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在乎鏟屎官嗎?

問題描述:好多人養狗是因為狗有「看家護院」的本領,也有很多關於狗狗保護主人、守護主人的故事。我想養貓,但是也有點怕貓,因為不太懂貓。Aorqu上好多人說貓是未被訓化的,看我樓下大叔養的那隻貓雖然溫順可愛,但對人總是愛答不理的樣子,我想知道貓到底在不在乎主人?
, , , ,
Magnum:

我一直認為我家貓崽子是不在乎我的。
因為每次我和我女朋友吵架、打架,從來它都是冷漠臉,看你哭看你生氣也乾著自己的事,似乎是毫不關心。
尤其是對我,每次它幹壞事在我女朋友那挨了罵,由於不敢對我家暴力女主人怎樣,於是就怒氣沖沖的撲過來扇我巴掌泄憤。

直到昨天帶它割蛋蛋。
它是個脾氣非常大的傢伙,平常剪個指甲都要發脾氣大鬧,別提被裝在袋子里套著恥辱圈打針了。

就是這個樣子,醫生護士四五個按著它都按不住,瘋狂的掙扎,努力的要抓咬,幾次想扎滯留都扎不住。叫聲之凄厲,聽得我是心驚肉跳。
本來不想過去,擔心自己會心軟,可是它叫的實在太狠,忍不住過去想安撫它一下。這一看真的受不了了,平常趾高氣昂的小傢伙,被人強行按著,又氣又急又怕的樣子,委屈的不得了。
這時我女朋友說,它都快哭了。我就去仔細看它的眼睛,好像真的濕漉漉的,一下子我就流下淚了。它彷彿是看我滿臉的眼淚愣了一下,然後和我對視了大概五秒鐘。
那是個很奇妙的感覺,那一瞬間我覺得和它心靈相通了一般。
接著它突然安靜了,兩只前腿都扎了針,又在後背打了兩針,都是安安靜靜、老老實實,一下反抗都再也沒有過。

第一次在手術室外等待,雖然知道公貓絕育算是個小手術,風險不大,可依然是擔心的不行。
出來後就是這個懵樣子,舌頭縮不回去。一直搖頭晃腦,特別的可愛。

後來我回憶當時的情況,我想,它那時候安靜下來,一定是不想讓我傷心了吧!

Wifi,粑粑麻麻愛你喲。


腦洞故事板:

在乎啊,而且當貓跟鏟屎官靈魂互換後……

————————————————————

我叫阿華,是一隻很普通的虎紋貓,雖然我花色普通但由於我們貓骨子裡都有一種「別低頭鏟屎官會笑,別賣萌鏟屎官會傲」的驕傲,所以我活了十幾年,從來沒因為我的花色自卑過。

畢竟,我就是我,顏色不一樣的花火。

我自認為我很完美,當然如果家裡沒有那個做什麼都笨手笨腳的鏟屎官,我的世界就會更完美。

鏟屎官是個普通的上班族,普通到丟到人群中也找不到的那種,但他又有那麼一點不普通,比如他工作了三年,卻從來沒升過職加過薪,暗戀了一個女孩三年,卻從來沒有勇氣去……你們人類的那個詞是什麼來著?交配?不對,勾引?好像也不對,搭訕?總之鏟屎官對於單身這件事很是敬業,兢兢業業單身二十多年,以至於我很多次都懷疑他是不是跟我一樣做了絕育。

大概是因為上天聽到了我的心聲,某一天我睜開眼,發現鏟屎官居然真的消失不見了,還沒等我來得及高興,我就開始悲傷了。因為我發現我好像長出了人類的四肢。這是怎麼回事?貓進化了?我們可以統治地球了?

我一臉疑惑的爬到客廳的大穿衣鏡子前,然後我看到了我今生最不願意見到的一張臉。鏟,鏟屎官?我……我變成鏟屎官了?

卧室里那隻虎紋貓眯著眼跌跌撞撞的想要雙腿站立著走出來,但卻走兩步就摔一跤,最後愣是滾了出來。然後我們兩個面面相覷。

我:鏟屎官?

貓:喵喵?(阿華?)

我靠,這坑爹的劇情走向。

我跟那隻鏟屎官變成的貓互相看了大概半個多小時,討論了半個多小時,最後決定,交換這種事先不管,最要緊的是填飽肚子。

為了能夠順利的穿過三條馬路去超市買些吃的,我用兩個小時學會了雙腿直立行走,但看起來總是怪怪的。於是我順手把拖把墩給卸了,拿著棍當拐杖。這樣就不會顯得我走路很怪了。

我果然是個天才,人類真是弱爆了。我帶著鏟屎官雄赳赳氣昂昂的跨過兩條馬路,卻沒想到在最後一條馬路碰到了他暗戀多年的小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雯長得太丑,嚇得鏟屎官忙把頭埋在我的胳膊里:「喵喵,喵喵喵喵喵。(快走,我不想讓小雯看見我丟臉的樣子。)」

哈?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變成你,會讓你很丟臉嗎?

我很生氣,生氣到想要假裝若無其事的把桌上的花瓶給弄下去,於是我說:「小雯,早啊。」

鏟屎官:喵喵喵。(讓我死。)

小雯轉過頭,四下看了看,見到我微笑著朝我擺著手:「不早了都該吃午飯了。」看到我手裡的拐杖,略帶緊張的問:「你怎麼了?」

我抱著鏟屎官向小雯走過去,邊走邊笑著回答:「沒事,下樓的時候不小心崴了。」隨著我的靠近,鏟屎官在我懷里嚇得瑟瑟發抖。

「咦?阿華生病了嗎?怎麼抖成這個樣子?」

「沒,只是因為它太喜歡你了。」

小雯笑彎了眼:「原來我這么受你家貓歡迎啊?」

「不。」我糾正她:「準確的說,你是受我家鏟屎官的歡迎。」

小雯突然紅了臉,有些緊張的別過頭:「崴了腳還這么喜歡亂開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啊,我說的是實話。」我睜大眼睛,用真誠的雙眼看著小雯,小雯看了我一眼,便把頭又轉了過去。

麻蛋,都怪鏟屎官的眼太小,一點誘惑力都沒有。

「對了,你也是出來吃飯的嗎?」小雯打破尷尬,問。

「嗯,算是吧。」

「那我們兩個湊個單吧,前面那家店兩個人可以享受優惠哦。」

優惠?是什麼意思?湊個單又是什麼意思?我正想問一下鏟屎官,卻見它在小雯的撫摸下正舒服的打著呼嚕。

「我去!」我大罵一聲,我們貓會這么沒有原則任人撫摸的嗎?我的顏面都被你丟盡了!

小雯抬起頭,看著異常激動的我:「你決定要去了嗎?」然後輕笑道:「我知道你要去了,不用這么緊張。」

我:????

我啥時候說我要去?是因為我剛剛說了我去?可是「我去。」跟「我去!」的意思是不一樣的好嗎,你沒發現一個是句號一個是感嘆號嗎?

哎,愚蠢的人類。

人類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我每次都在調侃鏟屎官順帶嘲諷小雯,她對我的好感度就能蹭蹭往上漲?

就在我思考著這個問題的時候,鏟屎官開口說話:「喵喵喵喵喵喵喵喵。(阿華謝謝你,今天是我第一次跟小雯一起吃飯,我太開心了。)」

我:「哦,記得給小魚干。」

鏟屎官:「喵喵喵喵喵喵喵喵。(還有,那啥,明天我得上班。)」

我:「你上,反正我不去。」

鏟屎官:「喵喵喵喵喵喵喵喵。(阿華,你要不去我就會被扣工資,然後就會沒工作,之後就沒有錢給你買小魚干,最後你就只能流落街頭去吃垃圾桶里的東西了。)」

我:……

我:你是怎麼做到一句「喵喵喵」能說這么多話的?還有,你既然求我就應該擺出求我的姿勢,居然直接開始威脅我了,我不去!

鏟屎官:……

鏟屎官猶豫了半天,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走到我面前,又是打滾又是舔我手心,抬頭睜大眼睛,一臉無辜的看著我,然後四腳朝天的躺在我的腿上,居然肆無忌憚的直接把肚子給露了出來。

阿西吧。我要小魚乾的時候都沒有這樣好吧!

「滾滾滾,別用我的身子擺出這么惡心的動作。還有,我的臉可不是用來賣萌的!」

鏟屎官:喵~

我:滾!

鏟屎官:喵~喵~

我:滾!滾!

鏟屎官:喵~~

我:你能別用我的聲音發出這么千迴百轉的叫聲嗎?快說!你工作內容是啥!

鏟屎官是在一家貓咪食品公司上班,每天的工作內容就是市場調研,然後不斷的推出貓咪喜歡的口味的食品。

而鏟屎官之所以一直沒加薪升職,是因為他每次市場調研的資訊採集量永遠是最少,而且統計出來的資訊也是最不準確的那個。

我:為啥你不來求我,我發動全城的貓給你填調查問卷啊。

鏟屎官:喵喵喵?(正常人誰會去求貓?)

鏟屎官:喵喵喵?(正常人誰會去讓貓填調查問卷?)

我:……

哎,愚蠢的人類,總是小看貓,別忘了我們貓可是要統治地球的。

我第一次意識到作為一隻貓,囂張跋扈且戰無不勝是多麼重要了。要不是我平日里看誰不順眼就撓誰,我現在也不會站在貓王的高度,對著底下的一眾蠢貓,扔出一沓調查問卷說:「自己填,要麼找你們的鏟屎官填,填完乖乖給我發到這里,我統一來收,不然我是貓的時候你們打不過我,現在我是人了,小心我把你們烤了吃。」

當然我是不會烤了他們的,畢竟都是同類,吃同類總感覺怪怪的。

於是在其他同事都在辛苦的攔著路人或者敲著別人家的門讓填寫問卷的時候,我已經開始四處閑逛,而鏟屎官也跟在我身後雄赳赳氣昂昂的走著,完全一副狗仗人勢的樣子……咦?應該沒用錯吧?

管他呢,我打算在剩下的時間里找幾只漂亮的小母貓,然後抱在懷里好好摸摸,順帶揩一把油。

只是母貓沒見到,倒是看見個母人……不對,女人,不對,小雯?!

一個男人在路上拽著小雯的胳膊,似乎想帶她去哪裡,可是小雯掙扎著,似乎並不願意,但卻不敢聲張。

我這貓最見不得公的欺負母的了,更何況這母的我還認識。我一怒之下走過去,一把把小雯拉進懷里,沖著對方齜牙咧嘴,本來還想弓起身子再炸個毛,無奈人類的身體構造似乎跟我們貓不太一樣。

我說:「你拉她想幹嘛?」

男人整整衣衫,一臉不屑:「我是她上司,我們在談工作你插什麼話?」

我轉頭看著小雯,小雯又是點頭又是搖頭,但臉上害怕的神色卻絲毫未減。

「什麼工作你要拉著她去其他地方談?」

「這是機密,能隨便跟你說嗎?你是誰啊你?你再不走我要報警了。」

「小雯你……」我轉過頭看著小雯:「你不是沒工作嗎?」

小雯藏在我身後拽著我的衣角,怯生生的說:「他是應聘我的人,說面試的地方在酒店裡,我不想去他非拉我去……」

哦,原來是個騙子。我轉過頭,繼續瞪他:「滾,你個騙子還敢報警,厲害死你。」

男人似乎有些惱羞成怒:「你才是騙子,我告訴你,今天她必須跟我走。」

我也跟著怒:「我是她男朋友,你說我是不是騙子?」

男人突然沒了氣焰,像是被人生生撕開了面具。

我轉頭看著一直跟在我身旁的鏟屎官:「喂,你,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去撓死他!最好能讓他沒法再騙其他小姑娘。」

鏟屎官:!!!

大概是我表現得太過耀眼,等那個男人跑走之後,小雯還死死的拽著我的衣角。

「那個,你剛剛說,你是我男朋友……」小雯扭捏著,欲言又止。

「啊,當然是為了嚇唬他的。」話一出口,小雯眼裡的光便慢慢暗淡下去,嚇得我忙補充道:「畢竟你得給我個機會告白,我才能變成你男朋友。」

小雯紅著臉轉過頭:「你怎麼知道你告白我一定會同意。」

我抱起地上的鏟屎官:「那我把他送給你,你同意嗎?」

小雯笑著輕拍我的胳膊:「對了,過兩天市中心會放煙火,要和我一起去看嗎?」

我看著手中抱著的鏟屎官雙眼興奮到睜得比大半夜還要亮,不禁搖頭嘆氣。

小雯有些緊張的問:「怎麼?沒有時間嗎?」

小雯這么一問,嚇得我連忙停下了搖頭:「不,我的意思是,怎麼能讓女孩子約我呢?所以,過兩天的煙火日,你願意和我一起看嗎?」

小雯笑著點頭,臉紅了一大片:「嗯。」

想我作為一隻老貓,跟我的鏟屎官換了身子之後不僅讓他交上了一份完美問卷調查,還跟小雯感情進展的突飛猛進,可謂是功德一件。可惜我做了絕育,不然光這事我能向我的子孫吹一輩子。

領導對我交上的那份問卷調查的統計數據十分滿意,並打算下次根據我所收集的問捲來推出新口味的貓糧。並表示,如果這種口味的貓糧上市銷售情況很好,就給我升職加薪。

我覺得這就不用愁了,畢竟我早就以我貓城一霸的身份跟那群貓下過命令了,讓他們在新口味貓糧推出的時候第一時間喊家裡的鏟屎官去買。不買的,烤了吃!

終於,我的鏟屎官的人生也開始走上正軌了。不過鏟屎官因為一件事總是鬱郁寡歡,他說,明天就是和小雯約會的日子了,要是我是人的話,我一定能親小雯一口的。

呸!骯臟的人類!看我們貓就從來不親,嫌臟,我們都是直接交配!況且我也不想親小雯啊,小雯的長相在我眼裡一點都不過關好吧。

就在我們都為明天發愁的時候,我們發現,第二天早上,我們居然,又換回來了。

這天來的太突然,突然到我一下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在我能重新體驗到四條腿走路時,我激動的差點哭出來。

太不容易了。

不用上班,不用兩條腿走路,天天欺負其他貓的日子,終於又回來了!

我高興的蹦了幾蹦,不過大概是年紀大了,有些蹦不懂了,剛起跳就開始氣喘吁吁。不過畢竟我都十來歲了,老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看著在一旁照著鏡子死活不敢相信換回來這個事實的鏟屎官,不禁氣得撓了他一把。

蠢貨!你今天約會還不去打扮?

鏟屎官似乎沒聽到我的怒吼,把我從地上抱起,舉著我愣是原地轉了兩圈。

你丫智障吧?喜怒不形於色不知道嗎?我伸出爪子想要撓他,但考慮到今天他要約會,臉上總不能有抓痕,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哎,誰讓我的鏟屎官是個智障呢。

鏟屎官鼓搗了一天,也不知道鼓搗些什麼,我趴在床上睡了一整天,第一次發現自己居然這么熱愛睡覺,也是第一次發現這床居然這么舒服。

鏟屎官出門的時候走過來摸了摸我的頭,平時我絕對會撓回去的,但大概是因為我太累太困,也大概是因為我對這個笨蛋的憐憫,總之我沒有撓他,甚至連撓他的想法都沒有冒出。

鏟屎官說:「阿華我出去了,你在家裡好好休息,回來給你帶小魚干。」

我懶懶的打了個哈欠,喵嗚了兩聲,告訴他:我知道了你快滾吧。

然後鏟屎官輕手輕腳的離開了房間,輕輕的關上了門。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些難過,就好像心裡隱隱的覺得以後似乎再也看不見鏟屎官一般,我抬頭看著窗外,外邊星星點點的燈光,看起來煞是好看。

不知我傻楞了多久,遠遠的聽到爆炸的聲音,天上炸開了一朵朵更加美妙的光亮。

原來這就是煙花啊。真美。

鏟屎官一定會在這么美得景象下跟小雯接吻了吧?真好。

我的鏟屎官雖然很普通,但終於不至於一事無成了。

我懶懶的趴在床上,重新閉上了眼睛。

然後再也沒有睜開過。

一次電視採訪,張國在電視上笑得幸福而驕傲,成功人士的樣子。

主持人問:「聽說以前你養過貓是嗎?後來為什麼不養了?」

張國笑意溫柔,有著人類的成熟:「因為我的那隻貓太過完美,它漂亮,溫柔,仗義,勇敢,不粘人,喜歡幫助人,它一直存在著,在這里。」張國指著自己心臟的地方:「既然存在,就不需要其他的貓再來填補了。」

我在一旁笑的得意,對著一眾比我早死的貓嗷嗷叫著:「看見沒,老子的鏟屎官都在電視上這么誇我了。」

其他貓靈魂對我不屑一顧:「沒見過哪個死貓這么嘚瑟的。」

我白眼,純當他們嫉妒。畢竟我的鏟屎官智障,愚蠢,笨手笨腳,一事無成,卻是這世上最好的鏟屎官。

而我能看到他現在能變得這么厲害而溫柔,真是太好了。

有機會的話,我想再成為你家的貓。

文章作者:蘇晗

首發於腦洞故事板公眾號4月3日

腦洞故事板

微信號:ndgs233

微博:@腦洞故事板


昊天:

在乎的。

我天生有種能力,就是吸引貓,這不是小說,是真的。

最早發現這個天賦是10歲那年。 那時候和幾個小夥伴丟沙包,一個小夥伴一扔,沙包不見了,幾個人分頭找。最後機智的小夥伴目睹沙包被一隻流浪貓叼走,我問貓呢,他說跑到了在一扇木門下面的洞里。

大家嘗試各種辦法,拉麵店的小白回去拿了醬油醋和辣椒誘惑貓咪,老謝用樹枝企圖把口袋弄出來。大寬最大,拿來了斧子,打算劈門救包。

我說我來試試,然後我學了兩聲貓叫。

貓叼著沙包就出來了,在我腿邊蹭了蹭,然後放下沙包跑了。 那絕對是我童年感覺自己最牛逼的時刻,要是放到現在,我肯定和小夥伴們一本正經的說,學好一門外語有多重要。

後來去北京住,養了一個月的貓,老爸說這貓在你走之後在你睡覺的地方趴了兩天不吃不喝的。

於是,我多了一項吸引女孩兒的手段。勾引貓。

一大堆朋友聚在一起的時候,路上碰到流浪貓,我都學幾聲貓叫,然後貓就在我身邊打轉…引得旁邊的女孩們一陣歡呼。

啊,還沒回答問題…

我那時候在北京,總被看門的那隻大黃狗吼,回到家總和老爸抱怨,估計是貓也聽著了,後來就有了咪咪智斗大黃狗的故事。

所以它護主與否取決你能否真的和它溝通,我覺得我能…

莫非我是貓成精了…


hu hu:

家裡曾經養了15年的貓貓,從老爸走的那天開始,不吃不喝一周,去陪老爸了。


劉睿馳的老爸:

去年,妻子買來一隻加菲,也是我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加菲貓,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隻大包子被拍扁。

由於我小的時候養過一隻家貓,後來因誤食被毒死的老鼠致死,我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一般不會與人產生感情,一旦產生,很難割捨。所以起初我並不願意接受她。

然而,妻子對她甚是歡喜,並且給她取名「馬富貴」,妻子姓馬,希望她大富大貴,名字便是由此而來。

於是,我和妻子達成協議,我同意「馬富貴」的存在,但不與之正面接觸,包括餵食、逗玩、鏟屎等事情。那個時候,我和妻子還沒有結婚,「馬富貴」也是生活在岳母家。雖然我每天下班都去岳母家吃飯,卻也極少和「馬富貴」會面。

「馬富貴」很黏妻子,總是喜歡待在妻子的身上,妻子自也樂意抱著她,一人一貓,可以這樣待著幾個小時不動。

甚至,有幾次,老婆會把「馬富貴」帶到她上班的地方,妻子總是和我說:她太喜歡「馬富貴」。每次我只能微微一笑,不可置否。


元旦,我與妻子舉行了婚禮,暫時住在鄉下老家。「馬富貴」便由岳母餵養,每隔兩三日,岳母便會通過視訊告知「馬富貴」的近況,妻子也總會不厭其煩與其互動。

於是,在老家住了一周左右,妻子便要回娘家去看「馬富貴」,盡管我心裡一百個不情願,但還是拗不住妻子的撒嬌,回到了市內的岳母家。剛到岳母家門口,我們還沒有進去,「馬富貴」便一路小跑,跳到了妻子的肩上,然後與之親昵。那一幕,讓我差些熱淚盈眶。

一個月後,妻子懷孕,醫生告訴我們,要避免和小貓小狗之類的動物接觸。

照顧「馬富貴」的擔子便落到了我的身上。盡管心中排斥依舊,行動卻不落絲毫。飲水必須每天更換;糞便每日鏟除;晚飯後更要花上幾分鐘逗她玩耍;貓食按時按量,還有洗澡,化毛膏等。

我笑著對妻子說:這簡直比照顧嬰兒還要麻煩。妻子回到:她就是嬰兒,可愛惹人憐的小公主。

我告誡自己:一定要控制心態,不要和她產生感情。所以,除了妻子交代的每日必須,我不會去和她親昵。

不巧,她長了耳蟎。醫生給拿了外用的葯,必須每天給她上藥,先是用一隻棉簽沾上藥水,把她耳朵裡面的蟎帶出來,然後再灌進去一些葯水。最初,她很是不情願被我這樣「折磨」,便極不配合的掙扎;兩三天之後,她明白了我良苦用心,再給她上藥的時候總是乖乖地趴著不動。

或許,真的應了那句老話:日久生情。

漸漸地,我和「馬富貴」的感情越來越深,心裡早把她當成女兒來看待了。

每逢下班回到家裡,只要一看到活潑可愛的「馬富貴」,一天的疲勞和辛苦便會消失地無影無蹤。

「馬富貴」很通人性。

調皮的她總是喜歡到處亂鑽,喜歡調到洗手盆里玩水,喜歡在地板上奔跑打滾,喜歡追著逗貓棒亂咬,喜歡縱身跳到窗檯上裝作貓頭鷹。

大多數情況,我不會去阻礙她的這些調皮。

偶爾,她調皮的著實過分,我呵斥兩句,她便會立刻停下來,然後躺在我的腳下撒嬌,或調到我的懷里親昵。

一次,妻子因為公司的事情而悶悶不樂,回到家裡也只是坐在沙發上生悶氣,我勸了十多分鐘也無濟於事,最後我把希望寄託在了「馬富貴」的身上。

果然,「馬富貴」沒有讓我失望,她開始在光滑的地板上快速奔跑,然後再來一個急轉彎,四個小爪子在地板上磨得滋滋響,然後再回頭看看妻子。

現在,「馬富貴」猶如我和妻子的孩子,給我們帶來無盡歡樂。

我們愛她,她也愛我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