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有多可怕?

問題描述:不要再亂改描述了。
, , , ,
流金歲月漸成空:

婦產科,有天來了個農村大媽,四五十歲好像。一米五的樣子,非常瘦弱,但是手腳浮腫特別嚴重,皮膚泛黃。主訴陰道大量出血,問其出血多長時間了,她說從去年10月份開始。她來的時候是四月中旬。我當時就震驚了,陰道每天大量出血拖了半年才來就診!當時我們就問她怎麼現在才來。她直接情緒激昂,在護士站大吼:錢啊!錢就是命啊!說完這句話我們就沉默了,沒人再接話。真的,偏遠農村,錢就是命。


匿名用戶:

突然也想寫一下自己的經歷,就當發泄下吧,這么多年憋在心裡很不舒服。
我沒有見過阿公阿么外公,外婆在我4歲時候去世了。我是家裡第三個,父母還是想生個男孩子吧,然後計劃生育罰了一大筆錢。家裡一直窮,從小到大,爸爸肺炎加支氣管炎躺床八年後在我高一那年去世了。媽媽一個人帶我們三孩子和躺床的爸爸,白天種地,準時回家做飯,頭發在她34歲的時候就全白了,現在60歲全掉了,戴著假髮。大姐在國中由於沒錢去外面打工,錢全部用來補貼家用,給父親治病。二姐因為大姐讀書,媽媽種地,只能在家帶我,9歲才入學學前班,五年級就輟學打工補貼家用。我也想輟學,媽媽姐姐不同意,但我依稀記得爸爸是同意的,因為當時家裡實在承擔不起他的醫葯費和我的學費。我7歲就開始插秧,割谷和麥子,有一次中午暈倒在田邊後就沒去了。從小到大沒打過疫苗等,六年級穿著姐姐的粉紅色衣服上學的,現在還記得做早操同學們異樣的眼光。高一考上了我們那比較好的高中,當時另一所相對比較差的高中學校領導來家裡了,讓我去他們學校,免去學費,小叔沒同意,說學費他來。
爸爸在我16歲去世的,去世後媽媽也去打工了,和姐姐們一起,縫紉廠,非常累。但是雖然每天加班到十二點,她在打電話給我說打工真輕松的時候,我都會想哭。經常忍著一個人躲到小叔家後面的廢棄小區,歇斯底里的大哭。高中三年一直住小叔家,吃住都在他家。現在我對爸爸印象不深了,但是他的去世對高中的我影響是巨大的。高一下學期我就得了抑鬱症,一年半,沒有講過一句話,每天鎖在房間了發呆,小叔家人都很好,好吃的好喝的都優先給我,雖然他家當時也不怎麼樣。但是我卻格格不入,媽媽回來看我的時候,一直哭,說對不起我,提議將我送給小叔家,他家只有女兒,但是小叔沒同意。從此以後,他家對我更好了,但是抑鬱卻是怎麼也沒辦法的,是從心裡對任何事都關心不起來。高二下學期,也許是老天覺得過意不去吧,抑鬱症慢慢的就好了,我也開始奮發向上,成績從1200多慢慢到年級前100,但是語文英語確實不能速成的,然後就到了瓶頸,聯考也這個樣子,還好上了個不錯的一本大學。
整個大家族孩子成績都不怎麼樣,大學我不怎麼想讀,但是幾個叔叔決定讓我讀,他們湊夠了第一年學費等費用,讓我上學。第一天去大學是姐夫的爸爸送我去的,實在沒人送,他也60多歲了,不會講國語,那天看著學校的名車,覺得好刺眼。大學生活費每個月500,實在是不夠,男孩子吃得多,每個月的飯錢正好600左右,還有話費還有網費書本費理髮洗髮水。然後每個月我得留出300,只有200吃飯,省吃儉用倒也還好,就是人比較瘦。大二對學校慢慢熟悉了,就出去打工兼職,日子也慢慢好點了,人也從98到118斤。
然後我就靠自己讀了研究所,現在也畢業兩年了,生活好起來了,雖然沒有家底,媽媽年紀也大了,但是從沒覺得有什麼,最苦的日子都過來了,是吧。
媽媽今年60,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佩服她,多愛她。今年她生日給了她一萬,還買了些東西她,看到她每天炫耀就開心,哈哈哈,計劃今年帶她去坐飛機,她饞很久了,想帶她去杭州,因為她最喜歡的電視劇是新白娘子傳奇。
現在,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就在想,沒有媽媽我該怎麼辦。每天擔心她身體不好,每天打電話她,讓她在家休息,可惜她還是閑不住,想著幫我掙點錢。
其實我想告訴她,我寧願晚兩年結婚,到時候自己結婚買房錢就都夠了,也不能再用她一分錢。
每年祭祖拜佛我都會去,每個寺廟我都會去祈禱下。雖然我不信這些,但是我想假如有那麼一絲絲可能,我也想告訴那些無所不能的神明們:請用我的餘生換她的長命百歲。


夏蟲:

因為家庭
你自身到骨子裡的自卑直接導致了你
卑躬屈膝討好妥協不敢表達的常態
那些生活中無處不在的
委屈的不甘以及強烈的叫囂如鯁在喉
你總是費勁想要掙扎想要說出些什麼來
卻一直如同一個啞巴。


Nathaniel:

怎麼說好呢?

就是那種活著不如死了的感覺吧!

這里講一個高中同學的吧。

我們高三的時候,有一個高一下學期從文科班轉到我們班的男生,性格不好不壞。穿著也很不起眼,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打LOL,曾經連續20天晚上都到學校外面的網咖里通宵。

高三時候,大家都融入緊張的學習之中,但他好像始終不是很在意這些,就是一種無所謂的態度。他出事前一天下午一節課下課後,我到教室外面陽台休息,他剛好也出來,我們歡笑的談論一會,然後很正常的上課去了。

第二天早上的早自習他沒來,同樣的早上的課都沒來,以後的課,他想來也來不了了。那天早上,他沒來,大家都沒太多關注,因為知道他喜歡上網,以為他睡過了。然後上課時老師問起,大家都不知道老師就給班導打了電話。

當時正是早上第一節課,數學課。下課後,有一些同學在談論,有人跳樓,但是人很少,因為大家都不會相信。因為都知道,在太過枯燥的高三,發生跳樓這樣「有趣」的事情,肯定是會有很多人圍觀的。大家也就沒怎麼在意。慢慢的又開始上第二節課,中途老師接了一個電話,臉色變的不大自然,同學們討論跳樓也越來越多人,突然有人想起他。會不會是他,不會?會?就他沒來,老師逐漸控制不住局面,大家開始沸騰的討論。

老師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如果是他?那他可能就只能下輩子才來上數學課了。不知怎麼的,大家開始興奮,害怕,擔心,持續到下課。有人聽見救護車的聲音,大家一窩蜂的沖向靠寢室那邊的陽台。第三節課,上課了,說是他的人來的越來越多 ,班導沒有出現,來了兩警察,一人拿著相機,進了教室,拿走了他的書,同時也照了照片。大家開始知道是他。

現在大家想的已經不是是誰?而是他現在怎麼樣?死了?沒死?誰知道呢。學校里來了倆個領導,安撫大家情緒,讓大家安心學習,不要瞎猜。還給我們弄了個臨時班導 就是我們數學老師。但數學老師有點慌亂,領導們 一走 把我們生物老師叫來讓我們上自習,然後兩位老師開始在教室外談論這些。(倆老師都是女士)

再見我們班導已經是他出事第二天的晚上,班導看上去比他50多歲又老了幾歲 ,滿臉疲憊,頭發上全是油。他是來看看我們,順便給我們說明情況的。那位同學從宿舍三樓摔下去,右腿小腿粉碎性骨折,臉上鼻子一下的部位已經全部摔爛了,頸部的一根骨插進氣管里,且他的脊柱神經是被壓迫著的,稍有不慎,他這輩子就只能在床上上渡過。但也有很大的可能是在土裡。。

這同學父母是再婚,家裡有一個20多歲正上大學的哥哥,有一位剛畢業,在做幼師的姐姐,還有正讀國中的父母生的弟弟。他親生父親在他小的時候就因為癌症去世了。他應該是讀不了大學的,不論考上或是沒有,這應該就是註定的吧。

當時班導說完之後就號召我們給他捐款,然後交待了一些事情就走了,他去為他向學校借錢,墊付醫院的錢。他的家裡人拿不出一點錢來,剛進醫院的錢是班導墊付的。

之後過了三天,班導開始回來給我們上課,但還是會經常抽時間去給他簽借條,向學校裡面強行借錢。

同學是16年12 月出事,到我們聯考的時候他仍然呆在醫院,但是期間出過一兩次,因為學校不想在這樣給錢,畢竟通過法律,主要責任在的是他自己,他摔下去,也不能賴在學校,學校里的防護措施,都是好的,出事的原因大家都不知道,最後他自己也說不記得了。(可能是說的太清楚,學校就沒有責任了吧)
6月的時候,大家向班導問起他,班導只說了幾個字——生不如死
他腿上骨頭少了一塊,肉總是長不好,只能長一段時間,發炎了,割掉,又長又割。當然這只是一方面,他還有其他的問題。

又到了12月,想起他,看到這個問題,就想說出來。已經不知道他的近況了。
現在只希望他能治好,然後平平安安。


大佑:

以前讀小的時候,我跟我媽在家,買不起菜,我媽去地里摘了一把蔥,那種南方調味的小蔥不是東北蘸醬吃的大蔥,用醬油醋跟辣椒油拌了,我們用筷子一邊夾著有味道的小蔥一邊吃飯。
貧窮沒有什麼可怕的,沒有錢我們一家人也能吃飽,貧窮挺可怕的,沒有錢我爸他親哥騙了我阿么的錢,所以08年地震以後阿么喝了農葯,被發現以後灌腸救回來,卻只說不小心半夜喝錯了。


北原春希:

有錢的親戚真的不要給窮困的親戚送衣服,穿衣服的小孩失去的東西比衣服珍貴的多
以上


魚的回憶只有七秒:

撿過超市扔掉的過期麵包,雖然過期,但那是我那時候吃過最好吃的零食,也是第一次吃麵包。那時候發誓,長大能賺錢吃很多很多的麵包。

記憶中的阿么是個嚴肅枯瘦的老人,也不知道得了什麼病,為什麼不送去醫院,最後全身潰爛而死。阿么兒女五個,三個女兒家庭小有成就,兩個兒子是大伯和我父親,我只知道阿么生病的時候,五個兒女為了錢推三阻四,各種哭窮,最後老人活活病死在老家柴房裡,死的時候已經枯瘦如柴,送葬時候我冷眼看這些兒女在那邊假惺惺的嚎哭,為什麼生病時候不送去醫院呢…為什麼…現在哭算什麼,好惡心…好假。

我住院,家人為了一千塊錢的醫院定金,決定放棄我,讓我在醫院里自生自滅,問,為什麼?因為我是女孩啊!交定金可能後續費用更高,所以全家人關機關機,決定放棄我,沒人來看我。

貧窮真的很可怕、可怕在於你能早早體會世態炎涼,人性的好與惡都會在這時候一一體現。


森嶼:

貧窮本身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心態

那種擔驚受怕的膽小,在不了解的人面前沒有底氣的自卑

深深刻在骨子裡的自我卑微感

才最可怕

心態影響一舉一動,導致難以翻身


董董:

更新一下回答吧,我也不想被這個字眼所控制,可耐不住爸媽無論扯到什麼話題都有一個亘古不變的字眼要說–錢 。在朋友、親戚面前我還是非常活潑的。
我家還有一個姐姐,現在生活還算挺不錯的,我們姐妹關系也很好,她也非常記掛我爸媽,經常給他們買衣服、鞋子、吃的…….家裡出事也總是第一個站出來,我非常感激我的姐姐(她比我大6歲)。
我現在在一家中學任教,怎麼說呢?很穩定,家人也比較滿意,希望有新的進步和發展,我也會慢慢努力,有一個異地戀男朋友,他挺成熟,也相處的很好,希望今年能開花結果。以下為原文

—–///——/////——-//////———–//

自卑,深入骨子裡的自卑,以至於長大了,某種氣質也培養不起來,尤其是在一個父母也因為錢而自卑的家庭。我不是要抱怨我的家庭,只是在陳述事實,因為我這個人我覺得因為要自我保護,還是很自私很冷血的……..有時候覺得活著,好累。
我高三,17歲(2009年)的時候家裡還是瓦房,洗澡就是盆裡面接點熱水,拿毛巾擦,還記得周末回家,我媽總是還去別人家端熱水,電視是黑白電視,不知道班裡面他們討論的快樂大本營究竟怎麼樣,從來也不敢參與討論什麼明星八卦,然後有一天黑白電視終於壞了,我清楚的記得我媽和我姐花了五百塊錢從村口的店裡買回來的厚的彩電,然後只有彩電的話沒有台,我媽有迫不得已扯了有線電視,這下,我可以看快樂大本營了。我媽總覺得村裡的所謂的有錢人、親戚當中有錢的會看不起我們,所以字字句句的那種可憐從小就深印在我的腦海,記得最深的一句話是:別和別人打架,打壞了咱賠不起……我在想,以後我有孩子了,它受了欺負我一定鼓勵他勇敢打回去,結果老媽來承擔。
說了很多,只說了悲觀的,其實也有積極的吧,我暫且說一下,我爸雖然個子不高,乾的體力活,但還算勤奮,也挺愛收拾家的,今年60了,希望他身體健康。我媽雖然常常罵罵咧咧,但對我是百依百順,總是盡力達到我的要求,她也60了,也希望她健康。
希望,越來越好,帶著我的自卑和驕傲


曾佳:

寫個我媽在我小時候給我講的故事。地點:南方山區農村。

大概在上世紀70年代中期,那時候我媽12歲左右,我小舅舅剛9歲。在一個寒冬臘月的一天,我外公帶著我舅舅和我媽去山裡面砍柴,要準備過年期間的柴火。我們老家那時候進山砍柴,通常要坐擺渡船到大山裡面,因為那裡的柴比較濃密,也好砍,早上出發,下午5點左右擺渡船準時會來接。

於是那天他們跟往常一樣,早上6點多他們就出發,帶上乾糧,坐1個小時的船,深入到山最裡面去砍柴。砍了整整一天,到了下午,他們整理好一天的勞動所得,在水邊上等待早上送他們過來的擺渡船來接。結果從天黑等到了晚上9點多還不見船來,我外公嘆息到:「可能今天船來不了了,孩子們我們翻山回去吧”。我媽當時一聽就哭了,南方農村冬天的夜晚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最可怕的是從山裡走陸路回家至少20里山路,路途遠不說,還瘮人,那時侯我們山上還經常看見土豹子。他們連個手電都沒有。我媽說不回去,走山路怕。外公嘆息到「家裡早上出來的時候泡了黃豆,第二天一早要打豆腐用,如果第二天上午才回去,豆子泡壞了就打不了豆腐了」。於是外公自製了火把,帶著各種不情願的我媽和舅舅出發了。外公背了滿滿一挑柴火,手持鐮刀在前面開路,媽媽和舅舅各背了一捆柴火在後面跟著。聽我媽說,那一晚他們不段的走錯路,走錯了又退回去重新開路,抹黑憑記憶往回家的方向走,我媽一開始還嚇著哭,走著走著就不怕了,就是身上的柴越來越重,走到中途,我媽實在背不動了,委屈的扔下一捆最重的柴火,就拿了一捆麻藤,外公嘆了口氣也沒說什麼。就這樣他們從晚上十點,一直走到凌晨5點才走到家,進到家門的時候他們都精疲力盡,我媽躺床上就睡著了,中午起來的時候我媽才發現,她扔掉的那捆柴火,我舅舅在後面偷偷的撿起來並一直背回家,而我舅那時候才9歲,本身背的柴就比我媽還多……

我外公1942年從河南老家跟家人走失,那時候3歲左右,後來輾轉被賣了2次,改了2回姓。一輩子老實本分,受盡別人欺負。1980年左右,外公的親哥哥從河南找到我們那裡才找到我外公。聽我媽講他們見面時候抱頭痛哭,我大外公找了十幾年,每年都是過完農忙,以乞討的方式沿途打聽我外公的下落……


牧羊座的花滿樓:

家裡不算貧窮 可也絕對稱不上富裕

頂多就是爸媽賺錢在養活我們 沒有什麼存款 掙多少花多少

從小就被好好教育要好好讀書 要是不好好讀書的話將來就沒有出路

就不能光耀門楣 為家裡爭光

高中以前沒有吃過肯德基 甚至不知道麥當勞是什麼東東 也沒接觸過唱K類似的活動

至於名牌衣服 品牌鞋子 真的沒見過 我們的衣服都是爸媽買的

小時候的衣服很多還是需要阿姨送的 因為她們的女兒長大了 就把小時候那些還能穿的衣服送給我們 我跟我妹妹一起穿

高中的時候考上市中心的重點高中 爸媽超級高興

去市中心才發現很多以前沒有見過的東西

原來有兒童遊樂中心 爸爸媽媽周末都會帶小孩子去玩的

原來這個水果叫雞蛋果 這個叫紅毛丹

原來360 安踏是一個運動牌子

原來現在最火的手機品牌是諾基亞 呀 居然還可以觸屏的

原來麥當勞 肯德基是這么好吃 不過好貴

……………………..

好多好多的新鮮事物 而我就像一個開啟了一個新世界似得 一直不停的摸索

高中時極度喜歡一個人騎著單車這里走走 那裡看看 會發現很多以前根本沒見過的東西

可能貧窮對我造成的最大影響就是害怕沒錢吧 沒錢等同於沒安全感

因為從來沒過過有錢的生活 只知道沒錢的滋味是如何的

所以下意識的 覺得凡是能賺錢的法子都是好法子

於是大學的時候拚命賺錢 家教 促銷 寒暑假打工 做微商 獎學金申請

凡是能賺到錢的都想過 後面覺得家教最賺錢 於是暑假都沒回家

同時做好幾份家教 炎炎夏日頂著大太陽出去家教

存款少於一定的金額就會開始發慌 然後就拚命存錢

現在出來工作後 最希望的就是趕緊賺錢 然後攥錢

爭取把爸媽接過來跟自己一起生活~~~

沒有一般人想的 詩與遠方

只是覺得平平安安 健健康康過完就好了

可能這也就是貧窮帶來的低眼界吧


Aorqu用戶:

坐標上海和杭州之間某個3線城市的某個小鎮的城鄉結合部。 這里有好多貴州人。她們有14歲就結婚生孩子的,放我們本地妥妥的姦淫幼女罪。

她們生孩子的方式是在家,沒有任何消毒措施,老公接生,生完血呼呼地也不清理,味道腥臭無比,就像一個新的凶殺現場。老公可能也還未成年。問他們為啥不去鎮醫院。她的老公說鎮醫院生個孩子要1000 多 浪費錢。產檢是不可能產檢的。要生到男孩為止。5,6個孩子正常現象。

想想我自己生孩子的時候花的錢,足夠她們去醫院生十幾個孩子了。

磚瓦廠里那對夫妻連續生了6個才得一個男孩。產婦由於長期的營養不良,生完第六個沒幾個月死了。

她們沒有坐月子的。吃的比我們這兒給豬吃得還差。

生完孩子喝個花生湯 毛豆湯。

遇到難產的,或者臀位,橫位的,生死了就叫天災。對!命不好!生不齣兒子也是命不好。

很多女孩子沒有讀過一點書。身份證被丈夫沒收。所以她們只是一個子宮。一個可以孕育男孩的子宮。

有個漂亮的貴州女人,丈夫很醜。丈夫懷疑她出軌了。僅僅只是懷疑。被她丈夫砍了腦袋。當著6歲孩子的面,把孩子媽媽殺了。我不知道那孩子後來怎麼樣了。只知道他一夜之間失去了父親母親。

貧窮可怕的地方在於,人和牲口的命運可以無限接近…


隨變:

這個話題這么火,也是激發了大家心中壓抑已久的需要傾訴的情感。
也來說說我的看法
從小一年只能吃一次肉,炒菜不怎麼放油,穿別人舊衣服長大,但這些不是我想說的。
貧窮真正帶給年輕人的,是一個緊箍咒,是見識的短缺,機會的短缺,以及沒法選擇的痛苦。
農村長大,五歲就做飯,十歲能做成年人的活,十五歲做家裡一半的農活,相當於五口人的土地,插秧打穀抓鳥逮魚樣樣來。以至於後來身體貭素超好。我喜歡樂器,沒條件。那個時候,我的理想是能努力學習,這輩子有個一千的月薪就是圓滿的人生,至少要能吃得起火腿腸。貼張照片,回家路上拍的,風景還是不錯
上高中,只是鎮上的一個很小的中學,說來可笑,到了高三我都不知道上高中以後可以考大學,山野孩子的視野是城裡孩子完全沒法想像的窄。我還是好強,參加各種大賽都能得獎,各種奧賽都參加,但是只能得區域的第一,因為好點的地區學的全是大學的知識參加比賽,比不了。也有喜歡的人,我很自卑,說話也完全搭不上,她喜歡追星,動漫,有手機,聊的都是我聽不懂的。在她面前我會自動切換逗比模式,小丑和白馬王子一樣都可以讓女神笑。
話說我的大學沒有假期,全在做事和學習。自己還算爭氣,搞了很多活動和創業計劃。不過畢業時,考慮到父母身體的原因,還是進了國企做技術。終於拗不過自己的性格,三個月後出來創業。上海這個地方,吃飯都是問題,還樂呵呵的創業,也是夠大膽的。未成功,繼續第二次創業,創業熬人,效益不是你想來他就來。再次因為家庭原因不得不離開團隊回到離家近的地方。面對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機會,沒法把握,我不能只考慮自己。目前穩穩的工作,安頓好家人,積累能量,或許以後還有機會吧。內心的火焰不會熄滅。大學寢室,校友一定認得:
我們山村一起出來的同學,都在城市打拚,沒女友,沒生活,只有生存,有理想不敢行動。拿著比別人高很多的薪資,卻過著艱難的生活。還有有個大學同學忍受著800的月薪,只為照顧卧床在家的父親。或許,這本來就是我們走出山村要付出的代價。我們可以通過努力獲得更好教育,或許還能增加部分的見識,可是路還是沒得選擇。如果沒天賦或者不努力呢,貧窮真的會遺傳!!


野生閨蜜黃小污:

太。可。怕。了。

可怕到哪怕已經買得起香奈兒迪奧巴寶莉寶格麗等等,還是不敢進專櫃的大門,怕被營業員看不起。


王程卓:

我是女生,今年22,坐標北京。
我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我家不是來自封閉的山村,家裡沒有大災大病沒有酒鬼父親欠債賭博,可就是窮。

五歲父母把我從外公外婆身邊接到北京生活,一直到國中之前受了很多苦。
那時候經常沒有飯吃只能睡覺,餓醒了逼著自己繼續睡;
可以連續喝粥喝一個月有鹹菜都是萬幸;
在早市快散場的時候去撿菜葉子生菜,偶爾撿到水果特別高興;
和姐姐弟弟到處在公園垃圾桶里撿瓶子,拿回家賣錢能夠幾天的生活,還被遊客施捨過水果清楚的記得是一個水晶梨;
最難過的是欠了房租,可能某天放學回到家就發現家當被扔在了屋外。

詳細講一件事吧,這件事比較有代表性,能反映出窮人孩子早當家那種生活狀況和心理狀態。

三年級暑假,我9歲。媽媽帶著姐姐弟弟去娘家探親,預算有限沒帶我,我和爸爸一起生活等他們回來。
生活費是50塊,媽媽走了40天,2005年。

每天我做好飯給爸爸吃,沒有炒菜鍋,用電飯鍋煮煮菜那樣,或者只是就著鹹菜吃主食。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還有不到一周媽媽快回來了,沒米也沒菜了,我身上還有二十塊。
二十塊,買米買不了多少,買菜又沒米吃。我糾結的不得了在商店和家兩頭來回跑。
於是,我拿著錢跑去問爸爸,這二十塊,是都買米還是,十塊買菜,十塊買米。爸爸說都買米吧!菜會有的。
我一下狠心,跑到商店拎了兩兜沉甸甸。
於是米買回來,依舊是沒菜,吃了幾天的白米飯。
我生氣,氣的哭,氣爸爸為什麼讓我只買米,結果只能幹巴巴地吃白飯,氣自己為什麼聽爸爸的,哪怕只買一點米夠吃這幾天,等媽媽回來也就有了吧。

長大以後這個事在某一天忽然湧入腦海,那個一邊氣一邊哭,讓我印象太深刻。
回過頭一想,那時我只不過就是一個九歲的小女孩啊,承擔這么多還擔驚受怕就心酸。真是魔幻現實。

後來和姐姐說起這個事的時候,她說她忘不了那時候他們臨走前,我一路小跑送他們的車遠去,那個不舍的眼神,天知道我有多想回去看外公外婆。

你看著現在的我絕對想像不到我小時候經歷過這樣的貧窮,176大高個身強體壯一點不見營養不良,幾乎從來沒有詳細跟朋友說過小時候的經歷。
不會有意避諱,偶爾會提一嘴小時候家裡條件不太好,不說太多隻是覺得沒經歷過的人真的很難理解我說的這些事。

現在,姐姐在英國讀研,弟弟在河北讀大一,我在東北的大學玩了四年泥巴馬上就畢業了。
關於貧窮對我們自己的影響,一直有在和姐姐弟弟妹妹平輩之間討論。
一直被灌輸「貧窮就是財富」的思想,實際上給我們帶來的痛苦和不良影響更多。
現在慢慢長大開始正視貧窮帶來的問題,我們很努力的去改造自己,提升自己,不讓貧窮拖自己的後腿。

我們在大城市裡生活擁有這樣的經歷,可以說是挺特別了。


汐林莫兮:

2011年,那一年我在鄉中上六年級,母親在市裡給別人家做保姆,一個月450塊我記得,村子離學校8 9里遠,基本上一來回要兩個多小時還要爬坡,不通車,此為背景。
11歲的小孩子,走了不到半年便覺得累,母親和家裡商量住到市區,就是做保姆那家的地下室里(市區有到學校的公車),很小,一張床,一個凳子一塊兒板,寫作業就把板子放到凳子上,其他的地方阿姨那家東西塞的很滿,地下室離公交站15分鐘差不多,每天上學都拿著飯卡和公交卡,早餐一塊一 五角錢包子六角錢杯裝胡辣湯,有一天早上忘帶卡了,已經走到公交站,飯卡的問題好解決,到學校可以先吃朋友的,但我沒有錢坐車,那段時間我每天只有一塊一,只能回去拿,遲到是在所難免的,沒辦法,身上沒有錢,那段時間經常晚上回到家渴到喉嚨痛,沒有錢買東西。
那段時間自己還小,沒什麼感覺,後來說起,父親說那你為什麼不給我們要錢?港真,如果家裡有錢母親為什麼會去做一個月450的保姆???
…………………………………………
很多時候可怕的不是物質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沒有條件讓你嘗試新事物也沒有條件允許你失敗。
會自卑,會宅,會不想說話,作為一個懂事的孩子有些事情不會在嘴上說出來,但心裡肯定會去想。
和朋友一塊兒出去玩,當有幾次大家的消費自己承受不起的時候就不想一塊兒出去了,朋友幾個在街上碰到奶茶店一塊兒買奶茶,看到基本上都是十塊加的價格就:你們喝吧 我不喜歡喝奶茶,漸漸的就和他們走不到一塊兒了。
想放假又不想放假,每次放假回家之前都要和父母商量我要睡哪,快20歲了,講什麼自己的房間,我連我固定的床都不知道在哪,還不如好好獃在學校。
高中放假父母去接,高中算是那個城市最好的一所高中,說不出口你們別開三輪車去,或者把放學時間說晚點等同學們都走了你們再來,但心裡真的不想,不是講我虛榮或是怎麼樣,十七八歲的男孩不想讓別人在背後議論。
親戚買了新房大家都去看我真的不想去,也不會很高興的去坐親戚的新車,也不想聽到家裡人一直誇表妹長得多高多高,有時候深深地無力感和憤怒會充滿內心,隨之而來的是對貧窮由衷的厭惡。


匿名用戶:

我記得有一年我爸在我生日的時候帶我去逛街,在某個購物商場看到我多摸了幾下一件衣服很想試但最終又沒試,我爸在出了店後眼睛都有點紅

大學畢業後,爸爸跟我說,當時覺得自己很沒用,女兒看上的衣服連試都不敢試

當時聽的很心酸,給現在帶來的後果就是拚命賺錢也拚命花錢

2018-11-30更新

其實這只是物質上的,我並不在意,我更難過的是,因為奧賽我本有機會在大學部時就拿獎學金去世界前50的學校去念書,但也因為負擔不起生活費選擇了放棄

所以我現在還在拚命圓夢

所以我選擇在工作9年後準備去讀博

希望一切順利


沙灘:

2017年11月下旬,環京地區,那些被暴露在寒冬中無家可歸的人就是貧窮的下場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