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說里有哪些不易發現卻很打動人的小細節?

問題描述:比如:@馬伯庸:金庸里大情大悲的橋段很多,若論最微妙、最隱晦同時也最讓人感嘆的,莫過於倚天屠龍記第二十七章。滅絕師太告訴周芷若,她的師父、郭祖師的徒兒叫做風陵師太。初讀不以為意,再思之,如有牛毛細針刺入心中,隱隱小痛,卻移不走,撫不平。(楊過與郭襄初次相逢的地點就是風陵渡口)
, , ,
蕭肖瀟:

突然身後有人輕輕一笑,郭靖轉過頭去,水聲響動,一葉扁舟從樹叢中飄了出來。只見船尾一個女子持槳盪舟,長發披肩,全身白衣,頭發上束了條金帶,白雪一映,更是燦然生光。郭靖見這少女一身裝束猶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那船慢慢盪近,只見那女子方當韶齡,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肌膚勝雪,嬌美無比,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郭靖只覺耀眼生花,不敢再看,轉開了頭,緩緩退開幾步。那少女把船搖到岸邊,叫道:「郭哥哥,上船來吧!」郭靖猛吃一驚,轉過頭來,只見那少女笑靨生春,衣襟在風中輕輕飄動。郭靖如痴似夢,雙手揉了揉眼睛。那少女笑道:「怎麼?不認識我啦?」郭靖聽她聲音,依稀便是黃蓉模樣,但一個骯臟襤褸的男叫化,怎麼會忽然變成一個仙女,真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聽得背後黃河四鬼紛紛叫嚷:「小姑娘,快來割斷我們身上繩索,放我們下來!」「你來幫個忙,我給你一百兩銀子!」「每人一百兩,一共四百兩!」「你要八百兩也行。」
那少女對他們渾不理睬,笑道:「我是你的黃賢弟啊,你不睬我了嗎?」郭靖再定神一看,果見她眉目口鼻確和黃蓉一模一樣,說道:「你……你………」只說了兩個「你」字,再也接不下去了。黃蓉嫣然一笑,說道:「我本是女子,誰要你黃賢弟、黃賢弟的叫我?快上船來罷。」郭靖恍在夢中,雙足一點,躍上船去。黃河四鬼兀自將救人的賞格不斷提高。黃蓉把小舟盪到湖心,取出酒菜,笑道:「咱們在這里喝酒賞雪,那不好嗎?」這時離黃河四鬼已遠,叫嚷之聲已聽不到了。郭靖心神漸定,笑道:「我真胡塗,一直當你是男子,以後不能再叫你黃賢弟啦!」黃蓉笑道:「你也別叫我黃賢妹,叫我作蓉兒罷。我爸爸一向這樣叫的。」郭靖忽然想起,說道:「我給你帶了點心來。」從懷里掏出完顏康送來的細點,哪知他背負王處一、換水化毒、奔波求葯,早把點心壓得或扁或爛,不成模樣。黃蓉看了點心的樣子,輕輕一笑。郭靖紅了臉,道:「吃不得了!」拿起來要拋入湖中。黃蓉伸手接過,道:「我愛吃。」郭靖一怔,黃蓉已把一塊點心放在口裡吃起來。郭靖見她吃了幾口,眼圈漸紅,眼眶中慢慢充了淚水,更是不解。黃蓉道:「我生下來就沒了媽,從沒有誰這樣記著我過……」說著幾顆淚水流了下來。她取出一塊潔白的手帕,郭靖以為她要擦拭淚水,哪知她把幾塊壓爛了的點心細心包好,放在懷里,回眸一笑,道:「我慢慢的吃。


江陵風煙:
高冷暖男俞蓮舟

俞蓮舟潛心武學,無妻無子,對無忌十分喜愛,只是他生性嚴峻,沉默寡言,神色間卻是冷冷的。無忌心知這位冷口冷麵的師伯其實待己極好,一有空閑,便纏著師伯問東問西。他生於荒島,陸地上的事物什麼也沒見過,因之看來事事透著新鮮。俞蓮舟竟是不感厭煩,常常抱著他坐在船頭,觀看江上風景。無忌問上十句八句,他便短短的回答一句。

俞蓮舟對張無忌素來信得過,雖想他武功再強,也決計接不住自己,但想與其活活燒死,還不如活活摔死,叫道:「好!我跳下來啦!」


戴戴:
狄雲在丁典和凌姑娘的墳前種了幾百棵菊花。他沒雇了幫忙,全是自己動手,他是莊稼人,鋤地種植的事本是內行。只不過他從前很少種花,種的是辣椒、黃瓜、冬瓜、白菜、茄子、空心菜……
他離了荊州城,抱著空心菜,匹馬走上了征途。他不願再在江湖上廝混,他要找一個人跡不到的荒僻之地,將空心菜養大成人。
他回到了藏邊的雪谷。鵝毛般的大雪又開始飄下,來到了昔日的山洞前。突然之間,遠遠望見山洞前站著一個少女。那是水笙!她滿臉歡笑,向他飛奔過來,叫道:「我等了你這么久!我知道你終於會回來的。」


Aorqu用戶:

黃蓉問道:「甚麼壞事?」洪七公躊躇道:「這老怪信了甚麼采陰補陽的邪說,找了許多處女來,破了他們的身子,說可以長生不老。」黃蓉問道:「怎麼破了處女身子?」…..
  她這么一問,洪七公一時倒是難以回答。黃蓉又問:「破了處女的身子,是殺了她們嗎?」洪七公道:「不是。一個女子受了這般欺侮,有時比給他殺了還要痛苦,有人說『失節事大,餓死事小』,就是這個意思了。」黃蓉茫然不解,問道:「是用刀子割去耳朵鼻子么?」洪七公笑罵:「呸!也不是。傻丫頭,你回家問媽媽去。」黃蓉道:「我媽媽早死啦。」洪七公「啊」了一聲,道:「你將來和這傻小子洞房花燭夜時,總會懂得了。」黃蓉紅了臉,撅起小嘴道:「你不說算啦。

黃蓉尋思:「他怎麼說是兩人?嗯,是了,他只道銅屍陳玄風尚在人間。但不知他怎樣與這兩人結的仇?這是他的倒霉事,也不便細問,另一件事卻好生奇怪。」當下問道:」陸莊主,你瞧出我是個女扮男裝,那也不奇,但你怎能知道我和他還沒成親?我不是跟他住在一間屋子裡么?」
  陸莊主給她這么一問,登時窘住,心道:「你還是黃花閨女,難道我瞧不出來,只是這話倒難以說得明白。你這位姑娘詩詞書畫,件件皆通,怎麼在這上頭這樣胡塗?」正自思量如何回答

那時……那時……」她本想說「那時我和你結成了夫妻」,但這句話終究說不出口,轉口問道:「靖哥哥,怎樣才會生孩子,你知道么?」郭靖道:「我知道。」黃蓉道:「你倒說說看。」郭靖道:「人家結成夫妻,那就生孩子。」黃蓉道:「這個我也知道。為甚麼結了夫妻就生孩子?」郭靖道:「那我可不知道啦,蓉兒,你說給我聽。」黃蓉道:「我也說不上。我問過爹爹,他說孩子是從臂窩里鑽出來的。」
  郭靖正待再問端詳,忽聽身後一個破鈸似的聲音喝道:「生孩子的事,你們大了自然知道。潮水就快漲啦!」黃蓉「啊」的一聲,跳了起來,沒料到歐陽鋒一直悄悄的在旁窺伺,她雖不明男女之事,但也知說這種話給人聽去甚是羞恥,不禁臉蛋兒脹得飛紅,拔足便向懸崖飛奔,兩人隨後跟去。

一燈道:「後來一個教一個學,周師兄血氣方剛,劉貴妃正當妙齡,兩個人肌膚相接,日久生情,終於鬧到了難以收拾的田地……」黃蓉欲待詢問,口唇一動,終於忍住,只聽一燈接著道:「有人前來對我稟告,我心中雖氣,礙於王真人面子,只是裝作不曉,哪知後來卻給王真人知覺了,想是周師兄性子爽直,不善隱瞞……」黃蓉再也忍不住,問道:「甚麼事啊?甚麼事鬧到難以收拾?」一燈一時不易措辭,微一躊躇才道:「他們並非夫婦,卻有了夫婦之事。」
  黃蓉道:「啊,我知道啦,老頑童和劉貴妃生了個兒子。」一燈道:「唉,那倒不是。他們相識才十來天,怎能生兒育女?

黃蓉又問:「劉貴妃給你生了個兒子,豈不甚好?伯伯你幹麼要不開心?」一燈道:「傻孩子,這孩子是周師兄生的。」黃蓉道:「周師兄早就走啦,難道他又偷偷回來跟她相會?」一燈道:「不是的。你沒聽見過『十月懷胎』這句話嗎?」
  黃蓉恍然大悟,道:「啊,我明白啦。那小孩兒一定生得很像老頑童,兩耳招風,鼻子翹起,否則你怎知不是你生的呢?」一燈大師道:「那又何必見到方知?這些日子中我不曾和劉貴妃親近,孩子自然不是我的了。」黃蓉似懂非懂,但知再問下去必定不妥,也就不再追問。

黃蓉嚇了一跳,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忙道:「對不起,我胡說八道,好姊姊,你別見怪。」穆念慈低聲道:「你沒胡說八道,是我自己胡塗。我……我跟他做了夫妻,可是沒……沒有拜天地。只恨我自己把持不定……」說到這里,淚水簌簌而下。
  黃蓉見她神情凄苦,伸左臂摟住她肩頭,想說些話來安慰,過了好一會,指著郭靖道:「姊姊,你不用難過,那也沒甚麼。那天在牛家村,靖哥哥也想跟我做夫妻。」此言一出,郭靖登時張口結舌,忸怩不堪,說道:「我們……沒有……沒有……】」黃蓉笑道:「那你想過沒有呢?」郭靖連耳根子也都羞得通紅,低頭道:「是我不好。」黃蓉右手伸過去拍拍他肩頭,柔聲道:「你想跟我做夫妻,我喜歡得很呢,你有甚麼不好了?」穆念慈嘆了口氣,心想:「黃家妹子雖然聰明伶俐,畢竟年紀幼小,於男女之事還不大懂。她遇上了這個忠厚老實的郭大哥,真是福氣。」
ps:黃蓉問郭靖你有沒有想過呢,郭靖答是我不好,說明郭靖原來是想過和黃蓉做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好了,完了,金庸你讓王重陽活過來讓黃蓉問一次吧


Aorqu用戶:

金庸作品中,對笑的喜愛在首位。

個人覺得儀琳一開始就是一個悲劇。

命運、個性註定令狐沖是不會愛她的,但很感動於她感情的純粹。

啞婆婆要幫助她嫁給令狐沖時,她說,一個人真正愛上另一個人,是不會再想第二個人的。她一心只要令狐沖高興,此外別無他念。

以下是原文:

儀琳幽幽的道:「啞婆婆,我常跟你說,我日里想著令狐大哥,夜裡想著令狐大哥,做夢也總是做著他。

我想到他為了救我,全不顧自己性命;

想到他受傷之後,我抱了他奔逃;

想到他跟我說笑,要我說故事給他聽;

想到在那個甚麼群玉院中,我……我……跟他睡在一張床上,蓋了同一條被子。

啞婆婆,我明知你聽不見,因此跟你說這些話也不害臊。

是不說,整天憋在心裡,可真要發瘋了。

我跟你說一會話,輕輕叫著令狐大哥的名字,心裡就有幾天舒服。」

她頓了一頓,輕輕叫道:「令狐大哥,令狐大哥!」
這兩聲叫喚情致纏綿,當真是蘊藏刻骨相思之意,令狐沖不由得身子一震。他早知道這小師妹對自己極好,卻想不到她小小心靈中包藏著的深情,竟如此驚心動魄

心道:「她待我這等情意,令狐沖今生如何報答得來?」
儀琳輕輕嘆息,說道:「啞婆婆,爹爹不明白我,儀和、儀清師姊她們也不明白我。

我想念令狐大哥,只是忘不了他,我明知道這是不應該的。

我是身入空門的女尼,怎可對一個男人念念不忘的日思夜想,何況他還是本門的掌門人?

我日日求觀世音菩薩救我,請菩薩保佑我忘了令狐大哥。

今兒早晨念經,念著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的名字,我心中又在求菩薩,請菩薩保佑令狐大哥無災無難,逢凶化吉,保佑他和任家大小姐結成美滿良緣,白頭偕老,一生一世都快快活活。

我忽然想,為甚麼我求菩薩這樣,求菩薩那樣,菩薩聽著也該煩了。

今而後,我只求菩薩保佑令狐大哥一世快樂逍遙。

他最喜歡快樂逍遙,無拘無束,但盼任大小姐將來不要管著他才好。」

她出了一會神,輕聲念道:「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她念了十幾聲,抬頭望瞭望月亮,道:「我得回去了,你也回去罷。」

從懷中取出兩個饅頭,塞在令狐沖手中,道:「啞婆婆,今天為甚麼你不瞧我,你不舒服么?」

待了一會,見令狐沖不答,自言自語:「你又聽不見,我卻偏要問你,可真是傻了。」慢慢轉身去了。

令狐沖坐在石上,瞧著她的背影隱沒在黑暗之中,她適才所說的那番話,一句句在心中流過,想到迴腸盪氣之處,當真難以自己,一時不由得痴了。


黃不會:
「郭靖見黃蓉還沒醒,趴下去一根根地數她的眼睫毛。」看了這么多,忽然覺得郭大俠是金庸這么多男主角里愛的最純粹的一個。光此一處細節,愛情裡面那些小情懷就寫出來了。

———————
網上搜索了一下,是第十五章 神龍擺尾, 原文: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只聽得柳梢鶯囀,郭靖睜開眼來,但見朝曦初上,鼻中聞著陣陣幽香,黃蓉兀自未醒,蛾眉斂黛,嫩臉勻紅,口角間淺笑盈盈,想是正做好夢。郭靖心想:「讓她多睡一會,且莫吵醒她。」正在一根根數她長長的睫毛。

感謝北落師門的補充。


Aorqu用戶:
我自己最感動的是《射鵰英雄傳》里包惜弱和楊鐵心相認的一段:

【楊鐵心在室中四下打量,見到桌凳櫥床,竟然無一物不是舊識,心中一陣難過,眼眶一紅,忍不住要掉下眼淚來,伸袖子在眼上抹了抹,走到牆旁,取下壁上掛著的一桿生滿了銹的鐵槍,拿近看時,只見近槍尖六寸處赫然刻著「鐵心楊氏」四字。他輕輕撫挲槍桿,嘆道:「鐵槍生鏽了。這槍好久沒用啦。」王妃溫言道:「請您別動這槍。」楊鐵心道:「為甚麼?」王妃道: 「這是我最寶貴的東西。」
  楊鐵心澀然道:「是嗎?」頓了一頓,又道:「鐵槍本有一對,現下只剩下一根了。」 王妃道:「甚麼?」楊鐵心不答,把鐵槍掛回牆頭,向槍旁的那張破犁注視片刻,說道:「犁頭損啦,明兒叫東村張木兒加一斤半鐵,打一打。」
  王妃聽了這話,全身顫動,半晌說不出話來,凝目瞧著楊鐵心,道:「你……你說甚麼?」 楊鐵心緩緩的道:「我說犁頭損啦,明兒叫東村的張木兒加一斤半鐵,打一打。」
  王妃雙腳酸軟無力,跌在椅上,顫聲道:「你……你是誰?你怎麼……怎麼知道我丈夫去世那一夜……那一夜所說的話?」 】


郭燧:
都沒有說《連城訣》的啊,我來加一個吧:
狄雲聽他敘述往事,月光之下,與心上人攜手同游,觀賞奇花,當真是天上神仙也比不上了。可是丁典述說的語調之中,卻含有一股陰森森的可怖氣息,狄雲聽得幾乎氣也喘不過來,似乎這廢園之中,有許多惡鬼要撲上身來一般,突然之間他想到了一個名字,大聲叫道:「金波旬花!」

  丁典嘴角邊露出一絲苦笑,隔了好一會,才道:「兄弟,你不笨了。以後你一人行走江湖,也不會吃虧,我這可放心了。」

  狄雲聽他這幾句話中充滿了關切和友愛,忍不住熱淚盈眶


文刀震:
《笑傲江湖》,令狐沖聽聞小師妹婚訊時:

哭了好一會,心中才稍感舒暢,尋思:「我這時回去,雙目紅腫,若教儀和她們見了,不免笑話於我,不如晚上再回去罷。」
但轉念又想:「我久出不歸,她們定然擔心。大丈夫要哭便哭,要笑便笑。令狐沖苦戀岳靈珊,天下知聞。她棄我有若敝屣,我若不傷心,反倒是矯情作假了。

金書男主中最愛令狐沖的灑脫自如,至情至性。令狐沖此舉可效阮籍之哭。每讀至此節,心折不已,


三七:
最近興起重新看了《天龍八部》,其中第十九章有這樣一個細節,喬峰為了救垂死的阿朱,單刀赴會聚賢庄,當時喬峰被天下人誤解人人恨不能得而誅之,為了殺的痛快無所顧忌,喬峰倡議以酒絕交:
而此時,吳長老宋長老的話卻讓我十分感動:

當天下人都背棄你的時候,還有朋友能站出來替你冤屈,還要堅持做你的朋友,喬峰也算是值了,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Rick:
金老爺子射鵰三部曲環環相扣,劇情前後呼應,而最厲害的還是他的因果定律。黃蓉間接要了楊康的性命,雖說楊康自作自受,但後面楊過也無意間誤了郭襄一生。此一環郭黃還了楊家。而張君寶一直念著郭襄,一生未娶。後面周芷若也為張無忌所累,孤苦漂泊。此一環郭襄的峨眉還了君寶的武當。而最終的閉環就在倚天的結尾,張無忌面對中原西域那麼多正妹傾心,而最終歸心於敏敏特穆爾,此閉環郭靖還了華箏…


夏語冰:
個人覺得最隱蔽的是
鳩摩智會無相功
這是李秋水的防身本事
無崖子勉強會,童姥就不會。
說鳩摩 少年起迭逢奇緣,而且很帥。。。


Aorqu用戶:
「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壽。」

這是《神鵰俠侶》的一副插圖,講的是楊過答應郭襄在她十六歲生日時來為她賀壽,和她說說話。神鵰俠的朋友先幾日來陪郭二小姐喝酒,送上名貴禮物。楊過送的生日禮物,第一件是殲滅蒙古軍隊先鋒兩千人後的耳朵,第二件是以這些煙花為號,燒了蒙古軍隊的糧草和炸藥。第三件是揭發蒙古王子霍都的陰謀,免了丐幫的大患——楊過憐惜郭襄,又不願她枉費情意,答應了祝壽,便盡心盡力地做了三件了不得的大事。但極力避免她誤解。
想來在郭二小姐的心中,只是放煙花這一幕才是真正的禮物。當我在看第N遍的神鵰俠侶時再次看到這幅插圖,久久地看襄兒的背影,想到這便是她一生最燦爛的時刻了,忽然失聲痛哭。
這一幕任何一個女子都將牢記終身。這簡直是肯定的。
後來楊過來了,也跟郭襄說了一句話。他說:「只是乘著小妹子的生日,大伙兒圖個熱鬧,那算得什麼。」
他一絲不苟地履行了諾言。
我一直以為金庸的故事中,最凄苦的就是這一幕。不,阿紫抱著喬峰跳崖都比不上——她的姊夫終於乖乖聽話了,死得其所,不比郭襄長長久久地受苦;令狐沖戀小師妹再苦也還有盈盈;小昭淚別張無忌時她的競爭者太多,張無忌再也比不上楊過;喬峰失手傷阿朱——他是大英雄,兒女私情靠後;程靈素死在胡斐懷中——唉,莫不是得償所願;阿九黯別袁承志——阿九最後變成了老師太,袁承志愛的青青也實在不可愛;香香公主太假、筆觸也生;楊康穆念慈只是二流人物;葯師終身的鬱郁寡歡也比不得——葯師最終變成了一個古怪老頭,他若在華船上一曲碧海潮生了卻此生多好,老人是不被原諒有情慾的。還有誰?金蛇郎君和名字都記不得的愛人——雖然我喜歡金蛇郎君多過袁承志,但青青她媽實在不配戲啊,而且不得不承認金蛇真的是個壞人。
再回到這一幕,前面是楊過三十五年的苦澀,後面是郭襄終身的寂寥。她的一生到此是高潮,以後都是殺時間。即便是陪著楊過跳崖,路遇何足道,創建峨嵋派,在那些情景中她是配角,而且黯然神傷。郭襄和楊過,是金庸小說中最喜歡的一對人物。感謝金庸最沒寫郭襄的老時情境,她永遠都是那個精靈古怪的善良女孩。郭襄說,他和外公,和我,都是邪派。但真的喜歡郭襄她們邪派。仔細想想,峨嵋派前有滅絕師太,中有紀曉芙,後有周芷若,果然如此。
一直覺得郭襄能當神鵰前半部的第二女主角,不折不扣是十六年後的女主角。神鵰寫到郭襄的眼淚奪眶而出結束,金庸待襄兒不薄。有時想,或許正是因為郭襄那麼苦,所以才倍加喜歡她。她出生第一天就備受磨難,但凡是遇到她的人都喜歡她,包括李莫愁這個大魔頭。她的前半生在父母的餘蔭下活得很精彩,後半生因為楊過經營的這場壽宴而得到呵護,想來她以後遇到的武林中人大都會賣她個面子,到得後來真心喜歡她。
她得到了全世界的青眼,偏偏沒有得到唯一一個人的。
陰差陽錯。醋意難生。
結局是大徹大悟,她應得的。我常常說,這是某Deserve的——裡面包含了甚深的緣起法。她有這個才智、福報和機緣。因為在她生命的盛宴上見到了這一幕,以後再再回想就最能悟到。
紅到盡頭便成灰。


白繞:
岳夫人心道:「那五個怪人轉眼便到,你卻還在這里慢條斯理的述說舊事。」向丈夫橫了一眼,卻不敢插嘴順眼又向廳上正氣堂」三字匾額瞧了一眼,心想:「我當年初入華山派練劍,這堂上的匾額是『劍氣沖霄』四個大字。現下改作了『正氣堂』,原來那塊匾可不知給丟到哪裡去了。唉,那時我還是個十三歲的小丫頭,如今……如今……」


史航:
《鹿鼎記》韋小寶道:「你要一支我要一支,兩根火槍本是一對兒。」公主嘆道:「兩根火槍一雌一雄,並排睡在這木盒裡,何等親熱?一分開,兩個兒都孤零零十分凄涼了。我不要,你一起收著吧。」說這話時,想到皇帝旨意畢竟不可更改,自己要嫁韋小寶,終是一句虛話。(悍霸如公主,亦有此時。金庸聖明,金庸細致啊。)


那魯果多:

回程熟路,景物依然,心境卻已與入山時大不相同。【想起一燈大師的深恩厚意】,黃蓉【情不自禁地向著山峰盈盈下拜】,郭靖跟著跪倒磕頭。

眾人心想李莫愁一生造孽萬端,今日喪命實屬死有餘辜,但她也非天生狠惡,只因誤於情障,以致走入歧途,愈陷愈深,終於不可自拔,思之也不禁惻然生憫。陸無雙對滿門被害之仇一直念念不忘,然見她下場如此之慘,大仇雖然得報,心中卻無喜悅。黃蓉懷中抱著郭襄,想及李莫愁無惡不作,但生平也有一善,【於郭襄有月余養育之恩,於是拿著郭襄的兩只小手,向火焰中拜了幾拜】。


佟榭:
重看《天龍八部》,才發現這么一段。

兩名旗手向旁讓開,一個紫袍人騎著一匹大白馬迎面奔來,喝道:「譽兒,你當真胡鬧之極,累得高叔叔身受重傷,瞧我不打斷你的兩腿。」
木婉清吃了一驚,心道:「哼,你要打斷段郎的雙腿,就算你是他的父親,那也決計不成。」只見這紫袍人一張國字臉,神態威猛,濃眉大眼,肅然有王者之相,見到兒子無恙歸來,三分怒色之外,倒有七分喜歡。木婉清心道:「幸好,段郎的相貌像他媽媽,不像你。否則似你這般凶霸霸的模樣,我可不喜歡。」

段正淳首次登場的一幕!
滿懷惡意的伏筆啊有木有!!有木有!!


Aorqu用戶:
1.俞岱岩生死一線,張翠山難過的暈了過去,他醒過來之後,叫道:「師父,三哥還能救么?」張三豐不答,只道:「翠山,世上誰人不死?

2.李莫愁命懸一線,大小武、陸無雙向她索仇,李莫愁淡然道:「我一生殺人不計其數,倘若人人要來報仇,我有多少性命來賠?便算是千仇萬怨,我終究也不過是一條性命而已。

3.公孫谷主強令小龍女與他成親,小龍女說我倆成了親也不快活。公孫谷主雙眉又是緩緩豎起,低沉著聲音道:「我向來說一是,說二是二,決不容人欺負折辱。你既答允了與我成親,便得成親。至於歡樂愁苦,世事原本難料,明天的事又有誰知道了?大家走著瞧罷。」

4.鹿清篤被楊過惡整,死裡逃生,又不認識郭靖,竟然向郭靖動手,被王處一喝止,他說道:「弟子該死。」王處一道:「到底是什麼事?」鹿清篤道:「都是弟子無用,請師祖爺責罰。」王處一眉頭微皺,慍道:「誰說你有用了?我問你是什麼事?」

5.完顏洪烈帶領眾位武士從南宋皇宮中出來。彭連虎連聲奉承,完顏洪烈臉上卻無絲毫得意神情,輕輕嘆息一聲,道:「十九年之前,我曾來過這里的。」眾人見他臉上有傷感之色,都微感奇怪,卻不知他正在想著當年包惜弱在此村中救他性命之事。荒村依然,那個荊釵青衫、喂他雞湯的溫婉女子卻再也不可得見了。

6.周伯通拉拉自己耳邊垂下來的長髮,神情甚是得意,說道:「剛才你說了一個很好聽的故事給我聽,現下……」郭靖插口道:「我說的都是真事,不是故事。」周伯通道:「那有什麼分別?只要好聽就是了。有的人的一生一世便是吃飯、拉屎、睡覺,若是把他生平一件件雞毛蒜皮的真事都說給我聽,老頑童悶也給他悶死了。」

7.完顏洪烈千方百計而娶得了包惜弱,但她心中始終未忘故夫,十餘年來自己對她用情良苦,到頭來還是落得如此下場,眼見她雖死,臉上兀自有心滿意足、喜不自勝之情,與她成婚一十八年,幾時又曾見她對自己露過這等神色?自己貴為皇子,在她心中,可一直遠遠及不上一個村野匹夫,不禁心中傷痛欲絕,掉頭而去。

8.(鐵木真)嘆道:「我是英雄,你也是英雄,蒙古草原雖大,卻容不下兩個英雄。」札木合拾起小包,也從懷里掏出一個革制小囊,默默無言的放在鐵木真腳邊,轉身下山。鐵木真望著他的背影,良久不語,當下慢慢打開皮囊,倒出了幼時所玩的箭頭髀石,從前兩個孩子在冰上同玩的情景,一幕幕的在心頭湧現。他嘆了一口氣,用佩刀在地下挖了一個坑,把結義的幾件禮物埋在坑裡。郭靖在一旁瞧著,心頭也很沉重,明白鐵木真所埋葬的實是份心中最寶貴的友情。

9.令狐沖來到門前,想起昔時常到這里來接小師妹出外遊玩,或同去打拳練劍,今日卻再也無可得見了,不禁熱淚盈眶。他伸手推了推門,板門閂著,一時猶豫不定。盈盈躍過牆頭,拔下門閂,將門開了。兩人走進室內,點著桌上蠟燭,只見床上、桌上也都積滿了灰塵,房中四壁蕭然,連女兒家梳妝鏡奩之物也無。令狐沖心想:小師妹與林師弟成婚後,自是另有新房,不再在這里住,日常用物,都帶過去了。」隨手拉開抽屜,只見都是些小竹籠、石彈子布玩偶、小木馬等等玩物,每一樣物事,不是令狐沖給她做的,便是當年兩人一起玩過的,難為她盡數整整齊齊的收在這里。令狐沖心頭一痛,再也忍耐不住,淚水撲簌簌的直掉下來。盈盈悄沒聲的走到室外,慢慢帶上了房門。

10.令狐沖內心感到一陣懼意,說道:「這種事情難辦之極,左冷禪的武功未必當世無敵,他何以要花偌大心力?」沖虛道:「人心難測。世上之事,不論多麼難辦,總是有人要去試上一試。你瞧,這五百里山道,不是有人鑿開了?這懸空寺,不是有人建成了?左冷禪若能滅了魔教,在武林中已是唯我獨尊之勢,再要吞併武當,收拾少林,也未始不能。幹辦這些大事,那也不是全憑武功。」方證又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11.風清揚嘆了口氣,說道:「這些魔教長老,也確都是了不起的聰明才智之士,竟將五嶽劍派中的高招破得如此乾淨徹底。只不過他們不知道,世上最厲害的招數,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陰謀詭計,機關陷阱。倘若落入了別人巧妙安排的陷阱,憑你多高明的武功招數,那也全然用不著了…」

12.殷梨亭還劍入鞘,緊緊握住了張翠山的手,喜道:「五哥,我想得你好苦!」張翠山笑道:「六弟,你長高了。」他二人分別之時,殷梨亭還只十八歲,十年不見,已自瘦瘦小小的少年變為長身玉立的青年。


留取殘荷:

湘西和荊州相隔不遠,數日之後,便到了荊州。這一條路,是當年他隨同師父和師妹曾經走過的。山川仍然是這樣,道路仍然是這樣。當年行走之時,路上滿是戚芳的笑聲。這一次,從麻溪鋪到荊州,他沒有聽到一下笑聲。當然有人笑,不過,他沒有聽見。

連城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