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護士相信鬼神嗎?

問題描述:關於鬼神之說,想聽聽每天和死亡打交道的醫護人員的看法。 可以是信鬼神,也可以是信神不信鬼,信鬼不信神,或者是不信鬼神。 醫學是科學,那麼醫生護士相信有鬼神的存在嗎?或者在工作中見過鬼嗎? 如果醫護人員是無神論者,那麼萬一見鬼了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三觀都被顛覆了(總聽說一些醫院鬼故事)? 如果醫護人員是有神論者(比如有宗教信仰)或者是相信有鬼的存在,那麼面對患者的死亡,態度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也可以從自身…
, , ,
陳soso:

兒外科————————走一個男孩 必走一個女孩————————五年了,都是這樣————————如果想問問哪個小病人怎麼樣了,不出兩天,必會再住院


Aorqu用戶物理學:


新設備開機,來自不願透露姓名的張醫生朋友圈。


河豚小姐:

以前待的醫院是一個社區,院里有棵好大好大的松樹,有多大呢。三個人手拉手才能合抱過來。有天我去給個大爺量血壓,大爺說,姑娘,你說你們那樹底下怎麼那麼多小孩兒跳舞呢。我看了看,什麼都沒有啊,沒過多久,那個病人去世了。過了段時間,又有個病人查房的時候,問醫生,你能叫樹底下那些孩子遠點玩么?太吵了。醫生說,知道了。出了門,醫生告訴我,這幾天多看看吧,也就這幾天的事了。我就很好奇為什麼不同的病人都能看到同樣的事,纏著醫生讓他告訴我。醫生沉默了好久,說,說了你可別害怕,早二十年前計劃生育抓的特別緊,好多做人流的,引產的,那些個小孩子就埋在那樹底下呢。不寒而慄啊有木有!!!重點是,當時我住的職工宿舍就在樹旁邊啊!!!還有件事,有個三四歲的小孩有段時間一直發燒,白天好好嗯晚上就發燒了,大小醫院看遍了都沒有辦法,抱到我們醫院來,醫生說,回去喊喊就好了(就是喊魂的意思)然後,兩天,好了,有時候真不得不信呢


孤劍:

我也加幾個吧,大家討論的這么熱烈。。
有個病人,17床,夜裡突然不行了,旁邊18床發現的情況按鈴叫了醫生護士,搶救了一夜失敗了。正好是過年期間病人比較少,這個房間就空出來關閉例行消毒。這個時候18床鈴突然響了,這個房間斜對著護士站大家都清楚的看到門鎖著裡面沒人,新搬不久的病房樓,鈴也從來沒壞過。大家沉默了一會兒在護士站把鈴關掉了。過了幾分鐘,鈴突然又響了!幾個人一起進了病房,確定沒人,於是又關了。之後就沒什麼了。。。事情過了一年了,鈴再也沒出過問題。想想還是有點奇怪。
再說個別的。我讀研剛到臨床,跟了一位高年資主治,一開始他很開心,覺得有我在會輕松很多,結果從第一個夜班開始,半年時間,後半夜必有急診手術!以至於全院的實習生都知道,來骨科輪轉實習千萬別跟我一組。提我的名字可能不知道,一提骨科黑神,大家都認識。
還有個我師弟的。臨近過年,科里晚上去聚餐,師弟夜班不能去,不開心,就在群里得瑟發資訊,各位老大玩的開心不,要不要搞幾台急診手術咱科里接著聚一下? 凌晨一點,三台急診手術同時開台,除了幾位老大全部回來,弄到九點多,做完手術就把師弟群毆了一頓。

看到大家說 絕對不能亂說話。。真的都是次次巧合嗎,還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有次白天值班,下午五點半下班,到五點了難得一個病人都沒收,我就在那得瑟的跟上級說,咱好久沒急診搞個開放脛腓骨了,抽空來一個?話音剛落,急診電話,馬上收一個開放脛腓骨的,收上來一看,碎的亂七八糟。。手術做完都十點多了。。。台上上級邊做邊罵我烏鴉嘴。。


匿名用戶:
曾經在臨床待過,多數時候不信鬼神。
夜班最可怕的不是鬼,是患者病情變化(當然是變壞或者變得很壞),最可怕的不是重患(一般重患都已經被反覆交代病情簽病危通知書,家屬多少已經有準備了,醫護人員也多少有準備了,監護什麼的該上也都上了),最可怕是白天查房還開玩笑說話的患者夜班就掛了,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真的。急會診自不必說,最怕被急診大廳叫過去,都不知道會面臨什麼狀況(因為未知所以可怕,原諒我腦洞太大)。
串班必有大事已經是鐵律了,不多說。
分享兩個我覺得很殘忍的故事,
一個是剛開始實習的時候,跟老師還有學姐一起值夜班,來個重患,搶救以後病情平穩了(我以為平穩了沒事了),老師和學姐一直沒睡(當時很不理解,現在想來除了職業道德以外可能更多的是一種醫生特有的直覺?),我睡到凌晨的時候(真的很困)被吵醒了,那患者掛了,病房圍得里外三層,他老婆抱著他兒子在門外蹲著,孩子已經睡過去了,他老婆也不哭,就那麼獃獃的蹲著,一群人鬧哄哄的好像和她一點兒關系也沒有,我覺得她好可憐,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另一個是輪轉結束,定科實習時候,夜班跟老師去心內會診聽來的,他們科一個下台沒多久的醫生(一青年才俊)身體不舒服住自己科了,當時還和自己同事開玩笑說要為事業犧牲、獻身醫學之類的話呢,當天晚上病情急劇惡化,查出是主動脈夾層,第二天死在台上……他妻子懷孕不到六個月……聽到這些我想起了那個抱著孩子蹲在病房外的女人。
死者長已矣,生者當如何。一個人走了,他的親人要承受多大的傷痛。生命可貴,諸位愛惜健康,遠離疾病。題外話,除了平時遵循健康生活方式,最好能定期體檢,目前的生活節奏和工作壓力已經讓太多的人處於亞健康狀態了,能扼殺在搖籃里的病魔就別養大為患了。


大頭劍客:

吳教授手藝精湛 鬼斧神工

手術做的像教科書一樣

某一周末開車出去辦事

行駛在魔都某人少路段上

突然一個激靈

感覺病房18床可能要出事

打電話給病房

直接告訴值班護士

給18床老爺子上個監護並吸氧

護士說他術後病情穩定能吃能喝

明天就要出院了

上什麼監護?

吳教授說必須上 我馬上回來看

驅車殺回來

剛回病房

說18床血壓垮了 昏迷了

正在搶救

忙了半天

後來搶救回來了

老頭意識逐漸恢復

問他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老頭說剛才突然感覺不行了

左邊一片漆黑 有一股力量把我向里拽

右邊是亮的 你們醫護人員把我往這邊拽

後來你們贏了

很懸哈

更玄乎的是該老頭有三個兒女

都在魔都工作或做生意

平時經常過來

有事找他們的話

打電話都能打通

這次搶救前給他們三個人都打電話了

沒一個能打通

搶救完了之後才打通的

三個人都來了

老頭直接讓他們給醫生下跪

以報答救命之恩

無論信不信鬼神

至少不要污衊他們


冰檸檬:

我姐是一名醫生,她跟我說的,每次值夜班都會做夢,雖然是夢,卻感覺很真實。夢見她在床上躺著睡覺,一群白衣服的人在她周圍飄,圍著她,嘰嘰喳喳不停的說話,說醫生我哪裡哪裡疼我不舒服我該吃什麼葯我難受我快死了……
我問她害怕嗎?她說怕什麼,身上蓋個白大褂,鬼神都不會傷害你。他們只會有求於你。


幾經相會得知夙願:

我特么的非常相信夜班之神,我肯定以前得罪過他。
每次上夜班我都不用想,交完班後就開始準備手術包,和手術需要用品,就靜靜躺床上等辦公室電話急診手術,我值班那天白天我都會好好睡覺,強迫自己睡覺,因為知道我不睡覺晚上受不了。曾經有過凌晨四點了科里一個電話都沒有響,那叫一個高興,還和麻醉師老師說看來我們一夜平安啊,正當我準備睡覺時辦公室電話響,車禍腦外傷 肋骨骨折 腓骨骨折,然後一下子靜靜的手術室熱鬧起來了,還有那台手術室時長7個多小時。從那以後外科醫生值班都會問問手術室哪位護士值班,還有我有半年被醫院送到上級醫院進修,上級醫院晚上忙是常事,但我離開我們醫院她們夜班都差不多一夜平安,最多剖腹產,闌尾這些。但我回來又是忙。好想哭。


楊蕾:

我原來是護士,但是我是屬於膽子比較大的,談不上信不信。
實習的時候,我們學生會被排上花班,就是晚上可以睡覺的那種,然後轉到了心胸外科,晚上11點就去值班室睡覺了,然後迷迷糊糊的就覺得有個女的坐在我腳邊,然後就夢魘了。後來過了一個月,我轉到了別的科,有次碰到正在心外實習的同學,她告訴我說她們有兩個人在值班室睡了都看到了一個女人,一次是在窗戶邊,一次是在床邊,然後都夢魘了。後來學生到了該睡的時候也不去值班室睡了,抱著被子睡到護辦。這是我覺得有點怕的一個,一直在考慮那個女的是誰。
後來上班了,有次半夜一點開始交接班,轉完病房後同事就去睡了,我就從長長的走廊的一頭走向護士站,然後走著走著就看見對面有個白影,嚇尿了啊!當時就在想,這是什麼!肯定是鬼!電影里的鬼都這樣!白色長裙啊!我該怎麼辦!要不要吐口水!大腦飛速運轉的同時,我放慢了腳步,然後我發現,鬼也放慢了腳步,我鼓起勇氣看向了它,發現它就是我穿著護士服映在對面窗戶上的影子,很清楚的影子。。然後慶幸沒人知道我是個傻逼。就去愉快的上班了。


Aorqu用戶:
在臨床混跡6年,最煩值班的時候別人問你忙不忙,說忙吧,這會的確不忙,說不忙吧,一會就忙給你看,所以你有朋友是醫生,這句話是禁句,問的多了直接和你翻臉。

這六年印象最深的是在腫瘤內科,腫瘤內科某前輩名言,治腫瘤的葯,有沒有作用無所謂,沒副作用就好,大部分治療是延長生存期減少痛苦。在那的半年天天都很壓抑,一群半死不活的人在床上哼哼唧唧,醫生護士沒事了有個特殊的愛好:預測某病人的死期。

醫生A:10床估計這兩天
醫生B:嗯,讓家人準備後事吧
護士C:我看明天能不能過去都是一回事
我:不可能,最少到下周

然後這個病人5天後去世,的確是第二周

醫生B:我的68床情況好點了,我看能過年啊(已經農歷十一月底)
醫生D:嗯,我看也是
醫生A:差不多
我:如果感染不在加重就沒問題吧

一周後,病人因肺部感染加重導致呼吸窘迫死亡

醫生D:我這48床快死了啊
醫生B:是快死了,就這周
護士E:我看他家人都買衣服了(壽衣)
我:我怎麼覺得他還能再搶救一下

然後病人情況急轉直下,家屬不同意放棄,各種搶救治療,心臟停跳至少四次,結果愣是拖了一個多月

到腫瘤科一個月後同事們已經開始流傳我的鐵口神算了,之後的一件事,讓他們立馬把我奉為天人,然後禁止我參與這個討論

一個病人病情很重,下班前幾個人閑聊,說起他,一直認為活不過第二天,他們隨口問我,我想了想,說:估計他看不到太陽了吧

我的本意是他活不過第二天,第二天來上班了病人沒死,有好事的就說看你總算猜錯了,我嘴硬你看他看到太陽了么?今天下雨好么?然後雨下了一周,那個病人也就撐了一周,後來雨停了,天氣預報第二天晴天,科里的人各種笑我總算說不準了,我都打算認栽,結果病人死在了當天夜裡皎潔的月光里

從那以後,他們尊我為鐵口神算,然後禁止我參與這個討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