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去世享年 94 歲,老爺子「武俠」一生的成就如何?對幾代人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問題描述:著有《神鵰俠侶》、《射鵰英雄傳》、《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等,可說是武俠小說泰斗的金庸,今(30日)傍晚傳出逝世的消息,享年94歲。
, , ,
第 7 個答案 共37 個答案在此專題金庸去世,大俠再見

大黃鴨:

上帝又想看武俠小說了……

行吧,玉皇大帝想看武俠小說了行了吧?


我麋鹿啦:

一遇楊過誤終身

一讀金庸悟終生


李三:

其實他封筆的時候我就已經不再關注他本人了。得知這個新聞也只想說老爺子一路走好,家裡人希望別太傷心 。

您在與不在,您家裡人都將繼續為你的才華驕傲。我也會繼續流連於您筆下的江湖。


我要好好學英語:

有的人的生命不會因為死亡而終結,先生人已大去,卻常存於刀光劍影的江湖中。未來不管過了多久,但凡有一個人讀先生的武俠小說,金庸便不曾離去。 ​

微博正文​m.weibo.cn

大俠遠去,再無大俠。又怎麼能不心痛,不流淚。

2018.10.30 哭


蟲離先生:

無數華人的寫作導師,文學導師,文化導師。

是築夢者,亦是領航者,以武俠為舟,載著多少少年,慈航歷史、文化彼岸。

六十三年江湖夢依然灼耀熾熱,一手締造夢境的先生,卻冰冷了,離開了。

當年少年懵懂,讀罷金庸全集,惘然若失,為先生封劍歸隱悵惋,更恨既讀金庸,從此凡品不堪入眼。而今夜之後,卻陰陽永隔,再也不能聽見先生的消息、看見先生的新聞, 驀然發覺,當年的悵惘,竟也是一種奢侈。

韋小寶抱著他身子,大叫:「師父,師父!」叫得聲嘶力竭,陳近南再無半點聲息。

蘇荃等一直站在他身畔,眼見陳近南已死,韋小寶悲不自勝,人人都感凄惻。蘇荃輕撫他肩頭,柔聲道:「小寶,你師父過去了。」

韋小寶哭道:「師父死了,死了!」他從來沒有父親,內心深處,早已將師父當成了父親,以彌補這個缺陷,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而已;此刻師父逝世,心中傷痛便如洪水潰堤,難以抑制,原來自己終究是個沒父親的野孩子。

心裡空空落落,也許在武俠世界裡,我們都是韋小寶——有一個位置,只屬於金庸,無人能夠取代;而生命之愴,正莫過於失去為我們珍視的,且無可取代的人。


夢露居士:

這幾天在重溫金老爺子的作品,越讀越是拜服。

金老爺子將東西方優秀文學作品熔於一爐,渾然天成,真是一位承前啟後繼往開來的大宗師。


林二:

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正在看《聖殿春秋》,講到建築師湯姆發願建一座宏偉的大教堂,已經建了一半,卻不幸去世。

真的是令人唏噓啊。春秋無情,帶走了所有人,即使他曾經創造了那樣的輝煌。

武俠這座聖殿,歷史上無數人為之努力。金庸先生則為聖殿增添了最宏大的部分。無論是作品的高產,還是質量的領袖群倫。

他的影響, 不僅在作品本身,而是他影響了幾代人,讓所有人喜愛上了武俠,一起進來,添磚加瓦。甚至很多武俠作者,包括我自己,文風都帶有金庸風格。

洪七公把降龍十八掌教給郭靖,風清揚把獨孤九劍教給令狐沖。前輩把火把傳給後輩,讓他們成就俠義之名。這也是金庸先生的風范。

《聖殿春秋》里,湯姆死後,他的徒弟傑克接過了他的衣缽,繼續建造教堂。前輩已逝,但聖殿不能倒,後人要繼續他們的宏願。

前輩走好,我們會繼續完成聖殿。


火車tao位去:

金庸先生去了,壽終正寢,往生極樂。

得知消息的時候,震驚傷痛自不必提,卻還有許多文字與畫面紛至沓來,一下把我拉到渺遠的追思中。是西毒北丐爭斗一生,終於在華山絕頂一笑而罷,相擁而逝;是倚天屠龍記中不經意的一筆,靖哥哥與蓉兒戰至襄陽城破,雙雙殉國;是蕭峰雁門關外,兩軍陣前,斷箭自盡。。。。。。

王小波說過,一個人僅僅擁有此生此世是不夠的,他還應該擁有一個詩意的世界。於我而言,那個詩意的世界,便是金庸先生一手締造的江湖。

我的江湖夢從五年級開始,一個周末的傍晚,我無意間拿起老媽放在床頭的一本《倚天屠龍記》,隨手一翻,就是張無忌和趙敏身受重傷,,困在山間一個破敗的小廟里。沒頭沒尾,可印象如此深刻,直到現在我還清楚的記得,那天晚上我連電視都沒有看,就從這書的半中間一路看了下去。甚至我還記得,燈光不太明亮,書里的字也很小,我卻是驚心動魄,神為之奪。

從那以後,每有空閑,爸媽出去逛街,我再不去。只要一包辣條,一本小說,一坐就是一下午。國中的時候,短短個把月之間,我的近視度數從250度猛漲到600多度,也是拜金庸小說的魅力所賜。

那時晚上八點多便寫完作業,關燈睡覺。我卻拿一個小手電,一本《笑傲江湖》,蒙頭縮在被窩里,渾忘了時間流駛。記得看到令狐沖身受重傷,在瓢潑雨夜裡,以獨孤九劍連創十二名勁敵。我從被窩里探出頭來呼吸,窗外的夜也是黑沉沉的,一縷微茫的月光透窗而入,真乃如夢如幻,是耶非耶?

家裡當時有兩個手電筒,一個充電,我怕經常充電引起老媽懷疑,並不敢用。只用另一個大街上做活動白送的,那個手電裡面好像有彈簧,需要用手不停地握緊鬆開,以此發電。幾十個夜晚里,我整個人縮在被窩里,左手拿書,右手不停地捏小手電,就著那微光看書。捏不多時,手酸痛發麻,直欲抽筋。我就換到左手捏,右手拿書。

被老媽人贓俱獲的那晚,我在被窩里看得入迷。耳聽的腳步聲響,老媽來開我的房門。我左手把書壓在身下,右手慌忙關那手電,沒成想單手捏了半天,早已發麻不聽使喚,急切之間沒能關掉,事情這才敗露,害得我《碧血劍》只看一半,停滯了好久。

高一借住在舅舅家時,發現一套金庸全集,更是如獲至寶。我藏起一本垂涎已久的《天龍八部》在書包里,那段時間的語文課再沒聽講過。有一個周五的晚上,我一放學便飛奔到家,上樓坐進自己的房間里,桌上放著作業,抽屜里放一本《天龍八部》,抽屜打開著,這樣翻看。耳朵豎的老高,一有腳步聲上樓,抽屜一推,伏案學習,當真是萬無一失。結果那天老媽以為我留在學校打籃球,跟舅舅一家坐在樓下等了很久。直到我不堪飢餓,從書中抬頭,走下樓時,新聞聯播都放完了。

初讀金庸,只為了情節驚險。如倪匡所言,讀金庸小說,如同置身大海里的一葉小舟上,一個浪來抬高數十丈,一會又下落數十丈。心情忽上忽下,忽憂忽喜。段譽被鳩摩智擒住是一驚,被阿朱阿碧相救逃脫是一喜,被王夫人抓去做花肥是一驚,水榭聽香指點群豪戲又是一喜,及至無錫松鶴樓上與喬峰拼酒,更是心懷大暢,當浮一大白,誰知轉眼之間便是杏子林中,奇變陡生,昔時因今日意,讓人目不暇接,無從抽身。

讀的次數多了,哪些段落喜歡早已爛熟於心,沒事翻出來看看,常讀常新。小郭襄跟著楊過去見西山一窟鬼,卻遇著森林之中,百獸集結,何等詭秘。喬峰帶著傷重的阿朱,獨闖聚賢庄,群雄圍困,一句「喬峰拜庄」何等盪氣迴腸。令狐沖初識任盈盈真面目,山坡下溪水旁,共食一串烤焦的青蛙,何等風光旖旎。郭靖黃蓉拖住了洪七公,左一道「玉笛誰家聽落梅」,右一道「二十四橋明月夜」,何等快活。

在我人生觀尚未成型的時間里,金庸先生的小說牢牢地抓住了我,給了我終身受用不盡的熏陶與滋養,當然還給了我一個隨時可以進入的江湖夢境。那裡有大漠狂沙,鐵騎奔騰;江南旖旎,平湖秋月。那些故事我沒有經歷過,卻恍然成了我記憶真切的一部分。如今金庸先生仙去了,他留下的江湖仍在,他的千古文人俠客夢仍在,那便已足夠。正是:

塵世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


麥田圈守望者:

大約七點鍾手機彈了個窗。金庸逝世,沒點開,我大驚,果斷百度,結果百度說金庸至今為止逝世了20多次了。我心隨安。直到剛才打開Aorqu……

查老一路走好。您的晚輩故舊多半在等您一起辦武林大會呢。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木子聲:

想請假,去奔喪


知己天涯會:

這是一位人大老師回復學生的郵件,寫得非常好

如侵權刪


施白牙:

沒啥好說的,眼淚止不住


Aorqu用戶:

我想很多70,80,90,00後的小夥伴的三觀都是從金庸作品裡耳濡目染的。

我們今天一同失去了一個優秀的啟蒙老師。


老糞青:

恰如江湖一個傳奇逝去,我等江湖普通的甲乙丙丁,只能嘆一聲可惜,追憶一下江湖傳奇的往事。

但是人可以逝去,那些故事,卻永遠在江湖傳遞~


肖明浩BIT:

他說,人生就是大鬧一場,而後悄然離去。

我記得四年前,我爸爸把一摞厚厚的金庸全集搬回家,十四本,缺一本《笑傲江湖》。

中考結束的那個暑假,我每天晚上看到十二點,早上五點起床繼續看。一個暑假,終於把那一摞厚厚的書看完。從爸爸把書搬回家的那天,我就是金庸的鐵桿粉絲了。

我後來不單單滿足於劇情,開始欣賞小說深處的內涵,把《笑傲江湖》看出《1984》的感覺,甚至為此還寫了一長篇書評。

金庸的巔峰之作是哪一部作品?​图标

我記得我看過的武俠,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無一不漏。

甚至在高三壓力最大的時候,

我也願意捧上一本《笑傲江湖》,沉澱心靈。

今天上課,手機突然蹦出這一條消息。心緒凌亂。我想起來四年前的那天,爸爸搬著一摞厚厚的書回家。我當時還在想,我要多久才能看完呢?

也許我現在知道答案了,

我看完那十四本書,用了我整個少年時代,這也是老爺子生命的最後四年。

用書中的句子送吧老爺子吧!

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

——《神鵰俠侶》

你看那白雲聚了又散,人生離合,亦復如斯。

——《神鵰俠侶》

謝謝您,構造了70後80後90後00後的江湖,

就讓我們有緣江湖再見。

我走過山的時候山不說話,我路過海的時候海不說話;

我手中翻著的金庸武俠書頁泛黃,我夢里的俠骨柔情沉醉。

大家說我因為愛著那江湖豪情,所以才愛上了金庸小說;

其實我只是喜歡那泛黃的書頁,像我十六歲傍晚的黃昏。

這篇回答寫的很亂,很亂。

我想起來一些,寫一些,

沒有頭緒。

再也沒有人跟我講任盈盈與令狐沖,

我也不會再知道胡斐最後的選擇是什麼。

我在家庭群里,和爸媽說了金庸去世,他們也是金庸的粉絲。我記得我小時候爸媽帶我看《神鵰俠侶》電視劇,劉亦菲版小龍女印刻在我心裡。

黃日華版《天龍八部》,喬幫主每次出場的BGM我記憶猶新。

世間再無金庸,我也沒有第二個少年時代了。

老爺子還在我們的骨子裡,

在我們讀過的文字里。

我記得你教我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你給我講述古來義士生死置之度外,只為朋友一諾。

我記得你教會我: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

義之所在,千金散盡不後悔;

情之所動,千夫所指又何懼。

為了自己的氣節,可以拋下一切,乃至那條吃喝拉撒睡的命。

為了自己的高傲與氣節,什麼不可以拋棄?倘若一味順從低頭,何來的灑脫風流風骨,狂狷豪邁之氣?

引用我語文老師一句話吧。


雙月傍鳥飛:

《倚天屠龍記》里借滅絕師太之口交待了靖蓉的結局:”襄陽城破之日,郭大俠夫婦與郭公破虜同時殉難。”

那個大漠彎弓的傻小子,那個白衣金環的鬼丫頭,一步步成長為郭大俠黃幫主,在襄陽就明白自己”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宿命。但當真正聽到這一句輕描淡寫的死訊時,總覺得難以接受,就像一個老友的突然離去,惆悵之餘只剩下些許的回憶。

然而金庸對於許多老人還是很仁慈的,就像黃葯師,一燈大師,周伯通,張三豐,始終也沒有捨得為他們送行,或許是因為西毒北丐的相擁而逝太過於震撼,以至於讀者,甚至作者,都不忍心再經歷這樣的離別。

可是孤零零地活著就是一件很殘忍的事啊,黃葯師在襄陽布陣時嘆了一句自己門下弟子死得乾乾凈凈,張三豐看到遺書也會想起那個明慧瀟灑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總歸是要告別的。這會是怎樣的呢?請允許我一廂情願地想像:

黃老邪應該會在江南鄉下的某個破爛的酒館中飲盡了碗里的酒,用隨手買的木簫再奏一遍《碧海潮生曲》,緩緩伏在桌上逝去。

老頑童應該會早早在百花谷編一個大大的花籃,忘盡了九陰真經里的武功,躺在裡面去找多年不見的師兄吧。

一燈大師可能會靜靜地坐化。

太師父呢?也許就像金庸先生一樣,歸隱在武當的後山不問世事,在某個下午悄悄地離開吧。


龍滾天:

說實話,早就做過了思想準備,現在得知,也沒特別的震驚。

到頭這一身,難逃那一日,誰都有這么一天。

難過的只是難過,狂歡的依然狂歡。

金老創造並留下了一個世界,如今又去了那裡,並不遙遠。

保不準哪一日你復讀金書,能再見到他。

正在華山與穆人清對弈,正在少林與掃地僧參禪。


Xiaotian ZUO:

謝邀。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老爺子在,江湖就在;老爺子走了,好像也轉身帶走了半個江湖。

至於成就如何,留給別人評價吧。我不配。


蘇滿的洗碗工:

這個問題下面的第一個回答距離我開始編輯這條回復正好六個半小時,回答數量為7844,在Aorqu,這或許便是金庸影響力的一個證明吧。

專題導航<< 金庸去世享年 94 歲,老爺子「武俠」一生的成就如何?對幾代人產生了怎樣的影響?金庸去世享年 94 歲,老爺子「武俠」一生的成就如何?對幾代人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