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博讀傻是怎樣一種體驗?

問題描述:本博發現周圍人士偶爾呈痴傻態、神經態、神煩態、呆愣態、亢奮態、碎碎念態等等,各種非正常態或交替出現或單一反覆,癥狀深淺不一,具體因人而異…細思恐極…
, , , ,
DC-非凡大陸:

你們就這么黑博士?我見到的博士可都是高貭素高智商高能力的啊。
我記得我上學時候有一次暑假兼職打工,在資源環境學院幹活。學校是農業大學,所以工作項目是去田地里授粉和採集種子樣本等等。
實驗室在5樓,當時我們急著去試驗田,一群人匆忙之中把東西收拾好都搬到樓下的車里。當時一個讀博士的師兄忽然大吼一聲:不對!種子袋我們忘買了!!
我們這才想起來,慌亂之中我們沒有準備種子袋!
種子袋是最重要的實驗用具,沒有那個,我們成千上萬的種子樣本就無處可存放,我們早該準備一萬個左右的,太疏忽了。
博士師兄當機立斷,沖回5樓實驗室,打電話,下單,開票,一氣呵成,沒一會兒,運送種子袋的快遞人員就到樓下了。
師兄在樓上探出窗戶大喊:這里!這里!5層!快!
一萬個種子袋就是100捆,足足有幾十公斤,快遞二話不說,提著種子袋一口氣上了五樓。
整個過程5分鐘不到,快刀斬亂麻。
接著,師兄招呼我們:快上來搬啊!
眾人拾柴火焰高,我們一群人跑到樓上,熱火朝天地幹了起來。
沒一會兒,一萬個種子袋都搬進了樓下的車中。
車開了起來,隨著飛速掠過的風景,我們向師兄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如果沒有他的判斷力和行動力,我們現在還像沒頭蒼蠅一樣著急呢,真不虧是在學校里持續學習20多年的尖子生,頭腦的層次和我們完全不同,我以後也要成為他那樣的人。


那個誰誰誰啊:

謝謝大家的支持,文章已經寫完~~~

感謝@脈林的提醒,多圖預警,流量黨慎入~~

先說觀點再說段子

我是來給地質類博士們洗白的。

所謂的讀博讀傻了,換種說法,大概是缺乏一些人情味吧。

大陸脫產讀博的人與同齡人比,大多數都會有一些心理缺陷。

為什麼呢,咱們先算一筆經濟賬(肯定會有人吐槽我的演算法不嚴謹):大學部畢業算成一個月拿不到3千塊錢,一年總共拿3萬,三年工資不漲,讀研三年就比一起畢業的大學部同學少拿了將近10萬塊錢;碩士畢業選擇讀博,碩士畢業算成一年拿4萬,工資不漲,博士順利畢業(3年)比一起畢業的碩士同學少拿了12萬,總共20多萬,也就是說讀博要選擇過一種在用至少(5)6年時間(直博少一年)並且是20歲青春最好的6年(22、3-28、9歲)再少掙至少20多萬的情況下僅僅是為了換取(一)兩張高學歷文憑(直博沒有碩士證書)的生活。

至於學業完成的回報,在如今這個學歷貶值到如此低廉的時代,高學歷還真不一定與收入成正比。

崇高點,不說收入,說思想境界,但在沒房沒車沒存款將近30歲畢業的情況下(如果還有家庭),還真談不上境界。在經濟和學術水準的壓力下,在年紀越來越大、學歷越來越貶值的情況下,大多脫產博士們想的都是如何順利畢業。境界高點的頂多再想想如何風光的畢業,然後帶著豐碩的成果找個體面的工作。

讀博給人的印象就是戴個眼鏡,在實驗室叮叮咣咣,不通人情,不問世事,不會捧場只講究事實的那麼一群人。因此對於這種高學歷的怪物,大家都敬,但是也會遠之。

說了這么多,轉入正題,我想說的是,其實博士們真不是這樣啊,尤其是地質類的博士們。

嚴肅的觀點說完,下面進入段子。

先說地質算不算一門科學,送個傳送門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675135

再附圖說明一張。

地質學在理論以及邏輯性方面確實不夠嚴謹。無論是《老友記》里ROSS(他研究的古生物學是地質學很大的一門分支)崇尚的進化學說信仰被十幾歲街頭流浪的菲比幾句話推翻,還是《生活大霹靂》里謝耳朵的吐槽和那個高胖白地質學家的行為表現,美劇大多都在吐槽地質學家。但是現實中學地質博士們真的不是那個樣子啊。

我一直覺得自己讀了個假博士,因為我覺得一直活在人精之中。

學地質的博士不僅要跟導師打交道,還要學會跟可能學歷不高的前線工人打交道。並且,導師每次在去看井下岩心或者野外踏勘之前,都會耐心的叮囑我們這些博士:

不要TMD以為自己看了幾本書,讀了幾篇狗屁垃圾文獻就跑去和現場老師傅們沒大沒小的。

於是我們謹記教誨,每次出去,跟人家從不說那些理論,人家說什麼指導什麼,我們都會拿小本本記下來。

甚至我們還不如民工。有一次,由於樣品數量太大(都是石頭),搬運回學校很費時費力,導師竟然動了僱傭民工的念頭。留校當講師的大師兄首先不幹,帶領我們這些博士們集體奮先起義:

我們比民工便宜,憑什麼不用我們!

民工一天200呢,我們野補一天才150,而且民工又不懂樣品的重要性和針對性,弄壞弄碎了怎麼辦(當然這個只是託詞,人家搬運比我們還細心)。

民工費折一半發給我們,樣品交給我們守護!

關鍵最重要的是,地質類的學生,對大自然是真愛啊!老師從小教育我們要熱愛大自然,保護環境,這一點,我們做的真的很棒啊!一個熱愛大自然的人,真的會熱愛生活,具有發現「美」的眼睛。

西藏野外發現的巨型陽物

需通過此狹窄「緊穴」才能看到上圖的風景

所謂的熱愛生活,其中的一個硬性條件必然是熱愛衛生。

知道在乾旱缺水的西藏無人區怎麼洗澡嗎?

博一期間,導師接到兩個西藏項目,總共要測量二十多條剖面外加踏勘幾十個地質點,於是合二並一,我們開始了將近三個月慘絕人寰的西藏無人區生活。

我們師兄弟十幾人,浩浩蕩蕩一路從學校出發,抵達西寧,找到租車師傅。路上搭上一個窮游的藝文女青,途經兩天,一路向西,開車磨磨唧唧拖拖拉拉沿青藏線格爾木—唐古拉山口—五道梁—沱沱河一路,經過安多直奔拉薩。

在拉薩,我們一邊適應高原反應,一邊為進入無人區做準備,採購如軍大衣,登山鞋等必要物資,手機拷貝必要的電影用來保持對異性基本的本能嚮往,以防搞基。

圖為答主和可愛的胖師弟在布達拉宮前洗滌靈魂

一切準備妥當,向藏北無人區進發!

我們研究區域為羌塘盆地,據說有句流言,「西藏苦不苦看藏北,藏北苦不苦看羌塘」。其實一路風景很美,可風景的畫風不太一樣。片頭的畫風是這樣的:

美膩的草原

遠處一坨在下雨,車上抓拍效果可能不好

樹多草多,氣候濕潤,氧氣也足,我們之中連胖師弟都沒覺得不適。一路向北,我們途徑納木錯直到班戈,可是過了班戈,畫風就漸漸變了。





雖然樹木基本不見了,但是風景依舊很美。在這個有山有水有草有牛羊的地方,我們雖然沒有妹子,可是我們有胖子。

胖師弟擺好了姿勢,其他人一擁而上,僅有答主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答主在湖邊獨自拋石子玩

玩歸玩,但是活還是得干。我們在這幹活也是相當認真的。

這是需測剖面其中的一條

答主拿著錘子提著袋子默默的跟在導師後面


測量剖面加採樣

盡管沒有路,我們的工作仍需沿著河邊向前進行

河邊蠕動

可是快樂總是短暫的,在這適應完當時海拔的高原反應以及完成此地的工作後,繼續向北前行,經過一天的車程,進入了羌塘盆地真正的腹地,在藏北某小縣安營紮寨。

所住縣城的全貌,僅一條街

我們工作環境的畫風突變。

已不見綠色的草原,地上都是一坨坨黃色的草團子,山也是光禿禿的

光禿禿的一號山

光禿禿的二號山

光禿禿的三號山

光禿禿的四號山

我們要在這種環境下度過漫長的將近80天啊!在野外,除了十幾條好漢,不離不棄伴隨我們的,只有藏氂牛,藏羚羊,以及野驢這些好夥伴們。

湖邊飲水的野氂牛

湖邊飲水的野驢

喝完水後奔跑的野驢

師兄項上的氂牛頭骨

師兄胯下的氂牛頭骨,一旁為低頭看照片的答主(註:還有一張師兄胯間的氂牛頭骨,不雅就不傳了)

我們在這要面對最惡劣的天氣,本來藍天白雲的,一上山就下雨夾冰雹(當時已經是6月份)。


中午氣候突變的惡劣雨雪天氣

我們為了效率,經常幾輛車分開,分小隊進行剖面觀測。車上不了山,經常齁累齁累的剛爬上山,老天就開始哭泣。在海拔將近6千米的地方,體力的消耗真的是沒去過的人想像不到的。

找不到山洞洞躲雨的答主(中)和師兄

除了寂寞以及惡劣的的野外工作環境,我們生活環境也很差。我們住的縣城,人口不過千,通電時間僅為中午11點-13點,晚上7點-10點,手機以及電腦充電成問題。我們每天工作時間是早上8點出發,趕3個小時到工區(我們不願搭帳篷而選擇住縣城),中午在野外山頭過,晚上9點回來。水是自己去打,僅夠飲用和洗漱,洗腳都是奢侈。

大通鋪的房間,電視沒信號的時候會看藏語版封神榜(90版)

其實這些都好說,我們畢竟人多嘛。我們最怕的,就是野外陷車。遇到這種情況,欲哭無淚。


這是我們陷車最嚴重的的一次,幾個人根本挖不出來。車上食物不多,挖車消耗體能又大,過夜的話可能會被凍傷(車上沒棉被,晚上會下霜),而且野生動物如熊和狼那麼多(親眼見過),半夜噓噓都不敢下車。在野外,手機壓根沒信號,我們又自信滿滿的沒帶衛星電話。絕望之際,還是遇上了好心的藏族兄弟。

蒙面藏族兄弟尼瑪,我們用僅剩的食物示好

尼瑪收留我們,在他和他兄弟的帳篷借宿一晚

簡陋而擁擠的帳篷,蒙面師弟沒有看鏡頭,他在沉思

幾個人圍著鍋台,燒著干氂牛糞取暖

我們相顧無言,他們聽不懂漢語,我們除了「扎西德勒」之外也啥都不會說。彼此沉默了一段時間後,待大家體力恢復,為使大家不失去鬥志以及化解當時尷尬的場面,機靈的蒙面師弟打開了手機,用播放軟體點開了吉澤明步。

世界人民的吉澤明步老師

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是當時漢藏兩族團結一致,心連著心。樸實的藏族兄弟高興地甚至拿出了珍藏已久的風干氂牛肉招待大家。我們圍坐在一起,一邊觀看一邊啃牛肉一邊比劃,高潮處還會引來一陣喝彩。

欣賞完吉澤明步老師精彩的表演後,大家紛紛掏出了手機。

第二天一早,臨別之際,藏族兄弟用生疏生硬的漢語問我們,這是你們的女人嗎?

「不,是大家的。」

~~~~~~~~~~~~~~~~

之後,會告訴大家講述愛衛生的洗澡問題,待續~

~~~~~~~~~~~~~~~~

順便給大家說明一下為什麼陷車當時出不來,第二天早上就能出來了。其實去過的人都有經驗,那就是地面硬度。因為中午會遇到雨雪天氣,往往導致上午還能通行的路,由於積水和草地泥土鬆軟,下午返回的時候反而過不去了,導致陷車。但是經過夜晚酷寒的氣候,泥土會重新凍結以及堅固起來,再用千斤頂以及人工挖墊幾下,車就容易出來了。所以我們經常去目的地的時候時候在找路,返回的時候仍需重新找路。

經過中午暴雨天氣,原路返回的車輛

如果真的不幸陷車,那將要面對的是如下場景。

陷車出來後,留在地上的痕跡

挖車時,同門的小紅帽怒髮衝冠

陷車只能自救,沒挖過車,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出過野外

其實在西藏,尤其在藏北野外這種惡劣氣候下,是不應該洗澡的,感冒和風寒在那是件極具危險的事。可愛的胖師弟其實適應高原反應的效果並不好,但他仍要強行去野外踏勘,結果導致感冒。在羌塘那邊的小縣城沒待幾天就下高原了。即使我們送離及時,到了拉薩他依然得了肺水腫。根據護送他去拉薩的師弟回來時,面部帶著狡黠微笑的說法,離他5米都能聽見他呼吸時肺葉顫抖的聲音(我們平時就是喜歡用扯淡調侃來打發時間)。但事後想想,幸虧他離開的早,首先那幾個月確實太艱苦,其次就是,再過兩個月保不齊大家會對這個豐乳肥臀的尤物做些什麼。

在完全適應了高海拔的惡劣氣候以及工作的大強度之後,我們對洗澡的感覺愈發猛烈。

評論區有個人問,為什麼我們在野外要穿迷彩服,不怕丟了嗎?我給他的回答是首先那是大家集體買的勞保,其次就是穿著鮮亮也沒用,要是真在那出事,沒人救你,只能自救(如前文)。並且迷彩服超級結實,耐操又保暖,還能擋風,不到100塊錢一件簡直是物美價廉。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我沒說,那就是:

屎黃色的迷彩服不僅是非常耐臟,簡直是超級超級耐臟啊!!真的是那種摸上屎也看不出來的乾淨和省心啊!!

我們每天在野外餐風沐雨,風塵僕僕,汗流浹背,大家從外到里(靈魂)也都是臟兮兮的,但我們都已不奢望能洗衣服了。那邊的水僅夠飲用和洗漱的,連洗腳水大家都輪著用,二十四小時熱水的房間簡直就是天堂。

即使有感冒的危險,但仍擋不住我們對洗澡的渴望。

是的,很多人都知道,西藏有天然溫泉。對我們搞地質的來說,溫泉分很多種,專業的泉華概念我就不多說了,但是最普遍的分類方法就是能進去洗澡的和不能洗澡的(嚴重懷疑泉華研究是不是地質學者去洗澡時順便研究一下的,至少我們是)。

某些溫泉,除非不怕死,正常人是不能進去洗澡的。即使我們讀書讀的再傻,開水燙人的道理我們也還是懂的。下面是我們在西藏某地發現的一處天然溫泉,風景宜人,氣候適宜,可惜,就是不能洗澡。

風景優美的野外溫泉

遠處就可以看到煙霧繚繞

近看更是不得了,一個個溫泉口再像你招手,我們邊脫衣服邊找可以跳入的溫泉

溫泉口噴濺的滾燙水花打消了我們的念頭

洗是洗不成了,測測水溫采採樣品算是沒有白來一趟吧

美麗的蒙面藏族女孩卓瑪幫我們採樣,可以看出她的穿著也不同於很多藏族女孩,可能她依舊嚮往外面的世界

多提一句,卓瑪的的國語水準非常好,她在遼寧上過大學,專業是畜牧業。溫泉就在她家門口。由於藏族同胞崇敬自然的信仰,藏族同胞大多不願意我們碰房屋周圍的神山神湖的,尤其我們還要敲石採樣。但卓瑪很理解我們這些地質科研人員的辛苦,不僅幫忙採樣,中午還送來了熱騰騰的食物。

一個受過教育見過世面但是仍願回到窮脊閉塞的大山裡,耐住寂寞回報家鄉的樸實藏族姑娘,她的精神我們真的很感動。她見到我們彷彿見到了熟悉的人,用許久不用的國語熱情的跟我們聊天。臨別前,我們也留下了聯系方式,向其保證如果她願意來我們學校所在的城市繼續上學深造,我們定會傾力幫忙。

對於能洗澡的溫泉,我們一直在努力尋找。終於在大師兄的不懈努力之下,我們找到了。洗澡那天,我們對大師兄進行了猛烈的口交稱贊。

那個溫泉,滾燙的溫泉口連接著一條河流,下游的水溫適中,正適合大家洗澡。

滾燙的溫泉出口

不怕燙的開車師傅靜坐溫泉出口處

溫泉口出連接的溪流

帶領我們找到溫泉的留藏工作的漢族公務員

答主在猶豫要不要洗

答主決定用腳試試溫度







。。




。。。





熱身完要下水的答主高興的開懷大笑

這么可愛這么熱愛衛生熱愛自然的一群人,你們真覺得傻嗎?


Aorqu用戶:
最近,突然覺察到的,跟別人聊天,如果對方三句話還沒沒講到重點,心中無名之火燃起,,,以前好像不這樣。


手鏟:

有一天,一小組研究室的人搬箱子。途中為了更有序的排列出現了一個指揮的小朋友。

一個博士幽幽的說道:由於社會生活的需要,形成了臨時的首領,負責社會臨時的生產與再分配。
另一個說:不是血緣的繼承關系,所以還是部族社會。

爆笑。

補一個
有次開學會,很久都沒看到另外兩個學校的師兄師姐了。於是一起吃飯。
吃飯的間隙,大家開始討論手機。
iphone一定會成為日後一個有效的標型器。並且超越時空的討論了一下,以後發掘會發現工廠在中國,但是也有物質材料支持在美國。
於是會產生中國起源論和美國起源論。
這兩個論點可能的證據和論證方法,用怎樣的統計學模式。聊的嗨到不行。

永遠忘不了給我們添水的小哥復雜的眼神。


Aorqu用戶:
在畢業論文的沖刺階段,我竟然特想回答這個問題。
首先作一個簡單的交代:本人男,坐標上海,博士在讀。具體學校不說了(清北XX,你們猜吧)。
——————————————————
對樓主的問題我得承認,這的確是博士群體普遍存在的問題。但具體來說,至少得分兩種情況。為了先開足馬力吸個睛,我就先說說比較誇張的一種吧。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一個室友,就是一個套間里隔壁房間那種。雖然一個屋檐下住了三年,但其實我們一句話都沒說過。這里容我再啰嗦幾句,博士舍友之間的交流確實不比大學部和碩士,排除絕大多數博士性格內斂的因素,主要還是因為太忙了。因為博士招生名額有限,且畢業時間不固定,所以住在一個套間的人專業、年級各異。加之大家每天早出晚歸搞科研,本來就沒多少時間見面,忙了一天更沒什麼精力寒暄。可是即便如此,幾年住下來一句話都不說還是比較奇怪的。下面就具體說說他的奇怪行為。

第一件事發生在剛搬進去不久,那時候雖然不熟,但出出進進至少也都認識了。有一次我剛好與他一前一後回寢室,相距不過兩米,可這哥們兒刷開公寓樓門禁以後竟然直接把門帶上了。好吧,我權當他沒看見。於是我隨後自己開門進去,繼續跟在他後面往寢室走(路太窄,繞不過去)。走到寢室大門時,我默默看著他拿出鑰匙,打開門……可正在我準備進去的時候,他回頭看了我一眼——那個對視長達一秒,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然後門就嘣的一聲被關上了……說實話,那個瞬間,我的確懷疑了人生……

第一件事發生後,我告訴自己這也許只是個誤會(其實我沒時間多想)。但緊接著,我又發現了他的另一個怪異舉動。就是,每次他在浴室洗澡的時候,都會無限循環一句話:「快回家咯,回家哦,回家哦,快回家哦……」更奇葩的是,他是唱出來的!三年以來,只要他在洗澡,都無一例外是這首神曲,一個字都沒改過。

平時遇到的時候,他從來不會跟你有眼神接觸,但永遠都是一副比較凶的樣子。因為之前幾件事,我也盡量與他們屋保持距離。可時間長了,我還是與他同屋室友漸漸熟悉了起來,因此也就有了去他們寢室的「機會」(沒半點興趣)……第一次進去的時候,我記得是給他室友送草莓。他室友只象徵性拿了幾顆並向我道謝,我便示意他再拿些給他室友。結果,這位大神全程都無視我們的存在,還吼了一聲,嚇得我趕緊離開。

後來又去過他房間一次,恰巧「大神」跟導師出差去了。(他導師竟然還會帶他出差……)我看到他的床上至少三分一一的空間都堆滿了同款白襪子(穿過發黃的那種),厚厚的一堆,像個小山。

關於襪子,還有一件事。有一年夏天,洗手間出現了滿滿一盆襪子,已經用水泡好了。大概兩個多月過去,它們的主人始終沒有洗(沒錯,主人就是大神)。因為已經有很大的味道了,而且長期霸佔著洗手池,我實在忍不下去,就在鏡子上留了張字條(意思是麻煩盡快處理一下)。大概大神的室友看到留言後也提醒了他,所以幾天後的一個中午,他去處理了。那天,我跟室友恰好都在房間,忽然就聞到一股難以描述的惡臭。我們都以為是廁所壞了,又聽到有聲音,還以為水管工正在修理。顯而易見,臭味就來自那盆襪子,因為等我上廁所的時候,發現襪子已經不見了。

以上的事是我親自鑒定過的,後來大神的室友還跟我說了另外一件事,正在吃飯的朋友請自覺忽略這一段。簡單說,就是他有一次親眼目睹了大神在洗手間,用洗腳盆接自來水喝……那個盆……沒錯,就是泡襪子的那一個!……

必須上分割線了,不然等我畢業了也要被視為怪物了。
————————————————————-
說了這么多,必須澄清一下的是,雖然大多數博士都少言寡語,也的確有樓主提到的那些行為。但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那些現象都是階段性的。

具體來說,它們主要發生在科研壓力較大,特別是畢業論文的寫作階段。雖然一篇正常的博士論文只有10-20萬字不等,但其間寫作之艱辛,考核之復雜,大概只有當事者可以體會。所以,現在一名四年制的博士,五六年畢業是極其平常的事。我身邊的博士普遍認為,論文帶來的焦略和壓力很容易讓他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第二個是生活壓力。很多人都知道博士是拿工資的,但他們卻不知道這些錢意味著什麼。這樣說吧,好一點的專業確實能拿到高一些的生活補貼(3、4千)。但為了這點錢,博士們必須每天泡在實驗室為「老闆」打工,朝8晚12都是極為普遍的。此外,沒有周末、很少節假日,很多實驗室每天都要打卡。環境差點的專業就更慘了,不但打工的事推不掉,而且每個月只能拿到1千塊左右。好在本人運氣比較好,遇到一個難得一見的好導師,謙謙君子、亦師亦友,關鍵時候跟親爹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像我這樣天真爛漫的小博士絕對是稀有動物~妹子們看過來呦~

第三個是未來的工作壓力。「博士都是天之驕子,前途不可限量吶!」艾瑪,別磕磣我了~~事實情況是,不管哪個專業的博士,主業都是科研。科研是啥,就是你除了做做實驗,搞搞調研,寫寫論文,啥都不會!而且做科研是需要成本的,社科類成本相對低一些,理工類一台設備上千萬都很正常。所以,現在才「產學研」相結合啊,因為大部分企業不願意投入這么多資金搞什麼「自主研發」。也就是說,大部分博士,只要選擇進企業,就跟轉行差不多了。對於像我這樣有著科研抱負的小夥伴呢(恬不知恥),高校和科研單位還是最優選擇。但這些地方的薪資水準真的是一言難盡,3、4千已經是市場價了。有些更倒霉的,比如我認識的一位海歸博後,拿到第一個月工資的時候都傻眼了,一千大洋!沒錯,只有一千,一個子兒不多,一個子兒不少。

所以,有這三座大山壓著,還不考慮大齡結婚、城市壓力這些情況,任何一個人都正常不了。這樣看,我倒覺得這個苦逼的群體,抗壓能力還是蠻強的。不過個人認為,這種情況短期是不會有所改善的。也許有人說,以後慢慢就會好了,很多大學老師不是挺有錢的嘛!那您還真不知道他們與那些大老闆相比付出了多少。而且,光是這個年代的房價、物價……年輕老師已經很難再那麼好運了。

最後,請大家多多體諒一下博士們,也不要再給我們強加什麼神秘感。其實,我們就是那個與你從小一起長大的普通小孩,只是童年的我們太乖了,以至於你們已經忘記了我們的模樣。所以後來,我們成為了你們眼裡、口中的學霸、怪咖,成為了每次同學聚會那個被「酸」的人。其實,我們中的大多數從未覺得自己與眾不同,我們不會因為學歷看不起別人,更不曾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相反,我們的確承受著很多壓力,而當我們意識到它們的存在時,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羨慕你們,可以早早擁有自己的事業、家庭,過著自認為平凡的小日子。雖然,我們也知道任何工作都有它的艱辛,但即便如此,這種生活都是那麼具有吸引力,而對我們來說又遙不可及。

—————————————————-
看到評論,很暖心。謝謝大家對博士群體的理解,也感謝大家對我個人的關心。其實我自己心態還算比較好,除了按部就班地寫論文,吃喝玩樂、運動健身都沒落下。在這里再做兩點解釋:

1.博士的怪異行為分兩種。第一種,「大神」那樣的人,與讀博無關;第二種,大部分人都會偶爾出現痴傻、神經、神煩、呆愣、亢奮、碎碎念的狀況,這是一種焦慮的表現,它不是由讀書導致的,而是因為博士普遍壓力比較大。

2.要不要讀博。就像我回復一位小夥伴時說的,選擇讀博的人可以簡單劃分為兩種:功利導向的和情懷導向的。自認為偏向於前者的,就要權衡利弊再做選擇;傾向後者的,就要破釜沉舟、義無反顧。

此外,看到有答主把讀博與家庭背景、相貌、情商、智商聯系在一起,我以為欠妥。因為任何人都沒有資格以自己的價值觀為標准,去嘲諷他人的選擇。首先,雖然這些條件欠佳的人的確會遇到更多麻煩,但讀博也並不是想讀就能讀的,通過層層考核的人首先已經具備了讀博的基本資格。其次,每個人讀博的目的不同,對博士階段的規劃也各異,自恃高明的評判在我看來只是不尊重他人的表現。第三,很多在讀博士認為他那些「天資愚鈍」的同學拉低了自己的水準,多少有些抱怨。但其實他們予你又有什麼影響呢?你優秀自然還是優秀,如果你一方面自視甚高,另一方面又不能出類拔萃,只能說明你跟他們是一樣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