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逼成功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
, , ,
余無趣:

以前上大學的時候,周日有節選修課,是關於汽車構造的。選修課本來我就不太重視,加上又在周末,所以我頭一天晚上玩到凌晨三點,安了心在課上睡一覺。

我一進教室,找好位置倒頭就睡。結果課上到一半老師叫我起來回答問題,我心裡個操,這明顯是要弄我啊!

老師問我:同學你為什麼睡覺,我講的abs你都搞清楚了嗎?不然這樣,你給大家講講abs是什麼原理。

我當時就笑了,以前上課無聊看雜志,看到了一篇關於abs的文章,我仔細看過一遍還有些印象。加上我的即興捅詞功底,愣是聲情並茂、深入淺出的背了一段當時雜志的內容。

全班同學雖然不知道我在講什麼,但是他們從老師獃滯的神情當中已經明白我給了老師一個暴擊。不少同學一副”你是校長派來治老師的吧”的表情,崇拜的望向我。

我露出了深藏功與名的笑容,說:老師我可以坐下了嗎?

然後那門課我的平時成績全班最低


若光:

記得還是高三的時候,一天下午數學老師專程換課把兩節課調到一起做小測。說是小測但其實和正式考試一樣,150滿分,只是把時間縮短到兩節課加課間一共一百分鐘,比正常情況下少了二十分鐘0 0

我等學渣平日里兩個小時做滿都塗不黑卷面啊,少了二十分鐘當時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拿到卷子埋頭就是一通狂算…數學老師就坐在講台上發呆,好像在思考什麼人生的奧秘…

轉眼第一節課下課鈴響了,我還有一道填空題沒寫,放在平時已經是難得的速度了,但是今天!還不夠啊!下節課上課前我要做完第一道大題!

然後上課鈴就響了,我剛剛答完第一大題,正想在心裡默默給自己一個愛的鼓勵,結果就在這時,應該是受到鈴聲的刺激(為什麼下課鈴就完全沒反應,難道老師都對下課鈴選擇性失聰…),我們萌萌的數學老師好像突然元神歸位一樣醒轉過來,中氣十足得大喝一聲:「時間到了,收卷子!」

當時全班都懵了,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數學老師,場面一片寂靜。我一瞬間腦子里轉過無數的想法,從各個方面有力地證明了不可能是時間到了一定是數學老師走神了,正要贊揚自己如此機智並繼續自我鼓勵順便鄙視待會兒搞不清狀況哀嚎的同學時,我立馬聽到一聲哀嚎

啊,我都還沒檢查…

沒檢查…

你們自己感受下…


Yellow-Crouch:

有段時間在看朱自清…然後某天語文課上老師提問「有誰還記得《荷塘月色》開頭第一句是什麼嗎」
霎時間靜了三秒…然後坐第一排的我淡定地吐出「這幾天心裡頗不寧靜」…………


匿名用戶:
答主初二從以前的國中轉到了我們市比較好的一所國中(我們市有三所國中是公認最好的三所,基本全市中考的前十名三所國中平分,中考狀元三家輪流轉。這所國中其中之一)。本人成績還算不錯,該國中一級一千多人,本人轉進以後常年位處該國中前三。而轉進的班級整體成績還行,但之前沒有拔尖的學生,基本沒有能進前二十的。
初二第一次月考,也是我轉進這所國中後第一次月考。那次歷史全年級只有不到十人上90分。
歷史老師講解完試卷,非讓所有人把每一道大題的標准答案從新寫一遍,不論考試的時候答得怎麼樣。大家開始又寫一遍,我覺得這樣好無聊啊,就默默看書。歷史老師巡視一圈發現我不動筆,因為我剛來,他也不認識我,上來就訓我:
「你咋不動筆?」
「我覺得重新抄一遍浪費時間,不如看看書。」
「你以為自己考得挺好嗎?考到九十了嗎就嘚瑟?」
說罷搶過我的試卷,攤開,看著上面的96分臉都黑了。。。

(可是這還沒有完。。。)

老師拿出了一股不治住你我就沒法當老師的氣勢:
「考上90就能覺得自己了不起了嗎?能考全班第一嗎?」
我微微一笑。。。
旁邊有同學提醒老師「他就是我們班第一」
老師又楞了半天。。。「難道就滿足於班級第一嗎?能進年級前十嗎?」
我又微微一笑。。。感覺周圍同學都在暗暗發笑。。。
旁邊同學提醒老師「他這次月考年級第一」
老師已經徹底臉黑了,卷子還給我,下課鈴都沒打,直接就回落寞地辦公室了。。。


屁民韓三:

初三的時候,大家都不怎麼寫政治作業,政治老師,一個中年婦女,經常放假回來後找人起來對答案。

一次剛好挑到我對選擇題答案,但是我一片空白啊,我旁邊是全班第一,女,優生的高冷架子,也不給我答案。然後我就拼著感覺看著那個選項順眼選哪個,十二道選擇題居然只錯了一道,就是最後一道。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最後一道錯的很離譜,奢侈有利於體現工作作風。於是老師發現我沒做,死活要問我誰給我報的答案,我當然說不出來。即使有也不可能說。

然後政治老師就開始了初三一年的瘋狂整我的日子。我雖然不是優生,學習還算可以。全班都不怎麼寫,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這么恨我。當時她在課上罵我的話十分難聽了。

說我架子擺的比天大,她教書這么多年沒見過我這么厲害的學生。說我仗著家庭條件不錯,以為自己是個官二代(父親在政府做個小副主任,從小家裡不算窮但是公務員不貪的話的工資呵呵,說我啥都好,說我官二代我自己都笑了)說見過家庭條件比我好的人多了去了,還把我拉到別的班上政治課,曠了物理課。我也是有教養,不卑不亢,從來沒有跟她頂過嘴。後來她還說我蒙選擇題正確率這么高,讓我做一整本書的選擇題給她,(最後當然是沒做)

直到最後中考對答案的時候,這年的政治尤其的難,政治老師在全班對過答案又叫平常前二十名去她辦公室對。

全班,就我一個人選擇題全對。應該是她帶的三個班,加起來就我一個人選擇題全對。我死活記得她當時的表情,一臉驚訝然後嬉皮笑臉的說,”看看,我就知道你選擇題正確率高,知道你爭氣!”

我還是一臉平靜,不卑不亢的說

“不不不,是老師您教的好。”

然後就聽見了後面止不住的笑聲。

真他媽的解氣!


大鵬:

高中老師要求以一個人名”徐階”為話題,進行演講。其他的沒有提供任何資料。全班同學都不知道這人是誰,只有我知道。於是我上台,洋洋灑灑數百字,神采飛揚,讓台下各同學敬佩之極。

演講完了,尼瑪。原來是個夢。就今早上做的。


Aorqu用戶:
有一次在露天球場打球,雖然不是今年那麼冷的天,也是深冬了
我就穿著羽絨服去打了,一來保暖,二來有些人手臟···打球的應該深有體會,所以穿厚實點防禦

那天地上還有點積水,球也臟,加上我穿的是破舊牛仔褲,半小時下來基本上衣服都是泥水,頭發上也有點臟加上我頭發比較長,臉上就不用說了(主要辦公室坐了幾年身體不靈活了…我會告訴你我用臉接了一次球?)

然後就活脫脫的跟一個乞丐一樣,為了取取暖,邊抽煙邊溜達到了松江萬達
在裡面閑逛,當時在商場里正巧路過某琴行,就想進去看看

裡面有個孩子正好在哭鬧著不肯學鋼琴,然後她老爹在旁邊指著我說:不好好學點本事,你以後小心像他一樣!」

好吧,我就站著彈了一首《Cloud Atlas End Title》(嘿嘿嘿···

彈完了我故意湊上去找她爹「大··大哥···給根煙抽吧··?」

然後大哥也沒理我,拉著女兒就走了···
(丫頭,叔叔只能幫你到這里了^_^~)


Hahahamulater:

高爾夫球場旁邊新買一別野,在一樓客廳曬太陽呢,突然特么從窗戶飛進來一隻高爾夫球,正好把桌子上擺了好多年的古董油燈打在地上了,我那個氣啊,那個王八羔子瞎JB亂打。氣得我來,突然外邊有人敲門,進來一對小夫妻,那個小少婦漂亮的,絕了

我看他們滿臉緊張,就沒好氣的說了句 「進來吧!」
我指著地上被打爛了的那個古老的油燈對他們說:「你們就是打爛油燈的人嗎?」
「是!」丈夫回答:「對不起!」
我很嚴肅的正了正拖鞋,跟他們說
「你們根本不用道歉!我要感謝你們才對呀!

我是個燈神,被關在那個油燈內已經有一千年了。

現在你們把我解放了出來,我可以實現三個願望!

我給你們一人一個願望,留一個給我自己吧。 」

「好極了」丈夫大叫:「我要十億!」
我說:「沒問題!十億已存入你的戶口。」
小少婦說:「我要在世界各地都有一間大屋!」
我說:「沒問題!回到家後,你就可以看到一疊屋契已經放在你的桌上。」
夫婦十分高興!好奇地問我:「那你的願望呢?」 
我向丈夫說:「我在瓶子里已經一千年沒有碰過女人了,我的願望是和你太太做愛。」
夫婦商量了一下,覺得自己什麼都有了,給我爽一下,也沒什麼關系。
我就把小少婦帶到樓上去,大戰三百回合之後,累的我躺在床上休息。
一邊輕撫著小少婦,一邊說:「太太你真的很正,你今天幾歲呢?」 
小少婦聽到我的贊賞,沾沾自起地說:「我和丈夫都已經三十歲了。」
我懶洋洋地笑著說 :「都三十歲人了,還相信世上有燈神呀?」

根據西方某故事整理


江南Rookie:

有一次我在火車站自助取票點取票,聽到後面的一個大叔跟人打電話說:「讀書頂個屁用,大學生還不是要給我打工」我聽罷,取完票然後默默把取票機的語言改成English。


琪樂無窮:

高三。我在的學校不是很善於提高學習成績,比較提倡藝體。我那一屆1100多人,是學校最少的一屆,重點來了,劃分了文理之後的我經過不懈努力(害羞臉)成為文科第一。(文科600人左右)
我追了當時的男票。理科班的,我的國中同學,那種文文靜靜很紳士的男生。
有一天,我和男票約好放學一起回宿舍,隱隱聽到後面的女生說:「看見了嗎,咱班物理課代表和那個級部第一談戀愛!」也是這個,我才知道男票還是物理課代表。(手機怎麼把字體弄小啊!摔!)
還有一次,學校為了告訴同學們文綜理綜的重要性,排了一張成績表,表格上寫著:
文綜決定聯考
然後就是某某同學語數英成績,綜合成績,我仔細找到了自己,文綜第10名,總分排名第一。

還有,我老班說給我的。
老班:每次出成績單,我都不看你名次,每次你都排名第一。
聯考成績出來了,我忘記密碼,就沒急著去查。其實我在打工,忘記了這事。
隔壁班班導高興的說俺班***(千年老二)一個過線5分的,在級部辦公室高興得不得了,故意在我班導面前得瑟,然後班導就沉不住氣,給我打電話,問我考了多少。我說我不記得密碼,沒查。他就讓級部主任查我成績,從學校系統這邊,然後,級部主任說 我過線11分。當時班導就當著那個老師的面:俺班***(我)沒考好呀,才過線幾分。然後那個隔壁就不說話默默走開了。
很懷念那段時光,我最牛逼的那段高中時期。
畢竟現在的我是學渣了。而且還和隔壁班的那個同學在同一學校,同一系。


喬尼:

我講一個我六年級的一次吧 全年級考語文 古詩句子默寫 有一句 刪繁就簡三秋樹,_________ 當時一下子就愣住了這個句子課本上沒有!老師你出題不按基本法啊!正當抓耳撓腮只是 一道銀線從我腦後閃過!這個句子我見過,是在我買的那本語文練習試卷上 那句話就在封面上,叫……叫刪繁就簡三秋樹,領異標新二月花。然後看了一眼身旁一臉哀傷 自責的學霸,淡定地把空填上。兩天後 成績放出全年級就我一個人對。面對老師和同學的關切我表示:無可奉告。深藏功與名。/這么後了還能有贊么?
人生第一個50贊喲 這個是鄭板橋的一副對聯


呲一鞋:

高中時有個哥們,數學很強。
高三下,一次數學老師(班導)發了一本模擬卷(好像是16套題)。
這個哥們一天全做完,全標准答題格式,然後空出最後一套最後一題的最後一問。
在第二天數學課下課時攔住數學老師問這道題。數學老師當時的表情是寫滿「卧槽」啊。

高三模考時練習估分,這哥們的口頭禪就是:保守估個149分吧。


Celesteblanco:

接到一個詐騙電話。
「猜猜我是誰?」
「你是……伊布拉希莫維奇?威爾帕科夫斯基斯?查理斯特亞斯?」
「呃」……
「都不是?那你是不是斯捷潘諾夫斯?」
「哎,算了。」他掛了電話。
「哼。」我看看手機,深藏功與名。


Moin Moin:

高二放學和盆友踢球,學校是這樣的
足球場上和幾個朋友互相聯系射門(十一人制大門)又因為我們沒有準頭,所以一般是直接踢飛
像這樣(原諒我手殘)
這一天正好在11人場地上有校隊訓練,他們的守門員訓練完了之後和我們幾個二流水準的加練撲救…(他好像還是省隊的主力)簡而言之就是怎麼也踢不進去那種,他和我剩下的盆友都認識,但是和我卻是第一次見,我也不知道他的水準
我們排隊射門…
基友,助跑射門,一氣呵成,然後被撲了出去,這個時候感覺對面的守門員氣場已經爆棚了,在那裡怒吼,基友顛顛的打算跑去撿球,我拉住他說:你別走啊,你看我下面這個球,沒進我吃屎!
他笑了笑,說出了我到現在都覺得受益整個高中的話:你要進了,我幫你撿三年的球…
只感覺我洪荒之力怒起,然後爆棚(主要是餘光看到有女生圍觀),左腳支撐右腳發力,只感覺是貝克漢姆上身,圓月彎刀,擊中橫梁直掛死角…
差不多就這種感覺吧…進了之後基友下巴都要掉出來了,這個時候,女生開始議論說這個人好厲害啥的…我跑到那個裝作很diao的守門員那裡,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夥子,比你厲害的人多了去了!你還要認真練球!一定能達到我的水準的!說完慢慢走向場邊,給所有人留下一個在夕陽里的帥氣背影…
死也沒有想到Aorqu首答給了這個問題…求贊求贊!
————分割線——/

基友射門

我的射門(30米吧?)
但是真的應該去勾搭妹子的!


王偉麟:

我也講一個吧。高中的時候物理特差(其實數理化都特差),全班大概倒數前三名吧。每次考試我都是憑感覺把選擇題猜一猜,計算題隨便寫一點,得個20多分這樣。
有次我正常地考完了,到了卷子發下來的時候,老師非常激動地宣布:
本次考試的題目非常的難。但是呢,有一位學生,平時成績較差,這次考試卻取得了全班第一的好成績,下面我們請他來談談心路歷程。
沒錯,這個就是我。
我驚呆了幾秒,仔細一看,原來我把整張卷子的單選題全部猜中,複選題也只猜漏了一個選項扣了一分。整張卷子60分的選擇題,我得了59。加上大題隨便寫的幾個公式,竟然上了70。
我此時不由得感嘆造物主的神奇,但同時也悔恨自己為啥沒買雙色球。
於是我站上了講台,微微一笑,
「我是猜的。」


Aorqu用戶:
一個朋友在Aorqu上面關注了我, 然後問我怎麼在2000人裡面找到她,還說如果可以在吃飯之前找到,就下次接我吃飯,蒽,然後關注2000+ 三分鐘找到。。。
你如果在看記得你欠我一餐飯。。。。這個逼我裝到啦啦(✪▽✪)


Jiahui Wang:

之前某寒假北京捷運7號線即將開通,我在宣武某站旁邊(虎坊橋?)打算等我爸接我回家。

咦這里有個捷運站啊?以前怎麼不知道。

不管了進去吧,這樣到家比我爸來接我快。

門口怎麼站了好多保安的樣子?有點慫不敢進。

嗨,看到有一幫大叔進去了,那我也跟進去吧。

捷運站好空啊,怎麼只有幾個大叔在打掃,旁邊還有人在拍照錄像?

好奇怪怎麼沒有售票機可以用?去前台問問吧。

前台:「你是要買票?你是乘客是么??這捷運站還沒開你怎麼進來的???」

然後我就被門口那些保安護送出去乖乖等我爸了……那是我距離北京(起碼)區級幹部最近的時候吧……

事後回想,可能是我長得老又穿了看起來很嚴肅的風衣,成功混進領導隨從里沒有被保安們攔住……一個悲傷的故事


花御堂:

我來一個吧……
就不匿名了,我就不信有人能看到這么下面……另外,如果有認出我的同事盆友,人艱不拆……

2010年到2014年我結婚前,我因為正義感爆棚,總是和幾個網上認識的朋友出去反扒。
並不是我們要挑起民族矛盾,實在是如果你不下狠手,新疆W族小偷那真的是不長記性。

以上。

2011年年末的某天,反扒,我和朋友約定在哪裡見面,結果我到了,他和另外一孩子卻押著一個人走了過來。
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竟然沒動手改手銬了?!
我揉揉眼睛,沒錯啊。確實是啊……
上前一看,哦,原來是漢族小偷。在公車上偷了一女孩子的手機,朋友正好在後面,直接人贓俱獲。
我們主要動手對象是某族人,對於自己同胞中的敗類,我們一般是送派出所。
但事實上,同胞中的敗類我們很少遇到(或許我們過於在意某族敗類。)。

和朋友同行的是一個不到16的熱血小青年,一身肌肉,看著跟20沒區別。到了派出所,我才知道這孩子還有好幾個月才到16。

警察蜀黍說,你們倆都有工作,這人我們已經拘留了,留下你們的公司,法院會給你們公司打電話表揚你們的。

但是,孩子,你不滿16,勇氣可嘉,但這事情……
孩子忙搖手,不要不要!就他們倆吧!

此時,距我進新單位不到一個月。

半個月後。
我正好在公司辦事,領導電話響了。
喂?
是,他是我們公司的人。
法院?!
不好意思你們打錯了。

對面急了,我站很遠都能聽到電話里傳來的聲音。
哎哎哎!!!別掛啊!是好事!我們真的是法院的!!!

領導看看我,狐疑的眼神看看我,我微微一笑,不做回答。

什麼?!這是真的?!
她按住話筒,對著我說話,聲音都有些抖。
真……真的?

我呵呵一笑,說,捉了個小偷而已,不是什麼大事。

掛了電話,領導調整好呼吸,說,法院電話給你表揚了,表揚信今天發出來,你回去寫一下事情經過,你很勇敢,是我們條線的驕傲。

後來這事情受到了公司領導的關注,紅榜貼了一個月,一張證書和2000大洋。

是的,這不是私企能幹出來的事情。我在國企。

我並不認為我不配得到這些表揚,因為我和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這之前,就已經對很多某族小偷動過手了。

無論是我,還是我那個到現在都堅持在反扒一線的朋友,我們有熱血,有熱心。我們什麼都不怕,唯一怕的,就是得不到自己同胞們的認可。

以上,如果算裝逼的話,是我在我今天之前裝的比較到位的一次了。


木頭的木啊:

從前,朋友們介紹我都是:
這是老師
這是某某的男朋友
這是二狗子

現在,介紹我都是:

糊過十三幺的男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