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外地大城市或國外打拼的年輕人們,你們的父母怎麼辦?

問題描述:有一個疑問,你們父母怎麼樣了?
, , , ,
不同意最高票的 母親 的回答。
並不是所有母親都是這樣 能夠填充自己的生活

我來自農村 媽媽甚至不會打拼音
媽媽說過我是她的半條命,你知道半條命遠在外地是什麼感覺麼?

我上次回家
媽媽對我說
「有時候挺希望你不要去大城市拼,挺希望你沒用,這樣我就可以每天都看到你了。」

媽媽說 「我每天回家 就開電視 家里有點聲音也好, 然後想給你打電話」

以及,隔一個季度見一次 你會發現
他們以可怕的速度變老,他們也離你正在進行的生活 越老越遠,甚至超過他們的理解。

中秋節 爸媽來杭州 我那天晚上邊寫邊哭了這段


心懷父母勇闖天下


待富者家:就靠你自己老家那點收入和自家的人脈你能在你那家做點啥,還不如去大城市多賺點寄給父母。
中產階級:父母雙雙工作穩定,福利健全,有一定人脈,有可遇見的幸福晚年,那在經濟上就不構成問題,我還有啥顧慮,果斷去大城市追夢。
大壕子弟:財務自由,人脈豐富,留老家分分鐘賺大錢,出去算是玩兒票,這個級別的父母真有啥事兒,估計都是政治鬥爭的後果,你能幫到啥?


即使是重視孝道的古人,在交通極其不便、通訊極其困難的情況下,也會離開家鄉和父母,或建功立業或為商賈,以期衣錦還鄉。
近代那些漂洋過海去異國留學的學子們,叱吒上海北京藝文圈政治圈的名流們,大部分也都是遠離家鄉和父母的遊子。按照題主的話,毛澤東和蔣中正都應該留在他們湖南和浙江的老家,繼承土地,做個快樂的富農。
到了今天,交通、通訊十分便利,回家和交流都不是困難的事情。何況,我們二三十歲正當壯年的時候,父母也才五十多歲,他們有自己的生活,搓麻將也好跳廣場舞也好出門旅遊也好,怎麼會比不上天天給兒子買菜燒飯接孫子上學放學?如果說陪伴是一種幸福的話,兒女的成功帶來的幸福感未必不如之。
待到父母七老八十真正需要照顧的時候,我們也成了中年人。這時候告老還鄉也好、將父母接到身邊也好,都未嘗不可。
但是年輕時,遷徙是人的本能。


那些說大城市工資高的給你算筆賬
收入 6000-12000每個月。如果你混得好忽略我,這水準北上廣是大多數吧。
支出 1. 房租2000-3000一個月。我在北京和別人合租過,長期住這種租金水準的房子比較合適。你一定要住十幾個人一間的我沒話說。
支出 2. 吃飯不是自己做的1500一個月,自己做的不清楚。
支出 3. 醫藥生活必需品500一個月。(這一項是一年平均的)
支出 4. 衣服手機等大件500-1500一個月。(這一項也是一年平均的,還算節約的。一年其他不買一個水果手機就差不多500一個月)
支出 5. 交通 100-200
支出 6. 人際關系,吃個飯,出去玩一趟之類的,一個月一兩次太正常了。200-1000.
支出 7. 每年回趟家,別說不回去了,我真的受不了過年一個人。包個紅包什麼的。每月平均250-500.好吧我小氣。
就算這幾項支出吧5050-8200。
看看你們的工資吧,你還剩多少?
不清楚的自己看看一年能攢多少錢,再看看買得起多少平房子%>_<%。
買房買車?買了車的自己交通費再加。
有房的如果父母沒資助的,你牛。
拿了父母攢了一輩子的錢買房的,沒話說。
高富帥,請聯系我。
此處略去1000字。。。。

當我知道我一個月12000的工資攢上一年就夠2平米北五環的時候,我回家找了個攢一個月能買2平米的工作。
對的,在家啃老,沒房租,吃飯不用愁,走路上班,空氣新鮮,周末和父母一起駕車出遊,享受親情。工作兩年了,算上公積金,可以買房了。


沒辦法,我沒有合適的技能,在家只能啃老……我想我獨立生活總比在家啃老讓父母放心。


很多人看到「父母往你的後備廂里塞了什麼」這樣的新聞,會想哭。

我們都經歷過這樣的時刻。

國慶離家前,父母為我買了整整十斤鹵牛腱子,還有50個咸鴨蛋,他們費力地想要塞進我的背包,即便拉鏈繃著,快要裂開。我勸他們,父母卻一直重復著「好帶的好帶的」,甚至還想往里面再塞上一把苔幹菜。

朋友坐早晨的班機離開,父母5點就趕去買最新鮮的海產。他們將每一條魚用保鮮膜裹緊,塑料袋包好,整整齊齊地放進冰袋里,再放進那個28寸的超大行李箱。結果超重,父親舍不得從箱里拿出任何一樣,挑挑選選,拿出來又放進去。她差點沒趕上登機。

父母們近乎瘋狂地和我們的包「搏鬥」,好像那個包,能裝下整個世界。

可在我們眼里,他們拼命塞進來的那點東西,我們在淘寶上點一點,過兩天就能坐在家里,收到包得整整齊齊的包裹,方便、輕松,甚至更便宜。

但在父母眼中,他們能為我們做的事已經不多了,塞滿吃的,是其中一件事。

他們舍不得買喜歡的衣服,只想為我們攢錢,預備在房價飆升的城市購買一處落腳的地方;

——無論我們怎麼告訴他們,他們省下的那幾百塊,根本趕不上房價飆升的速度。

他們會時不時地問你,要不要去你住的地方去看你,帶上一堆你其實不需要的特產,讓你送給同事、朋友;

——無論我們怎麼勸阻他們,那些特產最終會堆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落滿灰塵,占據著原本就很局促的空間。

這類事有些是大事,有些則是微不足道、雞毛蒜皮的小事。

但有時,在我們眼里,做著這些事的他們,也像在無理取鬧,瞎折騰。

1

以前的同事阿初說起自從她離開老家來杭州工作,母親就一直念叨她結婚的事。她們母女倆為這件事,電話里吵過好幾次,媽媽總是說哪有女孩子這麼大了,還不結婚,像啥樣子。但天高皇帝遠,她倔著,母親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大姨的電話,說媽媽住院了,病得很重,讓她回來。她跑到醫院的時候,看著媽媽躺在醫院走廊的床位上,掛著點滴,嚇壞了。

「媽你究竟咋了?醫生怎麼說啊?」媽媽用虛弱的語氣說自己不行了。

她眼淚快出來了,想逮住醫生問個明白。但起身那麼一瞬間,她頭撞到了吊瓶,她掃了一眼,上面的標簽啥字都沒有。

阿初趕忙問掛的什麼藥,她媽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她以為醫院不負責任,抓住路過的一個護士就要數落。

「她看我要鬧,才趕忙起身。」同事說起來滿臉無奈,原來媽媽看說服不了她結婚,就想出裝病這招。

她在醫院,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始數落媽媽。

「你還學會裝病演戲了!你電視劇看多了是不是!不就想催著我結婚,你至於嗎!」

她突然委屈起來,因為回家看媽媽,一來一回費了兩天,她最近接手了一個策展項目,兩個星期後就要開展,最近正忙得焦頭爛額。

「你知不知道我工作已經很累了,沒工夫看你演戲。」

她最後對著媽媽吼了一句,「我結不結婚用不著你操心,我就是喜歡一個人。」

阿初轉身就走。

她媽啥話也沒說,收拾東西,乖乖地跟在她後面回了家。

阿初臨走的時候,看見媽媽站在門口,她沒好氣地說了句,「走了!」她媽唯唯諾諾地看著她,嘆了口氣。

「媽就是覺得你離得遠,給你打電話,經常12點了你還在加班,也不知道你到底吃沒吃飯。就想你要是結婚了,興許還能有人給你送個飯。媽就是怕你照顧不好自己。」

那一刻,阿初楞了。

我們這一代人,喜歡自由,討厭被約束、被人逼。當父母催著我們結婚時,我們總是特別敏感,每個人心里都有個聲音:我娶誰,我嫁誰,是我的事。

當父母想和我們說說時,我們要麼吵,要麼冷漠以對,話里顯露出他們根本不懂自己的語氣。

無能為力的父母,漸漸學會了演戲。

但有時候,父母催著我們結婚,只不過是放不下他們的責任。他們離我們那麼遠,再也照顧不了我們。

2

大部分父母,很難跟隨著我們,來到另一座城市。他們還有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那些匆匆忙忙,車水馬龍的大城市。

他們很難知道,我們在這座城市里過得好不好。我們還完房租、信用卡,僅剩的一點薪資,也許隨上一個份子就徹底月光。

我們焦慮,煩惱,但和父母說起自己,總是能夠撒出一個又一個自己過得很好的謊言。

只是這樣的謊言,父母未必不清楚。他們會看電視,會上網,也知道在大城市的苦楚和煎熬。

慢慢地,他們也學會了對我們隱瞞自己的狀況,報喜不報憂。

他們害怕我們擔憂,因為他們過得不好,在回家和理想之間,痛苦糾結。

有一個用戶小暴和我說起,前段時間,她媽媽因為心臟出了問題,住了半個月的醫院。

但她一點都沒發現。

她明明平時隔幾天,晚上就會和媽媽視訊,但那段時間,每次想要視訊,卻總是被媽媽掛斷。

理由都是家里最近信號不好,只和她打電話。

那段時間小暴陷入了辦公室政治,天天和人撕逼,也沒有往心里去。

直到表嫂和她發微信。

「你媽之前住院了,心臟不好,現在已經出院了,你可別說是我說的,她不讓告訴你。」

她一邊哭一邊給媽媽打電話。

「這麼大事你為什麼瞞著我!你萬一有事我怎麼辦?」小暴在電話這頭有些聲嘶力竭。

她生長在單親家庭,上中學時父母離婚,一直和媽媽相依為命。她不敢相信失去媽媽的生活,小暴想要回家了,她害怕媽媽下一次做手術,她又被瞞在鼓里。

但媽媽死活不同意,她說不告訴小暴,就是怕她擔心。

「你那麼辛苦地想要留在那里,媽不願意因為自己的身體,把你束縛在身邊啊。」

媽媽說起每次過年回家,小暴都會一遍一遍地和她說這里的湖水很美,還有那麼多藝術的園區,有那麼多好吃的東西。哪怕一個月只有3000元,小暴也還是很努力地在那里生存著。

「媽什麼都幫不了你,不想讓你替我操心啊。」

「可你是我媽啊,我可以再喜歡上一座城市,但除了你,我沒有第二個媽媽可以愛了!」

3

還有一些父母,嘗試著為孩子做一些很實在的事情。

朋友葉子大四那年,接到父親的電話。

「你勸勸你媽,五十多歲的人,一輩子都和鍋碗瓢盆打交道,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現在要創業,瞎折騰,我看要全賠進去。」

她這才知道媽媽賣起了護膚品,還把家里一個屋子整空,買了幾張頭香,花上好幾萬進來幾套設備,打算整成一個美容室。

每天早晨一睜眼,就拿著說明書研究,還從不知道哪弄來的美容教材,學的一個帶勁,還經常慫恿周圍的姐妹來這里敷面膜。

就像息影多年的人,忽然一天胸懷萬丈豪情,要復出拍一部大片。

她除了覺得要麼老媽被什麼傳銷組織洗了腦,進一堆貨,白白被人坑錢;要不就是看了什麼電視劇,覺得女人要獨立,經濟要自主。

葉子好煩,論文就要答辯,工作還沒落實,成日處於頭大的狀態。

她一個電話打給媽質問。

「你在家搞啥玩意?」

「我創業啊,我要掙大錢。」

「你會做生意嗎?互聯網你懂嗎?淘寶微商你會不?就你靠那幾張按摩椅,能賺到啥錢!」葉子吧嗒吧嗒地,一氣說了10分鐘。

「媽會學啊,你別聽你爸瞎說。」

「你學的會啥啊,你到底圖啥啊!」

「你不是天天念叨要環遊世界嘛,媽就想著給你攢點路費啊。」媽媽聲音有點啞。

葉子去過很多地方,曾經在傳說中的世界盡頭,斯里蘭卡的霍頓平原和她媽媽視訊,也曾在玻利維亞的天空之境烏尤尼鹽沼給媽媽看令人窒息的美景。

葉子媽媽卻只看見,葉子在視訊里,笑得特別燦爛。

她有一次和媽媽說起,自己將來想要走遍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這個一輩子和家務打交道的中年女人,記在了心里。

葉子媽並不知道怎麼靠譜地掙錢,實現女兒的願望,她只知道,要掙很多錢才行。

4

我們確實會因為父母這些笨拙的伎倆,無奈、埋怨甚至對他們發火。

父母學會了欺騙,學會了隱瞞,甚至一頭紮進我們覺得註定會失敗的領域,做些我們覺得毫無道理的事情。但是當我們知道他們真正的想法後,我們會傷感,會自責,甚至在掛了電話後,一個人大哭一場。

父母不過是想用另一種方式,告訴我們:他們在另一座城市里,想著我們,愛著我們。

只是我們在一開頭,誤解了他們,以為父母愛折騰,盡給我們找麻煩。我們忙著自己的事情,好像沒有什麼多餘的精力,去猜他們到底想幹嘛。

在我們的眼里;父母一邊被我們教育別演戲,別拐彎抹角,不要添亂;一邊又心心念念地抓住一點點小事,向我們表達他們的愛。

為什麼父母不願意明明白白地讓我們知道,他們在乎我們呢?

可是我們也許忘了,曾經,他們有很多很多種表達愛的方式,而我們總是能很容易地感受到。

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爸爸會把我們舉高高,假仙我們在飛;我們想要玩具,發現放學後,媽媽已經買來放在了你的床上。

到了上大學,父母目送我們走進校園,當面笑著看著你,走入那個沒有他們的小社會,轉身後就開始不顧旁人地落淚。

他們目送著我們進車站,哪怕回頭時,只剩下一個豆大的身影,他們依然會向你站立的方向揮手。

就像朋友說,現在他爸爸會在他回家前幾天,每天晚上給他夾核桃,夾上好幾罐,等他回來吃。

可是漸漸地,他們發現自己能做的越來越少,懂的越來越少。而我們,懂的越來越多。

有時候,我們和父母在一起,並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最後也只是聊一些家長里短。我們會在心里嫌棄父母在朋友圈里的養生雞湯,會吐槽他們讓我們早早地穿秋褲,但那些在微信、Aorqu、微博、公司、酒吧里過著豐富多彩生活的我們,父母卻從不知道。

他們再也不懂我們的生活,他們再也不知道我們喜歡什麼,只能往我們的背包里,塞上一包又一包你偶然提起,其實並不那麼在乎的家鄉小吃。

生下來的那一天,我們就已經走在遠離父母的道路上。不經意間,我們和父母之間的距離,原來變得那麼遠。

這段距離,是一種人生到另一種人生,是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是一個時代到另一個時代的距離。

如同陷入了一個死循環,我們和父母變得疏遠,他們不懂怎樣表達愛;他們不知道怎樣表達愛,我們和父母又更加疏遠。

恐怕現實就是,我們和父母確實回不到過去了。我們的性格、生活已經那麼多元,而他們有時候真的很難再懂我們。

但我們,可以向他們「靠近」一些。

它不一定是常回家看看,也可以是少向父母屏蔽幾條朋友圈,當你覺得孤單或者撐不下去的時候,你也可以不在他們面前死撐;而當父母來催婚,或者我們發現他們又要幹些鬼馬的事情時,我們也許可以主動一些,問上一句「爸、媽,你們是不是想我了?」

也許,讓我們的父母覺得自己不再是可有可無的人,很重要吧。


我是來抖機靈加吐槽的!
1.你父母不是你的全部,你不是你父母的全部。極端一點的例子就是某某爸媽去世了,某某就不活了麼?反之亦然。
2.「很多人說…」不是你說的!小馬過河的故事你是幾歲的時候聽的?你的價值觀不應該是由社會決定的而是你自己決定的。知呼上百分之八十的非技術性問題都可以用這條來回答。「有人說…」你有點自己的腦子好不好,是「有人」過你的生活還是你自己過你的生活? 沒辦法,這就是現實。現實你大爺。你做了麼?都說沒房子就沒有女的願意和你結婚,你找了麼?我打兩百個陌生電話才發現了四個潛在客戶,到最後就有一個成交的。你找了幾個對象了?少TM說是生活所迫。你都不知道啥是生活!

以上。求有人能懂。

———————-
附毛阿公詩一首
孩兒立志出鄉關,
學不成名誓不還。
埋骨何須桑梓地,
人生無處不青山。


離開家鄉遠去大城市,無非就是尋找更好的賺錢的機會,至於選擇的不同和家庭條件和個人的目標有關,舉例:

A:家里是三線城市縣城下面的一個鎮子里,父母在農村里有房,但是都在外打工,家庭年收入大概10萬左右。
A所在上班的城市房價大概是7K,一套房下來加裝修什麼的大概100萬左右吧。B老家房價大概是4K,一套房下來加裝修什麼的大概60萬吧。
如果A留在了城市,假設他很流弊,一個月工資1萬,很節省,一年能存9萬。在城市買一套房,需要努力11年,這11年要省吃儉用,而且保證自己工資能穩定在1萬左右。
如果A選擇了回家,假設他還是很利弊,一個月工資5K,很節省,一年存5萬。在老家買機一套房子,需要努力12年,這12年他同樣要省吃儉用。

B:A的高中同學,家里是三線城市的一個小縣城里,父母辛苦一輩子加上拆遷的福利,凈資產大概200萬左右。
即時B要在上海買房,父母支持下,問題也不大,但是壓力會很大。
如果B回家了,願意接受父母的支持,買房買車啊,那更不是問題了,而且活得會比較安逸。
如果B喜歡那種平平淡淡的生活,也不覺得用父母的錢有什麼不妥,那麼他可能就選擇留在那個小縣城或者市區里面,找個正常穩定的工作就這樣下去了。
如果B是那種被馬雲打了雞血的創業者,覺得自己只要努力就能得到成功,那麼他肯定會義無反顧的去大城市發展,因為他覺得自己完全能超越父母那200萬的資產。

以上舉例都是完美狀態,事實情況會比以上時間還要無線延長。

對於A來說。他沒有選擇,因為不論回家還是在外面,他付出的時間和努力都是差不多的。而且同樣的情況下,一定是在大城市獲得1萬月薪和翻盤的機會大於在老家的。與其都是要這麼努力,為什麼不選擇大城市破釜沉舟一次?

對於B來說,在大城市更多時候尋找的是一種突破自我的夢想和機會。如果他實現了,肯定財務自由了。如果有一天他發現這個機會很難實現,他又願意拿父母資助的話,那麼他可以選擇回家,隨便找個2K-3K的工作,比較安穩的度過下半生。

答主上海漂了4年剛回老家的自己吧,家庭條件和例子中的B差不多,而且父母都有退休金,所以自己沒有很大的負擔。

回來原因很簡單:

1.雞血退了,覺得自己的能力和學歷如果只是打工基本年薪拿到20W+到頂了。但是這中間大概需要7-8年的時間,那個時候已經差不多34歲了,不值得;

2.在第二個公司做淘寶運營的時候意外做了一個項目賺到了第一桶金,覺得以後自己可以通過網賺月入過萬;

3.在上海沒錢就沒有歸屬感,最高年薪20W+的時候也不覺得能夠在上海輕松的立足生活b-_-b;

4.我不想我的孩子出生之後,我不能時刻陪在他的身邊;我不想若幹年我的父母離開我的時候,我後悔當年沒有好好的照顧他們;

5.父母年紀大了,被催婚…


我和我爸都被我媽慣壞了。我倆都沒有任何生存的能力。
2011年我生了女兒,媽媽就過來幫我帶孩子。結果我爸一年出了兩次事兒。第一次我爸騎摩托,帶頭盔太熱。結果自己一手掀頭盔,一手扶把,自己摔了。我媽回家了。第二次,在大街上遛彎兒,被一個喝多了騎摩托的人給撞了。脛骨骨折。我媽又回家了。
後來我說算了吧,都來北京吧。

我爸今年54,距離退休還有6年。要是在農村也算正當年,畢竟東北的農場機械化程度很高。看著家里的百十畝地還是玩兒一樣,一年年景好了剩個3,2萬弄不好1萬多問題也不大。後來我說算了,把地就轉給我大爺家的哥哥了。我哥哥每年給他交養老保險。一直等到退休。

小女已經全天上幼稚園 了,他現在在北京也沒啥事兒。早上9點出門。中午回家吃飯,下午2點出門,晚上6點回來。晚上7點半出門,9點回來。
大部分時間都在小區中心的小花園兒和老頭下象棋。現在小區里邊老人很多,大部分都是阿么或者姥姥來幫兒女看孩子,阿公姥爺來視察。所以幾個老頭就聚在一起下象棋。後來有個老頭總霸占著棋盤一下就一成日。他就讓我給他買了副象棋,自己支了個攤兒。

本來是兩口人,現在是五口人。肯定是稍有不便。畢竟我們雖然在同一屋簷下生活了幾十年,但是媳婦可不是陪著你們一起過來的。好在我媳婦很通情達理,既然老人免費給看孩子,各種問題也都能不太計較。除了有一次說,孩子太小不能在家抽煙。他阿公就把煙戒了。再一次是看電視傷害孩子眼睛,所以女兒在客廳的時候,就不要看電視,他們執行的也都很好。

既然來了北京,就別回去了。但是自己也明白遠香近臭的道理。你自己覺得沒問題,不一定媳婦覺得沒問題。所以,準備孩子12,3歲左右,可以自己去上學了。如果有錢的話,就在同一個小區買個一居室。離得不遠,互相能照應。如果稍差一點,就去燕郊給他們買個小房。反正開車也就是不到一個小時的事兒。他們有退休金。如果現在退了一個月3000多,照顧自己的生活應該沒問題。到時候更不會有問題。

我想,我們都是平凡的人。平凡人的生活不都是這樣嗎?
沒必要強調骨肉分別,也沒有必要說非要讓父母過上什麼樣的生活。
都能不帶情緒的考慮問題嗎?


半夜被咆哮的北風吵醒了,心情略煩躁,上來看到烈楓分享了自己的故事,頓時平靜。一時睡不著,也分來享下這方面的心境與心路。

之前有留意到這個話題,當時覺得自己沒資格參與,一來不是剛畢業的年輕人了,二來幾乎是自然而然的在畢業時取得了北京戶口從而留在這里,之後一切基本順心順意,沒有強烈的「漂」與「打拼」的感覺,擔心所說的感觸太淺,不會給大家帶來共鳴。

現在一看,什麼呀,我根本就多慮了,重點在後半句呢呀 ( ⊙ o ⊙ )

是吧?

我大概比絕大部分分享過故事的朋友幸運些——我有兩個妹妹,與我一同承擔照顧與陪伴父母的責任。我們是少數民族地區的少數民族,可我們三個聯考都沒享受過加分,怨念著呢。不過爸爸第一次做手術的那天(我在青島做項目回不去),我突然意識到,我們實在是得到了無價的好處:同齡人中有幾個有這麼多siblings呀!

上句好拉仇恨,你們別怨我,怨國家政策……

從17歲上大學離家,家鄉對我越來越陌生,可以說,熟悉度甚至都不如只待了一年的青島。我父母一向鼓勵我們想去哪就去哪,工作在哪就在哪里定居。我曾經海闊天空天南地北的說走就走,很久不考慮到底在哪里定居,主要源於此種支持與影響。

我家人的故鄉觀念很淡薄,故鄉基本就等於我們家,因為我的故鄉並不是我父母的故鄉。兩個大家族里長大的年輕人,二十多歲被組織和命運送到那里,沒有親人,大概長期從骨子里難以把自己當那里人。然而,他們最終定居在那里,像一片嵌在泥土里吹不走的樹葉。驀然回首,發現哪里也不想去了,只想待在那里,做女兒們的掌巢人。

他們是那個年代所謂出身不好的人,身在異鄉,找對象簡直難於上青天。我媽稍好,只是小地主後代,有盤子有條子,幾率大些;我爸就慘啦,資本家後代,學歷還高,根本無人問津。他們相親後我媽嫌棄我爸醜,撮合的領導說了句話:人家字寫得多漂亮,像朵花似得。於是,就成了。

我是長女,也是最耗費他們心神的孩子。生下來只有兩斤七兩,可以放在當時那種飯盒里,是被醫生判了死刑的,活了被鄰里譽為奇跡。也許是這個緣故吧,父母對我是放養,提供力所能及的一切而沒有要求。還好,小時候沒有電腦與網絡,我極為順利的成長為同學羨慕老師喜歡的人。

因為是自然而然成為三好學生那種樣子的,任性的地方很久以後才意識到。

這主要指,對父母的關愛以及對妹妹們的依靠。

我父母結婚晚,爸爸家還有少白頭遺傳傾向,所以我對自家人的年齡沒什麼概念。看到同學的父親傴僂著肩膀,總以為是七十歲才會有的模樣。等父母陸續查出慢性病甚至需要手術治療,我才意識到父母老了,進而漸漸發現他們戴上了老花鏡,個子變矮了,目光渾濁了。

萎縮的花朵還能激發詩意,還可以流連欣賞,親人的衰老卻是件難受到落淚的事,比自己衰老還要難受。發現他們一下子老了那麼多,說明自己沒有好好陪伴他們,倏忽了他們。他們陪著我長大,我卻沒有陪著他們變老。

我小妹曾經批評過我,說我簡直是家里最小的那個。

言下之意,大姐是家里最不懂事最任性的那個。

我無言以對。

因為我對家里最大的「幫助」,也就是錢。而這些錢除了像湊份子,並沒多大用處,父母有足夠的退休工資,並不缺錢。妹妹們也不需要錢,她們在工作學習之餘照顧和陪伴父母,與父母保持心靈上的溝通,我卻沒有。我越來越不清楚父母的飲食起居、生活習慣與新愛好,卻要因為工作婚姻的問題不時抱怨與父母越來越溝通不了。

即使與父母最有間隙的時候,我也自豪的認為他們是極為開明且與時俱進的父母,他們在支持與尊重子女選擇這一點上,95%以上的情況下絕不是說一套心里想一套。曾經在戀愛問題上我與我媽鬧得話不投機,一打電話就吵架,因為我實在受不了她那句:不結婚的戀愛不算數。從那以後,我談戀愛再也不匯報家里了。她某次來北京,因為這事又吵起來,結果第二天趁我上班不告而別。

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吧。

最終我們還是解開了這個結。

沒有刻意去做,就是通過不斷的聊天,慢慢就緩和了,突然就比以前更親密了,能重新聊起來了。這個過程中,我克服了急躁,克服了一聽到逆天的指責就炸毛的毛病,學會耐心傾聽母親嘮叨,學會不斷用無關的話題引導話題,學會更好的包容母親的古板與過時——其實她並不是我認為的那樣古板與過時。

今年一月份,我父母先後急癥住院。接到電話是周日,小妹請不了假,大妹妹和妹夫還要照顧不到一歲的外甥,所以我毅然給老板打電話,說不要這月工資和年終獎了,務必至少給我一個月假期,必需回家照顧父母,不行的話就辭職。

給了兩個月假,沒用完。

一直到七月底,每周末都要回家看望父母,督促他們做檢查和理療。幫爸爸整理書,給媽媽做按摩,活得像個子女。

往返真的挺累的,不過很開心,生活似乎增加了某種厚度。

真的。

活了這麼大,今年才體會到給父母洗腳是件那麼溫暖有趣的事。

朋友們見我辛苦,紛紛建議我請家庭護理和保姆,只能笑而不語——他們還沒到這一關呢。認識的一個空軍退休的伯伯,年近七十,今年被兄弟姐妹們督促去床前伺候病重的母親,常跟我交流經驗。上周末去他家玩,告訴我他母親走了,霎時挺心酸的,回家後就給爸媽打電話,問年底陪他們去亞熱帶玩好不好…..

自然不好,我媽對於他們耽誤我工作很愧疚,不希望我再請假陪他們。還有個原因呢,是家里另外一個成員——六一 ——牽絆著他們不能一起出門。雖然他們都說自己在家另一個出門沒問題,但事實上是行不通的,老了就更要一起出門。

六一是只斑點狗,九歲了,除了臉好看之外一無是處。暈車,所以一直沒辦法弄到北京來。每次給父母安排活動,離家太久的都很難實現,老爸就對六一放心不下。昨天小妹過來,說今年不回家過年了,接爸媽來京得了。好嘛,她也把六一給忘了。我們後來商量了一下,決定過年我回家陪狗,他們陪父母去台灣玩——我爸唯一感興趣的只有台灣。

我是大學同學里最早準備出國的,這麼多年過去,大家很奇怪我居然是沒有定居國外的那個。理由很簡單,當為求學與追隨伴侶而出國的心思消失後,當出國變得容易起來時,我唯一考慮的就是父母。妹妹們代替不了我,我也不想錯過父母最後的歲月。讀書健身讓人充實,我覺得陪伴父母也讓人充實,而且幸福。

我父母不想也沒有來京或移居到更適合老年人居住的城市的打算,用他們的話說,老胳膊老腿不想挪窩,怕水土不服,不想騷擾年輕人的生活,因為節奏不一樣,偶爾去看看女兒們足矣。我們可不這麼想,我們擔心他們在浴室摔倒了不能及時處理,擔心家里電器除了故障不知如何處理,擔心他們忽視了疾病信號…..果然,我越來越對養老業和健康機器人感興趣是有原因的。

我媽喜歡養花,雖然總養死,可熱情不減。我爸打擊她,我卻鼓勵她繼續養,今年給她買了不少花。她覺得是土質不好養不活,我就托朋友從四川湖南江西帶土,出差也不忘找個公園挖點土帶回北京再帶回家,都折騰成我的癖好了。

電話里,我爸媽分不清我和我小妹的聲音,好玩吧?

本來寫得寫得鼻子酸了,想起這個又笑了。


獨生子女,屬於在家里和父母特別膩歪沒事就互相啃來啃去的那種,現在在國外
出國之前我曾經也腦補過作為獨生子女自己離開父母會不會很寂寞很感傷,早上在通向候機樓的走廊分別的時候我憋著兩泡淚沒敢回頭,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離開父母去那麼遠的地方,想著父母當時應該也是百感交集吧,坐上電梯我偷偷地回頭看了一眼,他們已經走了
是的,已經走了。
後來我問他們之後去幹嘛了,他們說早上起得太早,回酒店睡覺了。
是的,回酒店睡覺了。在我在候機樓面對一群金發碧眼的外國友人酸甜苦辣湧上心頭的時候他們已經回酒店睡覺了。
出國之後一星期兩三次的視訊還要時不時收到「不說了去洗澡了」「樓下叫我打麻將了不和你說了」「哎呀對不起粑粑要去開會了」「改天再說吧我要帶你麻麻出去玩了」,QQ上收到最多的話是「寶貝幫麻麻把購物車里的東西付了錢」
我的存在對於父母來說並不是他們全部的生活重心,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和朋友,也有自己的愛好,但這並不影響我們的感情,家人不是吐出心臟給你吃才叫真愛,「我吐出心臟給你吃了所以你得聽我的話」更不叫愛,叫綁架。父母從沒對我含辛茹苦過,也沒有因為我而放棄過自己的事業和機會,反正因為工作顧不上管我他們就拿親親隨便糊弄一下,所以他們現在都很忙顧不上整日思念我。我覺得這樣挺好,我也願意趁他們還年輕的時候好好賺錢,讓他們以後過得更好一些。
其實我一直覺得父母對彼此的依賴度比對我高,誰叫我是後來的呢_(:з」∠)_


掃了一下 發現所有把這個問題解決的比較好的,基礎都是:有錢。


我媽提前退休後的生活異常豐富。

報了老年大學的烹飪班,舞蹈班,合唱班,還在外面開始報了培訓班,開始學計算機,時刻準備跟我搶飯碗,隔三差五還會約上十幾二十個同事,包個導遊包輛大巴,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留我爸在家獨守空閨,完了把照片打包郵箱甩給我,叫我在淘寶上給她打印相冊,末了還要質問我為什麼不給她P瘦一點。

並沒有時間關心她辛苦在國外打拼的女兒。

某天視屏跟我抱怨小區里的地方太小,跳廣場舞人一多就不夠寬敞,我跟她炫耀墨爾本這邊廣場可大了,她兩眼放光的樣子讓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中國式的父母;辛辛苦苦都是為了孩子,放棄自己的生活選擇,放棄自己的奮鬥,都是為了孩子,因此孩子的成就可以掩蓋他們生活上的失敗,而孩子的失敗則是孩子不努力,不上進,不能體察父母的辛勞。中國式的孩子:放棄自己的選擇,放棄自己的奮鬥,回到父母身邊,名為孝順。實際雙方都缺乏勇氣吧,以對方作為放棄的理由,把對方視為生活的寄托。你回到父母身邊,真的能達到父母對你的期望嗎?你離開父母,真的不能擔負對父母的責任嗎?兩者沒有必然聯系。


很喜歡人氣最高自稱自己是老太婆的答題者的答案,可以說她跟我媽差不多的年齡,所以我覺得她不能稱為老太婆,因為我覺得我媽很年輕……

我媽從小就教育我,不能依靠父母,他們幫不了我,我如果要成長起來除了靠自己還是得靠自己,她有她自己的娛樂和生活,我應該也有自己娛樂和生活,所以她不幹涉我交朋友,也不幹涉我的選擇,很小的時候就愛把我一個人丟在家里讓我自己玩,大一點也放心讓我出去旅遊,她覺得成長這些都是必須的。

我記得我媽在我出國前跟我說,你能飛多高就飛多高,父母不是你的牽絆,出國後她也從來沒有跟我說想我讓我回家,會鼓勵我去找實習,鼓勵我找工作,她覺得我能實現自己的理想這個非常重要,在國外待著的人常常會思考要不要回國發展,因為父母在不遠遊這一點還是一直在腦里縈繞,但是我媽會告訴我,以後她跟我爸打算進老人院,這個不是什麼大問題,當然我還是無法接受這一點,但是我爸媽的開明讓我覺得非常的感動。。。。

回國了,現在北漂,離家仍然很遠,但是由於行業或者工作的性質已經回不到住的小城市了,很多親戚會說回成都離家近,可以照顧爸媽,但是這些都被我媽笑笑擋回去了。

我媽現在還沒退休,她輕松地過著她的生活,徒步,拍照,旅遊,她沒有停下來過,她很少打電話給我,但是天天關註我的朋友圈,如果發現我有任何的狀態不對,她會發短信給我,告訴我父母永遠支持我的所有決定,站在我的身後。

我一直覺得我自己是個幸運兒………


「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這才是完整的。不要斷章取義。
大部分父母最大的心願永遠是孩子過得好,過得開心。
就算你天天陪著他們,但是如果因為陪著他們不能有更大的作為而悶悶不樂(比如你可以在北上廣深有更好的職業發展卻為了陪他們回到了三線當了一個普通員工卻受限於家庭關系不能有更好發展),你以為他們會很開心嗎?


那些去城市打工的父母們,你們的孩子怎麼辦?



心木有比天高…只求能有獨立自由的生活~
多謝關心,我在小城市的父母過得還可以吧,一個退休了一個還在工作~日子過得麼…就那樣唄,要吵架也吵架,吵完架跟我這邊抱怨完,日子還是會平淡地過下去,該操心的地方也還是少不了…比如他們的爸媽神馬的…但是兩個人一起時間那麼久了,幸福的時候也不少啊~
可能我父母是年少離家的,後來也沒有與家里住在同一個城市,他們甚至很慶幸能夠逃離阿么的魔爪,因為她管得太多了,據說我爹寧願斷絕關系也不要把我送給她養,他說就這麼一寶貝女兒,拿給老人家養怕給養壞了……
所以對於我選擇在哪里生活,他們從我兒童時期就一直說尊重我的選擇,不會幹涉我~
我倒沒什麼大志向,規規矩矩上學,考大學,畢業了找到工作就工作了,爸媽貌似也對我的獨立生活能力挺有信心,也不催婚也不催孩,也不關心我賺幾多錢,不關心我愛的那貨家里是貧是富……反正他們相信我的選擇,無條件地~
我媽偶爾也會打過來讓我給家里買東西哈哈~
雖然我忘記打電話給他們時我爹會一直催我媽給我打電話,但他們也還是會表示希望我能在自己選擇的地方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當然也有可能是嫌我跟他們一起生活太煩人哈哈~
我覺得,我愛他們,我也得尊重他們的選擇和他們的生活,他們選擇了忍痛割愛讓我獨立自由,我就要真的活得獨立自由,不辜負他們~這也是我盡孝心的方式吧~
嘛……如果題主的問題是當他們老了,生活不能自理了,那當然是由身為唯一子女的我來照料他們,至於具體怎麼做,是把他們接過來還是我們搬回去,又是要到時候全家人一起商量才能解決的,不過我相信我們這麼隨和又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一定能得出個大家都滿意的解決方案,這點真的無需題主費心~


答案貢獻者:、林小樹、匿名用戶、Bon voyage、仙女阿瑤、匿名用戶、Arthur Wang、摩米Momself、Jeffrey Yu、花雷名、霍克明、歌未歌、匿名用戶、AngelDevil、鈕祜祿·狗懶子、匿名用戶、豚豚、圓夏、何川、包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