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性,你最想讲的一个故事是什么?

问题描述:人性有性善论、性恶论等等,不做限制,仅仅讲一件你所经历或听闻的关乎人性的故事,尽量是印象最深刻的!
, , , ,
你看他好像条狗啊:

真事,不匿名了。
前男友劈腿,说了很难听的话和我分手。怕我不死心告诉我他家长给他安排了未婚妻。分手的时候我怀孕了没有告诉他,想自己解决。后来他在我淘宝记录里发现了验孕棒和孕妇牛奶。凌晨两点给我打电话,言辞激烈的说:你想干嘛!我告诉你马上流产!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活不下去!吧啦吧啦 当时的心情 怎么说呢,才发现爱了这么久的人,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后来在他监视下去做了人流,早晨空腹去,检查,排队,手术,从手术室出来都下午4点了,他说你看,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你的病好了。再后来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没有做干净要清宫,但是又吃了饭不能打麻醉。一下一下刮的时候简直要疼死过去,手术完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医院距离宾馆一站地,他说会把我送过去,我说谢谢。你以为就这样完了吗?我也以为这样就完了啊。我虚弱的在床上躺着动弹不得的时候他说他想要了,现在就要,我哭,我求他,我喊救命,后来就被袜子堵住了嘴。三次,知道什么概念吗?三次,那种绝望,生无可恋。我在怀疑以前说著多么爱我多么心疼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他,可是再怎么不相信,这可怕的事实也发生了。什么是人性?善真的是我们认识的善?那恶又离我们多近?受不了身体和心灵上的痛,手腕上永远留下了一道疤。


Will.ing:

大概就是公车师傅愿意等我的那一分钟吧


匿名用户:

说一个这两天在朋友圈转发的轻松筹故事吧。
一个品学兼优的青年公务员得了白血病,虽然大家平时都在骂公务员,但是关键时候,还是伸出了援助之手,于是,一天时间就筹到了目标金额30万。一件功德圆满的事情大概就告一段落,很多转发的人也欢欣鼓舞,正常的话,过两天事情就会淡忘。结果昨天手贱点开链接看了下,发现目标金额从30万变成60万了。然后也引起了一些质疑,但更多的是体谅和祝福。
到这时,我的心里已经有点疑惑
1、我本身也是公务员,据我所知,公务员危重病的报销比例还是可以的,而且还有医疗补助,病人所在的宁德市2015年起也调高了市直单位公务员大病医疗补助。同时,民政、工会、红十字会这些系统都是会有救助金,单位出面申请应该会有一些补助;
2、虽然公务员工资不高,按病人家属形容每个月三千多,但是公务员是有通讯补贴,以及文明奖、绩效奖、年终奖、未休年假奖金等,虽然钱不多,但是我自己一个科员,每年到手的补贴和奖金加起来大概有两万出头,病人工作有五年多了,应该也有一点积蓄把?我自己又租房又爱逛街还要孝敬父母,工作四年不到都攒了七八万;
3、家里兄弟姐妹除了在读研究所的,其他也都是有工作已成家的,也都有积蓄吧,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大家庭,加上有公务员的身份保障,是可以负担起部分医疗费的。再加上他们还公布了支付宝和银行卡,估计第一轮轻松筹30万时,支付宝和银行卡也收到一定数量的爱心款。在三个月前,我母校的一个学弟也是得了同样的病,在轻松筹发起目标金额是20万,并公布了支付宝收到13万,不明白同样的病为何该病人需要上百万医疗费。
4、我不怀疑病人真实性和家人救人心切,但是刚开始治疗,病还没有花费许多的时候(病人家属目前公布的发票总共就两三千),为什么在第一天筹到30万后立马修改了目标金额?我自己在想,家人是在不愿意拿出自己的积蓄,或是说不想影响现有生活前提下,来救助病人。有的人治病砸锅卖铁负债累累,有的人舍不得卖房卖车,人性本就有自私的一面。就是这样。
5、大概十年前我联考前,我舅舅查出了癌症晚期,我爸妈和家里亲戚基本都拿出积蓄帮忙,我妈是长姐,一辈子家庭妇女,年轻时是农民,后来在家里手工作坊,也没工作,她大概拿了七八万,但是我联考后舅舅还是去世了。大部分人家里就是这样。千方百计凑钱救人。
附上链接https://wx.qq.com/cgi-bin/mmwebwx-bin/webwxcheckurl?requrl=http%3A%2F%2Fm.qschou.com%2Fproject%2F06a69789-f77a-4e39-b0e6-32e33c92ae5a%3Fuuid%3D19e482cc-55fc-4918-b3e3-96faeed39450%26platform%3Dwechat%26shareto%3D2%26from%3Dgroupmessage%26isappinstalled%3D0&skey=%40crypt_4a78f2da_a136c1b555c2762e93203faa244c379c&deviceid=e147934026582242&pass_ticket=J38w7Qw%252BVqd9L7vuWEDF%252BdbUNoF%252BqMWttBNX6uYIQpo%253D&opcode=2&scene=1&username=@b8714f26e6f13732a1ec67d9e79aa785
另外病人有同事留言,说张副是好人,每年做很多助孤助残工作,拜托,这就是工作,财政有专门资金,又不是自己掏钱,并没有多高尚。残联、红会、计生协会、妇联,这些单位一直在做这些工作好吗,业务而已。每个单位每年都要拿出部分经费帮扶困难户,反正都是财政的钱,不用拿出来强调有多高尚。


李雨霏:

1月9日那天,朋友邀请我们一家三口去卢米埃尔影城看《星球大战-原力崛起》,散场之后已经挺晚的了,于是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老婆和孩子坐在后排。孩子疯玩了一天,很快便在摇摇晃晃中枕着妈妈的腿睡着了。路上没什么车,一路都挺顺畅。差不多到距离家还有1.5公里的地方吧,有一个十字路口,师傅等红灯停了下来。正在这时,后面一辆凯美瑞猛烈地撞上我们的车尾,随着很大的一声闷响,我在副驾驶座位上弹了起来(是的,我没有系安全带,因为大部分出租车的安全带实在太脏了,系上之后会给你的上衣留下一条灰色的“绶带”)。
司机师傅怒骂了一句粗口,我第一时间回头看坐在后排的娘俩,老婆在那一瞬间已经彻底被吓懵,孩子原本平躺在车座上,已经滚落到我老婆脚边。师傅开门下车去跟后车交涉,这会儿我问她娘俩有没有受伤,活动活动身体是否觉得哪里不对劲。说实话我的颈椎被剧烈地闪了一下,感觉有点疼,但我自己判断情况并不严重。好在她们娘俩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被吓得不轻,孩子哭了几声,也很快被她妈妈几句安抚之后安静下来了。
这时候出租车司机把后车的一男一女拉了过来,男的一脸歉意说他正在教女朋友练车,刚刚女朋友看到红灯亮起要停车,但把油门当成刹车,于是车子失控撞上了我们。表达歉意之后,男的问我们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说等一等,我们下车活动活动,感觉一下。
出租车司机把肇事司机拉到一边协商解决,这时一个一直看热闹的男人(从口音能够明显判断是个北京人)凑到我们跟前,不无关心地向我们建议,让我们敲诈肇事者一笔钱,虽然他并没有使用敲诈这个词。他教我老婆和孩子如何装出非常不适的样子,我要如何如何表现出急切的状态,总之,这个事没几千块钱完不了。
肇事司机是个外地人,听口音大概是河北、山东或者河南的某个地方。我也是个北漂,来京工作十年。虽然那位热心肠的北京路人一直在强调这事跟他无关,他就是好心,但我还是无比厌恶地还了他一个白眼。然后我把车钱付给司机师傅,抱着我女儿,跟我妻子在寒风中步行完成了回家的最后一公里。


Mr.彦祖:

那个时候,我读高二,正巧碰上外出。经过一个下陡坡的时候,一个农民工模样的中年男子骑着摩托因为车速太快,翻车倒地,正在国道路中央,一动不动,地上只有一摊血迹。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到处拦住路人借手机打电话,我记得大多数人都拒绝我之后,一个大妈先是问我那个农民工是我什么人,我说我不认识他,然后她把电话借给了我,拨通了120。周围的人都满口夸我,一个大叔帮助把倒地的机车扶起推在路边,然后我跑过去看看他意识是否清醒。
这个时候,他挣扎了一下,在我的扶持之下到路边休息,在那里他吐了口血,活动了麻木的身体,然后感谢我说,谢谢你,师傅(我应该没长那么老相吧哼╭(╯^╰)╮),就准备起身走了,我说你等救护车来,去医院看看吧。
他只是连声说不敢不敢,骑上车扬长而去。我呆坐在地上的望着地上的血迹,听到救护车的声音,灰溜溜地窜去。


苏希西:

我的朋友葛小姐前不久深陷经济纠纷,她在数年前房价低迷的时候,曾经用自己哥哥的名义购买了一套房产。

因为哥哥在南方做生意,据称全家都没有回来的打算,她和老公的单位各自分了一套老破小的福利房,按规定没法再买第三套。

当时两套房面积都特别小,一家四口住不开,加上集体房产证又无法转卖,她思来想去,就借用了哥嫂的名义,在当地置办了第三套房产,全款无贷,基本没怎么麻烦对方,还支付了一笔不菲的感谢金。

是的,你没有想错,多年之后,哥嫂做生意赔得一塌糊涂,嫂子出面,跟他们商量要卖掉这套市中心的房产去还高利贷。

葛小姐直接疯了,房子买了很多年,房价基本翻番,而哥嫂决意要卖掉房产,且只同意赔偿给她最初的购房款。

两兄妹至今还在打官司,谁输谁赢不好说,但带给葛小姐一家人的煎熬和心理冲击,是外人难以体会的。

父母已逝,无人替她做主,此事不论结局如何,跟哥嫂是连亲戚也做不成了。

如果有一线可能,不要利用任何国家政策上的漏洞,去作假也好,冒险也好,以他人的名义为自己谋福利。

不论这他人是自己的至亲,还是密友。

利益是无往不利的试金石。

而人性,经不起考验。


布小点:

看到第二个答案突然有所触动也想把自己的类似经历说一下。
大一第一个学期放寒假回家,去火车站坐车,有一个老乡跟我一起。下了公车拉个大行李箱往火车站广场走,一路上和老乡谈笑风生,突然被一个人撞了一下右边的肩膀,我扭头看了一下那个人继续走,他就叫住我说,撞了人也不道歉?当时虽然是被撞,但是感觉说个对不起也就顺口的事。结果说了以后,他就说我把他手机撞掉了,然后他就从地上捡起来一个碎屏的很破旧的智能手机。让我给他修理,我说我要赶火车,又过来一个人唱白脸说陪一百块钱得了。我才知道我遇到骗子了,当时我还没意识到这是碰瓷。我一个劲的道歉然后告诉他没钱。当时确实没钱,如果给他一百我可能都到不了家了。就这样墨迹了一会儿,价格变成了50,可是50我也没有啊,我特么还要买客车票回家啊。然后我就说,明明是你先撞我的,说了一大通,拿出手机我就要报警。说老实话我号码都按了,但是当时不敢报警,一个字就是怂,怕误了火车,更怕警察跟他们一伙。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一些中年妇女开始帮我讲话,有的说他还是学生,有的说给他们20块得了破财免灾,可是。。。。。我特么20块也分不出来啊,一堆人陷入僵局,我是七点多的火车,当时已经六点多了,很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一个劲说没钱。突然离我三米远的地方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大爷,冲我大吼,用的是四川话,我一时没有听懂,愣在那里,大爷又冲我吼了几句,我才听明白,“走!走!走!”大爷大概一米八,微胖身材,好像是个小商贩,冲我吼的时候脸上涨的通红,我迟疑着往广场走去,那几个骗子也没在拦我。当我看到广场检票处站的笔挺笔挺的警察时,我明白,我安全了。说实话当时算是第一次孤身在外地求学,遇到这种事情也不会处理,但是,那个大爷因为用力吼而涨红脸的高大身影一直暖到了现在。每次到火车站我都会不自觉找一下那个大爷,我想补上一句谢谢,我想买他的东西,我想跟他说他让这个城市在我心中变得不再冰冷。可是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我经常跟别人讲这个事,即使后来经历了很多的事,我依然没有对人性失望,依然坚持做一个有原则的好人,我也想在多年以后成为别人故事里的大爷。


顾一一:

上国小四年级的时候,班里转进来一个新同学。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一年四季都是校服校裤的打扮,衣服整洁,总是把红领巾很整齐的折在领子里,她很喜欢笑,笑起来时右边的脸总是严肃的一动不动,而左脸的嘴唇会微往上翘,并露出一个很明显的酒窝。后来才知道这叫面瘫,半张脸的面瘫。这样的女孩子并不漂亮,少不了被调皮的同学欺负和笑话,她面对各种冷嘲热讽,回应的方式只有露出尴尬的微笑。她尝试过和那些老师眼里的好同学做朋友,她些许认为,她们是绝对友好的,而那些成绩好的女生却对她嗤之以鼻,有些甚至对她进行言语伤害。 反到是那些老师眼里的差生(往往都被分在最后两排)会主动和她交流做朋友。课堂上,作为班导的语文老师也会时不时的对她进行语言伤害。那老师会因某个好同学犯了小错误后,而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说到,“你怎么比XX(她)还笨……”由此,班里的小绿茶婊们更肆无忌惮的开起了她的玩笑,没人再去叫她的名字,取而代之,丑八怪或笨逼成了她新名字。对此,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露出尴尬的酒窝。三年来,我没和她交流过几句话,看着她被同学们欺负时,也没有站出来帮助她,只是默默的看着她被霸凌著……后来的同学聚会,甚至国小班级的qq群里也没再看到过她的名字。 当和老同学们吃饭提起她时,老同学则皱着眉头,想了好半会儿,却只怀疑的反问道,那是谁?


举铁少女大爽爽:

前几天和好朋友去广州玩,两个人外地人只能靠地图导航,而我们都是刚刚换的新iphone,我是6s,她是6plus。当时一直很奇怪她在离开青旅之后就再也不拿出来手机查地图了,全程在靠我导航,当时只以为她是心疼异地流量就没说什么。

而回来后,下火车之后的她第一时间把手机掏出来说了一句,总算不怕被抢了。

当时真的是心都凉了,这就是永远只看得到自己的人。之后果断和她慢慢疏远了。

————-我是来更新后续的分割线———

毕业有一段时间啦,果然不出所料的被这个姑娘在毕业设计的时候捅了好多刀,当时是很伤心加很气愤,后来想想早就知道她是什么人了不是吗。可惜毕业设计大三的时候就定好了组员,要不然发生了广州这件事我一定会换人哒~~


独活:

Aorqu小透明突然刷到这个问题…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大概也没什么人会点赞,就当作是我自己的胡言乱语吧

最近这一年多德云社张云雷挺火的,长得帅业务能力也不算特别差,自然受女孩子喜欢(当然我也喜欢)
了解他的都知道16年底的事,南京南站一跳,张云雷成了德云社敢死队队长,身体里多了一百多块钢板,当然跳字可能也不太恰当。
我要说的不是张云雷,我要说的是张云雷曾经所谓的好友——李欧
张云雷在南京南站那事,得怪他自己喝多了酒,之前在Aorqu看到过这么个说法,张云雷当时从南京南站二楼护栏掉下去,先是抓住了把手坚持了一会儿,但是因为喝多了实在没劲才掉下去的。而李欧,当时就站在旁边,没有阻拦甚至没有施救,任由著张云雷掉下去。
后来的记者采访,李欧急着脱身,说了一句“我不知道是感情问题还是工作问题”,不论张云雷到底是跳下去还是掉下去,这种话说出来,直接就把他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我不知道一个人是出于什么心态,看着一个把自己当好友的人,处在那种危机时刻时,不愿意伸手去救他,就是一个陌生人,大概也不会放任他就这么掉下去吧。十米的高台,若是张云雷真的没有活下来,那李欧,是不是也就等同于推他下去的人?算不算是杀人凶手?
我也不知道一个人是怀着什么样的想法,去诋毁生死不明的好友。
不管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情感纠纷、深仇大恨,当你真心实意把一个人当成你最好的朋友,带他上台表演,给他展示自己的机会,跟他分享你的秘密,而他,却在背地里恨你,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无动于衷,甚至捅你一刀,这就是人性的丑恶面吗?想想都觉得可怕。

所幸现在二爷身边不缺好友,九郎,大林,烧饼,盒饭……
所幸现在二爷又站在了台上。
台上的人不愿意多提,台下的人总替他委屈。
愿小张老师日后鹏程万里,平安喜乐,寿与天齐。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