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說里你最喜歡的句子是什麼?

問題描述:來說一說分享一下啦
, , , ,
第 34 個答案 共37 個答案在此專題金庸去世,大俠再見

風 吹著白雲飄:
韋小寶見紙上畫了六幅圖畫。第一幅畫的是兩個小孩滾在地下扭打,正是自己和康熙當年摔角比武的情形。第二幅圖畫是眾小孩捉拿鰲拜,鰲拜撲向康熙,韋小寶刀刺鰲拜。第三幅畫著一個小和尚背負一個老和尚飛步奔逃,後面有六七名喇嘛持刀追趕,那是他在清涼寺相救老皇爺的情狀。第四幅白衣尼凌空下撲,挺劍行刺康熙,韋小寶擋在他身前,代受了一劍。第五幅畫的是韋小寶在慈寧宮寢殿中將假太後踏在地下,從床上扶起真太後。第六幅畫的是韋小寶和一個羅剎女子、一個蒙古王子、一個老喇嘛,一齊揪住一個老將軍的辮子,瞧那老將軍的服色,正是平西親王,自是說韋小寶用計散去吳三桂的三路盟軍。

懂你而已 用我們自己獨特的溝通方式記錄我們的過往


花滿樓的剪刀手:
黃蓉又將兒子放在丈夫身畔,讓他爺兒倆並頭而卧,然後將棉被蓋在二人身上,說道:「靖哥哥,今日便暫且得罪一次,待我送芙兒出城,回來親自做幾個小菜,敬你三杯,向你賠罪。」說著福了一福,站起身來,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吻。
郭靖聽在耳里,只覺妻子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卻是頑皮嬌憨不減當年,眼睜睜的瞧著她抿嘴一笑,飄然出門,心想這兩處穴道被拂中後,她若不回來解救,自己以內力沖穴,最快也得半個時辰方能解開,女兒是無論如何追不上了,這件事當真是哭笑不得。

選自《神鵰俠侶》鬥智鬥力
靖蓉真的是金庸筆下最美好的愛情


李應寰:
我來說個小人物的大智慧。
《倚天屠龍記》里的彭瑩玉。其實看完這本書,就覺得張無忌的主角光環背後是整個光明頂信念的傳承。

她長劍一晃,指著彭和尚的右眼,說道:「你若不說,我先刺瞎你的右眼,再刺瞎你的左眼,然後刺聾你的右耳,又刺聾你的左耳,再割掉你的鼻子,總而言之,我不讓你死便是。」她劍尖相距彭和尚的眼珠不到半寸,晶光閃耀的劍尖顫動不停。彭和尚睜大了眼睛,竟不轉瞬,淡淡的道:「素仰峨嵋派滅絕師太行事心狠手辣,她調教出來的弟子自也差不了。彭瑩玉今日落在你手裡,你便施展峨嵋派的拿手傑作吧!」丁敏君雙眉上揚,厲聲道:「死賊禿,你膽敢辱我師門?」長劍向前一送,登時刺瞎了彭瑩玉的右眼,跟著劍尖便指在他左眼皮上。彭瑩玉哈哈一笑,右眼中鮮血長流,一隻左眼卻睜得大大的瞪視著她。丁敏君被他瞪得心頭發毛,喝道:「你又不是天鷹教的,何必為了白龜壽送命?」
彭瑩玉凜然道:「大丈夫做人的道理,我便跟你說了,你也不會明白。」




這句話我印象深刻,曾經一度是我的座右銘我之所以這么喜歡這句話,就是因為這個世界上傻叉大多了,用語言是沒有辦法溝通的。

其實這句話翻譯成文言文的話,大家一定聽過——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姑蘇小太爺:
在下明教教主張無忌,若是武林諸位信得過在下,就請從樓上跳下來,我會用乾坤大挪移接住各位。

本來沒什麼感覺,但自從看了那個笑話之後。
每次看到女生宿舍下有人擺蠟燭表白,腦子里就只剩這句了。


評論區有小夥伴貼出了笑話。
在此感謝。


一代文豪張宗昌:
黃蓉徑自奔向郊外,並未發覺有人跟隨,跑了一陣,到了一條小溪之旁,坐在一株垂柳之下,從懷里摸出些東西,彎了腰玩弄。其時月光斜照,涼風吹拂柳絲,黃蓉衣衫的帶子也是微微飄動,小溪流水,蟲聲唧唧,一片清幽,只聽她說道:「這個是靖哥哥,這個是蓉兒。你們兩個乖乖的坐著,這么面對面的,是了,就是這樣。」
郭靖躡著腳步,悄沒聲的走到她身後,月光下望過去,只見她面前放著兩個無錫所產的泥娃娃,一男一女,都是肥肥胖胖,憨態可掬。郭靖在歸雲莊上曾聽黃蓉說過,無錫泥人天下馳譽,雖是玩物,卻製作精絕,當地土語叫作「大阿福」。她在桃花島上就有好幾個。這時郭靖覺得有趣,又再走近幾步。見泥人面前擺著幾只粘土捏成的小碗小盞,盛著些花草之類,她輕聲說著:「這碗靖哥哥吃,這碗蓉兒吃。這是蓉兒煮的啊,好不好吃啊?」郭靖介面道:「好吃,好吃極啦!」黃蓉微微一驚,回過頭來,笑生雙靨,投身入懷,兩人緊緊抱在一起。過了良久,這才分開,並肩坐在柳溪之旁,互道別來情景。
——————————
當時看到這段的時候心都被萌化了,恨不得抱著這蘿莉親上兩口╭(╯3╰)╮


風林火陰山怒:
趙敏低聲道:「你心中捨不得我,我甚麼都夠了。管他甚麼元人漢人,我才不在乎呢。你是漢人,我也是漢人。你是蒙古人,我也是蒙古人。你心中想的盡是甚麼軍國大事、華夷之分,甚麼興亡盛衰、權勢威名,無忌哥哥,我心中想的,可就只一個你。你是好人也罷,壞蛋也罷,對我都完全一樣。」

應該是趙敏的第一次正式表白吧,看的好心動。

張無忌何德何能啊

-•——————————•-
再更一個關於趙敏的:

張無忌叫廚房裡送了幾張麵餅來,離得她遠遠的,自行坐在炕上大嚼。趙敏席上炙羊烤雞、炸肉膾魚,菜餚極是豐盛。她吃了一會,忽然淚水一點點的滴在飯碗之中,勉強又吃了幾口,拋下筷子,伏在桌上抽抽噎噎的哭泣。
她哭了半晌,抹乾眼淚,似乎心中輕快了許多,望望窗外,說道:「再過一個時辰,天就黑了,那韓林兒不知解向何處,若是失了他的蹤跡,倒是不易相救。」張無忌心中一凜,站起身來,道:「正是,我還是先去救了韓兄弟回來。」趙敏道:「也不怕丑,人家又不是跟你說話,誰要你介面?」

這一段是看過的應該很快能想起,就是趙敏被張無忌誤會後,她先是若無其事,可是一個人吃飯吃著吃著就哭起來了,然後哭完就又好了,就是很單純地哭,不是為了博同情什麼的,讓我覺得真是好性情,當真是草原上的女主播,清純不做作。[手動滑稽]


騎單車的女餅干:
我偏要勉強!


孫百勛:
天龍寺外,菩提樹下。
花子邋遢,觀音長發。
出自《天龍八部》


胖噠二世:

丐幫中群丐一齊擁上,團團拜伏。吳長風捶胸叫道:「喬幫主,你雖是契丹人,卻比我們這些不成器的漢人英雄萬倍!」

中原群豪一個個圍攏,許多人低聲議論:「喬幫主果真是契丹人嗎?那麼他為什麼反來幫助大宋?看來契丹人中也有英雄豪傑。」

「他自幼在咱們漢人中間長大,學到了漢人大仁大義。」

「兩國罷兵,他成了排難解紛的大功臣,卻用不著自尋短見啊。」

「他雖於大宋有功,在遼國卻成了叛國助敵的賣國反賊。他這是畏罪自殺。」

……

雁門關指揮使張將軍修下捷表,快馬送到汴梁,說道親率部下將士,血戰數日,力敵遼軍十餘萬,幸陛下洪福齊天,朝中大臣指示機宜,眾將士用命,格斃遼國統軍元帥南院大王蕭峰,殺傷遼軍數千,遼主耶律洪基不逞而退。

宋帝趙煦得表大喜,傳旨關邊,犒賞三軍,自宰相以至樞密使、指揮使以下,均各加官晉爵。趙煦自覺英明神武,遠邁太祖、太宗,連日賜宴朝臣,宮中與後妃歡慶。歌功頌德之聲,洋洋盈耳,慶祝大捷之表,源源而來。——天龍八部·五十 教單於折箭 六軍辟易 奮英雄怒


聶少:
喬峰端起一碗酒來,說道:「這里眾家英雄,多有喬峰往日舊交,今日既有見疑之意,咱們乾杯絕交。哪一位朋友要殺喬某的,先來對飲一碗,從此而後,往日交情一筆勾銷。我殺你不是忘恩,你殺我不算負義。天下英雄,俱為證見。」


庄生:

少林群僧中突然走出一名灰衣僧人,朗聲說道:「大哥,三弟,你們喝酒,怎麼不來叫我?」

正是虛竹。

當時群英圍攻。


海拉細胞:

「請問公子:公子生平在甚麼地方最是快樂逍遙?」
  這問題慕容復曾聽她問過四五十人,但問到自己之時,突然間張口結舌,答不上來,他一生營營役役,不斷為興復燕國而奔走,可說從未有過甚麼快樂之時。別人瞧他年少英俊,武功高強,名滿天下,江湖上對之無不敬畏,自必志得意滿,但他內心,實在是從來沒感到真正快樂過。

他呆了一呆,說道:「要我覺得真正快樂,那是將來,不是過去。」

眾生皆苦,雖志向遠大,卻不知陷入鏡花水月。


Aorqu用戶:

倚天屠龍記結尾,周芷若被「已死的」殷離糾纏,求少林寺為殷離做法事超度:

張無忌回想一路跟隨那黑衣少女來到少林寺,又見她躲在長窗之外向殿中窺探,一舉一動,全是一個身懷武功的姑娘,毫無特異之態,向空聞道:「方丈,在下有一事不明,要向方丈請教。人死之後,是否真有鬼魂?」
空聞沉思半晌,道:「幽冥之事,實所難言。」張無忌道:「然則方丈何以虔誠行法,超度幽魂?」空聞道:「善哉,善哉!幽魂不須超度。人死業在,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佛家行法,乃在求生人心之所安,超度的乃是活人。」張無忌登時領悟,拱手道:「多謝指點。在下深夜滋擾,至為不安,萬望方丈恕罪。」

身為佛門中人,能說出「幽冥之事,實所難言」已經不符合身為佛教第一大門派掌門的職業了,然而仍繼續說出「超度的乃是活人」這種大實話,振聾發聵。

全書一直「腹黑」的空聞在最後的時刻高光了。

PS:經評論中有Aorquer提醒,禪宗並不忌諱說「這種大實話」,我以為可能是對的。但是我以為空聞在給張無忌解答的同時能在「法事申請人」周芷若以及「法事執行人」一干僧眾都在的情況下這么說,還是有魄力的。畢竟,其他人的思想覺悟可沒張無忌那麼高。


胡澈德:

  阿紫見他臉上戴了面具,神情詭異,但目不轉睛瞧著自己的情狀,仍然看得出來,便問:「傻小子,你瞧著我幹什麼?」游坦之道:「我……我……不知道。你……你很好看。」阿紫微笑道:「你也很好看!你戴了這面具,舒不舒服?」游坦之悻悻地道:「你想舒不舒服?」阿紫格格一笑,道:「我想不出。」見他面具上開的嘴孔只窄窄的一條縫,勉強能喝湯吃飯,若要吃肉,須得用手撕碎,方能塞入,再要咬自己腳趾,便不能了,笑道:「我叫你戴上這面具,便不能再咬我了。」

  游坦之心中一喜,說道:「姑娘是叫我……叫我……常常在你身邊服侍么?」阿紫道:「呸!你這小子是個大壞蛋。在我身邊,你時時會想法子害我,如何容得?」游坦之道:「我……我……我決計不會害姑娘。我的仇人只是喬峰。」阿紫道:「你想害我姊夫?豈不是跟害我一樣?」游坦之聽了這句話,胸口陡地一酸,無言可答。

  阿紫笑道:「你想害我姊夫,那是難於登天。傻小子,你想不想死?」游坦之道:「我自然不想死。不過現在頭上套了這個勞什子,給整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跟死了也沒多大分別。」阿紫道:「你真要想死,那也容易,不過我不會讓你乾乾脆脆地死了。我先砍了你的左手。」轉頭向站在身邊伺候的室里道:「室里,你拉他出去,先將他左手砍了下來!」室里應道:「是!」伸手便去拉他手臂。

  游坦之久在遼邊,已懂了些契丹言語,大驚叫道:「不,不!姑娘,我不想死,你……你……你別砍我手。」阿紫淡淡一笑,道:「我說過了的話,很難不算,除非……除非……你跪下磕頭。」

  游坦之微一遲疑間,室里已拉著他退了兩步。游坦之不敢再延,雙膝一軟,便即跪倒,一頭叩了下去,鐵罩撞上青磚,發出當的一聲響。阿紫格格嬌笑,說道:「磕頭的聲音這么好聽,我可從來沒聽見過,你再多磕幾個聽聽。」

哎,金庸真是寫盡了世間感情啊。


沈容皙:
群豪白衣如雪,一個個走到張無忌面前,躬身行禮,昂首而出,再不回顧。張無忌想到如許大好男兒,此後一二十年之中,行將熱血撒遍中原大地,忍不住熱淚盈眶。

忍不住熱淚盈眶的,又何止書中的張無忌呢?


李白兔:
蕭峰冷笑道:「蕭某大好男兒,竟和你這種人齊名!」手臂一揮,將他擲了出去。


piadapiada:
是一段描寫親情的。
汝陽王見女兒意不可回,深悔平日溺愛太過,放縱她行走江湖,以致做出這等事來,素知她從小任性,倘加威逼,她定然刺胸自殺,不由得長嘆一聲,淚水潸潸而下,嗚咽道:「敏敏,你多加保重。爹爹去了……你……你一切小心。」
趙敏點了點頭,不敢再向父親多望一眼。

汝陽王轉身緩緩走下山去,左右牽過坐騎,他恍如不聞不見,並不上馬,走出十餘丈,他突然回過身來,說道:「敏敏,你的傷勢不礙么?身上帶得有錢么?」

趙敏含淚點了點頭。汝陽王對左右道:「把我的兩匹馬牽給郡主。」左右衛士答應了,將馬牽到趙敏身旁,擁著汝陽王走下山去。六名番僧委頓在地,無法站起,餘下的番僧兩個服侍一個,扶著跟在後面。過不多時,眾人走得乾乾凈凈,只剩下張無忌和趙敏兩人。
這段描寫汝陽王婦女分別的場景,父母的愛就是這樣了,從來不會直接說出什麼。

那句「敏敏,你的傷勢不礙么?身上帶得有錢么?」真是戳到了心窩子。


喪心病狂劉老濕:

洪七公笑道:「娃娃,你媳婦兒煮菜的手藝天下第一,你這一生可享定了福。他媽的,我年輕時怎麼沒撞見這樣好本事的女人?」

他想了一想,恍然大悟,笑道:「我老胡塗啦。你明明是閨女打扮,不是小媳婦兒。你小兩口兒是私訂終身,還沒經過父母之命,媒約之言,沒拜過天地。那不用擔心,我老叫化來做大媒。你爹爹要是不答應,老叫化再跟他斗他媽的七天七夜,拚個你死我活。」黃蓉本來早在為此事擔心,怕爹爹不喜郭靖,聽了此言,不禁心花怒放,一笑回房。

楊過眼見她命在須臾,實是傷痛難禁,驀地想起:「那日她在這終南山上,曾問我願不願要她做妻子,那時我愕然不答,以致日後生出這許多災難困苦。眼前為時無多,務須讓她明白我的心意。」大聲說道:「甚麼師徒名分,甚麼名節清白,咱們通統當是放屁!通統滾他媽的蛋!死也罷,活也罷,咱倆誰也沒命苦,誰也不會孤苦伶仃。從今而後,你不是我師父,不是我姑姑,是我妻子!」

風清揚大喜,朗聲道:「好,好!你說這話,便不是假冒為善的偽君子。大丈夫行事,愛怎樣便怎樣,行雲流水,任意所至,甚麼武林規矩,門派教條,全都是放他媽的狗臭屁!」

向問天身在魔教,但教中兄弟極少是他瞧得上眼的,今日認了一個義兄弟,心下甚是喜歡,說道:「可惜這里沒好酒,否則咱們一口氣喝他媽的幾十杯,那才痛快。」令狐沖道:「正是,小弟喉頭早已饞得發癢,哥哥這一提,可更加不得了。」

令狐沖越想越煩惱,口中翻來覆去的只是念著那些口訣:「丹田有氣,散之任脈,如竹中空,似谷恆虛……」念了一會,心中有氣,捶床大罵:「他媽的,這人在這黑牢中給關得怒火難消,便安排這詭計來捉弄旁人。」罵一會,便睡著了。

金庸筆下絕頂高手,從來自矜身份,就算是東邪黃老怪,也是出口成章之輩。書中有口吐「操你大爺」、「他媽的」之輩,一般都是小卒。西毒歐陽鋒偶爾罵句人還是在自己心裡,然而就是在這種氛圍下,北丐洪七公、楊過、令狐沖和風清揚幾個人卻是張嘴閉嘴他媽的,快意恩仇,不拘小節。委實多了幾分煙火氣。

以上。

ps.小彩蛋:第三段和第四段連起來看有驚喜


空居:
喜歡的有很多,但印象最深的還是這一段。

林中滿地泥濘,草叢上都是水珠。段譽放眼四顧,空蕩盪地竟無一個人影,叫道:「王姑娘,這里沒人。」王語嫣走進林來,說道:「他們果然走了。咱們到無錫城裡去探探消息罷。」段譽道:「很好。」想起又可和她並騎而行,多走一段路,心下大是歡喜,臉上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王語嫣奇道:「是我說錯了么?」段譽忙道:「沒有。咱們這就到無錫城裡去。」王語嫣道:「那你為什麼好笑?」段譽轉開了頭,不敢向她正視,微笑道:「我有時會傻裡傻氣的瞎笑,你不用理會。」王語嫣想想好笑,咯的一聲,也笑了出來。這么一來,段譽更忍不住哈哈大笑。

簡簡單單幾句話,說盡少年心中無限情。

專題導航<< 金庸小說里你最喜歡的句子是什麼?金庸小說里你最喜歡的句子是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