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說里,有哪些細思極恐的情節?

問題描述:金庸小说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情节?
, , , ,
和道二文字:
郭靖黃蓉 的另一部小說中結局是守城而死。任你再主角,在別人的世界也是配角


陽夏卧龍:
我覺得應該是《連城訣》的結尾吧。

「他離開了荊州城,抱著空心菜,匹馬走上了征途。他不願再在江湖上廝混,他要找一個人跡不到的荒僻之地,將空心菜養大成人。」
他回到了藏邊的雪谷。鵝毛般的大雪又開始飄下,來到了昔日的山洞前。
突然之間,遠遠望見山洞前站著一個少女。
那是水笙!
她滿臉歡笑,向他飛奔過來,叫到:「我等了你這么久!我知道你終於會回來的。」
《完》

這是金庸小說最感人的結尾,一切江湖陰暗都已過去,枯樹前頭萬木春。苦命的狄雲從此便擁有了幸福。但也是最言簡意賅的結尾,細思極恐。

金庸只寫了狄雲出雪谷後的經歷,他出雪谷要做的三件事,一是找師父,二是合葬丁典凌霜華,三是報仇!
結果師妹死了,師父也看透了,江湖紛爭一切與他無關了。辦完了該辦的事走到沒有人心紛爭的地方。然而卻沒有寫水笙一筆,只為在結尾一個神來之筆。

那水笙為什麼回到雪谷呢?

她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大小姐,父親俠名遠播,從小為他感到驕傲。與表哥青梅竹馬,兩情相悅,是江湖中的神仙眷侶。
她的世界觀價值觀都是處於她這個大小姐地位的認知,然而一朝巨變,什麼都變了。
她經歷了一場綁架,父親也死了。父親的肉被他的結義兄弟、她從小敬重的伯伯吃掉了。她跟從來就看不起的江湖宵小共同生活了半年。
三觀盡毀。

然而,她還有希望,她還有表哥和外面的陽光世界。

終於,表哥來了。

「表妹,從今而後,你我再也不分開了,你別難過,我一輩子總會好好的待你。」

兩人執手相對,心中均有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這半年中他在雪谷之外,每日每夜總是想著:「表妹落入了這兩個淫僧手中,哪裡還能保得清白?但只要她性命無礙,也就謝天謝地了。」

當眾人侮辱她與小惡僧通姦、表哥心甘情願戴綠帽子時,她表哥也只是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表妹,咱們走罷。」

又發生了許多誤會,汪嘯風被狄雲揍了一頓,惱羞成怒。對水笙惡言相向,甚至打了耳光。
但還是帶著水笙一起走了。
她的故事就結束了。

然而她在外面世界經歷了什麼呢?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被逼到一個人回到荒無人煙的雪谷。這才是細思極恐的。狄雲出雪谷時都沒想回來,直到一切萬念俱灰,事情都做完,才想著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扶養空心菜,這才回到雪谷。
然而水笙已經在雪谷了等他很久了,等了多久金庸也沒寫。

總之,水笙出雪谷之後的經歷絲毫未寫,但她所面對的折磨只會比狄雲更多。

大家可以想想,一個從小生活在陽光浪漫之下的花季少女。在遭受綁架回到家之後,情郎對她嫌棄而又粗暴。所有人都罵她是淫娃盪婦。這只是暫且能想到的,在連城訣那個黑暗世界裡,她遭遇的恐怕更甚於此。

她這時候也就20歲左右,我們還在學校里鹹魚著的年紀。她萬念俱灰的走到荒無人煙的雪谷?

她看透了這個世界,也斷定了狄雲終於也無法在這個世界生存。
所幸的是,一切都已過去了,兩個純凈的心靈在這片純凈的天地中又聚到了一起。



特拉法爾加·羅:

小王爺大怒,喝道:「你還要猖狂?」按住郭靖迎面擲來的兩名軍漢,放在地上,跟著搶上前去,左足踢出,直取郭靖小腹。郭靖閃身進招,兩人又搭上了手。那王妃連聲喝止,小王爺對母親似乎並不畏懼,頗有點兒恃寵而驕,回頭叫道:「媽,你瞧我的!這鄉下小子到京師來撒野,不好好給他吃點苦頭,只怕他連自己老子姓甚麼也不知道。

emmm…..老爺子還是有點幽默的。


大挖蘑菇:
南海鱷神的兵刃,一手是鱷嘴剪,一手是鱷尾鞭。一隻手怎麼操作大到做武器的剪子啊?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像幼兒玩具一樣一樣的設計!哈哈哈太萌了!


史大鎚子:
說一個,金庸筆下,名字帶【敏】字的女子,都是狠角色。

1.康敏。作為《天龍八部》中丐幫副幫主馬大元的夫人,標準的蛇蠍美人,搞死馬大元,陷害喬峰,收拾段正淳,手段狠毒。

2.趙敏。《倚天屠龍記》的女主角之一,小說前期,趙敏以反派BOSS形象出現,動不動就剁人手指、折斷四肢。後期跟張無忌成為情侶,趙敏顧及張無忌的觀感,手段有所收斂。

3.丁敏君。《倚天屠龍記》中峨嵋派的「毒手無鹽」,為人陰毒,先刺傷同門紀曉芙,後擠兌同門周芷若,這中間還帶人折磨過張無忌。

4.符敏儀。《天龍八部》中靈鷲宮天山童姥的徒弟、陽天部的首領。符敏儀真名出場,一上來就是與三十六洞主廝殺。書中沒有描寫符敏儀的具體手段,只說她擅長縫紉,是靈鷲宮針神,不過考慮到靈鷲宮天山童姥一向帶領有方,手下的眾女視人命如草芥,下手極狠,這位符針神,估計也是狠角色。另外,在《天龍八部》開篇出現的靈鷲宮符聖使,逼迫神農幫司空玄跳瀾滄江自殺,高度疑似符敏儀。

老金,是不是現實生活中,被某位名字帶【敏】字的女性坑過?


晴某:
特么的怎麼這么多人開不起玩笑呢
——————————
以下原答案
抖個機靈

《書劍恩仇錄》 1955年
陳家洛:反清復明!復國!
《碧血劍》 1956年
袁承志:雖然舊朝殺害功臣,我也要反對新政府!
《射鵰英雄傳》 1957年—1959年
郭靖:雖然只有這襄陽,我也要守住!
《雪山飛狐》 1959年
胡一刀:闖王留下的軍費你們不能貪啊!留著復國!
《神鵰俠侶》 1959年—1961年
郭靖:襄陽城守不住了。
《飛狐外傳》 1960年—1961年
胡斐:新政府都是壞人!
《倚天屠龍記》 1961年
張無忌:武林中都是壞人。
《連城訣》 1963年,又名《素心劍》
狄雲:全世界都是壞人。
《天龍八部》 1963年—1966年
慕容復:復,復,復個屁。
《俠客行》 1965年
張三李四:聽說你們覺得本島是最可怕的地方?你們的掌門在島上樂不思蜀呢。
《笑傲江湖》 1967年
令狐沖:只講江湖事,不牽扯政治。
《鹿鼎記》 1969年—1972年
韋小寶:什麼鬼一夫一妻?我想三妻四妾。
《越女劍》 1970年,附在《俠客行》之後的短篇小說
阿青:戰爭無論輸還是贏,人民都是受傷害最大的。


姚澤:
不知道算不算過度解讀:楊過學了歐陽鋒創的剋制打狗棒的杖法,卻一次都沒有用過。
我們知道,楊過的武功很雜,於本門古墓的武功外,對於當時五絕除了南帝以外的武功都有涉獵:
東邪:彈指神通、玉簫劍法;西毒:蛤蟆功、逆九陰真經、剋制打狗棒法的杖法;北丐:打狗棒法;中神通(全真教和遺刻):劍法、九陰真經。
金庸寫《神鵰俠侶》的時候,筆力已經很成熟了,深諳草蛇灰線的道理,拿楊過學過的武功來說,雖然雜,但幾乎都對情節的推動起到了作用:
彈指神通:有了遠程攻擊手段,丐幫大會救了郭芙;
玉簫劍法:因為本來古墓就有劍法,玉簫劍法基本處於醬油狀態,但在情節上相當重要,楊過用來冒充郭黃女婿,平息了二武的死斗,同時也為郭芙斬手埋下伏筆(玉簫應該取自蕭史的典故,本來就有「乘龍快婿『的暗喻,金庸在笑傲江湖還用了這個梗);
蛤蟆功:早期開掛器,用來在生死關頭「不知怎麼就湧起一股大力「;
逆九陰真經:主要是逆轉經脈和封閉穴道;
打狗棒法:大勝關打霍都、絕情谷打大鬍子;
全真劍法:雙劍合璧天下無敵;
九陰真經:中期開掛器,用來在生死關頭「自然而然地使出了真經中的功夫」。
那麼問題來了:楊過或者說金庸安排楊過學剋制打狗棒法的杖法來幹什麼
會打狗棒的就那麼幾個人,洪七公一死,楊過難道學來對付魯有腳?
答案細思恐極:金庸這是要讓楊過有對抗黃蓉的資本啊。
縱觀全書,在楊過練成玄鐵劍前,基本打得過的打,打不過的靠智商壓制,遇到金輪、李莫愁都可以周旋,唯有對黃蓉處於武功、智商的雙重下風,毫無辦法。而剋制打狗棒法杖法的存在是黃蓉不知道的,完全可以作為奇兵,使楊過贏得與黃蓉的對抗。
當然,我們知道到最後楊過都沒有用過這套杖法,因為金庸沒有讓情節發展到楊黃二人直接對抗過招的程度。但當初他設計北丐西毒在華山絕頂的拚鬥時,有沒有刻意埋下這一條後面被棄而不用的暗線呢?
或許在某個世界線上,金大俠筆下的西狂會更黑化一些呢。


Aorqu用戶:

《倚天屠龍記》 第三章 寶刀百鍊生玄光:

張三豐一摸長須,笑道:「嗯嗯,我八十歲生日那天,你救了一個投井寡婦的性命,那好得很啊。只是每隔十年才做一件好事,未免叫天下人等得心焦。」五個弟子一齊笑了起來。張三豐生性詼諧,師徒之間也常說笑話。四弟子張松溪道:「你老人家至少活到二百歲,我們每十年干樁好事,加起來也不少啦。」七弟子莫聲谷笑道:「哈哈,就怕我們七個弟子沒這么多歲數好活……」


好多匡:
當然是關於金庸先生書里的人物姻緣關系問題的…
衡山派掌門人莫大先生一直沒有婚娶。
有一回群雄聚會,劉正風忍不住問他:「師兄,你都一把年紀了,怎麼還不娶妻生娃呢?」

莫大先生眼睛半開半閉,拉著他的胡琴,慢悠悠地說出一番話來:
「要說成婚哪,首先得找個女人,對吧?婚姻本來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事。」――東方不敗臉色一沉,綉花的手倏然停下。

「那麼找個什麼樣的女人好呢?你要是找個難看的,這輩子心裡都不平衡。」

――平一指四處打量,開始物色病人。

「要是找個好看的呢,等著認一群襟兄襟弟吧。」
――吳三桂摸了摸鼻子。

「有明著來搶的,」
――楊鐵心默然不語。

「有暗著來偷的,」
――苗人鳳拍案而起。

「有下個套算計你的,」
――狄雲怒火中燒。

「還有背著你不知干出些什麼來的。」
――洪安通暴跳如雷。

「甭管你是皇帝也好,」
――一燈大師數著念珠誦起經來。

「 是教主也罷,」
――陽頂天的臉青一陣紅一陣。

「綠帽子一戴就是沒脾氣。」
――殷梨亭頓足捶胸。

「 最好的結果,提心弔膽一輩子,到老也不得安寧。」
――陳正德惡狠狠地瞪著袁士霄。

「這女人要是有點本事更不得了,一心只會爭強鬥勝。」

――胡青牛翻看著王難姑的《毒經》。

「在她面前,你簡直成了亞人類,」

――石清忍不住偷偷看了梅芳姑一眼。

「 把你當個牲口似地呼來喝去,」

――公孫止咬牙切齒。

「 你還不敢不服氣。」
――何太沖面色如常,彷彿沒有聽見。

「那些機靈的早早出家當道士去了。」
――王重陽連聲咳嗽,好像把水嗆進了氣管。

「」剩下的只有打不還手的份。」
――譚公摸了摸懷里的葯膏,放下心來。

「沒准搭錯哪根筋,就一門心思和你作對。」

――白自在感到很不自在。

「 整死你你都猜不出是為了什麼。」

――馬大元魂魄歸來,茫然若失。

「 再說感情吧,喜歡你的能把你嚇死,」
――陸展元耳畔又響起李莫愁哀怨的歌聲。

「你喜歡的八輩子也追不到。」
――令狐沖抱起一個酒罈子,躲到牆角喝悶酒去了。

「別以為給你個好臉你就有戲。」

――胡逸之若有所思。

「」別以為付出了就一定有回報。」

――游坦之面色慘白,彷彿結了一層冰。

「你知道她是什麼人嗎?」
――胡斐百感交集。

「你知道她做過什麼嗎?」

――張翠山感到無地自容。

「你知道誰在背後利用她嗎?」

――夏雪宜撫弄著手中的毒蛇。

「 你知道她對你安的什麼心嗎?」

――無塵道人看看自己斷掉的左臂,發出一聲極輕極輕的嘆息。

「 好不容易找到個放心的,還有一群人死活要把你們拆散。」
――楊過與小龍女相顧無言。

「 當然那些主動棄權的火星人就不在此討論了,咱今天只說地球人。」
――陳家洛痛不欲生。

「說到底一句話:你感到幸福了嗎?放心,那隻一種錯覺。」
――風清楊望著西斜的太陽,不知在想些什麼。

「更別說造化弄人了。有生離的,」

――張無忌想起小昭,心裡就是一酸。

「 有死別的,」
――蕭峰捏碎了酒杯,刺得自己滿手是血。

「 有離家出走的,」

――不戒和尚目露凶光。

「 有岳父難纏的,」

――丁典心如刀攪。

「 有生孩子難產的,」

――黃葯師的玉簫吹出殺伐之音。

「生下孩子你也別得意,先看看像不像你,」
――鍾萬仇破口大罵。

「像你也不一定能養大,」
――謝遜手按屠龍刀柄。

「養大了也不一定健康,」

――歸辛樹怒不可遏。

「健康的少不了到處闖禍,」
――郭靖橫了郭芙一眼,郭芙馬上躲到門外去了。

「見到個女人連姓什麼都忘了,」
――宋遠橋泫然泣下。

「親兄弟也拼個你死我活,」

――武三通悲從中來,放聲大哭。

「到頭來白髮人送黑髮人,」

――歐陽鋒」騰」地倒立起來。

「讓你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劉正風面色大變。

「師弟,你說,為什麼要娶妻,為什麼要生娃?啊?」
對不起,對不起,沒關注自己的這個回答…才發現問題。
這里必須強調一下:這個回答不是答主寫的,真的抱歉。當初寫回答的時候想要找出處,但是網上真的沒找到。這個回答是以前抄在本子上的,記得是在一本雜志上抄下來的,但是真的找不到出處,就忘記寫出處未知,真的十分抱歉!


Aorqu用戶:

霍青桐突然站起,說道:「你說我們不敢去見兆惠將軍,哼,我們這里個個人都敢去,別說男人,女人也敢去。」那使者一怔,仰天大笑,叫道:「女人?女人見到我們大軍不嚇死才怪呢!」霍青桐怒道:「你別小覷了人,我們馬上派人和你同去。像你這樣的人哪,我們這里個個比你都強。由你來挑吧,挑著誰,誰就去。讓你瞧瞧我們穆罕默德信徒的氣概。」

讓你瞧瞧我們穆罕默德信徒的氣概。讓你瞧瞧我們穆罕默德信徒的氣概。讓你瞧瞧我們穆罕默德信徒的氣概。。。


Aorqu用戶:

小龍女好生奇怪,悄悄走了回來,躲在一株樹後一張,只見周伯通手中拿著一隻玉瓶,正在指手劃腳的呼叫。她伸手到懷中一探,玉瓶果已不翼而飛,不知如何給他偷了去!

周老爺子好身手啊!


少林掃地僧:
說一個《神鵰俠侶》的吧

小龍女心想過兒這個義父為人極是無賴,懶得再去理他,轉過了頭不答,不料背心上突然一麻,原來歐陽鋒忽爾長臂,在她背心穴道上點了一指,這一下出手奇快,小龍女又全然不防,待得驚覺想要抵禦,上身已轉動不靈。歐陽鋒跟著又伸指在她腰間點了一下,笑道: 「小丫頭,你莫心焦,待我傳完了我孩兒功夫,就來放你。」說著大笑而去。
——第七回《重陽遺刻》

歐陽鋒這一點,不但全然改變了楊過和小龍女的命運,也在小說之外催生了無數痴男怨女,可謂是全書最重要的矛盾點。

有趣的是全書的最後

不一日來到華山,受傷眾人在道上緩行養傷,這時也已大都痊可。一行人上得山來,楊過指點洪七公與歐陽鋒埋骨之處。黃蓉早在山下買備雞肉蔬菜,於是生火埋灶,做了幾個洪七公生前最喜歡的菜餚,供奉祭奠。群雄一一叩拜。

歐陽鋒的墳墓便在洪七公的墓旁。郭靖與歐陽鋒仇深似海,想到他殺害恩師朱聰、韓寶駒等五俠的狠毒,雖然事隔數十年,仍是恨恨不已。只有楊過思念舊情,和小龍女兩人在墓前跪拜。周伯通上前一揖,說道:「老毒物啊老毒物,你生前作惡多端,死後仍得與老叫化為鄰,也可算是三生有幸。今日人人都來拜祭老叫化,卻只有兩個娃娃向你叩頭,你地下有知,想來也要懊悔活著之時太過心狠手辣了罷?」這一篇祭文別出心裁,人人聽著都覺好笑。
——第四十回《華山之巔》

有關小龍女被侮辱一事,我們作為看官,當然用上帝視角看得一清二楚,而對於楊過,我們並不清楚小龍女是否曾對他道明真相,恐怕全世界知道來龍去脈的,也只有她一人。

當她與楊過終成眷屬,再祭歐陽鋒,這個改變了他二人一生命運的「老毒物」時,真不知心中作何滋味,我們唯一能感受的的,也只有自己心中的感受罷了。

以上。


李某:
《倚天屠龍記》
張翠山一家重履中土,殷天正派來問候的三個家僕叫「無福、無祿、無壽」。

《天龍八部》
阿朱嫣然一笑,道:「這樣罷,我算是給你擄掠來的奴僕,你高興時向我笑笑,你不開心時便打我罵我,好不好呢?」喬峰微笑道:「我一拳打下來,只怕登時便將你打死了。」


吳魏:
為什麼大種馬段正淳能夠有那麼多情人?你以為一陽指只是用來打架的嗎?


芽芽:
其實只有郭襄參加了楊過和小龍女的婚禮。
但是當時的她,可沒有能力像趙敏那樣闖進婚禮說我偏要勉強並把新郎帶走。


laq是只倉鼠:

鳩摩智和神山等一聽之下,倒也大出意料之外,眼見梅蘭菊竹四女喬裝為僧,只道虛竹膽大妄為,私自在寺中窩藏少女,所犯者不過淫戒而已,豈知方丈所宣布的罪狀尚過於此。普渡寺道清大師中年出家,於人情世故十分通達,兼之性情慈祥,素喜與人為善,說道:「方丈師兄,這四位姑娘眉鎖腰直、頸細背挺,顯是守身如玉的處女,適才向國師出手,使的又是童貞功劍功,咱們學武之人一見便知,虛竹小師兄行為不檢,容或有之,『淫戒』二字,卻是言重了。」

—–《天龍八部 第四十章 卻試問 幾時把痴心斷》

嗯,普渡寺道清大師(o゜▽゜)o☆[大師 ( ° ▽、° ) ]

嗯,你真了不起(o゜▽゜)o☆[好棒棒(☄⊙ω⊙)☄]

嗯,不愧是中年出家( ゚∀゚) ノ[所以說你前半生到底主要在幹什麼啊(* “・∀・)ノ――◎]

嗯,不愧是於人情世故十分通達·(o゜▽゜)o☆[你到底都通達了什麼啊(╯>д<)╯⁽˙³˙⁾]

嗯,不愧是素喜與人為善·(o゜▽゜)o☆[你肯定收到過不少好人一生平安吧(* ̄ω ̄)]

嗯,不愧是咱們學武之人一見便知·(o゜▽゜)o☆[鳩摩智已經懵逼了,神山也懵逼了(⊙ ▽ ⊙)]

你為什麼這么熟練啊!喂!⊙ ▽ ⊙)

你到底練習過多少次了啊!喂!⊙ ▽ ⊙)

你究竟什麼大師啊!喂!處女鑒定大師嗎?⊙ ▽ ⊙)

習武之人才不是一見便知呢!喂!你沒看見鳩摩智和神山的懵逼臉嗎?⊙ ▽ ⊙)

仔細想想

我彷彿看到了這樣一個故事,普渡寺道清大師,這是曾經和大理鎮南王爺齊名的男人。

前半生經歷了無數的,從臨安那年聖誕夜白色的雪到到東瀛秒速五厘米墜落的櫻花,從大理深山那碧綠的新茶到扎布汗河旁一望無際的草原,從幽都府燈會上錯亂的馬蹄到靈鷲宮自由自在的雲,無數的地方,都見證了他的故事和戰斗。

那些少女,他還會記得嗎?他們老了嗎?他們還好嗎?

那個天真無邪的段氏妹妹,那個像親人一樣抱著他的女孩,無量山洞,自在神仙,吃得油茶兒酥。

那個不苟言笑的慕容姑娘,那個在他懷里失聲痛哭的女孩,姑蘇城外,王圖霸業,不如與君一夜。

那個滿面愁容的趙家小姐,那個蠻橫奪取了他初吻的女孩,臨安初雪,賭書潑茶,當時只道尋常。

那個爽快豁達的耶律姑娘,那年幽都的元宵節燈會上的女孩,尋君不見,馬蹄聲亂,伊人燈火闌珊。

還有,還有那個蒼狼一樣的蒙古少女,那個沒有姓名的東瀛少女,那個若即若離的西夏皇女。。。還有,還有很多他記不起名字的姑娘,很多他忘記不了的故事。

「你們都是我的翅膀!」

他終究沒有說出那句話,他想,他究竟是個人渣呢,還是個真正的情種?他選擇不了愛她們所有人,那好,我就選擇了一無所有吧。我忘不了和你們的回憶,我已經再裝不下其他人。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那天,他在少林寺看見了那個小和尚和小和尚身邊的四個姑娘,他突然笑了。他想起了自己的青春歲月,那個和前輩和妹妹和後輩和復國者和青梅竹馬和她和她和她和她和她的風華正茂之時。他想起了和她們一起歡笑的日子。

年輕真好啊。

他決定要去幫一幫這個小和尚。

他說:「方丈師兄,這四位姑娘眉鎖腰直、頸細背挺,顯是守身如玉的處女,適才向國師出手,使的又是童貞功劍功,咱們學武之人一見便知,虛竹小師兄行為不檢,容或有之,『淫戒』二字,卻是言重了。」

他就是普渡寺的道清大師,一個和尚。

也是一個男人

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臨安又下雪了,有點冷,請問你有酒嗎?

我大哥就是一個這樣的男人,看這眼神 (。・`ω´・I

P.S.最近累瘋了,累瘋了~~~~今天晚上一點要休息~~~~休息~~~~~於是隨便寫寫東西,祝大家都幸福,世界和平 ヽ(•̀ω•́ )ゝ ヽ(•̀ω•́ )ゝ ヽ(•̀ω•́ )ゝ


Aorqu用戶:

最細思恐極的是,金老先生親口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上,哪有什麼江湖。

每個人都有一個江湖夢。這江湖心系蒼生、快意恩仇。這江湖豪傑英雄、義薄雲天。

以前看金庸武俠時,我總有一個疑問:那些身懷武功絕學、號令江湖的大俠們,那些心懷天下、視死如歸的英雄們,為什麼只在江湖上行走,為什麼不去一統天下、稱王稱霸造福蒼生呢?

《倚天屠龍記》第三十九章里有這樣一段描寫:

「群雄先前均想縱然殺不盡韃子官兵,若求自保,總非難事。但適才一陣交鋒,見識到了元軍的威力,才知行軍打仗,和單打獨斗的比武確是大不相同,千千萬萬一擁而上,勢如潮水,如周芷若這等武功高強之極的人物,在人潮中也是無所施其技。四面八方都是刀槍劍戟,亂砍亂殺,平時所學的甚麼見招拆招,內勁外功,全都用不著。……待見元軍退去,群雄紛紛議論,才明白為甚麼前朝盡多武功高強的英雄豪傑之士,卻將大好江山淪亡在韃子手中。」

這段文字,字字珠璣,看著很滑稽,也很狼狽。表面上,金大俠為大家解釋了前朝大好江山淪陷的原因,實際上是用血淋淋的事實告訴我們:江湖是不存在的。

一群江湖中的頂尖高手被圍住了,結果怎樣,輕功滿天飛、內功震死人?什麼倚天劍、屠龍刀,什麼乾坤大挪移、九陰真經。一句話概括:「全都用不著」。所謂的頂級功夫,不過如此。這就好像我們每個人都幻想著看一場真正的武林高手對決,什麼太極拳,什麼詠春拳,每次看到後,都是街頭摔跤一般。

你見招拆招、內力深厚怎麼樣?抵不住刀槍劍戟、亂砍亂殺。你武功高強天下第一怎麼樣?抵不住一擁而上,勢如潮水。

那一刻,一個偌大的江湖世界坍塌了。

金大俠在寫這一段時,讓人有「自廢武功」的感慨,江湖有江湖的規矩,但是這世界,是不講規矩的。


Rico:
丘處機勸郭靖和穆念慈結婚一段
柯鎮惡忽道:「這位洪老前輩,就是五高人中的北丐?」王處一道:「是啊。中神通就是我們的先師王真人。」江南六怪聽說那姓洪的竟然與全真七子的師父齊名,不禁肅然起敬。丘處機轉頭向郭靖笑道:「你這位夫人是大名鼎鼎的九指神丐之徒,將來又有誰敢欺侮你?」郭靖脹紅了臉,想要聲辯,卻又訥訥的說不出口。
這也算是一語成讖吧
不過後期的郭靖可以默默地表示 說的就像誰不是一樣

還有另外一段鐵槍廟中,楊康的命運被一個非常小的因素改變了,那就是因為大霧,裘千仞合王府的人馬走散了,這樣寫並非巧合,而是為了情節的推動。
只有裘千仞不在團隊中,歐陽鋒在鐵槍廟才能佔據絕對的強勢。裘千仞打弱一點的人效率不如五絕,但真跟五絕打起來不落下風。如果裘千仞也在的話,加上彭連虎他們幾個,護住楊康不成問題的,完顏洪烈仗著人多逃得性命的想法就能成立,楊康在生命不受到特別巨大威脅的情況下,不用那麼急於殺黃蓉滅口,也就不會中毒。
如果不把裘千仞支開,鐵槍廟的情節還想維持原狀 那就只能這么寫
裘千仞覺得不值得為了這事得罪歐陽鋒所以沒有表態(拜託過一年就要拚命了 而且身為金國的親密盟友,這時候不站出來是非常不合適的)
或者 楊康明知道真打起來自己沒事,還非要去撓黃蓉,結果裘千仞覺得反正已經中毒了跟自己沒關系,或者歐陽鋒直接拒絕給解藥跑路了
這樣寫貌似很別扭。

加一段吧,這是我在另一個回答下的內容,請問下面描述中的c是誰
1.c的結拜兄弟b是某個少數民族政權的駙馬爺
2.c的結拜兄弟的結拜兄弟,也就是b的結拜兄弟,a,是某異族游牧政權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手握重兵。
3.c是某個混合種族政權的世子,他的王爺父親對他疼愛有加,但c最後發現這個王爺不是他的親生父親
4.c的祖先立下了赫赫功勛,並創造了一種大名鼎鼎的武功
5.c的祖輩還創立了一門上一條中武功的變體,這門武功的名字以數字開頭並包含偶數
6.c的一個後裔後來成為了天下五絕之一
7.在張紀中版的電視劇中,扮演c的演員曾經在另外一部影視劇中與蘇有朋共同領銜出演。
那麼問題來了

請問c是段譽還是楊康?
補充一下,其實段譽和楊康還有很多的共同點,但和上面的幾條有些沖抵,影響效果。所以在下面單獨補充。
作為小王爺,他們都有在自己的王府推出一個人說「這就是我師傅」的經歷
他們自己都會一種以三的倍數開頭的武功
他們的結拜兄弟都會降龍十八掌
他們自己的武功所包含的數字都與自己的駙馬義兄的某種武功所包含的數字相同


Joshuakwok:
林震南慘遭無妄之災,衡山鎮的江湖人士談起來無非是三歲小孩拿著金子在街上跑,更多的是譏笑林震南武功低微,這還是所謂的武林正派。林震南每年大把銀子孝敬黑白兩道的朋友,可曾有一個人哪怕說句公道話?如果站在林平之的角度考慮,周圍的那些君子、少俠、聖姑之類的有好人嗎?這個世界上唯一理解同情林平之的就是岳靈珊了,雖然她有點小姐脾氣,但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雖然他們兩個一開始就註定了悲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