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以後,你悟出過哪些不一樣的道理?

問題描述:不一樣的道理,就是指有時候違背常理,但是對你來說卻是真相的道理。 比如說,從小老師說,這孩子不是笨,就是不努力。長大後你才發現,其實你不是不努力,你就是笨。
, , , ,
藍綠炎症:
人不會平白無故地瘦下去,卻會平白無故地胖起來。


英文系國小生:
一定要謹慎對待所有的二元對立。
好與壞
美與丑
忠與奸
真實與虛構
正確與錯誤
。。。。
執念於二元觀,對事物的認知會過於偏狹,自己也容易感到痛苦。


豆子: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理陰影,要學會從陰影里走出來。記著自己人生最美好的時刻的狀態,人生在世,時間不長,就按那個狀態的自己去活。
關於人生的陰影,要明白世界就像一個大超市,牛奶讓我覺得很難受反胃,但我可以選擇酸奶,它家親戚要比它好很多。還有果凍,水果,不能因為一個不好的點,就讓自己放棄了人生的其他快樂。世界又像一個遊樂場,你經歷了那個嘲笑誹謗讓人不斷憂郁對世界灰色的鬼屋,就開始懷疑自己,討厭世界。可是你忘了它只是一個旅遊點而已,下面還有愛的樂園,創造的美食工廠,溫暖的鞦韆,清爽的水上滑滑梯。
人終於要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經歷了不好,但要記著那個最好時刻的狀態,接下來你是人生的主人,跨過牛奶,跨過鬼屋,去迎接那個愛玩愛創造的自己吧。
人生一定一定要學會相信。相信自己。相信學習能學會。相信專業課書本上的知識蠻實用,靜下心就不是那麼枯燥。
最重要的學會愛。愛自己!做自己!只有愛了自己,才能學會愛這個世界,愛別人,愛生活。


馬小珉:
1.越是權力小的,才越會對自己擁有的一點點小權力無比看中。
2.格局不同,得出的結論會完全不同。
3.不是每個事故的發生都是需要從雙方找原因的。
4.合作是現代社會非常重要的一項技能,與逆商情商智商都密切相關。
5.有人只想解決問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人總愛拿著一些和其他人無關的情緒在公眾宣揚,讓別人看笑話。
6.公私分明很重要。


MayMorning:
損人,一定要有利於自己。如果損人,也沒有利於自己,一定不要做。


申小七:
信奉了平凡。


丁怡然:
小時候覺得 對就是對 錯就是錯 正義就要去聲張 邪惡就要被消滅
長大後發現 對可能也不是對 錯可能也不是錯 正義也輪不到自己去聲張 邪惡也沒有能力去消滅


Aorqu用戶:
其實悟出的道理不多,很多小時候作為學生來說,悟的道理基本都是圍繞著怎麼樣取得好的成績為主的,涉及了心態調節,應試經驗等,不是什麼普適的人生道理。

對我來說,最沉痛的通過人生經歷領悟的幾個道理是:
(1)不要用理性回答感性(即使你是對的無懈可擊的,結果也是錯了),正確的做法是用感性回答感性。
(2)小團體,社交圈是客觀存在的事物,承認它的存在,正確的做法是保持開放性,並且最重要的,在這個社交圈的影響範圍中,你可以以個人方式抵制和迴避某個具體的誰,但永遠不要視圖控制他人去共同抵制和排斥某個具體的誰。(因為社交關系是網狀的,如果你試圖影響和控制別人,最終的後果很可能是你會令他對你產生強烈的反彈情緒而遠離你,從而損失慘重)。因此現實情況是,A,B,C三者(個人或小群體)的關系由可能是,A,B 友好,B,C 友好,A,C 相互排斥。


Aorqu用戶:
小時候以為大人好幸福,長大後發現做小孩好幸福。


Sean Xie:
有一天 你會變成自己曾經討厭的樣子。
然後覺得
其實還不錯嘛


從未與你飲過冰:

我為媽媽你所做的辯解

都被你親手打破了

你讓我知道我所有的存在感,都是為我弟弟做的襯托。

其實我原來寫過一篇回答,問題是這樣子的:長大後,你明白了哪些道理?(記不太清了,但大體差不多)

我回答的是,我的媽媽真的很愛我。

這篇回答我沒有刪,只是匿名了。因為沒人點贊,我也是要面子的啊哈哈哈。這篇回答真的是我壓抑,否認,替代過去所有不開心生活的巔峰。

弗洛伊德的六種自我防禦機制。壓抑,否認,投射,反向作用,合理化,替代和升華。

現在我承認,防禦是沒有用的。 ​​​

今天我徹底承認了。

小時候沒有弟弟的日子我記不太清了,或許是受到疼愛的吧。從很小很小的時候上學,就沒有人送過我。我對小時候上學的印象就是背著大大的書包,穿過很長很長的麥田,去到幼稚園。掉過河裡,崴過腳。

然後年紀大了一點點,上學前班。爸媽都不在家了,姥姥在我家帶著我。還有我舅舅家的兩個男孩子。對學前班唯一地一次記憶是被舅舅家的孩子拿著一根比我現在大腿還粗的樹干追著打。因為我姥姥給了我半截蘋果,沒有給他。

我就一直跑啊,一直跑,邊哭邊跑。

我小時候的夥伴拉著我哥,讓我趕緊跑到學校找老師。我跑到學校後找到老師,我始終忘不了我哥被老師教育時看我的那個眼神。

恨意。滿滿的。

再後來,就是國小了。小時候很天真,覺得大家都一樣。一樣回家了會被罵,會因為忘記倒水而挨打,會因為沒掃地而被踢。

後來才發現,原來就我啊。

有原因的,沒原因的,我記不清了。所以現在養成了一種性格,說話畏畏縮縮,思前顧後,怕一生氣就挨吵挨打。

三四年級吧,記不大清了。得了水痘。被老師收拾收拾東西放了假。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多餘的一天。

那個時候住在姥姥家,但我不敢回。就順著麥田回了自己家。走到半路我想起來,噢,我爸媽也不在家。我就在田埂上坐了一會,我忘記坐了多久。大概很久很久吧,久到我突然醒來,發現夕陽都已經在西下了。

我有點難過,真的只是有點。

慢慢的背著書包向村子裡走,走向我大媽家(暫住在他家裡)。家裡沒人,我就從前門繞到後門,靠著門,自己坐在那裡摳水泡。

我太無聊了,沒人管我。

大媽終於回來了,我好餓,希望她能給我做頓飯。但沒有,她看見我起水泡了。問我,你怎麼不去你姥姥家啊? 我說怕我哥。

她說讓我和她一起去姥姥家。我不吭聲跟著她。走到我睡了一下午的那個田埂處時,大媽撿了一把剪刀。我看見了想說那是我的,但又怕她問我原因。我就什麼都沒說。

她把我送到了姥姥家,姥姥把我自己一個人鎖在了一個小屋子裡,我在裡面睡覺。

我把裡面也鎖住了,這樣我就可以告訴自己是我自己鎖的。

大概一個星期吧,病好了。我媽回來了。和姥姥坐在一起聊天,我聽見他們說,這妮兒長大了。

所有人都看見我長大了

但沒人發現我也還是個孩子

這個時候我已經有弟弟了。其實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弟弟一直被媽媽隨身帶著照顧。不過也沒什麼。我也健康長大了,介意太多終究累的是自己。

有一次放學後,我坐同學的單車回家。從單車後座下來的時候,一輛疾馳的機車從我旁邊擦肩而過。真的是擦肩。我整個人被甩出去了,轉了好幾圈才甩在地上停下來。我蹲在地上,我覺得我可能是腦震蕩了。

我搖搖晃晃的走回家,村子裡的人看見了告訴我媽讓她帶我去看看。我媽在掃地,一邊罵我一邊說屁大點事幹啥啊。

我搖搖晃晃的回到家。後面記不清了,反正很健康的長大了,你看我媽,說的很對啊!

太多太多了,我累了,午休吧。

因為我弟挨了挺多打罵的,不過我也習慣了。我不討厭他,我喜歡我弟。

沒有我弟我不會發現我媽會去開家長會,我媽會小心翼翼的說話唯恐刺激到他,會給他買很多很多鞋子和衣服,會因為颳風下雨去學校接他回家,會在天冷天熱的時候把被子帶到學校給他換被子,會在開學前買很多很多零食讓他帶走,會做他喜歡吃的飯菜,會在弟弟生氣的時候小聲說話。

原來她也會是一個合格的媽媽。

昨天跟家裡打電話,覺得沒什麼問題,大家都挺開心的。

直到我在圖書館學習,看見我媽給我發的微信我才知道。

原來只有我一人是局外人啊。

這是我媽又給我發的。早上看到後刷牙直接哭了。

我沒發牢騷,我跟我弟開玩笑說,別人家姐姐打電話,弟弟都爭著跟姐姐說話,你都不那樣。其他也沒說啥了,就說了學習,說了生活。

今天我才知道這也叫「說」。用土話叫責怪。

我也很努力的,我每天學習,十點圖書館關門,我九點五十齣去,回到宿舍還背單詞,聽聽力。每天背著厚厚的書包,吃飯都不敢浪費一秒,那麼愛吃水果的我連出學校大門都不出去了,我到底又做錯了什麼呢?

好累啊,回憶這些太累了,我一想到就想哭。我總是告訴自己媽媽是愛我的,我生活的很好,我就是最幸福的人。

沒用的。

她一句話就讓你土崩瓦解了。

在你堆砌的幸福國度牆外,一群魔鬼叫囂著,「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說他的

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說他的

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說他的

我也想我的媽媽能對我說這句話。

不過以後,我再也不需要了。

這篇回答沒人點贊我也會留著的,不匿名,就放那,如果以後有機會為人妻,為人母,希望可以警示自己。

祝大家開心。


果子鋰:

之前,我從不把某些事情當作理所當然。
比如生在一個能供我出國留學的、姿勢水準也很足的家庭。我認為這很顯然是一些超幸運的事。如果讓我選投胎的話,目前的我肯定不願意生在一個只有土豪,別無他長的家庭。畢竟,能給一個四歲小孩買科學紀錄片來看,而不是說「四歲小孩懂個屁」的家庭,還是很少的。我蠻滿意能成為現在的我。

而最近,我也不再把更多事情當作理所當然:比如「身體和精力總是用不完的」,「努力一定會有收穫」和「你對別人好別人一定也能對你好」之類的。

回想一下大二。當時的自己覺得自己能一學期操出別人一年操的課,同時談著戀愛,還能跟教授們談笑風生,宛如一個能人。
但是事不如意總是十有八九嘛。最近一年因為各種原因,精力和體力萎靡不振。我也知道,跑完步睡一覺就能歇過來的累,和躺著喘氣都虛的那種累,之間有什麼不同。上課時也出現過,自己明明對反應機理闡述的更深入,但是八股教授因為我寫的跟她想的不一樣而不給我分這樣的事。畫的水墨畫,明明作品分是A,但是因為那種兩個半小時一堂的課遲到了幾次,就被降分到了B……

其實後來才明白這才是正常的上學嘛,原來的日子完全是過得太順。很多事情不是非常努力了,就能獲得相應的回報;就算你累死了,也不會。而且身體、精力和時間,總是最重要的。沒有什麼人能一輩子不歇,還上天入地一小時活成120分鐘。
倒是慢慢的也知道了時刻監視自己的狀態,遇到問題和杠精的心態也變平和了lol。雖然跟爹媽電話聊天少了,但是我也感覺自己能在皮毛上理解一些大人們的心情了。大多數情況下,根本沒有好壞裡面選一個好的這種好事,而是兩個不那麼好的裡面選一個你猜是最好的lolololol。重要的,還是階段性調整心態,學會如何把爛牌打好吧……

之前的生活,我似乎總能得到當下情境的最優結果。但是自己過著順當的生活,一定會有人在背後替自己擋著各種麻煩、支付各種代價。
不過,我對於周圍的人,有相當的感激(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口,嘿嘿)。我對於自己的生活,也有一種恰到好處的幸福和滿足感,能讓我對自己所得懷有感恩,又不會忘乎所以,還能有精力和心情堅定行走在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道路上。

曾看書了解過,有位叫賀拉斯的義大利人說過,「人的幸福要等到最後,在他生前和葬禮前,無人有權說他幸福」。當時感覺與這句話產生共鳴,便學著不再輕易評判別人,也更加不那麼在乎別人對我的評價。雖然追求自己理想的時候,會偶爾懷疑自己,情緒不佳;但是想想一輩子的路那麼長,自己的價值與幸福又怎能被幾節課、幾段情和幾個嘴碎的人輕率定義?

目前活成了一個不那麼為別人眼光而存在於世的人,我對自己還是稍有點滿意的lol。

相不過比於僅僅成為一個自立的人,我還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能真正獨當一面,並且在技術上能為人類社會做出點小小貢獻的人(>3<)。

「死要面子是不可能死要面子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死要面子的!做社會人又不會做,就是死磕點學習,才能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進大學感覺就像回家一樣。裡面個個都是人才,講座又好聽,我超喜歡裡面的!」


樹綠葉:

也不知道算不算長大。目前高中剛畢業,面臨志願填報,剛好自己的分數在一本下一點,志願嘛,肯定是填自己喜歡的了。從高中起,我就特別渴望能去讀漢語國際教育,一個是因為覺得傳播中華文化,發揚光大吧,而且近來中國逐漸崛起,與很多國家建立外交,許多外國友人也想學習中文。另外,剛好自己的外語跟語文較拿手,某一刻,我真的認定了這個職業。直到現在,一開始,家裡人對我說,隨你,你願意選什麼都行。但是,等到我真的說漢語國際教育時,毫無意外的,全數反對,「你學了這個之後能幹嘛?」「出國嗎?」「賺錢嗎?」「以後還要找個外國老公啊?」「這個專業確實有風險」……

無數的質疑聲,我都經受了。但最終,我卻沒有選擇它,哪怕是語言類,我都沒有選。這里就要說正題了,悟出的道理就是,人總得長大,面對現實。我想大家肯定都明白現實與理想的差距,但對於我,這是第一次那麼清晰的直接的去承受從前只在故事裡看到的道理。以前總會想,為什麼故事裡的人最後總是說自己敗給了現實,現在,終於明白了。


天外的琴弦:
跟答主類似。

小時候覺得人脈很重要,長大後發現實力是本,有了實力稍會控制情緒即可。
小時候覺得逼格很重要,長大後發現太虛,還是實實在在的乾貨能服人。
小時候覺得平庸之輩很煩,長大後發現人人皆有閃光的地方,只是很多擺錯了位置。
小時候覺得別人都是傻逼,還有段時候覺得別人都太聰明就我傻逼,長大了才發現,有傻逼的也有聰明的,人是多樣性的。
小時候篤信性善論,後來看了厚黑學,學了一大堆經濟學,篤信性惡論,長大後學會了做交易,發現人性既不善也不惡,而是賤。


李氣氣:
不要通過取悅他人來使自己得到快樂。
不要為維護關系而弱化自己真實的感受和想法。
不要過於注重他人的感受。
不要太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

因為到最後你都不會快樂。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


默默無語:
我對人生最大的認知就是,換個環境沒有任何用處,只有改變自己才有幫助。

在得到這個認知前,我算是一個逃避型的人。
——因為不能評論,所以我把對某些Aorquer的回復放在這里吧。
對 caoglish的回復。
請看問題深刻一點,我怎麼是在反對身邊人戀愛了?愛情那麼美好,我喜歡還來不及呢!
我只是反對那些人借愛情的名義,做那些烏煙瘴氣的事情。
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人,這樣的事。
可是食色性也,這樣的事情,也許到哪裡出擺脫不了吧。
但是現在的我,已經可以看淡這些,還有所有自己受不了的事,我都會淡然處之,不再想著去換個環境,而是改變自己。
——
國小時候,因為班上有同學早戀,爭風吃醋,甚至大打出手,弄得班上烏煙瘴氣。
我告訴自己,等畢業了就好了,畢業了我就能夠脫離這些人了。
於是我將自己從這個環境抽離,冷眼旁觀他們的吵吵鬧鬧,好像自己並不是這個班上的一員。
進入國中後,我長長鬆了口氣,國小的生活已經與我遠離,我再也不會需要忍受那樣的環境。
可是好景不長,很快,國中的班上,又有早戀。
國小時候爭風吃醋已經成了小清新,國中同學談戀愛的,直接去開房不說,那幾個女生還特別喜歡在同學面前談他們開房時候的某些細節。
受此影響,班上好多男生已經食過犖了。有次中午我到校的時間早了點,便聽到他們聚在一起交流經驗,同時向還沒開過犖的男同學介紹某個神秘部位的長相。
從此我再不敢提前到校。
我開始迫切地渴望到高中去,擺脫這群讓人絕望的人。
終於到了高中,可是還沒有輪到我高興,早戀的事情更是一樁接一樁的。
這些我都麻木了,無所謂。
可是受不了的是我前桌,號稱全縣首富家孩子的男同學他每天除了趴桌上睡覺,就是跟我們吹牛,說哪個女生他花了多久追上,一共用了多少錢,用了多久上床,分手前睡了多少次……
那個時候的我,最迫切的事情是,高三文理分班。分完了,我就可以擺脫這個人了。
終於高三分班了,可是還沒有等到我鬆口氣,新的苦惱又來了。
那個有錢人家少爺,雖然聒噪,可是大概因為晚上消耗太大,大部分時間總是在睡覺。
可是分到的新班,班上有幾個談著戀愛卻不開房的,精力充沛到讓人絕望,整天在班上吵吵嚷嚷的,自習課完全變成了他們的話劇舞台,上演一出出讓人肉麻又無法避免的惡心劇目。
我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抱著書到老師的辦公室去自習。謝謝那些老師,從來沒有驅趕過我,只提醒我,走的時候記得鎖門。
我又迫切地想上大學……
然後再工作……
然後,終於有一天,我認識到了,環境的改變,並沒有卵用。
更重要的是,已經工作了,我短時間內,再沒有能力與機會改變環境了。
於是我決定改變自己。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細想自己的長處與短處,後來決定寫網路小說。
其實寫小說對我也不算什麼長處,從小到大,一篇作文都沒有發表過的人,能有什麼天分?
只是我也是沒有辦法,自己就是這么一個普普通通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平凡人。
寫小說已經寫了不短的時間了,雖然仍然成績慘淡,但是對我自己而言,精神面貌上,卻是已經有了巨大的改變。
我仍然還在努力,我希望以後會能夠更好。


kemono:
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
不要推己及人。


九小:
很久以前一個姐姐和我說過的:上帝給你的,都是你能承受的。

果真啥事兒咬咬牙就都過去了哈哈哈哈(不論大小類型)


匿名用戶:
被誤解是很正常的事,以及這個世界上,其實沒有幾個人真的在乎你到底怎麼樣,做很多事,其實只是自己一個人的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