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抑鬱症患者戀愛是什麼感受?

問題描述:抑鬱症患者的朋友也可答。一直在自己的世界裡打轉。像一個巨嬰一樣依賴著戀人。從來都在和自己的病症對抗,沒能有足夠的精力關心身邊的朋友和戀人。最後總是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自己。所以,如果你有和抑鬱症患者戀愛的體驗,請告訴我你的經歷和心情。想要了解更多。
, , ,
匿名用戶:

答案已修改,皆成過往。

剛註冊Aorqu時,我還未曾想過有一天,會有資格來答這道題。

抑鬱症已有兩年以上了吧,確診是在不久以前。當看到醫生在診斷結果下寫上抑鬱症三個字時,一瞬間似卸掉千斤重擔。原來這段時間我的乖張暴力,本不該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原來我是病了。

和T在一起的日子不長,但T真的是我在寒夜中摸索時唯一能觸及到的溫暖。我很愛T,比任何人都愛。

我盡力的剋制自己不對T暴露自己的負面情緒,每次發作時緊緊抓著被子泣不成聲,裝作若無其事的回T消息。直到內心漸漸平復下來。

直到今天,因為一點小事,我內心長久累積的不安和恐懼終於向T爆發。我總是控制不住的感覺,她所愛之人非我,T是手中的細沙,抓不住,要隨風飄散。越想抓緊她,反而離開的越快。告別好友回家的路上,開始崩潰號啕大哭。能感覺到路人投來的詫異眼光,但當時內心只有深深的自責,我這樣的人怎麼配得上被愛呢,我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珍惜一個人。

我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改變,我用盡所有心力,避免將自己發作時的殺傷力帶給她,做的不好,但還算過得去。這次是第一次我沒能控制住自己,我內心閃過千萬個分手的念頭,千萬個聲音告訴我我不配談戀愛。

T還是個孩子,而當初正是那種孩子氣的一面吸引到了我。後來我終於告訴T我有抑鬱症時,她是不信的,因為在T單純的世界觀里,身邊的人都該是快樂的。

我心情不好時,T總用她自己的方法來讓我開心。我帶給她的快樂是有的,但跟不快樂相比,還是顯得太渺小了。
我讓她承受了太多她可能一輩子都難以接受到的負能量,我總是未此深深的自責,卻沒有勇氣決絕的離開她,我深知自己懦弱無能,一事無成空有野心,嘴上說著愛她卻沒有辦法放手去讓她迎接更好的生活。

活著太累了,對我來說。我曾無數次的想過離開這個世界,但一想到她,一想到只有我這一個孩子的父母,還是選擇了留下。分手不知道是不是不久以後的事,我其實對這個世界還有牽掛,還有眷戀。

在這場戀愛中,我耗盡了所有力氣去讓她盡可能免受我的負面影響,她也因為我而筋疲力盡。她離開我,會過的更好。

所以,永遠不要試圖和一位抑鬱症患者在一起。除非你已經做好了將自己的心千刀萬剮的準備。


檸檬姓酸:

愛他比愛自己多


匿名用戶:

每當我有了喜歡的人,我都是害怕 覺得我在禍害人家。他可能是特別好的小男孩,但我不配


匿名用戶:

到現在,他都會覺得他虧欠我,其實不。
他屬於輕型的,有時正常有時抑鬱。

我跟他是大學同學,那時候我們都在學生會,又都是老鄉。有一陣子學生會出了問題,我很無助,他都一直在幫我,給我建議,鼓勵我。有一天他說他得了抑鬱症,我主動要去照顧他,幫他做飯,照顧他,陪他去醫院。他好的時候很細心,會照顧我,還做飯。但是他有一個毛病,休息的時候不能有一點聲音,一有聲音就醒了,醒了就睡不著了。我總是笨手笨腳吵醒他。那時候我除了上課、見指導老師、做畢業設計,剩下的時間幾乎都在陪他,大概有兩個月吧。
他經常發脾氣,不說話,我有一點打擾到他他就開始心煩了,嚴重了會攆人走。
有一次,他嫌我在的時候打擾他,很晚了,那片小區發生過刑偵案,還是攆我走,我當時很傷心,又害怕,一路哭著跑回宿舍。(抑鬱症就是這樣,怕人多,有一點雜的聲音都頭疼。)
還有一次,做設計需要,我就找了很多路邊的石子回來,第二天他說他做了一晚噩夢,怨我說都是隨便撿的石頭的原因,上面有怨靈一類的東西,讓我都扔掉,我都扔了,他還是說了我一天。
由於宿舍停電,我趕著做畢業設計,便要求去他的出租屋裡趕作品,他很不高興,但還是讓我去了,但是一直都在發脾氣,我都忍著,不跟他吵,醫生說不要刺激他的情緒,對他不好。我一個人生悶氣,讓他睡了後我一個人在客廳做了一晚上作品,直到站不起來。早晨7點他就醒了,一推門看我還在做,便攆我去睡覺,他就去上課了。我一人睡醒後就離開了
這樣的事情多了,後來覺得自己無趣,便沒再去過了
..
其實他不知道,他做的飯很難吃,我每次都吃完。
他也不知道,當所有人敬我遠之的時候,他先站出來支持我的時候,我就對他有了感情。
他不知道我其實脾氣有多不好,只是醫生說不能刺激他,我沒對他發過脾氣。
他應該也不會知道我在這里寫他。

後來,我們都畢業了,回了老家,一年以後又聯系,他說他病好了,很感謝我那時候能陪在他身邊,覺得自己傻,把我拒之門外,我問他愛過嗎?他說,愛過。
其實這就夠了。愛情不需要什麼虧欠,沒有虧欠,只是時光不再


嵇睿:

嗯。我確實被一個抑鬱症女孩弄的很頭疼。
先不說這個心理問題本身有多大的危害,光是有潛伏癥狀就已經很頭疼了。
我不了解抑鬱症究竟有什麼學術上的東西。但是我對前任的觀察來說,她很怕許多東西。怕失去,怕失去動力,沒有什麼小範圍的目標,甚至沒有一顆懂得變通的心。
我在慢慢習慣這些情緒的時候,拼了命的想幫她挽回一些失去的東西。比如自信心,比如交際能力。我是真的喜歡她,所以表現的十分較勁,而我本身也有不少的心理問題,我討厭爭執,我只想處理好兩人的關系。我盡全力的遷就,讓自己看起來完美無缺,但我沒想到的是,我越是這樣越是琢磨不透這個女孩。
我們在戀愛前互換了許多私人的秘密,我覺得這樣她能信任我。而我自己在知道她小時候的我境遇後,更多的愛產生了,我從關心到了想要讓她不再遭受更多的困苦。現在我才意識到,我從一個男朋友的角色慢慢的讓自己像個父親一樣。命令的口吻更多,而不是真正的愛人的關心。
我自己研究許多心理問題也有很長時間了,但我一直不想去接觸抑鬱症這個話題,我覺得這類人處理問題就是一個非常深邃的害怕心理,這里舉個例子:我一個女性朋友,高中因為在一起許多年的男朋友出軌,而精神崩潰,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藥,幸虧發現的及時沒有釀成慘禍。之後她慢慢恢復,但是她不和任何人說話,每天除了簡單的進食,她就靜靜地坐著,我們當時覺得那個男的真是個渣滓。但時間長了,她慢慢好轉了起來,我們也逐漸釋懷了這事。但心理不可能沒有顧忌,她畢業後就去別的城市並發誓再也不會回來。可能我們真的會忘了那個人,但是我們卻忘不了那個讓自己深深受挫的地方。

再來說到我上一次戀愛。分手後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也得了抑鬱症,因為我確實想不明白這些猝不及防的東西。但從小我也沒少談戀愛,也遇到過許多性格各異的女孩。可能因為我對段感情都十分用心,付出了許許多多然後被當頭一棒打得不省人事,我想在強大的人可能都受不了吧。

先說到這里,我現在去考試了,回來再更

好吧,我看錯考試時間了,繼續更。

前任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子,上進心妥妥的,我對她最初是一種崇拜,說真的,她大學的成就我作為一個不服輸的男孩子都特別服氣,所以自然就對她特別感興趣。
她是學日語的能手,而我熱衷於韓語,我們最初以相互學習交流,後面慢慢的我發現我有什麼都想和她分享!她每次誇我我都十分滿足,她偶爾也會和我撒撒嬌,這樣的女孩我根本沒有抵抗力,我甚至暗自發誓一定要娶到她。
但我逐漸發現她為了讓自己以後過得好,過度的學習讓自己的生活變得很糟糕,她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學習,我不否認這樣的態度,但作為男朋友我確實是心疼更多。但我沒制止她,因為反觀我自己,其實和自己較勁起來也是一樣的,我懂那種為了未來拚命的心理。我絞盡腦汁的想從別的方面讓她改變,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她的心理問題其實是我根本無從下手的。
她問過一個問題,以後想過怎樣的生活。我說,家庭第一,我真的是一個特別重視家庭的人,我考慮的許多事出發點都是家庭而不是自己。我告訴她就算以後我工作不順利,我也不會把負面情緒帶回家裡,導致家庭關繫緊張。她挽著我的手說了一句讓我很慌的話,我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樣。分手的時候她告訴我給不了我要的生活,她只想過更好的生活,而且她要出國留學,害怕我以後會受到傷害她付不了責任。
其實我挺理解的,她不是不喜歡我或者不想繼續這段感情。只是未來的許多事情可能已成定數讓她不得不放棄,我在理解的基礎上選擇尊重。我並不後悔,如果日後能在一起,那麼現在的犧牲是值得的。
現在離開了也有一段時間了,我依舊會翻來我和你曾經的聊天記錄看,我不會有多難過到咿咿呀呀的,只是心裡希望你能慢慢的恢復,變成一個我當初和你說的陽光的女孩。
珍重!


十一:

大概會覺得莫名其妙吧,每當我發覺自己開始依賴於別人,便開始自我拉扯,想要得到又害怕得到,因為得到了就是害怕失去的開始。自我否定,卻極度害怕別人否定。

總是什麼都想自己一人獨擋,算很多時候勉強的讓自己看起來很難堪,但從來都不肯收斂虛張聲勢的倔強。所以常常在對方覺得關系穩步發展時突然喊停!

聰明,開朗,自信,樂天,這是朋友貼給我的標簽,消極,陰暗,頹然,沮喪,你不知道我藏在影子和黑夜裡的樣子。

於我而言這世界上喜歡的東西沒多少,討厭的卻很多。怕控制不住自己,怕深陷,所以絞斷一切關系,把所有喜歡的都扼殺在途中,把後路都堵死。

我不知道我存在的意義,憂傷不足以讓我成為詩人。卻讓我無法愛人。

起初的輕微抑鬱情緒我並沒有重視,當是人生不如意是常態。只是當抑鬱變成常態化,會被侵蝕,像是大霧彌漫之夜你穿行其中,不知不覺會濕了頭發,濕了衣衫。

睡的越來越晚,越來越淺,失眠越發頻繁;出門越來越少,資訊越發越短,直到害怕溝通而全天靜音手機。陽台的窗戶讓我想要爬上去的意願越來越強烈,刀劃過皮膚的痛感讓我覺得很欣喜,煤氣的味道讓我很放鬆,在我走向另一個世界前面阻攔我的是家人。

又是窗檯邊一言不發一個下午以後,我選擇告訴了姐姐,她哭的很厲害。只是傾訴帶來的短暫釋放很快就被自責代替,我成為了她的負擔。她可能太害怕,告訴了父母。爸媽不明白我為什麼沒有磨難的人生怎麼會讓我抑鬱,讓我不要再想消極的事情。卻又開始跟我頻繁的聯絡,問我今天心情好不好。我覺得我真是該死,毀了他們輕松愉快的情緒。

我比以前更加努力的表現出自己的快樂,我覺得很累,臉很僵,只要一回家我就會開始大掃除,收拾東西,洗鞋洗東西。父母覺得我越發孝順。我覺得忙碌真好,可以不用刻意大笑,也是我力所能及的孝順。以假亂真的笑聲,在我聽來卻像是指甲劃過鐵板。還好,一年又過去了,他們都相信我了。我把帕羅西汀裝在維生素的瓶子里,我把自己裝在虛假的表象里。這樣沒有起伏的情緒是我需要的,我得給爸媽送終。我拒絕所有讓我情緒波動的可能,拒絕所有可能誘發抑鬱症捲土重來的因素!

但願一切親吻都不悲不喜

但願誰都不要在意

但願你們都灑脫如意


匿名用戶:

他說:你是不是個變態?


匿名用戶:

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看看高票答主的答案
真的不要隨便去撩抑鬱症患者
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本來已經恢復了差不多有一半了,就在這個時候他出現了,無微不至的陪著我,說我怎麼樣都不會離開。是真的對我很好很耐心,我漸漸的敞開了心扉。
那段時間是真的感覺自己抑鬱症痊癒了,可是他最後還是離開了
抑鬱症翻江倒海的捲土重來,我招架不住,只能一個人備受折磨的想要死掉。
朋友的安慰與陪伴根本沒有絲毫的作用,可是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薄荷滅火劑:

隔了很久才敢來回答,作為一個曾經的患者。

很難渡過挫折,也沒辦法從爭吵中走出來。

我在兩個月前終於從一段非常不成熟不理性的感情中掙脫出來。
不被另一方理解。他恰好也是一個極度敏感自私極端的人。在吵架的時候我會用大段的文字來訴說我的想法,表明我的不滿以及需求。他會在爭執之後以一句「睡了,明天再說」結尾。
明天好像什麼就結束了。明天的到來就好像表明今天不存在過。我沒有辦法理解,我也沒有那麼強大的能力去假裝忘記。越來越頻繁的「明天說」讓我整個人都崩潰掉。
持續的頭疼,嚴重失眠。醒很早,躺在床上感受骨頭里傳來的痛。幻聽。間斷的悶在被子里流眼淚。
在日常生活中還繼續維持著自己非常陽光的樣子,我不希望別人看到我糟糕的一面。對於繁重的社團工作我還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面對。
不知道去哪裡尋求幫助。我也向他求救過。我哭著給他發消息說求求你救救我。我不知道為什麼不停得道歉可是他不理會我。
大概他覺得只是一個玩笑吧。和之前他認為的我所有的那些是無理取鬧一樣。
每天都很難過。
有一次上課前,朋友拉著我去曬太陽,我看著樓下趕著去教室的來來往往的人說,「親愛的,你要是哪天看我樣子快不行了,就把我送到310吧」。
310是學校的心理諮詢中心。可能沒什麼用。但我執著的認為那裡是唯一能讓我說話能聽我說話的地方了。
後來我們還是分手了。
不為什麼。只是他作為一個男人,沒能保護我,最後留給我的,是他親手讓人帶來的傷害。
那天晚上我站在寢室外面的陽台上哭到真的是全身顫抖。朋友把紙遞給我。我背過身,連抽氣的聲音都不願意發出來。過了很久,把眼淚鼻涕擦乾凈。轉過來用非常平靜的語氣說我們回去吧,小心別凍著了。
最後的最後還是不想去傷害任何一個人。

言語暴力冷暴力是最可怕的。
尤其是對於一個脆弱的曾經有著抑鬱的人。
直到今天我依舊很害怕。
只要與人相處,就會一直注意著自己做的哪裡還不夠好。我剛剛那句話是不是太重了?他會不會因此生氣呢?我到底應該怎樣和他道歉?
會不停的說對不起。
如果可以我一度祈求著能再也不要和人相處。

實際上我傷害過很多人,也被很多人傷害過。我恨他們,可我依舊也愛著他們。我希望他們會因為對我做的那些事受到懲罰,又希望他們在提起我時還記得我有過好。
我也永遠感激那些喜歡過我,誇過我,讓我覺得溫暖的人。

可能得不到你的擁抱,但希望我主動擁抱你的時候,不要推開我了。


倘若我問心有愧呢:

我真的希望,你們知道對方是個抑鬱症患者的時候,好好考慮好要不要和他在一起,不要在一起了後來又覺得受不了他的負能量,然後拋棄他,你可能是壓死他的最後一顆稻草。


匿名用戶:

我應該沒有抑鬱症啦,但是比起男朋友來說容易放棄容易悲觀很多,

今天跟男朋友第一次說分手。談戀愛第512天,我以為他這么傻傻的人會當場愣住,但他立刻抱住了我,說不要難過不要難過。

你鼓勵我一段話:打遊戲你三盔三甲依然會慫但我二盔二甲也會去剛槍,生活里一樣,我希望把你改變得有勇氣一點,你要知道你很棒。

無數次難過,你無數次擁抱我。你被我折騰得想哭的時候忍住不哭,用大腦袋撞撞我,調節好自己然後繼續積極帶動我。你知道你是我的太陽。

是什麼感受呢。會告訴我你最愛我了,會等我恢復情緒後才鬆懈自己沖我撒嬌,會每天想各種法子讓我開心讓我健康讓我成長。

跟我戀愛,你要自己給自己打氣:眼前這個人言不由衷,去抱她;眼前這個人被喪氣沖昏頭腦,去抱她;眼前這個人沒有安全感,去抱她;眼前這個人好像開心地笑了一樣,心裡石頭落了地一樣去抱她。

我認為我是你的麻煩,你偏說我是你的燈光。

我想努力成為你真正的燈光。


匿名用戶:

不知道你會不會來翻這個問答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我的回答

不知道你猜不猜得到這個是我

不知道我對於你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

不知道你說的「自己的問題」是指病情還是感情

不知道你的答案是什麼

不知道要怎麼走近你

不知道該不該聯系你

不知道你現在情況怎麼樣

不知道你會不會偶爾想起我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微信號

不知道你有沒有偷偷關注我

不知道你會不會嘗試學做菜

不知道你看到這些後會怎麼想

嗯,什麼都不知道。

如果你回頭,我還在這里。

只是

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祝安好。


四月: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感受,我想他應該很累吧哈哈。

對於跟他分開後,他和她在一起了,有點慶幸,有點高興,有點難過,又有點不知所措。
慶幸我沒有連累到他
高興他過得是幸福的
難過我又沒有支撐了
不知所措我要怎麼活下去啊
然後很多次心態崩潰的晚上,都是咬咬牙撐下來了,不是絕望悲傷又湧上來了,而是又想他了。他真的很好,讓我覺得,我是被偏愛的一個。分開的時候第一反應是鬆一口氣,從此以後,我再墮落也不會有負罪感了,他那麼好的一個人,我不能把他拉進泥潭,告訴他我愛他,然後希望他救我。那樣太不公平了。
對這個世界的絕望,不是他一個人可以治癒的。我一開始就知道的。
有一天晚上夢見去找他和好,之前都是夢見他來找我,只有那天晚上,他說,你就不能祝我幸福么…我記得當時我說的好像是,我他媽祝你幸福,誰祝我幸福了…哈哈
很多次想他的時候,我真的慶幸我忍住了。
嗯,還有祝他幸福。

雖然,分手了三天後我從朋友那知道,他和她在一起,在我們還沒分開的時候。
所以我就算再希望他幸福,我也沒辦法去祝他們幸福。

最後,對於喜歡你這件事,我是真的很抱歉。


Aorqu用戶:

沒談過那種戀愛,但是近距離從小看到大。

我爸

感受?

為了離開他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最後我也這么做了。


劉永庚:

厲害了……你們都這么有正能量,並且源源不斷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么……

我特碼額抑鬱症做朋友都已經做不下去了……我滿滿的熱情丟給對方,對方彷彿黑洞一樣不斷吸取你所有的快樂。

一次兩次就算了。

多了以後誰還高興繼續和對方做朋友啊!

感情這種對等的事情,不說回報不回報的,至少不能總像面對深淵一樣吧,長久下去真的不想靠近那個深淵好么!一步都不想!只想逃離!

大家愉快的像從前一樣聊天扯淡搞笑不好么!一定要把自己的負能量全部丟給我……完事以後還反過來批評我……我特碼……

滾犢子好么!


神奇的二貨:

各位好,不知道各位還記得我么?我就是那個男朋友長得丑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神奇的二貨的回答,里回答的哥們,還記得我的那個在我長的最丑的時候,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前女友么?她得了抑鬱,那天她突然找到我給我發了兩張醫院圖片,我一直以為她是在逗我玩,她那麼活潑的一個人,那麼陽光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嘛。
我也就沒怎麼在意,可是後來我才發現事情遠遠不是我以為的那麼簡單。
我一直在懷疑真實性,其實打心底就沒有相信過她會真的抑鬱,直到後來她又找到我,想要我帶她出去玩。然後我想了想要不要帶她去日本玩一玩呢?雖然我們分手了,但是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啊。我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可我沒有辦法,現在的她已經要每三天一次治療,每天都要靠吃安眠藥來進入夢鄉,這已經不是那個我了解的她了我現在已經徹底亂了,雖然我們沒有在一起,但是我真的不想,也不能看著她這樣啊,誰 能來幫幫我?告訴我我該如何能讓她好過一點?我如何做可以讓她回到當初的那個她?抑鬱這東西!!!!到底該如何治療????希望。。各位能幫幫我,幫幫我們。。。


仙山胖老頭兒:

謝邀,不知道。不要讓我回答抑鬱症了,真不懂啊。


匿名用戶:

他說「沒關系,其實你不用治療的,我就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我能理解你的。」

那真是太好了,雖然我像個怪物,但是他沒有嫌棄我,他願意接納我,我不再是一個人了。
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我就真的覺得做不做正常人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他不想我去看醫生我就不看,他說讓我不要老是吃藥我就不吃。

後來啊。
可是在我傷心絕望的時候,他生氣、不耐煩,質問他自己又做錯了什麼。他沒有錯啊,讓我怎麼回答呢,我只能說我不知道。

在對周圍的一切失去興趣、什麼都不願意做的時候,真的是連喝水喝咀嚼食物的都覺得很累。他問我能不能勤快一點,為什麼這么懶?

因為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住,晚上孤獨和恐懼的時候會想要給他打電話,開始還好,久而久之他開始覺得我佔用了他太多時間,說「總不能每天都要和你打電話吧」。然後用一些類似於洗衣服、收拾房間的理由消失,去打遊戲或者和朋友一起去玩 。

這些事情認為陷入無休止的自罪自責和自我厭惡當中。
有一段時間,絕望到控制不住自己,經常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自殘、自殺未遂,我打電話跟他提起這些,他說「你到底想幹什麼?你能不能讓我省點心?」

最後,我用近乎瘋狂的暴躁把他逼走了。

分手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
我想我是有些怨他的,但是也是沒有資格怨他的,反而更多的感情應該是愧疚吧。
因為我就該是一個會被這樣對待的人,喜怒無常、暴躁、無能、懶惰、負能量爆棚、多疑、粘人精,任何一項缺點都足以讓人生厭。
沒有人有義務要愛和包容這樣一個人,他最後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
更何況他忍受了我那麼久,包容了我那麼久,我除了傷害什麼都沒有帶給他,我才是應該被怨恨的那個人。

我說這些話的初衷是什麼呢,就是希望大家還是在好好的了解抑鬱症之後,再去決定要不要去愛那個人吧。
它給人帶來的影響遠遠沒有營銷號、雞湯文和網路段子說得那樣簡單。


匿名用戶:

「如果我哪一天想自殺了我希望你能成全我」

看了很多回答之後滿腦子都是她那一句最讓我心痛的話。

凌晨,大學宿舍樓樓梯間,我一大男孩坐在地上,手抖得快舉不起手機,終於綳不住大聲嗚咽起來。

打了很多字還是刪了。這篇回答也沒想給每一個Aorqu的朋友看。跟抑鬱症患者戀愛是什麼感受?這感受,無法說出來,就算是打字也是字句艱難。

我覺得,這一切,不是你我的過錯,更不是命運的過錯,罪該萬死的是讓你一步步走向抑鬱的誘因。

所以我不會去想,要是我沒有喜歡上你就好了,要是你本來就是無病無痛健健康康的就好了。

我只會想,就算是窮盡一生,也要把那些曾經把你變成犧牲品的罪孽用我的血肉我的所有精神靈魂來洗滌乾淨。

所以,親愛的,如果始終沒想好怎麼活著,那麼,請為我而活吧,不過,做不到就算了,也沒人怪罪於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