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早晚會忘,為什麼還要讀書?

問題描述:(希望題主再清晰一點這里的讀書是指「閱讀書籍」還是指「上學/學習知識」)
, , , ,
Howie Serious:

『讀書早晚會忘』這就是個偽命題。忘掉很正常,但是真正讀懂的道理總會記住。

而且,之所以『早晚會忘』,是因為沒有有效輸出!!

80%的學習問題是因為沒有有效輸出!

80%的學習問題是因為沒有有效輸出!

80%的學習問題是因為沒有有效輸出!

重要的事情聽說得說三遍。

下面的回答我在這里也回答了,因為都是一個問題:如何讀書不忘?

讀了很多書,但是都忘掉了,讀書的意義在哪裡? – Serious Howie 的回答

======回答正文之前的分隔線======

其實絕大部分人都知道『讀書是有意義的』,只是糾結於讀完『都忘掉了』。如果讀完不忘,這個問題根本就不夠成問題。

我也有朋友向我吐槽,他說自己這些年讀了很多書,但是效果不好,

就像溪水流過石頭,什麼也沒有留下

這是朋友的原話,他和我這么說時,有一股壯烈悲憤的味道。

我自認為屬於『貪婪的讀者』,但自身水準能力有限,談『讀書』這個話題時心裡很忐忑。但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今天就談談讀書的問題,來拋磚引玉。

======主動閱讀======

關於讀書,我個人的做法很簡單,就是4個字:

主動閱讀!

就像談論學習方法論時,簡單說就是『主動學習』。

但是,越是簡單的概念,其背後的內涵往往越厚重。『主動閱讀』四個字簡簡單單,但是背後就涉及時間管理、習慣養成、科技趨勢、制度流程和系統、書單、『如何閱讀一本書』這類關於讀書的書,甚至,『WHY』這個終極問題都息息相關。是啊,讀書早晚會忘,為什麼還要讀書?

讀書其實可以『不忘』。今天就分享一個不『不忘』的讀書方法。

======Kindle閱讀 vs 紙書閱讀======

紙書之於電子閱讀,就像是諾基亞之於iPhone。

雖然我讀了很多年紙書,家裡有很大數量的紙書,但是比起Kindle和微信讀書等現代化、更適合現代節奏的移動閱讀方案,紙書必然落後淘汰,最終僅限於學生學習場景和懷舊用途(參照黑膠唱機)。

Kindle的優勢都不用再浪費口舌。簡單提兩個場景:

Kindle能有效匯聚碎片時間,用來讀書。北京動不動就一小時的交通時間,有了Kindle你甚至會意識不到就已經到站;

晚上上床後入睡前,如果用Kindle代替手機或iPad,你不但失眠困擾一掃光,而且一本書根本經不起一周半個月的睡前閱讀;

所以,我一直不停向身邊人推薦Kindle。一定要買帶背光的Paperwhite版本,淘寶美版不到800元,Kindle富一生啊。

那麼,下面的閱讀,專談Kindle上的、以學習和提升為目標的閱讀(不包括讀《鬼吹燈》等休閑閱讀)。

======引導閱讀行為,建立閱讀習慣======

推薦一個簡單有奇效的法子。

借用之前寫的『如何堅持寫作』這篇文章里提的原理,其實讀書這件事,也可以利用『執行意圖』(implementation intention)這個心理學機制:

設定簡單的『if X,then Y』執行規則,讓目標的執行簡潔,形成習慣;

舉個例子吧:

規則1:如果這本書沒讀完,就不往kindle里放下一本書(大部分人很難成為『貪婪的讀者』,但很容易成為『貪婪的電子書資源收集者』)

規則2:如果已經上床,就不帶Kindle以外的電子產品上床,而且要讀Kindle到睡著(一周可以一次例外)

======從簡單到復雜,再回到簡單======

我們在『時間和知識管理』課程分享里一直說:

先把簡單的事情做復雜
再把復雜的事情做簡單

舉例說,做事情很簡單,直接做就行。然而我們要把它想得更全面、更深入,『做復雜』以至於形成自己的GTD理論體系;然後,我們在把已經復雜的的理論和規則『做簡單』,一個OmniFocus成為最簡潔、最高效的解決方案;

學東西很簡單,直接學就行。然而我們要把它想得更全面、更深入,『做復雜』以至於形成自己的知識管理理論體系;然後,我們在把已經復雜的的理論和規則『做簡單』,一個Evernote成為最簡潔、最高效的解決方案;

同理,讀書這件事很簡單,直接讀就行。但是我們今天也要把它先『做復雜』,然後,『做簡單』。

======搭建讀書系統,確定讀書規則======

先從簡單到復雜:找到適合你的工具、制度和規則,構建推動你不斷實現目標的讀書系統。

電子書管理:Calibre

Calibre是電子書管理的不二神器,支持任何格式轉換、書籍資訊編輯、tag、Kindle內容管理

書單工具:OmniFocus(OF)中的『閱讀』項目+豆瓣讀書的豆列

OF作為GTD理念的最高成就體現,將閱讀應用到GTD層面再好不過了

你是否經常看到很多人推薦無數的書單,千萬不要焦慮。很多人不負責任推薦,甚至他自己都沒讀過,或者只讀過『濃縮版』、『乾貨版』

專注最重要;讀書也要另缺勿爛。選擇自己最關注的幾個領域,選擇最好的、最值得閱讀的書,建立自己的書單

在OF中建立專門的閱讀項目作為書單。OF支持無線層級,不需要設置到期時間。它就是你自己的書單,靜靜地躺在你的GTD系統中,供你選擇

一本讀完就按書單選書。避免有時間時不知道讀什麼書,花很長時間選來選去最後讀了一本爛書

讀完的書,可以考慮在『豆瓣讀書』建立豆列:『XXX的2016讀書記錄』,這很有意義,意會吧

閱讀工具:Kindle Paperwhite

Kindle閱讀時,邊讀邊標注(值得記錄的一切內容):包括主要結論、事例、數據、精彩論述、精彩語句等等

這些內容,包括在此基礎上的聊天、讀書筆記或讀後感,最終構成了你自己的素材庫

筆記體系:Evernote(讀書筆記)+http://Clippings.io(導出標注至Evernote)

http://Clippings.io可以一鍵將kindle的所有標注內容按書籍傳輸至Evernote中

利用Evernote中的讀書標注內容,定期或讀完後進行總結,寫讀書筆記或讀後感

輸出工具:Markdown寫作工具+OmniOutlier(結構整理)

有位朋友說,80%的學習問題都是因為沒有有效輸出

讀書不能悶頭一個人讀,讀完後,和朋友聊一聊

文字形式的總結輸出更重要。選一款趁手的Markdown寫作工具吧,推薦iA Writer或者Ulysses

對於『特別重要』的內容,推薦利用OmniOutlier進行拆解式學習!最高效地將外部資訊轉化為自己頭腦中的知識,這才是對作者最高的敬意(這部分寫起來內容太多,以後專門寫一篇)

利用OmniOutlier整理出書本/文章結構,確保達到能輸出的程度。就是說,你能隨口跟朋友介紹、講明白這本書,能跟人『談論』這本書,能向人有理有據的推薦這本書

======行動、行動、行動======

再從復雜回到簡單:因為行動很簡單(難在堅持而已)。

前面建立了『復雜的』讀書系統,細化了很多讀書規則,其實最終落實到行動上時,是極其簡單的:

每天讀30分鐘書

每讀完一本都做總結輸出

題圖:Herbert_James_Draper_-Ulysses_and_the_Sirens(1910)

很簡單是不是。但是做起來也很難。所以,我們才不依賴個人的意志力、不依賴個人『美好的願望』,為自己設立了這些規則、流程,搭建了這個讀書系統。為什麼這么做?題圖里就是我經常講的以至於老掉牙的『尤利西斯利用工具而不是自己的意志力抵抗海妖塞壬誘惑』的故事。經常講,這里就不重複了。現在網際網路上的誘惑,那比海妖塞壬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題圖雖然是藝術作品,但是我還是打碼了。就是這么穩健。哈哈)。

======尾聲======

就像溪水流過石頭什麼也沒留下,誰都不希望自己讀完書的結果是這樣。
那麼,試一試搭建自己的閱讀系統?

http://weixin.qq.com/r/PjjXz2vEvzbArS_s920s (二維碼自動識別)


韓東燃:

讀書並不會忘,會忘掉的那些,其實你當初就並沒有真正理解過。


李莉安:


魯西西:

我換個角度講這個問題。有閱讀習慣的人和沒有閱讀習慣的人,只要聊幾句話,基本能夠明顯分辨出來。

舉個例子,以前會通過QQ群微信群加進來的人。

他們前幾句話是不約而同的提問:
你在哪裡?
你多大?
你在幹嘛?
你做什麼的?

有時候我在很好奇這樣的撩妹會成功嗎?大約他們能撩到他們的同類。然而這類人,無論對方顏值多高,都無法令我產生交流興趣。有時候出於禮貌,耐著性子回復。

Aorqu上的網友,無論平時有沒有看書的習慣。但是長期上Aorqu,己經算閱讀的一種。所以評論或發來私信水準,會高於很多場合的遇到陌生交流。

你以為閱讀全忘掉了,其實閱讀早已改變了你。否則你就是那種,僅僅只會乾巴巴地問別人在哪裡、在幹嘛、吃了嗎的乏味靈魂⋯⋯不閱讀的人交流的空間只局限於日常

閱讀讓你的思維變生動有趣,既能娛己亦能悅人!

更新,大家都想聽正面例子,想看讀書多的人怎麼聊天。我曾在一個問題下寫過:

那一年,告別了一個城市的夢想與愛情,我登上北上的航班。

在飛機上,在關掉手機之前,收到那個在機場看著我離開的男孩的簡訊。我依然記得,那閃光字句:當飛機飛行二十分鐘之後,我多麼希望,你能夠隔著玻璃窗戶,看一看3萬英尺高空之下的那片土地,因為那裡,是我的家鄉。

絕口不提愛情的簡訊里,是一種樸實而無望的深情。大氣得令我動容。一生中見過無數華麗的文字,聽過無數動人的詩句。從來沒有過像這一句,在恰當的時間里出現,這樣的動人心弦。

當飛機飛行二十分鐘之後,我真的低下頭,額頭輕輕抵著小小的窗子上的玻璃,望下面的河流、山川、田野……我知道那是一個人的家鄉。

人是這樣感性的動物,是會被語言打動的。 所以,我們無法不愛那些藝文男生。他們在情感世界裡給我們帶來,比物質更動人更永垂不朽的精神盛宴。


周筠:

閱人無數,為的是沙裡淘金,找到你一生的伴侶,一生的摯友,一生的事業夥伴,一世的親情。很多人,你都忘在腦後,連名字也想不起來了。而有些人,註定會成為你生命中的明珠,暗夜裡也會熠熠放光。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讀書也是如此。讀了那麼多早晚會忘記的書,為的是發現——
哪些書,是你的枕邊書,入夜睡前也要摸索幾頁,須臾不願分離。
哪些書,一段時間不拿起來重讀,就會覺得茫然失措,氣短心慌。
哪些書,你出差時不放入包包里,就會覺得日月無光,世界荒涼。

行萬里路,讀萬卷書,為的是把人和書挑出來 ,長長久久地陪伴著我們,讓我們安心。
精心挑出來的人,精心選出來的書,都將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分,深深地留在我們的記憶中。

====
讀書是否已經成為了一種效率低下且成本過高的資訊獲取方式? – 周筠的回答
碎片閱讀如何形成知識體系? – 周筠的回答


渡小書:

讀過的書,你不記得,但是你知道,腹有詩書氣自華。不是你以為忘了,就沒有意義。人的記憶總是會越來越差,或許等到你白髮蒼蒼,你都記不得自己是誰的時候,你讀過的書,會讓你仍舊保持優雅。

不知道提問的人有沒有看過電影「刺蝟的優雅」

一個看門人,即使沒有接受多麼高端的教育,但是每天堅持讀書,於是內心優雅自如。

為什麼要讀書?不過是為了你,哪怕忘記一切,骨子裡仍舊可以有份優雅。


清減:

這個問題曾經在老家裡被好多朋友問起

引用一個故事吧

以前有一個小男孩 他和阿公一起生活

阿公一點也不可愛 經常逼著他讓他讀聖經

小男孩很苦惱 聖經很枯燥

沒有外面的花花世界有意思

而且小男孩壓根就記不住多少 每天就讀啊讀啊

於是他對阿公說 阿公啊阿公

你讓我讀聖經 可是我根本就記不住

那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

小男孩的阿公給了小男孩一個裝過煤炭的竹籃

讓小男孩去河邊打水

小男孩用籃子打了滿滿一籃水 可他還沒到家

水就全部灑光了

阿公說你要跑得快一點

小男孩這次跑的飛快 然而還是全部灑光了

重複幾次後 小男孩泄氣了

阿公啊阿公 這壓根就沒有什麼意義嘛

阿公說

你就像這個籃子 讀書就像讓你去打水

雖然水沒有留住 但你看看籃子


<煤灰沒有了>


Aorqu用戶:

同樣都是居住環境,有些人的居住環境昏暗、混亂、不潔,東西肆意擺放,找東西時翻箱倒櫃就是找不到需要的物品。

而有些人的屋子功能分區合理,乾淨明亮,所有物品規律地擺在相應的位置, 需要時可以迅速被找到。

……

同樣都是閱讀,有的人會在書籍打折的時候湊單囤書,選擇標準是什麼書「便宜」看什麼,忽視了閱讀的時間成本;有的人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找不了解自己情況的人推薦書單,放棄了閱讀的主動權;有的人以看得快為榮,要一年看夠上千本,囫圇吞棗卻沒有閱讀過一本經典書籍……

而有的人會做下大量札記,使得筆記厚過原書,如錢鍾書老先生嚴謹治學;有的人同主題閱讀,只大量閱讀與自己最相關的書籍,滿足自己某一方面的好奇心,解決自己的某些問題或者建立某方面的知識體系,如埃隆·馬斯克學習火箭製造術……

從低階閱讀者到高階閱讀者是一個過程,每個願意探索並為之努力的人慢慢都會經歷這個過程,如同打掃乾淨自己的屋子,最終整理好自己的思維,構建起自己的知識體系。擁有了自己的體系,彷彿房屋中那些功能明晰的收納容器和傢具,幫助人整理、分類、定位好各類知識與資訊。

那些真正對自己有益的知識,是會通過仔細理解與實踐內化在自己系統中的。即便忘記了具體細節,也一定在大腦中生成了目錄或者網路,兜住知識,使得自己能夠再次尋找到需要的資訊。同時,知識根本就是一張相互纏繞的網,新知識總是與舊知識相互聯系,只要找到了一個線索,就能夠層層追溯。

因此,為什麼讀書早晚會忘記呢?可能讀書的過程並不嚴肅,被當做了消遣活動。如同亂糟糟的屋子,未經整理過的思想就這樣散掉了。

如果僅僅想像看電視劇一樣用作消遣,忘不忘也不要緊了。但如果希望吸收消化一些內容,閱讀的時間成本是很高昂的,如果知識像水草一樣飄散,怎麼能夠在某些領域內做刻意練習和深入積累呢?

記得李敖談及讀書時的隨性,他抱起一大摞書,風吹開哪頁就讀哪頁。這是構建了相互聯系的知識體系後的瀟灑,相信李敖的知識大網足夠兜得住他隨性看到的篇章。

作為普通人,我們還是得在選擇書籍上以及閱讀方法上多下些功夫。不妨每次閱讀時問問自己:

在寬框架視角下:

  • 我需要解決什麼問題?我對哪些領域有強烈的好奇心?
  • 以寬思維框架的方式來思考,我應該給自己在某些領域內列出一個怎樣的書單?
  • 這些領域內有哪些著作與大家?
  • 我的閱讀順序是什麼?
  • 閱讀完我有什麼收穫?應該以怎樣的方式分享自己的收穫?

在窄框架視角下:

  • 這本書的主題是什麼?和我之前閱讀的書籍有什麼聯系?
  • 這本書和自己有什麼關系?我為什麼要讀這本書?
  • 我為什麼現在就要閱讀這本書,而不是之後?我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嗎?
  • 這本書的作者是誰?作者的目的是什麼?在這個領域內這個作者的水準怎麼樣?

……

細節會忘記,但留住的是idea。

如果沒有留住idea,那真的需要自我反思了。

這就是閱讀者的精進吧:)

與題主共勉。


倪新:

與遺忘鬥爭,以捍衛意義

一般人是讀書「早晚」會忘,我是讀書「明早」就忘。嗯,字面意義,睡一覺第二天不太記得起來昨天讀書的具體細節了。

我曾經自嘲,我大概是我們這一屆最不適合做學術的了,沒辦法,看過的書轉眼就忘,這怎麼能做哲學史研究呢?

但我也自信滿滿地說過,我是最適合做學術的,因為第一我的理解力好,擅長發現問題的脈絡,第二是勤動筆,多動手。

所以對我來說,不是「讀書明早會忘,為什麼還要讀書」,而是「讀書明早會忘,那怎麼才能記得那些書?」,而且「怎麼樣與遺忘進行鬥爭,來保留珍貴之意義?」

如果說遺忘就是為了抹除意義的存在,那麼認為「遺忘就讓讀書這件事無意義」,就是在推波助瀾,甚至抹除去了意義曾存在過的痕跡,就是二次遺忘。

遺忘是一次性的事實,認為遺忘讓事物失去意義就是對意義造成二次傷害。在根本上。

讀書與畫書

試想一下,當你想要查閱一本你讀過的書,你只有腦海中那麼一絲絲漂浮的印象告訴你,你要的東西就在這本書里,但是面對光禿禿的一片文字海,你是不是會感到絕望?一本兩百多頁的書,得多久才能準確無誤地找到自己曾經讀過的哪個印象片段?

我每次讀書都做一件最傻的事情:總結段落大意,以簡練的語言作為提示語寫在頁眉上。展示一下我手頭的幾本書,隨便翻開一頁,完全是按照「能夠迅速為我導引到我要的內容」的內容而製作的,塗塗抹抹寫寫畫畫的地方比比皆是。

列維納斯,《從神聖到聖者》
牟宗三,《現象與物自身》
羅森茨威格,《救贖之星》
維爾納·馬克思,《大地之上可有尺度?一種非形而上學的倫理學基本規定》。那個時候德語還不好,要靠劃線釐清句子結構。

幾個小tip:

1、重要的內容用熒光筆或者紅筆標示出來。
2、看完一段就總結一下段落大意,善於畫作者邏輯演進的脈絡圖譜,用箭頭指向或者圖表的方式來立體展現思想的進程,這樣他的思維地形就一目瞭然。
3、重要的句子或者詞匯在旁邊寫出來,這樣看的時候很扎眼。要記住,你之所以對某本書有某些印象,大多是因為這樣句子,或者詞匯。不論是小說還是學術書籍,要知道我們肯定無法記住它的整個脈絡,很有可能就是幾個碎片,而能否首先將這些碎片還原到原書,決定了你是否能完整回憶起這本書的關鍵思想,或者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意義塊。
4、在讀書的時候,你腦子里會冒出很多想法,不要讓它溜走,隨時想到就隨時寫在書的旁邊。我有過那種情況:忘記了作者說了什麼,只記得我寫過的某一段話,那麼通過這一段話,我也就能順利順藤摸瓜尋找到作者的原意之所在。
5、不要忘記用彩色貼紙做標簽。

或許會有人驚奇,為什麼我能夠閱讀那麼多語言的書籍,我所謂的「轉眼就忘」是不是在啪啪打臉。

其實不是的。

因為如果人真的能認識到自己的缺陷,反倒會是激發起自己與之戰斗,克服它這樣的沖動。正是因為我記憶力奇差,按理說學習語言具有先天的劣勢,但是大學四年,我把人家玩遊戲、打球、暑期休息的時間全部用來學習語言,勤能補拙,這話倒是一點也不假。

那個時候我一得獎學金,心裡首先想的就是:「太好了,終於有錢去學新語言了。」

學習語言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通過語言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而為此,就必須和自己的遺忘作鬥爭。在此之前,更要跟自己的不耐煩——不耐煩重新閱讀,不耐煩回憶的天性作鬥爭。

人類的根本惡:不耐煩

很多時候,我們認為「忘了就忘了吧」或者「如果事情都會忘掉,那忘掉的時候又有什麼意義」,這背後是一種不耐煩——缺乏重新記憶的耐心,和懶惰。

卡夫卡說過:

有兩種主要的人類之惡,其他諸般罪惡都由之而起:不耐煩與懶惰。人們被驅逐出天堂因為他們的不耐煩,他們無法重返樂園是因為他們的懶惰。
然而,或許其實只有一種根本惡:不耐煩。
他們被驅逐是因為他們的不耐煩,因為他們的不耐煩,他們無法重返。

人類很容易就會對記憶產生不耐煩,正是因為遺忘太過輕松,而記憶是一種負擔。

記得我們系有個老師曾經開玩笑:「為什麼你們睡一覺前一天背的單詞就忘乾淨了,說明你腦子就拒絕記憶。」

耐心是讓人們等待的青春

猶太民族被稱作是「聖典的民族」,就像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學習儒家的經典一樣,猶太民族在幾千年的離散中都沒有忘記不停地學習他們的聖典——塔木德。

法國的拉比哲學家Ouaknin說過:

塔木德的學校就是時間的學校,就是學習耐心的手藝。
耐心,就是緊急性的緩和:就是人們所延後的需要,轉移到別處的沖動,就是讓人們等待的青春。

我們在閱讀的時候,應該學會克服對遺忘的恐懼。把遺忘等同於意義的消失,這背後是一種不耐煩的心態:為什麼這么快就忘了,那還記它有什麼用?

閱讀不是與時間賽跑,而是在時間的流淌中展開自己的生命過程。重新閱讀,就是喚起對自己曾經擔負過的意義的回憶,就是找到自己在閱讀中發生的青春。

閱讀,是在讓時間里的意義等到我們。我們到來處,時間綻放。

急迫的需要,是一種並非時間的時間。

所以人們在閱讀的時候,應該把那些緊迫的需要退到一邊——連國破家亡、四處流散、遭人歧視的猶太民族都在這漫長的苦難歲月中耐心、安然、平靜、一遍又一遍地閱讀和學習塔木德,為什麼我們不能平常心一些,以與遺忘,與自己的不耐煩這個根本惡作鬥爭呢?

不朽:道路上的空間

我很喜歡米蘭·昆德拉的《不朽》,因為我認為他思考到了在一個單純追求事物的工具意義的世界,不朽還意味著什麼——難道是單純物理時間的延長?

就像海德格爾區分存在者之存在與存在之存在的「存在論差異」一樣,昆德拉對「公路」與「道路」的區分也頗有深意。我們這個時代,就是一個「公路化」的世道。「公路化」破壞著一切守衛著靜謐之耐心的「林中路」。

藉助小說中阿涅斯之思考,他如是寫道:

在這最後一次山間漫步里,阿涅斯發現了這個微不足道的東西究竟是什麼:道路。
道路:這是人們在上面漫步的狹長土地。公路有別於道路,不僅因為可以在公路上驅車,而且因為公路只不過是將一點與另一點聯系起來的普通路線。公路本身沒有絲毫意義,唯有公路連接的兩點才有意義。而道路是對空間表示的敬意。每一段道路本身都具有一種含義,催促我們歇歇腳。公路勝利地剝奪了空間的價值,今日,空間不是別的,只是對人的運動的阻礙,只是時間的損失。

不朽,不是沒有開端靈魂與另一個沒有終點的靈魂的永恆輪回,而是那條微不足道的道路。

這條道路沒有開端,沒有終結,沉浸其中,賦予價值,贏取時間與空間,是為不朽。

人早晚也會死亡,沒有什麼是長存的。

但是意義並不因此枯萎。

只要有閱讀,就有生長。

有人閱讀,就有世界存在。


登州小菜花:

【請大家不要錯過評論區,有很多不錯的觀點呢。】【朋友圈看到的,不知道原出處是哪裡,侵刪!】
為什麼要讀書?為什麼要好好讀書?讀書有什麼意義?希望這個答案能讓你知道到底為什麼。

舉個例子:
當你看到夕陽餘暉…【此處應該有配圖,一群野鴨子…哈哈哈哈…】

你的腦海浮現的是:「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而不是:「卧槽,這么多鳥!真好看,真他媽太好看了!!!」

完。


平行世界:

因為這世間雖大,樂趣卻太少,可是又想獲得思維上的樂趣,我選擇閱讀。

最近在讀這本《沉默的大多數》

雜文帶給我的思考往往是最多的。

二十五年前,我到農村去插隊時,帶了幾本書,其中一本是奧維德的《變形記》,我們隊里的人把它翻了又翻,看了又看,以致它像一卷海帶的樣子。

後來別隊的人把它借走了,以後我又在幾個不同的地方見到了它,它的樣子越來越糟。我相信這本書最後是被人看沒了的。現在我還忘不了那本書的慘狀。

插隊的生活是艱苦的,吃不飽,水土不服,很多人得了病,但是最大的痛苦是沒有書看,倘若可看的書很多的話,《變形記》也不會這樣悲慘地消失了。

除此之外,還得不到思想的樂趣。

我相信這不是我一個人的經歷: 傍晚時分,你坐在屋檐下,看著天慢慢地黑下去,心裡寂寞而凄涼,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剝奪了。當時我是個年輕人,但我害怕這樣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來,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當我看到最後一段話的時候

心裡真的顫了一下。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被剝奪了閱讀的途徑,失去思考的能力,淪為庸庸碌碌的一具軀殼。

之所以提到王小波的這本書,因為:

前幾天,一直在外面奔波,公交上,司機的抱怨,乘客的咕噥咒罵,馬路上汽車的擁堵,司機暴躁的摁喇叭的聲音,捷運上,男男女女,都略顯疲態,低頭刷手機…

路過學校賣烤冷麵的攤子,忽然想到一段話,一段論述嚴酷與溫柔的話:

學校門口有對賣烤冷麵的夫妻。
男人粗獷,脾氣有些暴躁。女人很溫柔,甚至有些唯唯諾諾。經常見到男人對女人呼來喝去,東西遞的慢了一點也會讓他很惱火地皺眉。

可是有一次,我竟然看到男人在忙碌間隙伸過手去輕輕幫女人撥開了散落於額頭的發絲,臉色一如既往的嚴肅,但我總覺得那雙低垂的眼裡肯定充滿溫柔。女人的臉紅了一下,仍不動聲色地繼續忙碌,笑意卻從眼角溜了出來。

那一瞬間我幾乎呆住了,這種美好太動人了。在我走開之後持續很久的恍惚中,突然醒悟到這就是某種嚴酷的溫柔。醍醐灌頂。

於是在更長久地體會與打磨後,我寫下了這些。我不是為了說明什麼道理,只是想講述出我創造出的這個概念。這種美或許不足為奇,只是生活本身矛盾密布。——

這段話,是我一個學姐寫的,當時我在她空間看到這段話的時候,靈魂像被擊中了一般。

當時想,能對生活有著這樣超乎常人感觸的人,要麼是閱歷極為豐富要麼是有閱讀習慣的人,但其實往往兩者結合

的確,她是我目前見過的最嗜書如命的人,不局限於文學,心理學歷史懸疑推理哲學科幻藝術地理雜志…

閱讀面很廣。

和她深入交談體會更加明顯,她可以和你討論文學討論電影,也可以討論門口的烤冷麵奶茶食堂的飯菜,還可以一起吐槽學校…

怎麼說呢,和她交談,不累,我很享受的這個過程。

我是不相信讀書能改變一個人氣質這種話的,翻看她以前的說說相冊,高中的她,黑且胖。

反正你要是見她現在的樣子,是決不會相信她以前長那樣。

不是讀書改變她的外貌,是衣品是減肥是化妝品。

但是,閱讀使她不愚昧。

她化妝但不會變態地糾結於品牌,她穿衣但不會瘋狂剁手買超出自己承受能力之外的衣服,她減肥但不會瘋狂節食不吃東西。

她專注看書的時候最好看。

她在尋找一個和王小波靈魂相似的人。

前面說到我前幾天一直在外面奔波,走出捷運站的那一瞬間,看著昏暗的天,似乎能看自己庸庸碌碌愚蠢的樣子,鼻子一酸,嘆了一口氣,拖著軀殼回到宿舍。

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上午在圖書館自習,剛坐下,忽然我呆坐著沒動,緩了緩,看到周圍都在埋頭刷題的人,再看看眼前的會原作業,心裡依然一愣,打了個冷顫。

走到閱讀區,隨便拿了本書,讀了起來。

那是非常安靜的幾個小時,也是非常美好的幾個小時。

又在書裡面發現陌生人的便簽。

這本書讓我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從圖書館到食堂的路,走的很輕快,感覺心裡在唱著一首歌…和食堂阿姨相視一笑,這個世界真美好…

的確,讀過的很多書,都忘了,忘的只是它的軀殼,它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已經一筆一劃的刻在了我的骨髓上,融進了我的血液里。

讀書使我在淡出鳥來的生活里發現樂趣

在苟且奔波身心俱疲的時候,讓我能有個休憩的地方。

在壓力之下庸庸碌碌的時候,它時刻提提醒著我,我還活著

它能讓我對生活有超乎常人的頓悟力和感觸力。

其實最重要的是,它能讓我靜下來……

可讀的書還太少

儒雅

————————


高太爺:

謝邀。在給出結論前,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是一個刺客,現要刺殺一名君王,你要怎麼做?

先別著急往下翻,你想想要怎麼才能完成這個任務?

苦練神功秘籍?

鑽研潛行本領?

苦習用毒技巧?

黑衣蒙面潛入皇宮,尋找機會一擊即中?

或等待時機,學張良博浪沙刺殺秦始皇?

這些都是刺殺的好法子,但是,真的能刺殺一名君王嗎?

先別著急下結論,咱們看看名載史冊的成功案例。

《吳越春秋》中的《王僚使公子光傳》有一段精彩的刺客傳記:

專諸者,堂邑人也。。。光既得專諸而禮待之。。。專諸曰:”凡欲殺人君,必前求其所好。吳王何好?”光曰:”好味。”專諸曰:”何味所甘?”光曰:”好嗜魚之炙也。”專諸乃去,從太湖學炙魚,三月得其味,安坐待公子命之。。。四月,公子光伏甲士於窋室中,具酒而請王僚。王僚使兵衛陳於道,自宮門至於光家之門,階席左右皆王僚之親戚。酒酣,使專諸置魚腸劍炙魚中進之。既至王僚前,專諸乃擘炙魚,因推匕首,以刺王僚,王僚既死。。。光遂自立,是為吳王闔閭也。

原文較長,摘錄部分,這個故事的梗概大致是:

春秋時期,吳國國君僚繼位後,其堂兄公子光想陰謀篡位,伍子胥向公子光推薦刺客專諸,但吳王僚對公子光防備極深,文中描述非常清楚:光具酒請王僚,王僚使兵衛陳於道,自宮門至於光家之門,階席左右皆王僚之親戚。【譯文:公子光邀請吳王來家中赴宴,吳王在公子光家中的每扇門、每個台階、每個房間都派兵駐守。】

防備如此森嚴,如果你是專諸,你要怎麼得手?

專諸曰:”凡欲殺人君,必前求其所好。吳王何好?”光曰:”好味。”專諸曰:”何味所甘?”光曰:”好嗜魚之炙也。”專諸乃去,從太湖學炙魚,三月得其味。

專諸沒有苦練刺殺本領,而是學做燒魚之術,而且還非常出色,後人甚至把他奉為「廚師之祖」。【註:無錫市有一個專諸塔,1966年才被拆除】

專諸在學會烤魚之術後,公子光就將他請回家做廚師,經常大宴賓客,專諸善做魚的名聲也隨之傳播開來,傳到吳王僚的耳中,因此吳王僚才赴公子光的宴會。

之後就是耳熟能詳的魚腸劍故事了,「大廚」專諸將魚腸劍藏於烹制好的魚中,端著魚走到吳王面前,然後拿起魚腸劍刺殺成功!

至此,一個精彩的刺客故事結束,如果僅僅到此為止,那麼:《王僚使公子光傳》中的文字你記住了多少?就算是全部記住了,有用嗎?就算全部忘記了,可惜嗎?

沒有用也不可惜!因為讀書絕不是為了有趣,為了「知識淵博」,為了增加談資,而是為了思辨,用古人的智慧磨礪自己的智慧,用古人的經驗促進自己的成長!

回到開頭的問題:如果要你刺殺君王,你會怎麼做?

我相信,包括我在內的絕大數人,都想著怎麼技能MAX,苦練武功,苦練刺殺,苦練潛行偽裝,但結果絕對是然並卵!

那為什麼專諸能成功刺殺掉前擁後簇、防備森嚴的君王?
這中間就有一個關鍵的思維差異:我們習慣用直線式的「萬能公式」去解決問題,而專諸則是根據目標分解具體技能!

目標:刺殺吳王僚。步驟:1、接近吳王僚;2、刺殺吳王僚。

分解:

1、如何接近?吳王前呼後擁,暴力接近可能性近乎於0,唯有讓吳王放下戒備,甚至讓吳王主動接近於我,所以專諸利用吳王喜吃魚這一愛好。
2、如何刺殺?尋找合適的利器藏於魚腹,利用刺殺技能一擊必中!

簡而言之,專諸的成功公式是:刺殺技能+趁手武器+正確努力方向(接近吳王),三者缺一不可!

而我們的成功公式則是:技能MAX+武器。一種直線式的思維,更是一種不假思索的萬能公式!

所以,在Aorqu上經常會有:

「為什麼我學得這么認真,成績卻總是不行?」

「為什麼我這么努力,卻還是無法成功?」

「為什麼我這么努力,卻總是無法升職加薪?」

世間絕大多事,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如果你的努力沒有效果,必然是方法出現問題!以學習為例:

目標:好成績。步驟:1、掌握高效學習方法;2、培養良好的學習心態;3、努力學習。

但是有多少人直奔第3步,而忽視了第1步、第2步,這種低效的努力除了感動自己,亦只能自證智商差距!

兩點之間直線最短,這句話絕對正確,但這條直線,不是我們的視線,而是我們的思維,而讀書正是磨礪思維最廉價、最有效的方式

——————————

關注公眾號「高太爺」,一起思辨閱讀、磨礪智慧。公眾號回復「呂世浩」,獲精彩思辨課程視訊。


好奇心研究所:

這個問題的前提是如果讀書都記不住,那麼讀書的意義就值得懷疑,那麼我們為什麼會把很多看過的東西都忘了?這反而更值得關注。

事實上想要記住所有看過東西很難。小說里那些「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本領可不是誰都有的,是人就會遺忘,不管是你想要記住的知識還是一些瑣事,都會隨著記憶力曲線的下降而逐步淡忘。

小說《洛麗塔》的作者博納科夫說過一句話:「只有重讀,才是真正的閱讀。」

所以學生時代我們都經歷過考前復習,然而當我們脫離校園以後,平時刷劇、看小說、讀雜志、甚至看嚴肅書籍,幾乎都不會回頭再看。所以久而久之,除了少量被反覆觀看的內容以外,大部分瀏覽過的東西都被我們忘了。事實上,如果你這一生中都處於「上學狀態」,把所有想要記住的東西都不斷復習的話,你也能夠記住他們。

然而一個客觀情況是:網際網路讓資訊獲取成本降低,如今人們消費訊息和娛樂的方式已經改變了我們的記憶類型,「記東西」這件事似乎變得沒那麼重要了。

墨爾本大學的研究員 Jared Horvath 就指出一個理論:網際網路的到來,使人類的記憶重點放在了檢索方式,而並非內容本身。換句話說如今你平時喜歡在哪裡了解資訊比較重要,而資訊本身被遺忘的概率上升了。正如哥倫比亞大學在 2011 年的一項調查就支持了這一點:「 當人們知道以後還可以再找到這些內容時,他們對資訊本身的回憶率就較低。」

網際網路是一種外化的記憶,但這種對「載體」的懷疑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在網際網路存在之前,書也是這樣一種外化記憶,最初誕生時,蘇格拉底和孔子都對著書立說持懷疑態度,他們都認為這樣會破壞知識和自身記憶。因為這會造成一種假象,你在看視訊或者文字也好,第一遍看下來你覺得很過癮,但你不會去進行第二次閱讀,那麼這些流淌而過的「閱讀記憶」就會消失,他們不屬於你的記憶。所以這就是為啥你反覆回味的《老友記》一類的經典片你都基本都能背過台詞,也能記得住下一幕的場景畫面的變化。只有重複的,才能洗腦。

墨爾本大學的 Jared Horvath 解釋道:「蘇格拉底痛恨寫字,因為他認為文字會殺死記憶,削弱人們的記憶能力,事實上他是對的。但站到今天來看,無數的書籍和寫作為我們帶來的那些寶貴的財富,人們才不會情願拿它去換一個更好的記憶能力。」

相類似的,或許網際網路也是這樣一筆買賣,你可以獲取到盡可能多的資訊,但這也意味著你只會記住一小部分。

但回過頭來說,雖然你不會牢牢記住每一個看過的段子,綜藝節目的片段,或者書中的一段話,但你總會記得當時「閱讀」這些資訊時愉悅的感受。

在紐約客的一篇名為「 閱讀與忘記的詛咒 」的文章中寫道,「閱讀有許多方面,其中之一可能是那一刻稍縱即逝的靈感、思考和情感的混合體驗在那一刻發生,然後淡出。那麼,閱讀多少只是一種自我陶醉的體驗 – 一個你是誰的標記,當你遇到一個文本時你在想什麼?

不能因為最終會忘記很多事就放棄體驗整個人生不是嗎?


有書雷文濤:

讀書並不是萬能的,但是保持讀書的狀態對我們至關重要。當我們還在持續閱讀,說明我們還有很強的學習動力,還有成長的可能。


cataloguelee:

我們早晚都要死,為何還要活著?


Aorqu用戶:

讀書時會思考,思考時會改變或堅定原有想法,讀了書後來忘記了,那是以後的事了,在忘之前,你已經變了。
這算不算讀書的用處?


白灼:

早晚會忘。
要不,你中午讀?


Aorqu用戶:

讀書本身是幫助你「悟」,而不是「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