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背誦古詩詞、古文有什麼意義?

問題描述:這個問題曾經和同事爭論的很激烈,今天又爭論了一番。之前討論是因為語文教材要刪除魯迅的某些文章,今天爭論是因為上海國小一年級要刪除古詩詞。不過習大大發話了,說他不贊同國小教材刪除古詩詞,所以啊,所以北京那邊就傳出消息了:下個學年要大幅增加中國小教材中古文詩詞的篇幅,好像是說要增加兩倍。我不太確定這些消息是不是媒體斷章取義,但無論是全部刪除古詩文,還是因習大大的話要增加兩倍的古詩詞,我都不贊同。 再…
, , , ,
李柏嫻.biu:
小時候熟背弟子規。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現在還能用上。
再不行你還能拿著發朋友圈啊。


Aorqu用戶小時候背的詩詞歌賦,長大後都是別人無法拿走的財富。


伊川明道:
可以參考我在這個答案里的補充:如何評價《浙江大學 120 周年校慶公告(第一號)》使用文言文? – 伊川明道的回答


熊管家:

對啊,為什麼讓孩子背詩、讀古文?

既不能靠它吃飯,也無法指望它拿高分。

的確,詩歌從來都和功利無關。

那讓孩子學詩詞有什麼用?

我的回答是:什麼東西百無一用卻不可或缺那就是大有用處

想問大家看到以下此情此景不知道你們會想到什麼?

是會說真安靜啊,還是會說有意境,還是會說「綠竹放懷春來暮?」我想到的是常建的「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

其實好多詩,小時候不懂,長大後看到類似的風景,腦子里會自然浮現出來,這大概就是背詩的意義,讓你在平凡的生活里也能把日子過成詩。

不僅如此

孔子說過的:「不讀詩,無以言」,如果沒有背過詩的,你的語言表達就會非常貧乏。什麼都是只會用「好」字來描述:東西好吃,風景好看,遊戲好玩。。。想要表示好吃程度的不同,就只有「好吃」和「太特么好吃」兩種區別!

久而久之,我們就失去了對生活質感的感受力和描述能力!

所以如果你希望你家小孩以後見到喜歡的男孩子會說「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
「盈盈公府布,冉冉府中趨」「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而不是:「啊啊啊啊啊,讓我炸!

那你就在她小時候給她讀詩歌,在她記憶力最好的時候,讓她大量吸收這些民族語言的精華,讓她孩子的語言更形象、更美、更準確。為在她心裡埋下詩歌的種子

當有一天當她長大了:

開心時,可以有「隨富隨貧且歡樂,不開口笑是痴人」的灑脫,悲傷時,有「多情卻被無情惱,今夜還如昨夜長」的共鳴;

相聚時,可以有「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的喜悅,離別時,有「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的浪漫。

得意時,可以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恣意,挫敗時,有「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的鼓勵;

這種感覺無關功名,更無關富貴,但關乎到生命的豐滿,關乎到對生命細節、生活細節的敏感。如果讓你的孩子成為一個生命充盈的人,一個對這個世界有感覺、有感情的人。那你就教他背詩去吧!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我來到遠方,

發現,有詩的地方才有遠方。

不說了,我去背詩了!


岑二狗子:
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對曰:不學詩,無以言。


葛飴路 Lumia:
背完了存在腦子裡面,長大了沒事的時候慢慢琢磨是什麼意思,最有意思


落葉falling:
「同事一直說:”孩子不理解的東西,你讓他去背有什麼用?難道你忘記了自己小時候被強制背誦不理解的東西是多麼痛苦嗎?為何要把這種痛苦強加給孩子?」

這句暴露了你同事有多麼不成熟,

難道你忘了自己小時候學筷子被強制有多麼痛苦?

難道你忘了自己小時候學走路被強制有多痛苦?

難道你忘了自己小時候上課不讓說話被強制甚至被打有多痛苦?

原先一直以為長大之後會明白大人的良苦用心(雖然有時候方法不對,教育方法在這不做展開討論)

現在還在惋惜高中不讓背滕王閣序,

還在遺憾沒背下來孤篇壓全唐的春江花月夜,

還在感嘆書到用時方恨少,

不想扣帽子上升到民族高度,可是文化畢竟得傳承,這點上,我們已經失去太多。。。


Aorqu用戶:
是不是在大人眼中,所謂的有沒有意義是跟有沒有用掛鉤的。可能古詩詞在現代生活真的沒什麼用。但是就古詩文來說,編寫教材的專家學者們精選了好的古詩詞、古文讓孩子們學習,真的可以陶冶情操的。仔細讀下來會發現那些句子真的很美的。
無論是喜怒哀樂還是悲歡離合,都可以寫的很美或者感同身受。
舉幾個以前背過的古詩詞的例子好了,大家順便重溫一遍吧(๑> <๑)
《相見歡》•李煜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秋。胭脂淚,相留醉。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虞美人》•李煜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東流。
《聲聲慢》•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它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
最後《滕王閣序》節選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過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莫予應:

古詩詞本身沒有任何錯,教育方式才是問題。學古詩詞=死記硬背的模式才是要慢慢改革的,這個模式的原因是,我們的考試對於古詩詞就知道考背誦填空。像中國詩詞大會這樣,還是在比誰背誦得多。當然背誦古詩詞不是一點也不好,但是探索和挖掘古詩詞本身的方法有很多,對於很小的孩子,怎麼激發興趣可能很重要。

從教材的角度,我倒覺得多一點少一點沒什麼關系。也可以出兩本,一本正教材一本輔助讀本,讀本里選的古詩詞多一點,老師選擇地教,那麼正本里沒有也沒關系。教育的很大一部分是保證文化傳承,有什麼教育就教出什麼國民,所以古詩詞在小孩子的教育里肯定是要的,沒必要為了「有用」「沒用」在瞎爭論——現在的小孩子都搶著在玩家長的手機,佔據了大把時間,也沒見誰說沒有用要把手機扔了。


小千:
有些東西你沒有得到它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麼,還談什麼意義。
這些文章是用綺麗的文筆給了我們一種不一樣的人生感悟,而這些感悟並不會總會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但當我們某天有相同的感悟時便會發現即使是在浩瀚的歷史里其實我們也並不孤單。當然即使我們沒有相同的感悟也沒關系,這些文章會帶你體驗不同的心情和人生。
所以讓我們背這些文章不是強加的束縛,而是讓還年少無知的我們不至於丟失什麼東西,甚至於不知道自己丟失了。


starwhale:
我覺得背古詩詞是好的。在這里不想用「有用」這個詞。因為如果單從實用主義的角度來講,很多東西即使有意義也喪失了美感。

背古詩詞其實從來都不是有用沒用的問題。而是一種情懷與喜悅。

有一句古話叫腹有詩書氣自華——個人的思想和氣質究竟是由什麼組成又是被什麼改變——從此句話中似乎可以窺得一條路徑。

所以你可以選擇詩歌來塑造你自己以及你的孩子,因為詩歌是一種以美的形式來承載和反應萬事萬物世俗人情的存在。它的美是一瞬也是永恆。詩人的喜悅在於一瞬的靈感與表現,而讀詩人的喜悅則在於一瞬的頓悟與理解。但理解總是在了解之後的。不讀詩不背詩,你所體會到的美與喜悅就比別人少——而這是肯定的。

而所謂「理解」又是一個怎樣的定義呢?你以為文字的意思你理解了,其實你不一定理解其深層含義;你以為加入背景和點評你理解了,其實你只是理解了別人的理解。唯有當你某一刻看到某情某景遇到某人某事忽然腦海里只餘一句詩時,可能才是真的理解了。

但你敢肯定這便是「理解」了嗎?詩作為文學作品的一種,其特點便是常讀常新,不同的境遇不同的人生積累下的理解都會有所不同。所以「理解」不止分「對錯」,還有「厚薄」。你看,它竟是不停地試圖賦予你情懷和喜悅。

而知識又有哪一種是無用的呢?只是我們不得不承認人是無用的罷了——他只有有限的時間和精力。那麼人在幼年時,是應該多學習一些最基礎最即時有用的知識,還是應該多培養一些更基礎更影響深遠的能力和情懷?這就要看其父母的眼界了。

至於你忘了「當年你有多痛苦嗎?」之類的問題,說的好像學別的就很開心似的。起碼比起不停地抄寫鞏固拼音漢字,背誦「真無法理解」的九九乘法表,我覺得好像故事和畫一樣的唐詩,真的有趣多了。


馬藍藍:
我很好奇哎,為啥這問題就預設了古詩詞是孩子們根本不懂的呢,起碼我讀國小國中高中時學的古詩詞古文,還真沒有哪篇是學的時候壓根就沒法看懂的,盡管經典常讀常新,十多年後回來看往往會有完全不一樣的理解。
你讓三歲小孩學量子力學,當然是扯淡。但如果你進了大學物理系然後說我根本學不懂量子力學,那你應該反思一下自己,不要抱怨課程設置。


RO TOTO:
為的是先相見,再相識,再相知。
我們想必都有過這樣的體驗,看到某處風景,突然想起了某句詩詞。相互映襯,對美景更能欣賞,對詩詞也多了體會。

我國小時學「半江瑟瑟半江紅」的時候完全不能理解,一江水怎麼會一半綠一半紅?也是國小,某天在外婆家門口的池塘邊看夕陽,看了池塘一眼,突然就懂了。我沒有看過一江水,但是卻懂得了那種美景。
如果不是學過那句詩,可能我不會在意池塘水的景象,也不可能體會到那種美景。

懂不懂只是閱歷問題,當時不懂不代表以後不會懂。


匿名用戶:
文言文這種古代書面語,對一般人來說基本屬於「讀不懂」的代名詞…

附上 K島個人漢化的一張同人漫畫,將日文翻譯成了文言
正是因為文言和小篆 難以讀懂的反差,使其成了一張流傳甚廣的趣圖

(嘔吐):僕僕…

馬尾虛子:可笑!此為何物?
吐槽阿虛:害汝哉!欲萎吾鳥否!

虛子:使吾舐汝之鳥,以就其口,可笑哉!
阿虛:以刃刺汝!

虛子:將息使入,種袋脹否?
阿虛:止!


不解其意,想知道原文說什麼的
咱提供下關鍵詞

(C78) [ろくでなしの詩 (俊)] 涼宮ハルヒ漫畫

————————

很多「實用主義者」會問:
【既然一般人都看不懂,為啥要學文言文?在生活中也用不到嘛】

這時,具體該怎麼答疑解惑?

名門正派的老師大概會使用正攻法解答:

通過學習文言文,可以讀懂古代文獻,繼承、吸收和發展數千年傳承下來的中華文明
畢竟它記載了各種寶貴的古代文化遺產, 如:《周易》《論語》《孟子》《老子》《莊子》,唐詩、宋詞、小說、曲賦等等

學習文言文讓我們了解古漢語語法規則,須知文言的詞匯、語法、典故、成語還存活在現代漢語中,如「總而言之、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聞過則喜、反之、出污泥而不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上善若水、厚德載物」等等

學習文言文能使我們的語言簡潔明快,能夠提高自己的閱讀能力、表達能力以及鑒賞能力,也能提高我們的氣質與修養
其對提高自己的文學修養和寫作能力也大有裨益

正攻法雖好,但是犯了一種類似晉惠帝「何不食肉糜」般的錯誤
實際上,對於這些說著內行話的內行人,聽眾很難理解或贊同其看法

————————

機智點的老師會務實地使用奇攻:

不學文言文那你的語文考試很可能不及格——然後拿不到畢業證書
你以後上語文課都會用到文言相關的知識,畢竟各路文章作者都是有點文採的

你想考個985 211的話,文言佔了語文考試相當大的比例,不學就等著聯考落榜吧
就算你不上大學,直接進入社會,通過文言文得到的知識,對你將來和各路人等來往交流依然很有好處

比如在可以在寫文的時候,結合上下文,恰當地插句名言:
「魏武有雲,不可慕虛名而處實禍…」
別人看了也會覺得這寫東西的肚裡可能有點貨

在日常生活中,你還可以通過文言文知識,把古文名句翻譯成白話和人交流:
「曹操說過,不要為了虛頭巴腦的東西害了自個兒…」
(記得和什麼樣的人說什麼樣的話,死腦筋只懂掉書袋的話,會被當成孔乙己)

如果認識了一個名人叫周星馳,可以跟他說:
「給您起這個名字的人真有學問,雄州霧列、俊采星馳…巴拉巴拉…」
肚裡的乾貨搭配有水準的誇(chui)贊(peng),會讓他人對你有好印象
對古代文學有一定基礎的人,在實際工作中會有得體的表達和行動,也更容易接近成功

這類勸說,講出了利益相關要點,算是高明了一些
第一點:客觀情況,你不得不學
第二點:為了得到更多,你必須學

但這還不是最好的答案…

————————

如果現在還有人對文言文的實用性表示懷疑,問:
「我們什麼時候才會用到這個?」

咱已不再試圖從知識儲備中逐條列出原因來解答了
我會說:

現在練習俯卧撐,是為了老了之後,雙手能抱得動小孫子嗎?
現在練習仰卧起坐,是為了能輕松從床上爬起來嗎?

之所以鍛煉,是為了提高你身體方面的綜合能力
是為了走的更遠
是為了成為更出色的醫生、律師、建築師
或者碼農、搬磚工、渣畫手..
學習文言文,就相當於思維上的鍛煉

它只是通向某一終點的方法
而其本身,並不是終點

所以對於什麼事都追求「即學即用」的人,只能送上一句話:

甭想了,你這輩子也用不到這個


匿名用戶:
四五歲,我爸向我老媽獻禮,我是那個禮物。背下了我媽最愛的花間詞和長恨歌的禮物。
六七歲,我自己選擇了豪放,自此愛上岳飛。那時候不懂意思,純粹愛上那份氣魄。還喜歡陸游,莫名地喜歡。
八九歲,開始背聲律啟蒙,背婉約詞。
十來歲,開始能自己去寫賞析,去體會情感。
這是一個過程。接受,接受,接受,在這樣的過程之後你才能去欣賞,在那之前你什麼都不懂,埋藏在血液里的直覺卻在引導你去選擇、去愛。
以上。
深夜因一些瑣事難以入眠,索性繼續寫點什麼。
我兒時哪裡懂什麼「回眸一笑百媚生」啊,可是腦海里實實在在有某個妖嬈美人,杏眼,微胖,紅衣。
我小時候哪裡知道「靖康恥,猶未雪」是什麼鬼啊,可是等學到那一段時候,腦海里奇蹟般冒出小時候教學光盤里的場景來了,那一腔豪氣自然而然在胸中久久回蕩。
七八歲的孩子怎麼會明白柳七那些情啊愛啊,可是高中學雨霖鈴,滿耳曉風殘月,似乎兒時就能記得灞陵一別的景與悲哀。
小時候甚至不知道氓是多音字,卻依稀能感受到「亦已焉哉」的語氣似乎不該是愉快的。
那些美好的、悲壯啊、凄婉的、豪放的,所有一切伴隨千年曆史傳承下來的文字的力量和年齡無關。
它存在於腦海中,總會在某個時刻讓你覺得「我知道這句話真是太棒了。」


喵喵喵:

不痛苦,很喜歡。

把有價值的東西,記錄抄寫背誦下來,本來就是愉快的事,能順便完成一個作業,那就更好不過了。

讀詩是一種熏陶的過程,你未必需要懂它的意思。

這種感覺就像你被春天路過小巷的一樹靜靜飄落的杏花吸引,駐足停留,那種微妙浮動的靜謐之美,彷彿一層絹布,一點點擦亮你身上的灰塵,眼睛的霧氣,清明你的頭腦,敏銳你的嗅覺,打通你的任督二脈,你眼中的世界,好像多了一種感官一種顏色,讓你看到更多。

它還像一扇門,讀懂了詩,叩開歷史的門,你會開始對 《詩經》 感興趣。對《莊子》對諸子百家,對《史記》,對人類歷史上閃耀過的美好而你生在現在無緣得見的過去,產生好奇。

它引起一系列的閱讀和求知慾,充盈你的大腦和眼界。

漸漸的,你知道是非善惡,珍惜美好,警惕醜惡,知道優秀是什麼樣的,你會探討自己,你會主動努力去靠近美好,讓自己更優秀。

讀過的詩像吃下去的飯,長進你的骨肉里。

有時候它看起來沒有用,它也沒有任何約束。

它就像一輪明月,照徹著人生的寒夜,並不取暖,有時候可以忽略,但一直在。

有時候只是讓你不孤單,但沒有的人,就好像缺少一套感觸世界的幽微的神經。


行深:
紐卡斯爾大學的mitra教授做過一個研究孩子學習過程的實驗,叫「牆中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相關資料來看看)。
他在印度一個平民窟的牆上開了一個洞,在洞里安裝了一台電腦供孩子們自由使用,讓孩子在沒有教室指引的情況下自主學習。
結果顯示,兒童們無論是誰都能夠在開放場地自由的使用電腦進行學習,即使他們都不懂英語。
他又讓二十幾個十二歲的孩子在這些電腦上學習生物科技,兩個月後他們平均可以拿到30分的成績。
接著,他找了一個完全不懂生物科技的人(是常和這些孩子們在一起踢球的玩伴的玩伴),一直鼓勵他們誘導他們使用公共電腦,兩個月後成績提高到了50分,這基本等於了當地高等學校的平均成績。
在不同地區又做了類似實驗後,mitra教授提出了這么一個假設:
教育是一個自組織系統,而學習是一種「湧現」現象。(湧現現象是指同設計者初衷完全不同的額外行為)

為什麼要說這個實驗,因為在我們現行的教育中,只有最開始的咿呀學語算是「湧現」現象,其他的大多算是被動接受,是被嚴格設計和管理的。
當我們初降生的時候,叫的第一句「爸爸」、「媽媽」,是我們真懂得這個詞的意思么?
教育必然是從「不懂」開始的,探索未知是人類永恆的主題。
我們現行的教育思維基本全是「翻譯」的思維,古文翻譯成白話,英文翻譯成白話,歷史用馬哲來「翻譯」,這樣在教師的講授下,我們一步一步,扎紮實實的完成了學習任務。這么多年大家都是這么過來的,所以才會有題主的憂慮存在,好像突然我學習的東西不是我能理解的,有一腳踩空的驚慌感。
可是,題主說的這種「私塾」學習法,可是培養了一代民國文人,這些人當年注書解經,凈入宗師法門。翻譯外國文學,譯本也多成為經典。如椽大筆也是寫不盡的文史風流,這個題目其實早已有了答案。
反而呢?我們用白話釋讀了那麼多古文,大多數人能否寫一篇像樣的古文,能否合轍押韻的寫首詩?
我們學了那麼多年英文,多數人能否在口語交流中不在腦子里過一遍這個語句的中文?
我們學了那麼多的歷史,能不能用中國的思想來解釋其興衰更替?
這些都是當下教育需要反思的地方。

前年我參加兩岸青年佛學交流會,第一堂課台灣謝大寧教授講的就是語言,其實講的就是「言筌」,我們很多人其實都被卡死在了這個言筌里了,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楞嚴經》里有這么一段:「如我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當因看月。若復觀指以為月體,則豈惟亡失月輪,亦亡其指。何以故,以所以標指為明月故,豈惟亡指,亦復不識明之與暗,何以故,即以指體,為月明性,明暗二性,無所了故。」
古文的文字其實就是「指月示人」的指,看得懂也好看不懂也罷,最重要的不是看不看得懂,而是悟不悟得到,悟不到沒關系,先背下來,記得住方向,等到他日聽雨,偶然拿出來咀嚼一下,忽然發現此中有真意,足證明這輩子沒白活。


Aorqu用戶:
模仿是孩子的天性,年齡越小,下意識模仿的慾望越強烈,效果越自然,越能牢固地打入深層潛意識的記憶里。造成一世不忘的效果。

我會說我在美國開車聽英文廣播時還能情不自禁哼唱起幼年時聽到的”豬八戒拱地”二人轉小調嗎?!

雖然我覺得很土很俗很艷情而且小時候從來沒刻意留意過!

這就是潛意識的力量。


真實的你在:
其實,真的不要想太多意義,很多東西,你需要知道。你現在還記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嗎?這句話還真不能背了就背了,反正我用了十幾年了,看了很多交際的書,裡面說的就是這句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