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學識淺薄卻固執己見的人聊天是種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表述得不太清楚,其實真正讓我感到不快的是總覺得自己說的都是對的,別人對他進行糾正還總是不屑一顧的人(/= _ =)/~┴┴
, , , ,
blue:

體驗就是,心頭窩的火可以一秒把她燒成灰。。。

我有一個同事,有天吃早飯的時候坐得近,學校早餐的麵條我只加澆頭,沒有再加油辣子,味精醋什麼的,她問為什麼我的麵條沒放什麼佐料,我說我吃東西不是很注重口味。

她說,哦,那你要注意哦,你以後生的娃娃一定會營養不良。。。

我說,怎麼可能?!
營養是看一個人攝入的碳水,蛋白質,維生素的比例合不合適,又不是看吃的佐料齊不齊。

還沒來得及說完呢,她搖搖頭說,以後你就曉得了。。。

我尼瑪!!!

這類的例子還多得很哦。。。
空了更。。。
……………………

沒想到這個吐槽帖得到辣么多贊,(*╹▽╹*)
就再更一些,吃蒼蠅也不能我一個人吃不是?

……………………
有一件事,我至今想起來都想仰天長嘯。。。(#`皿´)

去年冬天,霧霾嚴重的時候,我們在學校也一直戴著口罩,類似這種的。
在操場上遇到她。

然後她喊住我們說,你們咋個戴那種口罩安?好不衛生哦!

我們一臉懵逼。咋個就不衛生了?

她解釋說,你想嘛,你那個口罩封得嚴嚴實實的,自己吐出來的廢氣自己又吸進去了,吸不到新鮮空氣,傷身體。

我們面面相覷,心頭的一萬頭草泥馬都在跳踢踏舞了。( ˙̆⚇˙̆ )

然後她從荷包頭摸出一個一次性口罩,像這種,
說,這種口罩才能保證呼吸暢通,不吸到廢氣。我喊我們班的娃娃都戴這種口罩。

MMP啊,誤人子弟啊!!!

跟她講空氣成分,呼吸循環。人家不聽,始終堅持人不能吸進自己呼出來的廢氣,傷身體。

然後頂著個四面漏風的一次性口罩走了。。。
……………………

這個女同事,彷彿從來不用看醫生,一切病症她都能診斷,她都知道病因,而且她都可以給自己開食療的妙方。
感冒拖一個多月好不了,不吃藥,說是葯三分毒。

經常在辦公室說自己氣血不足,掏出幾顆枸杞泡水,說什麼,是自己專門託人從西藏買回來的。

我說,枸杞難道不是產自寧夏的比較好嗎?我家人出差寧夏看到那邊賣枸杞的很多,帶過幾袋回來。

她說,肯定是西藏的好哦。

我說貌似寧夏是枸杞產區的嘛,沒聽說西藏是產區啊。

她看到她包裝的產地好像是寧夏就改口說,如果是寧夏的枸杞別人從西藏買了帶給我,說明賣得那麼遠,肯定是好貨。

我。。。⁽⁽ƪ(服了)ʃ⁾⁾

………………
其實呢,她感冒不吃藥也好,泡枸杞水來給她自己補氣也好,關我屁事,輪不到我吐槽她,但她老是愛替別人診斷。

有同事說一聲累,她就說人家氣血不足,喊別個吃她的枸杞啊啥的,泡水喝,而且斬釘截鐵地說,不聽她的就要得病。

有同事說一聲頭痛,她就斬釘截鐵說人家受了風,要吃她說的什麼偏方,不然會更嚴重。

搬新家之後,我從學校移植回家的綠蘿長得不好。她說一定是你們家甲醛超標了中毒了。你最好搬出來,不然你也會中毒的。

我尼瑪!!我自己裝修的我心裡沒點B數嗎?是個新房子甲醛就必須超標嗎???植物長得不好能不能考慮是陽光空氣水不適合它,來不來就說中毒,中你個大頭鬼,你特么都沒去過我家!!!


盧先森S:

當你幽默的時候他覺得你是傻逼,當你自嘲的時候他覺得你是二逼,當你認真表達意見的時候他覺得你是裝逼。

無知者無畏 大概就這個意思。。。


白殿:

你說的是真的么
你說的都沒有蘆薈膠好用啦bala.
你懂個屁!檸檬水真的能變白!
為什麼你不幫我看看痘痘,你是不是要收錢!
你是資生堂/家化的員工吧?
刷酸有什麼
便宜貨才是良心企業,你說的xxx成本才xx塊
博主是男的么?好惡心啊
長痘也不用看病我用了xxx就好了?


對我說的都是錯的
蘆薈膠包治百病
檸檬水能美白
我確實收費一小時收五毛
是資生堂派來的,資生堂首席逗逼家
刷酸沒什麼隨便刷
對對對便宜貨特別好,神仙水成本三塊
我是男的,確實特別惡心的
長痘不用看病,你開心就好


上什麼Aorqu,寫什麼回答


雨兒:

「雲南是不是在昆明啊?」
「好像不是額。」
「雲南都是騎大象去上課么?」
「天氣好的時候騎啊。」
「雲南是不是毒品都擺街上賣?」
「嗯,你畢業了可以去賣毒品,那是合法的。」
「街上是不是特別多坦克?」
「是啊,一不小心就被打死了,所以要小心,我們殺了人寫個檢討就好,一生可以殺三個。我要看誰不順眼,帶他去雲南,我還有倆名額。」
Ps.以上是和一個同學的對話,不忍心說不是啊^ ^
……………………………………………………………………………………………………………………..


秦婷:

目前最高票的答案回答的真好!

說一個自己遇到的吧。有一次去一個哥哥家吃飯,哥哥做的一手好菜,小炒肉尤其好吃,因為哥哥是南京人,很久沒見了,蒸米飯的時候在裡面放了紅豆。

我被這個巧思戳到了,以為他在含蓄的表達,對他說,紅豆也叫作相思豆。古往今來許多情詩裡面都提到過。最著名的就是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拮,此物最相思。還有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君知否。我那位哥哥卻只說他從不寫情詩。只是覺得應該營養均衡,給我在米飯里煮了紅豆。

我當時只覺得自己好蠢,忍不住賣弄起自己。我的哥哥他可能從未了解過這樣的詩句,他甚至連大學都沒有上過,年紀輕輕做生意,跟他打交道的都是房地產公司的人,他生意做的遊刃有餘。但他從未有機會去接受我所輕而易舉接受的東西,當即我感到的只是羞愧和尷尬。

所以這個命題「跟不懂常識的人聊天是一種怎樣的感受」就帶有一定的個人傾向在裡面。對我而言輕而易舉獲取的知識,或者稱它為常識的東西,對於別人有可能一輩子也接觸不到。

所以有的人乍富後還是會對有知識有文化的人抱有敬畏之心。以後遇到這樣的話題,我一定會說:「恩,米飯這么蒸還挺好吃的。我媽有一次還在米飯里蒸了紅薯,哥哥你下次蒸給我吃吧。」

願看到此文的你我都平安喜樂。

以上。


Aorqu用戶:
最怕的不是沒有常識,而是來諮詢你的人自以為比你更擅長他所諮詢的領域。
有本事你別問啊。


Aorqu用戶:
看見他們一本正經的樣子,如果內心不夠堅定的話,你會覺得你過去的二十多年猶如夢中。


王一丹:

A和B討論顯卡是A卡劃算還是N卡強勁時候,C推薦買集成顯卡,因為是集大成的顯卡。


關夜:


_(:з」∠)_


鍾瑜:

上大學時,室友高峰是銅陵人,他知道我是阜陽的就問我:

你們北方人是不是都睡炕?

是不是都睡炕?

都睡炕?

炕?

我只能回答:不止是睡炕,我們冬天撒尿都得帶著棍子,把凍成冰棍的尿打斷。……而且我們冬天,還有極光呢。

他深感好奇,進一步問我:阜陽是不是離東北很近?極光不是只有東北有嗎?

我盯著他看了半天,非常嚴肅的跟他說:

阜陽,就在東北。

我們在阜新和瀋陽中間。


遠夏:

小崔:黃金大米到底轉了幾個基因?2個?

我告訴你,是7個!

盧大儒(復旦大學生命科學院教授):…….


杳青:

鴿子為什麼這么大?

更新鏈接

http://1.im.guokr.com/l0Ki6XNHVtnonDmV7tKgXr9QgYRlpGWSD1wysCZtO_24AQAAeA8AAEpQ.jpg


孤劍:

先聲明一下,可能有些醫學常識大家並不知道,但我這里說的最重要的常識是:遵醫囑。如果面對醫生的囑托,有不同意見,可以提出來,也可以乾脆簽字拒絕或者去上級醫院,但瞞著醫生按照自己的想法處理,先不談責任問題,受害的首先是病人自己。
講幾個故事,自己覺得挺哭笑不得的。
1 有個脾破裂的病人,術後禁飲食,通氣正常後,管床醫生說,今天可以吃點容易消化的東西,粥,湯之類的。病人不知道咋想的,一口氣吃了七個包子,還是肉包子,然後哭喪臉找醫生說肚子不舒服。。。管床醫生直接暴走了。。。
2 前天晚上,病人凌晨3點自行拔了胃管。護士發現後,問為什麼拔掉,回答說醫生讓拔的。護士很納悶,醫生怎麼會凌晨3點通知拔胃管呢。。再三追問之下,病人說他做夢夢到醫生讓他拔胃管。
3 有一次夜班,一對夫妻抱著1歲的孩子跑過來,說醫生快看看,孩子胳膊突然斷了!我檢查了一下發現正常啊,追問病史沒有外傷,再問為啥說孩子胳膊斷了呢。孩子母親說,你看平時孩子手腳都有勁,現在胳膊動都不動!再問。。孩子感冒了,三天沒吃飯也沒怎麼喝水,只在門診掛過一次水,發著燒也不來醫院看。。
4 還有一個我覺得是常識,因為國小時候老師就教過,就是扭傷或者骨折等外傷後不能熱敷和按摩,因為會擴張毛細血管反而加重腫脹。有次遇到過一個20多歲女孩,摔傷了手腕,造成橈骨遠端骨折。這種骨折大部分可以通過手法復位石膏固定恢復的。這個病人還沒到,我先看到了片子,感覺很好復位,等病人上來我就傻了,手腕腫得跟饅頭似的,追問之下才知道她男朋友一直在按摩,並告訴她痛是因為按摩活血化瘀。我試著想復位,摸了半天根本摸不到骨頭在哪。果斷叫住院總。老總看到片子罵罵咧咧,這么簡單的復位也叫我平時怎麼教育你的。他看到病人後頓時不說話了。。最後收住院抽了血腫還做了手術。這不瞎折騰么!
我真的是國小老師教過的,扭傷了24小時之內要冷敷。這里就算是科普一下吧!

5 女性安全期其實不安全!前不久外科急診門診碰到的一個肚子疼的,17歲女孩(她男朋友19),我先問的月經史,她說半個月前來的月經,我略略放心了一下,隨口問了句月經規律嗎,她說平時很規律,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沒走。。。妹子啊,你見過誰的月經半個月了還沒結束! 她男朋友當時就急了,說我們都在安全期xxx的! 彩超提示異位妊娠,而那所謂的月經,其實是陰道不規則流血。。

未完待續


MonsterA:

「你說,唐朝那麼厲害,那明朝怎麼就能把唐朝給滅了呢?」
這是我一個女生朋友問我的原話,基本一字不差。
是非常認真的提問,完全完全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口誤。
問這句話時她大學已經畢業。
當時我腦子木了一分鐘,然後說:呃。

另一次來自同一個女生的提問:
有一天我倆一起看郭德綱的相聲,看著看著她問我:「這就叫二人轉吧?」
我這次連「呃」都沒「呃」出來。。。

—————————————
再補充一個:
有一次和另一個女生聊天,說到我老家是在河北,那女生非常驚喜地大喊一聲:哎呀,那咱們是老鄉啊!我老家是河北濟南府啊!


莞爾:

這個算不算,真事。

——你在看什麼?
——Aorqu
瞅瞅Q_Q
(°ο°) →_→
你一小姑涼居然看這種網站
……… @vczh


匿名用戶:
1.「你是貴州的?」
“YES”
“哇..好遠啊….”
(沉默中……….)
“貴州解放沒有?”
“沒有,我們上課的時候都帶著槍”
“你原來會說漢語~!”
“恩,來的時候在火車上剛學的” .
「你們住窯洞嗎?」
「不,我們住樹上」
「貴州是不是在遵義 ?」
“恩,貴州是遵義的省會。”
“你的很多小辮子呢?”
“為了上大學只好剪掉了!”
「你們還吃生肉嗎?」
「我們老大發明了燧木取火,我們吃燒烤,」

2.”你是貴州人啊?”
「是啊。”
「那太好了,下次我去拉薩旅遊,就住你家了啊。”
“……沒問題,不過我家離拉薩稍有點遠。”
“那你們怎麼來上學?”
“騎驢到北京後坐飛機。”
“那一定很久才到吧?
“習慣了,提前半年出發就行!”
“………………!
」怎麼不騎馬呢?
“在貴州,騎馬的都是窮人乾的事情,像我們考出來的,都是騎駱駝和驢的。然後貴州沒有聯考,考試都是比賽射箭,一公里以外擺個牌子,寫上”清華”旁邊放一個”北大”然後一個人有三次機會,我第一次射清華,第二射北大,都失敗了,最後為了保險,射了最近的一塊牌子,就是這個學校.」

3.「你是來自那裡?」
「貴州遵義。」
「貴州在那?遵義我倒是知道。」

以上來源於網路,侵刪。


Aorqu用戶:
大學室友一直以為雨果是中國人。和她聊到這的時候我對我的大學生活充滿了失望。
好吧,既然在這個問題上我和她沒有話題,我也不可能以後因為鄙視不和她說話吧,所以我和她聊天一般聊我所了解的娛樂圈。
我大學室友真的是神奇的生物。

和她們聊電影。聊到他們沒看過的,那我就是裝逼。
聊歷史,聊到蔣介石與毛澤東的區別,馬上就會說毛主席多偉大,你怎麼能拿他和蔣介石比啊?
我跨考法律,她們就問我看你說話也不是那麼像律師,你為啥還要學法律啊?
聊音樂,她們沒聽過泰勒斯威夫特,我說她的歌好聽你們試試聽,她們說我裝逼。
我每次跑步都跑個5km,她們說你別跑了,粗小腿你不知道啊。

好吧,我只能和她們聊她們喜歡看的聽的玩的,感覺她們好可憐。
感謝她們給我敲響警鐘,讓自己不要變的這么可憐。


Aorqu用戶:
大家自行腦補


invalid s:

搬運一個:

令人憂慮的「熊良山現象」 來源:《學術界》2004年第6期 作者:邢東田 發布時間:2004-12-16

令人憂慮的「熊良山現象」

〔摘要〕「熊良山現象」是2004年揭露出來的性質最為嚴重的學術腐敗案之一。「百孔千瘡」的胡編亂造且涉嫌傳播巫術文化,竟然能夠獲獎立項,在大學課堂宣講八年之久,並被多家主流媒體吹捧為「人文之光」、「貭素教育好形式」,甚至要「在全國高校推廣」。這一事件暴露出我們學術教育體制目前存在著的嚴重問題,它關繫到我們用什麼樣的思想文化對大學生進行人文貭素教育,應當引起學術界及主管部門高度重視。希望盡快建立健全有關規章制度,建立學術批評機制,積極提倡與開展學術批評,以杜絕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關鍵詞〕人文教育;巫術文化;學術規范;學術批評

《學術界》編者案:2004年9月12日,中國無神論學會在京召開「熊良山現象」座談會,針對打著「貭素教育」和「發揚傳統文化」旗號兜售有害文化的「熊良山現象」進行了討論。參加者有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科學院、國家宗教局研究中心、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師范大學、上海師范大學、武漢理工大學等單位的學者。與會學者對目前在傳統文化研究領域與大學生貭素教育方面的混亂狀況,深表憂慮。本刊現發表與會者的批評文章,希望引起學術界有識之士的關注。

百孔千瘡的《道德經淺釋》獲獎立項

2004年6月10日的科學時報,刊登了一篇題為《學術研究有行規》的報道,港台學者王煜、陳鼓應批評華中科技大學副教授熊良山在對《道德經》牽強附會、望文生義解釋的基礎上,對大學生進行「人文教育」。

從揭露出來的情況看,機械專業出身的熊良山,連起碼的傳統文化常識都不具備,其《道德經淺釋》〔1〕是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毫無學術規范可言。比如:

「善建者不拔」——解釋為「搞建築的人,其建築不容易損壞」(第21頁);

「使民重死而不遠徙」——解釋為「這樣即使百姓受重刑而死,也不願離去」(第31頁);

「如享太牢」——解釋為「(心裡)實際像坐大牢一樣的痛苦」(第48頁);

「我愚人之心也哉」——解釋為「用我的愚昧去滿足人民的心願」(第49頁);

「無為而無不為」——解釋為「開始什麼都不會,煉到後來什麼都會」(第54頁);

「自伐者無功」——解釋為「自己砍伐的沒有功」(第176頁);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解釋為「掌權的悶悶不樂,人民喝得酩酊大醉」(第207頁);

「復歸於嬰兒」——解釋為「歸根結底是傳宗接代」(第284頁);

「為天下谷」——解釋為「這就是天下的稻穀」(第285頁);

「智慧出,有大偽」——解釋成「知識太突出,大家都虛偽」(第367頁);等等。

甚至不認識「氾(泛)濫」的「氾」字,把原文「大道氾(泛)兮,其可左右」刪去「左右」二字,然後釋為:「大道如汜水一樣長流可以嗎?」〔2〕總共才五千餘字的《道德經》,據「專家粗略統計」,熊良山的錯誤解釋竟多達三百餘處。王煜教授撰文《百孔千瘡的〈道德經淺釋〉》〔3〕,對其錯謬逐一批駁。陳鼓應教授嚴肅指出:「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樣講《道德經》實際上是對學生的誤導,並把不良學風帶給學生」。〔4〕

然而萬萬沒有想到,這一「百孔千瘡」的胡編亂造,不僅「已經成為華中科大對學生感染最深、最受學生歡迎的選修課程」,1996年以來「共有8000多名學生選修」,〔5〕而且還榮獲2001年湖北省高等學校省級教學成果二等獎(文科類),並被列為湖北省教育廳高校社會科學研究「十五」規劃第一批項目,《道德經淺釋》還成為華中科技大學「新世紀教學改革工程」第一批立項教材。〔6〕為此,2004年3月5日,華中科技大學還成立了「道德經研究中心」,由熊良山任主任。〔7〕

從5月開始,中央與地方多家主流媒體以「《道德經》進入大學課堂一片叫好」〔8〕「背靠五千年培育民族精神」〔9〕「人文之光照耀科學搖籃」〔10〕等為標題,對該課程予以大力表彰宣傳。例如,5月10日的光明日報就盛讚其是「貭素教育好形式」,並借用華中科技大學校評委會之口,稱其「開辟了一條利用文化經典《道德經》對學生進行貭素教育的新途徑」,「具有理論和現實意義,具有在全國高校推廣的價值」。〔11〕

特別要提到的是,科學時報記者調查此事時,為《道德經淺釋》作序的楊叔子院士也不得不承認,熊良山「如果這樣搞的話,『糟蹋』了老子」,並明確表態,要向學校宣傳部交代,盡量不要讓他到外校講課,以免引起學術上的混亂。〔12〕但不久之後的6月9日,熊良山仍在青島大學師范學院作了題為《老子智慧與大學生成功之道》的「學術報告」,熊還被該學院網站報道譽為「中國《道德經》第一人」。〔13〕6月16日,熊良山與其師孫享林等還到北京市順義區民政局演講,孫作了《老子智慧與思想政治工作》的報告。〔14〕

涉嫌傳播神秘主義巫術文化

問題遠不止於此。科學時報的報道引起學術界的關注,經一些學者的初步調查,發現該課程涉嫌傳播神秘主義巫術文化。〔15〕比如《道德經》原文「太上,下知有之」,熊良山釋為「太上老君,下面的事情他知道」,並演繹說:「太上老君創道以後,坐鎮大道軸心指揮整個大道運轉,但是下面的事情即宇宙中的各個銀河系、恆星系、星球體(行星)上發生的事情他都知道。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事情都在道的範圍內,而他就是道的化身。」〔16〕

熊良山《道德經淺釋》「前言」稱,該書是根據其師孫享林的《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17〕一書編成。〔18〕經過比對與調查,我們發現:其一,兩書都打亂《道德經》81章順序(只有第一章沒有動),重新排列,改為81課;每課冠以相同的課名,編排了相同的課次。〔19〕其二,熊對《道德經》原文的胡亂釋義與孫完全一樣。〔20〕其三,都被作為「學生使用的《道德經》參考書」。〔21〕

據有關資料,孫享林原為武漢工學院副教授,從前沒有研究過《道德經》。他是「1986年5月,在一種清靜無為的狀態下,開始書寫自己大腦中浮現出來的老子《道德經》」。他當時並不知道自己寫的是什麼,「他的同事知道後才告訴他,他寫的是老子《道德經》裡面的文字」。孫享林稱此為「自然接受道德資訊」。〔22〕並「以《道德經》為理論基礎,創編了自然神功」〔23〕。他認為:「《道德經》就是宇宙大道資訊的總密碼。它以文字、音樂、圖畫等形式引導我們去修鍊,去探索宇宙大道的奧秘。經過長期的修鍊,修鍊者不僅能把自身融於大自然中,接受大自然的能量和資訊,開發出生命的潛能,提高道德水準,而且能獲得宇宙自然和人體自身奧秘與規律的本領。」〔24〕

孫享林「通過《道德經》的修鍊,先後練了五氣朝元、三花聚頂、九轉還魂丹、命功後天八卦、性功先天八卦、天人合一、練虛合道,抽陰練純陽體、出仙鶴、道生**等」。「在修鍊中接受李聃大道資訊,先後編寫了八本書:《李聃道德經更正》,《李聃道德經解釋》,《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李聃道德經修道五字訣》,《大道七字訣》,《宇宙形成九字訣》,《陰陽五行氣和譜》,《天地人物道自然》」。〔25〕

據「道德之光」網站介紹,孫享林的「研究」特點之一就是:「突出了修道修德的主題,使《道德經》能更好的發揮在當代的濟世功能和教化作用。」〔26〕他們在網上發布「《道德經》的具體修道方法」,有「念誦」「背誦」「打坐」等,而且還非常具體地規定什麼時間誦哪課,以及打坐的時間與方向如「子時面朝北」「卯時面朝東」,等等。〔27〕

在接受了所謂「大道資訊」之後,孫享林「不顧高齡,於1986年開始,先後到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北京大學等高校和有關單位講授《道德經》,傳播他的新道學,傳授修道修德的新方法」。「18年來,師從孫享林先生學習和研修《道德經》的學員愈萬人」。〔28〕

另據網上資訊,他們還成立了「道德之光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孫享林任董事長;〔29〕建立「道德之光」網站(http://www.),傳授課程,並給「道友」提供交流「心得」的平台。該網首頁還貼有孫享林的照片和孫在「自然的功態中根據資訊畫成的」《老子騎青牛圖》。〔30〕

由上,可以認定:其一,《道德經》已經不是傳統文化的古典文獻,它被重新排列組合,重新解釋,改編為「自然神功」的經典。其二,孫享林創立的「自然神功」,有經典,有非常具體的修鍊方法,是一種神秘主義巫術文化。〔31〕其三,打著傳統文化和人文貭素教育旗號的「自然神功」,在一些高校及網際網路上廣泛傳播,產生了不良影響。

值得深思的幾個問題

孫享林、熊良山對《道德經》任意曲解,大搞神秘主義巫術文化,其錯陋與荒謬並不難於識別,卻一路綠燈,被當作傳統文化的精華大力推廣,這不僅是華中科技大學,也是中國學術界、教育界和新聞界的奇恥大辱。其教訓是深刻的。

1.教師任課首先要有學術「資格」認定,不具備相當的專業基礎,就不能開設有關課程,這是一個起碼的原則。孫享林、熊良山都是機械專業出身,不僅缺乏古漢語基礎,就連《道德經》的「道德」與倫理學的「道德」不是一回事都分不清,怎麼能給大學生開設傳統文化和人文貭素教育課程呢?是不是只要受到學生「歡迎」,只要打著人文貭素教育的旗號,校方就要加以支持,而不管其內容如何?〔32〕

2.評獎也好,立項也好,按規定都需要有學術委員會的嚴格審查。校評委會根據什麼說熊良山的謬解是「開辟了一條利用文化經典《道德經》對學生進行貭素教育的新途徑」,並「具有理論和現實意義,具有在全國高校推廣的價值」?中國大學生的人文貭素教育,到底應當怎樣搞?為什麼這類烏七八糟的東西會「最受學生歡迎」?〔33〕這種一哄而起的「人文貭素教育」,其背後的原因是什麼?這裡面有沒有學術腐敗?

3.《道德經淺釋》作為教材出版,是誰批準的?根據何在?有關出版社有沒有出版這類圖書的能力?如果沒有,憑什麼出?如果有,為什麼會出版如此錯漏百出的圖書?出版社的「三審」制豈非形同虛設?楊叔子院士為《道德經淺釋》作序時到底通讀過全書沒有?該書的出版是否與他的支持有關?〔34〕媒體進行報道時,到底審查過內容沒有?如果沒有審查,憑什麼唱贊歌?如果只是按照被報道者的一面之詞進行宣傳,媒體的社會責任又在哪裡?

4.熊良山從1996年就開始授課,為什麼此前就沒有學者提出異議?為什麼是港台學者首先提出批評,而不是內地學者?內地學者的責任感到哪兒去了?是否有知情學人反對,而沒有得到重視?我們相信,不是缺乏有良心的學者,也不是這些學者看不出問題,而是我們缺乏健全的學術批評機制,使他們沒有說話的地方,或者是說了也不起作用,甚至還要受到打擊報復。其結果只能使問題越來越嚴重,以致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引起各方關注,才得到糾正。由此造成的損失誰來負責?

總之,「熊良山現象」說明我們目前的學術教育體制存在著嚴重問題,關繫到我們用什麼樣的文化思想對大學生進行貭素教育,應當引起學術界及主管部門高度重視。建議主管部門組織力量認真調查,提出整改意見,建立健全有關規章制度,建立學術批評機制,積極提倡與開展學術批評,以杜絕類似事件再度發生。學校也應從中吸取教訓,總結經驗,採取有效措施,讓健康文化佔領人文貭素教育陣地。

注釋:

〔1〕熊良山:《道德經淺釋》,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03年9月第1版。

〔2〕熊良山:《道德經淺釋》,第171頁。

〔3〕王煜教授將文稿寄給科學時報編輯部,尚未發表,筆者從該報得到了復印件。

〔4〕崔雪芹:《學術研究有行規》,載《科學時報》2004年6月10日。

〔5〕李鵬翔,王煜:《華中科大將〈道德經〉引入大學課堂》,新華網2004年5月14日(http://www.hb./jdwt/2004-05/14/content_2130952.htm)。

〔6〕獲獎立項情況,見熊良山《道德經淺釋》「前言」,第16頁。另外,媒體對此也多有報道。

〔7〕崔雪芹:《學術研究有行規》。

〔8〕《江南時報》2004年5月12日,轉自人民網(http://www.peopledaily.co.jp/GB/paper447/11976/1077946.html)。

〔9〕中國教育雜志網2004年5月11日(http://www./zynew2.htm)。

〔10〕《人民日報》2004年5月13日。

〔11〕詳見夏斐,夏靜《〈道德經〉引進華中科大》,載《光明日報》2004年5月10日。

〔12〕詳見崔雪芹《學術研究有行規》。

〔13〕尚丹鷗:《熊良山教授做客青大》,青島大學網站(http://www.qdu./sf/shownews.asp?id=114)。

〔14〕道德之光網本站訊:《孫享林老師應邀作「老子智慧與思想政治工作」的專題報告》,載道德之光網2004年6月27日(http://www./article/Article_Show.asp?ArticleID=315)。

〔15〕最初提及此問題的是《胡批〈老子〉,糟踐傳統,敗壞學風,誤人子弟–評熊良山〈道德經淺釋〉、教學實踐及熊良山現象》(署名「南郭不平」,載北大中文論壇2004年6月18日,http://chinese.pku./bbs/thread.php?tid=112871&page=1)。

〔16〕熊良山:《道德經淺釋》,第166—167頁。

〔17〕孫享林:《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1998年1月第1版。

〔18〕熊良山:《道德經淺釋》「前言」,第13—14頁。參見《孫享林老師簡介》:「孫享林教授培養和指導華中科大的熊良山等教師用老子《道德經》對大學生進行思想道德教育,取得了非常豐碩的成果。」(載道德之光網2004年6月10日,http://www./article/Article_Show.asp?ArticleID=119

〔19〕例如,兩書皆將第一課名為「道」(原第一章),第二課名為「聞道」(原第四十一章),第三課名為「善人」(原第六十二章),等等。

〔20〕熊氏《道德經淺釋》在孫釋義基礎上又有所演繹,並附有名為「實踐與感悟」的學生心得和「思考與練習」題。

〔21〕新華網《華中科大將〈道德經〉引入大學課堂》文中有一幅圖片,內容為孫享林的《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老子道德經新譯》和熊良山《道德經淺釋》三部圖書的封面,文字說明是「學生使用的《道德經》參考書」。

〔22〕王平:《孫享林「道德經新譯」簡論——介紹一位當代的新道家》,載當代道家網(http://www./first/3/51.htm)。需要指出的是,該文作者為「主要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教學和研究」卻又「師從孫享林老師研讀老子《道德經》」的湖北某黨校副校長。該文又收入宮哲斌編《當代道家——海峽兩岸首屆當代道家研討會論文集》(湖北省人大辦公廳印刷服務中心出版印刷,2004年5月第1版,無書號)。

〔23〕孫享林:《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作者簡介」。

〔24〕孫享林:《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緒言」。

〔25〕孫享林:《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作者簡介」。

〔26〕《老子騎青牛圖學習心得》,載道德之光網2004年8月19日(http://www./article/Article_Show.asp?ArticleID=384)。

〔27〕《〈道德經〉的具體修道方法》,轉自颶風發源地網2003年12月27日(http://www./blogbus/blog/diary.php?diaryid=63047)。該文特別強調:「各位同修如按上法修鍊《道德經》,一定要使用由孫享林教授編校的《李聃道德經》原文,……萬望注意注意再注意!!!」

〔28〕王平:《孫享林「道德經新譯」簡論——介紹一位當代的新道家》。

〔29〕見《孫享林老師簡介》。

〔30〕參見孫享林《李聃道德經意解·曲譜》「緒言」。

〔31〕在2004年9月12日中國無神論學會召開「熊良山現象」座談會上,與會學者指出:「孫享林所練的功,有『三花聚頂』,有『五氣朝元』、有『九轉還魂丹』之類。這些本是道教中的巫術成分,後來則廣泛存在於反動會道門之中。如果接受了熊良山的『淺釋』,就不可避免地要接受孫享林所宣揚的巫術迷信。」(見崔雪芹《學術市場中的垃圾誰來打掃?》,載《科學時報》2004年9月16日)

〔32〕熊良山《道德經淺釋》「前言」稱:「1996年,為適應本校文化貭素教育改革試點工作的需要,筆者在有關領導特別是楊叔子校長、張福潤副院長等和華中科技大學哲學系謝勁松副教授的指導和支持下開設了一門『道德經解讀』選修課(面向全校大學部生,2001年改名為『老子道德經』),以課堂教學方式幫助大學生學習《道德經》,理解其深刻含義,並以這門課的課堂教學為依託,進行了為期6年的『用《道德經》對大學生進行人文貭素教育』的實踐。」(第8—9頁)

〔33〕教育部門應當反思,我們培養的大學生為什麼會缺乏起碼的辨別能力,這與我們的應試教育體制是否有關。

〔34〕有學者指出,「熊良山現象」事件的出現,華中科技大學前校長、現任教育部文化貭素教育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和華中科技大學學術委員會主任的楊叔子院士,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熊副教授不過是在前台的表演者,真正起關鍵作用的是……楊叔子院士」,「因此,這一事件應該命名為『楊叔子現象』」——「華中科技大學教授楊叔子,利用教育部『文化貭素教育委員會主任』和中國科學院院士的身份,扶植不學無術之人胡批《老子》,並企圖向全國推廣,因而可能貽害學術、貽害青年的這么一種現象」(陶世龍:《對所謂「熊良山現象」的思考》,載五柳村網,http://www./tao/slsb110.htm)。很顯然,即便是很有成就的專家學者,在其專業之外都是外行(除非另有鑽研),與普通民眾的見識沒有什麼兩樣。但目前的情況卻是「勝者通吃」,只要在一個領域做出貢獻往往被認為是所有領域的專家。著名學者利用自己的聲望,積極參與社會活動,本是好事,但卻常常由於自以為內行,甚至不懂裝懂,造成了惡劣影響和嚴重危害。從這些年的經驗來看,一些沒有根據的偽學術、偽氣功,盡管同行學者已經指出其中的錯陋,但由於某些領導或外行權威的支持,加上媒體的大力宣傳,致使不明就裡的廣大民眾盲信盲從,從而引發了嚴重後果。楊叔子院士是機械學專家,提倡弘揚民族文化、提倡人文教育,符合當前形勢,但良好的願望不能代替專業訓練。「熊良山現象」又一次為這些「權威人士」敲響了警鐘。

(原載《學術界》2004年第6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