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得凶殘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女生長得凶是種怎樣的體驗?長得善良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X 是種怎樣的體驗有姊妹篇
, , ,
匿名用戶:
某天坐朋友的車,在加油站排隊加油。一車要插隊,朋友沒讓。對方下來兩人,沖到駕駛室邊上,要把朋友拉出來打架。
我下車。對方抬頭看見我,手像觸電般地縮了回去,默默回自己車上了。


終於可以改名了:
寸頭留了二十多年,穿衣基本永遠一身黑,臉上全是痘坑,粗糙的一逼,從小生活在地痞流氓之間,走路方式有點野性,再加上平時不注意,有點駝背,走路自帶風,在路上跟人搭話別人都躲開,坐捷運坐公交旁邊經常有空位子,別人寧願站著都不坐旁邊…(不是因為我臟,我可愛乾淨了!!!)

坐黑車的時候司機都不讓我坐前面,怕別人看到不敢坐車。而且我這人很隨性,身體舒展的很開…臉上寫滿的生人勿近…
第一眼給別人的感覺永遠和我的家人一樣,我媽媽都經常罵我:「你看你的熊樣兒和你那家子一樣,沒個好人,個個地痞流氓。」
雖然我並不是,但在這種環境里活得久了,也不可避免的會沾染到一些壞的姿態習慣。家裡人都是干歪路子的,賭博,開妓院,放高利貸,干典當行,爛成一窩…
其實我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嗯…我連抽煙都不會…

媽的感覺要掉粉兒了…


小書僮:
如果能邀請孫紅雷和計春華來答這道題該多好……


——————————————————————————————————————————————-
又想起來一個
北野武


Belphegor:

墨西哥演員Danny Trejo的經歷告訴我們長得凶還能成為當紅B級片演員,以下是他演的電影,感受一下:


肖怡:

哪怕只是那麼一晃……

殺氣,感受到了嗎?


匿名用戶:
小時候挺萌的一個小正太,結果長大以後變成身高一米八二體重一百九的山東壯漢……
就扯這么幾點吧:
1、走路一直大搖大擺,結果這么多年一直沒人打我……
2、曾經謠傳我是啥警察或者武警的兒子。
3、走夜路從來不怕,那天有個老鄉去KTV包夜,結果十一點了給我打電話,我迷迷糊糊正納悶,他說帶上我可以保護幾個妹子。
4、大學開學那天一個宿舍的人沒敢和我說話,後來經常提起這事,而且痛罵自己瞎了眼了……
5、有人打群架的時候經常叫我去在旁邊站場子
6、高中染上煙癮,在廁所抽煙嚇跑一片人
7、因為一直留著勞改頭圖省事,所以永遠都是凶神惡煞,狗見了我沖我叫,我大吼一聲~呔,然後狗狗夾著尾巴跑了
8、也有壞處,不好交朋友,因為一般看我一眼就望而卻步,事實我是一個很逗比的人啊,你們快來吧……

我還是上圖

剃了頭還是一樣丑


淺淺:
高中的時候打球,很和氣(自認為)的跟人家說,哥們加一拍唄。結果那邊總是一堆人圍過來「咋的?要搶場啊?」
大學時候報道,我一看好長的一趟沙發,只有我一個人在上面坐著,周圍圍了一圈人在那站著…我還以為有什麼規矩,結果後來一問是他們看我太凶了不敢坐…
大學時候有學妹哭了,我抱著憐香惜玉的真情去安慰人家「別哭了,好么」…結果看著姑娘害怕的看著我強忍著眼淚不敢掉的表情…我( ¯ ¨̯ ¯̥̥ )
被叫軍閥從小叫到大…從一米五叫到一米九這些人…還真是一致啊…


Aorqu用戶:
那天,我國中在基地軍訓二十一天回來了,二十一天只讓洗了三次澡,我還把自己給燙了。北方中學老師讓剪極短的頭發,帶個軍帽,曬得賊黑,整個人……
回來我去姥姥家,姥姥家在一樓,我拿小板凳坐門口看見個小孩,我想著多美好的年紀啊,不像我都一把蹉跎了,就對小孩溫柔地笑了笑。
萬萬沒想到,小孩表情頓時僵住,連玩具都沒拿就跑了。


已停用:


Aorqu用戶:
我有個叔叔,眼睛賊大而且看著發青光。據說他當年上學的時候,有個語文老師剛畢業,還是個女的,第一年教學,我叔叔很好學,上課眼睛不離老師和黑板,結果語文老師被他看哭了,告到校長那兒,說我叔叔瞪她,從此以後那個老師都躲著他走。


匿名用戶:
明明是0總被當成1…


匿名用戶:
那天團體比賽,單人跳繩。傍晚了天有點暗,場地路燈都亮了幾個。幫我計分的是個穿白襯衫的學弟。那會兒子心情正糟糕著。跳啊跳啊跳一分鐘過去了,我猜大概是一百五上下吧。我問他。
「幾下?(#‵′)」
「……一,一百二。o(╯□╰)o」
「……什麼?你再說一遍?!╰_╯」
「一,一百八……::>_<::」


Zakks:
Aorqu首答
直接上圖
右邊的
高中上英語課的時候做第一排不聽課睡覺,下課老師把我同桌叫出去談話讓我同桌轉告我上課不要說話,老師說不敢和我說話因為她覺得我是個冷酷的人。。。


純牛奶:
我認為我同學的經歷可以說是很切題了。

學校裡面有一條河,裡面有很多魚。就有一些人跑到學校來違章釣魚。我同學經過,就跑去跟釣魚的師傅搭訕:「師傅,你釣魚啊?」

這一問,嚇得釣魚的一哆嗦,送了兩條魚給我同學,說下次不敢了(他以為我同學是嚴肅的保安,手動滑稽)


龍荻:
鄧文迪


蔡司:
@福心魚 同學,別看我現在凶,小時候可是非常可愛*^o^*地。

手機@不到,心塞。

簡單說說吧,其實早先我意識不到我自己長得凶,直到和一個哥們一起出去辦了點事,我才知,原來我是那種溫和禮貌地說話都會讓人家害怕的炒雞霸王色霸氣果實擁有者啊,啊!

經哪位仁兄點撥後,我才發現,我人生當中的日常在他們心中是有多麼的可怕。。

原文大意如下:

這次多虧了你啊,要不然這事也辦不成。

我:哈?這種跑腿的事以後不要交我來了,多點事啊?非得我來。

你不知道,我自己去人家根本就不理我。這次你來,他們害怕了,才那麼痛快辦的。

(事情涉及朋友隱私,不好細說,不過我真的就是用的禮貌用語。)

朋:你休息沒,剛才你踩到哪個男的的腳,他他緊著給你道歉。

我:和諧社會懂禮貌唄。我也給他說對不起了啊,沒啥大不了的啊?

朋:那上次哪會呢?哪個小偷哪回?

(有一次我看見一小子跟一女的後頭,我看是要掏那女的包我就瞪了那小子一眼)

我:他做賊心虛。

朋:你從小到大讓人搶過嗎?

我:我咋非得那麼倒霉呢?再說我窮的兜比臉乾淨。

。。。。。。。

事後我仔細想下。確實,我覺得很正常的事在哪個哥們的生活里都是不存在的。很輕易的辦一些事,不被不良青年騷擾,敢於制止街頭的犯罪行為。在那些我覺得再正常不過的事里,這些長相溫柔,身體纖薄的朋友都是另一個世界。

你問我張的凶是什麼體驗?我說,在書面交流和見面交流是兩個體驗。有時候,我想溫柔的和別人道個歉,人家都當我是威脅。


曾誠:
這問題不答不行啊! 警察查護照,查身份證什麼的太正常了,上照片吧!
這是我和我的好基友10年在巴黎迪斯尼啊…………… 看到很卡哇伊的歪果小盆友,人家直接嚇哭啊!(╯°□°)╯︵ ┻━┻!
我也就是染了個頭發啊。。。。。。小阿都不打算打劫我啊!黑哥哥都不欺負啊!

最後……………其實我們很有愛的!

ps:我們都是直男…………真的是直男………………而且我還單身(^o^)/


吳彼得:

我第一反應就是他了!


Aorqu用戶:
凡是我不笑的時候,同學們都以為我在生氣。。。或者以為,我又生氣了。。。

———————————割一下—————————————–
後來,人為調整了微笑時長,明顯改善了他人對我的印象
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是個生氣的孩子了TA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