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抑鬱症患者戀愛是什麼感受?

問題描述:抑鬱症患者的朋友也可答。一直在自己的世界裡打轉。像一個巨嬰一樣依賴著戀人。從來都在和自己的病症對抗,沒能有足夠的精力關心身邊的朋友和戀人。最後總是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自己。所以,如果你有和抑鬱症患者戀愛的體驗,請告訴我你的經歷和心情。想要了解更多。
, , ,
斜流疏影:

最大的感受就是,千萬不要覺得自己救了對方。


匿名用戶:

我很愛我男朋友,我是抑鬱症患者。

其實我自己現在到什麼程度我也不清楚,很久之前看過醫生,檢查出來是中度抑鬱和輕度焦慮,在遇見他之前我還是好好吃藥配合治療的。遇見他之後 他不希望我天天吃藥 跟他在一起之後我確實好了很多,他太溫柔了,我覺得他可以包容我的一切,即便他比我小三歲。那時候我覺得我差不多好起來了,我會慢慢好起來的,在他的愛里沒有什麼不可能,所以我擅自停葯了,並且再也沒有去看過醫生。

我有很嚴重的失眠癥狀,經常是一整夜一整夜睡不著覺,到最後熬得後腦勺劇痛身體受不了了才會睡著,他開始會陪著我 一夜又一夜。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點小事我就要爆炸,

我一點安全感也沒有,我太害怕失去了,我怕失去我在意的人我會崩潰,我怕別人會搶走我心愛的東西和我的心上人。

我不愛笑,對他有好感的女生跟他說「你的女朋友看著好凶啊我討厭這種類型的女生」

我內心陰暗的可怕 我靈魂腐朽 我膽小 自私 自卑 嫉妒 敏感 甚至自己崩潰邊緣的時候動手打人,焦慮的時候難受得想要把自己撕裂,我想用頭撞牆,想割破手腕,我想這樣能讓自己好受一點,我也確實這樣做了。我在他身邊嚴防死守,對每一個女生都有防範,我想看他的手機查他的聊天記錄,想他每天在我身邊。一開始他溫柔得接住我所有情緒,我以為我有所依靠,我可以做真實的自己。

可是最近的爭吵,甚至動手,都讓我越來越懷疑也越來越暴躁,情緒大悲大喜波動嚴重,

他說他好累,我整夜不睡覺讓他受不了,我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跳腳讓他覺得無所適從,他現在也開始變得暴躁起來,他原來從不吼我,現在我們互相指著鼻子罵,罵夠了又總是抱在一起。

前幾天他終於受不了跟我說了分手,並且第一次晚上沒有回家,那天晚上我真的崩潰了,我去廚房拿刀劃自己的手腕,後來疼得厲害我給閨蜜說我想去醫院,閨蜜給他打電話讓他馬上回家帶我去醫院,他回來了。他帶我去醫院的路上說我是神經病,說我的行為很傻逼,在醫院消毒打破傷風的時候我一直在哭,我是真的想死啊,可是我還沒有勇氣,我想想我的家人還有我的貓,我是真的不敢死,可我喘不過氣來。

我做的很多事情 只是為了證明他愛我 他不會丟下我,可是時間久了 再愛也會累的,我理解,可是我還是控制不住情緒,我只要哭就停不下來,哭到手腳發麻雙手抽搐大腦缺氧,他現在好像已經習慣了,或者說麻木。他說我裝,我沒有抑鬱症我裝可憐,這種話我也已經聽得麻木了。可他總會抱住我,昨晚他說無論我再怎麼鬧他都沒有不喜歡我,只是他也很累 很想要輕松,我現在才明白,我們不是不愛彼此了,只是我們愛得方式不一樣,都把對方壓得喘不過氣。

我們都很累了,可都不肯先放手,也許是我捨不得放手,我就好像在沼澤地里越掙扎越下沉,我愛他,我把我的負面情緒都帶給他了,我一直想說對不起,可我還是希望 他可以救我。

我也不知道我說了些什麼 只是在又哭完一場之後突然看見了這個話題


西風之曲:

總覺得這樣的問題換成《伴侶得了抑鬱症是什麼感受》更好點,我並不是在和抑鬱症患者戀愛,而是我的女友恰好得了這個病而已,無論她有什麼病,照顧她都是我應該做且也願意做的事,而追求她,是因為我喜歡她整個人,了解越多越是喜歡。

所以,要是有什麼感受,那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到自己心目中的那個人,這一點,並不會因為她生了什麼病而有所改變,包括抑鬱症。

——————以上表白分割線——————

和她的相處過程中……額。。我要說什麼來著。。我已經忘記有什麼負面情緒了……再一次確認她就是最好最可愛的小公主。上面那個分割線應該再往下移移……

——————以上表白分割線2——————~(~ ̄▽ ̄)~

剛開始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不自覺的就被她帶入負面的邏輯之中,是的,就是邏輯,抑鬱症患者也同樣有著清晰的邏輯,那些負面情緒感受在這樣的邏輯中可以說是無法摧毀的。個人認為這種異於正常人的邏輯思維是抑鬱症和抑鬱情緒的區別之一,你無法去安慰一段理性的邏輯,同時又無法在一個人情緒失控很感性的時候去同她辯解邏輯。抑鬱症患者自身也同樣陷入這樣的困境,她的思考會指向這樣的情緒,可她自己也不想要這樣的情緒。

抑鬱症這樣的邏輯用我看過的一段文章的話描述很貼切:好像不自覺的製造了這么一個殼,把內心的情緒都封閉在這個殼里,同時還要竭盡全力的去維護這個殼的完整和強硬,內心某個角落也許在招呼「過來啊,我想要你跟我一起」,但是召喚過來的人,卻情不自禁的對著那個殼敲打一番,這樣一來,不得不變成攻防的戰役。對方一次次頑強的沖上來「你沒有那麼差」,己方一次次的將他打退「我就有那麼差」,直到對方垂頭喪氣的放棄了,自己才驀然驚覺「等等,這樣就結束了?」

在一起的時候,剛開始的確也有過這樣垂頭喪氣的無助感,在有過不愉快的相處中才在認真思考中發現自身的問題,安慰和「替她著想」而要求她按照一般人的思維邏輯來思考只會讓自己無助的同時也傷害到否定到自己所愛的人。現在我只想做的就是守候她身邊,讓她感受到這層殼外的世界仍有值得信賴和眷顧的美好,我期待著她自己破殼而出的日子呢,無論有沒有這樣一個日子,能守候在她製造的這層殼外對我而言已經是一種幸運和信任。

還有……「小拳拳」捶胸口什麼的感受算不算感受呢。。

起初不能讓她快樂的活著也是件讓人自責的感受,按照她的想法是她要是死去了,我就不會再有這種徒勞的想法了,這種自責就不會有了呀,對大家都好呀什麼的。但是,都不知道怎麼給這個笨蛋解釋清楚,這句話裡面最重要的就是她,她才是主語啊!其次才是她快樂與否,正是因為她的重要性,才會讓我會去想讓她脫離這些抑鬱情緒,解決問題的方法難道是把寫有問題的試卷給燒了不成么……又不是步步高打火機……不過現在這種自責情緒也好很多了,這種毫無意義的情緒,互相這一起並不是來苛責彼此或者自我的,和她在一起已經讓人覺得很滿足了,有什麼想法,去做就是,埋怨誰也好埋怨自己也好都不過是怯懦的行為而已。

在相處的過程中, 雖然確定和她交往之前也知道她確診抑鬱症,也知道這是病,但是,懂得和理解是一回事,經歷過才懂得知行合一,通過她的視角,我也在重新審視自己對世界的認知,很感謝有這樣一個小天使的出現,抑鬱症只不過是她的一個封印而已,現在可以很正常的接受這她抑鬱症帶來的一切,就如同讓自己愛人生病疼得受不了咬疼自己或者需要徹夜照顧讓人無法安穩入睡一樣,抑鬱症所帶來的,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都是需要所愛之人照顧的人,生病了並不是什麼錯,安心接受治療,不要去苛責自己,無論她得了什麼病,她所帶給我的快樂永遠都是遠大於帶給我的「麻煩」的,「麻煩」一詞是按照她的觀念說的,按我的說法是叫「責任」,人總要承擔些什麼才活得踏實。

寫下這些,回頭看來,感覺更像是心路歷程,所以,要是說有什麼感受,總結下來仍然是很慶幸能遇到自己心中最想要的這個人,有你真好 @林小喵的樹


匿名用戶:

分享點流水賬般的碎碎念。
昨晚分手了。她提出來的。大概是最開始的希望終於被我一點點變成絕望的吧。
在一起的時候好幾次想把Aorqu上這個問題發給她看。渴望她能多懂我的世界一點點。但都忍住了。她是小太陽。不忍心讓她看到那麼多灰色。
隱晦地向她表達過一些。為了讓她稍稍理解我「反常」的表現。她想像中的我是和外表一樣溫柔穩重。隨著時間的推移。既想要靠的更近。又擔心太近的距離會把我的灰色暴露無遺。
那時她就說。希望成為給我帶來陽光的那個人。感動。可不敢告訴她。我的世界不缺少陽光。我都能看到。只是走在再多的陽光下都覺得寒冷。

( 在一起一周後。當時的心情)

在一起三個多月。時間並不算長。與我而言卻是需要很大勇氣才開始了這次嘗試。我以為可以戰勝自己。但都是「我以為」。
所以一遍遍地告訴自己。專注於眼前。不要想那麼多 。讓自己進入狀態、不遊離。

我們都是深櫃。所以對彼此而言遇到一個想要珍惜的人都太難了。她常常說遇到我像撿到寶一樣。笑得像個傻孩子。我沒有告訴過她。我也一樣。
大概是我在這段愛情里由於擔心灰色暴露而太過惜字如金了吧。
昨晚她說。她曾經真的滿懷希望以為可以溫暖我。直到慢慢慢慢地。希望被磨平。
這幾個月里。她知道我在櫃子里比她深。一直很注意。公共場合保持距離。沒有向室友朋友說過;知道我需要獨處的時間。就不每天見面。開玩笑說做網友;看完電影我習慣不怎麼說話。陪我默默無語走上二十分鐘……我能想像到她把一切可以做的努力都做了。

這幾個月里。我有了勇氣向身邊幾個朋友出櫃。這種勇氣是她給我的。而我只給了她失望。
而我又比誰都清楚。現在結束或許沒什麼不好。繼續在一起只會兩敗俱傷。我真的不想繼續傷害她了。
一定會有一個能和她一起開懷大笑的人出現的。

看到回答里有一些孩子們被愛情漸漸溫暖。替你們感到開心。也替他們謝謝堅持在他們身邊的你們。

接下來我就繼續一個人上路了。不用承受傷害別人的愧疚中活著了。從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種解脫。整理好自己。再去愛別人。

謝謝你。對不起。再見。


未必不是好事:

我只想大哭一場
然後死掉


Aorqu用戶:

沒問題的,既然你看好了對方,想和對方去談戀愛,去試一試沒什麼可怕的。真正的愛是可以改變一些事情的。
抑鬱症的人往往都有不願意與他人接觸的心理,而談戀愛正好可以將這個毛病改正過來
還有因為談戀愛讓抑鬱症消失的例子,所以說談戀愛對抑鬱症也是有治癒力的。
雖然情緒不穩確實有可能傷害彼此,但既然開始和對方談,就表示他也會包容她的這個缺點。
每一個人在談戀愛時心理都會發生很大的改變,尤其是對有一定心理障礙的人,都會受到好的影響。
去嘗試一次吧,很有可能你所愛的人的抑鬱症會因此而好起來!期待你的愛情睡醒了。


凌冽:

就像抱著一隻刺蝟吧,他很冷我必須緊緊抱著,但是會扎傷自己,盡管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然後他和我提了分手了,原因是他覺得很累,其實我比他累多啦
這個男孩子又被我追回來啦,超開心

最後又被丟掉了,今天也是沒人要的小孩子


片岡愁二:

強答一發

抑鬱症確診其實是在分手2年多之後了,我也不清楚交往時期她對我的性格有啥感受,反正我知道當時我是個優越感過高 而且一無是處的人渣。

分手後 有一段時間我自己都覺得自己他媽就是個神經病,不如說是變態?

很多事情並不都是抑鬱症引起的,只是單純的我是個人渣而已

交往時期,吵架會自殘,開始不嚴重,出國後越來越嚴重,大概就是所謂的,一言不合就自殘,現在都還很清楚,給她造成了不小的壓力,甚至有過一次她也跟著我自殘了。

自我中心,出國前那年 她當時明明是高三,因為我她耽誤了學業,沒記錯的話當時她的目標是上外的,最後因為我沒進。她聯考前幾個月我們經常動不動就吵架,每次都是她來哄我,我從來沒考慮過她的感受。沒有我的話她可以考到更好的大學。

交往中的事情寫不下去了,直接說分手後吧。

自殘越來越嚴重,還像個傻逼一樣發朋友圈,當然分組可見,卑鄙如我。

期間幾次自殺未遂,上吊因為沒綁緊繩子所以滑下來了,大寫的尷尬。

後期開始一天一條晚安簡訊的轟炸,感謝iMessage簡訊不用錢,在發了近半年後,終於有一天她受不了我了,回復我了。問我是不是把她當垃圾桶,負能量都往她那裡塞,畢竟表面上我和正常人一樣,甚至比正常人還要嗨,但只有給她的簡訊里全是負能量。媽的人渣。

2014年的8月OD自殺,之前就有算過阿司匹林的致死量,但磕了200多粒都沒死成,連後遺症都沒有,除了身體健康外,真是一無是處。 朋友嚇得去聯系她,又給她帶來困擾和壓力。在這之後大概關系緩和了點?感覺中間很多事情都記不起來了。漏了很多事情肯定,簡直不能更差勁了。

去年暑假回國,抑鬱症確診,她已經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了。關系緩和了點的關系,她願意見我和我出去吃飯了,倒數第二次見她的時候,再次告訴她喜歡她,能不能和我交往,當然不可能啦。現在想想也是,我這種人不適合和任何人交往,自我中心,完全不為對方著想。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關系,分手三年她好像都沒有和別人交往過。

亂七八糟的寫了那麼多,我也不知道想說什麼,在學校發病吃了阿普唑侖後寫下這些東西。單純的是我是個人渣,果然這題強答,我應該去回答「和人渣交往是一種怎麼樣的體驗」這樣的問題。

大概把這些東西寫出來算是給我自己的解脫,我果然是個人渣。


匿名用戶:

初戀和我只在一起15天,我不想被任何人發覺我表面陽光幽默內心絕望脆弱,在抑鬱症加重時,選擇和初戀分手。後來初戀偷偷的在我們學習室門口放下一本何夕簽名的天年。我有兩個月沒有去學習室,後來想起了這本書,讓同學拿給我,發現初戀在書中寫下了陳粒《奇妙能力歌》的歌詞,少了最後一句。
第二段感情是和一個E的女孩,47天,她知道我有抑鬱症後,從南方坐了二十多個小時的硬座來看我,去火車站接她的時候很遠就認出她,和她打過招呼後,我笑著對她說「當我微笑著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說我一無所有,也不能說我兩手空空」她有點發愣,我揚了揚手中的包」你看我提著包啊「,然後很自然的牽起了她的手……那是我第一次見她。後來她回到南方,這段感情又堅持了一個多月,她說」錯把憐憫當愛情「,我在絕望之中刪掉了她一切的聯系方式。
現在回想起來,抑鬱症中的我,脆弱敏感,如一個巨嬰,渴望著無微不至的關心和愛,我也對前任提供了無微不至的關心和呵護,但這么做的目的希望前任能像我照顧她一樣照顧我。又或許當時的我只是把前任當作救命稻草一樣,依戀過重,卻又無法給予她足夠的安全感,這或許就是她離開的理由。現在後悔一件事情,分手在微信中說的。至少分手應該當面說。E,我想你,但只是想想,就像一個胖子想瘦。
如果是以前,我會覺得我就是這樣一個loser,我不值得被愛,但現在我會想到,我很好,初戀和E也很好,可能真的不適合吧」我們都很好,只是不適合「。但停葯前我不會再談戀愛了,即使現在我依舊渴望被愛,渴望被關懷,但真的不清楚在這種狀態下能否正常的去戀愛。
就這樣一個人專注於進化吧,進化成更好的人。
這個答案編輯了很久,把一切經過都寫了出來又刪除,如果再遇到初戀或者E,真的想說聲抱歉,抱歉對你們造成的困擾,我真的不想玻璃心。
祝大家新年快樂。
威廉敬上


匿名用戶:

我是抑鬱症患者。

我說自己把太多負能量帶入感情,這樣對他不公平。
他說從來沒有感覺到我的負能量,所以不責怪我。

我說我胡鬧任性我都知道,一定讓他很累了。
他說真的很累,可更多的是感覺自己沒用,感覺自己安慰不了我給不了我快樂。

最後我受不了自己成為他的絆腳石,用力推開了他。
從此我成為他朋友眼中的狼心狗肺之人。

沒有前面那些回答中堅持不懈的陪伴,我仍舊是一個人在掙扎。
離開我對他來說是最好的。
是我最後能給他的。


如兮:

對於沒那麼愛對方的人來說會感覺憋得慌,而當你的愛是真真切切的時候,你想的只會是該怎麼溫暖對方,幫助其走出抑鬱症。


李程:

我前男友如果上Aorqu,他應該有資格來回答這個問題。


匿名用戶:

我想到了他
我在微笑,就像久雨的重慶天氣,今日終於見晴了。
我和他都是抑鬱症,並且還有焦慮症。但是很高興我今天可以這樣輕松的說出來,我在勇敢的面對他,我承認我生病了,且我有徵服它的勇氣。
在之前我迫切死亡,因為我覺得世間的所有都已經變得毫無意義,沒有什麼可以再挽留我活下來了。可是他來了,他抱住了我,他本身也是十分困難的呀,他確診比我早,他的所有痛苦我都沒有接觸到,他把路上的艱難都清理乾淨了,把自己的情緒都整理好了,才披著七彩霞光的來見我,我一看到他,我就笑了,我好安心的。
我們從認識到分開,然後再相聚,已經好幾年了。我一直愛著他在我的整個少女時代,即使他離開的時候,我知道我們可能不會再見了,但是我就是抱著希望,我想要他,我想要他成為我最重要的人,不管要多久時間。後來的日子變得越來越糟,我快要撐不下去了,我快要被抑鬱吞噬,他來了,帶來了陽光,帶來了希望。
我們還有很長時間,還可以做很多事


匿名用戶:

怎麼說,(以下皆為個人觀點)抑鬱症是一個人的旅程,真正的痊癒只能是自己從這段煎熬中拯救自己。愛與喜歡只是暫時地轉移注意力(當然所謂真愛就不同了,真愛至上,總有些神奇力量,我還是相信這點的)、讓有繼續下去的動力。必須不斷地找到新的吸引注意力的東西,保持高昂的精神狀態才能夠繼續。而持久的能提供動力的,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來源其自身內部的東西,我認為。不過我還沒找到就是啦。
愛情的這段關系的維持是靠兩個人的。基本上我認為,談戀愛只是完全的、純粹的兩個人的、兩個個體之間的碰撞與相處。抑鬱症也許只是增加了其中一個人的附加條件,但你喜歡的是那個人,因為愛,所以想要去包容去關懷,因為對方的感情而波動。 但作為抑鬱症病人——當然不是所有的都如此,但就貼的答案中的那位而言啊,就我自己而言把——「只要周圍的人過得好就好了。」這種感覺。在最絕望的時候需要的,比起關懷同情,我覺得更想要一個微笑,告訴她,一切都會好的——正如所有偶像劇場景一樣,並不需要因為她是抑鬱症患者而有什麼改變。抑鬱症是特別,需要得到重視,因為這趨於普遍了,這對我們的精神有很多影響。但以此作為一個問題放在一段關系中,就是不是它本身的錯了。
兩個人的感情,卻把它作為了這段感情中的第三者,當然會有問題。是自己放置的問題。 抑鬱症的人有時會放大自己的感情,但這種所謂「病症」,有的也打開了一扇窗,他們因此變得更細膩,更具有洞察力、思考力,很多人會因此更多地閱讀,更富於思考,更懂得珍惜,更能夠愛。
他們不是只沉著於自己的世界。
只是多數時候為自己的痛苦而折磨,他們不想帶給別人,「我入地獄」就好,這種感覺。因而他們更多表現得反而是談笑風生、頗具風趣幽默感的人。所以能看見另一面的她、看見微笑背後悲傷的你,我不知道怎麼定義,可以是幸運的,或者不幸的。這取決於你自己。這種痛苦並不是所有人能夠承擔,她知道。對於一個患有抑鬱——我願稱之為,有特殊的情感系統——的人,如果選擇了開始一段感情,那麼她首先就做出了犧牲——當然不能是全部,有些抑鬱症人可能就是傾向於不斷投入感情尋求救贖什麼的,而且本身人品不好的那些就不包括了,抑鬱症只是一個附加,正如所有病,和那個人本身是沒有任何關系的。
一段感情的結束,常常都會有人受傷,對嗎? 我不認為和抑鬱症的人談戀愛會和別的「正常人」談戀愛有什麼不同,這里提到一下同性戀,也是一樣的。
愛是普遍平等對於全人類全生物體都是具有共性的東西,我認為。在愛面前,我們都一樣,也無論身份地位。只是兩個靈魂的交融。 原來我在表述中如此偏袒抑鬱症的孩子們。畢竟他們是少數,畢竟我們對於抑鬱症的不了解比了解要多的多,而人們似乎對不了解的東西總是容易產生敵意。
能把我的回答看到這里我真的很感激。畢竟是沒有什麼邏輯的,看著也是累。
以上皆為個人觀點,以我的三觀出發的一些想法。
懷著一顆愛與關懷的心,我相信這個問題不難以找到回答,難的是自己想要去經歷的這個願望。如果想要親身經歷的慾望比想要得到這種回答的慾望更加強烈,那麼我想確實挺難得到什麼滿意的回答了。(no offense)


王家養豬專業戶:

剛剛結束了一段感情,失戀後好長時間的情緒低迷,後來去醫院就診,才知道患了抑鬱症。
就讓我以一個患者的角度說一說和抑鬱症患者談戀愛是什麼感覺吧。
剛開始到時候的確會覺得愛情很美好,這應該是近十年來自己最開心的一段時間,就像大家常說的「彷彿生活有了動力」,可這種滿足感和喜悅感並沒有停留太久,轉而是非常嚴重的焦慮和痛苦。
我也想成為她的保護牆,可我連自己都控制不住,我每天會莫名其妙的生氣,不是生任何人的氣,只是生自己的氣,胸口會有一口氣喘不上來,那種感覺非常痛苦。什麼都不想做只想把一切能觸碰到的東西摔爛 砸爛 踢爛。而她只能在旁邊一臉茫然。
其實不要說什麼,要和抑鬱症患者多一些耐心,多一些關懷。誰和我呆在一起都會瘋掉的吧,前一秒還嘻嘻哈哈,下一秒就痛苦的要死 ,生機全無。
像我這樣的人應該不配擁有愛情了吧,也不想再去耽誤誰了。誰要和一個不能帶給自己快樂,反而要自己每天費心思去安慰的抑鬱症患者談戀愛呢?
如果真的喜歡一個人,最愛她的方式莫過於從她的生活滾出去吧,我這樣的人只會給別人添麻煩。愛情,我給不了,那就只好給你自由吧。
誰要和一個連自己情緒都控制不了的廢人談戀愛的!


不及:

為什麼要跟抑鬱症患者談戀愛,為什麼要跟抑鬱症患者談戀愛!!!!!!!!, 為什麼要知道我的情況後還向我張開雙臂。 然後再把我拋棄?


大願望:

因為女朋友抑鬱症才開始用起Aorqu的

我和她在一起沒多久 也就不到兩個月吧

我會有很多疑問心裡也會有很多不舒服

很慶幸看到了這個話題

花了將近三天的時間把將近五千個回答都看了一遍

看了幾千個抑鬱症情侶的故事

一下子就釋然了 很多在糾結的事情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更加堅定了我對她的愛

謝謝你們前面那麼多人的回答 就好像燈塔一樣照亮了在大海中航行的船隻

以後要做一個超級英雄 屬於她的超級英雄

我知道以後的路會更加難走

她總是說你沒做錯什麼啊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我心裡在說寶寶你也沒做錯什麼啊 沒關系的

我做好準備了


管威威:

很累,就好像面對一個深淵,你想把她拉出來,結果是自己也陷進去。再後來,分開了,無法放下她,不是出於感情上的放不下,而是出於無法看到朋友這么痛苦。但我不再妄想拉她上來了,因為只會讓自己感到無力,為了保護自己,我就只是坐在懸崖邊上,坐在她看得見的地方,做我自己的事。我想,至少在她抬頭望的時候,會有人回之以目光吧。


自宅:

感覺要精分了 每次看到你都是窒息的感覺 一下子都放棄了但是一下子心又揪起來
很難過 到現在過了三個月了都難過 自己太負能量生病的時候太任性 沒安全感粘人要死 然而他又不喜歡這樣
我覺得什麼都是我的錯 但是他覺得什麼都是他的錯
可能他承受不來我的悲傷吧 要我去找我媽解決 但是媽媽不能容忍我這樣 她會歇斯底里 很可怕 我不喜歡這樣 這樣會更難受
然後我認為他是我最信任的人啊 什麼都跟他說啊
但是他認為我 不夠獨立啊
不相信別人只約他出來玩 被認為是朋友太少
他太累了吧 和抑鬱症患者談了一年多戀愛 是太累了
難為你了 對不起啊 但是當初你直接說你沒那麼喜歡我就好了 幹嘛 表白我 告訴我你要一直陪我呢 我居然還信了
枉費一片真心
我再也不想相信任何人了 以後就一個人孤獨的走下去吧
感情泛濫也是一時 我也差不多是沒有感情的人了 離家很久我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想家
分手至今抑鬱一直很嚴重
每天要吃十幾顆葯 吃完胃劇痛難忍 以後會更多 我想我 差不多接受這樣了

現在我想揍他 揍就揍吧

時間會解決一切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