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遇到過哪些「這居然都能活下來」的病人?

問題描述:醫生遇到過哪些「這居然都能活下來」的病人?
, , , ,
二兩狗膽:

答Aorquer質疑,防彈背心穿了,沒有卵用。打透穿胸毒販使用中國79式微型沖鋒槍。在後面位元組也更正了。曾經也有質疑子彈穿胸空腔效應沒傷到器官嘛?但是的確沒有傷到估計是防彈衣衰減了威力。

本來想曬出舅舅參加先進模範大會一些照片,想想還是算了畢竟曾經是緝毒警察。安全保密要有。

不信就當看個故事。

樓上答主說的童年挨槍斃胸前打了兩槍頭上一槍打偏沒死的犯人結合時間事件還有文字演繹的地方話。推斷應該是我舅舅。舅舅人民警察在gx某地凌晨抓捕緬甸毒販發生的。從舅舅巡迴演講稿得知大概。進院子毒販已經警醒,持自動步槍守門待警。破門抓捕一剎那毒販自動步槍隨即開火,第一位沖進去的警察中數彈犧牲。舅舅第二個胸前中彈兩發(79沖鋒槍)舅舅手槍開火打中毒販肩膀,趁毒販中彈反應間隔,隨即沖上手抓毒販槍管往天上指,就在往天上指的一剎那毒販扣響沖鋒槍,一發打中左臉剩下的全打在天花板了。舅舅死死抓住槍管為後面戰友贏得時間成功抓捕了兩個緬甸毒販。 說說後來的,舅舅中槍後很清醒。由於失血過多還是什麼原因很亢奮,為了不讓舅舅亂動,四肢讓手銬拷在床上,讓答主看見了了。 。。。
舅舅在醫院住了大半年,胸口槍傷奇蹟躲過了心臟和肺。就是半邊臉打爛了。一隻耳聾,一隻眼看不清。還跟護士談了戀愛結婚弟弟已經11歲了


echo echo:

我。18個月的時候有一次感冒,老媽想給我打一針安痛定,(老媽是護士)結果那天家裡停電,我媽就摸黑從那一盒安痛定裡面拿了一支給我打了。但是不知道為啥那一盒安痛定裡面混了一支杜冷丁,所以18個月的我悲慘地被打了一針杜冷丁,我媽說那一針下去我呼吸就沒了,送醫院搶救了整整一夜,沒有後遺症,也沒上癮 然後因為我上學的時候成績還不錯,每一個知道這件事的親戚都把這歸因於那一針杜冷丁。。。。
————————回答疑問的分割線——————
啊呀呀大家都在糾結為啥我家會出現杜冷丁,那個年代葯品管理一點都不嚴,啥葯都能帶出來,再說我媽都不知道那葯是怎麼混進去的。不管是我被誤打了一針杜冷丁這件事還是我被搶救過來這件事都是小概率事件嘛,話說這個問題底下的回答哪一個不是呢?


知一隻:

大難不死的背後是好多醫務人員的不放棄!


只只鹿:

我啊!!!!!!!我從十三樓不慎摔下,然後嚇死晨練的了,在地上躺了一會兒就爬起來了回家。下午發現動不了,送去醫院發現是內出血,然後我是怎麼的,可能摔累了就昏了過去還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事(有機會再說說),等搶救醒來,我媽眼皮厚度都快一丈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媽說醫生開個會說喊她們簽字,估計沒希望啦!

這可怎麼是好,和預設情節不太一樣啊,我還活著呢。

——————————————————————————–
(我是Aorqu新人,接著寫的話有些惶恐)
我看別人是這么弄的,不知道對不對,我就接著寫在這吧。

摔的那年是15歲左右吧,那個時候我比較瘦,10多年前的事了,好可怕!

對了,緩沖嗎,三樓處伸出了一個很窄的水泥露台算不算啊?

唉:-( 我忘了我要寫的了。。。我想著寫點吧。

我覺得通過這次摔,我的總體感覺就是痛,摔的我好痛,像被人暴揍一頓,摸哪哪疼,而且還臟。

比走在路上摔倒要臟,臉上全身上下衣服褲子的全是灰。。。至今不知道為何。。。

還有就是丟臉,還好我趕上的是晨練時間,沒幾人。

不過才著地的時候是沒有意識了,(我不太確定是瀕死看到了什麼還是嚇昏之後想像到的,總之,很奇怪)

我感覺身處在沒有方向感的地方,就是沒上沒下沒左沒右,心情變得好平靜。然後周圍有很多壓縮成折頁形狀的格子空間,裡面是像圖片一樣的記憶(會動),很多事情我覺得我根本記不得的都在那儲存著。我沒有動啊,那些畫面嘩嘩嘩的從我周圍掠過,好像是不用說話的,你想看哪,速度就會變慢停止,我就看到我小時候和我父親吃涮菜,我父親把我碗里的湯喝了好些,我很生氣地奪過碗來就把剩下的潑他身上了。

我父親準備打我,然後我下意識的說了句「對不起啦,我爹。」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是我鑽進了小時候的身體里說的。

父親沒打我。

然後我就醒來了,感覺哭過啊。
我起來後回憶了一下,在我記憶中好像沒有做過這種事啊,我反正不太確定的總之就是感覺很模糊。

前幾年偶然問了我媽,我潑東西在我爸身上是不是我國小時候乾的?我媽說那個時候我太小啦,怎麼可能記得,是託兒所,我媽說:你不是故意的,娃娃不懂事,一抬手就把碗打翻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就去看了這個記憶片段。

我現在想了想吧,如果那個時候我是故意潑的呢?結果肯定我是要被打的,但是我道歉後,好像我父母記憶里就變成我非故意而為之的了。。。

這個怎麼說呢。。。。有語音就好了,感覺打字力不從心,說不出我想表達的感覺。

大概就是處於某種機會下,可以修改事件中別人對事件的印象。


周七七:

院里搶救回來過一個羊水栓塞DIC的產婦,永遠忘不了那天手術間十八個醫生護士一起繁忙的場面,雖然作為一個小貨我只能負責數血袋記單子……每次看到很多人罵醫生的時候,我都很疑惑他們到底知不知道我們每天每夜都在做些什麼……時常在搶救回重病人的欣喜和整個醫療環境的絕望中來回遊離,趁還年輕,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在這個行業里堅守下去……


六層樓:

謝邀,沒想到有這么多關注!
希望大家對醫學增添信心!

預警

——————

謝邀!

之前看到了同事發的釘耙入顱圖片。

我也來發一個樹枝入顱的圖片,樹枝比釘耙還危險,因為有倒刺,而且是彎曲的,稍微用點力還可能斷裂在顱內。

於是乎,先做頭部血管檢查,樹枝從眼眶插入,但是居然避開了顱內的主要血管。

手術拔出對於神經外科醫生來說並不是難事。

經過了長時間的抗感染,患者度過了顱內感染關。

幸運的是,患者不僅活了下來,視力都奇蹟般的保住了。

很多人關注患者隱私的問題,但是這個圖在新浪、騰訊、電視台等官網等新聞媒體都能下載的到。
患者家屬不僅同意,還可以搜索到家屬接受採訪的視訊。謝謝大家關心!

最後再毛遂自薦一下我的專欄,外科醫生的日常 – Aorqu專欄
或者關注我本人,給大家講一些醫學和醫院的故事。。


李二狗砸:

20160602更新
世界上活得最長的「無腸人」今晨在上海去世,享年57歲…
唉…有興趣關注的Aorquer大家自行移步新聞區吧
=======分割===============
上海有個目前已經無腸生活了29年的無腸女的病例。
好像就是急性腹膜炎之後幾乎所有的腸子都壞死了。切除完只剩下胃、十二指腸了吧。這樣的患者是不能進食的。
結果愣是靠靜脈營養生活了那麼多年,去年還是今年她女兒的結婚了。順便說,她這個女兒還是她做了腸切除手術後幾年後生的。
所以生命真是又脆弱又堅強啊,順便感恩醫學進步。

然後之前還聽說一個病例。一小夥子和幾個同事在廠里休息的時間玩。然後把高壓氣泵還是什麼接到肛門,還把氣泵打開了,然後…直腸破裂,差點就死了。
當時我老師還跟我們說,這種人這么喜歡作死,長這么大也不容易啊。


美滿媽咪:

很多人私信問我孩子的近況。多謝大家的關心。六月十八號就四周歲了。只會叫媽媽,智力大概在一歲半左右吧。身體抵抗力好了很多。今年的復查不太好,肺動脈瓣口還有點狹窄,七月八月還要再去阜外造影看下具體情況。照顧她很累但是也很欣慰,看著她一天天長大,雖然很慢很慢……

美美馬上三歲了,終於會走了。只會叫媽媽,醫生說可能染色體有問題。確實美美和我家裡的人五官上都不像。爸爸說,只要身體健康了,其他都不是問題。我們也沒有去查染色體,即便有問題,做我們一輩子的小棉襖吧。我和爸爸會陪著她慢慢長大的。

好久沒有更新,看到好多朋友給我鼓勵加油,謝謝大家了。
天氣暖和了,我們的春天也到來了,從醫院出院後基本一個月一次肺炎,每次都要住半個月才好,葯物的耐葯性也開始體現,之前一天就有效果,到後來四五天才有效果。一切都過去了,天氣越來越好,得肺炎的幾率也變小。趕緊趁這個夏天好好養養。

現在二歲十個月,雖然還不會走不會說,但是和出院比,進步真的很大很大。女兒如此頑強努力的生活,做父母的怎麼能不勇敢不努力。

感謝大家的關心。雖然我的美美又肺炎住院了。以前提起那段時間想起來監護室那長長的走廊就會心痛的掉淚。但是現在,對於那一段不堪回首的經歷做媽媽的已經可以坦然說出來了。
這是我家寶貝女兒剛從監護室出來的樣子。各種管,脖子已經被各種膠帶貼了不知道多少層,後來撕下來膠布的時候直接撕裂,出了好多血。現在氣切的口還沒有長好。咳嗽的時候脖子還是會呲呲冒氣。

現在可以開心的笑了。即便智力還是不正常。我已經很滿意了。

相信未來的日子一定是陽光燦爛的。

這是我家兒子和女兒的合影。我們是龍鳳胎。美美滿滿。

我女兒,心臟手術。第一次失敗,無法關胸,三天後才關上胸。監護室帶著呼吸機一個月緊急二次開胸。又在監護室帶著呼吸機住了三個月,期間一直麻醉鎮定。又各種感染,病危。然後四個月的時候腦萎縮,出了監護室。原本一歲兩個月會走時做的手術,出了監護室完全像新生兒,連頭都抬不起來。

醫生說,她能活下來已經是奇蹟了。

出院四個月了,在我們的細心照料下。意識開始恢復,會笑了,會站了。雖然總是肺炎住院。倒是已經恢復的比我們想像要好。

不堪回首的半年,總算過去了。


倉鼠寶寶:

有啊有啊!曾經接診一個左側肢體無力加頭痛的病人,一般狀況還蠻好,自己拄拐能走,能吃能喝的,頭顱CT一查是硬膜下出血100ml(一個月前摔倒過),100ml啊!我喝水杯子也才250ml,嚇得我趕緊告病危監護,急請外科會診建議轉科。也許是家裡條件差吧,他兩個兒子商量以後,說年齡大了(其實才63,也不算大),以前就得過腦梗腿腳不好使需要人照顧,做手術需要花不少錢(大概2w吧)而且即使手術了還是可能會腿腳更不好使更需要人照顧,所以就不做了…老爺子也無奈的說我不做手術,死就死了,堅決不做…當時覺得好遺憾啊,這個病鑽個眼兒把血放出來就妥了,算外科風險最小了,而且說實話現在2w塊已經不算太多的了,如果不處理,100ml恐怕自己很難完全吸收吧,何況病人肢體無力在一天天加重,不排除又有滲血;不過話說回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不是病人也不是家屬,不了解究竟他們條件有多不好,所以只能盡量創造最好的治療條件,選擇權就交給他們了…最後,病人放棄治療回老家去了…大概半年多以後吧,有天病人兒子來找我開診斷證明,我小心翼翼地問:老爺子怎麼樣了?他兒子告訴我:挺好的,血吸收完了,現在人還挺精神。我驚呆了,只能默默點個贊!


拉酷酷:

一個工人在牆上作業時摔了下來 剛好胸口扎了兩根鋼筋。胸口正中部分。叫了火警把鋼筋鋸開,然後城際高速公路轉運至市內的專科醫院。
病人路上說肯定扎到心臟里了,醫務人員說,你怎麼知道?病人說,我能感覺到鋼筋在跟著心臟跳,一看還真是。
這個病人在市內專科醫院做了開胸,居然完全避開大動脈,穿入室間隔,一定的壓力導致他沒有因為心包填塞死掉。在路上至少2小時。
後來這個病人手術順利,現在應該活著出院了。貌似還上電視了。


菲利普醫生:

2016-03-02更新,
據深圳兒童醫院工作人員透露,孩子已經開始好轉,後面主要是抗感染治療。大慰!
轉自丁香園
如有侵權馬上刪除

據@深圳晚報 報道,2 月 24 日晚上 7 時許,一名十歲男孩從高處墜落,一支竹棍(長約 63 cm,直徑約 1.5 cm)不慎自患兒左側大腿根部插入孩子腹腔並入胸腔直至右側頸部,孩子疼痛難忍,命在旦夕。22 時 10 分,患兒被送到深圳市兒童醫院。

檢查結果明確竹棍由患兒左側大腿根部插入,經腹腔穿透胃、肝臟、膈肌入胸腔,並穿透患兒心臟,經胸腔入頸部。如此罕見的外物貫穿傷,無經驗可循。每步手術操作都需臨場的準確判斷及果斷處置,步步驚險,稍有不慎小鄭均可能喪命,手術難度可想而知。

深圳市兒童醫院心外科、普外科等專家團隊聯合手術,輪番上台,骨科、泌尿外科等團隊專家在手術室外隨時候命。經過十個小時驚心動魄通宵達旦的手術,直到 25 日上午近 10 點,手術才完成,插入孩子身體的竹棍被醫學專家一段段取出。

專家們同時對相關臟器做了相應修補,尤其是心臟手術,竹棍自心臟的右心房膈面穿入心臟,並由右房近左房頂處穿出心臟,經右胸頂刺入右頸部,右心房破口處緊鄰右冠狀動脈,幸運的是胸腔內大血管無損傷。在體外循環輔助下,心外科專家小心翼翼地從異物穿出處鋸斷異物,將插入心臟內的竹棍截斷拔除,修補心臟破損處,向上繼續尋找周圍組織的遊離異物,見異物緊臨頸部大血管,經精細手術,終於抽出了異物。

據深圳市兒童醫院重症醫學科楊衛國副主任介紹,目前患兒生命體征相對穩定,但出現心肌、肝臟及循環功能受損表現,能否脫離危險有待3天左右觀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