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護士相信鬼神嗎?

問題描述:關於鬼神之說,想聽聽每天和死亡打交道的醫護人員的看法。 可以是信鬼神,也可以是信神不信鬼,信鬼不信神,或者是不信鬼神。 醫學是科學,那麼醫生護士相信有鬼神的存在嗎?或者在工作中見過鬼嗎? 如果醫護人員是無神論者,那麼萬一見鬼了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三觀都被顛覆了(總聽說一些醫院鬼故事)? 如果醫護人員是有神論者(比如有宗教信仰)或者是相信有鬼的存在,那麼面對患者的死亡,態度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也可以從自身…
, , ,
洛洛:

曾經滬某三甲各種ICU長期夜班護士一枚,不知道為啥兜兜轉轉都被丟在監護室,呆的最久的是普外監護室。
和某老師搭班就必死人,一個月監護室21個里15個死我們的組合班上,最後跪求護士長讓我們不要碰頭。
說說幾件覺得確實有點詭異的事情,術後好幾個不同時期的病人都會說看到天花板上或者地板上有錢包/聚寶盆之類,讓我們快去撿。有一個患者說空調上有很多螞蟻在爬。
最離奇的是一個跟我關系還不錯的病人,術後半夜醒來,坐起來問我:你們是誰?我在哪裡?(平時他能叫出我名字,當時看起來完全不認識我)告知他情況後,這個人性情比較溫和,聽了我們的解釋就睡了。第二天起來以後,交接班時候我問他晚上的事情,他完全沒有對昨晚的記憶了,像什麼都沒發生過,這個病人後來轉出ICU不久過世了,具體原因不知道,當時我連休好幾天,還是同事半年後提起才知道的,一直以為他出院了,很好的老人家。
某日監護室某床病人呼衰死了,死在我和我的黃金搭檔班上,過幾天又收治另外一個病人,開始術後狀況很好,一天傍晚同事忽然跟我說:覺不覺得這個老頭跟之前那個呼衰的病人很像?論五官其實不像,但是我當時也覺得兩人忽然有點神似,第二天這個病人也呼衰搶救無效過世了,和前一個病人死亡的時間點很接近(都在日夜班交接班的時候死亡)
最後這個比較懸乎,一天ICU裡面幾個病人都比較穩定,只有一個是術後新病人,ICU和外面病房同用一個搶救車。新病人半夜忽然大吵大鬧要回家,安撫病人解釋無效讓醫生來看看,外面病房護士這時也進來借搶救車,病人繼續吵鬧,磨破嘴皮也沒用,只好陪他聊天,繼續安撫,期間外面護士把車還回,外面的病人搶救無效死亡,裡面吵鬧的病人漸漸聊困了,就安靜睡了,一夜無事。第二天交班完經過他床邊,他神秘兮兮叫我過去,告訴我:護士小姐,昨天我吵是因為看到你們護士台前有一黑一白兩個影子,不敢告訴你們,怕嚇到你們,後來它們沒了我才敢睡。
出夜班換好衣服走到醫院門口,回頭看剛剛升起來的太陽越過醫院房頂,恍若隔世


致郁系的林醫生:

第一次答題、希望能弱弱的做一次小空白。

po主是一個市級三甲醫院的小大夫、介於國家開始更加嚴格的要求醫生以後我們進入臨床工作是要參加住院醫師規范培訓的——說白了就是要在很多科室輪轉學習各科室的技術及疾病診斷和救治。
然後……po主這個月被無情的甩到了120!這是最最院前急救的地方、120總台會給我打電話、我通過總台描述或直接聯系家屬以保證能第一時間了解病情、及時的將需要急救的患者送到病房救治。
120嘛顧名思義、肯定是病情重到家屬自己不能把患者整到醫院了所以才call我們的,但實際上有一部分家屬都是讓我們去拉直線的。
啥叫拉直線?拉直線就是心電圖裡面所說的等電位線、沒有心跳了可不就直了么。
我曾經接到公車上熱心觀眾打來的電話說坐在車上看見路邊到了一個人、你們去看看、報120,是需要有人接車的,你一句你們去看看、我們真心不知道具體位置怎麼救人?連個目擊者都沒有、一個無意識的人我們怎麼能知道什麼病情呢,希望大家不要再做這種偽善心好么!!要不然就負責到底!!要不然遇到這樣的事,第一時間是聯系110!!
扯遠了,我接到過大白天倒在路上一看就是昨夜喝多了酒睡在路邊凍死的、臉都凍在了地上、翻過來要做心電圖、臉皮都撕下來了,也遇到過獨居老人、子女去做飯或者看望的時候就發現滿地的血人都已經直挺挺的保持摔倒的姿勢死了不知道多久了,在這里還要說句題外話、老年人真的不要讓他們獨居!不要讓他們獨居!不要讓他們獨居!!誰都有老的那一天、年紀輕輕猝死的我也沒少見、更別說體弱多病的老年人,希望做兒女的都長點心吧。
你說我們怕不怕鬼、醫院常流行一種說法就是白大褂最辟邪、但其實我們接觸了這么多死人的感覺就是來不及恐懼、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別人生命垂危的時候的搶救、或者是對已故患者的悲哀,對於生命逝去大多是敬畏和同情、而不是恐懼。


Kiki:

謝邀,本來我是一個無神論者(但我還是很怕恐怖片,鬼片≥﹏≤)我曾親身經歷的故事讓我覺得,萬事萬物的存在皆是有存在的道理,有些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我父親的事情就不跟各位分享了,評論區有醫生們說得也挺正確的,感染科不脫白大褂主任不打死你,哈哈,確實。現在的醫院和以前他們老一輩的還是有很大的區別,比如現在很強的無菌意識,作為一名醫生,對自己說的話還是要負責任,有些事應該埋在心裡,白大褂值班我也不會脫,但值班時候我都有帶著床單,毯子和枕套,也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謝謝同行們善意的提醒。

我自己的事發生在2年前,當時在實習,小姨他們兩口子很忙,舅公過世,留下舅婆經常獨守空房,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老人家迷上了風水,家裡掛滿了黃符,小姨覺得奇怪但也沒反對,只覺得愧疚自己忙碌是不是忽視了母親的生活,就叫上當時實習的我寄住她家,一是離實習醫院近,二是可以陪伴老人,我欣然答應了。

舅婆是一很開放的老人家,雖然沒有文化,不識字,但心特別好,對於家裡出現的黃符我也有過不解,不過也沒發表任何言論,舅婆因為人好和院里的老人們關系都很不錯,大家經常約起這家玩那家玩的,有空我也陪她去其他老人那裡做客,一來二去,也和小區裡面的公公婆婆混熟了。

有一段時間自覺是壓力大的問題,晚上常常被噩夢嚇醒,整個人心神不定,上班疲憊,她很擔心的問我怎麼了,我就淡淡說晚上老做噩夢睡不好,可能要考試最近壓力大吧。過了幾天舅婆遞來一把沾著雞血跡的剪刀,讓我放枕頭下睡覺,雖然心裡有些猶豫,但又不好拒絕老人好意就放下睡覺了,誰知道那天居然沒做噩夢,一覺天亮,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起來(好的睡眠太重要了好嗎!!!)

這樣持續睡了一周後,舅婆某天說帶我去見一個人,那人是她好友,本地最有名的朱婆,據說人稱神婆,十算九准,很多外地人慕名而來都不一定能見到她,她只給有緣分的人算,朱婆婆今天提出要我去她家見她,想給我算一算,這個朱婆婆其實我們互相見過很多次(我經常被舅婆拖去和老人家們群體散步,這個婆婆就在其中,可我並沒有在意,只當是個很尋常的婆婆)

帶著好奇我去了,見了人後婆婆依舊很慈祥的要了我的生辰八字,接著就說了很多很多關於我的事,蠻驚訝,因為准!她連我幾天前在學校花園摔了個狗吃屎都知道。然後她突然問我,最近工作上有沒有得罪什麼人,想都沒想我就說沒有,她說你再仔細想想,我又想了下,除了有一天遇到一個蠻不講理的患者,在她對著我懷孕7個月的老師破口大罵,滿嘴祖宗十八代時,本人實在忍不下去就和她理論一通,叫來醫院保安,把人帶走了。不過事並沒放心上,要知道醫院這種地方太正常不過了,醫鬧基本每天都在上演,琢磨著就只有這一件,就告知了她。
她笑了,那名患者是個老人吧。我說恩。她說,丫頭,這人懂一點巫術,扎你小人呢,前段時間我聽你舅婆說你天天做噩夢睡不好是吧?我懵逼了,難道噩夢和這個有關?她說沾雞血那把剪刀是我給你舅婆的,為了破除巫術的,那個人現在也沒扎了,你可以把剪刀還給我了,安穩睡個好覺了,我知道那人是誰,你想要懲罰下她么?

得知真相的我雖有不滿,但覺得事情過去那麼久,對我影響也解除了,況且那人是老人,幹嘛和一個老人家計較,就拒絕了婆婆的好意。

婆婆笑了,拉著我的手突然情緒激動起來: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憑你這份心,我再問你一件事,你老實回答我,十年前,你是不是差點被車撞到?

當時一聽,整個人處於一片空白,除了那件事,那件我沒跟任何人說過,包括我的父母都不知的事,她居然知道!!

我點頭,內心已經處於抑制不住的難過,她接著問:我知道你從小就很愛護動物,沒被車撞,你知道是一隻貓救你的嗎?

一下子我眼睛都紅了,點點頭,反問她:您知道那隻貓還有沒有活著嗎?她下了一堆貓仔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它了,我和我父母有幫它餵食它的貓仔,貓仔都長大了,但我還是沒見過它,它還在嗎?
婆婆嘆口氣搖搖頭:不在了,它很早就不在了。

這一句不在了直接讓我感受到一陣心痛,按耐不住內心很多年的困擾的問題,接著問:是因為那一次她救我么?

婆婆沒有說話,我整個人開始控制不住的大哭,並且陷入一段驚心動魄的回憶,當年那隻貓咪是被小區一個獨居阿公養著的,小時候我經常陪阿公玩,和小貓也混熟了,後來阿公過世了,沒有人照顧小貓,很長時間見不到它以為它也離開了,直到有一天放學回家我手裡拿著一根火腿腸,那隻小貓出現了,很親昵的蹭我褲腿,我就把火腿腸給它吃了,不是沒想過領養它回家,但一是媽媽當時不願意養寵物,二是幾次想抱它上樓,可一到樓梯口它就掙扎跳下來跑了,可能不願意被人養吧,我也沒堅持了。後來我用紙盒偷偷給它做了窩放在小區一個防曬防雨的角落,它安家了,每天上學都把早餐分它吃,下午放學用零花錢買火腿腸給它吃。平時它也不待在小區,可每到我上學放學時間總是會準時出現,某次喂它被老媽發現了,老媽也沒罵我,默默的在準備下午飯時用碗多裝點吃的陪我去喂它,久而久之,它對我媽也親昵起來,我媽同意養它了,可它依舊很排斥跟我回家,折騰幾次,我媽跟我說,別勉強它了,讓它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就這樣過了2年,某天和往常一樣餵了它後去上學,走到小區門口,小貓就不斷對我喵喵叫,還一直蹭我褲腿,反常的舉動並沒有引起我的重視,平時餵食後它會站在原地目送我去上課,根本不像現在那樣纏著我,但我真的快要遲到了,撫摸下它的頭轉身走了,身後它還在持續不斷喵喵叫著。出小區門後是一條很窄的馬路,平時早上沒什麼車,我一般都會很快通過,那天不知道怎麼回事過馬路時有點心不在焉,偏偏這時候有輛速度很快的轎車呼嘯而來,我像沒看見一樣還在往前走,車也沒減速,突然很大一聲撕心裂肺的貓叫把我從思緒里拉出來,整個人猛然停下腳步,回頭看向站在小區門口對著天叫的很凄厲的它,是它發出的聲音,可正因為我停下腳步,車和我擦肩而過!不多也不少,剛好錯過。

因突然停下腳步重心不穩我摔倒了,目睹這一幕的幾個早鍛煉阿姨紛紛跑來扶我,咒罵司機不減速,這一跤把我也摔懵逼了,瑟瑟發抖,但眼睛就沒離開過小貓,小貓在我摔下來時停止了叫,慢悠悠走到我身邊親昵的蹭我,然後就走了,幾個阿姨看我沒什麼大事,交待了一下,就催促我上學去了。

當時人小,根本沒意識到多危險,也沒告訴家裡人,只是在想小貓原來可以叫那麼大聲,不像現在的我想著都心有餘悸,記憶中那擦肩而過很驚險,最深刻在於那一聲凄厲的貓叫,如果沒有那聲剛剛好的貓叫,我根本不會停下腳步,沒停下腳步會發生什麼我也不知道,或許就沒有牙醫姐姐這個人了吧。

這件事發生沒多久它就生了一堆小貓,帶著自己的孩子在我餵食時到我身邊蹭,彷彿給我介紹這幾個孩子叫什麼,之後就再沒有見過它,它的孩子沒它後就沒那麼信任我了,對人也不親昵,我媽依舊在固定地方放上飯菜,每次都是吃乾淨的,我們想,既然願意吃東西還是好事,希望他們一家子都安全的活著。

長大後很多事都淡忘了,但這件事一直在我心裡藏著,對於那隻小貓,也一直默默祈禱它肯定被好心人收養或者去一個更喜歡的地方生活去了,懷著年幼時無限美好的幻想。

所以當婆婆告知我它早就去世時,我整個人崩潰了,哭了很久很久,婆婆也沒多說什麼:動物都是有感情的,你對它好,它一定會報答你,不顧一切,你不用太傷心,它依然很愛你。
臨走時,她突然告訴我,我未來會是一個很成功的醫生,讓我一定不要動搖心裡的想法,成為醫生,是命中註定的。

這一次談話讓我對中國的玄學思考了很多,作為一名醫務人員,不該相信這種跟醫學形成對立面的神鬼論,醫生都信神了,患者還能信什麼。但親身經歷過都無法用科學解釋的現象要怎麼去證明?難道一切都是巧合?一切都是那麼剛剛好么?如果你說我完全不信,肯定不可能,我信這東西,但不迷,萬物皆有存在的道理和原因。

我還是那句話,你可以不信不喜歡不理解甚至於反感,但你不應該詆毀和傷害,對巫術,神鬼論,風水大師包括動植物都一樣,萬物皆有靈,一個人,信不信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善良,真誠,寬容。

在Aorqu第一次分享這個藏在心裡十年的秘密,感覺輕松很多啊,如果不是有人邀請我回答這個問題,我也不會想到算命的經歷,也不會想到說分享這個故事,感謝邀我的那個人。嘿嘿,我養狗也是緣分,很多事物都是緣分所至,人的一生很短暫,好好珍惜。

出於對家父與朱婆的尊敬,我關評論了,一些人真的讓我挺無奈的,我不愛與人爭論和吵架,我一直覺得任何言論和不同觀點都應給予理解支持和尊重,但上身到人生攻擊就不應該了,望自重。

對於那些抱怨我只有國小語文水準的Aorquer,讓你看一篇文章那麼累真不好意思,我就一寫病例水準的水準,將就了吧,有空我會改一改,謝謝提醒。

至於信不信這個問題,怎麼說呢,不信的話,你就當白話小說看吧。


呆萌的女超人:

只分享一個故事
在icu輪科的時候,有一張病床一個老太太,年紀很大,心臟腎臟功能都不太行了,神智有點不清,其實進說實話進icu也沒多大搶救價值,只是家屬有錢任性icu又有空床。那天晚上剛好我值班,預計著老太太估計也就能撐這幾天了所以比較關注,可是到了半夜,老太太精神總是好很多,然後經常突然房間某個角落大喊大叫的,我就過去盯著她,她老是看看我又看看其他地方,嘴裡在問「你們是誰,你們來幹什麼?」,我就跟她說「我是醫生啊,婆婆沒事的,好好休息,我們在這看著呢」,她在我說話時一直看著我,突然又轉頭看向另一個方向,指著那裡說「你們出去,不要在這里」。我就說「好,我們出去了,有事叫我們啊,我們都在外面看著,還好休息吖」。其實,全程房裡都只有老太太和我一個人。病到這種程度其實出現幻覺也很正常的啦,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出去之前,我還是忍不住默默在心裡想,如果那裡真的有想要帶走老太太的人,希望能對老人家好點不要嚇到她囖。


青營:

醫學狗答一個!

本人實習一年+規培三年沒有遇到一個在我手上掛掉的病人,沒有參與過搶救,值班那天本來以為要死的病人都撐過了第二天,說出去都沒人信……

我們醫院手術室的人很多都會戴金項鏈,還會討論哪種避邪效果好……

有一個室友被我們稱為勞碌命,每去一個科室都會忙得飛起,搶救、掛人、收病人,對某些清閑的科室來說她可以算是旺財了……

絕對不能說「今天真清閑」「今天不忙噢」「今晚應該能睡個好覺」之類的話,說出來後接下來的事情馬上就來打你臉了……

我的那位勞碌命的室友跟我們說的一件真事:她所在的腫瘤科有位老師從管第一個7床病人開始,7床病人就不斷地掛掉,明明病情很穩定的病人只要一轉到7床就掛掉,時間久了那位老師都有點抑鬱憔悴了。有一天一個7床病人搶救回來後說他看到一個女的在門口對他說話,叫他過去,他以為是某個病人家屬,然後後面的事就不知道了。大家都說沒看見過這么個女的,那個病人就再也不願意住7床了,後來科室就把7床撤掉了。勞碌命室友說她想早點出科。這是真事,科室里所有醫生護士實習生都知道,還有一些其他科的人也知道,估計很多鬼故事就是這樣傳出去的……

外科實習的時候,老師們帶著我們做截肢手術,術畢護士遞上一個小盆,往盆里倒上黃色的碘伏,用鹽水兌成金黃色,老師說:來,大家都來洗個手!我們一臉茫然地在盆里洗完手。事後問老師,老師說這個叫「金盆洗手」,表示以後再不做這種事了,再也沒有人肢體壞死了,這種手術雖然是不得已,但也屬損陰德的事。(評論里有粗淺的解釋)

急診、心血管、腫瘤科是最信的!不是相信,而是事擺在你面前讓你乖乖地接受~

大部分不是相信,可能更多的是對生命的敬畏,我個人絕對不怕鬼,如果半夜看到一個像鬼的東西如果有時間我絕對會走近跟它好好聊聊,鬼有什麼好怕的,人才可怕!同意某樓上的觀點,臨床狗覺得醫學不是科學,搞基礎的信科學,搞臨床的信命,信邪!


葉淺淺:

信!
我實習時基本每個科都輪夜班,但是。。。從來沒遇上過搶救。。。沒碰上病人去世。。。沒碰上急診手術。。。這一直是我實習生涯的遺憾!
心內我值班時我老師說從來沒這種一覺到天亮的夜班。。。然而第二天夜班的老師就大搶救。。
消內帶教第二天早上發現不小心把手機關機了嚇死她了,然而也並無卵事。。
神外和胃腸急診高發科室,依然一覺到天明,特么胃腸我還是跟著老總隔天一個夜班。。。另外我在胃腸後貌似我們組就沒收過腫瘤病人,然而隔壁的組收個沒完沒了,他們又沒有實習生就經常把我逮過去上手術,帶教稱我腫瘤殺手。。
去泌外那會快過年了,我們那間辦公室就我帶教和對面的老師,對面的老師各種危重病人,然後我帶教就是出院出院出院。。於是我在泌外的最後一周我們組就只有一個快出院的病人了。。
我覺得冥冥之中一定有什麼在保佑我,雖然我也經歷過半夜12點在住院樓一樓的電梯看電梯門反反覆復自動開關十幾次


兔子:

千萬不要換班!
千萬不要換班!
千萬不要換班!
重要的事說三遍,每次換班不是忙成狗,就是搶救個沒完。


Aorqu用戶:
1.我有專門的夜班戰斗服,冬夏兩季,分別是兩種動物的圖案,壓住夜班的,具體是啥這個不能說,嘿嘿,說了就不靈了。
2.夜班從來不吃芒果和火龍果,絕對絕對不要作死!!哪怕看一眼都不行!!
3.我科最怕的就是過年期間鞭炮炸傷,曾經有人在除夕夜一晚上六個鞭炮傷急診手術,所以逢節假日值夜班會心裡偷偷拜火神。。。


吳悠:

我是蠻信的,所以我從來不說今天怎麼沒病人啊今天值班好閑啊之類的,一般都在下班回家後才敢說。
但凡唧唧歪歪蠻不講理態度不好疑心疑鬼不懂裝懂的病人,絕大部分會出現一些小概率事件
但凡來了醫院一切聽從醫生安排遵醫囑的老實人,基本上就是一個正常的出入院病程

當然,以上都可能是記憶的偏倚


朱王勇:

信不信其實和我的職業無關。
不過我的職業似乎確實在這方面接觸的素材會更豐富一些…
以前值班時候就聽老護士聊過一些發生在醫院里的莫名其妙的事情
和身邊的朋友偶爾聊起,也會聽到他們說起自己經歷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再到後面自己也遇到過一些難以解釋的情況,並不可怕,只是會覺得很吃驚
聽到的多了,感覺這種事情其實還是挺常見的,不少朋友這幾十年人生里或多或少都遇到過
稱為「鬼神之說」似乎有些誤導,我更願意定義為「難以解釋的現象」
我不信鬼神,我只是相信世上還存在目前科學很難很好解釋的種種現象
少看帶有誇張渲染的靈異小說,多聽聽身邊靠譜的人敘述的親歷事件
就像做科學研究一樣,不帶感情地去觀察和記錄即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