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在乎鏟屎官嗎?

問題描述:好多人養狗是因為狗有「看家護院」的本領,也有很多關於狗狗保護主人、守護主人的故事。我想養貓,但是也有點怕貓,因為不太懂貓。Aorqu上好多人說貓是未被訓化的,看我樓下大叔養的那隻貓雖然溫順可愛,但對人總是愛答不理的樣子,我想知道貓到底在不在乎主人?
, , , ,
Aorqu用戶:
1.
大概是我二年級的時候,爸爸不知道從哪裡淘來一隻小貓咪,渾身雪白,毛髮特長。眼球,一個碧藍,一個暗黃。走起路來,步伐沉穩大氣,目光堅定低調。相信你能想像出那種氣度。
與鄰居家或黑或灰的短毛土貓站到一起,簡直就是一個芬蘭人身邊站了一圈坦尚尼亞人。爸爸說,它是波斯貓。我不明白啥品種,只知道當初一首很火的歌曲叫《波斯貓》。
它在大部分時間里都很高冷,在與其他貓咪一塊兒的時候尤重。但畢竟我是個活力四射的淘氣的熊孩子。放學回到家,我就解下紅領巾,在它頭上打轉轉。其實它一開始是拒絕有任何反應的,這我哪受得了,我不斷地挑逗,實在不行把紅領巾給它戴上,它只能無奈地轉著腦袋,哀求我解下。以至於它慢慢地明白,必須配合我玩,否則,會受到更大的懲罰。比如,拿個黑塑料袋系套住它的腦袋,掛鬍子,拽尾巴……它被馴化,只要看見我手裡拿著飄搖的紅領巾,就蹦高來搶,身姿優美。
無意中聽說貓有九條命,我信以為真,雙手將它捧起,然後使勁拋向天空。它竟次次四爪落地,面無表情。於是,我使盡全身力氣拋,不斷拋……最後這發展成我一項帶有表演性質的體育運動。終於有一次,它沒能四爪落地,肚子重重地拍打地面然後發出一聲悶響與哀叫。我嚇得要死,立馬把它抱在懷里,它雙眼微眯,看著地面,不知是掩飾狼狽還是表達不滿。我發誓再也不進行這項體育運動。
這只貓咪挑食,和我一樣。它除了火腿腸,肉,牛奶,什麼都不沾嘴。我只好偷偷地把菜里肉夾給它,偷偷地買香腸,偷偷地把我不愛喝的牛奶分批次給它。當時家裡甚是拮據。我後來發現一種讓它不挑食的辦法,把飯菜嚼爛,餵給它。但葷素搭配必須合理,一旦油份太少,它照樣不買賬。於是每天晚上的餐桌上,我都是吃一口,嚼一口,喂貓一口。把爸媽氣的不行。可為了讓我好好吃飯,他們也不得不開始嚼飯喂貓。
看著我瘦小的身材和貓一樣飯量,爸爸做出決定:「我要把貓送走,趁它還沒長大。它毛太長,太臟,你天天摸它,和它玩。搞的你身上長寄生蟲,吃飯吃不好,學習也學不好!」
我哭著抗議。
抗議奏效。
我放學回家第一動作就是找滿嘴喵喵喵的找貓。除了吃飯,它一直都流浪在院子里。
幾個星期過去,它都淡定地在我回家的時候響應我的呼喚。我覺得,爸媽就是嚇唬嚇唬我,他們肯定也捨不得把它送走。

本來想答完題趕緊準備明天的六級考試,可發現一下筆就收不住了。那索性把這個回答當做一篇連載小說寫吧。今天先寫這么多。

………………2015年12月18日………………

………貓在乎主人,精彩詳情在後面…………

2.
過了半年,貓也沒被送走。隨著四肢不斷發達,我開始每天到處瘋,除了吃飯的時候喂喂它,幾乎不會再和它重複那些已經玩夠了的把戲。它確實被冷落了。

那天我回到家,喵喵喵,怎麼也不見貓的影子。
「貓被送走了,送給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她會天天喂它牛奶火腿腸,過得絕對比在咱家好。你不用掛念了。」
我除了有點失落,別無他感。可能已經厭倦,可能與朋友瘋更具有吸引力。
誰知第二天早晨,我被熟悉的貓叫吵醒,它在院子里用爪子撓門。我打開門,它嗖的竄進屋,坐立不安,那時餓了的表現。
我笑出了聲,還送走了,騙誰呢。然後連忙把剩菜里的肉取出來,嚼給它。
中午媽媽回到家,看見貓的一瞬,大笑出來:「沒想到它還找回來了!」
原來那個要貓的小姑娘一早就打來電話:「昨天晚上給它買了牛奶火腿腸,它就是不吃。過了一會兒,就找不見它了。完了完了,應該是從窗戶跳出去了。」
誰也沒想到它竟然找回來了。五六公里的路,一晚上就回來了,還挺快!
爸爸補充說:狗識山裡,貓識萬里。下次得送遠點。
我既驚喜,又無語。
看來貓捨不得我啊,我一下給它買了六根香腸作業獎勵。大多時候,為了節省,通常把香腸和饅頭混在一起嚼給它,但這次,直接吃吧,純純的肉腸。
接下來的半年,貓又被送出去三四次,每次都不過五天,它就逃回家裡。我已習以為常。期間還把它送給一個人兩次,它還是怕生,待不住。

在一個初春的周末,我突然意識到有一個星期沒見到小貓了。我問爸爸這次把它送到哪兒了。
爸爸一臉自豪:「開發區。這次它肯定回不來了。我還沒出門就用盒子把它裝了起來。送給那個賣衣服的小年輕後,她又坐了四十分鐘的公車才把盒子帶回家。期間盒子一直沒打開。」
「我靠!」我心裡咒罵。
我家在芝罘區,開發區離家四十多公里,到那裡還必須跨過一座橋。車多的要命,北面是海,沒有小道可以繞。我也死了心,唯一想的就是,千萬別被車壓死。千萬別碰見一條可惡的狼狗,被咬死。那太不符合它優雅的作風。
又過了一個星期,貓果然沒回來。
又過了一個星期,我大中午的去找小夥伴玩,眼看就要走到大街,突然一個熟悉的貓影傲立眼前。
它一臉滄桑的盯著我,毛髮卻比以前白了。
我忙亂的抱起它來往家跑。心想,這幾個星期,你肯定經歷了很多慘不忍睹的故事吧。
「以後再也不送人了。就好好養著它吧。」爸爸笑著妥協,說這貓還挺有邪性。從此每逢家裡做客,爸爸都會聊起這只貓的光榮事跡。大多數人都想,是不是人家給你把貓送回來了。我心想,他媽這么好的貓,誰捨得送回來!

剛考完六級,聽力靠語氣,閱讀靠推理,翻譯啃老底。不說了,更新。(以上是更新內容)

………………2015年12月19日………………

…………未完待續,貓的母性光輝…………

………………2016年06月18日………………

12月19日的那場六級,425分壓線飄過。
本想嘗試刷分裝逼,於是第一次正兒八經的準備了三天六級。結局卻是虐。

3.
我上了五年級,正被雞兔同籠的方程問題折磨,讓我懷疑自己考不上國中。其實我曾一度認為自己的數學最厲害,因為二年級前的三個月,我什麼都沒學,一心跟鄰居的幼稚園 姐姐學習算盤,學習珠心算,最後學到1000以內的加減法,1秒給出答案的程度,真是中了邪了,我認為我將成為當代華羅庚,因為我姓華。如今,我認為自己的強勢學科除了英語,就是扯淡。

一個清爽的周六上午,我從床上爬起來,看到我的大貓咪毛髮雪白,自信的尾巴像雞雞一樣硬,狠狠地操著老天(當然,當時我想像力沒這么豐富),挺著日益豐滿的身段,踱來踱去,繞著我的床沿轉。純潔的大眼睛絲毫不掩飾期盼,嘴巴也發出的坐立不安的喵喵聲,我以為它餓了。我邊給它拿火腿腸邊想,雞兔同籠也可以是雞貓同籠,可為什麼不這么說呢?誰知道,我無意中轉身一看,大貓咪一個飛撲,鑽進了我的被窩里。這還了得!
我惡狠狠地揪起它的脖子,拿扒開的火腿腸「乎」它的小嘴。它並不買賬,象徵性聞了聞,繼續盯著被窩,一臉期盼。
這時媽媽走了進來,手機拿著一個鋪著舊衣服的牛奶箱。
「它要生了,快把它放進來。」
我的天吶。
我還納悶,自己也沒喂它多少東西,怎麼越來越胖。原來是懷孕了。我心生愧疚,但更激動。
它果然老老實實地爬進了那個箱子。媽媽隨後把箱子抱進了小黑屋。關上門,不讓我看,說陰氣太重。我認為是因為太黃太血腥。
我搬了個板凳拿著數學書在門外面等,如一個熱愛知識的貓爸爸。

生了仨。一個比一個丑。
像仨老鼠。肉色,無眼。(不是絲襪)
瞎瞎地尋找奶頭。喝飽了就睡。
如此往複。
我用手指頭挑逗它們,它們扭頭就走,心想我媽媽哪有這么大的奶頭,一定是壞人的。壞人的奶里有三聚氰胺。(原諒我的想像力)
終有一日,仨小傢伙長成了白色有眼。
白,稀疏純凈的白。
眼,水靈純凈的眼。
特別萌,帶有靈氣的萌。

不久之後,仨個小傢伙開始練習格鬥。先是不知好歹的欺負它們的親娘,我的大貓咪。我的大貓咪一向淡定,大多時候眯著眼打盹兒,畢竟被仨孩子吸的甚是乏累。但有時候氣急了,一個貓巴掌過去,就把小貓崽子乎傻了。我在一旁看的傻樂。然後用手象徵性的替貓崽子打抱不平,乎乎它的小臉,嘴上說,幹得漂亮!
次數多了,仨小傢伙就老老實實地自己打著玩了。
三隻貓長相各異。
一個毛髮稀疏短硬,尖嘴猴腮,戾氣十足,較丑,一定隨它的野爹。
一個太過普通,忘了模樣。
我最喜歡最後一個,毛髮特長,長過了親媽,雪白,白過了親媽,眼睛也是一黃一藍,純凈過了親媽。溫順可愛,對抱它的人,來者不拒。
但我賤無敵,氣惱了它,在我右手大拇指內側第一關節處咬了一口。
我認為我要死在一直外表溫良的小貓咪身上,雖然小時候打過一次狂犬疫苗。多年之後,並未得狂犬病,證明我想多了。

一隻大貓咪,身後尾隨著三隻相互打鬥的小貓咪,在院子里漫步。這個畫面在動物世界似曾相識。不過它們並不狩獵,只要飯。
媽媽向來對貓狗厭棄,對所有的娛樂節目和情景喜劇叫作狗打仗,對所有的音樂選秀類節目里的歌聲叫作貓叫。
如今,大貓咪比以前要飯時硬氣多了。畢竟後面跟著仨孩子,你不給我可以,你得給我的孩子吧!
媽媽不久就受夠了這種集體餵食的畫面,整得家裡像個養殖場。
遂選擇送人。
很搶手,一下子就送出去了,包括我最喜歡的那隻,我給它挑了一個靠譜的主人。
我心裡Duang的一下子空嘮嘮的,失落無比。

看著臟不拉幾的貓窩,看著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雪白,都要優雅,都要不為食物所迫的大貓咪,我回想起在無風的夜晚,大雪片子嘩啦啦往下落,雪已有手掌這么深。我拿著手電筒,帶著貓咪一家在雪地里浪。三隻小貓還沒有積雪高,在雪地里行走,就像在做窩,一蹦一個雪窩,蹦累了就在雪窩里打滾。就像三隻雪做的精靈,融化在雪裡一樣。
大貓咪,不,老貓咪,你一定很傷心,不過不要緊,我還會一如既往給你好吃的。你又重獲自由了,又可以有大把的時光去找野漢子了。可,千萬別找長得丑脾氣又臭的破貓,那樣生出來的小貓咪不討人喜歡。

4.
事實證明,不能相信自己在飽含深情時許下的承諾。
仨貓咪送走之後不久,我就冷落,或者說是忽略了我的老貓咪。
它瘦了,很明顯,不過比以前更年輕好看了。大概是多了一份為人母親的經歷,內涵多了一些,氣質就又上了一層。
它確實年輕了。身板小了不少,我又開始叫它小貓咪。
小貓咪玩心還是很重的。五年級的最後兩個月,我拿紅領巾逗它,它依然配合。
無數次雨前雨後,它都會守在一灘水邊飛躍起來抓蜻蜓。可愛的貓撲,帥氣的狠狠的優雅的啃食。有時我會搶過它剛抓到的蜻蜓,有時我會拿起大大的掃帚,為它捉蜻蜓。
我也曾把它放在車筐里,帶它騎車逛海邊。但它不喜歡這種娛樂方式。呼呼的海風,鹹鹹的海水,兇猛的大狗,都是它所討厭的。
它只適合在家裡玩,在一片相對舒適安全的地方玩。
這與日益變野的我氣質不符。我越來越顧不上它。

對雞兔同籠一直迷惑不解的我,上了國中。後來才知道,國中並不用考。最爛的學校怎麼能通過考試招生。
讀了初一,重新背26個英文字母。這費了我一番周折。國小的英語課堂,我只關心那扭曲的誇張的英語老師的嘴巴。她的臉像一隻貓咪,脾氣更像。於是到了初一我也不會26個英文字母。
不久之後,我知道了貓是cat不是car。白是white不是black。於是,我驕傲地知道了我有一隻可愛的white cat。
但我越來越沒有time陪它。

貓最煩人的時候,莫過於發情期。那瘮人的叫聲像一堆冤屈的鬼嬰在聲討人類。
我被吵的睡不著時,會起床拿起石頭朝那些陰暗的角落扔去,隨即大吼一聲,然後用最溫柔的聲討把我的小貓咪叫回來。我優雅的貓咪怎麼能這么好色。而且好色起來這么擾人?

事實證明,越優雅,顏值越高,越好色。
方圓一公里內的母貓,我的小貓咪的懷孕率最高。自第一次懷孕後,一發不可收拾。
但它不是被強奸的,因為它兇猛起來無貓能及。其實我養貓的同時還養了狗,土狗,大大的。但在我的小貓咪面前,它也是很老實的。因為它害怕小貓咪的巴掌,沒錯,就是打貓崽子用的那種巴掌。速度迅雷不及掩耳,力度的話,就看它出於什麼目的了,它乎我時通常用肉掌(沒錯,氣急了,我它也敢乎),但乎狗時,是露出利爪的貓掌。以至於我那隻名為毛毛的土狗「嗷」一嗓子,委屈的都要哭了,穩穩的蔫了。綜上,它不是被強奸,是浪蕩不羈愛交配,是風騷知性惹貓愛。
半年一窩貓崽兒的,生的我都沒新鮮感了。
每窩貓崽兒的質量也參差不齊,有美有丑,大部分都很美。也有唯獨尾巴長有黑斑的神奇怪胎,但再也沒出現過像第一窩中那隻長毛的傢伙一樣可愛的。
它們都被陸續送出去,很受歡迎。

也可能是貓喜歡生娃時的待遇,衣食無憂,無風無雨。
可最終,它卻是以悲劇收尾。

………………2016年08月05日………………

5.
它死了。
留下三個還沒睜開眼的小貓崽兒。
「它死了,被壓的扁扁的,腸子都出來了。」
滿腿靜脈曲張的黑大爺,一臉自豪地向我匯報這個消息。
「在哪兒?」
「北面大道上。讓我給丟進垃圾桶了。」

我已找了它三天,貓崽子一天到晚嗷嗷大叫,遲遲叫不來它們的媽媽,我的小貓咪。
我忘了這是它的第幾窩崽子。它的乳房已嚴重下垂變黑。除了一張可愛帥氣的貓臉,全身都是衰老的氣息。瘦骨嶙峋。上一窩,除了一隻強悍的貓崽兒,其餘通通夭折,被它一口口吃掉。當我從它口中搶出半截屍體,它傳給我一個表情: 你攔我幹嘛?我的確能讀懂它的五官變化,但又有什麼用,我越來越不理它。最後那隻強悍的貓崽兒因禍得福,無人爭搶的奶水還算充足,把它樣的無比白胖可愛。

我記得見它的最後一面。一個周末中午,我急著出去玩兒,它跑到我跟前兒,喵喵喵,要飯吃。但那眼神里透露的渴望並不強烈,因為我無數次的視而不見讓它已不抱太多希望。果然,它看到我冷漠的眼神,眯了一下雙眼,略顯疲憊和滄桑,轉身走了。我並無愧疚,因為它的眼神不夠強烈。像一個向爸爸要玩具的孩子,孩子的祈求若不強烈,爸爸也不會對自己的置之不理有多大愧疚。但似乎忘了,正是我無數次的漠然,讓它的祈求再也不會強烈。
在得知它被壓死的那一刻,我沒有悵然若失。我只是想,這么有氣質的漂亮的一隻貓,死的這么落魄和慘烈,死在去垃圾桶撿垃圾吃的路上,死在不長眼的車輪下,是不應該的。它在疼痛感消失的一刻,除了想念正在骯臟的破窩里嗷嗷待哺的孩子們,會不會有對我的一絲恨意。如果我在喵喵喵的那一刻跑去花五毛錢買兩根火腿腸,它就不會落得如此落魄的下場。
我最終選擇不去尋找它的屍體。我曾見過幾只被壓死的貓咪,扁扁的,眼珠子圓圓的,從眼眶裡彈了出來,死不瞑目。

我選擇絞盡腦汁,如何養活這幾個還沒睜眼的貓崽子。
三隻貓崽子的叫聲凄凄慘慘,綿延不斷。我用手感受它們的溫度,暖的有些燙手。正是秋天迅速進軍抹殺溫暖殘餘氣息的十月末,若不進食,它們撐不了多久。我獃獃地看著三個虛弱的生靈。滿是褶皺的軀體還未曾長大,儼然已經衰老。三個老氣橫秋奄奄一息的瞎貓,只有那一點粉嫩的嘴唇還再和死神對抗。
牛奶,只有這一絲希望了,暖暖的牛奶!
我把袋裝牛奶用溫水泡熱,把角撕開一個小小的口,然後對准貓崽兒的嘴巴。貓崽兒只會嗅,不會吸,撕開的小角太薄太滑。我用手輕輕一捏,貓崽兒嗆得滿嘴都是,然後吐出來,然後一點點舔舐。像被顏射的少女,落魄而幸福。
能喝進入就有救。我興奮得大叫。
我一個個餵飽它們,然後看著他們相互依偎,呢喃入睡。我如釋重負,大概是一個罪犯為有法贖罪而坦然的感覺。

一天,二天,三天,它們撐過去了。
它們因著涼而眼屎鼻涕流滿臉,眼還沒睜開,就流眼屎,也是惡心的讓人反胃。我一點點給它們擦乾凈,連自己都感動了。突發奇想,給他們找了一個暖水袋。一開始給弄得水溫過高,這仨兒喝飽了趴在上面一動不動,死了一樣。後來悟到,在冰天雪地里一個人總圍著火爐,一旦離開火爐就會凍死。不能過分溺愛它們。於是把熱水袋調到比我體溫燒高一點的溫度,以充當它們的人造貓媽。
一個周,兩個周,三個周,它們睜開眼了。
它們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異類,我。

『劇終』

很多人說我是來騙贊的,我根本就不喜歡貓。
我想說,我沒有必要騙贊,我就是很喜歡那隻貓。
我赤裸裸地承認:當時的我就是一個充滿天真與邪惡的孩子。
我很喜歡那隻貓,但我卻因為玩心越來越重,忽視它,離它越來越遠。
說白了就是,我喜歡有它的感覺,卻不承擔擁有它所應該付出的義務。
最後的失去,也是一種必然的偶然。

我想起與我相關或無關的戀愛。

「你喜歡我嗎?」
「喜歡。」
「那你怎麼不理我?」

因為我以為不理你,你也不會離開我。


擼貓職業選手:

感覺我家貓像一個高冷的男朋友。橘貓,快一歲了,口味和性格都很像人類→_→感覺就像是一個投錯胎的老男人。

說他高冷不像貓是因為不粘人,心情好了過來喵一聲或是蹭你幾下,拿食物引誘也不會就範。不喜歡動的東西不喜歡箱子不喜歡正常貓吃的東西,相反喜歡躺在特別寬敞的地方喜歡坐我後面看劇喜歡我吃的東西….(不像背景的背景)

說他像男朋友….這個真的被暖到了很多次呀…

平時他喜歡躺在門口附近的舊盒子上,從那裡可以看到客廳的全貌,還可以監視我的一舉一動…(不會有監視癖吧…)

偶爾我要去書房去陽台找東西或是去衛生間(都會關門,防止他進去)超過大概30秒鐘的時候他就會到門口狂喵(^・ェ・^)一直喵到我出來。出來之後就是狂蹭,邊蹭邊喵。

他:「怎麼那麼久都不出來,擔心死我了喵」
我:「我去拿個東西呀,你好暖…」
他:「行了看你沒事我繼續躺著去了喵」
我…….

蹭不過三秒,看我活著出來轉身就走….

如果我再去到他看不見的地方,又會重複以上的動作→_→暖心且高冷,重點是對別人不會這樣,只是對我。

如果我出門,跟他說我要走了哦。不管他在睡覺還是吃飯舔毛都抬頭看我一眼喵一下。回來的時候,還沒掏鑰匙就能聽見他在裡面叫我。還是對別人都不會這樣┑( ̄Д  ̄)┍

對了這個老男人很會撩啊(´●ω●`)

有幾次他心情好了就會從監視我的地方起來,坐在我腿上,肉墊摸我下巴,湊近親一下。

我是一臉懵逼的….你這個混蛋每天待在家裡而已從哪裡學到這些的…家裡沒電視的呀…電腦看劇也不喜歡看這些的呀(一般放輕松的綜藝,一邊幹活一邊看)….

難道天生就會么….

果然投錯胎了┑( ̄Д  ̄)┍


雖然很胖吧臉還是挺帥的….這就是他監視我的固定位置→_→



眼神很溫柔(忽略眼屎)


偶爾來我身上躺一下,絕對不超過一分鐘→_→


敏兜兜:

『多圖』
我養了兩只英短,立耳哥哥泡饃自己養著,折耳弟弟火鍋送媽媽養著,今天弟弟剛好滿一歲,我來給大家說叨說叨~
先來個正面照~

在我媽養牠的這大半年裡,牠學會了端坐

學會了蓋被子睡覺
學會了便便完主動撅屁屁讓人給擦
學會了不上床的規矩(我媽不允許娃在床上玩兒,我沒給泡饃定這規矩)
哥哥上去了牠也不上去
哥哥玩兒累了就在床上睡了,牠上飄窗睡

學習被我媽遛,上下樓梯

我媽沒虐過強迫過娃,你說火鍋這樣心甘情願地學狗樣,是不是在乎我媽?!
最後上一張今天我媽給娃過生日的照片~

火鍋跟牠姥姥的親親照我就不拿出來惡心各位了…
——完——


Taoyu:

非常在乎了!!!!!
我現在家裡有一隻三個月大的小暹羅和一隻兩個月大剛接回家沒幾天的不知道是啥品種的新來的…
昨兒晚上我睡覺的時候新來的在我臉上踩來踩去…我家小暹羅為了把新來的趕走,讓我好好的睡覺,pia一下跳上我的肚皮就開始撓新來的,於是新來的轉戰我肚皮,倆人打了得有兩分多鐘,終於!!!小暹羅把新來的一巴掌hū下了我的肚皮,戰勝了她!!!!!也終於!!!!!!停止了對我肚皮的按摩!!!!
老子終於能睡個好覺了喝喝:)

附二貓躲貓貓照。

更幾張二貓萌照emmmm







原答案是在說反話…請各位不要再糾結於原住民其實是在捍衛地盤了……我是在說反話啊媽耶……


庄黑胖-伍拾萬:

靴靴愛喵同志們的好多贊~感動ing~

補充一個蠢七讓大部分奴才們羨慕嫉妒恨的特質:從來不會吵醒粑粑麻麻,我們睡到啥時候,他就跟著睡到啥時候~~~懶到一家來了

雖然我也很羨慕你們被一個大毛屁股坐醒的感覺……我就從來沒有這種窩在懷里睡,壓在胸上睡,被坐醒的經歷,好羨慕,嚶嚶嚶~~~

………………謝贊…………分割線……………愛你萌………………

在乎也是一種習慣啊~

還有3個月,初七就陪伴我兩年啦~~兩年的陪伴讓他養成了一個習慣,我們在家的時候,一定會在有我們的地方睡覺,一眼就能看到他肥大的身軀。

但上周,發生了一件事讓我特別感動

我比往常提前回家,先做好飯吃完,七趴在餐桌上眯眼,我一邊擼貓一邊玩手機,門外時不時地傳來別家也下班上下樓的聲音

忽然又聽到上樓的聲音,初七從我手下躥了出去,站在門口,一會就傳來要是開門的聲音,是七爸回家了。阿七在他腿上蹭了幾圈,追著他的腳步,看他放下包,換了衣服,才平復了激動的小心情,自己轉悠著玩去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原來他是能分辨我們回家的腳步聲的,哪個是我們,哪個不是;原來每天晚些回家的時候,七都會堵在門口等我們不是偶然,也不是來分辨門外的聲音,只是迎接;原來有一次我們剛開始搬家到這邊我不會鑰匙開門,一直在外面徘徊,裡面傳來初七一直在沖我叫,不是警惕,而是不習慣:明明你的腳步想了,我邁6個貓步你就要開門了,為什麼這次我都邁了60步了,你還沒進門呢?

我習慣了你聲音,習慣了你回家親親抱抱舉高高,習慣了這個是添糧的,那個是鏟屎的,習慣了你們在乎我,也習慣了我在乎你們。


你在哪,我就在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