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一個合適且長久的人有多難?

問題描述:情人節前夜矯情一下,但問題是很認真的,航海不怕遠,不怕艱險,怕沒有方向,怕不知道去哪兒。
, , , ,
Aorqu用戶:

合適的人靠「遇」和「碰」是得不來的,合適的人是相愛的兩人經過相處後磨合而來的,沒有誰和誰一開始就合適。

但,不相愛的人肯定不合適,相愛的人也不一定合適。更何況,遇見相愛的人本身已經是難事了,何談遇見合適的人呢?

大過節的,人艱不拆 T.T


Aorqu用戶物理學:

汽車購回之後,皆需磨合調養。
車內齒輪、器械,雖經精密之加工,猶需長久之磨合,方得和合。
.
是故,人與人之關系,不在於初時之相合,在於相切琢磨,以得最終之「和」的境界。


Penny:


誠信肥宅阿姜:
對面走過來一個人,你撞上去了,那就是愛情。對面開過來一輛車,你撞上去,那是車禍。但是呢,車和車總是撞,人和人卻總是讓。


Aorqu用戶:
兩個人淺層次的合適是郎才女貌、志趣相投;深層次的合適是三觀相近、性格互補;本質的合適是互相彌補、治癒人格缺陷,相伴成長,彼此升華。
達到淺層合適可以相互吸引;深層合適可以經營出一段美滿婚姻。唯有達到本質合適,才能算是靈魂伴侶,這樣的結合最完美。

那麼到底有多難呢?
首先要能相互吸引,展開一段戀情。
然後要在相處中了解彼此性格、三觀…
很多戀情就結束在這個過程中了,那麼就要重新fall in love…重複到找到那個滿足深層合適的MR.RIGHT
之後在更加長期深入的交融中,才能確定是否本質合適的soulmate

一步步走過來,三個層次全滿足的完美結合,一半靠努力,一半靠運氣。

願大家都能找到靈魂伴侶,至少也要獲得美滿婚姻~


張百萬:
哦,任何一個人的誕生都不是為了適合某另一個人。


Aorqu用戶:

和一個女生走進男鞋店,隨便拿起一雙鞋剛好合腳一樣難;和一個男生走進女鞋店,隨便拿起一雙鞋剛好合腳一樣難。


逃某某:
我同學明天要結婚了 我是伴娘 可我一點都不想祝福她
去年年底她剛訂婚的時候我們聚過一次 還有一個高中關系很好的室友 當時這室友剛懷孕沒多久
懷孕的朋友問訂婚的朋友 怎麼從來沒見過你曬你老公啊 什麼時候給我們見見
訂婚的朋友頭也沒抬 淡淡的脫口而出 因為不是真愛呀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我說別亂講話 剛訂了婚呢
訂婚的朋友手指懷孕的朋友問 別不信 那你當初結婚是因為真愛嗎
最怕空氣再次安靜
我不懂 為什麼走著走著我們就走上了這樣的路 和高中時候躲被窩里憧憬的完全不一樣
近幾年總聽到各個同學結婚的消息 我總會一臉興奮的問是不是讀書時候那個誰誰誰 聽到的人一臉懵 誰誰誰是誰誰誰
原來當初愛的死去活來天崩地裂的誰誰誰根本在人生的史記上只是個路人甲 只不過有些是被藏在心底的特別出演 有些是曇花一現的臨演
大部分最後結婚的 都是天時地利人和創造出來的空降來賓 無關愛情。


徐立強:
收到了很多祝福,平時太懶,沒有感謝過大家,也有朋友問現狀的。這里說一下,由於一些原因,我倆已經分手了,不是出軌這一類問題,就是兩人不知該怎麼走了,不過我倆目前達成了共識,慢下來相處,順其自然的相處下去,時機成熟,自然會走入婚姻殿堂,不行的話,做個朋友吧。

———————————————————-分割線——————————————————-畢業工作之後,開始相親,兩年半時間一共見了不下30個,都不怎麼合適,家裡急得每天說我。最後,今年5月23,一次普通的相親,見到了我今生的伴侶,各種契合,完全就是我心中的模樣,已經開始籌備婚禮了


phoebe huang:
“沒TA感覺時刻要瀕死”,這不是愛情,這是生活不能自理,外加內心貧瘠,沒能力取悅自己。
沒你時我自由自在,有你時充實而溫暖,這樣勝算大多了吧。越了解自己的好惡和邊界心越開闊時,遇見對方的幾率越大。
以上,只有勤加練習和思考才能做到,若堅持確認是」對的人」才肯邁出閨房,就算真遇見了你懂相處么?人生不是韓劇啊!


匿名用戶:
〔多圖〕

遇見之前







於是





好容易遇見一個人,認為天造地設亦如此罷了








但還是會有摩擦





繼續吵




為了瑣事吵






於是,

三觀不合,

語言不通,

表達不暢,

分了。

找不到合適的,繼續找。

甚至於習慣了尋找,習慣了輕易放棄,習慣了失去愛人的本能。

開始變得

務必,珍惜眼前人。


三七:

遇到一個合適的人,真得太難。

我在等,也在想。

等不到的話我一個人也可以挺好。

突然想起

朋友曾問過我,到了一定年齡你會選擇將就還是找不到你愛的那個人寧願孤獨一人,我說,我會選擇將就吧,我這么怕孤獨的人,一個人生活還是挺難的吧。

我想,大多人其實跟我一樣吧。


蘭茹汐:
我們總在想對方是不是合適的人,卻沒有想過要為對方變成合適的人。


Aorqu用戶:
小白兔有一家糖果鋪,小老虎有一個冰淇淋機。兔媽媽告訴小白兔,如果你喜歡一個人吶,就給一顆糖他。小白兔喜歡上了小老虎,那麼那麼喜歡,忍不住就把整個店子送給了他。回家後兔媽媽問她,那小老虎喜歡你嗎。小白兔直點頭,媽媽說,那他為什麼不給你吃個冰淇淋呢。

  小白兔說,他是要給我來著,我說我不愛吃。兔媽媽說,那你真的不愛吃嗎,有七種口味呢,朱古力味道的裡面還有你最愛吃的杏仁啊。小白兔用腳劃拉著地板,喃喃的說,其實我也沒吃過,只是就想著把糖給他了。

   小老虎有了糖果店,小白兔說不如我幫你把冰淇淋機推到公園去賣吧。夏天可真熱啊,冰淇淋每天都賣得光光的,大家都誇小白兔好聰明。小白兔呢,還是一口也 捨不得吃。她就想等小老虎親手送她一個,小白兔自己也沒發現,她最愛的口味已經換成了香草,想要的也不再只是冰淇淋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小白兔還是沒有吃到冰淇淋。倒是隔壁攤子賣餅乾的小熊,給了她一盒小兔子造型的曲奇。小白兔留下糖果店和冰淇淋機給了小老虎,跟小熊去了更遠的小公園賣餅干。兔媽媽問她,你不是不喜歡吃餅幹嗎,怎麼又收下了呢。小兔子揉著紅紅的眼睛說,我就是餓了。

  後來小兔子聽說,小老虎把冰淇淋機送給了小企鵝,和她一起住在了糖果店裡。小熊把這些告訴小兔子的時候,她耷拉著耳朵呆了很久。小熊開玩笑的問她,你是不是後悔沒有吃個冰淇淋再走呀。小白兔愣愣的轉過臉說,就是有點難受,沒能留些糖給你。

   小兔子賣力的幫著小熊賣餅干,沒多久就又攢了一筆積蓄,買了新的糖果鋪。這次兔媽媽千叮嚀萬囑咐,她說寶寶啊,這糖要慢慢的給,不然後來就不甜了。小兔子嘴上連連答應,心裡卻想著小熊收到糖果店該多開心啊。她只知道小熊又加班去了,不知道他小鴨子形狀的餅干馬上就要烤好了。

  小兔子回家看到了偷偷藏起來的小鴨子餅干,什麼也沒有多問,只是跑回家跟媽媽大哭了一場。她嗚咽著和兔媽媽說,小熊最喜歡吃糖了,我終於可以給他糖果屋了,他為什麼要離開我呢。兔媽媽笑了,她摸摸小兔子的頭說,當他不愛你了,你的糖就不甜了。

  小兔子還是想不通,只好帶著糖果店搬去了更遠的地方。小鴨子可不是什麼善茬兒,她不知從哪裡打聽到了糖果店的事。一天飯後,她揶揄的告訴小熊,哎呀你可不知道吧,你心裡最單純的小白兔,背著你用賣餅乾的錢給自己買了好東西呢。不久之後,小兔子就收到了小熊的來信。

   信里只有短短幾句話,大致是說小兔子走後餅干鋪子生意一直不好,錢怎麼說也是賣餅干掙來的,希望小兔子能把糖果店還給他。小兔子看完信後眼睛哭成了桃子,她想起了媽媽的話,把店給了小熊。兔媽媽說小兔子是韭菜餡的腦子勾過芡的心啊,她說媽媽,其實糖還是甜的,只是人生太苦了。

  後來小白兔又愛過幾個人,都無疾而終了。這缺心眼的小兔子啊,喜歡上一個人,就會使勁對他好,恨不得掏心掏肺給他看。她以為只有這樣,才能讓愛情活得更久更久一些。可惜那時候的小兔子還不明白,其實任何東西啊只要夠深,都是一把刀。

   有一天小兔子出門,發現小熊醉倒在她門口。他哭著碎碎念著,說他過的不開心,說糖果店已經被吃完了,小鴨子嫌他沒本事拍拍屁股就走了。他一把抱住小兔子 說,如果說著世界上我還有什麼值得得回憶的,大概也只有你了。小兔子被勒的喘不過氣來,她心裡想著,也許愛上一個舊人,就不會再有新的問題了吧。

  很久很久以後,小兔子和別人講起這段故事,總是感慨萬分的說,那些值得回憶的事啊,就該永遠放在回憶里。

   小兔子回到了小熊身邊,日子沒有想像中的糟糕。一起吃飯,逛逛公園,小熊每天都采一朵最漂亮的花回來送給她,小兔子會做一手好菜,小熊總是搶著洗完。小熊以為一切都好了,他甚至有的失望,都說感情是刻骨銘心的,可小兔子似乎沒留下任何傷痕。多可笑啊,那些拿刀子去劃豆腐的人,永遠都不知道疼。

   直到有一天晚上,小熊從廚房出來,隨手遞了一塊餅干給小兔子。小兔子搖搖頭,說我好久不吃餅幹了。然後她抬起頭看著小熊,淡淡的說,你給過別人的東西, 就不要再給我了。小熊一瞬間明白,這些傷口還是血淋淋的。那年小兔子撲在媽媽懷里哭得那個下午,他就已經弄丟他的小兔子了。一起弄丟的,還有原本可以幸福的可能。

  可小熊捨不得小兔子,小兔子自己也沒發現自己當初的喜歡,已經只剩下不甘心。日子還在繼續,小兔子除了還是不吃餅干,什麼都是百依百順的。直到有一天,她打開一隻舊箱子,裡面裝滿了小熊每天送她的花。花都枯萎了,小兔子想起這些日子,她每天接過小熊的花都是敷衍的笑笑,轉身便扔進這個破箱子里。她一下子發現,原來不愛了,是早就不愛了。

  和小熊分手後,小兔子斷斷續續的又開過幾個糖果店,賣的賣送的送,也所剩無幾了。可她還是學不會開口,說她餓,說她想要吃個帶杏仁兒的冰淇淋。她把給糖果當成了一種慣性和禮節, 看起來和從前沒什麼差別。她還給它們報了亮晶晶的糖紙,但小兔子心裡明白,它們早就沒有味道了。

  後來小兔子結婚了,是和其貌不揚的小豬,再後來還有了兩個孩子。小豬是隔壁村子來旅行的,據他後來說,是來小兔子店裡買糖的時候,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小機靈。小豬一連來了好幾次,每次都是買完糖,付了錢,又悄悄把糖留下。兔媽媽說,這樣的孩子品行好,可以嫁了。小豬果然也沒讓兔媽媽失望,結婚後包攬了所有家務,他家都誇小兔子好福氣。小兔子也總是笑眯眯的,她常常摸著兩個孩子的頭說,如果你們喜歡上一個人啊,就找他要一顆糖。

  故事就要結束了。沒人知道,當年小豬留下的糖,是小兔子準備吃下的毒藥。小兔子明明知道是有毒的,卻也懶得阻攔就賣給了小豬。她想,這些貪圖甜膩的人啊,總該受到些懲罰。當她剛準備重新拿出毒藥服下的時候,發現了小豬買走的糖,居然安安靜靜的放在罐子中。

   第二天小豬又來了,第三天也是。小兔子還是給他有毒的糖,她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殘忍,他總想著只要小豬收下一次,一切就都結束了。可小豬每次都巧妙的放回了罐子里,然後趁小兔子還來不及發現就走了。小豬倖免的不只是那些有毒的糖果,而是小兔子這些年對這個世界巨大的失望。終於他們相愛了,後面的故事也水到渠成了。

  可她忘記了兔媽媽說的,你拿謊言去考驗愛情,就永遠遇不到真心的愛人。

  有一次小豬喝多了,朋友們起鬨問到他當時怎麼想到不收下糖果。小豬被灌了太多酒,回答的稀里糊塗,顛三倒四。但當那些字組合在一起,傳到小兔子耳朵里時。在場的誰也沒聽懂,只有她在一瞬間放聲大哭。

  小豬說,那天啊,那天我只是路過來著,小老虎硬塞的錢,小老虎說如果我能把糖放回去,冰淇淋機就是我的了。

  別哭,這世界是守恆的。你付出的每一顆糖都去了該去的地方。
  那些你愛過的人,總會在平行時空,愛著你。


匿名用戶:
@Alex Mercer邀。
是因為我至今還遇不到才邀請回答究竟有多「難」嘛?QAQ
好!小爺這次現身說法,告訴你們遇見一個人有多難!

這個答案有點長,純個人吐槽,看官有耐心捧個人場,沒耐心走個過場吧~O(∩_∩)O

我小時候玩伴很少很少,所以天天悶在家看書。
什麼海的女兒、正妹與野獸、阿拉丁神燈、田螺姑娘、牛郎與織女等等愛情童話故事讀了個遍,最終我悟出了一個道理:
每一個女孩,都會遇見溫柔、勇敢、專情的白馬良人,腳踏神駒,身披鎧甲,為你劈開荊棘嶺,戰敗老巫婆,和你從此過生幸福快樂的日子。
於是我期待著期待著,青春期來了,我長成了一個期待白馬良人到來的小姑娘。

結果白馬良人沒來,等來了我人生中最害怕的數學老師、化學老師、物理老師……

我心想不行,我白馬良人一定很優秀,萬一他上個北大清華,我連大學部都上不了那可配不上人家。於是我心無旁騖地埋頭苦讀,以優異的文科成績和磕磕絆絆的理科成績進了一所二本師范院校。我踏進學校那一剎那,心想:白馬良人我盡力了,雖然我學歷比不上你,但我可以在其他方面追上你。
(插一句,我們學校女多男少,而且當時我不知哪裡來的信念覺得我白馬良人一定在理工科高等院校,所以學校里的男生我一概沒考慮過。)

於是我開始走上了一條臆想的努力征程,俗稱——不歸路。

萬一白馬良人喜歡政治,那沒事,我是政治專業的。
萬一白馬良人喜歡理財,好我看點葉檀任志強的部落格。
萬一白馬良人喜歡體育,我看奧運會看世界盃看網球看賽馬……
萬一白馬良人喜歡古玩,我南京朝天宮走起。
萬一白馬良人喜歡藝術,我看各種展各種藝術書籍。
萬一白馬良人喜歡電影,我各種電影影評看起。
萬一白馬良人喜歡IT,……那我真的沒啥辦法……

「通向男人心的,是胃。」
那我勵志當一個中華小當家。

「外表決定你們能不能在一起。」
那我努力搭配衣服保持身材,蓄一頭直亮亮的貞子般的長髮。

總之我把白馬良人可能喜歡的東西盡可能猜一猜,也盡可能學一點,不鑽研,好歹將來可以聊上一兩句。

後來我經歷了兩次失敗的戀愛,才知道——
男生根本不要你懂這些,男生只要——漂亮、懂事、身材好,身輕、體弱、易推倒。

「內在決定你們能走多久」在我看來就是,你懂越多,走越短。(╯‵□′)╯︵┻━┻

單身都是有原因的,也是我自找的。

——————————————我是自己只是個特例的分割線———————————————
我只是個特例啦。其實遇見合適的人也很容易。
我的室友兼基友,蝦米上遇見了她的本命。
男生英國留學回來的建築高材生,和她哲學搖滾品味英文電影藝文等等各種搭,輕輕鬆鬆走向人生巔峰。

遇見一個合適的人有多難?
這個要看上帝有多眷顧你了。

╮(╯▽╰)╭心有點塞,洗洗睡了。


喜歡下雨:
總之歲月漫長,然而值得等待。


墨白:
我在讀書的時候,老闆最喜歡對我說的一句話是:小x,你去試一試吧。

老闆的文獻閱讀量很大。比如他看到別人的paper中出現了一些新的合成思路的時候,會想咦換下反應物換一下行不行;看到有人報道合成出了新的物質,就會想這個東西能不能用在那個領域……

於是就我我們叫過去說,xxx你去試一試……

面對這種命令,我們都是蠻崩潰的。

這種時不時冒出來的idea有些是行不通的,有些是沒有什麼科研意義的,只有極小的一部分才能發展為值得探討的科研課題。但是我們都是有著自己的科研任務的,做不完實驗,搞不完測試,寫不完論文,我們沒法畢業。

這種情況下,如果還要去分心嘗試老闆的idea,明顯是令人無語的。

但是,萬是嘗試對了呢。

我想,愛情也是這樣。

遇到對的人容不容易,這個問題很不好回答。

每個人的愛情觀不同,每個人衡量愛情成功與否的準繩不同,每個人對伴侶的要求不同。我想找霍建華或者睡大張偉,那自然很難;我想小富即安找個老實人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也不見得很難……這種東西,說不清楚,討論起來也沒有意義。

問題在於,無論你的愛情觀如何,如果你不去試一下,你怎麼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不是正確的呢?就像老闆的idea,不去自己操刀做一下實驗,怎麼知道這個idea是否行得通呢。

我很贊同前面一個高票答案中提到的例子。如果被一個自己不討厭的人表白,那麼就可以嘗試交往了。就如同,如果這個idea不與現存的公認的理論相悖,那就有嘗試的意義。

我相信許多人都認同這個說法,但是更多的人還是會發出為什麼我遇不到正確的人的感慨。

這里可以套用Aorqu上流行的舒適圈的說法。舒適圈無所不在,情感生活中也是如此。一個人如果吃得好喝得好有一幫死黨每天吹牛打屁然後突然被一個不喜歡不討厭不怎麼了解的人表白,選擇拒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一旦同意了和這個人交往,就是踏出了舒適圈。人會天然地為自己創建一個舒適圈,並守護它。即便有足夠的驅動力讓其走出舒適圈,那麼他也會在之後努力適應新的生活新的節奏新的情感征程,最終重建舒適圈。但這個過程可能並不那麼舒適。

除此之外,有過豐富情感經歷的人會或多或少的形成一種習得性無助。記憶沒有被徹底抹去,傷痛沒有徹底撫平,執念依舊存在,這時如果面對一份突如其來的表白,手足無措然後猶豫躊躇乃至拒絕也是常見的。

最後,很多回答中提到的「合適」僅僅包含了情感因素。這可能比較片面。很多人的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似乎有意識的規避了這個問題,因為討論愛情的時候,摻雜功利和物質因素確實不是政治正確的。但是政治正確這種東西會經常被現實打臉。對文明來說,生存是其第一需求;對於大部分個體來說,生存也是第一需求。所以追求物質追求功利無可厚非,對資源的搶占天經地義,希望通過愛情通過婚姻提高自己的生命質量也順理成章。如果承認這一點,在衡量「合適」的時候,就要提高物質在其中的權重。

這樣就會帶來一個問題。當一個人面對表白的時候,他就會想,這個人的加入能使我的生命質量提高么?我會過得更好么?要不要再等一下呢?但是,等待,絕對是世界上最不靠譜的事情之一。在等待的時候,無異於是把賭注押給了時間。

所以對於這個問題,或許只有一個和稀泥的答案:遇到正確的人可以很難,也可以很簡單。因為有什麼樣的愛情觀,就有什麼樣的愛情;有多大的行動力,就會取得多大的結果。

所以,請給自己一個機會,給他人一個機會,給愛情一個機會。


Aorqu用戶:

這么多年的經驗告訴我,世上本沒有所謂「合適」的兩個人,所謂「合適」不過是理解與包容。與其去找一個合適的人,不如去接納那個現在還不是特別合適,但是彼此都願意為對方改變的人。幸福也需要經營。

以上~

———————————————————————————————————

是的,我想修改一下上面的答案,在大概兩三年之後。

遇到一個合適且長久的人有多難呢?

很難。

難到很多人一輩子都遇不到。

或者他們只是錯過了航班,根本不曾來到你的面前;

或者他們曾經來過,然後你親手送走了他們。

以上~


木棉樹:

Hi,你是那個合適我的人嗎?認識一下唄(^_^)

題主,借貴寶地試(zhao)驗(huan)一(nan)下(you)「遇到合適的人有多難」,試驗結束後反饋答案。

勇敢對你認為合適的人say hi,應該可以使「遇到合適的人的難度係數」減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