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逼成功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
, , ,
濟飄歌幾年:

愛好裝逼,且一直將裝逼作為學習的第一生產力的我,曾經背過(純死記硬背)幾條行政法、經濟法。———此為前提。

某晚牛排店內和一妹子吃飯,昏暗朦朧的燈光下氣氛曖昧。

正在這時只聽妹子「啊」的一聲尖叫,隨機扔下刀叉,面色凝重。定睛一看原來是牛排中翻出了個蟲子。

此時妹子面色驚恐憤怒又凝重,轉瞬間又恢復端雅,殊不知這一切答主盡收眼底。

手指輕敲兩下桌子道:「服務員,叫你們經理來。」

經理來後先是道歉然後提出重上一盤。我眼睛一瞥發現妹子似乎已經沒了食慾,便提出退款。

經理面露難色,說需要跟供貨商那邊聯系,遂拒。(WTF??)

答主雙眉一夾深吸一口氣,起身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148條,消費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受到損害的,可以向經營者要求賠償損失,也可以向生產者要求賠償損失。接到消費者賠償要求的生產經營者,應當實行首負責任制,先行賠付,不得推諉。」

經理愣了兩秒,「啥…?」。。。「首付責任制又是啥..?」

「就是說你有權向供貨商追償,但我找到了你,你就得先向我賠付。」

經理又愣了會,尷尬又不失禮貌的一笑說:「行行行!小夥子學法的吧?」

答主深邃一笑:「我不學法,但我懂法。」

遂拉起同樣愣住的妹子的手

拿著退給我們的飯錢去看了電影(#^.^#)


賤甚:

這個得我來答,蛤蛤。
我上高中那會兒一年四季洗冷水澡,我家在鹽城,蘇北,冬天特別冷。
有一次放寒假,中午我去浴室洗澡。因為去得比較早,所以水池子里特別燙,不能下去。噴頭里的水是冷的,還沒加熱。所以比較尷尬。
當時浴室里除了我之外還有兩三個人。然後我就開始裝逼了,我直接去噴頭那兒沖澡了,而且表現得非常自然(其實非常冷,外面零下四五度呢)。後來有個男的以為噴頭里的水是熱的,就也去沖了。然後我就聽見一聲慘叫(蛤蛤)。然後我沖完了就去池子邊兒上去了。這哥們也是逗,不見棺材不落淚。他以為我沖水的那個噴頭里有熱水,於是,他就去試了試我那個噴頭,又是一聲慘叫。然後我就被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了。


水銀:

看到這里,我知道不能再潛伏了,是時候來一波了
高一黨,語文老師非常之變態,幾十篇古文要求背誦抽默寫。


我就是一個學渣嘛,有那個學渣會去花大把時間背古文?不過同桌的語文卻非常厲害,尤其是背誦,於是我就開始浪。
當時給了很多時間,我就背了半節課,就那個《赤壁賦》,還沒有背完,只背了一二三段,默寫自然是抄同桌的了。
當結果下來的時候,老師狠狠的誇了我一頓,同學也表示很厲害。


但是。。。但是!!!重點來了
我有一個同學,從小一起玩,把坑我當做樂趣。
他就跟老師說:他肯定是抄的,他能背到我抄十遍。(因為我跟他說了我抄的)
老師也許覺得非常有可能,讓我背。


我一拍桌子而起,中氣十足,大聲而渾厚的開始背(內心非常忐忑)
當背到前三段的最後一句的時候,我本已經打算接受現實了,但是,語文老師在這時突然讓我停下來了。
說道:這樣的一聽就是背過的,為了時間考慮,就不背了,還有你(坑我的同學)抄十遍哦,後天檢查
他一臉吃屎的表情


而我,在一群同學驚訝的眼光中,滿面春風的坐了下去

我的處女答,不好也別噴我啊。


張不白:

這是我第一次用心寫答案沒想到真的有人看啊啊啊啊 有點激動那再說幾件事啊
先補充一點。我們初三班導是數學老師 ,當然教的不錯了,只是她的教學理念和我的性格有些沖突,她喜歡學生一下課就去辦公室問問題什麼的,可能數學老師是想帶動班裡的學習氛圍吧,可我就不喜歡圍著老師轉喜歡自己琢磨。當然因為老媽的遠見我在初三之前上過很長時間的奧數班,所以哥們的數學成績還不錯
初三的話臨放假前下午會是三節課不用晚自習,我和我的小夥伴們(分班後都不在一個班)都約好了放學一起打籃球去。然而最後一節課是數學課(つд⊂)數學老師上課前走進來發了一套捲紙啊啊啊(T ^ T)接著「和顏悅色」的對我們說 :要放假了我不拖堂,這份捲紙誰做完誰走(๑ १д१)<好過分!這就是明擺著拖堂嗎!一節課怎麼都做不完吧!我還有籃球呢啊喂!發下捲紙後為了不和小夥伴們失約課間我都沒出去開始認真做題,做了50分鐘哥們在第四節課剛響起上課鈴的時候做完了……o(*≧▽≦)ツ┏━┓[拍桌狂笑!]
這時候在班外邊等我打球的小夥伴們故意起鬨:張不白打球了!全班都聽到那種然後在底偷笑。這時候老班在講台上看了看我問:張不白你寫完了嗎,寫完你可以走了。她本意應該是沒寫完你就給我好好獃著。我這時候已經收拾好書包。站起來拿起捲紙背起書包,跑到講台,捲紙一放。老師我做完了再見!開門就出去了……(๑•̀。•́๑)啦啦啦。留下了班裡一臉懵逼的同學和老班。然後那份捲紙滿分120哥們考了117。也算是裝逼成功了吧 希望覺得不錯哦能點個贊嗎 都點進來是不是
……………………………………………………………………………………………………分割線…………………………………………

不請自來
我們學校為了初三升學率 ,在初三分了一次班, 我和在原來2班的第一名學霸Q(後來我才知道初一初二一直是班一)分到一個班, 入班成績他第一我第二 ,Q是一個非常喜歡和老師打通關系的人 就是類似班導的狗腿子而且這個人比較自私 喜歡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比如在老師辦公室主動要求幫忙發作業 到教室就把作業扔給課代表走了(我知道這樣說不好)可是人家成績好老師喜歡啊 並且Q確實不負班導的期望在入班後第二次考試考了班級第一併且是年級第一,厲害了 那麼我的成績呢?因為考試那天恰好煤氣中毒我上午考試沒參加ㄟ( ▔, ▔ )ㄏ導致我班裡最後一名(我能怎麼辦啊,我也很絕望啊)
那時候班導和學霸Q簡直在人生巔峰 老班覺得自己升學率的期望都在Q身上了 緊接著第三次月考 Q依舊第一名 我考了班裡第九名0.0老班來我出來談話:說以你現在的成績我懷疑你入班成績是抄出來的
然後 老班請了我的家長(我提莫從國小都是三好學生到初三都沒請家長因為退步了幾名你就請我家長?)我當時氣不過啊 老班在辦公室當著我爸媽還有我妹的面聯合各科老師說我了半個小時Orz
第四次考試 哥王者歸來 我比我哥們多了0.5分的優勢拿到了班裡第一 我哥們第二(ಡωಡ)hiahiahia 學霸Q可能還是前十但不記得了 然後學霸Q就再也沒回到第一名的位置了_(:з」∠)_有人看的話在說其他的


匿名用戶:
曾經裝了一個滿分的逼,然而也可以說是零分。
時間,讀大一的時候。
我們學校實驗室的解剖課經常是下午三節課以後利用我們的休息時間上的,這是名副其實的大拖堂。因為我們的解剖課老師比較懶嘛,上解剖課的時候,經常是幾個組同時帶,在這個實驗室講一小段後,又竄到另一個解剖實驗室去講,然後叫我們自己看屍體。此為背景。
那天像往常一樣,解剖老師講完一小段後就去其它實驗室了,留下我們在這個實驗室自己學習。我因為有胃病,平時就很注意飲食規律,到飯點以後我不吃東西胃就痛的厲害。所以像這種拖堂的實驗課,我就會自備乾糧。那天,我帶的乾糧是牛肉乾。
沒錯,就是牛肉乾,它的顏色跟躺在實驗台上的乾屍一樣。
反正老師不在,餓了我就開吃。這時候幾個女生剛好上完廁所走進來。
我靈機一動,晃著手裡的牛肉乾對旁邊的室友說:「我們打個賭,我敢吃從這乾屍上掉下來了的這一小塊肉,50元錢!」
室友不愧是室友,馬上會意,「好,我賭你不敢吃!」
這時候那幾個女生目光已經被吸引過來了。
我二話不說,麻溜地把牛肉乾扔進嘴裡,一邊嚼一邊說:「嗯……嗯味道不錯……就是福爾馬林的味道晾了這么久還是有些重啊。」
室友馬上從兜里把錢摸出來,「我TM服了,拿去!」
當時那幾個女生就在實驗室吐了。
第二天,這事情傳遍全系。我想,這大概是我在大學沒有女朋友的原因吧。


邦彥:

國中時候,沉迷於各種電腦遊戲,每天沒有心思學習,只要兜里有錢就往網咖送。
好在我爸和班導是同學,班導就對我多加照顧,每天留我和住校生一起上晚自習,一直要到10點才放學。晚自習的時候,我愛和前後左右的同學聊天,被班導發現就請到門口罰站,基本上一周六天晚自習(包括周日),我有五天在教室門口度過。
就在其中一天,我不想聊天的時候,我花了1個小時時間,在我媽給我買的輔導書上看懂了一道物理奧賽題,而且是用多種方法解答的。到這里,你們應該猜到怎麼回事了吧!

後來,一個中午,我在網咖進行了一場CS大戰以後發現已經上課5分鐘,我下機飛奔到教室,已經遲到了15分鐘。對的,上物理課。對於我這樣上課遲到同學,在門口站著聽那是沒商量的。

在距離下課還有20分鐘的時候,老師給大家出了一道題,對的,就是那到奧賽題,然後,對大家說這道題非常啟發思路,但是比較難,做出來的同學舉手。接著,每個同學都拿出草稿紙開始一邊想一邊算。而我在暗暗竊喜。

老師在教室巡視幾圈以後,又問,有人做出來么?沒一個人舉手。

我看出老師馬上就要開始講解的時候,我連忙舉手。其實老師沒有看見我,但是好幾個同學看著我,老師扭頭看了看我,笑笑,你會么?

接著,我就開始裝逼了。我的回答大概如下:
我:我沒有草稿紙,我是心算的,不知道對不對。答案是XX。
老師:怎麼做的?
我:先怎麼怎麼。。。。再怎麼怎麼。。。。這時候我們可以得到什麼。。。。代入XX公式。。。最後就能得到答案。
老師:思路是正確的,把計算過程來黑板上寫一下。
我接過粉筆,刷刷刷就把計算過程寫下來。老師剛要開口表揚我,我馬上接話,我剛想到另外的方法解這道題,然後在旁邊刷刷刷又下另一種解法。在老師和同學驚訝的表情中,我又寫出了第三種解法。當最後一個數字寫完的時候,剛好打鈴下課。
這個裝逼我給滿分。


andy:

高中時候,我們物理老師是個正妹,但是教學水準只能說一般化,然後我又酷愛上物理課睡覺,下課翻課外書,導致所有人都認為我的物理是天生的好。

然後因為我確實不服管教,整天上課睡覺,什麼課都睡,所以我的老師們也就默認了我上課可以睡覺的事實。

有一天,我上物理課時候依然在睡覺,然後突然被同桌叫醒,發現全班人都在看著我,然後我就問同桌怎麼了,他說老師讓你上去做題,我一看,這個題目剛好前幾天翻課外書翻到過,然後把答案就寫在黑板上,因為當時剛睡醒,所以全程迷迷糊糊的,寫完答案就回去繼續睡覺了。完全沒有意識到周圍同學的驚奇聲。

我事後才知道,那個題全班都卡殼,老師也卡殼了。

從此,我們年級就有一個傳說,一個整天上課睡覺的,在上課睡覺時被老師叫起來,在睡夢中做出了老師不會題,然後還寫在了黑板上。


喻文州:

學生時代中二少年自然裝逼如風啦hhhhhhhhhh。
1.有一次全國化學奧林匹克競賽,參加之後幾天出名次了。我在高中的時候從來都是特別——我們這里形容為跳騰的人——在各種課上基本困了就睡,也不遮掩(學習好有特權這種事hhhhhhhhhh)
但是!那天我剛準備睡覺,沒睡著,聽見化學老師說:「這次競賽,我們班有位同學得了全國一等獎!他就是xxx(我的名字)」
一般來說這種時候就要停止睡覺等著被掌環繞什麼的,哎呀卧槽真是裝逼如風啊。
天知道我當時啥想法,我決定假裝睡覺沒聽見。
於是那個畫面(腦補的畫面,也八九不離十)大概是,化學老師尷尬的看著我,全班同學都在看著我,我趴在座位上(假裝)睡得昏天黑地。教室安靜的能聽見針掉下。
過了大概幾秒鐘,我聽見化學老師用一種不自然的語氣說到:「看看人家xxx,上課睡覺都能化學那麼好,你們呢?balabala。」
那種b格。爽。
2.大概是高二的一次學校藝文晚會,我報名了鋼琴獨奏節目,破小地方的小破學校,藝文晚會也沒啥規模。死板的校領導表示,除了參加舞蹈節目的學生,其它學生在學校里還是要穿校服,管你藝文晚會什麼的。
而我當年從第一個事也能看出來是個刺頭。所以接下來的事就是。
晚會當天,我穿著校服,包里裝著我一套筆挺的白色西裝小禮服,在上台前半個小時,我換好了一身b格爆滿的西裝,嘴裡銜著一朵玫瑰,上台了。
上台後,把玫瑰向觀眾席一扔,優雅的彈奏了一曲秋日的私語。
此事造成的後果有很多,被校領導請家長罵我目無法紀,被全校當成傳奇傳頌了挺久,收到過挺多表白。╮( ̄▽ ̄)╭
3.這個講起來很短,就是有一次班導因為班裡早戀的事發怒了,怒不擇言的在講台上罵:「你們要是能考到年級前五十,你牽著你對象的手在校園里逛我都沒意見!」
下次月考,我考了年級第20+(年代久遠忘了多少了)
我只記得那天在校園里撞見我和我初戀女友的班導臉色格外差。


秦文:

一部由我一個人做的微電影,那酸爽~

後續,現在長沙市一百多條公交線路都在被我做的某個洗腦廣告輪番轟炸。。。。長沙朋友應該知道是哪個。。。。


剪影:

那年初三,化學課。

化學老師親自發上次考的卷子,發給我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分數,自言自語了一句怎麼分數這么低(滿分54,我51,我們當時的國中化學,基本上認真聽講的話接近滿分不是問題),被化學老師聽到了,眯著眼看著我說「夠高啦」,我瞬間刷的一下臉紅了Σ(゚Д゚)
然後老師噼里啪啦批評了一頓自學高中知識的同學,大概意思就是他們有時候反倒不如踏實的同學,順便看了一下我(。ŏ﹏ŏ),導致同學跟著她的目光也看向我這里,( ´Д`)=3後怕。

講卷子環節,講到一個大題的時候老師神秘兮兮地說,裡面有個小題超綱了,她教的兩個重點班沒一個人做對。然後她又神秘兮兮地把標准答案報出來:「氯化鐵會和某個物質反應。」
聽到這個答案的、仍然在回味剛剛臉紅情節(°ー°〃)的我腦子一抽神經反射式地舉起了小手手,說我是對的。老師挑著眉走過來拿起我的卷子念出了我寫的答案「氯化鐵會和殘留的鐵反應。」

一段沉默過後……

她走回講台自言自語地說「恩這個答案是對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我的眼睛低調地閃出自信的光芒( ・ั﹏・ั)

事情還沒完…我這題的分數改完以後變成了唯一的滿分……脫離了「不如踏踏實實的同學」的苦海(ㆁωㆁ*)


豆土:

國小四五年級周圍的同學陸續都用上了復讀機隨身聽,那時候周杰倫特別火。我也纏著老爹要隨身聽,那時候家裡真窮哇,一兩百塊錢的隨身聽都捨不得買,老爹把他大學時代學英語用的復讀機修巴修巴的就拿給我用,耳機還是只有一隻能出聲兒的。那個復讀機有一塊半板兒磚拼起來那麼大,學校開運動會的時候我就把這塊「板兒磚」放在書包里,塞著只有一邊耳朵出聲兒的耳機——

寫!作!!業!!!

小夥伴們為我高貴冷艷的外表所傾倒,紛紛要求用周杰倫的最新專輯《范特西》換我的磁帶聽。

「不,我的比你們的都好聽。」我不以為然地拒絕了他們。

十多年以後,我仍然記得當時的場景。

天辣么藍、太陽辣么圓、小夥伴們辣么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以及,只有一隻耳朵有聲兒的復讀機傳來的聲音————

「門前大橋下,游過一群鴨,快來快來數一數,二四六七八…..」,一盤叫做《兒歌三百首》的磁帶在一塊半板兒磚辣么大的復讀機里嘎吱嘎吱地賣力旋轉。

我想大概就是從那時起,我領悟到了「無行裝逼最致命」的真正奧義。


安和橋之北:

每年學校都要組織體測,特別水
就是測長跑引體向上坐位體前屈這些
不計分也不排名,只是學校強制必須去

因為體育要求的兩門課早就考過了
一直沒把這事放心上
通知了好多次都懶過去了
直到輔導員通知還沒測的必須去補測
我這才想起來還是去一下

前面的幾項都沒啥好說的
最後一項是肺活量測完就可以走了
本來以為隨隨便便吹一吹就可以走人了
很不巧非要讓我裝個B再走╮(╯▽╰)╭

助教是個體育學院的學生

輪到我了
助教:叫啥,報成績
我:7400多(具體多少忘了)
助教:回去重測
我:我測的就是這個數啊
助教:叫你回去重測就重測
我:……

那就只好回去重新測了
邊走還聽到背後助教說什麼做假都不會做的真一點,前面幾個說六千多的我都給打回去了
這又給我來個七千多的
對著後面測的學生(可能是女生比較多)一頓指摘

再測了一次
真抱歉
讓您失望了
確實沒達到第一次測的水準
請旁邊同學幫我錄的,我居然一直沒刪除


匿名用戶:
深夜黑歷史x2。
有一次我和現充朋友吃過飯回家乘電梯,旁邊有個萌妹子。因為那時候天冷,又和現充聚會,所以穿的比較帥(一身英倫風衣你們感受一下)。妹子就多看了我幾眼。我想機會難得,剛好裝一下比。索性嫻熟的拿起手機,假裝接電話。把幾個吃飯的時候現學的法語單詞拼在一起,優雅的輕聲細說。心想:怎麼樣,是不是逼格一百分。加上我英俊的面龐,妹子失眠在所難免。
滿意的放下電話。
妹子:咳,我有點好奇,你為什麼把單詞拼在一起說了一遍?
我:(這………………遇到高人了,葯丸)想我裝逼十載,從未失手,難道今日要馬失前蹄?
不過畢竟裝逼界的領袖。
我當時就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說道:劇組要加戲。(微笑)


Aorqu用戶:
買到了合適的衛生巾唄。


是今:

山東教育局表示,我們接受非山東戶口的考生來山東參加聯考。
只要你敢。
山東大概是全國獨一份吧


大斌子:

國中的時候,本人當時還是學霸一枚。我們學校那時候分考場都是按照年級成績排的,我一直牢牢佔據一考場的名額。
記得有一次期中考試,英語聽力出奇的難,感覺根本不是一個國中生應該有的水準。那次我不知道是不是什麼洪荒之力上身,竟然全讓我給蒙對了。當然,在成績出來之前的時候我不知道我是全對的。成績發下來了,本人得分99分,雖然聽力部分全對,但有一個填空題大意失荊州了,就是big的比較級我寫成了biger而不是bigger。
拿到成績的我急切的問同考場其他的學霸小夥伴們,發現除了我之外最高分也就95分,全都折在了變態聽力上。
考試後英語課老師點評,把聽力題仔仔細細的講了一遍,還著重表揚了我,因為全年級只有我一個人全部答對。在把所有試題全部講完了之後,老師問,還有其他不明白的么?
這時候,裝逼的時候到了~
我緩緩的舉起了手,老師問,你全年級單科最高分,還有什麼問題?
我慢慢站起來說:老師,我錯的那道題,分值是0.5分,您給多扣了,我的成績應該是——99.5分~
老師一副懵逼臉~
同學一半嫌棄臉,一半崇拜臉~
我,一副陰險臉~


ZW HU:

那一年,偉大的金正日領袖逝世,我在讀高三

以上背景

那天生物課自習,老師發下的試卷讓我們自己對答案,第一題的填空答案是「造血幹細胞」,於是我就很自然的讀了出來。
然後我的同桌當時拿著報紙,上面的新聞是金正日逝世的新聞,有一張很大的金正日的照片,當他聽到我說「造血幹細胞」的時候,他也很自然的回復了一句「金正日頭像」


祝君好:

不知道這個算不算,本人在大學時代有一哥們,是出了名的情種,大學四年到現在畢業一年一直都暗戀同級的一妹紙(其實大家都知道了),奈何那妹紙的心一直不在他這里,更虐的是那妹紙大學畢業不到一年就和她青梅竹馬卻一直分分合合的男朋友結婚了!

他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當天婚禮有個環節是一個婚慶工作人員穿上熊本熊(據說這是那妹紙與她男朋友的定情信物)的道具服裝給新郎新娘送上鑽戒,然後這我哥們迅速地去定製了另一副一模一樣的鑽戒,在戒指上刻上他和妹紙名字的首字母(原來的是沒有的)。結婚當天,他賄賂了那個婚慶公司扮演熊本熊的工作人員200塊錢,不但把鑽戒調包了,還親自上陣為那妹紙和他情敵送上結婚祝福。

後來他回憶說當婚禮司儀問新郎:「你願意娶XXX為妻嗎?」他躲在玩具偽裝的背後,也小聲地說了一句:「我願意!」在這句話背後,我彷彿能夠看見一位痴情的男子,在過去五年的每個深夜裡,重重複復既期待又失落,只為等待一位姑娘永遠也不會給出的承諾:「我也願意!」

至少,在他泡到當天婚禮上的校花伴娘前,我是一直都這樣堅定地認為的!


李政:

都提成績。。。
國中的時候物理老師不改作業,有次抽查讓同學本作業翻課桌上,很多人沒做,老師咧個嘴邊走邊挖苦,當然我也沒做。。。其他同學都是拿手上翻一下,走我這我當時賊TM緊張,他遠遠的看了眼我的作業,居然對我壞笑了下,然後轉身說你們都像XX(在下)這樣就可以不做作業。。

坐第一排,化學課睡覺(剛通宵完,唯一一次化學課睡覺吧),被老師逮了。。結果當周考試全班就我一個考90+的,還TM99。。
有次化學老師講完課了幫忙提了下實驗的器材。。他想教育我。。問我期末考了多少,我說66(滿70),他楞了一下說好好學還是可以啊
然後這個老師畢業吃飯的時候給我說能教我是他的榮幸

開家長會,調皮的孩子家長一隊,優秀的孩子家長一隊,我一隊,老師說我不鬼混,就自己玩,也不知道在玩什麼

講個正能量的,國中英語老師讓去黑板寫單詞的過去式,其他的學生都在寫那種符合規則的ed那種,我知道加ED但是不知道那叫過去式(事實上我現在剛分清楚主謂賓是個啥,什麼從句現在都分不清,不過我知道哪裡該用什麼),我把書後面的不規則的過去式寫了幾個,沒學過英語的我吃力呀,後面的同學一直笑我,特別有個討厭鬼,我發現不對就把寫好的都擦了,又不知道該寫什麼,這時候老師發話了:「XXX站起來!你笑什麼!」,然後叫我不用寫了,然後跟同學們講我寫的,卧槽我當時感動得眼淚都包不住了,下課了還專門跟我談話。。。

再來個無語的吧,大學的英語專門培訓過4級的課,4次點到沒到就取消考試資格,我都跟哥們兒說了呀,我三次了,點名就算他自己不喊也要幫我喊,結果MLGB上次是作文課,這次講作文出現的問題和技巧,老師一來就說英語作文開頭很重要,比如XX(在下)同學的開頭就很好,XX來說一下你怎麼想的。。然後被取消考試資格了。。

體驗就是有時候能吹一下,一直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老師在頭疼什麼,同學在笑什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