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會讓孩子感到自卑嗎?

問題描述:
, , , ,
匿名用戶:
聚會吃飯回來,我媽會問吃什麼了總共多少錢誰給錢的?我說平攤,我媽說人家怎麼沒請你啊;假如我說情況下不好算錢朋友先給了,我媽說人家請吃飯啊那麼好(真的是一臉開心)那要還嗎?習慣了每次都不回答了,但內心真的草泥馬在咆哮啊!有一次畢業的師兄回校就請我們玩的比較好的師弟師妹吃了個飯,剛好家裡人打電話來了知道了,又是一臉被請了一頓飯真好啊的口氣,我的內心真的很尷尬。
還有,國中高中基本沒有零花錢,基本上一天身上是一塊錢都沒有的,從來不過生日,沒零花錢買蛋糕朋友生日也沒錢買禮物。父母都覺得除了聯考以外任何東西都是沒用的,比如培養興趣愛好和特長,所以在別人都會鋼琴、美術、舞蹈等的同時,我零特長,每次想起這個真的很崩潰。
還有還有,當我以為我已經工作了可以開始用自己的能力來重新開始生活,幫助自己和家庭不再物質和精神貧窮的時候,我媽又再次以我自私自利道德綁架我,而這個時候我正在為我九月份大學開學的妹妹攢學費和生活費,與此同時我媽拿我正在打暑假工的妹妹的工資打麻將打得正歡,轉過身還打電話給我哭窮提醒我家裡的債務和妹妹的學費。
窮還不思考為什麼會窮甚至還繼續墮落活該一直窮,在環境下長大的孩子自卑心理也會如影隨形,比如我,我不太敢跟朋友談家庭,因為並沒有很多開心的事情,倒是有很多羞辱和抬不起頭的瞬間。


匿名用戶:
物質貧窮的父母,精神上也不一定有多富足。物質的匱乏限制了他們的思想,畢竟要忙於生計,精神上的東西顧不上。他們對物質、精神就是直白的錢財計算,養孩子很辛苦,必須得遏製成本。感覺他們沒時間想這些會對孩子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甚至在他們眼裡這都不是事。如果你去試圖交涉這類問題,只是想知道如果他們知道這些行為的結果,還會對我們這樣麽?用他們覺得正常的價值觀和行為給我們帶來痛苦。 但每次只會有更簡單粗暴的答案給你—— 「這種問題有意義嗎,能變成錢?」 「現在你都長大了,還問這小時候的事有意義嗎?」 「你說這種對你有不好的影響,你都知道了,不會自己改啊!」 「窮就靠自己啊,說我們幹什麼,你自己有本事不就行了。」 「我們小時候哪有這些問題,日子多苦,總是沒吃飽,你們這些伢就是過得太好了想太多了。」 ——— —— —— —— —— —— —— —— 哎,我感覺對於50.60年代的,特別是像我爸媽和他們的一些同事朋友這樣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父母,都是這樣含糊其辭或者乾脆沉默的對待我們在意的某些 虛無 的問題。中途看你一兩眼,再低下頭做自己的事,偶爾回復一兩句類似上面的反駁。最初我聽著覺得傷心,因為我認為這是站在生養你的高度的狡辯,我無力辯解。後來我覺得是隔閡,能不能跨越我不知道,我糾纏於此,只是想找到大家精神上的共鳴或者是存不存在共鳴的可能。對父母和我之間思想差異之巨大,我感到差異。現在雖然他們依舊這樣回答,我覺得那些沉默的背後,會不會也是他們的自卑?狡辯?強詞奪理?只是用來武裝自己,掩蓋歉意的工具么?我覺得很少有人能承受住孩子的質問吧,畢竟是自己教育的失職啊。寫到這里感覺自己的做法還是幼稚了。貧窮產生的心理傷疤不止孩子會有,父母也會有的,我總是在扯痛這些傷口,這樣對他們也是不公平的。畢竟他們對我的愛不比那些高收入的父母少,只是人家展現愛的方式多一些。我想到我媽曾經的夢想就是中個大獎,能給我100W買我自己喜歡的東西。雖然她到現在都沒中過,但我還是很感動。就跟小時候旺旺雪餅剛剛上市的時候賣25元一斤,我爸咬咬牙還是買了一斤給我吃,那時我吃的很開心。懂事了再想這事,我只想哭。沒有哪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最好的(虐待等特例除外)。他們表達愛的方式就是給你他能給你最好的了。只是他們能給的最好只算我同齡人的低層。的確是自卑,自卑牽動的情緒有時候都是負面黑暗的。 站在富裕的同學面前會小心翼翼的,不安恐懼,怕太貴的消費不起被看低 。或者不敢接受人家的好意,因為還不起啊。這種在貧窮,自卑,愛,責任,友誼,愧疚里的掙扎,不好受。
但我覺得我跟爸媽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敢對自己承認自己的自卑,嘗試努力地正視它的存在,如他們一樣的逃避自己的情緒,是迎接不了光明的。就算不能徹底消滅它給我的負面影響,我也要努力的讓陽光走進我的世界,讓自己不被生活的暗淡壓倒。畢竟我還有我父母對我的愛,朋友給我的鼓勵。這個世界的希望並不只是用物質換取的。
貧窮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在思想上代代延續和累積,父母他們因為物質的匱乏產生的自卑加諸在我身上就是教育的缺失加物質的匱乏。幸運的是,我努力著地磕磕絆絆地讓自己清醒地認識到精神上的貧窮何其可怕,清醒的知道了它的危害。 束縛你的視野,限制你的思考,泯滅你的希望。我所要做的就是讓它在我這里終止。雖然前途艱險阻塞,但我仍然會舉起寶劍義無反顧的斬開這片荊棘。讓它不能再傷害我未來的孩子。
一家之言,半夜熬碗雞湯自己喝。


尚紋紋:

為什麼會自卑?大概是雖不如人但卻無法改變的無助。


匿名用戶:
其實我從根本上來講,不算是特別貧窮的,但是我從小到大所經歷過的事情上講,我覺得我可以講一下我的故事和看法
我是95年生的,出生之後家中可以說是最標準的小康家庭。獨生子女,父母都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在縣城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如果按照正常家庭講,我應該在這個小縣城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接受一切大人的安排,但是事情從來都不像人想像中的那麼美好。
2001年,母親出軌,從此以後的夜晚,永遠是在父母的爭吵與打鬥中過去。迫於家庭的原因,我只能去我姑姑家住,姑姑家兩個孩子,算上我一共三個。那年姑父開貨車出車禍,姑姑一個人拉扯我們三個。
2002年,父母離異,我跟父親,婚後財產只有一套房子,但是不湊巧的是房產證上只有一個名字。所以我和父親算是凈身出戶,於是我和父親回到了遠離縣城的農村,這里有老房子,還足夠讓我們苟且偷生。
2003年夏天,阿公突然被查出癌症,肺支氣管部位。手術的成功率很低,醫生建議保守治療。為了給阿公治病,父親遠赴新疆工作,又剩下單獨的我和我阿么。
2004年春天,阿公去世,從發病到阿公去世,一共過了九個月,這九個月期間,家裡賣房賣地,苦苦支撐,到阿公走的時候,家裡欠外債12萬。
2004年夏天,連在老家都沒有一席之地的我和阿么來到了太原,我們祖孫倆租住在一個不足12平米的地下室,在這個地下室,我度過了童年的大部分時間。地下室沒有水沒有暖氣,所以我早早的習慣了一年四季在附近食堂打水用水並且往家提水。
2008年,我國小畢業,由於父親在新疆的工作狀況較好,所以我和阿么去了新疆伊寧。08年由於奧運會的開幕,新疆也是各種亂,當時在新疆有個哨所被人炸了,死了二十多個人的地方,離我家不到十公里。在伊寧的生活中,我們不敢去商場,不敢去維族人聚集的地方,不敢吃別人給的任何東西。我在維族人敵視的眼光中度過了我的我的國中階段。
2011年,國中畢業的我因為在國中階段沒有好好學習,中考失利,所以我只能在當地上一個非常普通的的建築類中專。
2013年中專開始實習,父親突發性腦膜炎,當時感覺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一樣,阿么和姑姑24小時在醫院陪護,我只能自己找實習的地方。實習的地方是修一條公路,管吃住一個月五百,在公路上幹了半年以後父親出院,父親托一個工友幫我找了份隧道內的工作。這是我第一份正式的工作,每天在地下三百多米深的一條隧道內負責一公里的設備維護。這個時候我19。
2014年,鑽了一年山洞的我體會到了學習的作用,所以我用攢了一年的工資報考了大專,現在大二,半工半讀的形式繼續上學。

人生的波折讓我體會到了世上的各種酸甜苦辣。貧窮也在我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因為從小不吃肉,所以我現在已經完全成了穆斯林式生活,我不吃海鮮,不吃所有的肉類,不愛吃所有的零食,最愛的東西永遠都是土豆白菜西紅柿。
因為工作和生活的原因,我很少說話,導致我現在有嚴重的語言障礙,在現實生活中,我不去和普通人交流。我明白他們所表達的意思,但是我沒有辦法表達我的意思。
我不習慣打車,在我的同學中,他們把打車當成一種必不可少的出門方式我很不理解。能走路的時候我從來不坐車,哪怕有公車我也不願意坐。出門車程在一天之內的,我連水都不會買一瓶。
我不習慣聚會,我從小到大沒有去過一次KTV,酒吧,沒有看過一場電影。同學聚會我也從來不去參加。
我不習慣去飯店,在平時,寧可不吃也不想去飯店吃,我不知道自己該去飯店吃什麼,不知道該怎麼吃。我甚至認為去飯店只吃一碗面會被服務員嘲笑。
我沒有真正的朋友,平時只是說話的也只有兩三個,我的手機中存著的電話號從來沒有超過五個,我沒有打過電話,因為不知道說什麼。
我身上有太多因為貧窮所造成的問題,死板,短視,勢利,自私,奸詐,但是這些已經形成了現在的我,我沒有辦法徹底改變,我只能依靠著自己的認知慢慢抹去這些痕跡,哪怕抹去以後我就不是我了


Aorqu用戶:
打一個耳光不給甜棗我還得笑^_^


莫殤莫言痛:

不是貧窮影響了性格;而是貧窮的家庭觀念,教育觀念影響了性格。


匿名用戶:
作為女孩子,在私立國中,封閉式學校,包食宿,周日回家6塊錢車費的情況下。每周只有20元。除去車費只有14元。你可能覺得有食宿就夠了。
但是買紙筆,本子,開水費兩毛錢一瓶,一次至少買十瓶2元,有時候體育課喝水(學校沒有自動飲水機,需要到打開水在宿舍才能喝),每周一到兩次澡堂洗澡2元每次。
還有衛生紙衛生巾肥皂等日用品。
水果根本不要想。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不愛吃水果的。

幾乎是掰著手指頭算的。

直到一次,沒有衛生巾了。找同學借了兩個,不好意思再借了。周圍好朋友里也沒有多餘的錢可借我。衛生紙也快用完了。用小平角褲疊起來做的衛生巾,用了一天扔了。不敢再用衣服了,怕回家發現衣服不見了會被罵。用毛巾疊起來做的衛生巾。用了一天。晚上把毛巾洗乾淨,又用上了。到第二天晚上,捂了一天,都一股不幹的怪味,扔了。終於忍不住又借了一個衛生巾,撐到了回家。(那時候小,周歲只有12歲,又能知道什麼呢)
後來我就有了黑眼圈,聽說是沒睡好的原因,但我查了百度一直覺得可能是婦科有問題。
直到有年在學校上火,長了疙瘩,去正規醫院,查出來說是宮頸炎。。。(沒有過性生活)。要治療要2000多,當時在醫生面前就哭了,醫生不會懂你的。不敢和家裡說,也不好意思說。自己去醫院買了20的葯,胡亂弄了弄。

這件事對我打擊很大。慢慢自己有了些錢(呵呵,也只是2000多每月),就慢慢轉變了一些。

但是直到現在,我都怕,自己會不會未來生不了孩子。

其他的具體回憶起來好多細節都沒有了。
只留下了錢好像比親情愛情身體健康等一切都重要的感覺。
以至於覺得別人對自己好,就看他舍不捨得為自己花錢,自己對別人好也不會只輸出感情,會把對對方不小氣當成對他的最高榮譽。

答什麼呢?也許我只是想發泄一下?

真的是非常難轉變的,直到條件好轉一點,看到了和我一樣的人身上的明顯缺點(小氣自私什麼的),才會有意識的改正一下,而那些潛藏著影響深遠的自卑等刻在了最底層的程序中,是一生的對抗。

剛剛轉變的我,看著和以前自己一樣的人的時侯,會想我也挺過來了呀,你也要怎麼怎麼想,怎麼做才是對的。不能因為貧窮就放任自己養成這些缺點啊,巴拉巴拉。。。。

現在不覺得了。
每個人不一樣的,不管是環境,還是自身特性。你看著簡單明了的事,在別人就是提不起的無力感。
能做的也許只有保持自己無視貧窮的心去讓他感受到,或者一句加油,或者理解和寬容。


郭小西:

最讓人自卑的是貧窮而一無所知。


匿名用戶:
在學生時代,貧窮帶來的不僅僅是自卑,更是社交能力的不足。
後者對人的傷害更嚴重。

同學聚會,AA制,每人得交一百元。
就算我出的起這個錢,我也沒有出門見人的膽子,即使我曾經在學校里跟他們玩的多麼的好。
因為我沒有可穿出門的衣服,在學校里都是統一服裝,也沒必要買衣服,家境一般般,買的都是幾十塊的,超過五十就覺得對不起爸媽,平常也不需要經常出門,自然沒有。
聚會一般都會去唱k,然而我從未去過。有人也許會說我好乖學生,其實我也想去一次看看裡面到底是怎麼樣的,總要有個印象。對著前台不知道怎麼訂包廂,對著熒幕不知道怎麼點歌,坐在那裡束手束腳什麼也不做就看別人唱歌到嗨,還不如不去。
我錯過了兩年。

學校里,不是重點中學,但也不差,難免會有攀比之風。
衣服比不了就比鞋子。高中之前從沒聽說過匡威萬斯耐克阿迪新百倫,國中之前從未穿過帆布鞋,第一雙牌子鞋是初二冬天阿姨帶我去的貴人鳥買了雙一百多的鞋,買一送一,還有她兒子。然後都是街邊的小店裡買的廉價帆布鞋,穿了兩三年的都有。如今會私下裡攢個幾個月錢,買個一雙不超過兩百的鞋,已經算很好了。

如果有個長的比你漂亮,成績比你好,家境比你好,特長多,人緣好的女生,而且還是特別友善的那種,人人都會想要和她做朋友的吧。我承認我嫉妒她,很多方面。
有時候跟她兩人一起去上廁所,都會覺得不好意思,路上和她打招呼的人數都數不過來,每次都是我先去廁所,她在那裡和別人笑著聊天。在那裡傻站著,聽她和別人聊的歡暢我卻什麼都不能幹插不上話不認識人只能看著她們的感受太難受了。
家境好的女孩,成績再差未來都不用擔心,何況她根本不差。從前跟同學聊未來的大學,聊到她都說她將來肯定是要出國的。高一就決定了要走藝考,消息一出來驚呆眾人,班導都跟說沒見過實驗班裡的學生去學美術的。美術老師誇她天賦也很不錯。
我成績中等偏上,她卻是全校聞名的文科學霸。她還有個男朋友,長得小帥成績也很好,經常在空間秀恩愛。這一點不摻任何的佩服她,平日里在學校也會聊她男朋友,午休給他寫信,有空就去傳達室看有沒有信來。多幸福啊。

有個網上認識好幾年的同城的朋友,幫他幾次小忙,經常說要我去他開的咖啡店裡坐坐,他請。大哥,我就喝過一包包的速溶雀巢咖啡,連奶茶都很少喝。不敢喝一杯抵過我一件短袖的咖啡。

離學校很近有家快餐店,從未踏足過,有次被同學硬拉去吃,點餐都不會點。

同學空間微博出現的餐廳甜品店,我一個都不認識,看著圖中幾十幾十的食物,只能看看而已。

曾經有個同學離家出走,打電話給我問我在不在家,能不能到我這兒住一晚,我撒了謊,對不起。

深夜最好聽的聲音就是天花板上老鼠跑來跑去的聲音。

未來可以讓我自己變得好一點。共勉。

22:49/晚安


Aorqu用戶:
我家不富裕,可以說比較窮,國小是轉學生,我的體驗是貧窮不會讓我自卑,但不一樣會讓人自卑,當然這可能因為我是被富養大的有關,轉學後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個人非常特別,不會當地方言,現在國小有些同學居然認為我成績不好,而事實上除了第一學期因為聽不懂考的中等外我一直是老師珍愛的學生,男生欺負我,因為我和他們不一樣,因為我說國語,他們只會說方言,不過自從我轉學到這個學校倒是從老師到學生國語水準突飛猛進,他們似乎應該感謝我,當然我也不是會自卑的人,在想通他們當初為什麼欺負我時我獲得的是更大的自信,曾經的孩子王怎麼會自卑?這里的自卑當然是那些欺負我的男同學,想通過欺負弱小獲得自信,可惜我不弱,我是鋼板,踢我痛的是他們,欺負我的都被我揍了,之後就乖了,不乖的繼續打到乖為止。其實那些同學基本上都比我家有錢,但他們貧窮的是思想是教育是見識,他們以為他們很了不起,但我說的故事他們沒聽過,我說的地方他們沒去過,我會在他們討論驢肉是酸的馬肉是臭的的時候告訴他們天上龍肉地下驢肉,馬肉是非常美味的,在他們都不知道可以家家有電視有這種東西叫洗衣機的時候告訴他們黑白電視不好看,他們覺得我不懂裝懂在裝b ,所以要教訓我


圓圈圈:

我想說,與其有空自卑,不如多看看書。

我父母是農民工,十一歲那年,我隨父母進城讀書。

也是那一年,我才發現,原來人和人,真的是有差距的。

轉學過去,上六年級。。

農村的孩子瘦瘦小小的,沒有別的同學高大,但是,因為我是轉來的,所以只能被老師安排在最後一排,上課完全看不到黑板。。

一個班,差不多六七十人,老師聲音很小,布置作業根本聽不見。
問同學們作業是什麼,因為不會說國語,同學們嘲笑我,學我說話。也不理我。

第二天沒交作業,被老師叫到辦公室補作業。其他沒有交作業的同學,被老師安排在辦公室其他空桌上補作業。可能因為我比較瘦小,老師說,你趴地上寫吧。於是我趴在地上補作業。

上課,同桌給我畫三八線。一次不小心超過了,同桌狠狠的在我背上打了一拳(對我這么瘦小的女生也下得去手啊!!)。從來沒在人面前流淚的我哭了。我覺得很委屈很委屈。

父母發現我成績一落千丈,也是指責我,這么好的環境,怎麼還讀不進去書?

我想回老家,很想很想。那裡雖然沒有高樓大廈,沒有車來車往,沒有路燈。但是我很開心很開心。。。

我沒有朋友,我很孤單。

原本外向的我,越來越沉默。越來越沉默。

我從不敢將我在學校里的遭遇告訴父母,因為那也只是給父母增加煩惱。因為剛從老家過來的時候,父母就告訴我,我們是外地人,我們不要惹事。。這句話,我現在都還記得。

那個時候,我想過了,為什麼我會收到不公平待遇。我覺得是因為我來自農村,因為我穿的很土,因為我上學沒有給老師`大`紅包。

總之–––因為我窮。

但是,就這樣就讓我自卑了嗎?並沒有。

剛開始的時候,是有點自卑,因為不適應。可是後來,大概一年左右吧。我感覺自己的心態發生了變化。

就像課本上說的’困難像彈簧,看你強不強,你強他就弱,你弱他就強’

從那以後,我努力的學習國語,我甚至也很努力的學習當地的語言。噢,當然學習我是無能為力的(我很笨,自學不來。)。

別人都穿著光鮮亮麗的衣服,我就穿著別人送的舊衣服站在人群中。特別顯眼,我能看到別人鄙夷的眼光。但我一直默默的告訴自己,我又沒偷沒搶,我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為什麼要覺得不好意思(真的是雞湯文看了好多好多,所以心態才會發生變化)。舊衣服雖然舊,但是乾乾凈凈的(雖然看起來很臟)。。

那個時候有點盲目崇拜吧,總覺得書上說的都對。

慢慢的,也許是人有了自信吧。朋友也多了起來。性格也越來越活潑。總之一切變得越來越好。

所以我想說的是,貧窮也許會讓人自卑。但是知識是能改變命運,心態等等很多很多的東西。。


匿名用戶:
一個意識到貧窮的孩子由於虛榮而感到痛苦,是成人所不能想像的。 ——喬治·奧威爾

高中時念全市最好的幾所中學之一,同學們的家庭條件都比較優越,不說官富,哪怕就普普通通通的雙職工,做的也都是體面安穩的工作,日子都很好。

而我家,父母月收入加起來,是不到五千塊錢。

可能有人會說五千不少了,但是他們要攢錢,家庭日常開銷,人情往來,真的花在我身上的錢,除了最最基本的學費和飯費,其餘大概是零。

關於貧窮感,說幾個記憶碎片:

國中時候一雙親戚送的李寧運動鞋穿了兩年半,被同學嘲笑,回家哭,爸媽只好到一個親戚的批發市場,花了兩百買了雙不知真假的愛迪達。繼續被嘲。
那是一種不被群體接納和認同的恐慌,到現在我都很害怕人群。

剛上高中時候有一個男朋友,高富帥,騎單車上下學或者父母開車接送,媽媽每天給他帶便當。有一次他抱著我,聞了聞我的頭發,說,寶寶你身上有和我姑媽家狗狗一樣的味道。
那是冬天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會有的味兒,汗臭口臭體臭結合,只要擠一小時公車捷運來上學,就會沾上,甩不掉,衣服頭發洗得再乾淨再香都沒用。
沒多久我就跟他分手了。這種「何不食肉糜」的天真,只會把我的自尊心剜得血肉模糊。
不敢戀愛,覺得自己配不上任何人。

高一和還沒分手的男朋友參加學校的舞會,不知道該去哪裡買裙子,同學們說大悅城有一家日本的牌子很便宜,五六百就可以了。回家找爸爸媽媽很努力地開口要錢,爸爸說你怎麼這么虛榮?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不是虛榮心,這是基本的求生欲。
五六百的裙子也沒有很好看,現在想想有點害那個男生丟臉了。後來聽說別的班的女孩有花幾千塊錢買了禮服裙,但沒剪標,穿完就退掉了,因為她們說爸爸媽媽不願意花這個錢。
我當時的反應是,有錢真好,這樣就算你干出這種事情,大家也只會覺得你聰明,會過日子。如果待富者干這樣的事,也還是會被說窮酸小家子氣。
有錢的最大好處是可以理直氣壯說自己窮。待富者不敢,因為他知道那是真的。

後來就不敢再搞風花雪月,一心想上北大,悶頭學習,什麼活動都不參加,過得灰頭土臉。有一些好事的男生嘴比較碎愛議論人,我高一的時候比較跳,偶爾還是被大家提到,就有個年級很出名的男生評價說「她好村兒啊」。我覺得村是比丑和土還可怕的形容詞,哪個女生會接受這樣的評價呢?我只能笑笑說我不在意,沒法生氣或者怎麼樣,因為我自己知道那是真的,可當時的我,沒辦法改。
也沒辦法遷怒父母。因為覺得他們也很不容易,親戚們的冷眼早就讓我看清世態炎涼。我心疼父母,我覺得所有人都不容易,那個男生也不是故意的,因為他是真的不懂。
就怪我自己倒霉咯。

說的顛三倒四的,還有很多感受,和大學時候的經歷,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講,因為我一直在刻意壓抑這些痛苦,很難一條一條很清晰地列出來。

青少年時期的貧窮帶來的劣等感,低自尊感,敏感,孤僻,自我折磨,時刻有自毀沖動,直到現在還是在折磨著我,很難走出來。


哪吒藕霸:


以前我家挺有錢的,但是爸媽都是很省的那種人,我們的生活水準也就是正常,但是當時我不覺得自卑,因為我有底氣
後來我爸股票賠了,一下子家裡什麼都沒有了,我當時大二,一下子就慌了,其實對我的生活沒有太大影響,我的生活費還是那些,每次和家裡要錢的時候我爸都要哭窮好一陣子,所以每次花錢的時候我都覺得內心緊張,有種罪惡感,整個人的氣質也變了
以前我走路昂首挺胸的,現在都畢業了,還是憂心忡忡的樣子,在我最美麗的年紀,沒辦法多買點漂亮衣服,只想著一個月的工資怎麼才能省下來一些
真的很難受,有的時候心裡委屈,就會突然哭起來,每天晚上插好電飯鍋預約煮粥,一鍋粥當早飯,然後剩下的放在保溫杯子裡帶公司當午飯,別人問我我就說我減肥呢,其實我就是想省錢,因為我的內心也想買漂亮衣服,買化妝品,男朋友在部隊,消防員,義務兵,一個月1200,知道我的窘迫,自己留點買煙錢,剩下的都給我,可是交了房租以後就不剩什麼了,我怎麼這么失敗呢,哎,活著真的很難,可能我的生活不差,可是我心裡很累……


匿名用戶:

會啊。

小時候因為家裡窮非常害怕同學來自己家。

上了高中後(很不幸的是貴族高中)這種感覺被無限放大…從來不敢在同學面前透露任何自己家裡的資訊…平常人愛開玩笑說的【我家窮啊】我也不敢說,因為是真的。

身邊同學都很有錢,給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同時,也讓我越來越為貧窮而感到自卑。他們愛討論幾千幾千的名牌鞋,還愛諷刺誰誰誰穿了假鞋 說是虛榮。直到有次我聽到了它們討論到了我穿的一個國牌(它們嘲諷的是別的班的一個姑娘),可能因為想起我也在場吧,就把話題止住了,但是我當時的感覺…一言難盡…

平時朋友圈裡的它們 的吃喝玩樂 是我從未觸摸過的層次…

雖然父母也經常告誡我,不要攀比。這么多年了我也盡力這么做,但是身處這樣一個環境,不難受不自卑好難,真的好難…

一面告訴自己,自己與其他人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腦里又有一個觀念告訴自己,你們品味不同…視野不同…家裡房子也不同…好像天生低人一等。

馬上要進入人生的新階段了,希望一切都能好起來,加油!


西紅柿炒蛋:

會,農村出生的我在城市有一個親戚每年走親戚都要坐上城鄉公交屁顛屁顛2個小時去一次,路上心情差不多是激動又擔心,畢竟我只想看看城市晚上的燈光,又害怕看到哥哥的玩物和生活,平常在鄉下我是孩子王牛逼的很,到了城裡阿么領著我我連眼睛都不敢抬起來,那時候覺得kfc是我這輩子都吃不起的東西,那時候我一天才5毛的零花錢,那時候年紀不大就知道我不屬於這個地方,他們可以去遊樂園少年宮買遊戲機吃kfc,而我只能窩在打開抽屜都有蟑螂跳出來的老房子里寫作業。


BQUINE:

我認為
貧窮不會是最主要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差距
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

我上的是比較好的學校,周圍的同學大多家境不錯,我家也算不上很窮,吃,住都還是可以的。父母也沒有讓我餓過。

但是當同學們說著一些比較貴但是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的東西的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卑了。家裡沒有條件讓我擁有這些東西,雖然同學也沒有歧視我,但是心裡就是不舒服。慢慢的就有點抗拒和別人交流了。(你們可以說我愛慕虛榮,但是你們想過沒有,當班上所以的同學都有一樣東西但是你沒有這種落差感是有多傷人啊。)

記得去旅遊的時候,老師說要家長自駕游,班上的同學家裡都有車,但是我家沒有,旅遊的時候必須要坐別人的車。那時候真的覺得非常難受,我也知道父母在努力工作,但是那種落差感還一直存在,開始自卑甚至有點自閉了。

但是如果同學們家境都和我一樣呢?落差就沒有那麼大,也許就不會自卑了吧。說實話挺想念父輩讀書的日子,有錢的總是佔少數,小地方,對每家每戶都知根知底,大家都不有錢,但是卻很開心。

所以我認為,讓人自卑的不完全是貧窮,而是貧窮所帶來的落差


匿名用戶:

會。

小時候家裡真的很貧窮,所以腦子里一直告訴自己一定要省吃儉用,爸媽那麼辛苦不要亂花錢,所以直到上了大學有去兼職,我也從不把錢花在其他地方,從來沒給自己買過名牌鞋子。因為自卑所以一直在迎合別人,也不敢為自己出氣,骨子裡的東西根深蒂固沒辦法改變,但是自己一直很樂觀,爸媽該給的東西都有,至少我很幸福。

看到班級的人部門的人一雙鞋子都是上千,而自己的僅僅只有幾十塊,看到別人穿得都是牌牌,自己的也是幾十塊,自己的行為舉止一直都諾諾為為,真的不敢抬頭起來。


喵喵:

每次看到類似的問題的時候我心裡都很酸,我想說貧窮不一定會讓孩子感到自卑,但是既貧窮又缺乏父母正確的引導和教育的話一定會讓孩子自卑,甚至會影響他的一生。

要讓我來形容一下我自己的話,我腦海里只會出現自卑、自私、自閉、防禦心很強、意志力、自控力很差、討厭自己等等這些詞,我覺得自己比任何人都差。

雖然我個人條件不是帶大小王的那種好牌,但在同事們眼裡我也是一個工作好、有學歷、身材好、長相好、脾氣好的差不多完美的人,也經常有陌生人誇我。可即使是這樣,對於從小就養成自卑心理的我來說已經築不起任何自信了,自卑就像一座經年累月鑄就的異常堅固的牢籠,困住了我並且堅不可摧。任別人怎麼誇我好,我都認為我自己差,比任何人都差。

只有我最了解我自己,我知道我的好脾氣只是我懦弱的表現。我不敢表達我基本的需求和想法,我在外人面前只會附和,見到人了只會客氣。看大多數人或平靜或古靈精怪的撒個嬌或是幽默的開個玩笑就表達了自己的想法,我有滿心的羨慕,但我卻不具備這項基本的社交的能力。有人惹了我,我也只會悶著生氣,不會維護自己的正當利益,因為我父母就沒有這個能力。

從很小很小,我能記事開始,我們家就是內憂外患的狀態。外在是我的父母經常吃虧受欺負,內在是他們兩個人無休無止的爭吵。

前面說了我的父母經常吃虧受欺負,而且在我爸還不到四十歲的時候,就因為自己太傻、太實在、看不清形勢,在過節親戚聚會的時候,僅僅因為勸了一句架,就被人打到耳膜穿孔,失去聽力。

這些事也都是我長大後聽家人說的,發生這些事的時候我還很小,四、五歲。據說當時是三姨夫的哥哥在三姨夫家附近,因為開車跟人發生了口角後就走了。對方氣不過,但是又不認識他,就拉了兩車的人找到三姨夫家打架來了。

正好那天是剛過完年在三姨家聚會,一大家子人都在。眼看要打起來了,我爸就趕緊出去說了句「咱們都附近住著,有話好好說」。我爸就說了這一句話,這一句出於人的本能的話,對方的怒氣就好像開了口子一樣像我爸傾瀉了出來。幾個人開始像瘋了一樣圍了過來對我爸拳打腳踢,有女的專門拿手摳我爸嘴裡子,幾個男的照著腦袋踢踹。一陣狂風暴雨似的毆打過後他們出了氣了,打夠了就把我爸在房子周圍很高的坎上推了下去。

當時親戚都在的,我五個姨、五個姨夫、一個舅舅、兩個表兄、表姐表姐夫等很多人,只有我爸和我舅舅出來勸架,我舅舅有表兄和表姐夫護著,沒受什麼傷。其他人都很精明的不上前,在旁邊看著,這么多親戚眼睜睜看著我爸被打,像是看一場大戲。

當天我爸就住進了醫院。我阿公阿么死的早,從小我就沒見過,我媽也是被抱養出去的,等於我也沒有姥姥姥爺。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出事的那天晚上,我和姐姐弟弟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天黑了爸媽都沒回家。後來來了兩個鄰居在家裡打牌算是陪著我們,我們像傻子一樣睡著了。

就這樣,我爸在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失去了聽力。因為耳朵的傷牽著頭疼,並且一直在到處跑醫院治也一直沒治好,我爸就等於也失去了勞動能力,我們的家從這時候開始就沒了頂樑柱。

從那開始我媽就陪我爸一直跑醫院治,斷斷續續的這么些年過去了,我們姐弟三個都三十多了,我爸也六十多歲了,爸爸的耳朵一直沒痊癒,還是經常頭疼、耳朵疼。這么多年,家裡從爸爸出事開始就沒有了收入,對方賠了幾千塊錢也就夠去一次醫院手術的花銷,不管大事小情全是媽媽去借錢。

我腦子一直不好使,記事晚,好多小時候開心的事都忘了,但卻從小開始就一直記得愁苦的滋味。我不信我小時候就沒有一件開心的事,但我卻真的回憶不起來,覺得自己沒有童年,我的童年被苦和恨填滿了。

我恨很多人。

我恨來打架的人,我恨他們無緣無故打我爸爸,從小到大心裡一直計劃著怎麼殺了他們。但是我畢竟是個孩子,即使長大了也是個軟弱無能的人,一直沒有能力實現這個計劃。最近聽說他們其中的一個人死了,我心寬了很多。

我恨那些親戚,恨他們沒有一個人伸出手幫幫我爸。這個世界是復雜的,我恨他們,但他們卻還是我的親戚,不會因此斷絕了關系,他們也還會幫到我們。但是我的恨卻很深,長大後跟親戚走的很遠,所以我就成了親戚嘴裡口口相傳的白眼狼。

我恨我爸為什麼那麼傻,我恨我自己軟弱無能,我恨這個世界。

沒出事之前我爸就有性格缺陷,我也遺傳他,性格暴躁,控制不了情緒,不愛接觸人,出事之後更是雪上加霜了。耳朵疼、腦袋疼折磨著他,一次次的去醫院手術折磨著他,一次次的不成功折磨著他,別人說話他聽不見消磨著他的自尊。他更不願意見人了,有人來找他他都躲起來;一點小事就會跟媽媽大發脾氣。

於是從我五六歲的年紀開始,沒有其他人那種無憂無慮,腦袋裡滿滿的都是「我爸媽吵架了我爸媽吵架了我爸媽又吵架了;我們沒錢了我們要借錢我們要借錢;我們要求別人我們要求別人,我們什麼事都要求別人;我們要給人低三下四,要諂媚人家才幫我們;不能要任何吃的;不能跟人打架,我們沒錢賠不起,人家找來了我爸媽也打不過;我爸耳朵又要去醫院了,我媽又生病了「我的童年就是這些。

我爸從小家裡很窮,阿公死的早,阿么改嫁,也沒人管我爸爸和叔叔幾個。我爸爸是老大,想法養活弟弟們,在外面受不少氣,吃很多苦;我媽從小也是被姥姥姥爺送出去的孩子,在別人家也是吃了數不清的苦,有話不敢說,坐了一身的病,身體一直很弱。因為環境如此,所以我爸我媽都不是那種開朗積極的人,我們也是父母的復制粘貼。

所以雖然我現在三十多歲了,成年很多年了,但我還是沒調節好自己,我想我永遠不會幸福了。

我的婚姻生活和工作也都是一團糟,我處理不好我和我老公、我和公婆、我和我老公的親戚們以及我和我的同事之間的矛盾。一點小小的矛盾,別人一句話可以解決的事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我不會撒嬌、不會賣乖、甚至好像不會好好說話,我只會像我父母一樣,要不就是氣的臉紅脖子粗但說不出來憋著生悶氣,要不就是不值得的事就沖動的吵起來,吵也說不到重點,只是亂吵一通,發泄情緒。這樣做的後果就是我常常從有理的一方變成大家都討厭的容不下人的傻子。

相信看到現在,你應該可以想像到我的生活是多麼糟糕。因此我常常想死,但始終沒鼓足勇氣去實現,我不想讓已經吃盡人間苦的家人再多一份悲傷,我不敢想像我苦命的家人為我嚎啕大哭的樣子,所以我得堅持著。

即使生活中的坎坷不斷絆倒我,我也要不斷的站起來,並且在這些跟頭中總結經驗、糾正錯誤,繼續前行。雖然我總是比別人走的慢,總是被生活甩在後頭,但是我也可以暗自自豪,因為生活總是打倒我,但卻沒能打敗我。


小豬佩奇吹頭發:

會,做任何事情之前想的都是錢。

聽身邊的朋友說化妝品口紅發現自己根本插不上嘴,因為自己平日里就是素麵朝天。

長得又不好看所以男朋友都不會交

有人追第一反應就是拒絕,家裡的情況兩個人走下去會是他的拖累

但是看到人家談戀愛有男朋友呵護又很羨慕

羨慕完之後還是該幹嘛還是該幹嘛

這個社會還是物質的社會,這是我的看法

別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會自卑。

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