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有多可怕?

問題描述:不要再亂改描述了。
, , , ,
新春:

貧窮讓你沒有選擇的權利……


Aorqu用戶:

貧窮最可怕的事情是限制了你的認知和想像,不去做破釜沉舟活法的改變,人生甚至下一代有很大概率步入死循環。


Aorqu用戶:

我是85後,高中是2001-2004年。

記得剛參加工作的時候,一位國中老同學到我工作的城市(上海)來看我,說起當年的事情,他說後悔當時沒有花擇校費跟我上一樣的高中。我當時感受不深,這些年逐漸了解到他跟我的差距越來越大,才心有戚戚焉。(當然,其實他現在也非常努力,奈何起點不高,總是差強人意)

國中時我倆的成績差不多,都在班上的第一梯隊,但中考都沒發揮好,沒考上縣里唯一的市重點(重慶,相當於其他省份的省重點)

我跟他家境其實也差不多,農村,有兄弟,父親在外打工養活一家不容易,日子緊巴巴。

我的幸運是父親下了很大的決心交三千塊擇校費送我進了那所市重點,而這位同學家裡沒捨得錢,讓他在國中那所普通中學繼續完成高中學業。

兩所學校環境真的相差甚大,老師水準、學生習氣。高中三年,我除了前兩年看了數十本武俠小說外,基本沒有沾染其它「不良愛好」,幸運地使成績進入年級前十。

這位同學同樣沒有「學壞」,在他所在的學校同樣能進入前十。

聯考,我考上上海的一所985,他考上四川的一所非211普通高校。

我們的命運差異,起源於那三千塊擇校費。

我時常想起這件事,對父母萬分敬意。


譚譚:

窮從出生到大學畢業,就一直是貼在我身上的標簽,直到自己賺錢了才稍稍有點底氣,但窮怕了,錢到手裡也不敢花

小時候在外婆家長到6歲,雖然也沒錢,但是還是很幸福的,因為外婆會把好的都留給我,也沒有人時不時打罵我

到6歲讀書了,不得已回到那個家,4個小孩,3個女孩1個男孩,不可避免的重男輕女,對於我這個外來的女孩更甚。不過所謂的父親對我們四個都不好,對我更不好。從小就窮,一年買2次衣服,夏天一次冬天一次,住房是老木房,從老阿公輩傳下來的,知道我們4個賺錢了才蓋了房;父親符合了人渣的定義,懶、賭、打罵人、出軌,冷血,對他就是不要打罵我們那一天就是幸福的;母親辛苦了一輩子,拉扯我們四個,還有還賭賬,還要被打罵,但本身懦弱,離婚也不肯。

對父親,在全家的討好下,把四個小孩都供了大學,當然,我們四個也自己免過學費,獲取過獎學金,對於一般家庭來說,養1個大學生的錢和我們家4個是差不多的,可能還要多。

我們那個地方,小時候是挺窮的,但是我國小後,村裡面其他家庭都蓋新樓了,然後我們家的窮就顯得格外突兀了,窮也就罷了,父親還總是一副自己厲害的樣子,被人哄一哄就出去打牌然後就輸錢,小時候會幻想,要是他能夠把輸的錢給我們買套衣服多好,一切都是幻想。

貧窮從小就讓我們低人一等,家庭沒有溫暖就讓壓制了自己的喜好,如果不能給孩子富裕的生活,至少給孩子安全感和愛吧。


曲曲:

2014年的冬天和家裡人合夥修養魚的水壩,預算三十萬左右,最後修好壩放了魚苗接近一百萬,大年三十那天都還在借錢給工人送工資。這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冬天,但真正讓我記得的卻並不是欠這么多錢的事。

2015年7月找了工作上班,8月底因為有事需要回老家一趟,當時口袋裡不到200元,回去路費要128塊。前男友在我回家頭一晚說你先回去,回來的路費我給你再想辦法。於是我就回去了。返程的前一天晚上問啥時候給我打路費,竟然責怪我不早點告訴他,說明天給我。第二天早上出門媽媽問我要不要錢,我說不要。於是,花了28塊錢先搭車去了縣城。中午和同學吃飯,一邊吃飯一邊等路費。飯快要吃完了,錢還是沒有。最後他說你先上車,到了他想辦法從他堂哥那裡借100塊來付車費,我說不行,沒錢不敢上車。因為100塊錢,在同學面前哭了一兩個小時。

因為修水壩在銀行里借了錢,10號是還款日,公司15號發工資,每次都是從同事那裡借差不多七千塊錢周轉幾天,發了工資再還給他們。有一次,前男友心血來潮,說這個月周轉的錢我來給你想辦法。於是,到了10號上午打電話問他錢借了嗎,他說馬上打電話借。不到兩分鐘,回給我說人家沒接電話。又過了幾分鐘,他打電話說那個人接電話了,答應借,問什麼時候到賬,他說可能24小時之內吧,我說銀行規定的還款時間是下午五點之前。於是告訴他算了,我找同事借。掛了電話,發微信問他,為什麼不提前借呢?他說昨天過節(七夕)不好意思問人家借錢。然後我稍微有點怪他,他說你這么容易借到了,你借和我借有什麼區別呢?再說了,人家也同意借給我了啊……那天,在公司外面無人的走廊里,我哭了一個多小時。

2016年7月底,確認了宮頸三度病變,需要住院動手術,準備9月請病假。醫生告知預計費用兩萬塊錢。8月初連著問了他一個星期住院費準備得怎麼樣,他都是回答:錢是個問題呢,目前還只有五千塊錢。於是我再也沒有問過他了……我已經不哭了。爸爸和弟弟告訴我,他們給我準備錢,哪怕是借高利貸都會借來,讓我不要擔心。9月9號辦理了住院,他4800,我自己200,湊齊了5000住院預交費。12號正式住進醫院,醫生告知第二天上午手術。13號早上,一切準備就緒,醫生過來催交錢,說至少15000,他跟著我媽下去交錢。上來之後我拿著刷卡單一看,他交了2000,我媽刷了13000。前後總共加起來給我湊了6800。出了院報銷之後,退了4000左右(具體不記得是4000還是3800)給他。出了院之後回老家修養了半個月。期間他問我為什麼對他這么冷淡……回去上班之後沒多久,我選擇了和他分手。

和他在一起四年,窮了四年,經常身上看不到一張毛阿公,最怕同事和朋友突然的到訪,最想吃的櫻桃在分手之後終於買給我吃了。

貧窮不可怕,怕的是除了窮還有失望。


六月流螢染夏:

1、我小時候,我爸在外面剛剛工作,工資極低。入不敷出的狀態。我媽在家務農也沒有什麼收入。那個時候我還被抱著手上。有一次我生病了,發高燒,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我媽一個人看著我著急,要去醫院啊。可是醫院沒錢也不會給你看病啊。所以帶著我到處借錢,鄰居家借,沒有。親戚家借沒有。真的是一點錢都借不到,越窮的人,其實是越借不到錢的。我媽只得抱著我在我家門口,我就哭著哭著到了天明。還好,那次生病沒有燒壞我。第二天就好了,萬事大吉。
2、高三畢業那年的寒假,氣候不行。田裡面的收成極差。按照習俗需要再年前把別人的錢還有工資發出去。但是那個時候我爸本身在銀行有一大筆貸款,真的沒有錢。大年三十那個晚上,有人跑來我家坐著,喊著我爸的名字跟他說要錢。沒過幾分鐘又來了新的人,也是要錢。我爸只能在那邊倒茶,陪笑,說今年怎麼樣怎麼樣是真的沒有錢。他們不管,就是要錢,也哭窮。說要不到錢就在我家過年。哎,說起來也是心酸。後來我爸答應年後借錢還他們,好像才消停。那個時候我開學我要去上大學。我爸送我的時候,我跟他說我沒有生活費。他才想起來,哦,還沒有給我生活費。打電話給我舅公,借錢。我看著他的樣子,真的心疼。
3、高一的時候,我爸被我親戚慫恿,跑去買了輛大卡車運輸沙石。運營方式是自己去沙場買沙石,用卡車運去磚廠,然後賣給他們。這個時候往往是超載的。我跟過幾次車。車身極重。上高速的時候,心都是放在嗓子眼裡那種。也是因為超載,所以不能正常時間上高速路。都得大早上或者半夜運輸。把沙石賣給磚廠的時候,也是我最難過的時候。搞運輸的人太多了,磚廠不缺沙石啊。我爸每次都帶幾條煙過去,給磚廠的人散煙,讓他們送我們的沙石。磚廠的人好像大爺一樣,行為舉止令人做嘔。看到我爸低聲下氣的樣子真的難過啊。有些時候即使這樣子磚廠也不收這些沙石,我爸只能輾轉幾個磚廠,降價只求賣掉。大晚上的,大卡車走啊走啊走啊,拉著重重的沙,帶著輕輕的我們。
4、……其實還有太多太多太多了。人一定得努力,一定得盡自己的全力去改變現狀。


風清揚:

對於貧窮,我講兩個小故事。都是身邊的真實事情。

我老家的縣城是國家有名的貧困縣了。但是因為是革命老區,所以國家的關照頗多。現在已經好很多了。這兩個故事大概發生在十年以前。
一、女兒的初夜換來樓房
在農村,很男人基本上沒有好的職業技能,如果工作,只能去做又苦又累而且工資低的體力活,很多家庭都是靠著男人的辛苦汗水錢這樣煎熬著,維持著。但是也有例外,有的家庭男人有闖勁,就會到外面的世界打工賺錢,收入會高一些。而我要說的是有的家庭女人受不了這樣的苦日子,自己出去外面闖,但是大家知道一個沒有職業技能的女人去外面,要麼就是做些手工,要麼是工廠做一點雜事或者餐館之類的洗完工,當然這些工作雖然賺的不多也辛苦,但是相比老家好了很多。總是有一些女人不知足,看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就想著去做輕松而且賺錢快的工作。所以有一個行當很流行,那就是做小姐。有很多的婦女結了婚,生了小孩就出去做妓女了。 在我看來,她們的男人在家裡面都非常閑,什麼事情不做還有錢花,我不知道是因為女人在外面賺了大錢,養懶了男人,還是因為男人太懶沒有能力,逼迫女人去外面做這些賺錢。很多家庭靠著這個日子好起來了,如果到這兒就結束故事了,我就不會憤怒了,至少不會那麼憤怒。
有一個家庭,父親在家吃喝嫖賭,母親在外做那樣的事情,是我上面說的那樣的一般情況。但是不同的是,他們家有一個女兒,據說長的漂亮(但小時候,我沒看出來漂亮),上學時候還前後桌坐過呢。後來國中畢業,父親就沒讓女孩像其他孩子一樣繼續讀書了,我們那邊那個時候如果考不上高中,國中畢業後會去職業中學讀兩三年,學點電腦或者英語,出來有些技能。但是他們家沒有,他父親把心思打在了女兒身上。我只知道,就在那一年她女兒國中畢業,過了半年時間,他們家就起了一座樓房,然後全身名牌。那個時候我不明白,感覺他們家像在哪裡發了財一樣。但是哪有不透風的牆,後面聽到別人閑聊才知道,她(那個禽獸般的父親)把她送到了一個城市,把她的初夜給了一個年紀很大的大款,得到不少錢,後來又通過介紹被另一個大款包養了一段時間。後面從事了大概有幾年這樣的工作,具體我不知道了,不過她後面聽說嫁人了,她說好恨她的父親。嫁的很遠,很少回家。

二、知識沒有改變命運
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一個同學,其實應該說是那種學霸。在我們學校是排top one的。我認識他已經在高中了,之前就不表了,我見到他第一眼,是那種很簡朴的人,穿的很破,但是還算乾淨,有一條牛仔褲,已經洗白了,穿在身上,已經是一條七分褲了,那個時候長個快。鞋子是那種解放鞋。但是很大。
但是每次吃飯的時候經常不去,大概每周有三天中午和晚上不去食堂,當時我好好奇,決定暗暗追蹤。有一天,早上我起的很早,跟著他的後面去食堂買包子,我們正常一般是買兩到三個包子,但是我發現他買了六個,吃掉了兩個就回去了。後面中午吃掉了兩個,晚上又吃了剩下的。這下我才明白。
和所有的故事的共同點一樣,這個孩子非常努力,成績非常好,沒有辜負所有人,考上了名牌大學裡面好的專業,但是因為太窮,沒有錢上大學,也和所有的孩子一樣,我們學校一老師介紹了一個捐贈人,幫助他大學的學費,按一般的勵志洗腦書,所有都應該好起來了,光宗耀祖了。
但是遺憾的是,沒有逆襲,現在在一家建築公司工作,經常住工地,拿著非常非常低的工資,現在還沒有女朋友。

我這兩個故事都是來自真實的生活,我先不下什麼結論,供給諸君討論。我會在後續中,會更新他們的境況,再聊聊我對於貧窮的態度和看法。


匿名用戶:

已經有很多故事,很多數據了。我在此也僅僅是讀了大家的答案,想寫點什麼,純當記錄。

我想貧窮最可怕的就是一點變故就會讓人變成被遺棄之廢物。

說三個對我觸動很大的事情。
一)親戚是醫院的大夫。有一天她安慰我,對於有錢卻留不住的親人愛人,雖然悲傷但不至於絕望,因為起碼自己做了能力範圍內最大的努力。絕望的事情是有救卻因為窮而被遺棄的人。

她科室里收過一些偏遠農村的女病人,可以通過手術放化療然後得到很多年的生存期,但因為窮,沒醫保,家裡丈夫覺得給老婆治病還不如花錢再娶一個。於是第二天就回家了,後續未知。不過腫瘤這種事情,回家吃點偏方中藥估計只會減少等死的時間。

有錢不一定能買命,不過沒錢,那就是螻蟻,被拋棄被忽視然後在角落裡默默死去。

二)沒有尊嚴。
某年十一我在北京,有朋友的農村裡殘疾並且行動不便的大伯沒和任何人打招呼坐著一晚上硬座來了北京。
他唱歌不錯,想在某大劇院唱歌,然後引起主席關注然後幫他解決他多年未能辦成的低保戶問題。
北京呀,何其之大。他好不容易拄著拐棍找到了大劇院門口,操著一口基本聽不懂的鄉音,被工作人員拒絕了,就給他的遠方侄兒打電話。他把他接到的時候已經晚上七八點,沒辦法帶他去他的8平米出租屋住,只好找了個地下室旅館將就了一晚上。50元的住店費對於他還是太貴,18元一碗的牛肉麵實在天價的不可思議。
給他買了第二天下午的火車回鄉。於是我倆說帶他大伯去天安門看看。大伯走在長安街上,被一便衣攔住詢問情況,我們趕快說是親戚,才免去盤問,得以通行。

沒錢沒受到合適教育的殘疾老人想去天安門看看,他光明而又蹣跚地走在皇城根腳下。會被當做潛在上訪對象而攔下。新的世界不屬於他們,貧窮很難生出高貴。

三)最後說一個勵志故事。大學室友,學霸,年年國家獎學金。她爸爸媽媽因為變故出事被打傷殘,申請不上低保,然後被所有親戚孤立,借不到錢治病於是落下終身殘疾,無法做工,更加窮。
好在她爭氣考上了當地最好的高中,然後親戚們開始借錢給她家。也很幸運因為媒體曝光,低保辦上了,她也收到了香港某慈善機構的資助讀完了高中大學,靠自己能力保研,如今一切都很好。
我很感激她,沒有她我大學估計會頹廢成一團。

很啰嗦很亂,見諒。


匿名用戶:

我就記得一個事情

當時我媽媽看病,我跟我爸在那閑聊,我說我媽這個病好像也沒花多少錢,全部報銷下來,自己就花個20來萬吧。

我爸說,你以為20來萬是個小數目,多少家庭都沒有這個錢去治療。

當時我大驚失色,問他,「一個家庭連這點救命底子都沒有」?

我爸說,「窮人很多」。

「那沒錢看病怎麼辦」?

「只能等死了」。

當時我覺得貧窮的生命真的是,好輕。


匿名用戶:

對不起,看這個話題看哭了,因為我感同身受。

現在是畢業兩年了,努力生活。

貧困縣,貧困村,國小的時候學校是5個年級,基本上整個村子裡的孩子都是在這個學校,我這邊住的近一點的還好,走路10分鐘左右就到了,所以中午我回家吃飯,有些同學是要走45 分鐘的那種,早上5點半起床做飯,叫弟弟妹妹起床,然後帶飯去上學,中午在學校吃早上帶的飯,帶飯的工具就是現在我們經常看到的八寶粥的那種罐子,所以我的國小同學中,基本上人人都會做一手好飯菜,而我,依賴著我媽,做飯很爛。

後來上國中了,我和周圍的同學一樣,住校,一個寢室12張床,睡大概20個人吧,有兩個是老師的親戚,所以一個人一張床,而大多和我這樣的人,兩個人睡一起,基本上睡覺翻不了身的,床真的很小,然後直接帶菜,拿那種不鏽鋼的盒子,帶一大盒子,腌菜及各種,吃一個禮拜,冬天還好吃一個禮拜菜基本上不會壞,有時候星期五打開,就可以看見毛茸茸的白色的長出來的,我就當做沒有看見,拿筷子夾的扔了上面那層,吃下面的沒長毛的。夏天的時候,菜大概可以放兩三天吧,食堂打菜一個有肉的菜是1.5元,可是,我依然吃不起,一個禮拜只有5塊錢,所有的費用,包括後來我開始來大姨媽了,在學校小賣鋪買了5毛錢的榨菜,5毛錢的海帶絲,這樣食堂一個菜我可以吃三頓飯了。飯,就是學校食堂,每個人有一個自己的飯盒子,拿飯的時候大家一堆的擠著找自己的飯盒,噢,對了,米,也是自己帶的。

讀完了國中,我考了610分,很慘,我沒有上到重點班,就兩個高中,最低是580分的錄取,低於580,要麼就是沒的讀了,要不就是拿錢買,除了兩個學校的重點班,其他上了分數線的人全部搖一搖,搖到那個學校就那個學校,然後我分到了二中。恩,我住校了,因為離家太遠了,我每個月所有的錢有300塊了,吃飯我一個月大概150塊錢。

很抱歉,兩個學校的水準都差不多吧,除去重點班,普通班一個班考大學的指標是1個,意思就是有沒有都行,不要說我沒有努力學習,我真的努力學習了,真的用心了,聯考考了479分,很抱歉,離二本的520+比較遠,我沒有考上,5個普通班的學生,就考到了兩個,我媽也沒什麼錢給我讀書,我姐姐讀了國中就沒有讀了,就為了讓我多讀一點,我也想弟弟多讀點,可是後來,他自己不爭氣。

後來的我胖了,因為我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饅頭和包子,原來這叫麻辣燙,這叫冒菜,原來肉是這個味道,原來大家早餐的時候不一定吃飯啊,我吃什麼都覺得好吃因為我以前沒有吃過,吃完以後我覺得很難過,因為我媽沒有吃過啊。

再後來,實習了,去了廣州,然後因為各種又回來了。

不過,現在不用住泥土住的房子了,村子裡路都修好了,村子裡的田全部承包出去給企業種大棚蔬菜了,房子都統一粉刷了一遍,路邊的圍牆上都畫圖的精準扶貧的樣子。

我依然過不好自己的生活,可是在努力著。


蔣少爺:

貧窮固然可怕。但是能從你們嘴裡說出來。,那就不可怕。貧窮可怕在哪裡。可怕在你回答完這個問題後迫不得已點下去的那個「匿名回答」


東方樹葉:

見過病房病友捨不得花錢回去等死;見過同事嫌工資低無法保障生存而離開 但這個工作是他的夢想;見過我媽吃冰箱剩菜,我罵完她以後開車離開,哭的我看不見路,窮過的人,不敢去享受生活,只為了存活。很心疼 到 想拋棄他們 當然 社會已經把他們拋棄了 所以 物競天擇 找有錢人沒錯吧


小新:

貧窮是個泥潭,有時候越努力掙扎,就陷得越深!由於出生在農村,見過太多身邊貧窮的人,勤奮打工一輩子,到了五六十歲,很快就落下一身病,本來想年輕時多努力一點,老的時候可以享晚福,結果願望又落空了。

比貧窮更可怕的是,你身邊都是貧窮的人!別小看這句話,有機構研究得出一個結論。世界上大部分人貧窮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父母貧窮!這不是一句廢話,貧窮最致命的地方在於你沒有機會接受更好的教育和只能獲得最低端的資訊。

我在讀大學之前,村子裡出過的大學生兩只手能數的過來,並且認為女孩子讀書沒有用,還不是過幾年就要回來家人帶娃,還不如出去打一份工賺錢,老實說,當時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但是誰讓我聰明呢,聯考還不錯,並且,我的父母雖然讀書不多,卻跟村裡的人都不一樣,堅決讓我上大學,我始終都記得那個晚上媽媽跟我說:「你不要管他們,你讀好你的書,飛機大炮都是讀書人造的,村裡面這些人連飛機都沒見過,你幹嘛聽他們說」!這句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前段時間,我去找了我小時候最好的玩伴,她已經出來工作7~8年了,在東莞一家電子廠,其實,我跟她已經差不多三年不見了,我見到她的時候差點認不出來,24歲的女孩子,正是如花似玉的時候,但是在她的身上完全沒有年輕人應有的朝氣,工廠的生活已經把她的青春透支了,不注重打扮,跟我見面那天沒化妝,頭發也只是簡單紮起來,穿搭看起來很路人,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她作為一個年輕人與社會脫軌了,Aorqu也沒聽過,年輕人之間,聊天的共同話題太少了,我回來的時候,因為是晚上,我問她去哪個車站坐車好?她說很少出去,不清楚。我知道她是一個很乖的女孩子,為父母著想,我相信很多農村孩子也是這樣,為父母分擔,聽父母的話選擇去打工,但是,這樣做,只會在貧窮的泥潭裡越陷越深!


匿名用戶:

近兩千答案了,我這篇回答應該沒人看到了。

貧窮,真的很可怕。

一個姑且稱之為朋友的人這么說我,原因是她覺得我應該去店裡修眉而不該自己亂嘗試。
我以為自己慢慢學修眉是沒問題的,她卻覺得我為了省修一次眉的十塊錢拿自己的眉毛亂嘗試不值得,這是窮酸的。
然而更可怕的是我根本沒有意識到。

說實話剛看到這句評價我是傷心的,但是仔細想了想又好像說得沒錯。

前幾天看到超級喜歡的聖誕主題美甲,朋友說,如果是我的話可以打折,45,我最後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去做。
喜歡的男孩子約我聖誕吃飯,我拒絕了,因為那天我有一個八個小時的兼職,工資剛好夠我買一件喜歡的毛衣,我想給自己的聖誕禮物。
去年過年買新衣服,看到一件喜歡的外套,四百多塊,沒狠心下來買,結果逛到街尾最後一家店又看到了,再次試穿還是喜歡,終於要買,結果發現這家店賣的比另一家貴十塊,最後還是沒買。

Aorqu上有一句話說「如果因為便宜而猶豫買不買,那麼別買;如果因為昂貴而猶豫買不買,那麼買」,我在盡量這么做,少買,買精,但好像還是掩飾不了我的窮酸氣。

我的衣服不夠多,鞋子不夠新,我的化妝品一樣只有一個,包括口紅。

同時我也是自卑的,和男生出去貴點的地方吃飯,不AA就會心裡發慌,因為那樣的地方對我來說已是奢侈。

是吧,我真的很窮酸啊。
可是我被說窮酸還是很難過,因為我真的很努力地再改變了,但是貧窮帶來的一些東西可能永遠都不能憑借努力而改變……

負能量爆棚的晚上,晚安!明天繼續加油。


匿名用戶:

從小到大沒過過一次生日,國中過年買新衣服,我本來看好了一件外套,後來又看中了一條褲子,然後我輕輕問我爸,我可不可以不要外套了,要那條褲子。
學習從來不是重要的,放學要先幹活。
大一才穿內衣。畢業買了睡衣被我爸說那是有錢人才買的,和我爸逛超市我要買洗羽絨服專用的我爸說用洗衣粉就行了。
周圍很多家裡有弟弟的女生的要彩禮特多,沒有任何陪嫁。父母拿彩禮來給弟弟買房。有的女生找了和自己父親一樣大的有錢老頭,有的女生國中畢業去賣,然後給家裡拿回大把的錢。我爸媽還表現羨慕。
每次我去阿么家,我阿么會說那個女的找了個有錢人。讓我也找一個。
985的院校,周圍羨慕的工作,姣好人見人誇的面容和身材,良好的氣質(其實心裡很沒自信)自立自強的品質,這是貧窮給予我的。
盡管如此,我依然不建議男生去找個貧窮的姑娘,特別是有弟弟的。


奮斗是一句屁話:

我現在28歲,在一個二線城市生活,父母在11歲離異,跟著父親過著兩年窮日子,那種窮到去借米,借煤,因為離異的原因,我父親開始不工作,生活來自於每天打牌贏得20-30快一天,我母親是恐怖的人,鄉下人來的城市,在印象中8歲之前還算過的富裕,但是我知道,我媽出軌很多次,帶別的男人去我家,那個時候我父親,出門打工。有一次因為擔心家庭破碎,還特別隱瞞下來。
回到國中吧,國中成績還行,在初三的時候夏天考試,那是真的痛苦,沒有別的 家住6樓,在酷暑的南方,沒有空調只能睡在陽台,家中各種老鼠 蟑螂,恐怖如斯。好不容易熬到中考結束,然後我父親沒錢讓我繼續讀書,然後我母親讓我去他那裡住,然後先是改嫁一個家庭,感覺對方叔叔挺好的,後來因為我媽賭博,然後這個叔叔最後走了。又改嫁另一個人。
母親在鄉下結過婚,然後離婚,然後跟著我爸,然後離婚,然後另一個男人,結婚然後離婚,然後到這個男人。
因為住的遠,我母親讓我讀職高,我永遠記得她的一句話,當個保安呀,很安穩呀。對沒錯,她就是這么跟我說的。
一轉眼到職高2年,兩個選擇,讀大學,轉就業。沒法我轉的就業。先提一句,高2上學期學費,我跪著求到的。
在17歲下半年進的學校分配的公司,我還記得應該是08年底,在家裡被3個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找我媽討債的,那個她改嫁的男人看著我什麼也沒管,然後我幫我母親還得3000賭債,當時我那個城市當時3000相當於房價一平方。
然後,我跟母親說別在打牌了,她很暴躁吧,各種惡心毒辣的詞語謾罵我,對了,我17歲之前聽到母親的謾罵如果家常便飯。
然後辭去那個工作,離開家裡,一個人工作。做過銷售 當過黃牛,當過調酒師 攝影師 ,
我還記得2010年的時候,我母親讓我回家過年,你們肯定不知道有多開心,我很開心去,買了禮物帶著我一個朋友,到了那個家,我母親看到我,直接找我拿了4000塊錢,然後跟我說,別吵醒你那個伯伯。然後我果斷掉頭 走人。從此之後,再也沒有過年,過年對我來說就像麻煩的一天,我要麼去旅行,要麼去網咖,要麼去別人家蹭吃蹭喝。
我是一個奇葩吧,沒有變壞,沒有窮生奸計?
在2014-2015年在清吧調酒的時候,當時老闆算一個本地挺有勢力的人,當時和老闆一起來的有個老師,後來才得知是馬桶台的製片人,聊的很開心,我還記得他說過,你這么有想法為什麼當個酒保,因為這一茬我還認識了一個叫王洛勇的藝術家。這個就不提了。
然後渾渾噩噩,在16年,進了一個公司,做策劃,才開始定下性來。
我一直覺得,我這個家世,其實我能活下來就算一個成功。本心沒變,笑容沒變。
唯獨覺得窮的不好地方,就是不敢去談戀愛,因為不會承諾給女人什麼。
而且我也想過,萬一我結婚了,以後婚禮,雙方親戚,我這邊叫誰呀?
那些因為父母原因走上歧路的年輕人,這點至少比他們強。


何以欽:

1. 老二今年60多歲了,老光棍一條。老二小時候正是鬧飢荒的時候,那時候人們能見到的最好的食品就是香油果子(油條)。農村人晚上的時候都是在街上找個樹墩或是其他東西坐在一起聊天,才七八歲的老二蹲在他爹旁邊聽著。突然,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扯著他爹的衣角大聲問:「爹!你說像毛主席這么大的官是不是天天吃香油果子啊?」就因為這句話,老二被笑話了一輩子。

2.今天晚上出去吃飯,無意間瞟見路邊賣烤腸的婦女的眼神。那眼神似曾相識,獃滯、無光、缺乏神采,其中透漏的苦悶如毒氣般鑽進我的大腦,勾起我有關貧苦的感覺。她的全部生計就指望面前的矮小簡陋的烤腸小攤,每天從窄小陰暗的住所中將小攤推出,然後一整天坐在那裡一塊一塊的掙自己或是連同家中那擁有一雙雙渴望眼神的孩子生活花銷,天天如此。她沒有節假日,沒有黃金周,甚至沒有生病的權利。她的生活一片死灰,毫無生氣,甚至沒有希望,沒有期盼。
她又是如何看待我們這群所謂的大學生呢。我們天天從她的攤前經過,或急匆匆,或慢悠悠;有時一臉倦意,打著哈欠;有時神氣囂張,罵罵咧咧。我們似乎總是有花不完的錢,似乎生活無憂,每天只是上課,逃課。還不時一群人聚會喝酒,弄得酒氣熏天,晃晃悠悠,迷迷糊糊的回去。
她或許從未注意這些,她或許只是將我們當成財主,當我們從她的攤前過時,她會希望我們隨手買根烤腸。其他的她或許從不在意。將自己的思緒完全埋在那充滿生活艱辛的眼神中。

兩篇寫的舊文,第一則是聽一個上了年紀的出租車司機講的。其實貧窮最可怕的是對人精神的消磨。


牛奶:

我也回答一個吧,那是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被分去到一個極度偏遠的鄉鎮,一個剛成立不到4年的鄉鎮。

地圖上,那個鄉鎮離縣城只有30公里,人事局押送我的3名幹部6:30就來我家喊我,縣里給派了一輛普拉多。

然後出了縣城走了10多公里的柏油路就開始上山,上山的路是塊石路面,上到山樑,中午12點了,到了路途中點的鄉鎮,那個鄉鎮的幹部給我們留了一桌飯,4個人根本吃不完,接待的副鄉長把剩飯剩菜包給我們讓我們路上吃。跟車的一個女的,上山的路上暈車暈的像死狗,死活不願意繼續往前走了,也不肯吃飯,就留在這個鄉鎮等車回來接她回縣城。

我們才出這個鄉鎮不到200米,下山的路就是土路了,路上的坑比天上的星星還多,坑口大的比井口還大,我很理解為什麼6月考試就過了12月才送我上崗,這種路在雨季除了騾馬,什麼車都別想過了。

還沒下到山腳,天就黑了,我們3個男的就著一瓶白酒吃完了剩飯剩菜。

晚上10點鍾我終於到了鎮政府。

過了四個月,雨季到了,駐防邊境線的部隊也來了,來了一個排,當兵的坐的都不是東風車,是延安越野重卡,羨慕死我。

越野卡車把他們送到就走了,他們沒有兵營,就搭帳篷住,第三天,一個兵突然發燒,衛生院治不好,當天就死了,山體滑坡,公路早斷了,運不出去,只好就地火化。第四天又有一個兵發燒,排長瘋了,派了一個班的兵輪流背著他往縣城走,半夜出發,第二天下午,鄰鄉的幹部打來電話,生病的兵背到他們那裡已經涼透了。

晚上吃完飯,排長讓剩下的兵拔營就走,什麼話都沒有和我們這些鎮幹部說。

又過了一個月,我也中招了,病了兩天,衛生院長說可能是瘧疾,奎寧打了10多支,剛開始第一支還能管一個多小時,後面幾支,一支差不多隻能管10分鐘左右,衛生院長沒轍了,跟鎮黨委書記說看著辦吧。

我求黨委書記救救我,幫我打個電話,幫我喊一架直升機過來,我不想死,他就只是坐在旁邊嘆氣。我就罵鎮黨委書記,罵人事局長,罵縣委書記,罵黨中央,罵所有我喊得出名字的領導。後來我才知道,這片山區風向不穩定,這個地方從來沒有飛進來過直升機。

我想給我媽打電話,但是手機沒有信號。

半夜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黨委書記又來了,他左手拿著一盞鴉片煙燈右手拿著一支大煙槍。他叫我抽一口,說是會舒服很多,我不抽,用被子矇著頭,他掀我的被子來扳我的腦袋,我沒力氣打他,但是我有牙齒,他扳我的嘴我就咬他。

我始終都不肯抽大煙,他沒有辦法,就坐在我的床旁邊抽大煙,抽了一個晚上,我全身沒力氣,下不了床,只好用被子捂住口鼻,剩下的,隨他了。

第二天我睡了整整一天,第三天,我能下床了,但是我自始至終,都不肯抽大煙,我阿公就是被這個東西害死的,我是不會抽大煙的。

這個鄉鎮家家戶戶都存著鴉片煙,當葯用,當然很多家也順便也存著大煙槍,派出所不管,這里鴉片煙很便宜,1市斤只要一百塊錢,我一個月的工資能買12斤。

又過了兩年,直到土路修成柏油路了,武警也常駐了,派出所才開始禁毒。

等我離開那裡的時候,這個鎮有一個村子從國家級貧困村變成了全國XX模範村,農民們也不存鴉片煙了,他們看得起病了,衛生院也有電子顯微鏡和其他一大堆我喊不出名字的醫療器械了,至於鎮黨委書記,我走的時候也已經換了3茬了。

在我床邊抽大煙的那位黨委書記,他大煙抽的太多了,身體垮了,換屆的時候直接就提前退休了。

這些就是貧窮,一個曾經貧窮的中國邊境鄉鎮。


李蛋蛋想當大V:

貧窮一點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甘於貧窮。

個人級別的貧窮應該與群體的貧窮相鑒別

個人的貧窮講個蒸志不正確的話

家裡人有在公務員系統摸爬滾打的老公僕,這兩年對地方脫貧的要求越來越嚴,他們與頭上的各級大佬天天在管轄的村子裡給貧困戶上課,教授致富方法種植方法網上營銷方法。

去上夜課的老農從一個村10人變成了三個村5個人。變成現在每天十幾個省裡面市裡面區裡面各級領導吃了晚飯跑到城郊跟四五個貧困戶談心。

今天給他們家一隻豬,說養到200斤正負會來高價買回去。今天剛走,明天貧困戶就來說豬死了,要新豬。豬是怎麼死的,屍體在哪一概不知。

許多人的貧困就是這樣,你給他發展資金,他就去吃喝嫖賭,你不給她,他就找賴著,反正你2020年要消除貧困,他就是貧困。你怎麼消除他?

群體的貧困也略略聽過一些,相比個人的貧困其實還好解決些。群體的貧窮往往是資源的匱乏,沒有原材料,有原材料沒加工材料,有加工沒人買,有人買沒人運,這些都是物質上可以解決的問題。

只有懶惰的心,懶惰的個人,才是我所見到絲毫不同情的貧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