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說中,你覺得最霸氣的台詞是哪一句?

問題描述:金庸小说中,你觉得最霸气的台词是哪一句?
, ,
第 37 個答案 共37 個答案在此專題金庸去世,大俠再見

tintial:
黃葯師摟著女兒笑道:「黃老邪自行其是,早在數十年前,無知世人便已把天下罪孽都推在你爹頭上,再加幾樁,又豈嫌多了?「


匿名用戶:
師徒不許結為夫妻,卻是誰定下的規矩?我偏要她既做我的師父,又做我的妻子。


宋夢梁:
貼幾個配角的:

平阿四:
平阿四道:「你稱我平爺可不敢當。我這一生之中,只有稱別人做爺的份兒,可沒福氣受人家這么稱呼。苗姑娘,當年胡大爺給我銀子,救了我一家三口性命,我自是感激萬分。 可是有一件事我是同樣的感激。你道是什麼事?人人叫我癩痢頭阿四,輕我賤我,胡大爺卻叫我『小兄弟』,一定要我叫他大哥。我平阿四一生受人呼來喝去,胡大爺卻跟我說,世人並無高低,在老天爺眼中看來,人人都是一般。我聽了這番話,就似一個盲了十幾年眼的瞎子,忽然間見到了光明。我遇到胡大爺只不過一天,心中就將他當作了親人,敬他愛他,便如是我親生爹娘一般。」

段正明:
段譽驚訝更甚,說道:「孩兒年輕識淺,如何能當大位?何況孩兒身世難明,孩兒……我……還是遁跡山林……」
段正明喝道:「身世之事,從今再也休提。你父、你母待你如何?」 段譽嗚咽道:「親恩深重,如海如山。」
段正明道:「這就是了,你若想報答親恩,便當保全他們的令名。做皇帝嗎,你只須牢記兩件事,第一是愛民,第二是納諫。你天性仁厚,對百姓是不會暴虐的。只是將來年紀漸老之時,千萬不可自恃聰明,於國事妄作更張,更不可對鄰國擅動刀兵。」

高太後:
趙煦走到病榻之前,說道:「阿么,咱們大宋人丁比遼國多上十倍,糧草多上三十倍,是不是?以十敵一,難道還打他們不過?」太皇太後顫聲道:「你說要和遼國開戰?當年真宗皇帝如此英武,御駕親征,才結成澶淵之盟,你……你如何敢擅動刀兵?」 趙煦氣忿忿的道:「阿么總是瞧不起孩兒,只當孩兒仍是乳臭未乾、甚麼事情也不懂的嬰兒。孩兒就算及不上太祖、太宗,卻未必及不上真宗皇帝。」太皇太後低聲說道:「便是太宗皇帝,當年也是兵敗北國,重傷而歸,傷瘡難愈,終於因此崩駕。」趙煦道:「天下之事,豈能一概而論。當年咱們打不過契丹人,未必永遠打不過。」
太皇太後有滿腔言語要說,但覺精力一點一滴的離身而去,眼前一團團白霧晃來晃去,腦中茫茫然的一片,說話也是艱難之極,然而在她心底深處,有一個堅強而清晰的聲音在不斷響著:「兵凶戰危,生靈塗炭,可千萬不能輕舉妄動。」

黃葯師:
黃葯師接在手中,觸手似覺包中是個人頭,打將開來,赫然是個新割下的首級,頭戴方巾,頦下有須,面目卻不相識。歐陽鋒笑道:「兄弟今晨西來,在一所書院歇足,聽得這腐儒在對學生講書,說甚麼要做忠臣孝子,兄弟聽得厭煩,將這腐儒殺了。你我東邪西毒,可說是臭味相投了。」說罷縱聲長笑。 黃葯師臉上色變,說道:「我平生最敬的是忠臣孝子。」俯身抓土成坑,將那人頭埋下,恭恭敬敬的作了三個揖。歐陽鋒討了個沒趣,哈哈笑道:「黃老邪徒有虛名,原來也是個為禮法所拘之人。」黃葯師凜然道:「忠孝乃大節所在,並非禮法!」

郭靖&黃蓉:
忽聽十餘丈外屋頂上一人縱聲長笑,跟著錚錚兩聲大響,金鐵交鳴,正是金輪法王到了。 郭靖臉色微變,順手一拉黃蓉,想將她藏於自己身後。黃蓉低聲道:「靖哥哥,襄陽城要緊,還是你我的情愛要緊?是你身子要緊,還是我的身子要緊?」 郭靖放開了黃蓉的手,說道:「對,國事為重!」

寧中則:
岳靈珊哽咽道:「我爹爹……我爹爹……」林平之道:「你爹幾次插口說話,但均只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兩個字,便沒再說下去。你媽媽語聲漸轉柔和,說道:『師哥,我華山一派的劍術,自有獨到的造詣,紫霞神功的氣功更是不凡,以此與人爭雄,自亦足以樹名聲於江湖,原不必再去另學別派劍術。只是近來左冷禪野心大熾,圖並四派。華山一派在你手中,說甚麼也不能淪亡於他手中。咱們聯絡泰山、恆山、衡山三派,到時以四派斗他一派,我看還是佔了六成贏面。就算真的不勝,大伙兒轟轟烈烈的劇斗一場,將性命送在嵩山,也就是了,到了九泉之下,也不致愧對華山派的列祖列宗。』」

李岩&紅娘子:
李岩取出一張黃紙來,微笑道:「這是萬歲爺的親筆,寫著:『制將軍李岩造反,要自立為帝,大逆不道。著即正法,速速不誤。』這不是旁人假傳聖旨,就算見了萬歲爺,也分辯不出的。」眾將奮臂大呼:「願隨將軍,決一死戰!」一名將官說道:「萬歲爺已派了左營、前營、後營,把咱們三面圍住了,那不是要殺李將軍一人,是要殺咱們全軍。」眾將叫道:「萬歲逼咱們造反,那就真的反了罷!」 李岩叫道:「大家坐下,我自有主張,萬歲爺待我不薄,『造反』二字,萬萬不可提起。來,喝酒!」眾將素知他足智多謀,見他如此鎮定,料想必有奇策應變,於是逐一坐下,交頭接耳,低聲議論。
李岩斟了一杯酒,笑道:「人生數十年,宛如春夢一場。」
將酒一干而盡,左手拍桌,忽然大聲唱起歌來:「早早開門拜闖王,管教大小都歡悅,管教大小都……」那正是他當年所作的歌謠,流傳天下,大助李自成取得民心歸順。只聽他唱到那「都」字時,突然無聲,身子緩緩俯在桌上,再也不動了。 紅娘子和袁承志吃了一驚,忙去相扶,卻見李岩已然氣絕。原來他左手暗藏匕首,已一刀刺在自己心窩之中。
紅娘子笑道:「好,好!」拔出腰刀,自刎而死。


水餃夫人:
楊過待她走遠,笑問:「倘若你是她,便嫁哪一個?」小龍女側頭想了一陣,道:「嫁你。」楊過笑道:「我不算。郭姑娘半點也不歡喜我。我說倘若你是她,二武兄弟之中你嫁哪一個?」小龍女「嗯」了一聲,心中拿二武來相互比較,終於又道:「我還是嫁你。」楊過又是好笑,又是感激,伸臂將她摟在懷里,柔聲道:「旁人那麼三心二意,我的姑姑卻只愛我一人。」
—————
這是女孩子在愛情里的霸氣。


劉冠章:

「你要戰,便作戰!」

——《射》,鐵木真


雨疏:
「娘兒又怎麼樣?我和你賭了!」 ——焦宛兒

「就算真的不勝,大伙兒轟轟烈烈的劇斗場,將性命送在嵩山,也就是了,到了九泉之下,也不致愧對華山派的列祖列宗。」——寧中則

「喬大爺,我……我在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來。你……你果然來了,謝謝老天爺保佑,你終於安好無恙。」 ——阿朱

「過兒是不會娶你女兒的,因為我自己要做過兒的妻子。」——小龍女

「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任盈盈

「無忌,你答應媽一句話。」「你別心急報仇,要慢慢的等著,只是一個也別放過。」——殷素素

「難道你死我還能獨活嗎,難道現在你還不明白我的心嗎?」——黃蓉

「峨嵋派的劍法,雖不能說是甚麼了不起的絕學, 終究是中原正大門派的武功,不讓番邦胡虜的無恥之徒偷學了去。」——周芷若

「咱們學佛之人,最重要的就是看破『生死』,幾具皮囊,又有什麼可惜!」——定逸師太

這些女人啊。。。真是了不得。。。


Aorqu用戶:
梅超風翻腕亮爪,叫道:「打無聲掌,有聲的你不是我對手!」

  郭靖躍開數步,說道:「我柯大恩師眼睛也不方便,別人若用這般無聲掌法欺他,我必恨之入骨。將心比心,我豈能再對你如此?」

  郭靖素知他神通廣大,只要黃蓉不在桃花島藏身,總有一日能給他找著擒去,這番話卻也不是信口胡吹,沉吟了片刻,說道:「好,我跟你訂個約,但不是如你所說。」歐陽鋒道:「你要如何?」郭靖道:「歐陽先生,你現下功夫遠勝於我,可是我年紀比你小,總有一天,你年老力衰,會打我不過。
歐陽鋒道:「你要我答應此事,以甚麼交換?」郭靖道:「從今而後,你落在我手中之時,我饒你三次不死。」

  歐陽鋒站起身來,縱聲長笑。笑聲尖厲奇響,遠遠傳送出去,草原上的馬匹聽了,都嘶鳴起來,好一陣不絕。

  郭靖雙眼凝視著他,低聲道:「這沒甚麼好笑。你自己知道,總有一日,你會落入我的手中。

以及前面有位提到的,

金輪國師將郭襄綁在柱上以威脅郭靖投降時,郭靖說:「韃子若非懼我,何須跟我小女兒為難?韃子既然懼我,郭靖有為之身,豈肯輕易就死?

不狂吹自擂,也不妄自菲薄,什麼是俠義?這就是俠義。


棉被團:
周芷若又待片刻,仍是無人上前。那達摩堂的老僧走了出來,合十說道:「峨嵋派掌門人宋夫人技冠群雄,武功為天下第一。有哪一位英雄不服?」周顛叫道:「我周顛不服。」那老僧道:「那麼請周英雄下場比試。」周顛道:「我打她不過,又比個甚麼?」那老僧道:「周英雄既然自知不敵,那便是服了?」周顛道:「我自知不敵,卻仍是不服,不可以嗎?」那老僧不再跟他糾纏不清,又問:「除了這位周英雄外,還有哪一位不服?」連問三聲,周顛噓了三次,卻無人出聲不服。

劉正風慘然一笑,向兒子道:「孩兒,你怕不怕死?」劉公子道:「孩兒聽爹爹的話,孩兒不怕!」劉正風道:「好孩子!」陸柏喝道:「殺了!」狄修短劍往前一送,自劉公子的背心直刺入他心窩,短劍跟著拔出。劉公子俯身倒地,背心創口中鮮血泉涌。


龍吟隨風:
以前在金庸小說中有哪些打動人的細節裡面答過:

「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強不來了。」

「我偏要勉強!」
一往無前的決絕噴薄而出。
相忘於江湖的無奈與必然終被這份決絕輕輕挽回,盈盈笑對張郎閑日的畫眉。

濠洲大婚,義師新勝元軍,明教領袖江湖。明教教主與峨眉掌門渡過情海劫波終結良緣。三千明教弟子大擺宴席,八方武林英豪同來道喜。車水馬龍,人頭攢動,熱鬧非凡之中更有武林泰斗張三豐的親筆賀詞「佳兒佳婦」高掛喜堂。場面之宏大直追大都游皇城,聲勢之隆盛堪稱百年來武林第一大婚禮。萬事具備,只最後一拜即為完美。但所有這一切的奢華莊重都在一位青衣女子五個字的決絕中黯然失色。人都說趙敏天生雄王霸主般乾坤在握的信心。綠柳山莊與明教初次交鋒時談笑自如,神采飛揚;伏擊六大門派,擒各大高手於萬安寺時運籌得當,乾淨利落。如蒙古鐵騎般剽悍驍勇的汝陽王武士兵團簇擁著紹敏郡主的王者高貴,絕代風華。而如今一襲青衣,一縷金髮隻身闖進濠洲大渾的喜堂恢弘場面氣勢,無數高手敵人,在她眼中視之無物。范遙一聲嘆息:「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強不來了。」二十年前光明右使面對黛綺絲也是如此的無奈。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縱有綠柳地牢的互生情愫,大都小店的旖旎溫馨,銀蛇島上的生死與共,雪夜山洞的奮不顧身,但終敵不過陰晴圓缺,悲歡離合的無可奈何,還是忘了吧。「我偏要勉強!」一往無前的決絕噴薄而出。相忘於江湖的無奈與必然終被這份決絕輕輕挽回,盈盈笑對張郎閑日的畫眉。


法孝直:
「我偏要勉強!」by趙敏

《倚天屠龍記》里,趙敏小姐以蒙古郡主的身份,單槍匹馬殺進張無忌和周芷若的婚禮現場。彼時在場的天下武林高手,無一不與她有公仇私恨。做過她屬下的范遙勸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勉強不來了!」趙敏只回過乾脆利落的一句「我偏要勉強」。想來讓她在蒙受不白之冤,被心上人仇視,被天下人不齒,身份、才智、美貌全都無用武之地的時候,她全部依靠的,大概就是說出這句「我偏要」的勇氣。


駱非語:
論霸氣還得首推這段:

成吉思汗越聽越怒,飛起一腳,將那白鬍子書記官踢了個筋斗,罵道:「你跟誰寫信?成吉思汗跟這狗王用得著這么羅唆?」提起馬鞭,夾頭夾腦劈了他十幾鞭,叫道:「你聽著,我怎麼念,你就怎麼寫。」那書記官戰戰兢兢的爬起來,換了一張羊皮紙,跪在地下,望著大汗的口唇。
成吉思汗從揭開著的帳門望出去,向著帳外三萬精騎出了一會神,低沉著聲音道:「這么寫,只要六個字。」頓了一頓,大聲道:

「你要戰,便作戰!」


武林:
《神鵰俠侶》
郝大通更是大悔,走上前去向孫婆婆的屍首行禮,說道:「婆婆,我失手傷你,實非本意。這番罪業既落在我的身上,也是你命中該當有此一劫。你好好去罷!」小龍女站在旁邊,一語不發,待他說完,兩人相對而視。過了半晌,小龍女才皺眉說道:「怎麼?你不自刎相謝,竟要我動手么?」郝大通一怔,道:「怎麼?」

翻譯:」你怎麼還不去死「


木子狸:
「朱聰心想:有橫練功夫之人,身上必有一個功夫練不到的練門,這地方柔嫩異常,一碰即死,不知這惡婦的練門是在何處?

他縱高竄低,鐵扇晃動,連打敵人頭頂「百會」、咽喉「廉泉」兩穴,接著又點她小腹「神闕」、後心「中樞」兩穴,霎時之間,連試了十多個穴道,要查知她對身上哪一部門防護特別周密,那便是「練門」所在了。

梅超風明白他用意,喝道:「鬼窮酸,你姑阿么功夫練到了家!全身沒練門!

233~

《射鵰英雄傳》作為我的金庸啟蒙讀物,在我心中一直有著與眾不同的分量,加之這部作品屬於金庸早期的作品,節奏基調比較明快,郭靖黃蓉兩小無猜,闖盪江湖的故事,深深令我著迷其中。

梅超風作為射鵰中早期出現的一流高手,她的出場方式與丘處機,沙通天,彭連虎那些人迥然不同。

不同於那些江湖人,這兩個人本身帶有著極其神秘恐怖的色彩,來去如風,行蹤詭秘,黑風雙煞,銅屍鐵屍,刀槍不入,九陰白骨爪……

一系列的鋪墊渲染讓年幼的我對這兩個「怪物」既好奇又害怕。

直到那個風雨交加,雷霆滾滾的夜晚,梅師姊這一聲喝,讓我成為了梅師姊十多年的小迷弟。ᕙ(•̤᷆ ॒ ູ॒•̤᷇)ᕘ


陳曲:
冷謙:都是放屁!


Aorqu用戶:
風波惡大聲道:「在公子爺心中,十餘年來跟著你出死入生的包不同,便萬萬及不上一個段延慶了?」慕容復道:「風四哥不必生氣。我改投大理段氏,卻是全心全意,決無半分他念。包三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這才不得不下重手。」公冶乾冷冷的道:「公子爺心意已決,再難挽回了?」慕容復道:「不錯。」
  鄧百川、公冶乾、風波惡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心念相通,一齊點了點頭。
  鄧百川朗聲道:「公子爺,我兄弟四人雖非結義兄弟,卻是誓同生死,情若骨肉,公子爺是素來知道的。」慕容復長眉一挑,森然:「鄧大哥要為包三哥報仇么?三位便是齊上,慕容復何懼?」鄧百川長嘆一聲,說道:「我們向來是慕容氏的家臣,如何敢冒犯公子爺?古人言道:合則留,不合則去。我們三人是不能再伺候公子了。君子絕交,不出惡聲,但願公子爺好自為之。
慕容復眼見三人便要離己而去,心想此後得到大理,再無一名心腹,行事大大不方便,非挽留不可,便道:「鄧大哥,公冶二哥,風四哥,你們深知我的為人,並不疑我將來會背判段氏,我對你們三人實無絲毫介蒂,卻又何必分手?當年家父待三位不錯,三位亦曾答允家父,盡心竭力的輔我,這么撒手一去,豈不是違背了三位昔日的諾言么?」
  鄧百川面色鐵青,說道:「公子不提老先生的名字,倒也罷了;提起老先生來,這等認他人為父、改姓叛國的行徑,又如何對得住老先生?我們確曾向老先生立誓,此生決意盡心竭力,輔佐公子興復大燕、光大慕容氏之名,卻決不是輔佐公子去興旺大理、光大段氏的名頭。」這番話只說得慕容復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無言可答。


系統自動回復:
亢龍有悔 飛龍在天 見龍在田
神龍擺尾 龍戰於野 雙龍出海
潛龍勿用 突如其來 魚躍於淵
或躍在淵 鴻漸於陸 利涉大川
震驚百里 時乘六龍 密雲不雨
損則有孚 履霜冰至 羝羊觸藩

能喊出來的也勉強算是台詞吧
小時候一直覺得降龍十八掌霸氣得不得了
一邊做廣播體操一邊大吼,還是沒練成啊
肯定是因為我喊「飛龍在天」的時候喇叭里在喊「雛鷹展翅」

「我蕭峰大好男兒,竟與你這種人齊名。」
說得痛快,雖然不帶臟字,但罵出了層次,罵出了自尊。

葉二娘對玄慈方丈:「我不苦,你有苦說不出,那才是真的苦!」
葉二娘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這樣說,也是霸氣了。

阿朱眉毛一軒,輕聲道:「大哥,聚賢庄是不同的。」蕭峰問:「怎麼不同?」阿朱道:「你忘了嗎?去聚賢庄是送阿朱去治傷啊,就算龍潭虎穴,那也去了。大哥,那時你心裡有沒有已經有點兒喜歡阿朱呢?」蕭峰呵呵大笑,道:「已經有點兒了吧?」阿朱側頭道:「我要你說不是有點兒,是很多很多!」蕭峰微笑道:「好,已經很多!」阿朱道:「他們不知,我大哥第一愛喝酒,第二愛打架。」蕭峰搖頭道:「錯了,你大哥第一愛阿朱,第二才愛喝酒,第三愛打架!」阿朱笑道:「好,多謝你啦。」

你大哥第一愛阿朱,第二才愛喝酒,第三愛打架!
一個頂天立地的好漢說出這樣的話,有一種溫柔的霸氣,細思極悲!


愛德華:

丘處機指著地下碎裂的人頭,說道:「這人名叫王道乾,是個大大的漢奸。去歲皇帝派他去向金主慶賀生辰,他竟與金人勾結,圖謀侵犯江南。貧道追了他十多天,才把他幹了。

雖然丘道長武功沒能攀至絕頂高手的境界,但肝膽豪邁,心系蒼生,面見成吉思汗一言止殺,澤被萬代,實是金書中的一等角色。這句初次登場時的台詞,實在痛快!


redpath elwin:
「蕭大俠英明播於天下,一言九鼎,所以老朽希望我們燕、遼能夠聯手抗宋,一起瓜分了大宋!蕭大俠,只要你依了在下倡議,立即取了在下性命為母親報仇,在下絕不抗拒!」
「殺母大仇,怎麼能當做買賣來交易,這等骯臟之事豈是我蕭峰所為!?此仇能報便報,如果今天殺不了你,就算我父子死在此地,也毫無所謂!」
「素聞蕭峰蕭大俠才略蓋世,識見非凡,不料今日一見,竟是個不明大義,徒逞意氣的勇夫!真可笑,可笑!」
「蕭峰是英雄豪傑也好,凡夫俗子也罷!絕不會落入你的圈套,成為你手中殺人之刀!」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你是大遼的重臣,卻只記得父母私仇不思盡忠報國,如何對得起大遼!」
「你見過邊關上,宋遼相互仇殺的慘狀嗎?你見過宋人、遼人妻子離散、家破人亡的情景嗎?宋遼之間好不容易罷兵數十年,倘若刀兵再起,宋遼鐵騎侵入南朝,將會有多少宋人慘遭橫死,又會有多少遼人死於非命!?我們打了一個血流成河、屍骨如山,卻讓你慕容氏伺機興復燕國!?我蕭峰對大遼精忠報國,是在保土安民,絕不是為了殺人取地,建功立業!」


Aorqu用戶:
「我喬峰要走,你們誰能抵擋」

專題導航<< 金庸小說中,你覺得最霸氣的台詞是哪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