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逼成功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
, , ,
Fang Frank:

當年放棄了IBM的工作出來創業,一個是外包公司,一個是繁華銀行區的餐飲小店。

每天中午太忙的時候,我就幫忙去各個寫字樓送餐,穿著後廚衣服,一身油煙味,基本每次坐電梯別人都離我很遠,還有各種嫌棄。

有一天我拿著餐盒在高層的電梯里,人很多,有個日本女人對我手裡的咖喱飯很感興趣,我就用日語跟他聊了很多關於我飯店的事,留了電話,等她下電梯後,正好一個美國客戶給我打電話討論項目問題,又用英語聊了一頓,等我下電梯的時候,聽到電梯里的人議論,「現在送餐的都這么牛逼了?」 這算是意外裝逼吧。

——————————
解答一下好多同學對於時間的疑問,一個將近40層的大電梯,在中午的時候上下的人特別多,每停一次就耽誤很多時間,每次派出一個員工來這里送餐,30分鐘才能回來。在高層寫字樓工作的都應該有這種體驗吧。


無恥之徒:

看看古惑仔4戰無不勝里,山雞哥哥是如何裝完逼就跑的。。。雞巴的雞~~~~


匿名用戶:

辛巴威這種把逼掄圓了裝的精神,我給滿分

所以@辛巴威小王子

你們國民都這么優秀的嗎


容我抽根煙:

這你得問軍閥張宗昌,他擅長以作詩裝逼,並以此為榮,樂此不疲。

說他有一回讀完漢高祖劉邦的《大風歌》,心中一股奔騰之氣無法抑制,於是小作一首,名曰《俺也寫個大風的歌》。

大炮開兮轟他娘,威加海內兮回家鄉。

數英雄兮張宗昌,安得巨鯨兮吞扶桑。

這么low的詩,李白要看見,指不定得上天了。可人家不覺得low啊,數日後游大明湖,再次賦詩一首: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裡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躂。

詩雖不行,但逼裝的,咱給滿分。

你還可以問問國學大師李敖,這貨自戀,無人不知。

他說:上帝是無所不知的,我僅次於上帝,所以有所不知。

他說:我沒有敬佩的人,我要找敬佩的人,就得照鏡子。

他說:我生平兩大遺憾,一是無法找到像李敖一樣精彩的人做朋友,二是無法坐在台下聽李敖的精彩演講……真可謂裝逼之聖。

季羨林日記里曾說:今生只希望多日幾個女人;王小波公開表示自己的X部位,長約一尺;古龍好色嗜酒,林清玄請他寫稿,他說:你不陪酒,哥就不寫。

你說裝逼成功是種什麼體驗,你問他們就知道了。

其實他們裝得也根本不算什麼,真正兇猛的裝逼,古已有之。

山東人民自古就熱情豪爽,春秋時齊國有兩個壯士,在路上相遇,遇見就要喝酒。

“壯士!敢不敢和我喝點!”

“有何不敢!”

“喝!”

喝了一半喝高了。問:有酒喝,難道就沒肉嗎?答:你是肉,我也是肉,怎麼就說沒肉!?

於是抽刀互砍,割肉下酒,兩人卒。

唐朝楊國忠出差,她的嬌妻因為太思念楊國忠,所以生病了。有一天晚上夢見和楊國忠做羞羞的事,醒來之後就懷孕了。楊國忠出差回來她老婆把事情經過告訴他,楊國忠深受感動,告訴其妻:此蓋夫妻相念,情感所致……

頭一次聽人把綠帽說得這么清新脫俗。

金聖嘆是古代的幽默大師,他坐牢即將被斬首時讓獄卒拿筆墨來,指著飯菜跟獄卒說:花生米和豆乾一起嚼有核桃的味道,得此一技傳矣,死而無憾也!

第二天行刑,刀起頭落,從金聖嘆耳朵里滾出兩個紙團,劊子手疑惑地打開一看,寫了兩個字,一個是「好」,另一個是「疼」。

請問你是逗比轉世嗎?

杜甫的阿公杜審言參加考試,主考官是蘇味道。考完之後杜阿公說:蘇味道死定了!眾人大驚問何故,杜阿公說:看了我的文章,他還不羞愧而死?  

杜阿公臨死的時候宋之問去探望他,然後杜阿公說:我活著的時候啊,你們都沒有出頭之日,現在我要死了,你們的尾巴可以翹上天了……

服嗎?

再說裝逼成功是怎樣的體驗,其實不必來Aorqu問,多讀幾本歷史書就了解了。


匿名用戶:
鑒於很多人都在糾結我的學校我那個縣的情況,那我就索性解釋一下吧,2007年左右清北在湖南的錄取應該在200人左右,長沙四大名校基本就要佔據100多個,重本錄取多少忘記了。湖南總共八九十個縣級行政區,我們縣每年清北應該就是三到五個,我們學校佔一到三個,我覺得不算好,但是應該不丟人。大學部的時候碰到過其他地方的同學,除了那些國家重點、省會名校,基本上都是佔據自己該佔據的名額,你說他一個市一中考10幾個清北,但是他們別的市也一樣呀。你說北京四中每年考多少清北?可是他真比黃岡衡水這些學校強么? 所以別糾結省重點了,最近兩年母校好像清北穩定在三個以上了。因為湖南清北招生擴到300+了。
高中學校是省重點,清北能考一到三個,理科重本150左右,二本300左右,這是背景。

高二升高三學校抽調理科前30名組成加強班,我考300多名。 父親帶我找關系,最後一步是加強班的班導。開口兩萬,我說沒問題,只是我進了前15錢要退給我。那班導不答應。 告吹。 那個暑假早八晚十二,天天五年聯考三年模擬,一個月做完一整套。 第一次月考,考第一,碾壓,比第二高出將近二十分。 那個班導來找我,「你要不要來我們班?」「不用,這邊老師挺好的」。據說那天晚自習他在班裡大發雷霆…


山貓:

昨晚深圳颱風,大風大浪的,K先生約我去看電影,吃完飯到了電影院才發現,我居然把眼鏡忘車里了,車在家裡,而沒有眼鏡,我是沒法看任何電影的,國語也不行,整個畫面都會十分模糊。

因為家就在附近,於是派遣K先生去車里幫我取眼鏡,這樣我一個人就略顯無聊,
影院一邊一堆人圍著一台抓娃娃機在那裡熱火朝天喊著,
抓起來了!!抓起來了!!!
群情激動的聲音飄盪到電影院每個角落,於是我也跑過去湊熱鬧。
伴隨著緊張而高漲的歡呼聲,緊接著來的是,集體長長一嘆,哎!!太可惜了!原來爪子還未回到洞口娃娃就掉下來了。
大家都很失落,然後他們幾個輪流抓了一番,未果,遂放棄…

這時,站在一旁略顯無聊的我也想試試手氣,微信支付一元起付,我充了一塊錢…
他們幾個馬上圍過來。
有點緊張,畢竟我從來就沒抓起來過,而且那麼多人圍觀。
機器啟動,緩移爪子,來到目標娃娃上方,旁邊七嘴八舌的說,要再移一點,往右往右….
只可惜我手太快,啪,的一聲按下抓取鍵,只見爪子緩緩下墜,開爪,收爪…果然,娃娃沒抓起來!!!
哎!!!民眾一聲嘆息….

但是……

在收爪的瞬間,不知道怎麼的其中一個爪子在收爪的時候居然勾住了娃娃頭頂的線,
然後一路拖著這個娃娃到了洞口!!!

這波操作,快得我都沒看到是怎樣運行的…

圍觀民眾簡直要爆炸了,大概是這樣

我淡定的繼續充一元錢,投幣,直接按抓取鍵,娃娃完美落地,蹲下取娃娃,轉身,在眾人炙熱的注目禮下悠然離去….

此處應有掌聲 …

+點贊的都是帥哥正妹….


楊笛笛:

今天做完直播9點才休息,感覺肚子有點餓就和同事一起點了個必勝客的9寸pizza。1分鐘後必勝客那邊打來電話說: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9寸的pizza底賣光了,我們給還是用相同的料,給你做兩個6寸的行嗎?」

我眼睛往翻,嘴裡發出”額…….”的聲音,同事看到這一幕還以為是前女友的電話。

2秒鐘後,我對著電話說:

「那我不是虧了嗎?」

小哥顯然蒙蔽了,立刻說道:

「怎麼會虧呢?你本來點的是一個9寸的,現在我們給你兩個寸6寸的,從尺寸上來說你賺了才對啊!」

我心裡暗喜,還好他那麼說了,不然我都無法繼續裝b了。

「我們吃的是體積又不是直徑,假設厚度是一樣的話,pizza面積越大體積越大。6寸pizza半徑是3,3的平方是9,9*2=18, 9寸pizza半徑是4.5,4.5的平方顯然大於18,所以我虧了。」

對面蒙蔽了5秒鐘,也不知道到底懂我在說什麼沒,也許只是想讓我閉住我的臭嘴,他同意了我的說法:

「那你覺得該怎麼辦呢?」

「再來一杯大可樂吧。」

「先生真的不好意思,大可樂一般要…」

沒等他說完我繼續說道:

「4.5的平方=(4+0.5)^2,因式分解a^2+b^2+2ab=16+0.25+4=20.25。 20.25-18=2.25,2.25開方等於1.5的半徑, 那麼我還需要一個3寸pizza就剛好可以彌補我的損失了!」 媽的誰說練習心算沒有用???

「…大杯可樂加冰嗎?」

「不加,辛苦你了。」

等下pizza到了再發圖。


這有什麼好抄的,評論區嚇得我吃一半來拍個照自證清白。 真是陰暗。


忘川:

當我回首往事的時候,那些曾經裝過的逼,就會像漫天的繁星,在記憶的深處發出清冷的光輝。
細數起來,從小到大,裝逼戰例沒有一千,也有三百(當然絕大部分是以失敗告終)。如果說裝逼遭雷劈的話,我就是那在雷電風暴中翱翔的海燕。

為防止讀者胃部不適情況的發生,抒情的部分到這里為止,以下選取鄙人幾樁裝逼成功案例,僅供大家一笑。

【第一樁】
國中的時候,課間最熱門的活動是打乒乓,學校僅有的幾個室外乒乓桌前都排著十幾個等著上桌的人,我也是其中一個。我蹲在桌邊,等得有些無聊,地上抓了一小把石子,往大約三米外牆上一個網球大小的洞里扔……
第一個,進了;
第二個,又進了;
第三個,居然還進了;
第四個,好死不活的再次進了;
第五個,我想著總不會進了吧,結果又進了;
「我X,這么NB!」 旁邊一個哥們兒激動得叫了一下,我這才發現居然還有觀眾,裝逼小王子頓時上身,微微一笑,說:「看我用石子打乒乓球。」
話音剛落,隨手一顆小石子,飛向檯面上正在跳動的乒乓球(人家還在打)。
沒打中……
這哥們兒笑得都要抽住了。
我惱怒之中,「哼」了一聲。又扔出一顆石子,就轉身準備離開了(沒臉呆下去了)。
結果剛轉過身,就聽到一聲脆響,等我轉回來的時候,只見那哥們張大著嘴巴,定格在那裡。
是的,我居然打中了運動中的乒乓球。
最關鍵的是,這哥們兒是個大嘴巴,我的神之一石子,當天就在他的猛烈宣傳攻勢下,成為了班級的熱門話題。搞得我在偷樂的時候,還有點不好意思的。

【第二樁】
大學里,踢足球。一般來說,我們都踢小場,就是籃球場,用籃球架自然形成的矩形當球門。有天踢完人都散了,我跟另一個舍友還有餘興,就練射門玩,踢著踢著,我也不知道那根筋搭住了,帶著球到了籃球場的一邊角落裡,指著對面的架子,說:「看我給你來個香蕉球打門柱。」
對面的架子離我大概有二十多米吧。
知道我有幾斤斤兩的室友當然是呲之以鼻,說我要是打中了晚上請我吃大盤雞。
二話不說,撩起來就是一下。
那一瞬間,彷彿時間都走得慢了起來。
只見足球在空中劃出一道美妙的弧線,「Duang」的一聲,正中門柱。
當晚的大盤雞是史無前例的香。
我理所當然地忽視了舍友的苦瓜臉,和一些什麼「狗屎運」之類的羅嗦。

事後我一個人偷偷又去試了半個小時,再也沒有擊中過門柱。

【第三樁】
高中,期末考試前夜,第二天上午是歷史,我住校。那個氛圍大家都懂的,睡在我上鋪的兄弟還在發奮苦讀,我正好中場休息,窩在自己床上閉目養神。
上鋪的兄弟大概往下望了一眼,對於我的懈怠很不滿意。就提了個刁鑽的問題問我。
我作出努力深思狀……5秒鐘後,流暢地背出了答案。
並且,我還告訴他答案位於課本第幾頁,第幾段,旁邊有副怎樣的插圖,插圖上有幾個人,其中露出幾只手。
上鋪兄弟那時眼神彷彿是見到了妖怪。
是的,我也覺得是見到了妖怪,剛才不知道為什麼,就正好背到這道題,又正好發神經,把頁碼和段落都數了下,還研究了那副插圖。
最終那道題並沒有考,到現在這道題究竟是什麼,我都沒有印象了,但是上鋪那眼神,還是能時時想起,想起的時候,不由地為自己有些小自豪,還有小慶幸。

【第四樁】
還是高中,剛住校那陣子,我們那宿舍樓由於新造好,還沒有統一停電,需要自己關燈,開關在門口,是那種指甲蓋大小的開關,按一下開,再按一下關。
有次臨睡前,大家都已經在被窩里了,互相比懶,都不願意起來關燈。眼見僵持不下,我又神經發作,裝逼小王子上身,從床邊摸出一個杏核,叫囂著:「看本大爺給你們凌空關燈。」
我的床靠近窗口,離門口少說有四米的距離,當時略微瞄了下(其實近視眼,沒戴眼鏡,連開關都沒看清),杏核就脫手而出。
「啪」
燈熄了。
第二天晚上他們還想讓我施展絕技關燈,我死也不肯。

當然,以上僅是本人裝逼旅程中,少有的幾次成功案例。絕大多數的情況是失敗後的硬撐和傻笑吧,不過成功也罷,失敗也罷,人生就像裝逼,裝的多了,萬一就成功了呢。
自從工作後,踏入社會,收斂了許多,遙想當年的放肆青春,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啊。魯迅先生有一句話說得好:裝自己的逼,讓別人服你的牛逼。誠不我欺也。


丁菲菲:

高中每堂語文課,語文老師都會讓一名同學在講台上背誦並講解一首古詩詞。輪到我的時候,我講的是這一首——

長淮望斷,關塞莽然平。征塵暗,霜風勁,悄邊聲。黯銷凝。追想當年事,殆天數,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隔水氈鄉,落日牛羊下,區脫縱橫。看名王宵獵,騎火一川明。笳鼓悲鳴。遣人驚。
念腰間箭,匣中劍,空埃蠹,竟何成。時易失,心徒壯,歲將零。渺神京。干羽方懷遠,靜烽燧,且休兵。冠蓋使,紛馳騖,若為情。聞道中原遺老,常南望、羽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憤氣填膺。有淚如傾。

——《六州歌頭》by 張孝祥

這首詞適合用來裝逼之處是因為它很偏門,無論是詞牌名還是作者大家都沒怎麼聽說過。而且它很長。。。。講的又是家國仇恨,很容易讓大家胸腔激蕩,大腦共鳴。

我國小學過朗誦,還參加過朗誦比賽來者。當時就把這首詞背得是氣壯山河,聲淚俱下。

當時全班同學的表情是這樣的——
下台之後,享受全班同學掌聲一分鐘~~


柏軒:

“你養動物嗎?”

「我善養吾浩然之氣。」


炸彈超人:

大四下半年,有的人忙著找工作,有的人已經開始在某單位實習,有的人要麼帶女朋友回家見父母,要麼和平分手。

總之,都在忙有目標有前途的事 。

而我呢,在忙著補考、重修。

四年啦,總得混個學位證啊畢業證啥的,也好給當初敲鑼打鼓送我上大學的父老鄉親們一個交代不是?

剛上大學的時候,傳奇才開始流行。

人家苦讀的時候,我在練級。人家熱戀的時候,我在練級。人家考試的時候,我在練級。人家分手的時候,我,還在練級。

雙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把級來練。

唯一與其他渣渣們不同的是。有的渣渣學習不好,玩遊戲一流。我是學習沒學好,遊戲更加渣。玩了四年,天天被虐被罵的咱就不說了,到最後號居然還被盜了。

人家玩遊戲玩的臉色蒼白身材消瘦,回家父母說大學學的刻苦啊。我居然胖了20斤。

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更悲慘的是,我被當掉了!

還不是一門!!

還都是專業課!!!

我突然意識到,我不能畢業了。

從前的練級小王子居然淪落到如此地步!

於是,人家忙著找工作的時候,我開始了埋頭苦讀。幸好,大學的很多課程經過短期的突擊,要想考及格還不算難事。加之所學專業課程大部分是自己高中時候的強項,最後被我一一考過。

哈哈,前面說了這么多。最重要的事就要發生了。

班代,學霸。門門功課優秀,雖然情商較低,在我們眼裡依然還是值得敬佩的。畢竟大家都是窮苦出生,咱恨也要恨那些整天炫耀的富二代不是?

於是我們一行人來到了企業招聘會。那是一個據說是台灣首富創辦的企業,總之來頭很大,要求特高。而且只招很少的畢業生。

班代瞟了我們一眾學渣,第一個沖了上去。

我們也欣然讓出一條道來,畢竟,咱就是來湊熱鬧的。結果,沒過多久,就見他垂頭喪氣出來了。

這。。。全班成績最好的人居然都不行。咱還進去做甚?一眾學渣正要作鳥獸散之際,我哈哈一笑,反正都來了,進去看看又打什麼緊。

結果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居然被錄用了。

我只記得管招聘的人是這樣說的:小夥子,你這專業水準完全出乎我們對應屆畢業生的預料啊,我們都不知道安排你什麼崗位好了。剛才那位你的同學,我們倒抱了很大期望,結果讓我們大失所望。

我還記得,當我說出我被錄用時候,班代鐵青的臉。

我當然不會告訴他們,招聘時候所問的問題,基本是我為了重修補考正好重新復習過的。而班代早早的就通過了,隔了那麼幾年,早都忘光啦。

書到用時剛剛好。


JAY HE:

先介紹一部還挺有名的電影——《赤色黎明》(1984年版)

內容嘛,講的就是某一天蘇聯入侵美國了。大概這樣。

然後片里的蘇軍穿這樣↓↓

然後,那年我去打獵,位置在Wisconsin。

出發的時候正好暴風雪,然後我就在暴風雪裡開了大概1個多小時的車。

夜晚的擋風玻璃前的暴雪簡直就像win95的飛行Windows屏保一般,所以好不容易開出暴雪區之後,我也基本上眼花繚亂、又困又餓……這時路邊的一家小酒館映入了我的眼簾……

我把車停好之後我就準備進去吃個飯,順便喝點酒(正了八經的準備酒駕,好孩紙不要學……),歇一會再繼續往前開。

但是當時真的是累懵逼了,腦子一抽就想:我要是把槍放車里萬一被偷了咋辦?

於是我就把槍背上了……

然後又一想:彈葯被偷了也不好……

於是我又把子彈帶穿上了……

哦,對了,我當時穿這樣↓↓

(帽子是我毛子朋友從莫斯科幫我帶過來的)腳上還是擦得錚亮的軍靴……

然後我就一副蘇聯邊防軍的打扮,往小酒館走去。

推門前,我都能聽到裡邊有多熱鬧…………

然後,在我推開門的一瞬間,正對著門坐得幾個人當時就瞪大雙眼不吱聲了……

然後其他人也看了過來,他們也都不吱聲了……一個個一臉的震驚啊 0.0

全然一副:唉呀媽呀,打過來了?! 的表情……

我自己還納悶了一下,然後就意識到怎麼回事了……然而,我也懶得回車上放槍和彈葯了,索性這個逼就繼續裝下去吧。

我徑直來到吧台,對一個服務員說:do u have anything to eat?

那服務員楞了一下:errrr…… sir…… do you want a menu?

sure….

然後,我點了個漢堡和炸魚塊。

在那個服務員正轉身要走的時候,我把她叫住:Double shot vodka, no ice.

「OK!」 服務員,立馬跑廚房用相當高的效率做好了我的晚飯,酒也上了,然後她就站在離我兩步遠的地方看著我吃。

旁邊的人也都開始低聲互相交流,具體說的啥我也沒注意聽,反正我累得要死,只顧吃喝了……

…………

…………

吃完後,我付了錢,問那服務員這酒館離我要去的地方還有多遠。

這時,我聽到旁邊兩個人低聲嘀咕道:what happen over there??

「I don’t know!」

…………我當時真的差點笑出來 o(*≧▽≦)ツ┏━┓

然後我轉身,在眾人的目送下,揚長而去。

(當時背的槍↑↑)

部分圖片為網路資源,侵刪


Aorqu用戶:
玩三國殺的時候,因為記了牌,知道牌堆里已經無閃無桃。無視在座各位忠臣內奸,一張殺直指魯肅辛苦供著的一血六牌渣權。

點擊託管。


小神:

本人北中醫針灸推拿大學部生
在去棗庄醫院見習的時候,有一次老師組織我們一起出去玩,當時一個帶隊的老師一瘸一拐的,我就湊上去問問怎麼回事兒?原來老師是騎單車的時候腳踝扭傷,我恰好前幾天剛看書看到董氏奇穴中的小節穴治療踝扭傷特效(大家都懂得,書上寫的神乎其神),我當時就和老師裝了一B,我說老師,我一分鐘讓你正常走路你信不信,老師哈哈一笑,不以為然,我就按照記憶中的取穴方法,沒有針我就用大拇指點揉,在穴位很深層有個結節(身體之神奇難以言喻),我當時心裡一驚,有了八成把握,老師在我點揉的時候疼痛難忍,我囑咐老師活動腳,結果!結果!不到半分鐘,疼痛就大減,能明顯的看到腫脹消除,老師活動活動,走了兩步,真的,用那種很詫異的眼神看著我,沒說什麼,但我知道我沒給我們學校丟臉,醫學生都懂得,這個逼裝成功了有多爽。。順便說一句,那個老師是個護士長。
這個穴位大家感興趣可以去查,我在後續的日子又驗證了三例,的確有奇效


孤獨的喬治:

咳咳,看到這個問題我是果斷地點進來了
不少評論還是挺搞笑的
我從小開始打籃球,現在是一名高中學生

那我覺得目前來說裝得最好的逼應該是在籃球上了

記得國小那會,力氣不夠,那籃筐又特高。大家都有各自獨(qi)特(pa)的投籃姿勢。

那我投籃只能把籃球雙手放在身體一側,再丟出去(自行體會) ,命中率真不算高,國小甚至是到了初二我的主要得分方式都是靠突破三步上籃

那時我是學校校隊的,打得真不算好

當時咱正在訓練,我閑著無聊想投投三分玩,一想我那姿勢投籃的話力氣會很大,不如裝個逼,就走到球場中心圓那兒了

沒錯,就是中心圓,就是那麼遠 ,現在想想自己都害怕233

旁邊有幾個校隊大神圍在旁邊就等看我笑話
只見我運球兩下,走了幾個小碎步,用力將球一推——

唰,他媽的還真進了,空心

當時我還好像才5年級,雖說國小框矮一些,但是當時能投進一個三分大家都覺得都是很了不起的事,畢竟我們那些奇葩姿勢保證不了命中率

旁邊幾個當時就看呆了,我當時也沒想到會進,但是我還是故作鎮定,淡淡笑了笑,心想這逼裝完了我得趕緊跑啊

可旁邊就有個不懂事的滿臉嫉妒:切,運氣

我當時(%¥#%¥%#)

我就從小不服輸,不承認我厲害是吧,好,勞資就是要你服

於是我走過去把球撿起來,又投了一次。

同樣的位置。同樣的姿勢

打板入筺

這次周圍的大哥哥都給我喝彩了,我心裡當然美滋滋地。斜眼瞥了剛才那人一下,挑了挑眉:怎樣,哥厲害吧?

他當時臉都要黑到不行了,居然還特么給我來一句:切,不就是撞上狗屎運了個嘛(重慶話)

成,如果兩次都不能讓你閉上嘴巴,那就再投一次

我當時其實已經有點慫了,我平常基本投不進球,更別說三分,我從來都沒敢想。之前兩次投進了不知道又折了我多少年壽命

但是我明白,我這個逼已經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能不能成功的關鍵就在這一個球。投進了,我自然登上了人生的巔峰;但投不進,我可能會受到那個XX的鄙視

不過牧羊座的血統告訴我不能認輸

於是我沉了下氣,又撿起一個籃球,擺好姿勢,那感覺,那氣勢,今天想起來就像是綠間的絕對投籃
義無反顧
唰,不可思議地又地進了,還是空心
周圍人都炸了,我好朋友都過來祝賀我,我心裡自然開心得不得了,但仍舊要保持我的高冷狀態。撿起我的籃球,故意從那人面前走過,對他冷笑了一下
真爽

PS:1.其實不算是中場投的,因為我助跑了幾步,不過也算超遠三分了
2.樓主是左撇子
3.處女回答,希望能給點贊0.0


Gavin Luk:

去年秋招,在哈工大參加了杜蕾斯的中國代理商的面試,面試官問我:

「你為什麼不選擇岡本,而選擇杜蕾斯?」

「岡本用起來覺得有點緊。」

最後經過兩輪面試,拿到了offer…然而我現在在掃大街。。。


弓長先生:

恩給你們一個裝逼的神器:你問我別人也發這個給你怎麼辦?
廃堼堾廄幊幋幌幍悒曤曥悕幎幒灄灅灈灉
娷娸娹廅廆廇廀幏唹啑唽唾唿幐幑廌岰岲
廍庼廏岫岬堽堾鹼欜塀椙椚椛検娺娻娽灆
灇敆敇敉岮猶岯唺唻岴悎悏悐悑悖巪巬巭
曢曣櫝曦曧猳猵噎噏噐暭猷澭澮澯夻澰淀
澲欚椝夿奀欛瞻曗曘夼夽噊噋噌噍悓嚶嘥
嘦叜叝叞巰(我叫雷鋒)


鐵錘妹妹:

那時,我們還是屬於廣州的一個郊縣,學校在本縣也就是排第四左右的生源,更不要說和廣州的一大堆省重點比了。而我,更是一個普通班的普通學生,除了語文成績好,數學一團糟。

我高三參加廣州一模的時候,語文考了全市第一。在我們的學校層次,是很轟動,據說語文老師核對了幾次。講真的,特別開心,由於數學不好,總有人笑我笨!當我考了第一以後,沒人再說我笨了!

當時有些不認識的同學老來我班圍觀我,呵呵,老娘把劉海瀟灑一甩,看吧,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洛和諧:

大三準備法務考試期間,教室被別的專業學生借用上課,但是我提前並不知道,在教室門口時看到有學生和老師,猶豫要不要進去取書去圖書館學習(時間寶貴,考過司考的肯定都能理解),最終硬著頭皮進去了。。。
我從後門進去,本來打算拿到書就走,沒想到,其中一個學生問我,沒看到我們在上課嘛?老師也看著我,我就說,不好意思,老師,我取一下教材就走。結果底下的學生就各種說什麼沒貭素,撒比之類的,呵呵噠,你們借教室又不提前說,怪我嘍?我非常淡定就坐下來了,我跟老師說,老師您講課吧,我坐後邊,保證不影響您(大學里蹭課很普遍吧)。
我開始看法務考試的教材,老師繼續講課,過了一會兒,老師問了個問題,請同學談一下佘祥林案,全班竟然一個知道的同學都沒有,刑法課都沒上過?刑訴課都沒學過?
老師看了一下,就說,後面那位同學你來說一下吧,我站起來把佘祥林案從頭到尾甚至把佘祥林被刑訊逼供的傷口都表述了一遍,全班學生啞口無言,老師說,居然比我知道的都詳細(肯定是自謙,一天說一遍的課我是不會相信他不了解)。當時感覺爽爆了,媽的,這會怎麼不罵了?
課下老師問了我名字,於是上學期考法務考試我翹了半個月的課,後來這個老師期末還是給了我一個優,而且聽班級同學說,這個老師給我們上的第一節課時說,我之前認識你們班的某某同學,我在選班級授課時看到你們班,我就選了我想看看你們班平時都怎麼學習的。感覺這是大學里裝比最成功的一次,而且最後全班一起裝(~o~)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