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博讀傻是怎樣一種體驗?

問題描述:本博發現周圍人士偶爾呈痴傻態、神經態、神煩態、呆愣態、亢奮態、碎碎念態等等,各種非正常態或交替出現或單一反覆,癥狀深淺不一,具體因人而異…細思恐極…
, , , ,
張華:

被一傻子千里迢迢邀來答題。
謝邀

讀書的時候當班代認識了大幾十博士,要說讀書讀傻的典型,就是榮博士。

1、榮博平日好拄一撐衣竿。
2、榮博在實驗室常備一撐衣桿,敲代碼累了就拄著衣竿到處晃,樓里各位老闆居然沒人問過一句。
3、榮博可以隨時進入某種神遊模式,有次下樓梯走一半,就呆在-++–那裡,頗像機器人的電源插銷突然被自己絆斷了一般,一師弟打趣:師兄又loop了。
4、榮博搞的是圖像識別B.o微分流形,身上常備一本《Lectures on Differential Geometry》,每次飯堂吃飯,都把書放在旁邊。問之,曰:飯堂湯太燙,用本書墊著好端。那本書我記得名字是因為兩件事:我們看不懂、作者是中國數學大牛。
5、榮博一段時間好研究經濟學,一日閑暇無事,寫了一個演算法推算中國房價,居然算出房價會跌。
6、之後榮博到處宣揚房價會跌。被眾人恥笑一番。
7、榮博士父母是當地開發商,一年教師節來看他並請實驗室大夥吃飯,出手闊綽場面不凡。
5、有段時間榮博士特別喜歡識別街上的美貌女子:看看看,那個女孩子好看吧,她長得特別像我做出來的平均臉。
6、某日一出國交換的師弟回實驗室,問之,曰:南洋理工某年輕女性Ass.Prof學術極牛、相貌極美。眾人不信,上Nanyang官網一查,獲一寸照一張,實驗室哇聲一片。查其論文,再次哇聲一片。
7、榮博士把該正妹Ass.Prof照片設成桌面,立志去新加坡瞻仰真人。
8、榮博士作了一篇「基於微分流形的亞洲華裔女性面相學研究」投了一篇星加坡的會議,被要求修改後發表。榮博士極憤怒,「看不懂我的論文,居然叫我改結論?」 遂一字不改。
9、榮博士取回論文改投了另一個期刊,然後發表了。
10、上面的論文題目是我編的,不過大意沒錯,且這是榮博士一時興起的研究方向,與大論文無關。大家切莫誤會。
10、榮博士一共發了7篇論文,4篇SCI,敝專業偏嚮應用,這成績實屬不易,畢業的時候尊為實驗室楷模,被要求請客吃飯。後來大家覺得實屬多餘,因為這么多年大家叫榮博士請客他從沒拒絕過。
11、榮博士畢業了。其時他全家已移民至香港,榮博士不願意去,去了28。我們都不知道28幹嘛要他,雖然我們專業名字是通信,但是全實驗室沒幾個人做通信的東西。
12、又兩年,榮博士跳槽去一小公司搞(圖像處理)晶元,前段時間那個公司被另一巨頭收購,火了一把。
13、榮博士賺了不少錢,但是賺的並不夠他家給他的零花錢多。
14、榮博士結婚了,對象是新加坡讀過書的女博士,但是因為在外國辦的婚禮,大家並不知道是不是當年那位Ass.Prof (並不是)。

————–
我寫這么多,因為被某傻子邀請了,榮博士論文比我多,我是羨慕得很。


太空精釀:

大家好,在這個事情發生兩天後,今天早上我終於讓她把剩下的視訊看完啦!

當然,因為媳婦時間很短,要注意好準備工作:

1。找好看過的視訊,切到當時的斷點

2。要讓她方便看,所以我們吃了昨晚做多的鮁魚餃子,比熱粥強

3。早早起來做飯催她快點洗漱,今天她沒洗澡省下了5分鐘

所以終於看完火箭怎麼回收的了!

而且還有bonus: 我還給她精選了一個6分鐘的視訊,詳細講述了Space-X怎麼從蚱蜢火箭試驗到最終成功回收的!

困擾了好幾天的心事終於了結!

雖然她一邊看一邊投來了關愛讀博癌晚期的類似關愛智障的眼神。。。。

下邊是原答案

==================

昨天早上吃飯發生的真事兒

每天早上家裡的節奏基本是這樣的:媳婦兒必須趕一班車。於是早上我去做飯,她如廁出恭刷牙洗臉洗澡吹頭化妝穿衣挑包挑鞋,然後吃飯。基本上吃飯有10分鐘時間算不錯了。

我早上經常閑庭信步看看各種最近航天進展的視訊,昨天手賤點開了一個Space-X火箭發射和一級回收的視訊。

媳婦終於整理完了,喝粥喝得手忙口亂的,我看她瞄了一眼這個視訊,此時正好火箭倒計時了。

於是我興致就起來了啊,講美國火箭發射的T-minus口令系統,講火箭點火時間點,講為啥噴水,講一級9個發動機怎麼工作。

她那裡在低頭手忙口亂喝粥。

到了火箭一級分離回收的時候,達到高潮了,怎麼切換幾個發動機工作減速,怎麼通過小型發動機控制姿態,怎麼最後降落。

她那裡還在低頭手忙口亂喝粥。

「來不及了!」 媳婦兒扔下碗就要往外沖!

我立即攔住她,「你要看完啊,已經倒數第二次減速了,再有2分鐘一級就降落了」

「那你快進啊!」媳婦兒已經手忙腳亂了。

「不行!這里還有一個重要的細節!」我一本正經。

「我得走了!」媳婦兒已經要暴走了!

然而我非要拉著她看完「就一分鐘了,快了快了快了」

然而她面露微怒的表情,我本能地手一抖就讓她跑了!

邊跑還回頭說:「晚上回來再看!」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在樓下她高跟鞋砸地的聲音中,火箭一級終於降落了。

我也深藏功與名,彷彿這火箭是我做的一樣。

第一反應竟然是想沖到陽台沖她喊「火箭成功落回來啦!」

但是,

等等等等

等等

等。。

我好像突然想起了,她臨走回頭時,那種關愛智障的眼神!

而且昨晚直到睡覺都沒主動提起要重看一遍的承諾!

女人都是騙子!

世界火箭家族一覽​图标


Aorqu用戶:
首先你得承認,考上博士的這群人就是碩士當中不正常的一群,在讀的過程當中變化應該不大……

所謂不正常就是執念,刻苦,鑽研,大齡,單身,聰明,專一,甚至多才多藝……

在讀博士的過程中,經常被論文和課題折磨,就加重了這些特性

舉個栗子,比如我自己,論文讀多了,正常人說話有點聽不了

因為正常人說話是不精確的,而我習慣了精確的語言……

這就造成了跟普通人溝通略有困難,但是我不會在表面上表現出來的

但是我腦子里有個反應的過程……就想「他不是這個意思,這個應該這么說……但是他這么說表達的意思應該是……」

但是有時候也用這種感受嘲笑世俗,覺得藝術展覽都是作品和成績的一種

就像我寫論文一樣,費勁弄出來的東西,不一定是有感而發

電影也是一樣,好比發表的論文,質量不一定高……

不知道這算不算


Aorqu用戶:

1。我們系有個人的last name 是 coinfold. 有次我寫郵件給他,直接寫成了conifold. 後來我見著他說其實你的名字非常好,conifold 就是 \mathbb{C}^4/(xz-yw) ,這個玩意的minimal resolution是個local CY-manifold, 我之前做了一個東西跟這個有關系。。。其實這個人是做分析的,我也不了解他,不管怎麼樣,我對他的印象就特別的好起來,也許是愛屋及烏吧。

2. 領導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打開電腦上google scholar 搜,然後開始拍桌子嘆氣:「我的引用怎麼還是50多次啊,你看***師兄,都已經80多次了」然後開始安慰自己:「我估計明年就80多次,畢業的時候應該100多次了,然後我就EB1A了。」

3 領導雖然不是做數學的,但是我平時會碎碎念叨我的一些research的東西,假裝對方聽懂了。有一次我又要開始念叨了,領導就說:「我懂,不就是sheaf bundle嗎,再搞一個del Pezzo surface」。。

4。 碰到一個朋友,他問:「你最近在幹嘛呢?」我說:「想一個問題」他:「我知道,經常看你在在你們辦公室樓下低頭繞圈圈,嘴裡還念念有詞,給你打招呼,你也不理」

5 我只會19以內的加減乘了,因為平時最多用到的無非就是 H^0(\mathbb{P}^n,O(m)), n\leq3, m\leq 3 ,思考一下為啥我沒說20以內的,而說的是19。。你看,這最後一句也是病。。

6 系裡一個博士後中國人,我有一次跟他一起八卦一個人,結果晚上半夜他發微信過來:「草,這人有10幾篇arxiv了」。。。。。這位的特點就是每次八卦一個人,都要回去搜他的文章,服了。

7. Aorqu上,有些學數學的用戶用的是真名,因此通常的操作就是 google NAME math arxiv

8. 和同學吃飯的時候,經常對方說一個事情,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就打斷他:「等等」,然後開始想那個問題,然後他就埋頭吃飯,兩個人幾分鐘完全不說話,然後我想清楚了,說:「你接著說」,然後又開始聊了,毫無違和。


little star:

不算是讀傻吧,只能算深入骨髓。

和下一屆的國小弟一路走回家,準備到家後一起做晚飯吃,路上不知怎麼的討論起黑五去奧萊血拚。學弟甩來一個話題:「我跟你說,現在有些大牌的商家哈,會根據在黑五之前顧客們存在購物車中的商品數量來調整黑五時每種商品的打折力度。」我也是很欠,作為學姐,這種話題必須接住!「哎,那不就是商家和消費者的動態博弈嘛,要找SPNE啊,最後一階段是所有消費者整個大群體和商家的博弈,找到最優再backward induction啊,研究N個消費者間的博弈,balabala。。。」學弟不甘示弱,說:「這也不對啊,你想啊,這是一個incomlete information的模型,你得考慮這個因素,還有啊,每年這樣的事兒都會發生,所以是重複博弈。。。」

然後,最後個問題被我倆討論了一路,回到家裡飯也不做了,直接在窗玻璃上拿marker筆繼續建模。。。終於討論出了一套滿意的模型後,突然驚覺:「咦,我們晚飯好像還沒吃哦?哎,不對,我們之前討論啥來著?哦,去奧萊!咋莫名其妙建了個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