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博壓力有多大?

問題描述:讀博士的壓力怎麼形容?
, , , ,
小阿不思:

有點羨慕那些瘦了的…我開完題回國每天三杯奶茶硬是磕了一個月才緩過來…

以及剛開學參加部門活動是為了聽研究記筆記認識教授,後來參加部門活動是為了蹭葡萄酒…

通常理科博士羨慕文科「閑」,「自由」,文科博士羨慕理科「高產」。和在實驗室的博士生與在圖書館泡的博士生不太一樣的是,我的學科有一整年在校外的田野調查(北美更久)。很多人聽到都覺得很爽,然而看到別的學科的博士第一第二年就發文章就有實驗小成果的時候我只能抱緊我的筆記焦慮…所以學科間何必互相傷害呢?互相推薦防脫洗髮水不好嗎??

英國這邊人類學phd通常的模式是第一年開題第二年田野調查第三四年寫論文答辯,我的導師甚至不希望我在第二年參加學術會議「分心」,這意味著按這個模式來的話,我直到第三年才可能有產出,也可能第四年還見不著自己的文章發在任何學術出版物。

而一開始我又被無數學長學姐告知沒有產出的博士畢業是多凄慘,我要如何才能避免凄慘的未來…等等。甚至在這個趨勢下,我在的學科也變得越來越高產了。

前兩個月去了一個學校的會議,學長指著台上一個年輕的演講者說:「你知道她多牛嗎?博士剛畢業出了6本書!她就是學界的張惠妹,一出道就是巨星!你說,你想當張惠妹還是王心凌?!」

我:「那我怕是出不了道了……」

所以,感覺身邊的歐洲博士生和我不在一個頻道,他們擔心自己的學術研究和能不能完成學位,我就不一樣了,我就算拿了學位也一片灰暗~~

其實答這個不是抱怨也不是和讀博以外的道路比較,作為工作過的人我很清楚這兩樣沒有可比性。只是對於在中國長大的這代人來說,我們選擇的成本似乎太高,以至於我們無論選哪條路都沒有可以後悔的底氣。

在一段較長的時間里沒有任何資歷和成果傍身也看不到一點未來確定性的感覺,無論讀博還是任何一條路都可能碰到,而博士過程把這個時間段拉得尤其長。


皮卡乓:

前些天和同專業一位博士吃飯聊到浙大博士跳樓的新聞,他說:真是可惜啊,才26歲就跳樓了,我都三十多了還沒跳呢。

我努力控製表情不敢露出同情的神色。

接著他又說:我前天做夢,夢到我博士畢業了……

我終於忍不住……

讀博最大的壓力來自於自身發展不及預期,導致自信心滑坡,對自己的情緒以及環境的掌控力變差,造成持續的低迷及自我懷疑。

不太認同拿讀博和高三比的說法。上高三時,智商還有餘額;讀博後,經常又累又困,懷疑自己大腦受損,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廢物。

惶恐,焦慮,自我否定,覺得自己沒用什麼都做不好;懷疑自己的能力,懷疑自己的課題,乃至懷疑自己的學科,時常覺得一切都沒有意義。

至於一些回答提到的經濟壓力。

雖然我工資低,但我的儀器貴呀。

雖然我沒錢,但屯的書貴呀。

雖然我電腦破,但我的運算復雜呀。

雖然我成果少,但我的實驗多呀。

(ง •_•)ง 加油


Alex:

啊,女博士一枚,反正我是抱著貓哭過的,當然貓是一臉嫌棄的。

不過讀博就是有起有落落落落落落嘛……

畢業了再看當時的自己,又覺得挺矯情挺搞笑的。嘻嘻,我已經畢業了,大家加油。


菜菜:

本人女,985大學部,top2學校讀博士,這個過程也發了一些SCI,被一些老師認為是搞科研的好苗子。

一路走來,個人感覺是輕松並且享受這個過程。周圍一些人說讀博士很艱難,我個人的意見是目標很重要,搞科研遇到死衚衕,或者文章被斃的時候,不要自己死扣,多去請教有經驗的人。

我剛到博士實驗室的時候,實驗室的工程任務很重,幾乎沒有時間搞科研,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研究方向,那時候天天熬夜,擠了時間投了兩篇論文卻接連被斃。氣餒了一段時間後,我的策略是去積極的找有經驗的老師,或者外校的師兄師姐,或是給已發表論文的作者發郵件。其中去找一個校內老師請教的時候,可能正好趕上他心情不好,直接被趕了出來,當時我在樓梯上哭了一會後,又去找下一個老師。就這樣,結合審稿專家的意見,一點一點理清了文章的思路,後面發起來也一點點容易起來。

除大牛外,每個人讀博士都會困惑和迷茫,不要被這種情緒左右太久,積極的找出路吧。


Wanda:

我發現昨晚寫的答案也可以用在這個題上。為了區別和昨晚寫的答案有所不同,我先說結論:看你個人天賦和你所讀專業的契合程度,如果剛好契合,那讀博其實壓力並不大,按部就班跟著學校規章制度走就可以了。以下是原答案,發表在Wanda:海外人文社科讀博的壓力和工作強度有多大?我也粘貼過來:

我在美國讀的是比較文學的博士,現在主要研究猶太教宗教異端在現當代文學中的表達,其中涉及假彌賽亞運動、魔法與黑魔法、占星術以及惡靈附體方面等內容,我覺得我把畢業論文寫完自己就能成為神壇一姐了,可以夜觀星象、登壇做法、捏泥人、驅惡靈、召喚彌賽亞。當然,既然是比較文學,我要閱讀的一手文獻就包括意第緒語、希伯來語、英語、德語和俄語方面的內容,其實還有一本土耳其語的,但我實在不想因為一本文獻去學一門語言了,遂放棄。現在俄語學習進行中。

之所以開篇就講我現在正在做的論文,是因為,我想表明一個觀點,就是讀博雖然是一個痛並快樂的過程,但如果你喜歡你的研究方向的話,那麼痛就很少,快樂就很多。對於我來說,我對我的課題半痴迷程度,每天翻來覆去地讀文獻也不覺得煩,反倒覺得很享受。但因為我比較喜歡創造性強的工作,所以學外語的機械性過程略煩。但為了好好做論文,外語,至少是閱讀技能,是基礎工作,必須要做好。想到這里,就覺得也不是不能接受,何況我現在一個愛好就是,英俄對照讀我最喜歡的俄語小說《大師與瑪格麗特》,有時候不想動腦時,就兩本書擺在電腦面前,敲一句俄文敲一句英文,看看之前那些令我著迷的話,用原文是怎麼說出來的。關於俄語的學習,我還可以寫很多——那簡直是重新定義了我的青春——但這里不跑題,還是回來說讀博的事兒。

壓力對我來說其實還好,這大概和我在大部分時間里想得開有關。我一直認為,博士學位並不是人生的必須品,而是一種職業選擇,而這種選擇並不比我的大學部同學選擇當老師或者當編輯更好、更值得去做。我之所以讀這個博士,首先是因為好奇心,我在大陸讀大學部的時候,就非常想知道近現代的歐洲意第緒語世界是什麼樣的,那些作家寫得東西為什麼那樣發人深省、感人至深,除了那些翻譯成中文和英文的小說之外,還有什麼樣的、好看的文本等等。如果是帶著這種心態來讀博士的話,那麼,讀得好讀得壞,我都不是很在意,也從來都沒想過讀完這個博士我就能走向人生巔峰——現實情況本來就是,一個博士學位只不過是一張入場券,讓你進到學術圈裡,給你看看山長什麼樣的,離人生巔峰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在這種心態下,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滿足學校過線的最低要求即可;我從來就不想當那個出類拔萃的,況且,在哥大這種環境下,聰明者有之,勤奮者有之,聰明+勤奮者更有之,想出類拔萃也不太可能。那我就不糾結了。因為我已經算高年級了,所以沒什麼課要上,一般就是睡到中午起來,喝杯咖啡吃點飯,天氣好就去圖書館,天氣不好就在家裡工作,到了晚上就再喝杯咖啡吃點飯,心情好就出去走走或者去跑個步,心情不好就繼續在家工作。到了後半夜,吃點堅果乾果類小零食,喝杯好睡茶,看看劇刷刷網頁灌灌水(比如現在)再看點閑書,然後兩三點睡下。睡得晚並不是因為刻苦,而是我就是喜歡在夜裡工作——夜深人靜時寫論文寫小說寫一切我想寫的東西,靈感迸發得壓都壓不住。所以,一般就是白天讀文獻,晚上寫文章,現在不需要上課了,每天睡7-8個小時。

唯一讓我有點不爽的是,這學期,我每周有兩天需要早晨十點給大學部生上課。從我家走到教學樓要六分鐘,我起床洗澡穿衣服吃飯喝咖啡要20分鐘,也就是說,如果給大學部生上課的話,我得九點半起床。對於一個習慣半夜兩三點睡的人來說,九點半起床實在太痛苦,不過好在起來也就起來了,只是手機鬧鍾響的一霎那,那種痛苦的心情溢於言表。

因為我對自己的要求低,所以很多時候,做事並不糾結——本來也沒想做到完美無缺,所以寫論文時候,腦子里產生一個靈感就抓住寫就好了,不糾結也不浪費時間,再加上我比較會編——講真,文科論文不就是和別人不一樣的自圓其說嗎?這不就是編嘛——所以論文好像還沒有寫不出來的時候。我想寫的時候,只要能安靜地坐在電腦面前寫五分鐘就是勝利,因為只要熬過那魔鬼五分鐘——我不去看劇/刷網頁/在微信、簡訊上各種聊騷,我就可以一直寫下去,直到我把自己寫餓了或者寫累了。而這樣寫出來的論文,雖然沒有寫之前的糾結比較,寫完教授們的評價還都不錯,其中一篇還被美國猶太大會收了。也是靠著這個技能,我找到了博士論文的選題,大概就是某天看一個材料,看著看著,覺得,誒?博士論文寫這個會不會很有趣,然後就給我導師發了一封郵件,談了兩次,就去準備資格考試和開題了。而這靈感一現間產生的論文選題,現在讓我越做越喜歡,以期在不久的將來我能夠夜觀星象、登壇做法和召喚彌賽亞。

至於工作強度,如果說實話的話,其實蠻大的——我醒著的時候,除了喝咖啡吃飯和鍛煉身體和睡前的放鬆活動,基本都是在工作。雖然看似自己可支配的時間一大把,但其實自由度並不高,因為任務和截止日期就擺在那,今天不幹明天得更加努力地干,所以也偷懶不得。不過好在我生性枯淡,對紐約的燈紅酒綠紙醉金迷和美國其他地方的山山水水完全沒興趣,就喜歡每天一副生人勿近的厭世臉要麼在家裡要麼在圖書館待著看書寫文章。很多人都對我說,把我放在紐約可惜了,就應該把我這種人關到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大農村裡待著,我也想啊,紐約的噪音和老鼠給我造成的心理陰影都有三室一廳那麼大了。

當然,我覺得壓力和工作強度還好的前提是沒遇到變態導師、讀的是自己喜歡的專業、爹媽沒給太多壓力,總跟我說,不想讀就不讀啦,你不是還有大陸教師資格證嘛,回來當高中語文老師。其實當高中語文老師也挺好的。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學校給的博士工資還不錯,而且假期學習開會經費基本都能報銷,而且我的消費慾望一直都是在工資數目之下的,所以日子還蠻舒坦。

總而言之,如果提問者想了解一下海外人文社科博士的壓力和工作強度以決定自己讀不讀博的話,我的建議其實是,看心理承受能力、看專業、看天賦。文科博士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能讀會寫,當然,如果口條好就錦上添花了,而如果你從心底里就對寫作感到恐懼、這是想讀個博士為以後找工作打算的話,我勸你還是別讀了,因為這種恐懼不是讀博幾年經歷過就完結了的,你將要一輩子寫論文、寫講稿、寫書評,那豈不是要痛苦一輩子?讀博最好的情況是你喜歡的專業、該專業的要求和你的興趣天賦是一致的,那麼這樣壓力其實不會很大,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也會很滿足很快樂。而且,如果你有幸/不幸上了一所名校,就應該做好「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的同學做不到」的準備——比如我們系的A每天早晨五點起床,博士七年沒有浪費過一天的時間,書讀得極多,外語學得極好,人又極刻苦努力,是以風雨不動安如山的態度來學習的;比如我們系的B,人極聰明,看材料看得極快,觀察力極強,而且人家讀一遍發現的問題,我讀三遍都發現不了,學外語的速度是我的2-3倍——光想想這些未來想必是大神級的人物就夠可怕的了,何況他們幾個不是親身在我身邊轉悠就是無時無刻地不出現在我的社交網路上——怎麼辦?涼拌唄。接觸這樣的人越多,就越發現,不僅智商要看天賦,其實人的抗壓力能力、學習的專注度和持久度,也都不是後天訓練出來的,人們能做的只是在充分理解自己身體規律的前提下好好利用這些規律,才能最大程度地挖掘自己的潛能。那我早晨五點就是起不來怎麼辦?起不來就起不來唄,我寫論文快,哈哈哈。

另外講一點,我比較欣賞美國教育中的這一點,就是在學習方法和習慣上,大家都承認沒有統一的標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節奏和方法,人和人之間完全不用比。只要最後任務完成得達到標准,沒人管你是怎麼完成的(此處不包括抄襲代寫作弊一類的歪門邪道)。不知道理工科,文科找工作的時候,可能你畢業的學校、做的論文等是硬體條件,但最後也有你這個人好不好玩、人家和你看沒看對眼一說,而在這點上,人和人之間怎麼比呢?所以,我特別討厭大陸那些公眾號把YouTube上什麼哈佛男孩每天嚴格作息的視訊發出來然後配以「比你聰明的人比你還努力」的標題,這種文章除了平白製造焦慮感,對人的發展沒有任何幫助。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比的,學會了解自己、挖掘自己比知道哈佛有個大學部生比你聰明還比你努力重要得多。

暑假時候我留在學校學習,我導師召見我,問我近期安排,我說學習啊,他說:「不做點有趣的事兒嘛?光學習?」我說,可能去看《精靈旅社3》吧。他就哈哈哈地笑起來,說他也要帶他的孩子們去。

所以,如果自身的天賦不是很符合讀博學科的要求的話,自己不喜歡那個專業的話,自己抗壓能力還沒到可以完全忽略周遭干擾性因素的話,建議還是不要讀博,你的天分會在其他地方最大地發揮出來。講完了,我要去看閑書了,bye~

不正經吐槽的專欄一

盧布林的魔術師​zhuanlan.zhihu.com图标

一本正經吐槽的專欄二

意第緒語、希伯來語與猶太文學​zhuanlan.zhihu.com图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