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兄妹之間應不應該避嫌?

問題描述:親兄妹之間應不應該避嫌?
, , , ,
匿名用戶:

24,親哥哥大我6歲。避嫌啊,估計是不可能的了。
很小時候爸媽很忙,我哥讀國小,幼稚園 有什麼事都是他來,生病了也是他接。
6歲上國小了,家裡周末阿姨休息,我煎雞蛋解決我們的伙食,無論多難吃,他都會吃完。還記得偷懶過他的日記,裡面總是嫌棄我有多調皮,可是只要天黑了,爸媽沒回家,不管他在做什麼都會推到回家陪我。
他陪我看了人生的第一部鬼片,第一次去網咖,被人欺負了第一時間出現。
13歲國中,我以為我以後可以和他結婚,至今只會兩道菜,番茄炒蛋和清水面,只有他吃過。至今不吃雞腿,每次都會留給他。
到現在似乎沒有什麼避嫌一說,我和我男友的事情會全盤和他說,他和他老婆的事也會告訴我。我們的血緣讓我們很親密,也很了解對方。一直覺得上輩子情人或許不是爸爸而是哥哥。


匿名用戶:

你們還記得雨後小故事嗎


愚先生-s:

都是來回答問題的還是來秀的,我也來一波。比我妹大一輪,我96年的。

帶她吃飯

在家的合照
手機暫時就這兩張照片。回頭再更

2018年中秋,一個人在上海……

想小可愛了。

好久好久沒和妹妹合照了,希望他長大了能學的一手好的自拍技術。


王懿風:

「哥 把你辣條分我吃一個」
「不給 滾」


代小米:

我是姐姐22歲,我弟12歲,上國中,我倆關系就特別好,他小的時候總是粘我,我也喜歡跟他玩,以前每次放假回家都會給他帶幾塊錢吃的(當時我國中)後來上了高中大學,我倆還像小時候一樣,我喜歡親他臉蛋,喜歡捏他臉蛋,覺得特別好玩,可能他現在還是比較小吧,沒有什麼避不避嫌的,也不知道他長大了會不會讓我親他 就怕他女朋友吃醋(一開始我還以為我喜歡親他不太正常,後來才知道我一個室友也喜歡親她弟弟,嘿嘿,她弟和我弟一樣大,我倆也一樣大 )


AlZnCu:



匿名用戶:

妹妹比我小四歲,平時她出門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還洗頭,一副精緻少女的樣子,在家的時候我就呵呵了。除了她就特么的沒見過這么邋遢的人,又饞又懶,還喜歡在床上吃東西吃完的周黑鴨骨頭零食包裝袋還有不好吃的零食就放床邊也不打掃,都好發酵了。有一次出去吃飯看見她跟他男朋友一起吃飯小口小口地樣子給我嚇著了。高中時我在我房間里看小電影她推門進來,第一反應不是覺得尷尬,而是脫口而出沖她喊滾。可以那麼說她就是脫光了站我面前我也硬不起來。但是吧,守著外人的時候還應該避一下,我倆人在家時就不用太刻意的去迴避了。親兄妹想發生點什麼真的很難理解


一個矛盾綜合體:

好像贊到了十個又降下來了啊,什麼騷操作(*゚ェ゚*)

我直接來爆我弟照好啦

這是他三年級假期因為太浪了出去玩沒完成當天作業,被爸媽要求補作業的照片,雖然爸媽在他們卧室還在大聲訓著他,但是他這個傻樣兒還可開心了

這是我們(不記得什麼時候?)上山玩,在一家農家院,他家剛前不久下過一窩小狗,我弟可喜歡了,抱了一隻在懷里

最後我要黑他一波哈哈

前方高能

哈哈哈哈哈這傻樣兒一天天得戲可多啦

以下為原答案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請自來*/ω\*)

我和我弟相差九歲。

不是吹的,只要我回了家,他對我好得叫我媽都嫉妒,只要有事,喊我弟來准沒錯,偶爾他也犯懶的時候就跟他撒撒嬌就ojbk

每天不粘我的時間就是學習。

洗完澡光著屁股甩著小丁丁就往我屋沖,一邊嘴上還喊著:姐姐姐姐……

在我面前完全不像一個被n個女生追的國小六年級學生∠( ᐛ 」∠)_

點贊破十我就爆我弟的帥照

(來自一個試圖賣弟求榮的姐姐)


尼古拉斯富貴:

姐弟,比我大7歲。

我們之間根本不存在避嫌不避嫌的問題。因為我姐不讓我進她房間。一旦進了,

小則重病,大則喪命。

老實說,我不太喜歡幾個帶家人開黃色玩笑的回答。還有惡意揣測別人的回答。嗯,我很愛我姐還有我的家人。刪了。


Fe的小甜甜:

不請自來,emmm不是親兄妹,

他是我媽最好的閨蜜的兒砸,比我大四歲,

咋說呢,我小時候吧我媽總去阿姨(他媽媽)那找小姐妹玩,然後就得帶著我啊(我小時候超級粘我媽,離不開的那種)

然後我媽和他麻麻出去的時候,就給咱倆自己丟在家裡把我給小哥哥帶_(:3」∠❀)_,那時候我大概五六歲吧

過去這么老多年了,當時也有點記不清了,我就只記得我因為找不到媽媽坐床上哇哇哭然後小哥哥手足無措哄也哄不好,然後我就一直哭一直哭(我的媽耶現在想起來好丟臉啊哈哈哈哈),給人家哭怕了都

小時候總去他家裡,然後他也總是帶著我玩,那時候好像也沒避過嫌,晚上睡覺都在一個床上睡那種,

然後現在長大了我發現越來越拘謹了…大概有十年沒去他們家了吧,現在我16然後小哥哥今年20,前幾天麻麻帶我去他們家住了幾天,

天吶他什麼時候變得這么好看了!跟小時候不像一個人了都,又白又瘦還會彈吉他,然後言談舉止什麼的特別紳士,簡直就是我的理想型!!就下圖我畫圈這些他都能做到

在他家那幾天,跟他在一起還蠻有話題聊的,他說話也特別幽默,帶我打遊戲帶我看電影,帶我吃飯什麼的,然後晚上阿姨提議去唱歌,也蠻放的開那種,酒品也好(他成年了所以可以喝酒hhh)

中午阿姨讓他帶我吃飯(在家煮的麵條),我正好肚子疼沒胃口就不想吃然後又怕傷了阿姨心(畢竟阿姨辛辛苦苦給咱倆下的),他看出來了沒等我動手就只給我夾了兩筷子麵條,(一口的量),既保證我吃了麵條又不讓我吃太多,真是非常窩心了,然後跟我嘮讓我好好學習把他的筆記輔導書都給我拿回來了,

我還是比較喜歡小腿白白凈凈還直那種男生,正好戳中我的萌點了

然後那天咱倆在屋裡坐床上看電視嘛,他坐我旁邊,我就一側頭正好看見他那個眼睫毛…媽的好長啊…心臟暴擊…

真的是非常動心了,我小時候怎麼就沒發現他這么nice呢!

可是他現在只是把我當小妹兒看待吧,所以避嫌還是得避啊_(:3」∠❀)_

我想著等我上大學的時候他要是沒有女朋友的話我就追他試試…很少遇見這么讓我動心的男孩子了


匿名用戶:

怎麼不避嫌啊?就因為一個媽生的就可以不避嫌了?

哪怕是兄妹姐弟那也是男女有別好嗎?

反正我從國小我媽就不允許我哥亂碰我亂抱我,進我房間也要敲門,洗澡什麼的都要反鎖,更別說可以忘記拿衣服就直接出去拿!有時候廁所沒紙了或者需要遞東西都是媽媽給拿的。我記得我幼稚園 的時候就不允許我亂掀自己衣服或者只穿個內褲跑!所以我實在不太能明白這個題目下面可以隨便在哥哥弟弟面前就穿內衣溜達的!等他們有了女朋友女朋友們會怎麼想?也可以換位思考下你能接受你男朋友的妹妹都成年了還當著你男朋友面換衣服換內衣?都想什麼呢???


濁往:

我,長女,沒有親哥哥,但是我看見我爸還有我小姑就知道了。他們真的很搞笑。

我爸老四,我小姑老五

小姑還挺年輕,只有30多歲。

上次我小姑帶著一群小的表堂親弟弟妹妹浩浩蕩蕩出去買冰棒,回來了我爸湊上去問我有沒有啊,我小姑說你想,想就有了。我爸撅嘴了。

我小姑拿了一根自己美滋滋地吃,然後逗我爸說給你吃一口!我爸湊上去一口吃掉了大半根。

小姑:woc!!!!!!!!!!你幹嘛!!!

我爸:妹你懂什麼,這是兄妹情誼啊……

小姑:情誼個屁啊從小就欺負我一個!!!怎麼不見你欺負老幺咧!!!

我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我小姑罵著他乖乖地舔著最後兩口冰棒……

講正題了

避嫌是什麼,是避免嫌疑啊,兄妹之間能有什麼嫌疑????從一個比較科學的角度上來講,兄弟姐妹之間會有排斥。兄妹之間太親,雙方的伴侶可能會有些不爽,但是想想自己與兄弟姐妹之間是否又保持著這樣的距離?不是不要完全不在意,而是要想想都能自己是不是真的也會避。當想到避嫌的時候那代表已經產生了對方是異性的意識,那還是避一下吧……當然潛意識里還是不會避的吧。

我覺得啊兄妹避嫌什麼的談不談都一樣,等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還是會自己懂得界限的,在有底線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著親密互動。某些還要穿著情趣睡衣出現在哥哥面前或者特別粘人的是巨嬰,巨嬰好嗎,說實話回答有些甚至影響夫妻感情的,那個已經不是避不避嫌的問題了吧,那妹妹可能就是完全不懂得保護自己的腦殘了。親情哪能跟愛情相比啊???這種妹妹需要的不是避嫌,而是教她做人吧,教過了還是這樣就還是直接打回娘胎去吧,保護自己也是身為人與女性的責任啊,連自己都不會保護真的想不到這人還有哪裡像人了。

有些妹妹的確會在哥哥溺愛下失去對男性的防備,一般是年紀比較小的和年齡差大的。再長大一點,男女性別分別的知識,學校會教母親也會教,身為哥哥疏遠一點是應該的,這不能叫避嫌,這個叫教育的責任。

跟我持反對意見的,就當我媽心大吧,支持友好交流。我媽也是有倆親哥的阿。

再講個不切題的事兒,早前我姑找我說給我買新電話

我:別了吧。我爹生氣啊

小姑:管你爸幹嘛,給你買給你買

我爸馬上湊過來:給大姑娘買那也給我買一個啊~iphoneMax256內存~

小姑:好,想一下,想一下你就有~

我爸:那你給大姑娘買的我充公拿去用了

小姑:那我買個諾基亞

兩個人就開始互相捏下巴

我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植物控鴨梨:

我敢叫我弟給我拿浴巾
我弟在家我敢不穿內衣
可以擠一個小沙發通宵看他打遊戲
他上廁所極少關門
但是
以上換成我爸就不行,我就覺得要避嫌誒~
仔細想想原因可能是
我和我弟從小一起長大
可是我爸外地工作只有過年才回家
所以想不想避嫌可能跟親近感熟悉感夠不夠有關吧
越親近熟悉越對這方面越有有信任感
就越不會覺得要避嫌


北百木兮:

大家好像不喜歡狗糧,那我放在最後吧

~~~~~~~~分割線我不會弄,底下是原答案

我和我表妹在小時候也發生過一些羞羞的事情,親親摸摸啥的,關鍵我妹妹跟她媽說要嫁給我,這種事情讓小時候表面柳下惠的我頭都大了。其實我們一開始不知道我倆不能結婚的,因為那時候看電視劇裡面經常會有說,表兄表妹青梅竹馬這種。

那我對於妹妹到底是怎樣一種感情呢,小時候應該是很嫌棄的,因為她小時候性子大大咧咧,心直口快,心裡喜歡我,就熱情的表達出來,還向她爸媽和我爸媽宣布長大要嫁給我,國小兩三年級的時候懵懵懂懂的,我對於她這種做法非常厭惡,因為別的小孩總是來嘲笑我,我小時候又內向,人多的時候可能就會有意避嫌啊,不像私下裡那樣親密,但她就是表裡如一啊,非常實在的小孩子,我也挺無奈的。現在想想,是我自己心理不成熟吧。

說一些好玩的事情吧,這么多年了一直忘不掉的。我們租住的那個房子附近有很小一片桃樹林,就很隨便的種在那,誰知道是不是野生的,沒錯,我們去摘桃子吃了,但是桃樹才結了一些綠油油的小果子,不好吃,主要就是好奇,啥時候想起來就去摘兩個吃,後來可能摘多了,主人發現了,就來蹲守,當我和妹妹把衣服捲起來兜了一兜桃子時,主人哇哇大叫從一棵樹上跳了下來,我們嚇壞了,趕緊跑,主人一邊追一邊罵,我很快跑到了雞籠裡面躲起來了,當我呼喚她時,她嚇得根本聽不到我說話,直接跑回了家。然後就上門找家長了,小姨把她罵了一頓,我被狠狠打了一頓,拖鞋打的,很疼很疼。

這還沒完,過了幾天,挨了一頓毒打的我有點氣不過那個桃樹主人,慫恿妹妹一起再干一票,妹妹用一副大義滅親的姿態一路跑回家告訴了我媽,這一次不是拖鞋那麼簡單了,貌似是竹條了,而且是我爸打的,我們農村人不喜歡虛的,很實在,棍棍到肉啊,那是我被打的最慘的一次,需要上藥那種,最後還哭著被逼寫下了保證書,保證再也不打那些桃子的主意了。可能她也沒想到我爸媽會因為我的一個想法就把我又打一頓,不過後來我是很久沒理她,大概得有三天吧,這件事情我也一直記著呢。

還有一回,大人都不在家,我們跑到雞籠里玩過家家,想燒飯,弄了個易拉罐,剪開一點,抓了一把米,放了一些水進去,然後搭了個灶,用明火燒的,那個雞籠子是竹編的,燒的正起勁呢,一瓢冷水就澆進來了,原來是炊煙有點大,被表哥看到了還以為著火了。

我也有心裡對不起她的地方,有一次,她和我一個朋友,一個附近的男生鬧矛盾了,我不知道心裡有什麼鬼,不分青紅皂白的向著那個男生,可能是想證明我是個男子漢,才不會跟女生一起玩呢,現在想想心裡很是愧疚,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 ,不管誰對誰錯,我會先跟他打一架再說。

還有一些,她站陽台上,我在樓下,看到有行人路過時,她就大叫一聲然後縮起頭,我呢,早就已經躺在地上七竅流血了,那個血是用紅領巾代替的,一塊錢特效,還真有人要跑過來看的,一邊還要叫120,我嚇得趕緊把紅領巾弄掉,爬起來就跑,估計也給路人氣的不輕。

有一年颱風過境,狂風呼嘯,路面積水,我們赤著腳穿著用塑料袋自製的雨衣,一毛錢特效,揮舞著不知從哪折的樹棍,在齊膝的水中追逐打鬧。我們是兩個狹路相逢的劍士,狂風嘶吼著,吹起我們的披風,拔劍,揮砍,被彼此的劍氣逼退,相視一笑,英雄惜英雄。有時我識得一個破綻,一個躍起飛出水面,刀光劍影,我落於她一個身位之後,單手撐地,她啊一聲,捂住傷口,用劍抵著地,口中喃喃低語,心有不甘地緩緩倒下,而我整理一下披風。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然後Round 2。

回家的時候身上全都臟兮兮的,被大人拿毛巾按著頭一邊罵一邊揉,洗完澡兩個人在被窩里互相撓癢偷笑。現在遇到雨天,我都避著水坑走,回來還要仔細擦擦鞋。有時看到小孩子追逐打鬧,總會笑著罵一句幼稚,偶爾會想起和妹妹雨中對決的場景,可惜我已揮不動刀了。

長大了之後,我又懷念起和她在一起的童年時光,從國小三年級歪歪扭扭的一百字日記到初一時字跡秀氣一點的八百字周記,幾乎篇篇都要提到她。她的陪伴我一直當成理所當然的存在,國小時日記開頭基本都是「今天我和妹妹。。。」現在翻看的時候,感覺原來小時候一直嫌棄的妹妹在我心裡那麼重要,小孩子是不會在日記里騙人的吧。我爸媽也很喜歡她,是發自內心的那種喜歡,很大程度上當成自己女兒養了。

因為她爸媽的關系,當然很大程度上是重男輕女的關系,她初一結束的時候回到了老家,然後我和她就斷了聯系,各自上學,一直到高中畢業,在真正長大成人,有所擔當的那幾年沒能和她一起,我是很痛心的,一個活潑可愛的妹妹自從變成留守兒童後就慢慢變得沉默了。原來那麼逗逼那麼傲嬌的女孩子,現在變得一點脾氣都沒有,凡事都為別人考慮,我真的很難過,唉,我的妹妹啊。

第一次發現我的妹妹變了是我剛上大學再見面的時候,那時候回家過年,可能是因為小時候發生的事情,我們都有點害羞,但是再聊著聊著我發現我的妹妹我不認識了。以前她和我彷彿就是一個人,但是現在聊天的時候,發現已經聊不到一塊去了,小了說是沒有共同語言了,往大了說就是世界觀不一樣了,這應該是受的教育差了很多的原因,真的,在農村,很多時候,男女的受教育權都是不一樣的。在這里我想來一個文不對題的比喻,我跟她見面的時候,就像閏土和魯迅見面,她說了一通話之後,我想了半天,還是囁嚅著回了一句很禮節性的話,不是很恰當,也不是很形象,但是我當時心裡一下就想到了這篇課文。

說了好多亂七八糟的話,其實如果一個女孩子從小就有一個年紀相仿的哥哥的話,她在從小女孩長成一個大姑娘的過程中,有一段時間可能就會想著要嫁給哥哥吧,這個時候哥哥就要注意了,如果真心愛妹妹的話,避嫌是要的,但是可別過猶不及傷了妹妹的心。每個有妹妹的哥哥也都是很幸福的。

謝謝大家,都三百來贊了,開心,本來還擔心女朋友看了會不開心,但是她非常的理解我


turing03:

寫一個姐弟之間的

有次在衛生間(蹲便),我一邊上廁所,一邊和男朋友打電話,打了好久,然後我突然意識到我腳麻了,我跟我男朋說,腳麻了起不來了。這二傻子在那邊狂笑:「哎呦,我*,我第一次見到人蹲廁所腳麻起不來的,哈哈哈哈哈。。。。你讓你弟趕緊過來把你背出去吧,,,哈哈哈哈。。。。」家裡那天就我和我弟倆人,然後我叫我弟,我弟正在打遊戲,我說你快來,我腳麻了,出不來了。

他跑到衛生間門口問:「你屁股擦了沒,屎沖了沒?」

我:「腳麻了,站不起來,可以勉強擦屁股,屎沒法沖」

我弟:「我*。。。」

然後他進來把我背了出去,幫我按了好一會兒腳才不麻了,當然這個過程伴隨著他的罵。。。

等他繼續打遊戲的時候聽到他房間傳來:「剛才我那個腦殘姐姐蹲廁所腳麻了,起不來了,把她背出來了。」

他同學:「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弟大喊:「你差不多了,就趕緊去把你的屎沖了。。。」

他同學:「哈哈哈哈哈哈哈。。。」

避嫌呵呵。。。我倆和平相處時間基本沒超過30分鐘。。。。


遞火:

這個避嫌要看是哪方面

如果是和性別有關肯定要啊,不管從小一塊光屁股長大還是一個看著一個光屁股長大,到了一定年齡性意識覺醒肯定要的啊,比如我弟,我大他五歲,也算是從小給他餵奶(奶瓶沒拿好差點把他嗆死),哄他睡覺(哄到我倆都在被窩里偷偷玩起了psp),洗澡的時候搓背啥的(他一個勁喊疼我拽著胳膊就是一頓搓,還讓他自己瞅自己臟啥樣叫喚個啥),直到國小五年級還是幾年級,我和我媽帶他去做了包皮手術,然後我也有意識他也有意識我倆都默契的開始避嫌了,就那種換衣服洗澡啥的都關住房門自己換,但絲毫不影響日常打打鬧鬧。

然後依舊是看著我弟長大,我高中的時候跨越了他國小高年級和國中,我兩星期回一次家,每次回去發現我弟長高(變老)一些,有一次回去發現他變聲了,就特別意外也很感慨,因為我記得上次走的時候他還奶里奶氣的說姐姐再見,這次回來他就變鴨子音了……現在我大三他高一,高我一個頭,也壯實了。

記得以前,我在他眼裡我可能就是他哥。他小時候慫,被人欺負,打架打不過人家,我追著人家一頓踢,一石頭扔出去砸出鼻血,唉現在想想我怎麼這么暴力。但同時我也是樓下一群孩子的頭頭,逢年過節或者周末老是聚在一起打槍戰滑滑板(會互相撞的那種)什麼的,我弟就跟我屁股後面,我嫌他礙事,尤其是打槍站的時候老是暴露我。我還教他打遊戲。那個時候我國中,我弟國小,我家電腦沒聯網,就只能打打單機,cs1.5,1.6,魔獸,天龍八部,流星蝴蝶劍,拳皇,nbalive07什麼的,這個事也怪我,導致他現在走上了遊戲不歸路當然也打得比我好多了,當起了小主播啥的。

現在我每次寒暑假回家,就成了巨嬰。弟,我餓,弟,我渴,弟,我被窩太冷了你過來給我暖暖( 說起來也奇怪,可能是因為是男孩子的緣故,我弟身上總是特別熱乎,而且都這么大了我還能感覺到奶腥子氣,所以我就特別喜歡摟著他,每次我說你身上咋一直有種奶里奶氣的感覺,我弟就特別不服氣還各種嫌棄我,就故意推我讓我起開),弟你出去玩早點回來,我等著你給我帶好吃的。看吧有點角色互換的感覺。

我去一不小心就扯了老遠,總而言之就是,正常的男女性別所需的避嫌一定會有,但因血緣關系而磨滅不了的親密一定會在。


吃狗糧的喵:

親兄妹之間本來就不需要避嫌,都是一起長大的,誰沒見過誰啊?但是如果你覺得你們之間需要避嫌,那就真的需要避嫌了。
我和我妹應該是最接近德骨了吧,畢竟有段時間天天晚上摟著她睡覺,即使現在不用抱著她了,她還是經常抱著被子睡在旁邊。但是,誰要是在評論區嚷嚷德骨的一律拉黑,幻想德骨的只有那些沒有妹妹的死肥宅,真正的兄妹很忌諱這種玩笑的。
我媽小時候不讓我和妹妹接觸,但是越是見不到越是想念。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我媽最後一次在我面前作,當天晚上就離開了家,拉著同樣有個很作的媽的女孩子。那時候我妹還很小,寫字只會寫自己的名字,胖乎乎的挺可愛。
當我再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沒個人樣了。她躺在病床上,旁邊的醫生護士對她如同對待動物一樣,喊的比她還大聲:「瞎叫喚什麼?」
醫生對絕大部分病人都很客氣,但是對一種病人除外,尤其是對好幾次因為這個原因進來的病人。在不傷害病人的前提下,會適當給病人一點教訓,沒有痛過就不長記性。
「輕點輕點。」看著打針的時候護士故意弄歪,我妹抱著被子嗚咽,我急忙開口。「你是誰?」護士問。「我是她哥。」「你這哥當的,妹妹都成這樣了才來看嗎?」我看到,我妹的右手手腕上纏著綳帶,左手手腕上有著扭曲的傷痕。「常客了,上次還喝葯來著。」護士懶得理這種病人,打完針就走了。
看著原本可愛的妹妹變成了這副模樣,尤其是我媽還在醫院嚷嚷:真倒霉,想死咋不去跳樓呢?去火車站卧軌也行啊,醫葯費不要錢嗎?我看她就是不想死,想死哪有死不掉的?我把家裡鬧得天翻地覆,差點去起訴他們虐待和遺棄。阿公阿么拄著拐杖,好話說盡才讓我放棄和父母斷絕關系,我妹也在那個時候開始住在我家。
那時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兩件事。我妹那段時間精神狀態非常不好,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引爆她的情緒。一有事要麼躲起來哭要麼就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鬧。哪都去躲,只要她鑽的進的去。有一次躲到了洗手盆下面,想去拉她出來,抓著我的手就咬。要不是身體瘦弱力氣小我的手就不會只是破皮那麼簡單了。我最想哭的是,等我包紮好回來後,我妹已經被我女朋友哄出來了,看到我直接縮成一團:對不起,別殺我,我錯了!我很好奇這幾年她都經歷了什麼,但是我永遠也不想知道。
另一件事,我們好不容易把我妹哄睡著,大半夜我妹做噩夢了,用能吵醒三條街的聲音尖叫。好不容易搖醒她,她突然下床把自己的拖鞋給扔了。女朋友不明所以去撿,我妹推開我,跑到外屋把鞋櫃裡面的拖鞋都扔了。一時間家裡拖鞋亂飛,各種易碎品打的滿地都是。我女朋友挺聰明的,在我只會按著我妹安慰的時候,女朋友一隻一隻地把屋子裡的拖鞋扔到窗外。我妹也確實是害怕拖鞋,因為我媽打她都用的拖鞋,她對這個有心理陰影。
等把家裡的拖鞋全都清除乾淨後,我妹終於昏昏沉沉地睡著了。怕第二天醒來弄傷她的腳,我帶妹妹去住店,女朋友獨自在家收拾東西。那天晚上我摟著妹妹,她睡得很好。第二天她問以後能不能都抱著她睡覺。
那段時間確實是最粘我的時候,我上個廁所時間長了點她都能坐在門外邊哭說我不要她了。晚上睡覺稍微動了一下她就醒了,緊緊地抓住我叫我不要走,別扔了她。
摟著妹妹睡了幾個月,我妹慢慢走出來了(她不走出來我們遲早得進去),也長胖了一些,看上去沒那麼病態了。有些心痛的是,吃飯的時候,有時候放下筷子我妹都會渾身發抖,剛開始還會喊她錯了,別再打她。
很久之後她才真正的知道我們不會傷害她,才敢在我家裡走動,才敢跟我說,她可以吃個蘋果嗎?我們家很久沒買拖鞋,甚至連其他可能被我媽用來打她的東西比如衣架也都偷偷處理掉了。
看了那麼多答案,我很羨慕你們,你們的妹妹都有個幸福的童年。如果能把我妹那段不好的回憶都清除掉的話,就算打斷我的腿也是可以的。
有人說,女兒出生的那一刻已經做好了蹲監獄的準備。其實妹妹同理,在我有能力保護她的那一刻起,我時刻準備著讓我叔把我拖到河灘上給斃了。


果果粑粑:

生完孩子經歷過哺乳後,格外的沒羞沒臊。去娘家的一開始喂孩子的時候,還躲著爸爸,弟弟。後來,好麻煩,就不管不顧了。但是爸爸弟弟一般不小心看到,就主動就走了。

有一次,他倆都沒在家,我嫌麻煩沒穿哺乳內衣,哺乳衣還是穿著的,但是夏天么,衣服薄,凸點了。老弟回來了,我忘記沒穿內衣的事兒了,給他開門,他一眼就看到我了,指了指我前胸,用特別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我說,你能不能檢點點兒,就你那飛機場還出來顯擺,知道不知道家醜不外揚,一會兒家裡來人了,我就問你丟不丟人!哼!

我惱羞成怒回到,就你媳婦兒胸大,得瑟啥。但是我趕緊捂住前胸,準備回屋換衣服。

他一臉賤兮兮地說,嘿嘿,我媳婦兒就是胸大,我驕傲,我自豪,咋滴,不服啊?欸,有本事來咬我啊。

說完就麻溜兒的跑開了,為啥,因為他怕我打死他!


林子:

呵呵呵呵這個問題不來回答真是對不起和我弟這么多年的相愛相殺

和我弟相差一歲 現在兩人剛進大學

高中不同校 高三每個周末回家簡直就是辣眼睛

夏天嘛天熱嘛大家都懂的

可是再懂你大爺的也不能從早到晚就穿條平角內褲晃來晃去吧?!!!!

聯考那個漫長的暑假啊剛開始一周啊

我真的是受不了這個傻逼

趕巧有天去義烏超市看中一條九塊九男式綠色格子大褲衩

emmm挺喜歡的 自己買來穿

嚯 還別說 挺時尚的

回家一穿我弟吧 強烈要求也給他帶一條

我瞅著 反正也不貴又避免辣眼睛

就又買了條同款大褲衩 這次是藍色小格子

嚯嚯嚯 他老喜歡了整天穿

說實話雖然大褲衩很便宜但是架不住時尚啊

穿著還特涼快

啊 感謝大褲衩 拯救了我的眼睛

所以 親兄妹之間還是要避避嫌的

誰樂意在家整天看一條肉晃來晃去啊

就算有肌肉也還是辣眼睛!!!

感受嘛 我想抽死他行不行(▼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