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早晚會忘,為什麼還要讀書?

問題描述:(希望題主再清晰一點這里的讀書是指「閱讀書籍」還是指「上學/學習知識」)
, , , ,
Aorqu用戶:

你吃了飯還是會餓,那你為什麼還要吃?


王文瀚:

所以才要做筆記啊


Aorqu用戶:

人早晚都會死……


寧波:

這個問題和吃飯早晚會餓為什麼還要吃飯差不多,挺無聊的。


rakabin:

讀書多了,容顏自然改變。許多時候,自己可能以為許多看過的書都成為過眼雲煙,不復記憶,其實它們仍是潛在的。在氣質上,在談吐中,在胸襟的無涯。當然也能顯露在生活和文字中。


夜梟:

吃飯也要上廁所,那幹嘛要吃呢


子正:

這話太奇怪了,吃了飯也會餓,為什麼要吃呢?反正都要死,何不速死。慕少艾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階段。兩個原因:有欲求有愛慕之心,有可堪愛慕之人。這兩種因素構成了一段美好的經歷和記憶。讀書求知,玩耍遊戲,亦如此。


羅夏:

讀書不是為了記住某個知識點,而是閱讀過程中的思考與感悟。。。需要記住的知識直接上百度百科都能有答案。。。


Aorqu用戶:

因為不想重蹈覆轍


晴初霜旦:

吃的飯遲早會拉出來,為什麼還要吃?


自游:

記得國小時候看過的第一本書《一千零一夜》,現在你叫我去回憶它裡面的故事,完全不記得有些什麼?那為什麼還要讀這么多書呢?我是這樣認為的,書是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它教給人們的是一種思想,可能內容在讀過之後不久就會忘記,但深入思想的內涵卻無時無刻體現在生活中。


匿名用戶:

因為很多事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這就好比人遲早要死,為什麼還要活著

因為活著會經歷酸甜苦辣,感受溫情與深情。讀書亦是如此,我們也許終會忘記書中的故事,忘記人物與情節甚至最後可能說不全書的名字。但這些書卻潛移默化的改變著我們,讀書不是急功近利而似人生百態順理成章。

然而這些年人心的浮躁讓讀書成了炫耀,聽說朋友讀了好多書我們不是與之交流心得而是去問他們怎麼堅持讀書呢?在多數人眼中能讀進去書是本事是能力而多於是愛好。

確實放下手機關上電腦,本身就是對現代人的考驗,人們沒有微博沒有微信彷彿深處於孤獨的邊緣,其實讀書可以是孤獨之中的選擇,也可以是難得的孤獨。

我們走遍河山卻終回家鄉,北漂數年可能也難立足於京,愛人多年卻難成夫妻。很多是經歷便好吧。

願你深處浮躁卻能沉心定文,也但願你讀的書會成為你路上燈


不了的雨天:

在別的地方看到的,深以為然,特別是對於我這種記性很差,看完了書過段時間連書名都可以完全不記得再重新買一次的人來講

讀書就像是吃飯一樣,你只記得自己吃了飯,但問你上個月的哪一天又或者某年某天吃了些什麼,你是不會記得的

雖然你不記得你吃過什麼,但你吃過的所有東西都不是沒意義的,它們將長成你的骨,變成你的肉,化成你的血,變成現在的你

讀書亦是如此

那某一段話、某幾行字,某一頁書,所帶給你當下的觸動、反思、感悟和日後記起時的恍然、悔恨、釋懷,都將成為你的血你的肉你的骨


涼茶:

讀書或者說閱讀,是有效促進人腦思考、發育、成長的最重要途徑。

眾所周知,現代智人的歷史已經有10萬年之久,而文字的出現僅僅數千年。

也就是說,在此之前的9萬多年裡,人類的思考模式是非常原始而粗糙的。

文字作為一種符號出現之後,對我們大腦的功能產生了一種極高的要求。

由於我們並未進化出一種能夠直接識別這種符號的器官(嬰幼兒生來不識字),所以文字識別的過程實際上是大腦中的視覺中樞、額葉等器官與數之不盡的腦細胞直接互相配合的結果。

現代認知心理學認為,人腦符合「用進廢退」的原則,也就是說,大腦會越用越聰明,而閱讀可以通過一系列的認知文字過程使大腦不斷的被鍛煉,進而達到促進大腦發育、成長的目的。

所以說,讀書使人越來越聰明是符合科學依據的。

而電視等聲光影像缺乏像大腦進行文字識別這樣的復雜的過程,對大腦的鍛煉效果及其有限。

我們看電視本質上和人類文字誕生之前圍觀別人打獵沒什麼本質區別。

而且天長日久,大腦還會因為缺乏鍛煉而越來越討厭思考,甚至失去思考能力,這就是為什麼諸多專家都反對青少年沉迷電視的原因,因為這真的會讓人變「笨」。

所以,目前為止,閱讀是最有效的刺激大腦成長的方法,而知識,反而是思維鍛煉過程中的附屬產物。


久久:

人早晚會死,為什麼還要活著


Libera:

你早晚要柱拐棍,為什麼還要堅持一萬米?


兮小蘭:

讀書多了,容顏自然改變,許多時候,自己可能以為許多看過的書籍都成過眼煙雲,不復記憶,其實它們仍是潛在的。在氣質里、在談吐上、在胸襟的無涯,當然也可能顯露在生活和文字中。——三毛


天邪:

莊子曾經說過:無用之用,方為大用。

讀書就像吃飯一樣,沒有人問吃的飯都會變成糞便,那我們為什麼要吃飯。因為都知道吃飯會讓一個人長大。而讀書就是讓精神上的自己長大。

小時候的我經常感冒生病,不能去上學。那時候,整個人就陷入了一種不正常的狀態,我總是覺得自己生下來就是拖累家人,折磨自己,我應該了結。但是我爸媽已經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我不能讓他們知道我自己的這種思想,我要盡量保持正常。所以白天我就配合他們打針吃藥,晚上沒有人我就站在窗檯前,想想著自己死了,會有多麼解脫。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死,我死了,我爸媽就會傷心。所以每次生病我就在這兩種糾結的狀態中,折磨自己。

後來我上國中,學校讓背《道德經》和《大學》,我買了一本《道德經》(《大學》是學校發。)後面有解析和小故事,其實現在《道德經》我只記得「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萬物之始;有名,萬物之母。」這幾句。故事也不記得。大學也只記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那大概的幾句。但是它們卻拯救了我。我知道上天不是公平的,他會給一些人巨大的磨難,會給一些人中等的磨難,會給一些人很少的磨難,會讓一些人順風順水。如果你視那些磨難為虎,那麼他們就會將你撕碎。但是當你不在乎它們的時候,那些磨難就只是你生活的小插曲。後來我又讀了很多書,看到了很多景,雖然沒有做到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但是也看過了不少風景,讀過了不少書。我很慶幸我生活在這個男女平等的社會,我沒有像古代大家閨秀那樣足不出戶,無才便是德。沒有像林黛玉那樣鬱郁一生。我不知道我讀的書會用在何處,但我知道,它們真正的拯救了那個可憐的孩子。


馬少濱:

對於我自己來說,其實非常簡單,有很多時刻都可以讓我認識到我為什麼要讀書:

  1. 我第一次上手術台動手術的時候,那時候我第一次覺得我自己原來也會死,但是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好好過我接下來的生活,於是我遇到了史鐵生先生的作品,他教會我即使身體殘疾也要如何過好自己的生活,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書可以教會我們如何面對生活中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因為我們生活的那點事其實在書里都已經有了答案
  2. 金庸老先生過世的時候,那時候我心情很壓抑,很悲痛,很想表達點什麼東西,但是我不知道該寫些什麼,我不知道該如何釋放我對這種生離死別的痛楚,差點沒把我憋出病,知道我看到了網友為金庸先生寫的一句輓聯:願君此去是歸隱,江湖仍留武俠名,我想讀書才能說我想說,而不是胸無水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