獨聊聊的機會,支走了她父母,陪著那個乖巧的小女生玩了幾個測試類的小遊戲和一些數學方面的測驗,旁敲側擊從小女生口中得知家裡是爸爸說了算。
雖然有點方,但咱們還有套路不是?
批改孩子的測驗後,給她父母講解下從測驗中孩子反映出的問題,以及解決方案。
不用多想,就是拿錢報課。

我他么的從小偏科數學的人容易嗎?
如果不是提前知曉測驗答案什麼的,我他么的會說那些國小數學測試題我都不會做嗎?
不過根據測試題明顯看得出小女孩在哪些方面薄弱,乘勝追擊,要打壓才會製造機會。
即使在我看來,小女孩已經足夠優秀。

慶幸的是,家長在看到我跟孩子溝通完全輕松無壓力,小女孩還比較喜歡跟我聊天交流,就連昏昏欲睡的孩子他爸都稍微提了點興趣。

我乘著跟他們分析小女孩不足的同時,還認真的把我觀察到小女孩做測驗時表現出來的一些行為習慣闡述了我的理解,提出了糾正方案
小女孩的老媽一臉認同,她爸的臉色也越來越好。
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報價+課程推銷,同事生怕我掉鏈子,要做一些提醒,把我叫出了諮詢室,留下一家三口,在裡面對著測試試卷討論。
等我再進去的時候,孩子他爸喊住了我
一臉認真的說:小狸老師,我女兒這道題沒做錯,你們是不是批改錯了
我他么的完全方了,我拿出了答案,仔細對比了一番,一臉茫然的問:沒有啊,答案是這個,不是您女兒寫的那個,沒改錯。
那叔一臉不滿的看著我,指著桌子上他剛演算出來的結果,說:你也仔細算算,到底是答案對還是我寫的這個對?
我硬著頭皮花了3分鐘把那個題做了出來,確實,答案是錯的,小女孩和他爸的是正確的
尼瑪哦,誰他媽的找的測試資料,老子分分鐘想搞死他。
我尷尬的笑了笑,恭維的說:叔您還真是厲害啊,這個錯誤我們都沒發現。

小女孩母親笑著接話:他啊,清華的碩士,孩子的學習我管的不多,都是他管。

我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
尼瑪我這個學渣竟然在清華學霸面前班門弄斧了那麼久
之前還他么的吹逼我們這里的老師虎逼上天了
我他么的分分鐘想挖個坑跳進去
畢竟有過模擬戰是不?
我平復了下心情,把這次錯題的原因解釋了一下,然後順利又把話題帶到了對孩子課程的規劃上面
只是經歷過剛才的事情
小孩他爸興趣全無,孩子他媽也是帶有點懷疑性的目光看著我,就那個萌萌的小女孩還一直笑著看我。
接下來就是平淡的報價,平淡的規劃,我心裡暗想,這個單子就這么毀了。
可是我不甘心,看著聊性全無的孩子父母,我做了最後的掙扎。

我誠懇的說道:
教書育人教書育人,我一直感覺育人是應該放在教書之前的,孩子的成績不是最主要的,我們這邊不僅僅從孩子成績上入手,孩子的思維受老師影響較大,我可以肯定的說咱們這邊的老師任何一個拉出來,都可以幫孩子樹立正確的觀念。就像我信奉的那句話「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讀書學習不僅僅是成績那麼簡單,它承載了更多東西。
說完了這些話,我突然發現小孩她爸有了明顯的變化,小孩她媽也開心的說道:小狸老師你也喜歡這句話啊,我老公,他就是把這句話當作人生格言的。
我曹,窩草,卧槽
尼瑪這個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喲
我他么的心裡暗喜,又把話題引入到孩子課程方面,這一次孩子父母明顯又提起了興趣,在一片和諧的氛圍中,我拿下了這個單子。

送走孩子父母後,旁聽的同事紛紛上前祝賀,一個教育心理學畢業的萌妹子驚奇的說道:聽你談單子就感覺天馬行空的各種聊,還好沒散到那麼離譜,結果就靠一句話就把單子拉回來了,厲害啊,那句話哪裡看到的?感覺特別叼!

「哦,那句話啊,也是我的人生格言啊。」
在妹子的崇拜的眼神中,我淡定的說道

我他媽的才不會說看到那句話是因為知道預約家長,要談單,心裡緊張,晚上睡不好,看小說《英雄志》裡面提到的,感興趣就背了下來。
裝了逼就跑,真他媽的刺激。


你一直在玩兒:

印象較深的幾次,全是考試。

一是高二時候全南京市中學生作文競賽,我們這些區里的一等獎集中起來到一個學校參加最後的決賽。校外照例有些家長陪同。小弟做什麼都快,尤其寫東西。所以那時候寫作文快,現在寫材料快,都是習慣。當時大概兩個小時寫一篇文章,我可能提前了四五十分鐘就交卷,施施然出校門。我爸在門口擔憂地問,考得怎麼樣。我說應該全市拿個一等獎問題不大吧。後來果然一等獎。

二是聯考那年,江蘇的數學卷子不是一般的難。好多同學考出來都哭了。小弟從小上學早,年紀小,所以一直邏輯思維跟不上大家,數學學得很差,高中經常不及格。同桌是數學課代表,經常數學甩我40分50分,我再靠英語和語文去彌補。結果聯考卷子這么難,我反正大題也不太會做,就耐心滴把前面的小題做完了。出了考場,班導在校門口等,還有同學在哭。我倒是算了下分,覺得及格大有希望。班導對我非常擔憂,勉勵我後面還有三門,考過了就考過了,不要緊。我說老師我覺得我能及格,到現在都記得老班不信任的眼神和敷衍的笑。結果最後成績出來,差不多還真及格了,甚至超過了班級均分。

三是從市委組織部遴選省政府辦公廳的時候,頭一天下午到省委黨校看考場,牆上密密麻麻貼著考生名單和考場安排表,我一看排到了1400多號。因為是面向全國在職公務員遴選,所以參與人數很多。看完後我就給老媽打電話,我說招10個人,競爭比較激烈,他們1400多人爭9個。老媽問,究竟9還是10個。我說,有一個是我的。最後果不其然,有一個是我的。

所以看到這個題目,就想到了自己的幾次考試過程。考試考試,琢磨對了老師想考你什麼,你要準備好什麼,這個考試也就很簡單了。關鍵要有的放矢,不要白費功夫。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你一直在玩兒」,更多文章,更多收穫。————


李華:

哈哈哈這個問題我有必要答一下,
坐標美國,大二期間想拿下我的私人飛行員駕照
。。。。。。。。。。。。。。。。。。。。。。。。。。。這里是分割線
有一天和幾個女同學一起吃飯,大家動漫明星遊戲討論的甚high,然後我半天插不上話。。。尷尬的時候一個女同學問我,「你不看電影不追星不打遊戲請問你的人生有什麼樂趣?」
我沉默了一下說「明天下午四點半我去開飛機」
…………………………………………………………………………01/23/2017
昨天是我第一次在Aorqu回答,收到了快三十個贊真的非常開心,我本來以為沒人看呢,非常感謝大家,那我就再更新一個小細節給大家:
去年年末,我剛回國把駕駛證換回中國的,因為在美國一直開的都是朋友自動檔汽車,所以我不太會開手動檔車,然後碰巧坐我同學的車,我問是手動還是自動,他說手動檔,自動檔車開著太沒感覺,就手動擋好 然後莫名優越臉,我都不知道自己腦子抽了還是怎麼的就說我Kawasaki也是手動擋,你要不要體驗一下速度與激情,他可能不願意理我就沒有說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