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和司馬懿相比,為什麼千古流芳的是諸葛亮?

問題描述:諸葛亮和司馬懿是一生的勁敵,兩人都非常足智多謀,可是為什麼司馬懿沒有諸葛亮名氣大?
, , , ,
喻以流年:

我們先來考慮一個問題:選人用人,究竟是才華重要,還是品德優先?

雖然曹操的唯才是舉令後世稱贊,但是,歷史的真相其實是:選人用人,還是要以德為先

對此,司馬光曾有過一番論述:「是故才德全盡謂之聖人,才德兼亡謂之愚人,德勝才謂之君子,才勝德謂之小人。凡取人之術,苟不得聖人,君子而與之,與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

司馬光以德和才之間的比較作為考察標准,將人分為四種,而取人之術的順序,依次是:聖人、君子、愚人、小人。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聖人和君子,那麼,與其任命小人,不如任命愚人因為愚人既沒有德,也沒有才,犯不出多大的錯。


此外,司馬光在這段論述中,還藏了另外一個原則,那就是:才能一定要和德行相匹配。

如果一個人的能力就是做個縣長,管個幾萬人,那麼對他德行的要求相對也就比較低。但若這是一個郡太守,職位提升了,對德行的要求也要相應提高。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就是這個意思。

再換句話說就是,一個人如果德不配位,那麼,也算小人。


這時候再看諸葛亮和司馬懿,就是很好的例子了。

按照司馬光的評價標准,諸葛亮應該可以躋身「聖人」這個範疇;再不濟,也是「君子」。而司馬懿呢?毫無疑問,才勝於德,屬於「小人」。

這似乎與我們所理解的「小人」概念不是很契合,但事實的確如此,司馬懿就是小人。他身受兩代託孤重任,朝野倚重,最終卻竟然欺負孤兒寡母,篡奪了曹魏江山。你若站在曹魏皇室的立場上,這不是小人是什麼。

這時候再看諸葛亮治蜀,你就會更敬佩於他的偉大人格。他把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也把所有的責任都放到了自己肩上。他以他那個時代的標准,把自己的全部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其中,最大限度地避免了科層組織的效率損耗。可以說,他治蜀的成就,是他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

而在他病逝於五丈原的那一刻,他也用自己的人生實踐了他的承諾:「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而司馬懿呢?

景初三年,正月初一,魏明帝曹叡病危,急召司馬懿覲見。司馬懿當時正從遼東平叛回師,聞詔星夜馳赴洛陽。

曹叡已經在病榻上難以起身,他跟司馬懿說:我拖著不死,就是在等著你回來。說罷,曹叡指著太子曹芳對司馬懿說,這就是我選立的太子,你要認清楚了,別被人掉了包。

當時,曹芳只有八歲,跑過來抱著司馬懿的脖子嗚嗚直哭。

司馬懿也激動不已,叩首流涕,向曹叡言道:陛下放心,當年先帝把陛下託付給臣,臣當年做到的,以後也能做到。(宣王曰:「陛下不見先帝屬臣以陛下乎?)

十年後,司馬懿發動政變。

又過了五年,曹芳被廢。


Phantom:

想不到我蕭峰大好男兒 居然和你這種無恥小人齊名。


空一格:

不同在人品上。

諸葛亮輔佐弱主劉禪,軍政民一把抓,「權傾朝野」。可以說,只要他想取而代之,是輕而易舉的事。然而,諸葛亮並沒有這么做。相反,事無具細,處處為朝庭著想,最後把自己累死了!

而司馬懿可以說內心早就有反心。曹操疑心重,一直不重用他;曹丕為了抵禦蜀軍,不得不起用他。他一朝掌權後,處處培植同黨和勢力。終於一舉推翻曹魏,司馬氏取而代之。司馬氏父子這種用心是極其險惡的。

在漢朝末年,動不動就是重臣脅迫天子的事(董卓之於少帝、曹操之於獻帝、司馬氏之於曹魏、諸葛恪之於東吳)層出不窮。而諸葛亮不但不造反,甚至連皇帝明顯錯了時違背聖意的事都沒干過(如不得不半途收兵),可以說是那個世道上一股難能可貴的清流。

所以,後人拜關羽、頌揚諸葛亮,不是沒有道理的。


周啟楠:

因為諸葛亮在中國歷史上獨一無二。

古代什麼職位最危險?不是君臨天下的皇帝,不是位居東宮的太子,也不是六宮之主的皇後,而是獨攬大權的輔政託孤大臣,自古以來凡居此位者結局大多隻有兩個,推翻皇帝自己上位或被皇帝清算。諸葛亮開創了權臣的第三個結局,即君臣和睦,互不猜疑。

其實能做到這一點的難度可謂逆天。一般而言作為託孤大臣,獨攬大權,架空皇帝,肯定會有很多人前來依附自己,勢力必然膨脹,皇帝很難不產生忌憚,再加之身邊小人離間,保障君臣和睦難度很大。作為實際的執政者,在執行政策時難免得罪部分人的利益,甚至得罪皇帝,一旦失去權力極有可能被反攻倒算,所以在互不信任的前提下託孤大臣往往踏上一條不斷攬權以求自保的不歸路。

從自身而言一朝掌握無上權力難免陷入利令智昏的地步,即便自己修養很高也保不住下面的家眷、家奴仗勢欺人。霍光對於漢朝也可謂兢兢業業,但其妻霍顯為了能讓女兒上位居然毒死漢宣帝原配皇後。霍光的家奴也仰仗主子的權力作威作福,有首《羽林郎》的樂府詩便刻畫了霍光家奴馮子都仰仗主子勢力胡作非為的嘴臉。

所以自古以來託孤輔政大臣下場一般不外乎被清算或上位兩種。從霍光、王莽、司馬懿到西晉的楊駿,再到宇文護、楊堅,乃至明清的張居正、多爾袞、顧命八大臣皆未能跳出這個怪圈。唯獨諸葛亮,身居高位而不自傲,嚴於律己、寬以待人。不好色、不酗酒、不縱情歌舞,不以公謀私,

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頃,子弟衣食,自有餘饒。至於臣在外任,無別調度隨身衣食悉仰於官不別治生以長尺寸。
——《自表後主》

臨終前也沒有把權力移交給自己的兒子、弟弟,卻仍不忘以德勉勵其子諸葛瞻。

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誡子書》

諸葛亮幾乎是匯集了古代儒家所提倡的所有品德於一身的楷模,論才智蕭何、韓信、王猛皆是一代人傑,絲毫不亞於諸葛亮,論權力司馬懿、桓溫、高歡、宇文護均獨攬大權,論品德歷史上堅守儒家道德操守的名臣也不少,但是集智慧、權力、道德於一身者只此諸葛亮一人。


新年即將來臨之際獲得了Aorqu首個千贊的回答,紀念一下!撒花!撒花!撒花!

感謝廣大Aorqu網友的支持,您的支持與關注就是我在Aorqu回答的動力!祝大家元旦吉祥!


春節即將到來之際,此回答突破了兩千贊,Aorqu的網友們,我愛你們!

我在這里給大家拜年了,祝福大家新春吉祥。


狐狸晨曦:

諸葛亮的治蜀治績,代表了中國古代歷史數千年來,治國施政的最高水準,在後世一千八百多年裡,被無數名士賢臣推崇,並隨著時間推移,歷史地位更隆高得無以復加。

諸葛亮治國的方略,便是「明法」「正身」,他制定蜀科,嚴格法度,賞罰必信,開誠布公,虛心納諫,獎勵直言,如董和曾因某事連續和他爭論十次,諸葛亮不以為忤,反而公開嘉獎,大加鼓勵。

蜀軍第一次北伐,因馬謖自作聰明,違背諸葛亮的命令,導致街亭之戰失利。諸葛亮戰後自貶三級為右將軍,更向全天下通告自己用人不當的錯失,(【布所失於天下】)更要求同僚們盡可能批評自己的過失【(勤攻吾之缺)】,經過數年整訓,終於練出一隻令魏軍只敢堅壁固守,不敢與之野戰的強兵,克複武都、陰平兩郡,名正言順復職。

更難能可貴的是,作為一個封建社會的官員,作為一個封建政權的執政者,諸葛亮真正身體力行做到了廉潔自守,不蓄私產,大公無私,以國為家。

劉備奪取益州時,曾賞賜諸葛亮、關羽、張飛每人黃金五百斤,白銀一千斤,銅錢五千萬。諸葛亮卻將這些豐厚賞賜盡數充公府庫,他從出草廬起,出仕二十餘年,執政十餘載,一生宦囊所積,只有桑樹八百株,薄田十五頃,勉強供一家溫飽。

孔子雲【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諸葛亮這一生以身作則,鞠躬盡瘁、為國為民,不圖私我,他的施政自然為世人人信服,哪怕施以嚴刑峻法,也讓舉國百萬官民樂於接受。大小官吏同樣不敢輕越雷池,起貪墨之心,極大提高了政權的組織和行政效率。

對比後世許多權臣,雖然也見識高遠,試圖革除制度弊病,但因為自身難以剋制私慾,立身不正,生活奢靡,因此他們的變革措施便被同僚和世人認為是假公濟私,打擊異己,難以達到良好初衷,甚至適得其反,不免人亡政息如張居正,誤國害民如賈似道。

諸葛亮又安撫百姓、鼓勵生產,興修水利,勸農課桑,在他的執政期,蜀地織錦遠銷中原和外域,給蜀漢國家帶來大量收入。他主持修建的山河堰堤歷時一千八百餘年,迄今完好,仍在造福當地百姓。

諸葛亮又親率大軍,深入險峻叢林,克服煙瘴侵襲,「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令南中百姓從此真正接受蜀漢統治,當地的人員兵力、耕牛戰馬、金銀礦產、犀角皮革,都源源不斷地充作蜀軍軍資,使蜀國獲得了一個穩定而資源豐富的大後方。(【賦出叟、濮耕牛、戰馬、金、銀、犀、革,充繼軍資,於是費用不乏】)

因此,蜀漢雖然連年北伐,屢屢用兵,律法森嚴,然而生產力水準卻極大提高,百萬百姓養兵十萬而毫無怨言。朝堂上下共同為了「興復中原,還於舊都」的理想而齊心協力。

憑借卓越當世的個人能力、鞠躬盡瘁的工作熱情、事無巨細的工作態度,諸葛亮燃盡生命中所有能量,不止是為蜀漢江山續命整整四十年,他的許多舉措遺澤後世千百年。

史書《三國志》的作者陳壽是蜀漢官員,他的父親曾是馬謖的參軍,因街亭兵敗被諸葛亮判削髮之刑,然而陳壽筆下的諸葛亮治蜀,卻是:

【科教嚴明,賞罰必信。無惡不懲,無善不顯。至於吏不容奸,人懷自厲,道不抬遺,強不侵弱,風化肅然。邦域之內,咸畏而愛之。刑政雖峻而無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勸戒明也。】

五丈原噩耗傳出,劉禪以天子之尊,換上白色喪服,無數百姓痛哭流涕,自發在街郊巷尾祭祀。

那些被諸葛亮收服的蠻夷部眾,同樣在野林荒郊用他們特有的方式,紀念這位中原漢人的聖賢。

哪怕是與諸葛亮為政敵的的李嚴、對諸葛亮有非議的廖立,他們在自己流放之地,一聽說諸葛亮的死訊,便痛哭流涕,徹底絕望而死。因為他們皆知道,唯有諸葛亮才有足夠的心胸和氣魄來赦免他們。諸葛亮一死,便徹底斷絕了他們重新回到政治舞台的希望。

百年之後,東晉大司馬桓溫揮軍西征,入據蜀中後,特意尋訪到曾見過諸葛亮的小吏,時年已百餘歲。桓溫問「諸葛丞相可與當今何人相比?」小吏雲:「諸葛丞相在時,尚且感受不到他的偉大,自諸葛公逝後,一百年來,世人無人能比」一生倨傲自得的桓溫,為之嘆服。

【桓溫征蜀,猶見武侯時小吏,年百餘歲。溫問:「諸葛丞相今誰與比?」答曰:「諸葛在時,亦不覺異,自公沒後,不見其比。」】

輔佐唐憲宗削平不服藩鎮,實現「元和中興」的唐朝名相裴度,在成都武侯祠外,親筆撰寫《蜀漢丞相諸葛武侯祠堂碑》,認為史上諸多賢臣良相,能兼具事君之節、開國之才、立身之道、治人之術者,唯諸葛亮也。並贊頌諸葛亮施政「法加於人也,雖死徙而無怨;德及於人也,雖奕葉而見思」,可與伊尹、周公、管仲、蕭何、張良等歷代先賢齊名並肩,流芳青史。

篇末更以「蜀國之風,蜀人之心,錦江清波,玉壘峻岑,入海際天,知公德音」,寄遙思於千古,寫盡了諸葛亮治蜀之功,是如何聲越千年,萬古流芳。


M3小蘑菇:

西晉的核心價值觀是孝,連忠都不敢講了,想想看為什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