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中有哪些「還有這種操作?」的故事?

問題描述:「還有這種操作?」,泛指那種在遊戲中超乎想像的操作和結果,不知道各位玩家遇到過哪些這樣驚喜(悚)的時刻?
, , ,
sd240324:

遊戲王
這是一個被調整強行扼殺的史詩級2卡otk combo
遊戲王一般的otk combo都需要冗長的操作和禁限卡的協助,而這個combo完全不需要。參與的兩張卡默默無名,很多新玩家甚至都沒聽說過,過程也樸實無華,不需要什麼操作。
先看主角

這貨叫妖精弓手
效果是:自己的主要階段時才能發動。給與對方基本分自己場上的光屬性怪獸數量×400的數值的傷害。「妖精弓手」的效果1回合只能使用1次,這個效果發動的回合,這張卡不能攻擊。

效果是不是很樸實無華?

然後是這張卡:


英雄假面:選擇自己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1隻怪獸才能發動。從卡組把1隻名字帶有「元素英雄」的怪獸送去墓地。選擇的自己怪獸直到結束階段時當作和這個效果送去墓地的怪獸同名卡使用。

好了,otk方法就是用英雄假把把妖精弓手變成元素英雄,然後因為妖精弓手的效果描述里寫的是「「妖精弓手」的效果1回合只能使用1次」,既然卡名變了,那效果我就隨便用啦,燒燒燒燒,對不起你輸了。

Nw上有人試組過一套hero軸的妖精弓手卡組,據說ztk成功率在80%以上,真的把遊戲王變成了猜拳遊戲。
當然,combo最終的結果是死在糧食局的調整之下。

再補充一個:握手戰術
這已經不是正常遊戲王娛樂的方式了。
2002年發售的遊戲王角色設定書里附送兩張卡叫:友情 YU-JYO,團結 UNITY
其中友情 YU-JYO的效果如下:

向對方邀請握手。如果實行的話,雙方生命值相加並且平分。如果自己手卡有「團結 UNITY」並向對方顯示,對方一定握手。

握手卡組由此誕生。
首先,使用這個卡組的條件是你需要有一隻有力的大手(長年單身狗有優勢)。然後卡組策略就是使用混沌黑魔導和ddr,次元融合,次元歸還配合,不停地回收此卡,然後要求跟對方握手,只要你手勁足夠大,可以從肉體上摧毀對手,達到不戰而勝的目的。配合帶金屬配飾的皮質手套效果更佳。


indenabgrund:

首先是這個

然後這個

這個

這個

這個

最後還有這個


馮勞厄:

說個老遊戲的吧
首先是四大毒瘤戰術:黑龍末日,鏡像大天,力盾泰坦,瞬移九頭。
然後是些奇淫技巧,比如治療下龍,瞎子兵團騙反打7級巢穴,吸血鬼牆角猥瑣之類的。


任玩堂:

跟朋友一起玩MC,她是一個手殘,所以就讓她在家裡建房子,有一次天快亮了的時候,我看到房子外邊的殭屍已經開始著火了,我就開門出去挖礦,還沒跑多遠,就聽到她的驚叫聲,

「啊啊啊啊啊啊!有殭屍!怎麼辦!」

「殭屍已經著火了啊,怕什麼?」

「殭屍還沒被燒死我就要被打死啦!」

「我現在跑回去你也被打死了,你快躲到房子里把門關上。」

「我在往那跑!」

之後還聽到了關門聲,我以為她安全了,就繼續出去挖礦

沒想到她還是死了,親手把自己和著火的殭屍關進了房子里,被殭屍咬死了,殭屍咬死了她之後,也被燒死了…….


說一不再二:

多圖預警

(對於本人第一次下圍棋來說
這種操作簡直令人窒息)

剛下完這盤棋,馬上就跑過來回答這個問題了

這盤圍棋的對手貌似是個妹子,而且下棋不怎麼按套路出牌。被我吃了子也不堵截。

(他是白棋 我是黑棋)

就像上圖這樣子,我吃了她旗子,她也不慌不忙,像是在搞城防建設

看他樣子 估計不懂規則,我打算接著虐他


就這樣我吃著他的棋子,不斷虐對方
收了對方這個妖精 我已早有把握

我開始為她感到著急了,她實在被我虐的很慘,而他居然不緊不慢得搞自己的城防建設

建立起一排一排的斜方陣
彷彿有什麼秘密的大陰謀大計劃
不過我還是接著吃她,能吃一顆是一顆

局勢漸漸明朗了 我顯然打下了半壁江山
哈哈哈哈哈哈


如上圖 我打下了半壁江山
領先對方快一百目

這時我越來越感到奇怪
為什麼對方消極抗戰???
為什麼我吃她的子 他不怎麼堵截???
為什麼忙著搞奇奇怪怪的陣型???

究竟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於是 我決定一探究竟
(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騷操作)

於是我決定與對方消磨時間,等待對方放出大招
所以我開始填補空缺位,來消磨時間

填補到幾近完美
我的多年未發作的強迫症突然大爆發
我覺得填補完美

於是。。。

填補到幾乎完美!!!

對方果然是有陰謀的
對方這個小婊砸 估計到這時已經開始偷笑了
因為他的陰謀即將得逞
下一瞬間 她即將按下那顆核彈按鈕
將我毀滅

一瞬間


一瞬間 我的黑棋子都飛了

鄭的半壁江山突然蒸發


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
這種操作 估計只有萌妹子想得出來

對方就像個開人肉包子店 黑心客棧的老闆娘
用熟練的套路坑死人

於是我只好從頭再來。。

我開始試著用對方的套路 對方的陣法

以其人之道弄死他

但對方開始不斷攔截我的 陣法
像當初我攔截他一樣
最終還是把我搞死了

輸了一千多目

多麼痛的領域!!
我從此明白了

TM還有這種令人窒息的操作

等等
我突然想到戰勝人工智慧AlphaGO的方法了
!!!

給我柯潔的電話!!!
我要去告訴他!
Hia hia hia


姜長安:

這是一個老dotaer耳熟能詳的故事。轉載侵刪。

以下是這個故事。

事情過去了有幾個月了.
我依然不能忘記那一次給我的震撼.

凌晨5點我從床上爬了起來.
睡眼朦朧的打開了電腦.
進到遊戲平台.
隨便點開個主機.
自然的落到天災第一個位置.
不一會兒就9個人了.
一個id叫”傳”的人開口了.
“哥:6樓跟我換位置.我好搶英雄”
我本是個很隨意的人.
見他叫我哥這么禮貌..
我就馬上跑去10樓了.
就在同時他換到了6樓.
我略驚了一下.
好快的手速.

遊戲開始讀秒了.
我習慣性的點了只煙.
我的習慣就是遊戲讀秒時點一支煙.
當煙剛好抽完..
就是我開始殺戮的時候.

rd模式熟悉的提示音後.
地圖右上角站好了一圈英雄.
深深的吸了口煙後.
我開始打量這些英雄.
最後目光落到了狗頭身上.
作為一個擁有300+apm的選手.
只控制一個英雄的事情我是從來不做的.
就算選到了諸如虛空等後期.
我也出門必買雞.
只為了前方操作補兵殺人的同時.
每隔三秒操作小雞變身一次.

選英雄的提示剛出現.
那個叫傳的人就馬上選了火槍.
我們方一個人對所有人說了句nb後.
就退出了遊戲.
傳也馬上對所有人打了句.
“哥:繼續”
我搖了搖頭.
看來是碰到菜鳥了.
不過我從來不懼怕隊友的菜.
就算隊友再菜而輸掉比賽.
我也會殺人殺得很滿足.

雙方都選好了英雄.
對方拿到了眾神.白虎.骷髏王.潮汐.巫妖這樣一個還

比較變態的陣容.
我方則是狗頭.火槍.惡魔巫師.流浪劍客.
我看了下對方除了巫妖外對方不怎麼克我.
心裡暗喜.
一場殺戮將要開始了.

我簡單的說了句.單上.
便直奔上路.
惡魔站在了中間.
流浪去了下路.
只剩下火槍還在泉水處一動不動.
有人不停在泉水處點光圈.
晃得我頭暈.
火槍終於動了.
直奔中路.
我一點他身上裝備.
一鞋子一葯瓶.
冷笑了一聲.
果然是個菜.

惡魔不停的點光圈.
示意火槍換路.
只見火槍把葯瓶往惡魔身上一扔.
說了句.
“哥:給你個葯瓶我單中.你去下.”

惡魔終於不點了.
得到好處的他乖乖去了下路.
我看了看火槍身上的裝備.
一雙草鞋.
火紅火紅的..
像當初飄揚在前胸的紅領巾.

一聲號角後.
開始出兵了.
我一邊操作英雄卡兵一邊隔三秒變一次小雞.
這樣的操作對我來說只能算是戰斗前的小小熱身.
一看對方走上來的是白虎加骷髏王.
我心裡思量了一下.
殺人是不可能的了.
先安心到6吧.
迫於形勢我丟掉了還剩小段的煙頭.
認真的開始補兵和操作雞了.
正在這時.
一聲熟悉的first blood音效傳來.
緊接著是一聲打波克勒.
我心裡一驚.
趕緊回家切換了一次小雞的形態然後將熒幕轉到下路

.
只見火槍頭上戴著閃光的雙倍光環.
腳踩紅草鞋.
雙手端握一小鋼炮.
在惡魔和流浪的配合下上來就幹掉了潮汐和巫妖.
拿下雙殺.
然後從容的回去中路.
我心想.
難道我錯了?這個火槍並不菜?

奇怪之中我在操作英雄和小雞的同時.
不停的將熒幕切換去中路觀察火槍.
一下子我的狀態就進入了apm300+的狀態.
只見火槍悠悠晃晃的回去中路.
剛好在下路等到一個兩分鐘的符.回復.
於是滿血的火槍回中路開始跟眾神對線.
安心補刀許久的眾神見面就挑釁的一個c+g.
火槍立馬少了***之一的血.
不過在這之後我發現眾神無論用c還是普通攻擊.
總是補不了刀.
被火槍各種正反補.
還總被火槍靠射程和走位不停的點在身上..
四分鐘的時候火槍往上路河岸稍微移動了一下.
一瞬間的閃過上路有一個加速神符.
大概只在視野里存在了0.1秒.
我相信除了我.
一般的人都不會注意到.
但我知道火槍注意到了.
因為他直奔符處.
但接下來發生一件奇怪的事情.
他下了河岸並沒有去吃符.
而是從河道跑回中路.
眾神見他沒帶符的回來本能的往下路符處奔去.
此時火槍立馬回身吃了符就從岸上直奔下河符處.
當火槍奔到下路符處.
眾神正站在符點發呆.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納悶符去了哪裡.
於是被火槍白點了幾下.
等他回過神放了一個c+g後.
火槍出了一個爆頭.
送了眾神回泉水..
5分鐘.火槍已經殺了3個人.
我看了看紅血的火槍.
心想他應該要回家了吧.
不過我發現.
我再次錯了

火槍走到下路.
打出了一句話.
“哥:惡魔.我剛才借你的葯瓶可以還我了.”
我猛驚.
好有霸氣的話.
而此時家中的雞剛好被切換到屠夫形態.
突然一陣幻覺.
我似乎看到那個小屠夫身揣一黑黃.
一瞬間長大了許多倍..

吃過葯瓶後的火槍又生龍活虎了.
眾神一個tp過來.
發現滿血的火槍.
打出了一個問號.
似乎在奇怪自己坐飛機回泉水再tp回來.
怎麼火槍回泉水補血又來的速度比他還快.

我時刻關注著中路.
數次火槍有殺掉眾神的機會.
但他總是很自然的走小兵那裡卡一下.
或者本來最後點一下眾神就死的.
偏偏那一下要點到小兵身上.
我知道.
他在蓄力.
高手的殺人不是殺人.
是一門藝術.
一個正常的火槍可以靠大搶人頭.
可以靠人品爆頭爆死對方.
但這些太平常了.
殺人真正的享受是方法.
這樣的殺人每次都會給你不一樣的美妙.
就像初戀.
就像分解屍體那一刀刀劃過肌膚的美感.
我知道這個火槍不是想殺眾神.
他是要嚇眾神.
嚇到他看到火槍本能的就想逃跑.就想到死亡.
果然.
補給品消耗完後.
眾神回了家.
而這次他沒有再去中路.
而是跑到了上路.
白虎被換去了中.

眾神走上來.
我剛好7級.
被火槍精神壓迫到內分泌失調的眾神.
補個刀都戰戰兢兢的.
我心想我的機會來了便毫不客氣的沖了上去.
熟練的網殺.
就算旁邊有骷髏王助陣.
眾神也難逃一死.
不過在兩人的糾纏下.
我的主身黑血了.
整場比賽我第一次沒有在三秒準時的時候操作小雞.
而是迅速拉著主身走開.
迅速的點了一下骷髏後.
發現他沒魔扔出第二個錘子.
我便用黑血的主身回身勾引他.
每次都要靠近他射程的時候我又拉開.
往返幾次骷髏發現自己要沒血了.
可這時他也跑不了了.
一個網加忽悠.
骷髏也回了家..

哥:狗頭操作不錯.”
熒幕上出現了這么一行字.
看到那個禮貌的哥字就知道是火槍打的.
我也禮貌的回了句謝謝.
接著熒幕上又出現了一行字.
“哥:回去把我的飛鞋捲軸帶來.”
我本是個隨意的人.
但不是隨意被人招呼的人.
然後他這一個要求我完全無法拒絕.
那一刻.
我突然發現自己已經籠罩在了他的霸氣之下.
那鬍鬚.
那鋼炮.
那藍色的披風.
優雅的小碎步.
如夢如幻.
我甘願沉醉..
於是我主身帶著買好的裝備和火槍飛鞋的捲軸去了中

路.
“哥:給我一個葯瓶.”
我再次沉醉了.
一下子點了兩個葯瓶在他身上.
熒幕上出現一行字.
“哥:nb”
太霸氣了.
連罵我nb都要帶尊稱.

為了給他更多的經驗.
我拉了主身去打野.
偶爾殺殺人.
雙方你來我往.
過得異常平靜.
只是再也不見火槍殺人.
他就一個人在中間靜靜補刀.
來一個人就把他搞成紅血立馬在眼前消失.
也不再多說一句話.
而由於人數的優勢.
我們的惡魔和流浪比較凄慘.
數次被多人圍殲.

15分鐘整.
我剛好到了11級.
身上剛好假腿加跳刀.
我知道我已經走上了自己的超神之路.
也不再管家裡的小雞了.
安心操作自己的幾條狗.
不出跳刀的狗.
頂多是條哈巴狗.
出跳而先跳再忽悠的狗.
也最多算條狼狗.
而只有先忽悠再跳再無限網的狗.
才能稱之為狗中之王.
而我.
就是那麼一條狗.
啊.不.
我就是操作的那麼一條狗.

跳刀之後我開始各種殺戮.
F+跳+網.
對方只要少於兩人就只有一個字.死.
而在我打開局面的同時.
火槍也身揣飛鞋三路刷錢.
等到快25分鐘的時候.
熒幕上出現了一行對所有人說的字.
“哥:我出山了”

全場所有英雄都停止了自己手中的動作.
關注火槍所謂的出山是怎麼樣一個情況.
而只有我在操作英雄的同時.
注意到了另外一個細節..
家裡的小雞整三秒被切換形態.
我徹底震驚了.
難道是火槍在操作?
而這時我才發現我永遠跟不上他的想法.
原來他自己也早在不知不覺間合了一隻禿鷲.
不停的圍著泉水在繞圈飛.
時而加速.
時而開無敵.
就像南飛的大雁.
程序化的變換隊形.
時而排成S.
時而排成B.

火槍拿好裝備的第一時間.
我立馬對所有人打出了意味很深的一排句點.
緊接著是流浪和惡魔.
都同樣打出了一排句點.
對方明顯感受到了巨大壓力.
紛紛在問怎麼了怎麼了.
而數秒後.
當火槍出現在他們面前.
他們也都紛紛打出了一排排句點.
只見火槍除了飛鞋外.
剩餘5個格子都被放好了裝備..
是什麼裝備?
是什麼裝備??
是什麼裝備???

那一刻.
我被他格子里全紅的裝備深深的刺入心底.
就像陽光灑下.
我全身溫暖.
那樣的感覺值得一輩子懷念.
除了一件紅色的飛鞋外.
那剩餘的格子里被整齊的放上了5個極限法球..
火紅火紅的.
圓圓的恰如驕人芳心.
在那一刻光芒四射.

巫妖也受不了了.
罵了一句.
“別tm 裝比好么.”
火槍也禮貌的回了一句.
“哥:你完了.謝謝.”
話音剛落.
火槍就消失在近衛眾人的視野中.
除了被嚇得瑟瑟發抖的眾神外.
其餘的人都提高了警惕.

不一會兒.
一個神奇的身影出現在了巫妖背後.
是吃了隱身符的火槍!
點了幾下.
巫妖緩過神來.
扔下幾堆冰就想跑.
可他怎麼跑得過.
火槍的狙擊早已瞄準了他.
巫妖眼見逃命無望.
也不再操作.
站在那裡等死.

可狙擊並沒發出那一枚致命的火炮.
只見他s掉了自己的大招.
從容不迫的走近巫妖.
依靠普通攻擊幾下點死了巫妖.
然後又從容的飛走了.
留下了冤死的巫妖亡魂在那裡內牛滿面.

“哥:=3=”
火槍挑釁的對巫妖打出了一個嘟嘴的表情.
前面還不忘加一個禮貌的尊稱.
我徹底臣服於這樣一個有技術外帶禮貌的大神了.
而此時.
我發現家裡多了一隻禿鷲開始盤旋.
果然.
對於高手來講殺人是一門藝術.
這個叫傳的火槍..
難道就是殺一人而變一隻禿鷲么?

本來如果我是近衛的話早就退出遊戲了.
面對這樣的大神.
死不是最痛苦的.
是欲死不能.
而脫離這樣的痛苦.
最好的方法就是趕緊退出遊戲.
然而近衛眾人也剛毅的堅挺著.
彷佛那些最牛的釘子戶.
守著那一棵遠古古樹.
任憑你用三千萬城市管理者.
老子也寧死不屈.

幾下之後.
火槍已經god like了.
而家裡已經有7隻禿鷲盤旋了.
依次的開無敵.開加速.
只那一個.
他就超越了神..
而此時我才罵死特克勒.
我心裡原始的不服突然出現.
老子不能讓你比我先超神.

於是我四處尋覓殺機.
終於被我在近衛野區尋得獨身的巫妖.
幾下操作之後巫妖被我網住.
而我也被他的大打得蛋疼.
不過雖然我疼..
我給予他的卻是死路一條.
打了幾下後忽悠cd又好.
我知道.
那1點幾秒後.
巫妖將葬身於此..
而我也將god like..
離超神僅一步之遙..
然而此時.
巫妖身上亮起了一個紅點.
是火槍的大!
他想搶人頭!

我趕緊第一時間分別操作4隻狗s掉自己的忽悠.
就等火槍一炮打過來.再殺掉巫妖.
然而火槍的確非等閑之輩.
也跟著s掉了自己的大招.
於是我趕緊忽悠.
然而這次我終於慌了..
我竟然被自己的隊友搞慌了.
在我忽悠完主身之後.
我分身竟然被我拉著亂跑了一下.
然而就是那停頓的一下.
我主身忽悠出.
還不等分身忽悠.
火槍的大果斷打到了巫妖身上..
活力shit..
我還是沒能阻止他超神.

對於我這種低調卻又自信膨脹的人.
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想得到的東西卻被別人拿去..
為什麼?
為什麼?
我不停反問自己.
那一刻.
是我dota以來唯一沒有操作的幾秒.
我感覺天旋地轉.
難道我終究不能成為神?
而就是這幾秒.
近衛其他的人趕來殺了我.
而我卻沒有一絲的反抗..
“哥:?”
火槍打出了一個問號.
我看著熒幕上這一行構造奇怪的字和標點.
心裡暗罵.
你個nb.
叫人家哥後面是接冒號的嗎?
國小沒學過語文?

不過畢竟我也是內心強大的.
我再次振作起來.
超神.
死了從頭再來.
於是我又在近衛野區尋覓殺機.
又是巫妖.
重複的畫面再次出現.
果然再我準備第二次忽悠的時候.
巫妖身上亮起了紅點.
靠.火槍又來了.
這次我沒有s.
而果然.
火槍打出炮的時候.
巫妖剛好被我忽悠死.
火槍的一個大打在了空氣里.

“哥:不錯.你很有潛力.”
我也沉浸於自己成功的博弈.
我問了句.
火槍你準備出什麼.
火槍回了句.
你不會點我小鳥看啊.
我一看.
每隻小鳥身上各有一件物品.
有歡欣之刃.
有回5指環.
有堅韌球.
甚至還有神秘法杖.
我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這些東西部都是可以跟極限法球合成物品的!

果然.
回家後的火槍剛好用身上的5個極限法球分別合成了

冰眼.分身斧.林肯和羊刀.
“哥:好了.是時候結束了.我一個人去滅了他們.”
於是我們三個就把英雄放回了家裡.
看火槍一個人的表演.
我問了句.
還有個格子不放東西?
他只淡淡答了句.
你會明白的.
接著他對所有人打出了.
“哥:我推中了.守好.”

只見對方5人都積聚在中間.
都屏住了呼吸.
等待最後決戰的到來.
“你真一個人去?”
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哥:不.我還有我的禿鷲.”
話語剛落.
黑壓壓的一片.
飛到了他的身後.
我點了一隻禿鷲.
以為會有紅帳之類的東西在身上.
然而沒有.
他到底想幹什麼?
我不禁開始納悶了..

霸氣的藍色披風.
一排排兇狠的禿鷲.
他們即將南下.
我不知道這些禿鷲會不會一會兒排成S.
一會兒排成B.
我只知道這一戰之後.
一切都將成為傳說.
傳說?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而此時.
熒幕上出現了一行字.
傳(矮人火槍手):哥:我走了
我終於恍然大悟.
冒號代表說話的意思.
火槍每次打個哥字.
跟他id連在一起.
就是傳:哥.
也就是傳說哥!!!!!
而後面個冒號才是表示要對我們說的話.
我終於明白了.
他真的是個神.
他是上帝化身給我帶來這一次的表演.
明白了一切的我安然點了一支煙.
欣賞他最後殺戮的藝術.

中路對方兩塔之前就被我們破掉.
近衛五人或許被氣勢壓得太厲害.
竟不敢出門與傳說哥一戰.
龜在高地.
我心裡暗笑.
等死.

終於到達近衛高地下.
傳說哥分身斧一開.
用一個分身直奔高地.
近衛眾人真是被氣勢嚇得心理扭曲.
竟然一瞬間該錘子的錘.
該流星的流星.
該大的大.
技能一下子全對著一個分身放完了..
這時只見傳說哥拉著另外一個分身輕松上了高地.
在海量小兵的和投石車的幫助下很快拆掉了高地塔.
而這時近衛第二輪技能cd都差不多了.
正在我為傳說哥捏一把汗的時候.
天上飛來黑壓壓一片禿鷲.
完全擋住了近衛的視野.
與此同時.
所有禿鷲全開無敵.
煞是好看.
近衛眾人無可奈何.
再次退後一步.
禿鷲無敵之後.
近衛眾人都發了瘋的全部去點禿鷲去了.
全然不顧悠然打著建築的傳說哥.
等近衛眾人回過神來.
中路高地已經一片平地.
而所有人都沒注意到一個細節.

只有apm300+的我.
就算沒操作英雄也要亂點的我.
注意到了.
那就是傳說哥身上沒有裝備的那欄格子多出了99個真

眼.
在夷為平地的中路高地.
傳說哥奮力的插著眼.
全然不顧各種技能招呼自己.
終於在所有眼都插完後.
他倒下了.
對方紛紛罵他裝比之類的.
只見傳說哥從容回到.
“哥:哥雖死了.傳說還在.再會.”
話罷他就退出了遊戲.

而這時.
死掉的一隻禿鷲身上掉出一個真眼.
白虎撿起順勢插了下去.
“我們輸了.”眾神說.
“gg”白虎平靜的打到.
“心服口服.”潮汐很無奈.
“如果看到他.記得告訴他我真的不恨他.”巫妖也折服

了.
“再見.”骷髏g.wang打完就離開了遊戲.
我知道.
在白虎插下真眼的一瞬間.
他們會看到用真眼擺出的”傳說哥”三個字.
筆走龍蛇的草書.
在近衛高地熠熠生輝.
我知道.
那一刻.
他們真的被折服了.
就像黑夜突然被太陽照亮一樣.
或許他們也知道怎麼去尋找自己的光明了.
而我.
一個男兒.
在那一刻流淚了.
不是傷心.
而是陽光太過刺眼.

______________EnD

經評論區補充,附上一個同類文的鏈接,《主x的船長你退吧,我們能贏》
https://tieba.baidu.com/p/1727070155


風喉:

你們還記得死亡之翼的發呆打法嗎?我當時心裡的感覺就是,我去還有這種打法?


Aorqu用戶:

最近沉迷《絕地求生老陰逼》中。
裡面有一個叫平底鍋的武器,由於我是新手,並不知道這是神器。於是發生了如下故事……

單排和別人進了一個房子了,我有手槍,他有鍋。
我不知道怎麼瞄準,只能按住右鍵一頓開槍,中間聽到了「當」「當」「當」三聲,他居然沒死!

我當時想的是,媽蛋七槍最多打飛兩槍,怎麼還不死人!等到問老司機才知道,那東西居然能擋子彈!!!

然並卵,人生中唯一一次第一就是那麼開的局。

順便,道理我都懂。。。我指的是,為毛他揮舞的大鍋居然可以擋我三槍啊!~~

—–統一回復電腦的問題——-

不知道為什麼有人這么關心電腦的問題,居然還招黑。。

好吧,對於一個辭職留學的人來說,自己在沒多少積蓄的條件下,盡量買性價比高的電腦用來賺錢才是當務之急。比較生產資料而已,幹嘛和自己的錢過不去。

一台筆記本接上顯示器足夠我日常碼字碼代碼順便修圖片玩遊戲了,右邊的老爺機是必要的時候充當服務器和備份用的。

配置不算太高,但16G的DDR4以及1060顯卡以及夠湊合用了。

500G的SSD也能滿足一些比較吃速度的軟體和遊戲。然後我又加了塊內置和一塊外置,各1TB,基本上能滿足我這三年的需求了。至少我自己這么認為的。

可能還比不上大神們的配置,不過這也不耽誤我陰人拿第一了。

(謝謝老司機們給我指點迷津,現在開局就找平底鍋!)

順便給自己的專欄打個廣告吧。。

作為一個在日本學習遊戲製作的前遊戲公司運營,同時又是九州觀光推進局認證的觀光推廣協助者的我,做了一個專欄——蒼洋氣兒的旅日學游 – Aorqu專欄。

有時還會開車,比如霓虹性都?!中州川端初探 – Aorqu專欄

再比如霓虹性都?!讓我們來見識一下紅燈區小廣告吧! – Aorqu專欄

有興趣的話,來關注一波啊!


JoJo王頎:

《金庸群俠傳》,修鍊一級含沙射影能提升2%的帶毒攻擊。修鍊五十次後可確保100%帶毒攻擊。化功大法和玄冥神掌也有類似效果。

……我特么玩了將近十五年的金庸群俠傳……


虛擬玩家:

燒腦

————

還有這個智力遊戲,腦洞很大


清醇的烤南瓜:

就在前幾天的ASL 8強 畢姥爺對戰狹義人皇的第三把,畢姥爺幾個龍騎無OB排雷直接把狹義打穿。當時看得時候滿腦子都是

然而



這算是世界上最頂級的龍騎操作了吧

附上比賽視訊

ASL3 8強 第一日 Bisu vs 狹義人皇_網路遊戲_遊戲_bilibili_嗶哩嗶哩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573343/

第三場畢姥爺第一視角

世界級龍騎排雷! ASL3 8強 畢姥爺VS狹義人皇 第三局 畢姥爺視角_網路遊戲_遊戲_bilibili_嗶哩嗶哩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594904/


匿名用戶:

1.

高中時代喜歡玩《拳皇》,放學後常跟同學去學校附近的遊戲機店玩兩把。

我玩遊戲的天賦不錯,因為反應敏捷、手法精妙(我是這么認為的),對格鬥類遊戲更是甚有心得,於是幾年來勝多負少,在玩家間倒是頗有聲望,我也因此自鳴得意了一段時間。

某個夏天的傍晚,遊戲廳沒什麼人。我正兀自在遊戲機前擺弄搖桿,隨意地跟電腦對手比劃招式,突然一晃眼右手邊一個人影站到身旁,緊接著遊戲畫面顯示:來了一個新的挑戰者。

我用眼角瞟了一眼,那個男生留著當時最流行的花澤類式長發,裸露的左耳上戴著一個十字架的耳墜。

我心中一跳:嘿,這不是歷史課班花的男朋友嗎!

說起歷史課的班花,她是我——噢不,是我們那一屆所有男生——學生時代心中的痛。

那女生知書達禮,膚白貌美,瓜子臉上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尤其勾人心魂。

所有人都不服氣:這么一個可人兒,怎麼就能被那個看著像小流氓一樣的男生騙走了!

2.

還不待我細想,遊戲開局了。

熟知《拳皇》的人應該知道,遊戲的玩法是每個玩家選3個角色組隊互相PK,勝負的條件簡單粗暴:團滅對方全隊的一方即為勝利。

開局不到一分鐘,我在心裡開始暗笑:那人是個半吊子。

他的招式老成不說,更明顯的是對戰經驗不足,我稍微一個試探性的動作都能讓他吃晃,從而露出破綻。

沒有幾分鐘,我用我的第二個角色團滅了他整個隊伍。

遊戲結束後,那人倒是一聲不吭,扭頭就走。我在原地暗暗得意,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接下來的幾天,我仍然會在放學後的同一時間遇到那個人,然後固定地用幾分鐘時間迅速地解決戰斗。奇怪的是,幾天的交手下來,那人的嘴裡一個字都沒有蹦出來過,永遠是悄無聲息地走到我右手邊開始遊戲,一言不發地輸掉一局後離開。

唯一有什麼變化的,只是他的技術精進了不少。

我從最初三心兩意就能送他回家,發展到後來不得不全神貫注,嚴陣以待,雖然仍未輸過,但也贏得驚險。

3.

大概在第二個星期後某一天,事情發生了變化。

我跟那個人照例在遊戲機前交手,在他的第一個角色被我打下去要換人的間隙,不遠處傳來了一個嬌俏的女聲:呀,你在這呢!

我順著聲音的來源回過頭,看著一個美得耀眼的姑娘款款走向那個男人,看著兩人互相擁抱、親吻。

正是那個勾人心魂的姑娘。

兩人親昵一番後,遊戲正好又繼續開始了。

那個姑娘,很奇怪地,站在了我的左邊。

我至今放佛都能聞到,身旁那個姑娘身上散發出的輕微香氣。

我的心裡突然有種奇怪的情緒在蔓延,一種夾雜著羨慕、嫉妒、嚮往、自卑的復雜情緒。

我開始心猿意馬,眼睛雖然注視著前方的遊戲畫面,眼角卻不時瞄到她,腦中思維似乎變得遲鈍。

那個男生卻似乎有如神助,進攻、預判無一不是快、准、狠。

很快,我輸掉了那兩個星期以來的第一局。

4.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從此以後的每一天,只要我在遊戲機廳,他們兩個就出雙入對地出現,親昵一番。雙方落位以後,遊戲開始,那姑娘仍然站在我的左邊,聚精會神地看著熒幕,偶爾對她的男朋友笑笑,偶爾看我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個男生學習能力驚人,我發現自己已經完全不是他的對手了。那個時候他只用兩個角色就能團滅我的隊伍。我的每一步招式都被他預判,露出破綻,被反殺。就像當初我對他做的那樣。

遊戲結束後我也一聲不吭,扭頭就走。

很快,我就再也不去遊戲廳了,那個江湖已經不屬於我。在以後的很多年裡,我也都沒有再碰過那個遊戲。

當時的我年少無知,總是以為是自己技不如人,於是深深地自卑了好久。

直到今時今日我又想起這段往事,才赫然醒悟:

媽的,中美人計了!

孫子兵法有雲: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我輸得心服口服。


大匠(被永封):

百戰天蟲ol這個遊戲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
當時亞聯運營的網路對戰遊戲。
百戰天蟲每一局是有時間限制的。到了時間還沒決出勝負,下邊的海水會上漲。
武器里其他的都有個數限制,沒有個數限制的只有火箭筒和跳繩。
火箭筒是最基本的武器,跳繩是純粹耗時間的。
百戰天蟲地圖分兩種,有頂和沒頂。
以上是背景介紹。
我經常乾的事,就是如果雙方都只剩下一蟲,武器也沒了。我就爬到個火箭筒打不到的地方開始跳繩磨時間。專惡心對方。哪怕我所在的地方比對方低。
有次我打一個帶頂的地圖,又開始跳繩。結果對方拿火箭筒轟頂,轟出個窟窿後跳上去了…
………………………………………
沒想到這么多人還記得這個遊戲,再更新一個關於老遊戲的吧。

暗黑2相信大家都玩過吧。我是上大學後才玩的,玩過之後趕快買盜版盤往自己電腦上裝。
結果我的破電腦的破光驅不太認盜版盤(後來我做畢業設計的時候,把光驅拆開直接放光盤安裝程序),裝到80%不能裝了。
我退出來,不死心打開遊戲,奇蹟發生了:可以玩!!!但是我控制的人物是看不到的。我控制一個透明人玩到雨林。雨林是在太暗了,實在玩不下去。
不過這倒是給我打開新世界的大門,既然沒安裝完可以玩,那麼安裝後刪除部分文件也可以玩嘍。
當時我的電腦是什麼配置呢?2g硬盤,64m內存,98系統(64m內存無法安裝xp,猜猜我怎麼知道的?)。
這個硬盤空間,意味著大多數遊戲我是別想玩了。所以,我就採取個措施:邊裝邊刪。
現在看來不可能吧,少了文件遊戲會提示你,然後無法進入遊戲。
但當時(02年)的遊戲可以,我在安裝的同時,把不需要的文件,比如音樂,過場動畫…統統刪除。
這樣一直玩到金庸群俠傳還是古龍群俠傳。開頭是一個小子,要去山裡找個姑娘,山上有山鬼,一開始要打,找到姑娘後就不要打那些山鬼了。
這個遊戲只玩到這里,因為刪的太多,對話選項顯示不出來,沒辦法玩。


火狼:

我司的直播節目《狼叔說遊戲》專門做過兩期相關的話題,都是關於國外非常流行的「速通」——顧名思義,最快速通關。

一個是《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一位高手不斷挑戰自己的記錄,甚至斤斤計較不同語言版本過場動畫的時間:【狼叔說遊戲】第十四期 巴啦啦什麼什麼變身!(3)

一個是在國外具有悠久歷史的線下速通大賽,我們剪輯了包括《魂斗羅》在內的一些老遊戲片段,裡面有不少令人嘆為觀止的技巧:【狼叔說遊戲】第五期直播錄像 狼叔尬舞 天下無敵!(4)

最後打個廣告,每周六晚八點,鬥魚直播間595056,或許是最用心的遊戲直播:http://douyu.com/595056


南條星塵:

看了半天沒人說純黑少爺啊!那我隨便說幾個場景好了。

《蝙蝠俠:阿卡姆騎士》
在打60輛坦克之前,需要先去激活發電機。發電機旁邊有很多敵人,一般來說這時候就是沖上去無腦打,打完就行了。
但是這個遊戲有個恐懼擊倒系統,在沒有被敵人發現的情況下一次最多可以秒5個人。
這個地方的敵人都互相看著,不可能不被發現接近過去。扔煙霧彈可以讓部分敵人失去視野,但是這里扔煙霧彈的話近處的幾個敵人會直接跑過來打你。
於是少爺直接往最深處扔了一個煙霧彈,然後近處的敵人過來也不管,直接跑過去把最裡面的5個敵人恐懼擊倒。

(其實我也自己試過這種打法,玩了大概20多次,就成功過兩次……)

《戰神3》
在奧林匹斯山頂打宙斯的時候,中間那個階段少爺直接不打了,按住防禦等泰坦上來……
這是唯一一個可以全程格擋宙斯攻擊的地方。而且防禦的時候還不會掉血……

《刺客信條:大革命》
在打boss傑曼的時候,一般人都是上去硬剛,沒血了就吃藥,實在不行扔煙霧彈。
由於傑曼一共3個階段所以也不好打。
少爺是第一階段躲在掩體後面,在沒有被發現的情況下把煙霧彈扔到傑曼身後,趁著傑曼回頭的時候沖過去暗殺。
第二階段,用偽裝技能變成傑曼的樣子,而腦殘的boss看著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竟然沒發現有什麼問題……走過去刺殺。
第三階段,傑曼起身後會直接用聖劍放電攻擊,這時候少爺先往自己腳下扔煙霧彈讓傑曼失去攻擊對象,再往傑曼身後扔煙霧彈,等他回頭後去刺殺。
傑曼那麼長一管血條硬是被少爺三刀捅死了……

《神秘海域4》
玩過神海的玩家都知道,這遊戲自己玩和看別人玩根本不是一回事。
少爺的精彩操作在這部裡面極多。
首先個人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七期追車那點。少爺在數輛卡車和越野車之間來回跳,各種搶車,那是真•大片既視感。
然後是比較靠前的地方,不知各位還記不記得有個地方少爺把敵人全暗殺完,內森說了一句「是不是很有忍者風范。」這句話是只有把敵人全暗殺完才會觸發的。
這個地方敵人數量很多,暗殺起來很不容易,更何況絕地難度之下敵人的視野也很開闊。
在哪個地方,等什麼時機,殺死哪個敵人,用什麼方式去殺,屍體會不會被發現等等,少爺都解釋的非常清楚。

少爺的神操作還有很多,我就先說這么幾個吧。等什麼時候有時間了回來上個圖……


克里斯奇帝洛:

我閃現撞了牆,可追我的那倆智障沒有。


Shen Homer:

我自己

去在澳服打LOL,某局黃金排位。我用的是萬年吸血鬼,我們紅方 後期小龍一波團,我隊友死了四個 我剛復活從家裡出來,小龍被對面拿了,龍坑裡的眼顯示對面開大龍了,於是我就在跑出老家的時候作出了下面的操作, 進上野區Q紅buff, 跑F4 Q了第二下, 往大龍坑跑, 在暴擊Q快好的時候按E集氣,跑到龍上面閃現進人群Q了對面單中同時R開大再w血池 集氣的E在我Q人的時候就自動爆炸了 引燃給了ADC, 血池完了起來就是一個Q接海克斯突進再E集氣。。。

不過我集氣的時候發現對面被我秒了四個,一個閃現穿牆跑了。。。對面的打野發了一串 WTF 我的隊友全都炸鍋了。。。

上面這一套 QE雙重集氣之後 閃現,Q,R,W,引燃,海克斯,Q ,E 這套操作,我在2秒左右完成的。。。用出來之後手抖得不行,估計是我這輩子最炸裂的操作了,對面打龍的時候兩個半血三個滿血,我傷害量也是沒得頂

我的天賦是 12-18-0 符文紅法穿 藍法強 黃成長生命 紫法強

出裝是冷卻鞋,振奮,帶海克斯突進的那玩意,冰仗,大面具,狂徒,滿冷卻 坦克吸血鬼, 中後期開始一個E就能炸一隊兵,能扛能殺人 贊啊


Enterpass:

有一個叫做《怪物獵人》的遊戲,特色之一就是己方的攻擊(爆彈桶除外)會對自己造成影響(僵直、擊飛)但是微傷。
裡面的怪物有一種叫做「*車」的攻擊方式——豬車、魚車、龍車、人車、貓車……(好像混進去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速度快,有些對於非聚聚來說很難躲。
(以下只能在使用可以發射穿甲榴彈的輕弩時才能成立)
然而我有穿甲榴彈,穿甲榴彈是一種射到怪物身上之後延時爆炸的子彈,我來不及躲的時候就算好時間射上去並向後退適當的距離,當怪物車到我面前的時候榴彈爆炸,對自己造成微弱傷害並產生擊飛效果拉開距離。
順帶一提,除了*車以外的特殊攻擊(各種火球、雷球、水球、冰塊、暴風、挖洞、側滾……)不能用這招躲,而且我躲開的幾率差不多隻有四成。
而且這只能在填裝榴彈的時候用。
另外這招不難,只要能算好時間和怪物動作就行了。
所以說我真不是大佬。
還有這是P3不是OL,我沒玩過OL但是聽說OL碰撞箱很粗糙,估計就算是玩了也沒法用。
===分割線===
我有一次聯機看見某重弩大佬靠走躲的轟龍飛岩,沒錯,靠走的。
===另一條分割線===
在網上有一個玩俄羅斯方塊的視訊
一開始是這么開局的
我們都以為他不會玩
然後畫風突變
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出來了
這是要做什麼?
你要搭巴別塔啊喂!

神一般的操作
這還沒完
我猜我用一般玩法都到不了10000分。


Aorqu用戶:

sky對fov,fov小狗完美操作全部黑血拉走,不死一兵。

然後拉回基地的時候,,sky一個遊盪的步兵在半路上遇到了,上演了一刀一個。

老楊說sky的步兵都是當英雄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