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會讓孩子感到自卑嗎?

問題描述:
, , , ,
李航:

貧窮會讓很多本來一分錢都不花的事變得不敢嘗試


Silvia:

潛意識里就有一種自卑,貧窮和自卑當然並非必然的百分百的關系,但還是有一定聯系的。
從小恨爸爸,他沒管過我的成長所有花費。我和媽媽兩個住租的房子,但媽媽是推個車賣東西的,從水果蔬菜油餅之類做起,現在賣燒雞,那種有一個固定的地點,從家裡推著車上那賣。當然沒多少錢,基本就是她賺得錢剛好夠我們兩個的花銷。

來說說為什麼貧窮和自卑有關。

我是從四年級開始在城裡讀書,四年級之前媽媽在農村做代理教師,住學校房子,我很快樂。代理教師工資非常低。
而四年級開始,她開始辭職做小生意。
我們開始租房子住。
直到現在我沒住過真正自己的房子。
我性格也還活潑,交了一些朋友,但是我很少帶朋友來家裡。因為我實在不想她們看到我家這個樣子,屋裡的牆是起皮的,頂是那種塑料彩條篷布釘的,有時候晚上會落土,噗噗的聲音,地直接是粗糙的水泥,上廁所要走好遠。
沒有暖氣空調,冬天燒爐子取暖,有一次睡覺期間煤煙中毒了,半夜起來上廁所,因為要走挺遠,可能呼吸到新鮮空氣,一下有點反應不過來,腳像踩棉花直接倒在地上,躺了很久發不出聲音,很怕自己死了,後來在那土地上躺了很久自己爬起來上廁所又回去睡覺了。

高中暗戀的男生要送我回家,我紅著臉只讓他送到巷子口,沒好意思告訴他是在哪一個門裡面。

大學之前沒用過洗面奶,沒穿過有牌子的衣服(以純美邦真維斯361等等),沒穿過羽絨服,冬天穿的最貴的衣服不會超過一百塊,沒出省旅遊過。
到現在看到超過五十塊錢的護膚品也不大捨得買。
朋友們說去誰家的省份旅遊,誰就會說來啊包吃包住包玩,我不敢說,因為只有一間屋子,我和媽媽到現在都同床睡,還沒錢,沒辦法包她吃住玩。
一直都是我和媽媽兩個人,所以不大適應和習慣那種家庭很濃的氛圍,去朋友家總是有點尷尬,因為朋友的父母太熱情招呼吃這個吃那個,我沒怎麼經歷過這種環境,所以總會手腳都不自然看起來甚至有點冷漠。
不大喜歡和別人聚餐,因為每次一去就會最少幾十塊錢,而幾十塊我在食堂能吃一星期。
大學是團支書,班導很年輕,開始和我關系挺好,會請我看電影,請我去很豪華的一家酒店吃自助,可我能回請的實在沒多少。因為沒接觸過那種應該怎麼交流的場面,所以甚至不太會跟人打交道,只知道做事,不太會說。她交代我做班裡什麼事我會很快做完,可是工作匯報完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會冷場然後離開,其他同學和班導經常一起玩一起吃飯,可我都沒有,所以後來關系慢慢淡下來。
可我很感激她。

我從小沒吃過屬於我自己的生日蛋糕,大學可以過生日了,不過生日請朋友吃個飯,也就沒必要買生日蛋糕了。直到今年大四畢業後在一個寵物醫院打工,上班兩天後端午節我生日,院長知道後,為我買了一個生日蛋糕。

前些日子朋友讓我連Wifi跟他語音他要問我事情,我說我家沒Wifi,他就特別吃驚的樣子,你家沒辦網嗎?我說沒有。然後他挺無奈的,好吧。

碰到喜歡的人,特別怕他知道我家裡的樣子,又特別想他知道我家的樣子,怕他知道會看不起我,想他知道還能夠尊重我。

可是還是很幸運,收穫了幾個很推心置腹的朋友,她們很善良,完全沒有一點點瞧不起我,旅遊買了東西會帶給我,好玩的事情也跟我說,很謝謝她們讓我變成今天的樣子。

有時候做些事情會顯得摳門小氣,其實是因為想到媽媽天天五點起床開始忙碌晚上十二點才能睡覺,曬黑的臉,和十幾年沒買過新衣服,我就不大願意去花錢聚會旅遊什麼的。
今年六月大學畢業宿舍說好畢業旅行,因為我實在怯懦著說沒錢去旅行,而沒能成行。
我很遺憾。

有些自卑是和貧窮緊緊捆綁在一起的,沒法抹掉。
因為並不想和別人不一樣,可又的確是和人不一樣。
很多話題沒法聊,很多快樂沒法一同體會。
我很慶幸我還樂觀善良。
我會努力的。


公子重牙:

自卑真的是貧困造成的嗎?這個解釋過於簡單了吧。

貧困要能使人自卑,首先是人要把貧困視為可恥的一種狀況。

如果一個人或一個社會不以貧困為恥、不認為貧窮的人卑下的話,一個待富者為何會自卑?

這里至少有兩個條件:一是社會價值觀上鄙視待富者;二是個體價值觀上鄙視待富者。

只有兩個條件都符合,一個人的貧窮狀況才會導致自卑。

中國當代史上曾經有一個時期人們以窮為榮,「窮光榮」是也,那個時候離現在也不過幾十年而已。在「窮光榮」的時代,貧窮會使人自卑嗎?

那麼在拜金主義盛行的世界呢?是否所有人都會因為貧窮而自卑?

十九世紀的美國是拜金主義的社會,那個叫大衛·梭羅的人做了個極簡生活的實驗,住到與世隔絕的一個簡陋的木屋裡兩年又兩個月。這兩年多的生活可以說是待富者的生活。但是作者沒有因此而自卑。

當代台灣是拜金世界,最近一位叫周夢蝶的詩人去世了,他去世前過的日子,可以說是形同乞丐,但我猜他一點也不自卑。

所以,如果題主因貧窮而自卑,兩個條件:社會大環境的笑貧不笑娼與個人價值觀上的鄙視貧窮都在起作用。

認知心理學認為:現實狀況不是造成心理困擾的唯一原因。個人賦予現實的意義、給予的解釋有時候造成更多的困擾。

因此,貧窮對人有負面的影響;但是個人對貧窮的理解、賦予貧窮的意義、由此形成的價值觀對人造成的困擾也很重要。


陳昱達:

首先,貧窮不一定會給孩子帶來自卑。

我家裡條件也不好。大一時,我看見同學在擺弄蘋果手機,我知道價格後嚇了一跳,拿著看了看,隨口說了一句:「挺好的,等我以後掙錢了也給我兒子買蘋果的。」

說完我就愣住了,我從沒有因為缺少什麼物件而覺得自己不如別人。或許就是因為我的父親吧。


Aorqu用戶:
不自尊的貧窮才會讓孩子自卑,自尊的貧窮會讓孩子自強。
我有個發小,男孩子,在鄉村,從小在一起玩,長大日漸疏離,他家算是那種世代書香門第的家庭,阿公是鄉村教師,爸爸媽媽是以前的落榜高中生,在鄉下學校做代課老師,叔叔是博士,大學教授,我從小是聽著他成績優異的新聞長大的,某某又在西路片考第一了,我過年到他家做客,住在祖輩傳下的老房子里,家裡都是老式傢具,老式電視機,擦拭得光潔透亮,爸爸幽默帥氣,媽媽安靜溫柔。
農村青壯年已外出,要麼是人事冷落,老房子破敗不堪,要麼是在外面的世界成名成利,在農村一擲千金地做起歐式中式混雜的小洋樓,獨他們家甘之如飴,巋然不動,彷彿失落已久的農耕雨讀之家。
我跟發小交談,我喋喋不休掩飾尷尬,他言談平和,不卑不亢,是我見過行為舉止最得體,最真誠,書卷氣最濃厚的男孩。
也許他家算不上貧窮,但也是清貧。
但他身上有一點書中說的士的規范。
還是很多Aorquer說的貧窮不能讓人自卑,對待貧窮的態度讓人自卑,人啊不可有傲氣但不能無傲骨。
對了,他的大學部在上海交大,碩士在麻省理工。


閑魚牧雲:

會,或長久,或難忘


南易烏:

孩子的自卑不是天生的。而是這個社會賦予的。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可以不用有色眼鏡看待他們。給每個孩子相同的機會。或許連自卑這個概念都會消除了。


慕容鐵錘:

這個問題,好傷人啊。
大學之前,我家是特別貧窮的,我住的這個地方,曾經被譽為被深圳拋棄的地區,到處都是垃圾,到處擁堵,到處都是廢品站,我們家就是其中一個收廢品的。
從國小開始,我就開始了一場內心與貧窮的鬥爭。誰讓幼稚園 記不起來了。
有記憶開始,是國小的時候,那時候下著大暴雨,大的不像話,我家除了我,還有弟弟妹妹,三個人,跟著我媽擠一輛機車,我弟就站在前面,我和我媽就夾著我妹,穿著雨衣穿梭著。

一個拐角,摔了,四個人就在那個拐角摔了,機車慢慢的扶起來,媽媽不停地說沒事的,弟弟妹妹一直在哭,我很清晰這個畫面,沒有哭,看著周圍的轎車,我說不出什麼。
發白的校服也比不少臉上的慘白。

上了國中,讀的是所謂的貴族學校,看著周圍的人,我都起低著頭進去的。有一次上課,歷史課,講的是屋子的吧,記不太清了。
老師問了一句,他們住的是什麼屋子?
很多人說出了答案,有的人說蘑菇屋,木屋。而我後面的同學說了三個字。
鐵皮屋。
是的,他完全不知道我家住的是鐵皮屋,很破很容易倒下來,每次下雨颱風都是很煎熬的日子,我還會特地回家一起幫忙,在暴雨中頂著一塊鐵絲不掉下來。
我不怪他,因為整個國中年代沒人知道我家,但是那時候我陪他一起笑了,笑的很大聲,眼淚都出來了。
因為我窮啊,家很爛。
他們?住的別墅,住的高樓,有的人拿石油沖廁所,一個星期換一雙一千塊錢的鞋子,出了新手機第二天就可以拿到手,我很羨慕啊。
我知道高中才有手機,第一部諾基亞6210。甚至是旅遊我都要和家裡商量許久,啥也不敢買。

我國小,國中,高中都沒有朋友,不好邀請他們去我家,因為沒臉,也沒有能力跟他們出去玩,離家最遠就是3公里。

高中時候,出了一個新學位,傳媒的,我很喜歡!特別喜歡,但是看到價格心就涼了,2萬多一個學期,忍著心痛不去了,看著周圍的同學一個一個踴躍報名的樣子,天都黑了。
沒錢,就沒辦法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這是沒辦法的事,在不情願也是事實。

到現在,我也沒多少朋友。什麼體驗?我告訴你什麼後果。
上了大學,我選擇了一個學費很低的大學,因為本來在深圳讀的,學費太貴了,只能回老家了。就這樣吧,但是同學們不同,跟他們比起來,我簡直是高富帥。
聽到我是深圳來的,眼睛都亮了,一瞬間給我安上了有錢人的外號。
在長期貧窮的壓迫下,突然被捧高了,一種因為自卑到極致而演變的勇敢,是可怕的。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沉迷在其中,不能自拔,甚至自己都騙了自己,以為自己真的很有錢。花錢大手大腳,腦子懵了,當時完全沒發現。

我所有的勇敢皆來自於我的自卑,我所有的富有皆來自於我的貧窮。

上了大學,令我莫名其妙的事發生了。我家好像發生了什麼巨變一般,開始突飛猛進。
買了寶馬,建了屬於自己的一棟房子,許多地方也走了房產,許多官員開始巴結上我爸,媽媽也不用每天辛苦騎著機車,因為老爸也給他買了一輛。
而弟弟妹妹也讀上課傳媒班,看著他們臉上的笑容,本來我也應該有的呀,而不是在老家這種比我居住地更貧窮的地方讀書。

但是我很開心,因為過上好日子了。
因為家裡有了錢,我看許多事許多人,也開始慢慢的平淡了,沒有那麼過重的自卑,沒有那麼窘迫的談吐,開始直面每個人,並且開始慢慢走出來,因為這份家業,已經可以傲視很多人了。
不過為什麼我會這樣俯視別人?因為我心裡還是很貧窮啊。

那種日子,即便感情再深,我不願意回到過去。


靈純:

看了6k贊的那個答案 心都要碎了。
最虛榮的年紀卻一無所有

我記得之前學校讓每一個人用A4紙寫下自己的夢想
我最想寫的就是
消除貧富差距
學政治時,背了不少
但我知道國家實現共產主義 消除貧富差距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上學路上看到從小飯館里收剩飯的叔叔,不知為何就想哭。
聽到妹妹說有同學家住的還是平房。就心疼她。
雖然條件不好,但他們一定有生活的樂趣。
但我還是由衷希望,全民小康!
加油!中國!


DongDongDong:

我永遠都忘不了兒時一家三口租一室一廳沒有廁所的平房住的日子,永遠都忘不了無論多苦媽媽也會留出錢讓我一個月能吃一次肉我開心的在沙發上跳來跳去的日子,永遠都忘不了自己羨慕地看著別人家孩子有遙控車玩被媽媽知道了然後6歲那年生日用整月工資買遙控車給我作為禮物的日子,永遠都忘不了爸媽為了讓我上學而四處低三下四求人借錢買學區房省吃儉用還債的日子。
很感激我媽媽, 一個人扛起這個家。很小的時候我爸工作的工廠倒閉了,但卻幾乎沒分到什麼錢,從此變成了下崗待業人員。從那以後直至今日,都是我媽媽一個人撐起了我們家的一片天。
感謝貧窮讓我從小就非常懂事不給爸媽惹事添麻煩,一直到高中成績也一直都是第一,我也從來不主動開口要任何自己想要的東西,甚至也不會說要零花錢。但在那貧窮的日子裡我卻並不自卑,我知道爸媽不能給我這世上最好的一切,但他們把他們所擁有的一切都給了我,也謝謝我兒時的朋友們,沒有因為貧窮而疏遠我。
貧窮並不可怕,你的生命是怎樣的一種活法,完全取決於你自己。也許有些東西你現在沒有,但這不代表你以後永遠都不會有,勇敢地大步向前吧,對那些看輕你的人默默說一句:莫欺少年窮!


柳三便:

如果你一輩子貧窮,而一輩子生活在貧窮的世界裡,就不會自卑。大家都是穿著破舊的衣服,大家都是吃的普通的飯菜。沒有比較就沒有自卑,所以現在這種自卑的情緒多半出現在努力通過學校來到城市裡,或者在城市裡打工的青年身上。沖水馬桶用不習慣,微波爐和全自動洗衣機不會用,就連螃蟹都扒不好。
發生在我身上的是這樣的:第一次去吃三文魚的時候,我學別人調芥末,調完看見筷子上沾了很多芥末,下意識地把筷子放嘴裡嗦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反正後來我哭了很久,眼淚止不住地流。


陳輝:

人體和精神,有一種神奇的自我保護能力。

自卑到極點,就容易看開,容易解脫。

我曾經極度自卑,我長時間寄人籬下,天天感受到他人對我的嫌棄,「我活著對人也是一種拖累」。

後來離開了,我突然頓悟:我活著確實是那些人的麻煩,可是對我自己事件好事啊!我要好好活著,對自己也好點。為什麼要那麼關在那些嫌棄你的人的想法呢,為什麼不關注自己的想法!

那一刻,我再也不再被自卑情緒籠罩,解脫了。


老糞青:

寧做富家狗,莫做貧家子。這是流行在鄉間的一句老話,說的是做人,寧可做富家人的一條狗,也千萬不要做貧窮家庭的兒子。
大概這句話,和寧做太平狗,莫作亂離人有相似的悲涼吧。
很可惜的是,一個人在他出生前,是不可能選擇自己生於富貴人家,還是貧待富者家的。於是,我就懵懂的生在了貧窮之家。
當然,對於這種無法選擇的安排,我從來都不曾怨恨,反而充滿了深深的感激。這安排,讓我懂了世間真摯的情與愛,暖與熱。
其實剛出生的時候,家境還是很不錯的,算不上大富大貴,但是在鄉里村間,也是出了名的家境殷實的人家。
當時,父親做牛羊、牛羊肉生意,遠到新疆,近到鄰家,都是好友遍地,說起父親來,幾乎沒有人不認識,父親說起別人來,那也是頭頭是道。
父親是家中長子,自己家裡富起來了,對待親戚也是厚道之極,家裡是賣牛羊肉的,那親戚什麼的想吃肉,還用談什麼錢,先拿去吃吧,吃完了什麼時候有錢了再給。
既然對親戚這樣了,對朋友也不能小氣吧,也這樣。
俗話說「吃不窮,穿不窮,不會算計一世窮」,我不知道父親是被吃窮了,還是不會算計窮了,反正一下子,家裡就窮了。
事實上,當時我只是一個上二年級的國小生,在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家裡沒錢了。在那之前,我對錢沒什麼概念,只知道錢可以用來買雪糕,肉可以拿來給同桌,讓他替我寫作業。
但是有兩件事,即使以我的年幼,也深深的烙印在了心裡。
第一件事是父親躲債的事兒。有一天,我在家裡玩的時候,父親悄悄從牆上翻了進來,一言不發躲在了玉米桿垛子裡面,我很好奇,也想鑽進去,被媽媽拉住,抱在了懷里。
很快,有一個人從門口走了進來,我記得那個人是遠方的一個表哥,以前常來家裡,他找父親找不到,就問我們父親在哪裡,我感覺氣氛不對不說話,但是眼睛卻總是下意識的往玉米桿垛子里掃,表哥猜出了父親的藏身之地,邊喊著讓父親出來,邊用腳踩玉米垛子,當時我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但是自己的眼淚就那樣流出來了。
當然,最後表哥也沒有找到父親,因為父親預測到了我會泄露他的行蹤,所以又悄悄翻牆。這讓我當時對父親的崇拜,又多了幾分。
第二件事是我和父母離別好幾年前的最後一面。那天,我在上課的時候被老師叫出去,說是我爸爸媽媽來了。
出去後,父母站在校門口小賣部前,拉著我的手說了很多話,什麼要聽哥哥(我上面有三個哥哥),要好好學習之類的,然後,問我想吃什麼,一聽到吃,我來了精神,就說我想吃雪糕,父母給我買了雪糕,就急匆匆的走了,當時,父母不堪債務壓力,去銀川打工掙錢了。
最初離別,我對於父母的離去沒有什麼概念,只是覺得沒大人管,吃飯吃的是大哥做的冷熱不熟的飯(大哥當時十四歲左右),有些不舒服而已。
但是很快差距就出來了,我們家是四個男孩,大哥最大,十四歲左右,我最小,當時年紀應該是七歲左右。
那時候,雖然不懂事,但是隱約感受到了什麼叫相依為命。一周能吃一個蘋果,一袋瓜子,這是大哥精打細算省出來的。
每天放學後和其他幾個哥哥一起去掃樹葉、撿樹枝,用來燒炕取暖。
鄰居家有事兒了去幫忙撿土豆、掰玉米,這樣他們才會幫我打個調面、教我大哥如何烙餅。
這段時間的一些經歷,深刻的記在了腦子里,以至於我現在都記得那幾年時間,父母的親人只有阿么一個人來過,來住了一天哭了一鼻子走了。
當時家裡養著一條大黑狗,我們兄弟幾個非常怕它,但是它偏偏又力度奇大,動不動掙脫鎖鏈,滿院子跑,每逢這時候,全村的人都會趴在我們家院牆上,看我們兄弟幾個的笑話。最後,我們摸索出來了技巧,每當這時候,就用白酒泡了血之類的東西給狗吃,狗吃完後就醉了,然後將狗拴住。
這里記憶很深刻的一點就是,期間父母打過一次電話,當時全鎮就一家小賣部有電話,那天,我們打扮的精神無比,去接父母的電話。在這之前,我從沒覺得我有多想自己的父母,但是接到電話的那一刻,我記得自己泣不成聲,一句話都沒說出來,就喊了一句媽媽。
現在想起來,我當時的哭估計讓父母心都快碎了吧,可惜當時年紀小,想不到這一層,倘若時光倒轉,我想我會忍著不哭,以讓父母安心的。
打完電話後,父母也難以抑制對我們的思念,於是做了一個決定,接我們去銀川,邊打工邊養活我們。
現在想想,我們應該算是第一代進城務工的農民工了。
【二】
父母打工的地方在銀川旁邊的一個縣城,叫做永寧縣。打工的廠子不解決住宿,父母就寄住在了一家農家,在以後的時光里,我們與這一戶人家如同一家人一樣,共同生活,但是經濟等彼此分開。
我們所住的,是這戶人家房子旁邊的一個小小的屋子,這個屋子最初是一個驢圈,當時,背井離鄉的父母行至此處,在這里要杯水喝的時候,和主人家搭話,說道自己沒處住,主人家心善,就說我們家只有一個驢圈,現在家裡不養驢了,你們要是不嫌棄就住吧。
就這樣,父母在這里住了下來,也開始了我們的背井離鄉生涯。
父母手腳勤快,又有農村人特有的善良和質朴,主人家只有老夫老妻兩個人,孩子在外地,所以家裡的一些活兒,基本我們家就給幹了,倒也相處的愉快。
父親和母親在外打工,當時是什麼活兒都干,給農家幫忙收割、給有羊的人家幫忙牧羊,給煤炭廠裝煤卸煤。
我記得尤為清楚的是,煤炭廠的煤炭總是半夜一點多來,每當這時候,父母就要連夜去卸煤炭,裝煤炭,一大皮卡煤炭二十塊錢,父母兩個人連夜干,既不耽誤活兒,在當時掙的錢還不少,對於父母而言,辛苦算不上什麼,能掙錢已然是最大的幸福了。
而我和三哥,還有求學的機會,當時還有借讀制度,我和三哥每個人每學期要交八十塊錢的借讀費,校長同情我們,加上我和三哥確實爭氣,一個是學習委員一個是班代,於是借讀費就給我們免了。
國小的校園是最沒有階級、貧富之差的,起碼在當時是沒有的,相反的,同學們反而因為我是外地來的,又因為經常幹活身體健壯、玩打沙包之類的遊戲也玩的好,關鍵是作文寫得也比別人好,於是很多人轉而崇拜我,覺得我什麼都懂。
這里,有兩件事我記憶尤為深刻。
第一件事是我剛到班級的時候,班導說了我家庭貧困的問題後,同學們自發給我捐贈物資,那天,我收到了很多的捐助,我坐在桌子上,邊哭邊接受同學們的捐助,我知道同學們是好心,知道老師是好心,那些學習物品確實對我當時是急需的,但是眼淚就是忍不住往下流,一方面是感動,但更多的是純粹的傷心,因為那種捐贈、那種幫助,讓我第一次真正的認識到了自己和別人的差別,認識到了自己的貧窮。
幸虧當時年紀小,這種感覺很快因為大家的年幼、真誠的互助而淡化了。
第二件事是當時,我和三哥去割草的時候發生的,割草的時候,左手抓草、右手握鐮刀,我當時的割草技術談不上高,卻也不低,但是那天偏偏有很多露水,我左手抓住草的時候,鐮刀被露水一滑,直接順著手就割了過來,食指瞬間被割破,從指根到指尖,肉皮完全被掀了起來,我先是看到了慘白的骨頭,然後血就冒了出來。
我一著急,把手摁在土裡,大聲喊我三哥(當時嚇得根本沒記起來哭),三哥急忙跑過來,以為我抓住了一隻兔子,抓著我手一看才知道手破了,於是找黃土止血,黃土不好使,就找蛛網,把蛛網點著了,灰壓在手上,很快止血了。
手破了後,害怕父母知道擔心,於是就瞞著父母,當時是七月份,天氣最熱的時候,手指頭發炎,能聞到臭臭的味道,我自己也整天迷迷糊糊的,我不知道這樣一直下去會是什麼結果,最後是班導發現了後,買了雲南白葯給我包了,後來慢慢好了。
所以我到現在對雲南白葯、對教師,都有發自內心的好感與感激。
當時,雖然家裡窮,但是我們卻從來不覺得苦。到了收割的季節,機器收割的時候總會在轉彎處收割不幹凈,於是我和三哥(大哥二哥當時可以自己打工掙錢了)就自己帶個蛇皮袋子,去地里把那些沒收割乾淨的麥子、水稻撿回來;掰玉米的人在玉米地里掰多了,難免會漏掉,我和三哥就去再每個玉米地挨個過一遍,把玉米撿回來;有時候,老鼠會給自己的洞里藏很多水稻、麥子之類的,我和三哥就去把老鼠洞挖了,把這些撿回來;蘋果園子里有摘不到、漏掉的蘋果,大哥就帶我們去把蘋果撿回來;村裡賣肉的大叔生意做得很大,每次都宰很多羊,我和三哥就去幫他收拾羊內臟,最後他給我們羊肝等內臟作為酬謝。
我和三哥還幫別人放羊、插秧、割麥子(我年紀小,割麥子割不幹凈,後來不要我割了),我記得一畝地一個人給三十塊錢,我們大概要做差不多一周吧。每次掙到錢了,就給母親,媽媽給我們三五塊,我們自己買雪糕吃,那時候覺得雪糕,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了吧。
就這樣,積少成多,家裡的支出幾乎為零,牟足了勁兒掙錢。很快,父母攢了一些錢,可以用來償還債務了。而我,也在逐漸成長中知道了家裡為什麼突然欠債了。
當時,父親做生意的時候,一般走的都不是現金,姑且把貨源和出貨通路稱為A和B吧!而是把A的牛拿來了,宰了後把肉賣出去給B,再給A給錢,後來認識的人多了,貨源也就多了,出貨通路也就多了。但是父親心軟,很多人都是拿了肉先不給錢,就這樣越積累越多,父親欠A方的債務越來越多,B方欠父親的錢也越來越多,再到後來,A方逼著父親,父親卻狠不下心來逼B方,於是只好遠走他鄉,掙錢還債了。
就這樣,前後用了近八年的時間,終於掙夠了錢,可以清債了。
這八年,我們一家人可以說是聚少離多,可以說是飽嘗冷暖,可以說是一貧如洗(因為錢要攢起來還債,所以幾乎只進不出)。
我記得當錢攢夠後,父母又擔心錢沒地方放,裝在罐子里挖了個洞埋起來,又怕老鼠給啃了,去銀行存起來,又怕銀行存了就不給了,於是先帶了一點錢,存到銀行後,在外面轉了轉,跑回去往出取,看能不能取出來,一試能取出來,於是就把錢都存了進去。
此後,家裡陸陸續續也有過窮一點的光陰,但卻再也沒有那麼窮、那麼苦的時光了。
【三】
貧窮帶給一個人的是什麼?自卑、還是自強?
當時我們最窮的時候,所生活的環境中,固定電話、彩電都是稀罕的物品,而現在,電腦、WiFi,各種新科技層出不窮,而我,是一個90後,所以當我再回想起當年的時光,自己都會有恍惚夢中的錯覺。
當時我們最窮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真的是很和善,素未蒙面的人可以讓你住在他們家裡,同學老師發自內心的幫你。
貧窮帶給一個人的是什麼,並不取決於貧窮本身,而是取決於這個人所處的整體環境,和社會對待這個人的態度。
如果當年貧窮的時候,父母掙夠了錢不再回老家去挨家挨戶還債,我就不知道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誠信,就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如果當年貧窮的時候,那些陌生人沒有給我友善和幫助,我就不會知道其實人的本性真的很美好很美好。
如果當年貧窮的時候,我沒有吃那些苦,我就不會知道奮斗是多麼重要,努力是多麼重要。
如果當年貧窮的時候,我沒有好好學習,那麼我們的貧窮,將永遠無法改變。不要相信讀書無用論,那會毀了你。
······
所以,我是幸運的,經歷了貧窮卻沒有迷失在貧窮中,反而在貧窮中歷練了自我,這是命運的眷顧,是親人的愛護和榜樣作用,更是當時整個社會對待待富者的態度給予我的幸運。
當你貧窮的時候,你要明白,如果你覺得你就那樣了,那你將永遠貧窮。當今的社會很少有當年社會那麼純粹、友善的情感,但是無論如何,請記住,你自己不能甘於貧窮、不能在貧窮中迷失自我,更不能讓貧窮成為你變的更壞的理由。


全真馬鈺:

貧窮 對於孩子來說更多是 遺傳的短暫屬性

人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 所以只有貧窮的父母,沒有貧窮的孩子

身在貧窮家庭的孩子,與周邊孩子的比較後,孩子難免會自己產生負面情緒。 處理不好,就容易令孩子長久處於自卑中,但是只要父母教育的好——孩子你只是 先天家庭條件不如別的孩子,別的方面你沒有任何一個方面 不如別的孩子。

告訴孩子清楚的正確的認識,對於孩子人生價值觀的培養,至關重要!

我倒是覺得 貧窮的家長,更應該自卑!因為他們是具有主觀能動性的,能通過努力改變貧窮的現狀的。


迷糊:

這是我侄子,農村來的。這句話我記了26年。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當時的語氣的。


牛哥的辦公室:

會啊,你不覺得Aorqu上都是窮學生耍酷裝拽玩逼格么,其實都是一種因自卑而自負的代償心理。


徐悅:

居然還有人說上升通道關閉了。這么多鮮活的例子。


晚來天欲雪:

不會

因為窮的人在忙著填飽肚子,沒空自卑。

吃都吃不飽的時候,哪裡有心情想著自卑。

我國小的時候,家裡沒有足夠多的棉被,睡得是稻草。很軟,有一股稻田的香氣。

衣服鞋子是媽媽一針一線做的。很結實,缺點就是毛衣的領口特別小,脫下來特別特別費勁,要把腦袋擠破了的感覺。

一年到頭也吃不到什麼水果零食,最期待的是夏天,門前的果樹總會結一點酸酸甜甜的果子。大多數有蟲子,找到一個沒有蟲子的都特別開心。

柿子樹上被鳥琢過的柿子曬幹了特別好吃。很甜。

後來我見到了柿子餅,感覺沒有小時候的好吃。

非常喜歡釣魚釣蝦,因為可以有肉吃。

會掏小龍蝦的洞,手被夾的流血也樂此不疲。

還會釣青蛙吃,現在農葯多了,青蛙也沒多少了。

衣服大多數都是姐姐的,最期待姐姐長高了,就可以把她的衣服給我穿了,那就又有新衣服了。

國小最快樂的事是放假,天南海北的去找小龍蝦,夏季是吃蝦的好季節。

現在我基本不會去吃小龍蝦。

因為都沒有國小的時候的好吃。

如今我的家境在同學中依舊墊底。

不過小時候不知道自卑為何物,如今知道什麼是自卑了,也過了那個愛慕虛榮的年紀了。

貧窮不會讓我自卑。

於每個人來說,都有自己自卑的地方吧。只是貧窮對我來說,不算啥。

於別人來說,可能就是晴天霹靂壓死駱駝的稻草吧。

種的百合花開了,很香很漂亮。

生活中這么多美好的事,哪裡有時間忙著自怨自艾呢?


曲向楠:

高中畢業後大學開學前,同學們都學才藝,我說我也想學,我媽說你自學相聲吧,有嘴就行。於是大學特自信地說了好幾年相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