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接診醫學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
, , , ,
行走的花兒:

我上學那會兒,得了甲溝炎,讓師兄幫我討了個普外教授號(是的,略不要臉),正好是給我們講外科學化膿性感染那章的那個教授。我就很得瑟的顯擺得給教授說,我指甲這可能化膿了,觸之有波動感,然後教授說「這叫有波動感嗎?我讓你看看什麼是波動感」。於是那天我就坐在教授旁邊,摸了各種各樣波動感的病灶,順便幫他寫了半天病歷,看診看到一點半。

大概那天沒人跟教授出門診,剛好逮著一個會寫病歷的。


Miss Thirteen:

5洗耳記
說說在二院見習期間發生的事吧
某日,右耳耵聹栓塞(俗稱耳屎泡水後堵耳朵)
忍了好多天,單腳跳,灌水,實在難受,終於忍不住了周日去看耳鼻喉科
周日
沒跟他說我是本院學生
某主治醫師兄:你這是耵聹栓塞
我:哦
師兄:也不問問是什麼嗎?
我:耳屎堵住了
師兄:行,回去泡耳朵,泡到周三就過來復診
……泡耳難受死了,我居然作死把左耳沒堵的也泡了,然後雙耳聽力下降
周三,洗耳,之前Aorqu看到說洗耳很蘇胡……二院的是吸耳……很痛很痛很痛,光榮地出現了護士姐姐口中的「洗耳綜合征」,還沒洗乾淨,還是聾的(我耳屎真是如我內心一樣堅定)
於是又來洗了兩次(這兩次都是同學在門診診室見習,我在治療室吸耳,並沒太尷尬,右耳終於能聽清了,左耳,左耳,還是聽不清甜言蜜語啊哦多茄)
最後一次洗耳:
叫號系統壞了!!!!
我一個同班同學出來大喊我名字!!!!
然後 然後 那個耳鼻喉小組見習的12個人:啊啊啊,13,真的是你啊!!!!我們還以為是同名!!!老師,老師,那是我們同班同學!!!!你看看!!!!
教過我的耳鼻喉老師:給我看看病歷,哦,耵聹栓塞,哪個同學說說耵聹栓塞?(興高采烈)
某學霸blablabla
老師一邊用診室不好用的吸耳給我吸……(我的耳屎要是那麼好吸早就乾淨了啦)
老師:吸不幹凈,同學們想看一下耳鏡下取耵聹嗎?
學霸們:好啊好啊好啊(老子心裡是崩潰的)
然後,我無法掙扎睡到了耳鏡床上
然後聽到老師在那裡介紹什麼什麼結構
老師:這個同學耳道又細又長,所以很容易發生耵聹栓塞
學霸們:哦~(紛紛感嘆我的耳道又細又長)
老師:看到了嗎?這是鼓膜,鼓膜上有好多耵聹!所以她就聽不清了(我根本顧不上內心的傷感,因為用專用鑷子弄鼓膜上的耳屎就夠我悲傷)
老師嘀嘀咕咕:惹?把吸管堵了?怎麼那麼多?(悲傷逆流成河ing)
……
我還是個美少女啊,我是同學們心裡的美少女啊,但是至此之後,就變成了一個很多耳屎的美少女……
學霸們:耵聹栓塞有什麼感覺嗎?洗耳什麼感覺?
感覺自己變成了耳鼻喉科專用美少女SP……
不過因為是帶教,所以省了耳鏡的費用
還是很開心噠~
雖然
變成了
很多耳屎的
美少女……(つд⊂)


謝黃瑞:

權當說段子吧
有一回去病房訪視手術患者,發現患者不在病房,遂到辦公室準備問問值班醫生。來到辦公室發現只有一個年輕女醫生在。
「請問xx床是你的床位么?」
那個醫生頭也不回就說是的。
「那患者去哪了你知道么」
那醫生說「在這呢」
我環顧四周,一臉懵逼「在哪呢?」
那醫生回過頭說「我就是患者」

原來那醫生是實習同學,剛轉到婦科,聽老師講觸診就自己摸,還真摸出來一個盆腔包塊(後來診斷是畸胎瘤)。
開刀前一天還在值班,還自己給自己寫病程,自己給自己寫手術知情同意書。


郎飛結:

大四學完乳腺癌那一章後,我摸到自己乳頭內側有個0.5*0.5cm光滑活動度差質硬結節。回宿舍跟舍友一交流舍友說他也有。 然後跟普外科老師發簡訊說明情況,老師說沒事。我們說不行,您必須給查查體。然後我倆屁顛屁顛去了他辦公室。進門老師第一句:把上衣脫了。
然後摸完說:你倆瘦弱的男生得乳腺癌的幾率比出門被車撞到的幾率都低,別鬧了好嗎


公子小平:

大一上的病理中有一節關於乳腺纖維瘤的,
半夜偷偷摸了幾次胸,驚呆
茶飯不思到周末飛奔醫院
做好B超出來
帥哥醫生說:「你是剛學醫的吧?剛學醫總是會有這種錯覺的。…………我就不摸你,如果實在不放心可以過3個月再做一次檢查」
尷尬到現在


王永剛:

想起多年前的一樁舊事:

有一次,學校食堂門口有個男生走路滑倒了,跌了一個大跟斗。手中拎的水壺也炸了。然後非常點背的,臉上被碎片颳了,鮮血直流。怎麼按都止不住。雖說周圍都是一群醫學生,但大家都沒多少臨床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牛人上場了。

一個路過的師兄見狀立馬上前,然後來了個標準的動脈壓迫止血。。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

不不不!!

止住血之後,師兄立馬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跟圍觀的我們說:你們解剖都白學了嗎?按這里啊按這里啊!!

再然後,乘著等120車子的間隙,這位師兄就以躺在地上的血淋淋的同學為模特,現場給我們復習起了解剖知識,詳細講解了面部各神經和血管的具體走向,支配區域,壓迫位置等等。中途還有提問環節好嘛!沒答上來的同學還會被罵好嘛!

於是,一次意外事故,活生生變成了一次現場解剖課。

你別說,師兄講得那是真好!


你看起來好像很好吃:

研一,剪腳趾甲剪太狠,左腳大腳趾甲溝炎,並且有新生肉芽組織長出來。找了大學部教我們西醫外科學的一位很有人格魅力的,當時已經是副主任醫師的女老師去看。老師說要拔指甲。盡管是老師親自動手,但是還是很怕。老師手腳特別麻溜,動作也很輕柔,從打麻醉到拔除指甲,全程不到十分鐘。老師的徒弟知道老師要親自給我這個小姑娘拔指甲,悄悄嘀咕「么么我師傅已經多久都不整這種簡單的小事情啦」……老師說弄好啦可以起來了,我還一臉懵逼「蛤完事了??」
事後老師細心交代注意事項,叮囑我啥時候來換葯什麼的。因為不是拔全甲,只是拔除了一小部分,所以大概換了三次葯以後,老師說小姑娘可以啦,以後就不用換葯啦,回去注意不要穿不透氣的鞋子捂到腳,洗完澡以後用酒精棉球濕敷一下就好啦。然後留下了一個帥氣美麗的背影就接著去看她的專家門診了。

之後幾天看到老師發的朋友圈

對那個「圓臉的小女生」就是我 ⊙ω⊙


妙妙三打土狗嘰:

這個我必須回答一波了,就在去年我長了智齒,還不幸的發炎了,更不幸的是上下一起長的真的是疼的我整天頭暈暈的沒精神。這時候我想到了一個神奇的辦法就是拔掉它們。就這樣,我開啟了我的拔牙之旅,因為拔牙也是個小手術,再加上我這典型的外地口音,那個醫生真的是對我和藹可親,因為我很害怕打針,向醫生表達了這個情況以後,他居然開始安慰我,說打麻藥真的一點都不疼。真的是很感謝他對一個幼稚的病人還能耐心去哄,我彷彿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溫暖。當然這是在他看我的病例之前發生的,因為前面一直是實習生排病例本,他就沒看,那天人少,等麻藥的空閑,他拿起了我的病例本,看了首頁,然後這一切都崩壞了。他看到我的病例本上寫著XX醫科大學,這時只見他輕蔑一笑,問我:你學什麼專業的?這時的我麻藥已經開始生效,我用一張麻了的嘴回答了他的問題,我學的臨床。然後他白了我一眼說:臨床還怕打針?我。。。。臨床就不能怕打針?當然我不敢說出來,畢竟我的牙還在他手上。然而就算這樣我也覺得我還是圖樣圖森破,當他夾著我的帶著血的牙齒說:來,我給你講講這個牙,你剛好都學過。然後我就成功的上了一節用著真實的自己的牙的解剖課。我當時真的很絕望,而且我沒有辦法說話———————————————————————————————————————————————Aorqu處女答,哥給個贊好么
——————————————————————————————————————————感謝大家的贊,感謝大家沒有罵我不要臉求贊
————————————————————————
這么久還有Aorquer贊和評論很感謝了,不過因為學習有些忙所以不太玩Aorqu了,胖友們我們可以微博互關的,我的微博名字叫,王守財的大王,嚴格的阿浪終於把我放出來了,大家可以搜到我了 。


唐躺躺:

最近腰疼發作,說說我去就診的事情吧
進門:大夫您好,傷到骶尾的韌帶了,行動不便,腰肌勞損
醫生掛號條一掃,單位一欄顯示是自己人:自己手裡頭有什麼葯嗎?
我:扶他林抹了兩天,疼痛加重
醫生:自己回去用科里烤燈烤兩天就好了
我:好
起身想走,聽到醫生有點自言自語的一句話:我覺得你應該沒有那麼幸運。
我挺著老腰做了下去,睜著本來就不大的眼睛問:骶尾腫瘤?
醫生。你和我想一塊兒去了。
此時,我他媽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醫生笑笑,是同行我才說的,不過我覺得你應該沒有那麼幸運,這個病你也知道女性患病的機率較小,我隨便一說,你隨便一聽。
我:其實我也隨便一想過……


驚夢:

我:老師您好,我是咱們學校大三的學生,您上學期給我們上過課的。(所以掛號費您就別收了吧)

醫生:我講的怎麼樣?

我:(小雞啄米般點頭)深入淺出,通俗易懂,舉例生動,聽過的都說好。(喂,我病著呢)

醫生:你內科學考了多少分?

我:……80。

醫生:你哪裡不舒服?

我:肚子疼。

醫生:你覺得你這樣描述合適嗎?

我:……(我是病人,病人啊)就是覺得……上腹部…隱痛…就是肚臍上劍突下…沒有規律…跟吃飯沒啥關系…有時候左中腹……就是麥氏點對稱的那個地方會痛…自己緩解…大小便規律,不是食物中毒…昨天吐了兩次,沒啥異常(我當初大概是這么說的)

老師:上中下腹部的分界在哪裡?

我…

醫生:(做了一下腹部檢查)這里痛不痛?

我:就是這兒。

醫生:這里有什麼臟器?

我…

我:老師,會不會是潰瘍啊?

醫生:胃潰瘍和十二指腸潰瘍的診斷標準是什麼?

我…

醫生:你覺得自己像潰瘍嗎?

我:不像……但我還是怕…

醫生:胃潰瘍和十二指腸潰瘍的典型癥狀是什麼?

(我不插嘴了行嘛)

……省略若干漫長的如同考試一般的診療過程……雖然只過了十分鐘。

隔天我拿著老師的批條做了個免費胃鏡。一切正常,就是幽門螺桿菌強陽性。

我記吃不記打的蹦蹦噠噠找老師去了,等待期間突擊了抗幽門螺桿菌的三聯療法的一切細節。

醫生:抗幽門螺桿菌的三聯療法是什麼?

我倒背如流(手上寫著呢)

醫生很滿意的收起了我的報告。

我:老師,那我在醫院買葯還是去葯房買?

醫生:什麼?

我:抗Hp呀。

醫生:抗幽門螺桿菌的適應症是什麼?

我:…(手上寫不下)

醫生:(長嘆一口氣)不用治療,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友情提示:Hp到底要不要根治,請結合具體病例。你們上Aorqu不是為了看我插播十幾頁的最新指南的對不對?】

我估計他心裡在想:我當初判卷子怎麼就讓這倒霉孩子過了呢……估計是題目出得太簡單了


當時寫的時候沒想到有人看,有些細節我沒講清楚。這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好懷念一臉蒙圈的大三綜合征的自己啊。

  1. 內科學是大三下學期和大四上學期學的,看病的時候是暑假期間,離開學還有一個星期,嚴格說已經大四了,但因為沒有正式開學,內心還是覺得自己是大三。
  2. 我之所以記這么清楚是大三,是因為做胃鏡的時候,我反應太過於劇烈,胃鏡室醫生稍微停了一下讓我緩緩,問,你是大幾的。然而我當時固定了咬口,根本沒法說話,就比了一個3(自己腦補一個 OK 狀) 。醫生說,OK 了?那繼續了。。。。
  3. 那個時候病例還沒有電子化,開葯是看處方的,所以不掛號也能拿到葯。我工作後才知道要蹭個免費胃鏡是多麼的不容易,當時運氣真好。
  4. 為什麼內科能考80,因為老師考前畫了重點 🙂
  5. 後來…我選了消化科,就問你們怕不怕?
  6. HP 療法已更新。三聯是第六版內科學的說法。
  7. 我知道這些問題都好簡單啦,我當時逍遙了一個暑假,學的東西都還給老師了,再加上本來就不太舒服,又緊張(誰想到省個掛號費還得考試啊),具體怎麼答的忘記了,反正是丟三忘四。
  8. 想起來另一件事,若干年後的一天,有個小女生跑到科室,怯生生的跟我說:「師姐,我是這一屆的實習生。我這兩天肚子疼···」 我眯起眼睛,露出迷之微笑,問道:「你覺得這樣描述合適嗎?」小女生看著我,有點要哭不哭的樣子。我只好收起來後面一系列問題,嘆了一口氣,說:算了,過來我檢查一下吧。

DrByronC:

回國後追劇繼續過匈牙利時間,以至於難以在凌晨5點之前入睡,作為一個未來病人的life model,我是拒絕的。
「老師啊,我最近晝夜顛倒,難以調整,幫我開點第三代葯吧,水合氯醛,酸棗仁,天王補心什麼的不管用」
「以前經常吃?」
「學醫的。」
「艾司唑侖吧,給你開14片,夠不?「
「夠了,估計3次就調回來了「
「準備考試睡不著啊小夥子?當年我被生化也是折磨得不行。」
正準備脫口而出已經回國放假死命追劇黑白顛倒,面對老師熱切的拷問,只好說:
「啊啊,是啊,那啥,我在國外學醫,skype口試,最近在復習……..”
「國外啊,不錯,我看下你的水準?講講能量代謝?」
「老師,我………」
由於是個社區醫院,又是下午,人超級少,於是洋洋灑灑又有點小緊張地中英文結合敘述了糖酵解丙酮酸氧化檸檬酸循環線粒體電子轉移呼吸鏈全過程………


汝爻:

新鮮熱乎的來答一下。

給我老公做了闌尾炎。

他那個膽小鬼還妄想保守治療,讓我先給點抗生素看看效果,但是以我看他多年闌尾炎發作癥狀經驗分析,這次發作肯定比前幾次都要嚴重。

開始還懵頭懵腦的開液,突然靈光一現,不對呀,我是病人家屬呀,病人怎麼治療應該跟我交代我來衡量決定啊。

顛顛的自己列印出授權委託書談話記錄手術同意書自己簽了個字就把他推手術室去了。。。。。。

嗯,糞石比闌尾還粗,穿孔了。。。


薛定諤的郵遞:

在學校打籃球…摔了一下,後背著地!後來幾天後背摔得一側一直自我感覺隱痛!然後就自己嚇唬自己是不是摔壞了啥!然後去我們學校附院掛了個號,進去,”老師好”老師微微一笑”醫學院的?””嗯””哪兒不舒服””打球摔著後背了,總感覺這塊肋骨跟另一側不對稱”老師問,學啥的?答”臨床”,老師說,那你跟我解釋一下這是第幾塊肋骨,肋骨下有啥臟器…吧啦吧啦…一會老師摸了摸,說沒事!放心吧!然後高潮來了!老師又問”是不是沒女朋友”我一臉驚訝的看著老師”老師你咋知道”,老師說,回去除了學習再找個女朋友,你這就是閑的,沒啥事研究自己!人家有女朋友的都研究女朋友!年輕人回去找個女朋友去,你就沒啥事了!我一臉懵逼的應著。。。。

——————分割線——————

再更一個,對,我又去看病了

這回去看眼睛,最近眼睛總是不舒服。去我們學校附院掛了個眼科,進去後看到老師,然後我拿出手機(癥狀都寫在手機上)。老師聽了聽,說,你別念了,給我手機看看,本校的吧?我應了一聲。老師看了看說,你是不是考研的,我說嗯。老師說,你這是用眼過度啊!你得休息。我說,老師,我得考研。老師搖了搖頭說,你這個眼啊,不適合考研,適合心情愉悅的逛公園,出去浪。。。。。


皮膚醫生蘇瑾:

我:老師好(遞上病志本)
呼吸科大夫:(抬頭看見一個白大褂)您哪位?
我:我是皮膚科x主任的學生,現在念博一。
呼吸科大夫:哦。你咋的了?
我:我咳嗽有痰快一個月了,痰是淡黃色的,沒發燒沒感冒,偶爾有喘鳴音和痰鳴音,我猜是肺炎支原體感染,您給我查個支原體和血常規,再給我開7天左氧氟沙星吊瓶和一盒希舒美,還要一個轉診單,我要去診所扎,白天上班沒空,謝謝老師。
呼吸科大夫:……………………(汗)行,你去那邊那個電腦自己開吧。下一個患者!


Aorqu用戶:
師姐去附屬醫院看病的經歷
師姐:醫生,我有………的癥狀

醫生:中山醫的師妹?
師姐:我預防醫學的
醫生:你們是不是最近學內科啊?
師姐:是
醫生:你這是醫學生綜合征啊,大三的都有,別嚇唬自己了,該幹嘛幹嘛去吧,復習別太拼


木木然:

不是醫學生,因為選修了一門課裝過一次逼。

做心超的時候,我問了一句:

醫生,我最近做到一道題,已知超聲波射出的頻率,超聲在血液里傳播的速度和血液流速,我該怎麼算血液接收到的超聲波頻率和超聲波反射回機器的頻率呢?

我就感覺到醫生一驚!看我的目光帶著一種欣賞,問了一句:你是學這個的?趁年輕…趕緊轉專業…


江一帆:

那年大二去看病,掛了我中醫診斷學老師的號。
「什麼病?說吧!」老師看了一眼我的病歷本,「xx級中醫x班!」
突然眼睛放起了綠光坐正了對我說,「我是不是帶過你?」
「是的,老師。」
「哦,自己說主述吧。」
「主….述…?咽喉有痰,咽不下,咳不出,咽炎吧….」我惶恐。

「中醫叫這個做什麼?」
「梅…核氣…吧?」
「摸了自己的脈嗎?」
「沒有…」
「來,把手伸上來。舌頭伸出來。」
我照做。一股被摁在桌上的無力感油然而生。
「脈滑數,舌胖大,有齒痕…苔白厚膩。」老師邊念邊在我病歷本上寫道,頭也沒抬對我說,「還記得這些都代表什麼病嗎?」
我額頭開始滲汗,「苔白是有寒吧….脈滑是懷…孕…?」
老師抬起頭,確認我是男的無誤後埋汰我,「病理性的滑脈呢?我課上沒給你們講不要摸到滑脈就是懷孕嗎?」
「講…講了。」我附和,心裡想著我為啥要覺得老師上課講的很好就來找她看病啊!
然後我靜坐,等待老師龍飛鳳舞在我的病歷本上寫一個個的中藥名。
寫完了她把病歷本遞給我,
「去樓下拿葯。等等,你診斷學考了多少分?」
「七十….多…吧..」
「七十多?」老師彷彿在思索自己的教學生涯。
……所以拿葯的時候我一直在想老師會不會改我的成績。
———————–
「老師,葯房要我問你半夏是姜半夏還是法半夏啊?」
「當然是法夏啊。我說你中藥是怎麼學的?」
(一臉委屈但是沒說的我,其實我當時還剛開始學中藥啦)

……………..
這兩天突然間,Aorqu首答百贊了,心裡賊開心(其實是時不時偷偷打開Aorqu看著贊漲起來的)。謝謝大家!


納吉的友誼雞塊:

臨床大一萌新…
前天發燒…昨天到38.7…
然後自己爬去了醫院看病…
一切的一切都很順利…直到我掏兜掉出了我的學生證…
「呦 學啥的」
「臨床」
「大一娃娃」
「嗯……」
這時候醫生大叔的眼睛裡閃出了詭異的光…
然後他認真的念了下我的名字…
「好,我記住你了。」
我:????????
難道這大叔以後教我么…………


斑馬禁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這都不算什麼!
你們見過第1第2台手術的助手是第3台的病人么?那天沒人跟我搭台,就只能把我那準備手術的學生拉下去先給我搭台做手術,然後我再給他做。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