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哪部小说的格局最大?

问题描述:金庸的哪部小说的格局最大?
, , , ,
philosophy lee:

首推鹿鼎记,


寒子青衿:

天龙八部,没跑了

《天龙八部》这个小说的名字就很有意思,天龙八部本就象征著上到皇帝,下到贫民所有阶层。


GW150914:

格局,当属《天龙八部》。国家,民族,团体,教派数量都是最多的。


猎国小丑王:

呵呵,说到金庸格局最大的小说,当是《射雕英雄传》

金庸一开始写小说是有些稚嫩的,当时也有许多人议论过他的《书剑恩仇录》,不能否认《书剑恩仇录》的价值,这本书让金庸可以与梁羽生齐名。
隔年是《碧血剑》,再隔年则是《射雕英雄传》
从清中期,到明末期,再到南宋末年。这本书与前一本《碧血剑》有着相似的时代背景,都是把主角设定为忠良之后。袁承志是袁崇焕的儿子,郭靖是梁山好汉的后人。


关于《射雕英雄传》的评论,已经够多。
但《射雕英雄传》让我们看到一个背负国仇家恨的普通少年是如何成为一代巨侠。

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果你是先看了《神雕侠侣》,听到郭靖说出这番话,你会产生一丝共鸣,你会觉得这话豪气万丈,但你不会有多少感触!

因为你不了解郭靖的经历!

郭靖憨傻痴愚,他不如韦小宝机灵多变,不如张无忌奇蹟连连,不如令狐冲潇洒自在,不如杨过肆意张狂。

“他最像的是乔峰,他比乔峰大气,乔峰比他悲壮。”


郭靖的成就多来自黄蓉的辅助,他的师傅们在江湖上是一流之末的好手,和丘处机旗鼓相当。如果那年没有遇到黄蓉,他和杨康在嘉兴比武之后,就会结拜,结拜之后呢?

回到大漠,和华筝过一辈子,做一个在大漠上弯弓射雕的金刀驸马,或是随铁木真出征花剌子模的二流将士。


而乔峰一生背负著罪孽,中原武林大人物加给他的罪孽与其父带给武林的罪孽。

郭靖生在蒙古,活在大宋。而乔峰长于大宋,归于大辽。郭靖终是汉人,所以他要守卫大宋,他是忠良之后。

可乔峰他是契丹人,无论他对大宋的感情多深,他都不能背离大辽。所以后来我们可以看到乔峰的朋友没有中原人士了,他只有两个结拜兄弟,三弟段誉是边境人,大理国的世子,大宋怎样与他何干?二弟虚竹就是个出家人,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便还俗,也是灵鹫宫的主人,化外之人,哪管俗世?


所以乔峰是孤独的,这份孤独,也加深了其日后的悲壮。

但郭靖不同,他的师傅,朋友,恋人都是宋人。而他却熟悉大漠的蒙古包,大漠的牛羊,大漠的天苍苍野茫茫。他的师傅是哲别,他的安答是拖雷,他的青梅竹马是华筝,他的首领是当时的天骄铁木真。


“乔峰是因为不能选择,所以注定了他的悲壮。而郭靖却是因为选择,成就了他的侠义。”

从江南烟雨到大漠苍凉,从桃花仙境到大海碧波,他射过雕,也挂过帅,他本可以逍遥自在,却选择了将他的后半生留给襄阳。

他没有黄蓉聪明,没有杨康英俊,没有欧阳克多情。他只是个憨傻痴愚的小人物,可就算成了天下五绝,就算功力盖世,又能如何?因忠义而生,为家国而死。


郭靖他为了黄蓉能孤身涉险,为了大宋能赴趋战场,但他也可以在蒙古大军大破敌国后,顶撞铁木真,只求能够饶恕无辜子民。


因为郭靖的眼里,不只有国家,还有天下!

天下不是大宋的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这天下里不仅有宋人 也有蒙古人,金人,花剌子模人。

家!国!天下!

“大侠者,为国为民;巨侠者,为天下先!”


匿名用户:
看了一些回答,大家把关注点都集中在金庸老先生的两部作品《天龙八部》与《鹿鼎记》之上,也来表达一些自己的看法:
1.来先看《天龙八部》的释名,“天龙八部”一词出自佛经,金庸老先生在释名中提到《法华经》“天龙八部、人与非人,皆遥见彼龙女成佛。”这部小说以“天龙八部”为名,写的是南宋时云南大理国的故事。

敲黑板!!!
注意《天龙八部》写的是云南大理国的故事这句话是金庸老先生在释名中说的,至于那些说《天龙八部》几代人几个朝代的观点可以打住,这部小说主要就是写云南大理国的,没有各位脑补的场面那么宏大。
再者,《天龙八部》一个以佛经中的词语为名的小说,当然是写云南大理国了,大理国是佛教国家,皇帝都崇信佛教,放弃帝位出家为僧的不在少数,例如圣德帝、孝德帝、保定帝等等。所以《天龙八部》就是在写云南大理国的故事。

2.再来看一下《鹿鼎记》的释名,我只摘抄了其中一段:所以“问鼎”、“逐鹿”,便是取了天下。咱们做老百姓的,总是死路一条。

“未知鹿死谁手”,只不过未知是谁来杀了这头鹿,这头鹿,却是死定了的。

这段话也是出自金庸老先生之手,《天龙八部》以云南大理国侠义江湖故事为主,《鹿鼎记》则有问鼎,逐鹿取天下之内涵,因此我觉得就小说的名字而言,明显是《鹿鼎记》格局更为宽广。

《鹿鼎记》这部小说也是以佛经为线索——《四十二章经》,在这里我开个脑洞漫谈一下格局:天龙八部这八种神道怪物在佛教中地位并没有多高。以“天”为例,天指天神,天神也是要死的,只不过能比人享受到更多的福报而已,天神的领袖是帝释,在各种网路玄幻小说中都有“帝释天”,出处在此,名字很霸气,所以很多人喜欢引用,但真没那么牛逼。

而《鹿鼎记》中的《四十二章经》地位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在中国。我第一次听说《四十二章经》就是看《鹿鼎记》,小时候觉得《四十二章经》太牛逼了,内藏宝藏玄机,名字听起来也特别屌,不到十岁的我那时候都想找到这部佛经研究一番。但是《四十二章经》到底为何会被金庸老先生选中写进鹿鼎记呢?
众所周知,大唐和尚玄奘西天取经,带着经书回到东土大唐,于是中国开始有了佛经,但是大家别忘了,玄奘取回来的佛经可不是汉字版本,而是梵文。将梵文的佛经译成汉文,是传扬佛经的必经之路,翻译佛经的任务自然要交给大唐的国寺——洛阳白马寺(你要是说成大理寺我就打你),如果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鹿鼎记中提到了清凉寺(此处有争议,有人认为是五台山上的清凉寺),《四十二章经》与清凉寺按理说是没什么关系的,因为《四十二章经》是在白马寺翻译出来的,是中国第一部汉文佛经。
因此说《四十二章经》地位极高,据说《四十二章经》是在白马寺的清凉台上被众僧翻译过来的,我去过一次白马寺,那里还留着一块台湾佛教徒为纪念中国第一部汉文经书《四十二章经》而立的石碑:佛说四十二章经。
可能是因为清凉台与《四十二章经》有关,于是金庸老先生才引用了清凉寺,我是这么推测的。
因此从大陆佛学角度来看:《四十二章经》的地位是要高于《天龙八部》的。此处是脑洞,可快速浏览。

如果只是根据两部小说的释名来看,我认为《鹿鼎记》的格局是要大于《天龙八部》的。

这是金庸老先生原著中释名所写。


次元:

倚天屠龙记
乱世出英雄,倚天里真正做到能人辈出,明教群豪,武当诸侠,甚至灭绝师太无不是一派宗师风范。就主角有点水。
很多回答天龙,我不是很认同,天龙里的人物一直到萧远山慕容伯鸠摩智的级别,都是些成不了大事的武夫或阴谋家而已。究其原因就是天龙背景是和平年代,作者不改历史的情况下,任你再高的高手,在大义上也难有作为。
而倚天随便一个彭莹玉这样的配角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形像,范遥一出场就是毁容卧底元廷二十年,一计拯救中原武林的大丈夫。


谢霆锋:

侠客行或者来连城玦


包茅子:

谢邀。

很多答主其实都没有界定好一个前提,即什么样的小说叫格局大?我概括一下,热门答案似乎有这几种情况。

第一种,涉及的地域广。这是最直观的,格局嘛,看谁的活动范围大不就完了?它也经常用来说天龙,射雕,鹿鼎记。这几部都是从南走到北,从东走到西,射雕鹿鼎记甚至都出了外国。可再想想其实不对,书剑恩仇录的范围也是南及大江,北至沙漠。比笑傲涉及的地域广多了,可是,没多少人觉得书剑比笑傲格局大吧?所以,地域广不会是最主要的因素。

第二种,涉及历史事件多。一提到格局,就想到历史,一提到历史,就想到政治事件军事事件。天龙的宋金辽西夏四国乱斗,韦小宝几乎经历了康熙朝的所有重大事件(不过这也产生了一个问题:经历了这么多,爵爷为什么还是一个小孩子的外形?),郭靖参加了成吉思汗西征。很多答主就是用9这些来说明某部小说格局大。也有一定道理。但怎么说呢?依傍历史大背景不是金庸小说的一贯套路吗?他的第一部小说书剑就把乾隆朝的回部战争和皇帝的身世问题拉了进去。以后碧血剑是明清之际,神雕是宋元之际,倚天是元明之际,都是风云变幻的世道,主角也都参与其中。非要说郭靖打下撒马尔罕比杨过干掉蒙哥格局大,四国乱斗比大清大明大顺并争格局大,似乎没有充足的理由吧?

第三种,主题的深刻程度。很多答主觉得主题越深刻,越能对普遍人性表达看法,格局越大(当然,也有少部分人觉得像射雕那样提倡爱国爱民正能量的主题格局大)。所以像天龙的有情皆孽,鹿鼎记的反思英雄,笑傲江湖自由与权力之辨,都比较受青睐。但容我举一个金庸之外的例子来拆解这个问题吧。托尔斯泰公认深刻的作品是哪部?安娜卡列尼娜。公认格局大呢?战争与和平。所以,问题很明显了。对普遍人性的探索和小说格局其实没有太大关系。要说深刻,介于天龙和笑傲之间的连城诀也很深刻啊。可比较少人会觉得它格局大吧?

以上拆解了几种我觉得不是很能说明问题的观点。接下来说我觉得判断一部小说格局大小最核心的要素。

很简单,就是人与人关系的复杂程度。

这里面包涵两个向度,一个是出场的人物要够多,这样复杂关系容易形成;一个是人与人彼此之间,也要有足够多的纠缠。

这和上面说的三点其实有联系,地域广,事件多,出场的人物就可能更多。探索人性越深入,人与人的关系就可能更微妙。

我们举最多人觉得格局大的天龙为例。没有统计过,但天龙应该是金庸小说里人物关系最复杂的。首先它出场的人物特多,派别相当复杂。随手举:大理段氏,四大恶人,姑苏慕容,吐蕃法师,丐帮,少林,西下一品堂,逍遥派,星宿派。这些派别合纵连横分分合合,彼此微妙。而在各派内部,人与人之间也是各种纠葛。比如天龙三兄弟。萧峰的妈妈是被虚竹的爸爸带人误杀的,萧峰又被虚竹的爸爸托人抚养大,而虚竹又被萧峰的爸爸偷走放在少林寺抚养大。最后,虚竹的爸爸妈妈因为萧峰的爸爸的揭露逼迫一起死了。萧峰和段誉的妹妹谈恋爱,结果在找虚竹爸爸寻仇的过程中误以为段誉爸爸是他的仇人,然后失手打死了段誉的妹妹。没想到段誉的另一个妹妹也疯狂爱上了萧峰,并最终抱着他一起跳崖。而这三个人,是结义兄弟(够乱吧)。

总之,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我们最容易感到小说的格局大。这也是为什么在这许多答案中,金庸早期小说得票较少。金庸早期小说一是人物还不够多(以倚天屠龙记为界),二是太讲究二元对立,好的好,坏的坏,泾渭分明。人物之间的联系也单纯(像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的爱情多美好啊,你再看看萧峰阿朱,令狐冲任盈盈,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所以比较难给人格局很大的感觉。


路过:

金庸喜欢强行插入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一抓一大把,格局许多都不小。

按顺序,

书剑恩仇录,乾隆以下一群历史人物。。。不过主要靠传闻和编

碧血剑,塞入明末清初闯王起义和清军入关的历史。

射雕三部曲,从宋末折腾到元末,“射雕英雄”也可说成吉思汗本人。

天龙八部,北宋末年,辽金交替之际。

鹿鼎记,康熙初年的所有重要事件。

越女剑,强行解释“西子捧心”的由来。(莫名觉得搞笑)

其他几个架空了(雪山飞狐两部是有清代设定,但没有太多历史人物出现,主要是抢个闯王宝藏云云),毕竟借个李白的诗词之类的应该不算。

要说题材,天龙八部谈命运,笑傲江湖谈政治,大抵是格局比较大的。这两部也是他中后期典型作品。比之前期(书剑,碧血剑,射雕三部曲)注重讲故事,似乎有个更明显的主题。

应用性来说,江湖尝有传言,某国议会有政敌以“左冷禅”“岳不群”形容对手,这两个政治人物当是十分恰当;莫名觉得【笑傲江湖】是我看的为数不多的华语政治寓言,对于“君子剑”这一富含儒家文化和中国思想的政治人物描写之到位,我觉得可称笔下最优秀人物。格局哪个不敢讲,最优秀的作品我想说是这个寓言故事。(这个故事里唯独主角令狐冲不像个政治人物,无辜卷入又逃之夭夭)

连城诀写人性黑暗,这个故事第一次看不喜欢,太黑暗,别的故事里都是青年才俊笑傲江湖,这个故事里主角一路悲惨遭遇,到最后还未扬名立万,就心灰意冷带着师妹的女儿进雪山隐居去了。结尾的报仇也毫无快感,每个坏人都基本是自己zuo死的,主角无非是沉痛的旁观了这个悲剧。现在却觉得是个好故事,甚至还可以再惨一点,不必遵循金庸主角总体善有善报的结局吧。这个故事里的社会充斥着虚伪和背叛,几乎每一个人都是那么阴险(仔细看看,里面重要的角色里,只有五个心存善良的人),师父师伯师叔三人谋杀师门又互相算计几十年(砌墙假死的桥段是金庸为数不多的悬疑桥段,类似还有周芷若夺取屠龙刀等),师伯门下弟子十几人各个阴冷狡诈之辈,荆州知府为了财富不惜活埋亲生女儿,“大侠”花铁干嘴脸丑陋,诬陷人的本领实属一流;故事结尾,江湖上各路英雄好汉疯狂的争抢吞食财宝,正是这个“江湖”最好的写照。

白马啸西风讲的是爱情,小时候总觉得这部作品像是别的金庸小说的开头,结尾主角纵马走向江南,奇遇还未开始;现在觉得戛然而止得地方很好(谁让我是金庸吹呢),人们对爱情的执著已然覆蓋到:“这些都很好很好,但我偏不喜欢”。

天龙八部和射雕三部曲客群最广,讨论最多,暂时不提,写完别的再回头。

持续更新中,速度参见北美地区道路施工。。。


醉鸟忆风ty:

笑傲江湖。

如果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的话——诡谲风云,用一个字来形容的——变

开始镖局一家之变,令狐冲命运之变,华山一派之变,五岳剑派之变,再到整个江湖之变。

表面是江湖之争实则是庙堂之变。

光就是第一章的题目短短两字《灭门》,就够惊心动魄。

而首尾呼应结尾其实也是另一种灭门,两大名门正派居然也要用下三滥的阴招(机关龙椅加埋火药)来对付又复黑化的任我行,差点被六熊孩子搞得大家一锅端。

权利是男人的春药,葵花宝典象征至高无上的权利,而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太坏了老爷子。

令狐冲当了一众尼姑的掌门人,娶了邪教女儿。

这个格局奇巧超脱而见大!


至少3波博弈:

宏观角度来讲是《天龙八部》格局最大,因为它包罗万象。
但从世俗政治意义上来讲还要数《笑傲江湖》,正如金庸说的“这个故事不属于任何时代,但也可能发生在任何时代。”它虽然是一部政治小说,却不进行政治影射,guo 家这种形式迟早会消亡,但爱恨情仇不会,精神与理念更不会,伪君子岳不群,真小人左冷禅和本该幸福却稀里糊涂家破人亡以致被迫黑化的林平之,以及其中更多的被“大时代”所左右的“小人物”,我认为这是对历史进程中芸芸众生的一种更贴切的写照。


你龙哥哥:

当然是《射雕英雄传》。郭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铁木真,世界的土地,牛羊,财富就摆在那里,你们只要有能力,就去打下来。

武侠,争天下才是王道,武道只是细枝末稍!


拉二狐:

笑傲江湖。

很多人说天龙八部,然而天龙八部让我依然有一种掌控感。

而笑傲江湖我则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东林侍读:

如果问题是金庸先生的小说,哪一部文学成就最高?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天龙八部》。这部小说堪称金查先生的巅峰之作,全书多条主线却毫不混乱,许多人物着墨很少却形象鲜明,行文纵横捭阖、荡气回肠,水准远远超过了《书剑恩仇录》等早期作品。
但是,文学作品的影响力不止在于艺术性,还在于其社会性;如果论格局,《鹿鼎记》才是无可争议的个中翘楚。

初看《鹿鼎记》,我很有点不适应——与查先生的其他作品大不相同,主角韦小宝直至全书完结也没学到什么高深的武功,更没有当过一派的掌门甚至武林盟主之类;这小子没什么侠义心肠,反倒是一肚子坏水,算计别人的主意是一个接一个;韦小宝还严重违背了金庸作品主角“一夫一妻制”定律(不信你可以挨个数,哪个男主角不是钟情于一个人),一下子娶了七个老婆。难怪很多读者都不喜欢这部作品,即使是一些老金庸迷甚至研究者,也自觉不自觉地把《鹿鼎记》放入另册。

当然,作为一部武侠小说,《鹿鼎记》中仍然不乏武功高强的人物: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一剑无血”冯锡范,神龙教教主洪安通等等。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些人虽然个个是绝顶高手,却死得十分压抑——陈近南比郑克爽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却因为愚忠死于郑克爽之手,甚至临死前还要告诫徒弟不要找郑克爽的麻烦;冯锡范一身武功,居然死在韦小宝手上,而且死得不明不白;洪安通当不成教主也就算了,还让小宝戴了顶绿帽子,小宝杀他的招数居竟然是他亲自教会小宝的。

在我看来,金庸先生这样安排,是在有意告诉读者——江湖武功已经没落了。书中另一位没有横死的高手九难(就是崇祯皇帝的女儿长平公主,《碧血剑》里的阿九),算是绝顶高手了,最终却也明白了武功难以济事。最能说明问题的当属天地会叛徒风际中的死法:当他打算对韦小宝下手时,前来解救的并不是哪个江湖高手,也不是韦小宝自己的机灵抑或“内力”、“护体宝衣”之类,而是双儿手中的洋枪;洋枪一响,风际中就是武功再高也无济于事——“就真有那种本领,现在也没用。谁能跑到阵头上,伸著两手接子弹去?”(张恨水《啼笑因缘》)

与江湖武功一起没落的,还有江湖道义。与金庸其他作品中武功高强者大多是见识高远者大不一样,《鹿鼎记》中的高手很多都是不通世事的三流人物——这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归辛树一家。在《碧血剑》中,华山派的归辛树就是超一流高手,连他的徒弟孙仲君都已经能纵横江湖;但闯荡江湖数十年,归氏夫妇的见识却仍然小孩一般:他们做事鲁莽不经大脑,不仅上了吴三桂的当而误杀吴六奇,还幻想通过刺杀康熙来解决一切问题,最后一家惨死,毫无建树。

归辛树一家如此,天地会、沐王府群雄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为了“反清复明”,胜利的果实还不知道在哪里放著,两家就开始争起地位来,甚至一见面就闹得不可开交;每临大事,这些人除了舞刀弄枪蛮干,就从来没有琢磨出任何一个靠谱的主意,甚至傻到闯宫刺杀嫁祸吴三桂;更为悲催的是,天地会居然有风际中这种人物,为了清廷那么点官帽子,不惜出卖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足见江湖道义没落到了什么程度。

武功、道义的没落,直接导致读者对《鹿鼎记》中武侠人物的无视——与四大恶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武当七侠等人相比,《鹿鼎记》中的高手并不为广大读者熟知,更不要说与乔峰、杨过、令狐冲之类的主角作比较了——少了出神入化的武功和同生死共患难的道义,武侠还是武侠么?

江湖道义没落,是不是儒家的读书人就兴盛了呢?不是。金庸以往的作品中也描述了不少帝王将相,虽然形象大多不太好,但像《鹿鼎记》这样满朝文官全都是小人的情况还真是不多见——无论是索尔图、明珠等朝廷重臣还是慕天颜、吴之荣等地方官吏,无不是贪得无厌、奸诈狡猾的小人。他们每天想的就是如何讨皇帝的欢心、如何用手中的权力多弄几个钱,只要“时势”需要,这帮人随时可以翻脸不认人。纵览全书,竟然找不出一个可爱一点的读书人形象来。

武功,道义,儒家经典全都靠不住,什么才靠得住呢?韦小宝的成功已经做出了回答——只有无下限的狡诈和虚伪才靠得住。一本书下来,韦小宝虽然活的算滋润,但却没说过几句实话,更没说几句心里话。无论是面对他十分敬重的陈近南,还是倍加钟情的阿珂,甚至是完全信任的双儿,他都很少说实话,满嘴谎言几乎成为他的生存秘诀。

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韦小宝自幼生活在妓院中,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观颜察色,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作为一个妓女的孩子,他的童年必然备受欺凌,这让他在与人交往中十分谨慎,随时都给自己留有后路;最为难得的是,韦小宝生长的环境让他对谎言完全没有任何道德上的压力,基本上是张口就来、想说就说,也无怪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如鱼得水。可以说,如果在现实社会中真有小宝这样的人,那么即使没有那么多机缘巧合让他飞黄腾达,但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想必不是什么大问题。

如果没有对中国传统社会的负面性有相当深入的理解,金庸先生恐怕很难写出这么深刻的小说。有人说,韦小宝的成功和阿Q的失败是一张扑克牌的两面,其本质都是传统中国的民族劣根。就凭这一点,《鹿鼎记》就将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阿仙奴fans:

我认为是笑傲江湖,笑傲江湖是一部政治寓言小说,它描写的人性和政治斗争,可以套在任何一个中国历史时代,是中国版的动物庄园。


醉里挑灯看剑2018:

射雕英雄传


福康安:

大家都跑偏的题。
说最多的是天龙八部,可是天龙八部说的是里面每个人的个人苦恼,应该是格局最小的吧。所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无论你是小沙弥小丫鬟还是王子皇帝都难逃一世红尘。乔峰的故事似乎涉及天下第一大帮以及宋辽关系,但是其内核也不过是个人的情和义。所以,天龙的格局实在是不能勉强。

话说回来,要是这样看,金老爷子所有的作品都不是大格局。如果硬是挑一部出来的话,只能是书剑恩仇录了。书剑说的是革命,充满了对民族意识和信仰冲突的思考,格局大过其它14部。

ps.说鹿鼎记的,都太人云亦云了。鹿鼎记是一部成熟的武侠小说。别太牵强附会了,各位。


HK魔图哟哟哟:

笑傲江湖


勿入歧途:

开篇明题,《天龙八部》无出其右。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再加一部《越女剑》,构成金庸的15部作品,其中“雪白鸳越”4篇都是短篇,略去不提;“飞连书侠碧”5个中篇,也基本可以略去;要讨论的,无非“射雕三部、笑傲、天龙、鹿鼎”这六部作品。

格局这个词,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好像大家都懂,但是严格定义,怕是都说不明白。

面上看,小说三要素:时间、地点、人物。格局要大,无非时间跨度要长,地域跨度要大,人物数量要多。

时间上,金庸这6部小说没什么差别,无非有些回忆线拉长一下,区别不大。

地域上,天龙从大理开始,宋、金、辽、西夏、女真,还捎带上吐蕃和逝去的大燕,除了《鹿鼎记》一书中,韦爵爷北上俄罗斯,南下云贵川,东出神龙岛可堪一比外,其它作品都无足轻重。

人物上,天龙五卷五十回,一共提到的人物有二百三十余人,且不说那些各具特色的配角,连主人公都有开创性的三个半之多,甩开其他5部作品。

里上看,小说的格局就是看作者写了哪些主题,表达哪些思想。金庸的武侠小说,都是以主人公的成长和经历为索引,在各种新奇怪异的故事下藏著作者对历史、文化、人生、宗教、哲学等等方面的认知和思索,《天龙八部》更是其中的集大成者。

射雕三部曲中:

《射雕》写的是家国天下,前期郭靖和杨康的选择,后期郭靖和铁木真的对比,无不在这一主题中引导著读者的理解思考。

《神雕》讲男女之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从主角到配角,失贞与残躯,渣男与怨偶,到处都是痴男怨女,纠缠不休。

《倚天》描绘普通人的性情,张无忌武功再高,为人却是随波逐流。其老好人的性格和渣男属性更是让人厌恶,论风采父母女友无论哪个都能比的他无地自容,可我们普通人就是这个样子。而且金庸老爷子这部作品主要是想表现男人之间的情谊,可惜描绘的不深,主要是自己年轻体会不到,他在倚天的后序中深深表示了遗憾。

《笑傲江湖》说自由,讲江湖(社会)对令狐冲的约束,令狐冲对江湖的反抗,受尽威压却不忘初心,最终笑傲江湖。这部作品里有老爷子很深的政治隐喻,曾经让人向往的江湖瞬间黑化,上来便是林威镖局和衡山金盆洗手两大灭门,曾经肆意风流的江湖豪杰俱是腹黑、心机之辈,到处尔虞我诈,虚伪到毛骨悚然。

《鹿鼎记》反映了民族矛盾融合。以颠覆的方式写出一个韦小宝,反思自己前面所有的作品,最后表明主题,康熙远胜于明朝那些皇帝。其特殊处在于他颠覆了武侠小说的本质,所有问题的解决办法都跟武学无关。他不学有术,靠着小流氓的政治技巧在朝廷、天地会、国外、江湖上肆意风流,纵横天下。

《天龙八部》解构了人生,将宗教、哲学暗含其中。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无不在文中找到对应,同时难得的是它将以上几部作品的内容都涉猎其中:

家国天下,写了萧峰雁门关外折箭自尽;

男女之情,写了段誉一路惶恐意彷徨;

男人情谊,写了少室山上,老魔小丑不堪一击;

自由意志,写了江湖之大,恩怨处处不自由;

民族矛盾,写了宋辽之战,民心所向盼和平。

它将所有的内容都包括了,最后升华到人生上,悲剧收场。

格局之大,无出其右。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