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逼成功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
, , ,
老三:

大概就是跟混混「搶」女朋友了吧。

高一剛開學,大概十月份的時候,桂花開得正好,寂寞成片成片的香。有個女同學來找我,我跟她是國中校友,國中是個很小的學校,所以彼此都認識,但是不熟,我知道她的名字但是不能保證正確寫出來。她倒不怯生,劈頭蓋臉就問我有沒有談戀愛,我一臉懵逼,再加上剛打完羽毛球,臉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羞的,一臉通紅地說沒有啊,沒人通知我。

接著她告訴我說,有個男生正在追她,每天都給她送東西、情書、還有各種吃的。我當時很納悶:我和你不熟吧,告訴我這幹嘛?但是也不能不說什麼,要不顯得尷尬,就說這挺好啊,有人追的女生,讓人羨慕哎。

她卻說她不喜歡那個男生,可是那男生吧有點死皮賴臉,怎麼說都不行,一直騷擾,所以就騙他說已經有男朋友了。

為何多情的人總被無情的傷?

我替痴漢默哀。

然後我說哦哦,挺好的。

她說,可是他不相信,堅持要見一下這個男朋友。

我頓時明白了這狗血劇情:

她希望我能冒充他男朋友。

我說,你們班不是有不少男生嗎?幹嘛捨近求遠呢?

她解釋說那個追她的是他鄰班,要是在本班找人冒充,很容易就識破了,而且剛剛升上高一,和其他人也不熟,然後只能找國中的同學里在這個高中的。 算來算去,也只有我不錯啦。

然後我旁邊小夥伴看熱鬧不嫌事大,開始起鬨。

人那麼多我也不能慫,也不好意思回絕。

就說,那行吧。

女生編了一下劇本,比如誰追的誰、什麼時候追的,我彷彿置身一場戀愛。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我以為那個男生聽到我名字就主動投降了。事情就這樣以我的全面勝利和敵人的全面失敗而告終了。

我甚至覺得有點掃興,在夢里慷慨激昂訓斥痴漢的台詞已經用不上了。

直到某天晚上我在宿舍洗襪子,門口有人喊我 說,誰是包xx(我名字)?出來一下。

我也沒在意,擰著襪子就出去了,看到門口兩個大漢。

然後我當時才知道我面對的「情敵」是誰。

不是多情的痴漢,而是發情的流氓。

一個爛人,巨爛無比,看上誰誰倒霉的那種爛人,難怪那女生不同意。不過爛人在學校混的很好,各種有面子,社會你垚哥。

那個字念 yao,二聲。

說真的,我有點怕。

之後他問我,是不是和 hfl(女生名字)在談戀愛?

我個單身狗竟然被問到這種問題!!!!!

哈哈哈,在這種的情形下被問到這種問題我竟然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然後我狠狠擰了下襪子,是啊,咋啦?有事嗎?
(哈哈哈,臭不要臉的冒牌貨)

他大概是確認一下,問了幾個問題。比如什麼時候談的?我說你管這幹嘛?

卧槽,話一出口,我有點後怕,這是個流氓啊,得收著點,然後我說,大概在過年的時候。

之後他又問我一些問題,我按照劇本應付過去了。

最後,他問我能不能分了?

我說,什麼??

他說,就是分手,別談了?

我一時語塞,又擰了一下襪子。

我問他,是hfl說要分手的嗎?

他說,不是,你別裝糊塗,是我讓你們分手。

接下來是我目前為止,最裝逼的一次。

我腦子里快速回放了一下看過的偶像劇,王子變青蛙,一起來看流星雨,流星花園也腦補出。選擇了優質男主張翰作為偶像模板開始了這次裝逼。

我說,除非是hfl(女生名字)說我們應該分手了, 我會同意,別人還沒這個資格(張翰微笑臉)

啊哈哈哈,我咋那麼能裝逼呢!!!

天下有逼一石,我獨裝九斗,其餘答主共分一斗。

然後,他也是個不服輸的漢子,也開始裝逼了。他大概選擇了小馬哥的模板。

他說,hfl說不讓我動你一下,但是你這個態度 我可能做不到。

我說,那你試試 (再次微笑臉)

其實我一點底氣沒有。。。。

之後我就拿著襪子回宿舍了,我對室友們說,
我裝了個逼,但是可能要挨揍了。 他們問我怎麼回事。

我就原原本本說了一遍,混的比較好的下鋪兄弟寬慰我說,你別擔心,在宿舍他不敢動你,我和我兄弟都罩著你。

言下之意是,回到教室就罩不住了。

室友們就這件事歡欣鼓舞地討論了大半夜,最後得出了個我自生自滅的結論。

第二天,那個女生來找我,大概知道了昨天那個社會垚來找我的事情,我說沒事,你不用擔心。 我也沒告訴她社會垚威脅我的事情,她有點高興 以為這件事已經到此為止了,還說請我吃飯,我客氣的說不用了,也沒幫多大忙。

她果然也沒有請我吃飯。

到了晚上,社會垚給我們班同學傳話,問我是單挑還是群架,讓我給他回個話。

卧槽,真攤上事了啊。

我也不知道是單還是群啊,幹嘛不問是文斗還是武鬥啊,我指定選文,寫作文默古詩我慫一下不是人!

我很糾結,可能因為要挨揍了吧,所以我一直對校園暴力深惡痛絕。

我們班裡除了班導和幾個老師外大概都知道這件事。但是都不太了解細節,坐我前面的女生是個爽朗仗義的姑娘,我平時喊她「冉姐」 。她問我到底怎麼回事,我又把狗血故事告訴了她,然後說,逼裝完了,現在該挨揍了。

冉姐說,沒事,那個垚混的也不算太好,我男朋友能擺平。然後她又告訴她男朋友,說她表弟(就是我)被人給欺負了。

第二節晚自習下課,她男朋友帶了一群人還有我室友去二樓找那個社會垚。

我當時不知道她男朋友這么有效率 ,我還在辦公室問老師題目 ,討論集合的概念。

然後別人告訴我說你不是打架去了嗎?咋遲到了?我一臉懵逼。

我們就跑上二樓,看到那個垚哥正在一臉不情願的被大佬訓斥。看到我來了,大佬說這是我表弟,你是不是找他事兒了?

他說沒有就誤會,就是打聽點事。

我當時也耿直,仗著人多,我說,扯蛋吧你,你不是要揍我嗎?還死皮賴臉騷擾hfl?

然後大佬就訓他,說,這事就過去了,翻篇兒了好不好?社會垚點頭如搗蒜,連說嗯嗯嗯。

我還一臉嫌棄,大佬還不太放心,又指著我對社會垚說,以後不準找他事,你記好了,要不然不是現在這樣說了!

我是不肯放過任何裝逼機會的,補刀說:還有不能再騷擾hfl了!

他說了嗯。

然後各自散了。

我戀戀不舍的告別了裝逼舞台。

最後和那個女生也沒有什麼聯系。

我和那個女生坐同一輛車回家,這件事之後,即使在車上相遇也不會打招呼,我不想借這件事和她產生什麼瓜葛,有時候你不知道你會喜歡上誰, 但是大多數時候你看得清楚誰是匆匆過客。

可能上面這段話也是裝逼。

深藏功與名。


是沈繁不是神煩:

國小六年級,在外面補習英語,由於我是一個桀驁不馴的人,所以我遲到了…๛(๑•́ו̀๑)
老師沒有怪我,我匆匆坐下來,老師開始上課_(:3」∠❀)_
剛到的我格外靜不下來,聽不下去課,坐在我前面的妹紙的椅子一個腿歪了,她還抖腿!抖抖抖抖抖!吱呀吱呀吱呀的,我更靜不下來,煩躁o(´^`)o
於是…我站了起來,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我拍了拍前面的女生,女孩紙看我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縮了縮肩膀,我平靜的伸出一隻手,說
椅子拿來(-ι_- )
妹子彷彿懵逼了,獃獃的把椅子遞過來(´⊙ω⊙`)
我一個發力,椅子腿發出一聲金屬摩擦刺耳酸牙的聲音
藍後
直了…被我掰直了…歪的椅子腿被我徒手很輕松的扳回來了…
所有人都這樣看著我Σ(°Д°;
我彷彿不知道自己裝了多大的逼,把椅子給妹紙,藍後淡然的坐下了d(ŐдŐ๑)
老師繼續講課,只不過偶爾還是用這樣的眼神看看我Σ(っ °Д °;)っ
從那之後班裡所有男生都沒有再惹過我
順便一說,椅子腿是那種金屬的,實心,不是空的,當時上國小,是女孩紙,我很萌噠\( ˙▿˙ )/♡


匿名用戶:
背景身份介紹:
本人音樂世家(光是這句話就已經夠裝逼了有木有?!),4歲學鋼琴學習古典音樂聽遍李斯特,貝多芬,柴可夫斯基,斯特拉文斯基,里姆斯基科薩科夫,羅西尼,亨德爾,舒曼,德沃夏克和德彪西等一眾大神級音樂家。國小二年級在其他同學還在聽兩只老虎和春天的故事的時候就聽流行通俗音樂,比如我現在的偶像周杰倫的前五張專輯《Jay》、《范特西》、《八度空間》、《葉惠美》和《七里香》於是異常崇拜周杰倫(有點跑題了,可以忽略)。隨後高一開始涉及聲樂和其他器樂以及作曲和關於音樂的例如B-BOX, pen-beat這種高端把妹技巧。
事件記錄:
1、
國小六年級從出生地轉學到 X市上學(因為家庭分裂搬家而走),在新學校剛上學第一天我記得那時候的班導異常不屑我這種轉來的外地學生,因為她班是學校里挺靠前的神班級。當時本人麻麻帶著本人在她面前解釋說本人學習挺不錯不會拖班級後腿類似的話,她就一直拒收不屑,後來好不容易同意我進班了還得自我介紹一下打壓我的士氣。於是我就很迷茫的在講台上介紹姓名年齡類似無關痛癢的話算是結束了,最後給我分配到最後一排(日了狗了!)坐去了。後排的同桌鄰座都是面目凶神惡煞內心早熟猥瑣的不良少年,坐下後就覺得心裡一緊感覺不妙,不過還好內心縱使有千萬頭草泥馬踐踏我表面還是表現了一個長期熏陶在古典音樂氛圍的高貴氣質(這個逼我覺得無解了!)淡定的整理書桌。接下來前桌是個面目清純動人舉止高雅的妹紙回頭問我你從哪來的啊,我就異常淡定不帶表情冷艷的回答一個簡單的地名,她說你以後有要幫忙的可以找我。我說「啊」。好巧不巧那是一節音樂鑒賞課,老師不帶感情色彩的講著巴洛克時期代表音樂家和作品。可能察覺到班級來了新同學同時居然還坐在最後一排估計是個壞學生的心理導致老師瞬間給我叫了起來,我還沒有整理好書桌啊當時!問我「同學你說一下平時愛聽的歌吧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一說的」我就略微思考面不改色的回答「哈利路亞」回答一出老師都蒙圈了,同學們臉上更是大寫的懵逼。老師不愧是音樂老師知道我說的是亨德爾的代表作,於是略帶驚嘆和嘲諷的問我「你還聽古典音樂啊」我就神色坦然的說「就聽過這個而已」一臉沒見過世面純真的少先隊員的表情。老師繼續發問「那你說聽哈利路亞什麼感覺」我開始裝逼了「安靜又祥和,虔誠裡帶著莊嚴,活潑的同時又有震撼。」我去這話一出老師連帶著同學都露出一副被株連九族的表情,之後音樂老師再也沒有問過我什麼關於音樂的問題了。
當然這時候是國小,裝不出什麼逼格特別高,踮起腳都摸不到的逼,只能用略帶語文閱讀理解的手法講那個音樂多麼多麼好,後面可就得聽一壺了。
2、
上高中喜歡一個班裡的女生,憑著多年音樂的理解與學習我想到一個追她的好方法。
最開始加了她QQ,一直不和她聊天,即使有一次她過生日發了說說我也就點了個贊沒有評論不留言不送禮不祝福,等那天晚上接近十點的時候(為什麼這個時候?因為我們9點40放學,回到家我可以在她還沒有睡覺的時候上線找她)
我說「生快,超開」
她回復問「超開?」
我說「就是超級開心的意思啦」
她回復「 這樣啊,第一次見這樣說的,你還真簡略呢」
(心裡大喜,第一步勾起她的興趣已然成功大半)
我「送給你一隻歌要不要聽」
她「真的?」
我「隨便挑,只送你你愛聽的。」說出這句話我異常的自信差點給家裡電腦鍵盤的回車按進去出不來
她說「張國榮的左右手吧」
我「好的,我現學,保證你熄燈前聽到」她住校我走讀,學校十點零五熄燈
於是我打開音樂開始放歌,沒想到她第一次就給我找了個粵語的經典老歌,看不出來她是這樣復古的人呢。我反覆聽,快進,重複,對發音,真不知道我哪裡來的自信與毅力居然七分半就學會了,然後瞬間給她錄了過去,她聽完後問我「你真的現學的?」
我「可能有點慢不好意思哈」我靠這句話現在看來真是點睛之筆!
她「特別好聽啊!你真厲害 」
我「喜歡每天都給你唱,只唱你想聽的」
她「好啊,嘿嘿!」
於是我長達三個星期零四天每天給她唱歌,都是她選的,我現學的新歌。(別問我時間為什麼記得這么清楚,難道戀愛的細節不應該記住嗎?)之後她就是我現在的女朋友。
3、
最近的一件事兒,本人剛大一,就讀音樂學院里的音樂製作專業(就是不注重器樂和聲樂,主修音樂製作,編曲和MIDI製作),開學不久都會有一個迎新晚會,我是那種別人一感興趣就不感興趣的人,於是新生們都熱火朝天的準備節目而我經常躺在寢室看Aorqu懶散成性。
室友 Y要參加節目準備唱歌,周杰倫的(哇哦!我偶像欸!)《青花瓷》,找人二胡,琵琶,笛子和古箏伴奏,現在就差古箏沒人會,正愁要不要去校外找的時候突然心血來潮過來問我會不會,我說就會一點吧(本人真心會古箏,師承母親大人於高二下學期暑假)因為真心不想參加,不感興趣,還不如每天刷Aorqu噴牛逼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於是回答的沒底氣,哎呀!說完他就開心了,求人不如求己啊!更何況還是一個寢室的基。。。啊不,朋友呢!於是就說沒事沒事,譜子簡單,會一點就行,於是就讓我去綵排。
朋友們,綵排是什麼?就是無限次的幻想萬一失敗了怎麼怎麼辦演砸了多丟人的後果的中介,一點都提不起來我的興趣!
於是我就淡淡的說「你們練唄,我不喜歡人多,我自己背背譜子,隨便彈彈到時候再給你們和唄」
他也不好意思說我什麼畢竟是他找的我,而且實在沒轍了就說「行吧,你是主樂器,可別掉鏈子哈」
後來接近一個星期我都把這事兒給放一邊天天玩玩吃吃喝喝睡睡的一副世外仙人的姿態。
終於還有一天就演出了,組織要求最後一次排練,所有人所有節目參演人員必須到位,我一想好歹去一次吧,不然真是不像話,於是帶著差點當成廁紙的青花瓷譜子去了禮堂排練。
看了接近一半的節目快到我們團隊了於是就先去後台練一次,樂器都擺好之後都拿出譜子準備開始,這時我看了一眼譜子察覺有些不對,於是說
「這調不對吧?」對著笛子手問「你笛子啥調的?」
笛子手「 降 E調啊,咋了?」
我神色自若的說「換調吧」
他問「為啥?」
我「你們都沒和古箏和過,你們不知道古箏什麼調,沒有降 E調古箏,你也沒有調音器,你們給我找的這古箏估計是 A調的,合奏原調是降 B的青花瓷一點都不協和」
他們一想恍然大悟「對吼!要不是你說出來一會兒上台了就丑了我靠!」於是又合了一次糾正的青花瓷還算可以,接著綵排完了之後下面的老師說「合奏的都還可以,就是有點單調了,一個4分多鐘的曲子一直是樂器觀眾聽著聽著就煩了」
這時候 Y說「咱們音制的本來唱歌的沒幾個好的,估計沒人唱,要不把曲子剪下去一段吧」
老師「那樣觀眾更沒勁看了」
這時候再不出來挽救局面就有點對不起原本聲樂專業的我了。於是我說「算了,我唱吧,古箏不是笛子,還可以用嘴的。」
接著 Y一臉不可思議的問「你唱歌?我咋沒聽你唱過啊?」
老師又問「你要是唱的話配合樂器的調這歌音就有點高啊,副歌最高估計有 high C你能唱?」( high C有多高可以用歌曲舉例子,例如洋蔥的副歌「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一層的剝開我的心」的第二個層字,或者五月天的《盛夏光年》的「我不轉彎,我不轉彎,我不轉彎」的第二個我不,或者帕瓦羅蒂的我的太陽整段副歌大部分是 high C)
我說了一句很裝逼的話「勉勉強我能試試吧」
於是定下來了。
後來演出那天這個節目簡直是我的一枝獨秀,副歌高音第一遍真假混音,第二遍真音的幾個 high C毫無壓力的在我喉頭飛出,愣是給聲樂系的很多歌曲壓下去,整個節目炫目多彩,配合我只練習了一遍就遊刃有餘的古箏,簡直不能再帥,絕對排的上人生此刻最帥排行榜的前五!
然後事後我一樣猶如世外仙人一樣隱居寢室不愛出門,任何活動均不參加,懶散的看著Aorqu刷著評論。
但是,一個大一新生的傳說就此傳遍了校園的每一個角落。


陳鎧楠:

大家都知道我有一篇《規劃考研快題總結》。

它是在2013年年初、初試剛結束不久時就寫完發表的,也就是分數還沒出來的時候。

然而我在裡面是這么說的:

「…絕不能參考我的經歷認為快題不需要佔用太多時間來訓練,甚至認為只要練一次就能拿到頂尖的分數了。」

回想起來,世上竟有這般囂張狂妄之徒!

好彩我還真的是拿到了頂尖的分數啊後來。

嗯,補充說明一下。考研期間我真的只在12月份做過一次快題練習,用當時的話說,「我發現我確實有那麼強」(逃


匿名用戶:
咳咳,準備好了么,我要開始提當年勇了。

幾年前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一幫男生想打檯球,作為隊伍里唯二的女孩紙,本著湊熱鬧的原則欣然同意了。
到地方開了幾個案子,我倆在一邊坐著嘻嘻哈哈的看熱鬧,結果就有不識相的非得讓我去打。
據朋友說那個男生本來對我有好感,看我不會玩,想藉著打球的機會接近我,然而我不領情啊。老紙就想好好坐著看熱鬧,技術水的要死,才不要上去丟人現眼。
結果丫就特別蠢地用激將法激我,說我怕輸玩不起,說會讓我幾個球。當時我就笑了,我說用不著,老紙不跟你打是怕你輸哭了。

狠話放的很到位,但也僅僅是狠話。我當時準備好丟人現眼被嘲諷了,甚至準備好了如果輸的很難看要怎麼自嘲了。

然後我裝模作樣地去挑桿,老半天挑了個我覺得外觀最好看的桿,然後氣勢洶洶地伏在案子上,把滿腔怒火都投射在擊球力度上狠狠地開了一桿。
大力出奇蹟簡直是真理啊!!!開桿進了仨,瞬間我就覺得生活美好了,剩下的球位置也都不錯,然後就是我業余檯球生涯技能發揮的頂峰時刻了,走位風騷,下手乾淨利落,就是咔咔的進球,最後打黑8的時候我覺得我身上都是主角光環,然而我依舊假裝低調不發一言地用球桿點了個袋,然後球進了,完美!

我沒歡呼,沒得瑟,看著滿臉黑線的小伙,輕輕說了一句,我都告訴你你打不過我了。
然後把球桿放回去我就又回去坐著了。

留下他們自己撿掉了一地的下巴,唯一知道我水準的妹子偷偷誇我一句,蒙的漂亮^_^


魏堯:

想到一個

我作文寫的很好,國中的時候經常被當作範文。
平時看的書確實不多,我們班的一眾學霸幾乎都是飽覽群書,各種詩詞歌賦張口就來,中外名著剖析的不能更深刻,語文分數也很高,但仍然被我碾壓。

尤其我自己知道我的知識儲備沒他們多,上課也沒他們那麼認真,但是即使這樣我語文課不聽也照樣碾壓這群人,有一種牛逼到飛起的感覺。
後來上了高中,語文好像就沒那麼好了,作文分數也特別低,次數多了我也就習慣了,可能是高中老師欣賞不來我的文風。
上高二的時候,我們班語文老師換成了近十年沒有教課的副校長,據說是我們這個小縣城裡僅存的,還沒退休的特級教師。
我以為他能夠看到我的閃光點,但是並沒有。
我們班有一個女生的作文他非常喜歡,幾乎每次都要點名表揚,告訴我們她這個文字功力如何如何高。
我心裡當然是不服的,但也僅僅是在心裡。
因為我真的不喜歡那個風格,總是大段大段的華麗文字,硬用一些普遍同學沒怎麼聽過的詞來寫,我實在聽不出什麼內涵。

以下正文了

有次作文課寫父親,寫完之後,毫無意外的,副校長點名表揚了那個女生,並順便踩了一下全班。
這次作文寫的實在是太糟了!你們根本不走心!!全班也只有一個能看的!你們就不能像她一樣認真點?人家是怎麼寫出來的?除了大量的課外積累,這種駕馭文字的功力可不是誰都有的,除了她所有人全部重新寫!下節課我抽人上前面讀,看看你們能改成什麼樣!
我並沒有改第二遍,心理活動是這樣的:不改!老子這作文絕對是逼近滿分好嗎!

接下來的劇情你們可能猜到了
下節課抽人抽到了我

我非常激動,有種野雞要飛上枝頭的感覺ʕ• •ʔ
當時聲音都有點顫抖哈哈
然後結果很自然了
等我讀完我的作文,全班靜默了三秒,然後會場上空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ө•)♡
回座位的時候就連平時和我關系不太好的女生都用驚艷的眼光看著我
我當時的表情是冷漠的哈哈哈

副校長臉色有點不好,畢竟當時他讀那個女孩子的作文時沒有這種效果。
他清了清嗓子,繼而說到
你這作文改的挺好

我:這您可說錯了,一字沒改。

後來語文一直班級第一了


二狗子:

答主22大學僧一枚,暑假回老家晚上打籃球,被初二的小崽子一口一個叔叔的叫。。。於是我說,叔叔不太會用手機,麻煩你幫我拍幾個小視訊,然後。。。

裝完嗶就跑真開心哈哈哈

最後

終於去醫院查了查疼了一年多的腰部

不能打球,不能騎行,不能徒步太久(手動再見)


Aorqu用戶:
當年我五個月,某省委接待處的負責同志直接把車開到了省會機場跑道邊上來接我和我媽。

有機場的同志問他們來幹什麼,他們說:
「我們來接北京市委副秘書長。」

據說機場的同志看到我當時就蒙逼了。


zerob13:

有過一次吧,大學高數嘛,會有一次期中考,一次期末考。期中考成績作為一部分最終成績

我高數還不錯,期中考一不小心考了個97(滿分100),然後就是班級第一了,這是前提,當然這個沒什麼好裝逼的。

接著在期末考前夕,老師翻出來期中考卷子,說要給大家再過一遍(其實期末考的內容和期中考的很接近,防止大家被當掉太多),於是開始歡快的講起了卷子。

那天穿了個橙色的衣服,很顯眼,但是剛好感冒吃了葯困的不行,就趴在最後睡著了。

太顯眼導致被老師看到了,很不開心啊,就說:”誒誒誒,那個最後的橙色衣服的同學,你怎麼睡覺啊,期中卷子很重要的啊,你考第一了么?沒考第一你怎麼敢睡覺啊!”(大概這個意思,因為我迷迷糊糊的並沒有聽清楚)

然後我一臉不樂意的抬起頭,拿出了卷子,這時候第一排有個妹子弱弱的說了句:”他就是期中考第一的那個。”

老師:”&%^#*”


遙啊遙啊遙啊遙:

高一,某日,心理課。
老師說到五個選項:健康,財富,美貌,權力,長壽,你最想要的是哪一個?
點到我,我緩緩從座位上站起來:老師,我選長壽。
為什麼?
答:我想要活到共產主義實現的那一天。
推了推眼鏡,坐下。本寶寶深藏功與名。@( ̄- ̄)@


沛哥:

高二分了文理科後,同時也重新安排宿舍。
第一晚大家在談心時,我上鋪很興奮地說:「你們知道嗎?!高一入學第一次考試數學滿分的人在我們隔壁宿舍啊,全級1000人只有兩個滿分,他是其中一個啊!」
然後我問他:「你知道另外一個是誰嗎?」
他把頭伸出來一臉天真地問:「誰?」
我閉目養神:「我。」

補充:後來聯考我成了市數學狀元。


周大聖:

我高中在市一中的尖子班,成績中下。班級攀比的風氣很惡劣。多數同學都提前幾個月把各科練習冊做完,我當然沒有。

有一堂化學課,老師在講一道選擇題。大概是sp幾價電子之類。

老師巴拉巴拉講著,同學們都認真聽著。底下認真聽講的學生有 物理奧賽全國二等獎,化學奧賽全省一等獎,數學競賽全省一等獎。還有將來考上清華 浙大 中科大的各位學神。

我這個學渣突然顫抖的舉起手。

那道題,我不知道是腦抽還是怎麼滴,思考以後,竟然覺得4個答案都是錯的。翻完書以後還是覺得錯的,可是同學們都沒人提出來,老師也繼續講著,那肯定沒錯啊啊啊啊啊!我重複計算了3遍,都是同樣的結果。心想:豁出去了!功名利祿,在此一搏,不是牛逼就傻逼!

「老師,這題四個答案都是錯的」

老師認真看了一遍

「沒有錯啊」

學霸們開始諷刺模式

「哎呦,某人是認為自己比老師厲害」

「我們都沒發現錯了,怎麼就你發現」

然後我開始解釋吧啦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應該是出題人把這個地方弄錯了,只要把這個改成那個,然後選b,這個題就對了」

老師聽完認真的看了一眼題目

一陣十幾秒鐘尷尬的沉默

「很好啊,做題目有自己的想法,不會跟著題目走 這道題目確實出錯了,這本練習冊我用了三年都沒有發現,很好」

你可以想像剛才諷刺我的那些學神臉色有多麼難看

人生裝逼最高峰!


鴻影:

好像裝逼成功次數最多的就是高中時代了=_.=,畢竟當年也是「小縣城學霸」一枚,說件還有點印象的吧。

背景:某縣城一中,最好的理科實驗班,在我整個高一時代,班級第一(基本等於年級第一)每次考試都會換人,而我從未考過哪怕任何一次班級第一。

升入高二後,有次期中考試狀態不錯把各科都發揮到了巔峰,終於水了一次年級第一,然後心情淡定地覺得下次第一肯定和自己無關,結果期末考試成績下來,竟然破天荒地成了全級第一個能蟬聯年級第一的人。

於是抱著非常嘚瑟的心情去開年級總結大會,聽到年級主任報「第一名:XXX」的時候想著接下來會怎麼誇我,結果他頓了頓,(大意)說道:「同學們,你們看這次第一又是XXX(明明總共就考過2次第一好嗎!),這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你們要加油,爭取下次年級第一出現新的面孔」,總而言之就是半句話沒誇我,反而鼓勵別人把我踢下來=_.=

結果接下來長達一年多的時間里,無論大考小考,年級第一的位置永遠沒有變過,而年級主任也次次在總結大會上無奈地重複相似的話。

終於有一天他大概煩了,不再說了,於是接下來那場考試中,我 如願考到了一直想考一次的年級第二。=w=


Litchfield:

高中的時候是個偏科很嚴重的學生,文科奇好,理科奇差,按照老師們的說法,我屬於那種「瘸」得很嚴重的學生…苦了整個國小,國中,終於在高二選擇文科班以後,開始我開掛的學生生涯…答主讀的國際高中,高二那年正好選上了學生會主席,學校對學生會極其看中,而我們並不像別的學校一樣有團委老師監管帶領。全自製的學生會,有實權,有資金,學生會主席的工作就變得非常忙碌…一次月考,因為出卷老師不走尋常路,年級里歷史均分極低,大概就40多分的樣子,我特別喜歡歷史,平時自己做點額外的練習,那次考試的考點居然全被我壓中了,在40多分的均分大形勢下,我考了98,就錯一個選擇題。歷史大概是全年級第一…我們的歷史老師抵不住40幾分均分的壓力,非常生氣,要求大家把錯題每題抄10遍第二天上交…我個人是很反對抄錯題這種懲罰方式的,浪費時間浪費墨水…那晚正好學生會一周的例會,實在忙死了就沒抄…第二天上課,全班除了幾個平時真的不在意成績的學生以外,就我沒抄,歷史老師平時就因為我有活動缺課略有些不爽,好不容易抓到我這小辮子,還不得好好表現下。點我名起來,臉上帶著格外生氣的表情,吼我:「你為什麼沒抄!」
我如實告訴:「昨晚學生會的事情實在忙到太晚,2點多才睡…老師你先別氣,今晚我給你抄50遍,你看行嗎?」
全班肅穆,大概是從未有老師專門訓我,機會難得,歷史老師怎麼能輕易放過這種殺雞儆猴的機會,繼續吼:「你說抄50遍就50遍啊,你說說你才考幾分?啊?」
我:「我考98…」
我聽到了後排一些同學倒吸冷氣的聲音…
我看到歷史老師額角爆起的青筋停止了跳動;我看到老師暴怒的臉瞬間凝固;漲紅的臉色,在此刻微微有些尷尬地發白;眼裡瞪出的怒火,此時忍不住展露出一絲溫柔…她收了收因為嘶吼有些干啞的嗓子,她知道全班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她,在等她的答覆,她緊張地停頓了這么幾秒,然後說:「那,那你坐下吧,下次也,也要加油…」我:「老師,那我抄幾遍?」
歷史老師:「不必了不必了,我們上課吧…」她轉身走向講台的時候,背影看著著實有些落寞…記憶中唯一一次裝逼體驗


王瑞:

這么多人寫上學的事,我也寫點,主要是留著自己看。
那是八十年代末期了,高中歷史和地理都很難,同學因為要一年後分科,有很多準備考理科的根本不學。而我,對這兩門和語文一直是真愛。記得第一學期期末考試是全市統考,估計出題組的是文科老師,歷史和地理還有語文超難。我在學校是中等成績,波瀾不驚的在學渣和正常之間浮動。考試的時候發現題量超大題型超難,我答得覺得也挺吃力的。考完以後,就放寒假了,我到現在都記得地理考了99分,世界歷史97分,語文九十齣頭,比身邊同學分高我也沒在意。
新學期剛開學,語文老師講卷子,突然點我名字,給大家說別看我平常反應慢,考的這次這么好blabla⋯⋯。老師您這是誇我嗎?
精彩部分在歷史和地理這,兩個老師都來我們班,我能感覺到他們在門口讓班導指我的方向,微笑著點著頭。班導隨後在班會上宣布,我的地理和歷史都是全市統考第一名,兩個老師都想讓我這個默默無聞的中等生當課代表(原來的免職)。我後來羞澀的選了地理。
分科後我並沒有學習文科(很多人惋惜),再後來學了醫當了大夫,再後來做了醫療的商人。
關鍵是,上學的什麼東西都忘了,歷史地理一直是我人生的真愛,我做生意後也發現,這幾門課讓我在後來的人生中一直受益匪淺。
很多客戶都說,這個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所以請學子們善待那些不佔分數的副科。


雨果:

記得高中的時候,體測考引體向上

每次考引體的時候都是全年級的男生聚在一起,跟party一樣。第一次我們測引體的時候都各種吹逼說自己能做多少,然後過了一會輪到了一位同學

這位同學平時的存在感極低,總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從來不張揚,然後輪到他

我看見他的眼神都變了

邁著矯健的步伐走向單杠

站在單杠下,抬頭看了看單杠,又低頭搓了搓手

這時全場極為安靜,全部人都看著他詭異的行為

這時,他推了一下眼鏡,面向老師,說到

「老師,您說個數吧。」

我們全場懵逼,心想:我屮這大哥是不是腦子有屎

然後老師笑了,略做玩笑說:「50」

只見這位同學自信一躍,一氣呵成,

真的做了五十個。

全場最佳。

事情還沒完

在這之前我們學校記錄是42個

在這之後每一次測驗,這位同學都比上一次

多做一個

只多一個

最後我們學校的記錄變成了63個

至於他真的能做多少個,我們不得而知

—————————————————割割割割————————————————

第二件事,還是高中的時候,我們學校裡邊有一位人見人怕的社會哥

不過因為我跟他是一個國中的關系,我倆的關系挺好

他姓吳,下文就叫他老吳

老吳骨骼精奇,雖然身高只有一米六,卻極為強壯,力量極大,平時沒事就去體育組根體育老師比舉重,每次都舉到老師一臉腎虛,他還依然堅挺,此為背景。

有一次,我跟老吳一起去網咖,正玩的爽,突然進來兩個一米八,一看就是社會子弟,直奔老吳,眼神里充滿殺氣。老吳見狀,扔下耳機,直奔那二人。

其中一個高一點的一米八剛把手抬起來想要說點什麼,老吳一個箭步上前,右手一抬,「噠」的一聲,擊中了他的太陽穴,人應聲倒地。

另一個一米八一驚,把倒下的一米八拖走了,口中罵著「*你媽,看我待會叫人來打你。」

老吳回到座位上,跟我說:「沒事你接著玩。」然後就走了。

我:???」媽的竟然跑了?

不過為了自身安全,我也趕緊玩完這盤,接了個賬,正要離開。

高潮來了:

我正要衝出網咖,門外的人瞬間把我攔住,我一看,正是剛才的兩個一米八帶著人來了。他們以半圓形陣形圍了網咖門口,

起碼得有二十個人。

我腿一軟,差點跪下。心中正想著計謀,

老吳來了,

令人驚奇的是,他也帶著人,

起碼得有八十個人。

然後不緊不慢地把那二十人圍了起來,

那兩個一米八帶的人滿臉咒怨地看著兩個一米八,這兩個人先齊刷刷地看向我,又看向老吳。

說了一句:

「放我們走吧」

我屮居然放走?媽的想得美,不把你們打死的。

然後老吳說了一聲:「好」

隨後兩撥人先後離開,留下我一人門前凌亂。


chen le:

一同學家裡死了一個龜,結果:

全文如下

祭龜先生文
龜先生者,不知何許人也。初時,吾於帝都歸家,見君匿於家中魚箱之上一狹龕中,雙目滯茫,行為遲鈍,似被外物所拘鬱郁寡歡,又與家中旁人皆無好感。吾憐而愛之,然終不得其法,內中戚戚傷感。忽一日,家中無人,龜先生閉口而呼之,余既訝於神跡,驚疑久之,而得以神交。
龜先生語盡凄涼,而聽者落淚驚嘆喈吁不已。以其系湟水河之子,見捕於漁家,觀其相貌神采不似眾者,遂得以偷生,豢養於人家以觀其貌,幾經轉手,流落於此。感於同類之殘相,傷於己身之困境,豈無怨乎?然己身勢危,唯有苟且絕食以期速死,死後敢假陰龜之力,斬盡世間貪欲無盡者,殘戮生靈者,污染生態者……言未盡而余已駭然,冷汗涔涔兩股戰戰者也。
未幾日,龜先生死於陽台地板之上,瞼閉首縮於殼內,四肢僵硬不能動,吾憶其前言,驚恐不敢前。或曰:龜者,貴者也,乃神聖之獸,宜重葬於青丘之上。念及怨念深種,應以凶器封之。余從之,於怡春苑內湟水河畔擇一山丘,丘上有松亭然,掘土深一尺一寸,葬龜先生於此,立有一碑。
死生之大事者,豈能無祭無吊?遂寫此文以祭之,同祭蒼天後土青松湟水及其同儕者。嗚呼,尚饗!


stina:

暑假的時候一個人住在一片很大鹿園旁邊的一棟房子裡面,因為認識房主夫妻倆,這是他們度假住的房子,而我的公寓到開學才能拿到鑰匙,所以他倆很好心的把房子給我住兩個月。之前就聽說這棟房子在丹麥這里很有名,雖然很小一棟房子,但因為有什麼歷史故事之類的(我也記不得了), 所以被定為丹麥價值最高的房子之一。
(從房間的窗內拍到的鹿,特別近)

有一天我去拍鹿,可能離鹿太近了,突然被遠處的一群人大吼,嚇得我相機都差點掉地上。大概是一群旅遊團,然後那個看似導游的那個人巴拉巴拉對我講一堆丹麥語我也聽不懂,但能感受到很不友好並且好凶啊。於是我也就不拍鹿了,很掃興的準備回家。快走到我住的房子,看到這群旅遊團在房子前參觀,導游也巴拉巴拉介紹著這個房子。

怎麼能放過如此好的一個裝逼機會?於是我加快步伐,走到房子前。抬頭挺胸目不斜視,徑直走向門前,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掏出鑰匙,開門,然後砰一聲把門關起。


王天元:

在夜店裡,一幫客戶起鬨讓我喝酒,喝酒就有訂單。

我一看,嚯,阿么的,叫板是吧?行,看我給你們耍一個。

我叫來陪酒的姑娘坐在我腿上,擠著胸貼著臉露著溝,來了個自拍,然後給我老婆發過去,我老婆當場回信:「老公有眼光,挑得不錯,回家獎勵你!」

然後我把我老婆的回信給他們傳閱一圈,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扔:「好啊幾位老總,該你們了,來吧,我看看都誰牛逼!」

結果這幫慫貨全都傻眼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