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接診醫生是怎樣一種體驗?

問題描述:
, , , ,
胡遠東:

實習的時候管過一位大學部室退休老教授的床,這位七十多歲的阿么是包括科主任在內所有教授的老師……她愛人也是本院另一個科室德高望重的老教授……

基本上每天科室的大Boss都要過來請一回安的節奏……平時表情嚴肅的各位教授在阿么面前都變成了國小生,恨不得臉上能笑出朵花來——然後出了病房馬上換回教授臉:「皮緊點給我看好了啊!今天的病程記錄拿來我看看!」我發誓那是我有史以來寫得最認真的病歷。

阿么總是笑眯眯的,怎麼問都不煩,每次我問診漏了什麼都會提醒我補上,還手把手指導我做觸診……

近十年前的事了,想起來還是很感動。阿么要是還在的話,衷心祝您老身體健康啊!

好啦好啦怕了你們啦,我解匿還不行么。


Aorqu用戶醫學:

我剛工作還沒有獨立管床的那會,有一天,我的上級醫師陳老師收治了一名本院的同事,入院診斷是心肌炎。

但是我在接診她的時候,卻基本排除了她心肌炎的可能性。帶著不解,回到辦公室詢問陳老師原因。

陳老師哈哈一笑:那是我朋友,她剛生完小孩,有些產後焦慮,就來我們科住個院,找個機會休息一下。

我有著不解:那她為什麼不在自己科室請假呢?那不是更方便嗎?

陳老師笑的更大聲了:因為她是菊花科的啊。。


吃撐了:

還是上學的時候。我哥們結婚那天我喝大了。為什麼呢?因為我結婚時他是伴郎,那天他替我擋了不少酒,結果他喝大了。我呢,在他的婚禮上也算是投桃報李,替他擋了不少酒,結果我自己也喝大了。

關鍵還是三種酒一起喝的。汾酒大概七八兩,啤酒六七瓶,紅酒記不清了。

通常來講我喝大了以後只是睡覺。結果那天我吐完了以後還是毫無睡意,胸口特別難受,脈搏快、喘不上氣。我當時就覺得這是心衰的癥狀。大概跟混著喝酒有關系。

當時我是在老家,我爸媽看我這樣,問我行不行。憑借我的醫學知識和我對自己身體的了解,以及我最後的理智,我說:不行。過不去。帶我去急診。

我爸就開車帶我一路趕往醫院。那是個夏天,我爸又開的飛快,夜風一吹,我更完蛋了,到了醫院門口剛下車,我立馬跪在路邊繼續吐。

我媽看著我,我爸掛號去了。那時候我大概是吐爽了,刺棱一下站起來,搖搖晃晃往急診科走,我媽都拉不住我。

到了急診科,我徑直走到大夫跟前,字正腔圓地說:大夫你好,我喝多了,喝了很多。我可能存在心衰、酒精中毒、低鉀、急性胃炎。我需要葡萄糖、納洛酮、蘭索拉唑,還要吸氧、上心電監護,床頭備強心針。

說完這些我就徹底斷片了。等我醒來天已經大亮。

我爸問我感覺如何,我說:滿血復活了。回家。

辦手續的時候,急診科大夫跟我聊:同行啊。

我:嗯是啊。

專業啊。也乾急診吧?

不。骨科的。還沒畢業。

懂的不少啊,還知道納洛酮。

喝大太多次了,有經驗了。

不過這玩意現在不常用。麻醉他們用的多。咱這用不上。

是的。我在我們單位,有時候喝大了,也跑到麻醉科跟他們要納洛酮。

下次少喝點吧。都是大夫,都懂。

嗯。多謝!

然後我就回家了。

每次喝大以後都發誓再也不喝了。

每次都是狗改不了吃屎。

唉!


竹子:

再更一發,還是上一次提到那個住院做宮腹腔鏡生二胎的同事,剛出院不久就懷孕了,現在孕11+周,剛剛下午又見紅住院安胎了,然後這貨,在補液打完一瓶之後,沒喊護士,不知道啥時候自己摸去了配藥室,自覺自動的給自己換了另一瓶補液,剛被護士一通吐槽哈哈哈!

**********************************************
更新一發

成功從慘科脫坑,回到婦科去了,剛好今天又有個同事入院,繼發不孕,準備生二胎,入院做宮腹腔鏡聯合檢查+通液術,今晚夜班,接班的時候護士說某某床沒開醫囑沒寫病歷,點開一看是科里同事的名字,蛋定問了一下跟她同組的醫生咋搞,同組醫生同樣蛋定的回復我:”沒關係~她自己來~想做啥檢查她自己開~病歷、同意書她都自己弄,咱憋管她~”

術後第二天,大家整理出院病歷,發現很多那位住院同事的出院病歷,這時候上面說”憋管她”那位仁兄又發話了:”要不讓阿清過來辦公室一邊打針一邊整病歷吧~畢竟辦公室比病房暖和~”

護士說:”你們真是中國好同事~”

*********************************************

本人婦科醫生,身邊有對同事,兩口子都做婦產科,科室規定不能夫妻兩個杵在同一個科室,所以一個待婦科,一個待產科,一年一輪。男的在產科的時候,剛好女的懷孕,36+6周那天,女的臀位見紅不規則宮縮,自己開車去了產科住院部,男的說你等會兒啊,我忙完手頭這個術前馬上收你進來,女的說好。等了半個鍾男的還沒忙完,女的急了,穿著病號服走去辦公室,用她老公的工號自己給自己開醫囑寫病歷簽病情告知簽手術同意書,然後指揮護士做術前準備推進手術室,整個下來一氣呵成,只花了一個鍾,棒棒噠!


吳喜慶:

自己幫自己看病 自己幫自己寫病歷 自己幫自己化驗(抽血是護士mm抽的 驗了一下血五分類crp) 自己幫自己開葯 自己幫自己拿葯 自己幫自己吊水(本來想找護士mm幫我扎一下的 發現她們太忙了 算了 還是自己搞定吧 然後就在辦公室里吊水) 吊完繼續滾去上班…

所以醫生也是普通人 醫生也是會生病的 我一直沒覺得醫生有什麼高尚的 醫生只是一份職業 醫生也是有家庭的 也是有上下班時間的 我並不希望你尊重我 我只要求你把我當普通工作人員就好 and I will do my job.

看到自己生病的事情 想到我們醫院兒內科教授王榮發 快要退休了 卻查出了胰腺癌晚期(胰腺癌的兇險居各種癌症之首)不禁唏噓不已 以前老爺子看到我來 總是笑咪咪地說:小胖子 今天是你上班啊? 忽然覺得悲從中來 希望老爺子吉人天相 也希望所有醫務工作者保重自己身體


羊羊不是咩咩:

只要去看醫生,不管原來的職業是啥,就都在病人的位置。如果非要有啥區別,大概就是這位病人比較「權威」吧。
分享個我們老師黃哥上課給我們講的自己的故事。

黃哥畢業後工作三年,有段時間感覺自己不太好,半夜睡不著覺,後背疼,吹吹風半邊的臉就木了,還迎風流淚。科室里的同行幫他看過,誰都說不準他得啥病,但是他那年才28歲,年輕力壯,倒也沒太當回事。直到有一天他接待了一個跟他同齡卻已經腦溢血的小伙,一下子害怕了。
黃哥原來半夜失眠,只是覺得餓,眼睛干,但現在胸口發悶,姿勢不對胸骨角還疼,腎區也有種隱隱約約飄飄渺渺的痛感,總之五臟六腑都不得勁。
於是黃哥就暗搓搓的在自己的單位做了核磁共振。
幫他看片的還是他當學生的時候教放射圖像的李老師,一副主任醫師。李老師把片子拿出來後看了半天,說:「小黃啊,你哪難受?」
黃哥細細的把自己的癥狀說了一遍又一遍,李老師對著片子看了一眼又一眼,最後嘆了口氣說:「小黃啊,要不你去XXX醫院再做一次,他們醫院新進了一台1.5的,比咱們這1.0的好,然後你找他們的主任醫師,姓包,讓他給你看看,嗷。」
黃哥下午就去了XXX醫院,排了兩個小時的隊,被綁在精度高達1.5的機器上,伴隨著「dingdingdingdingduangduangduangduang」的聲音做完了檢查。
給他看片子的還不是包大夫,是另外一個值班的醫生,那位醫生看完後,嘆了口氣,說道:「這樣吧,明天中午12點包主任才來,讓他給你看吧。」
黃哥當時已經被嚇懵逼了,抱著自己的片子,一路迷迷瞪瞪走回了家,走了三個小時,回到家都12點了,黃哥連衣服都沒脫,躺在地上就開始思考人生,凌晨才睡著。
第二天黃哥請了假,12點拎著自己的片子去了XXX醫院,包大夫正好在,還帶著一大幫學生見習,他哆哆嗦嗦的把片子遞上去,包大夫帶上眼鏡看了半天,突然跟旁邊的一個學生說:「你快去把人都叫過來,來看這張片子!」
黃哥當場就裂了。完了,這還不是小病啊!這是能做示範的大病啊!
待學生都圍過來了,黃哥被擠到外面,就聽到包主任中氣十足的在裡面說:「同學們,都看好了啊,看仔細了!一定要牢牢記住這個圖像!」
黃哥閉上了眼睛。
包主任繼續說道:「這就是最正常的人體的圖像!」


陳鋒:

泌尿外科,實習的時候我同門在自己科住院做包皮環切,除了手術不是自己做的,寫入院,病程,手術記錄,換葯等等全都自己干,還不佔床,簡直最省心病人。

還有一個轉科大夫,正好輪轉到我們科,結果查體發現了腎囊腫,比較大,有手術指征,就在科里做了,這個算個大手術,躺了2個星期爬起來就開始幹活,隔壁床的大哥很詫異,怎麼上午還躺那被別人換葯,下午就起來給我換葯了…難道我過兩天也得給人換葯???


東郡小霸王:

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說個獸醫接診人醫的故事,你知道,獸醫嘛,平時接觸的人的職業很廣博,有的時候,你也會見到同為醫生,而且十分看不起你的主人,比如前段時間接到的一個絕育的貓咪,主人是某醫院的啥啥外科醫生,還是主任。反正就是遊走在抗病一線,技術與身體貭素都在頂峰的那種。一來就對我們醫院,從裝修到設施的一頓抨擊啊。這個設備老了啊,這個操作不到位啊,這里消毒沒有做好啊(哥哥,咱們是動物醫院,真的不是每個動物醫院都有CT還有核磁共振的,我們的血書和生化真的不能和人的化驗科比的。)
後來……他提出要自己主刀!你沒聽錯!!!自己主刀!!!!
這特么跨專業都跨過山和大海了啊!!!!
在我們的一再勸阻下,不肯,然後還簽訂了免責協議,然後他自己上手了!!!!!
結果他找不到卵巢,他找不到子宮,然後灰溜溜的跑出來問我們

然後我們就把他趕出去了,等我們做到最後要縫合的時候,他又跳出來了。我來縫!我來縫!你不是主任……你這像舉手回答問題的大隊長
然後他縫好了

然後縫的太密,過了兩天回來拆了再縫…………我都有點心疼那隻貓了

——————————————————————————————————分割線————————————
有位同學提出了骨折自己固定的問題,正好手上有個病歷,一個骨折的貓貓,主人也問我能不能外固定..……


反正我的醫術有限,沒辦法外固定,你還是去更大的醫院吧


Echo Grey:

大學時,《內科學》講到血液系統疾病,我就覺得自己凝血功能不好,跑到學校附院,「老師,我覺得自己凝血功能不好,我要查凝血四項。」 老師王之蔑視的看了我一眼,「’你們是講課講到哪裡,就懷疑自己有什麼病,查什麼凝血四項,挺貴的,給你開個血常規,沒事就趕緊回去吧!」然後,拿著結果正常的血常規,歡天喜地回學校了。。。


Aorqu用戶陝西省人民醫院 腎病內科主治醫生:
在醫院工作,接診病人過程中經常會碰見同行,多數情況是陪同病人,當然也有遇到同行是病人的情況
有一次,主任給我打電話,說收一個腎病綜合征的病人,我說好,來了一看,呀,我們心內科大主任

「X主任您好,您在門診得化驗單我看看」
「好的,小同志您過目,費心了」
「主任您看,您的血清白蛋白25,24小時尿蛋白定量7000多,加上血脂高,浮腫,是典型的腎病綜合征」
「嗯我知道,以前我學過」
「額…好的主任,您這個情況得做腎活檢,明確病理診斷」
「嗯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做」
「額…目前啊,兒童的腎病綜合征可以先用藥物治療不做腎活檢,成年人的腎綜病理類型多變,最好做一下」
「嗯我知道,小同志,我雖然是心臟內科的,以前醫院沒有你們腎內科的時候,我也治過腎病綜合征,不就是激素嘛」
「是的主任,以前葯物種類少,沒有獨立的腎內科,腎活檢也不普及,通常是激素試驗性治療,可是現在……」
「嗯我知道,小同志,我還是不想做,你給我先把激素用上吧」
「可是主任……」
「沒事小同志,如果我吃了激素沒用,再聽你的」

最後,請示了我們科主任,同意不做腎活檢,先用激素試驗性治療

「X主任,我和主任商量了一下,那就給您先把激素用上,成人劑量1mg/kg,您體重65公斤,就60mg吧」
「嗯我知道,我就不用那麼大量了,吃個40就可以了」
「額主任,40mg是中等量,可能效果來說……」
「嗯我知道,小同志你就按我說的用吧,我心裡有數」
我心裡沒數啊主任……

最後我這個小胳膊還是拗不過人家那個大腿喲,給了40mg。

結局:按照腎病綜合徵得使用原則,激素起始量要足,減量要緩,維持要久。激素使用一般要一年以上甚至更久。
可我們這個心內科的主任,40mg,只用了半年,尿蛋白就轉陰了,至今已經7年,再未復發過(手動捂臉)

再PS:後來見了這個主任,還被他鄙視了一番:小同志你看,我按我的方法治好了不是?(手動捂臉)

PS:這只是個例,希望大家不要效仿,治病還是要嚴格按照指南來……


馬蟲 醫生:

看泌尿科只能是:師兄啊,我有個朋友,不是我…最近不太行了…做點什麼檢查?開點什麼葯?…就幫朋友問問


王永剛:

真人真事兩件。

讀書的時候在成都華西壩,學校裡面有很多大牛的,這是前提。

第一件:有次感冒了去校醫院掛了個內科號,然後排在我前面看病的是一位博士師兄,他跟校醫院醫生出示了學生證後,高潮來了!!

醫生:你哪裡不舒服?

師兄:。。。balabala了一堆。。

醫生:你認為可能是什麼原因引起的?

師兄:。。又balabala了一堆。。

醫生:好的,你認為該怎麼治?

師兄:我認為應該。。再balabala了一堆。。

醫生:好的,那就按照你說的辦,這是處方,你去拿葯吧。

我當場就震驚了!一臉懵逼!!!

第二件:
我室友也是一尊大神!

有次感冒了他也是去校醫院看病,問診拿葯都沒啥好說的,正常流程。

拿了葯之後要輸液,於是高潮來了!!!

大家都知道校醫院嘛,水準確實趕不上附屬醫院。

於是,在室友沒吃早餐的前提下,護士穿刺了幾次都失敗了。

我室友實在受不了了,加上又是急性子!

於是!他就自己給自己做靜脈穿刺!右手穿左手!還一次性成功了!


侏醫生:

最大的體驗就是 醫患配合極好

因為大家都明白醫學,所以基本不需要解釋什麼東西

大家完全的互相信任

共同努力戰勝病魔

比如我老婆生孩子時候,我從來不會主動問主管醫生太多問題,她們說自然分娩就自然分娩,說自然分娩估計有困難要開刀就馬上同意簽名,充分信任。

就醬


李孝川:

小時候阿公阿么每天都會在一個固定的時刻在餐桌上對面而坐,然後相互擼起對方的的袖子。

而我總是會站在一旁,抱著他們的那個鐵盒子裝的老式血壓儀伺候著。


我是誰家的:

那你們說我逃課回家, 打嘀嘀專車碰巧司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科主任是什麼感覺……


佳娃:

生孩子的時候,我的病歷是我自己寫的。
家屬簽字是我自己用左手簽的。
~~~ ~~~ ~~~ ~~~
大家多慮了,我沒什麼特殊的。
家人沒什麼特殊的,愛人不是學醫的,只不過為了省卻麻煩,知情同意、病情告知之類的一概免了。其實在日常的工作中,這類工作佔大部分時間。


AliceX:

媽媽更年期綜合征,停經近一年後來了一次少量月經,我害怕是惡性病變,帶著老媽去了醫院。
老媽掛號的時候我接了個電話,她就掛錯科室了。
進去後,大夫問怎麼回事,我說:哦,那個51歲,停經近一年後少量陰道出血,平素有潮熱虛汗情緒波動等更年期癥狀。
大夫問我:那你掛錯科了啊,想幹什麼吧?
我:不好意思啊,想查個性激素六項,做個陰道B超外加TCT
我一邊說他一邊寫。
出門後,我媽說:你說東西他寫,你倆像點菜的。


Gaslin:

我是苦逼研究所一枚,說一個在我們醫院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吧。答主是心內的,老闆是個大主任,屬於專業一把手那種。話說一天早上我們醫院婦產科張主任,來到手術室,洗手之後剛站到檯子上。突然感覺心裡發慌,面色蒼白,一個趔趄就自己倒在地上,當時大家第一時間在想是不是早上沒吃飯低血糖暈倒了,但還是馬上做了個心電圖,一看急性前壁心梗。當時我老闆正在科室查房,四周被病人和家屬圍了一圈,掏出手機一看是院長的電話,院長的話非常簡潔:導管室,馬上!我老闆估計當時一聽這么急的語氣,馬上撒丫子就往導管室跑,我估計見慣我老闆平時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患者們都驚呆了。結果就是我老闆急診給婦產科張主任做了造影,當時放了兩枚支架。後來呢,撿回一條命的張主任,開開心心繼續當主任咯……話說張主任當時要不是在醫院的話,估計夠嗆啊……


午蠻:

舅舅是個鄉村醫生,起碼三十年工作經驗那種。中醫為主,西醫也精通。

大概是去年,舅舅血壓高,頭暈,然後爸爸就送舅舅去醫院。醫生剛去看了一眼舅舅認出來,沒錯,他們是同學!而且是學弟!

期間各種檢查各種用藥,主治醫生每一項都問我舅舅!我舅舅就坐在病床上說,你看著辦,該怎麼來就怎麼來!

舅舅從來不亂開葯給病人。很多同行都找舅舅看病。而且舅舅的中藥用藥也特別厲害,也積累了些名聲,但是,重要的是醫德啦。

舅舅因為是殘疾人,出行不太方便,但是出診從未推辭過,有一次雨夜出診,單車都給摔了(ಥ_ಥ)心疼!

所以說,醫生都很不容易,尤其是鄉村醫生,默默給舅舅點贊。順便說一句,對醫生好一點吧(。•́︿•̀。)

刪除了一些引起爭議的細節,大家和平一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