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性,你最想講的一個故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人性有性善論、性惡論等等,不做限制,僅僅講一件你所經歷或聽聞的關乎人性的故事,盡量是印象最深刻的!
, , , ,
匿名用戶:

本人國中老師,傷害我最深的就是那幫學生。
一女生討厭我,因為她入校後比起國小名次下降,她媽媽告訴她,都是老師不會教。她堅信,就是她老師里最年輕的我毀了她。
她造謠我不停換男友。
她造謠我買給學生的德芙是另一個班吃剩下的。
她造謠我偏心,不喜歡她們班。
她起草了聯名信要把我換掉。
她在網上公開罵我賤人、婊子、碧池。
心痛的是,她長得可愛,在班上人緣不錯,不少學生相信了她。他們說我人品爛、教書教得差。他們在我課上肆無忌憚。
我現在看到身穿白色校服,留著齊劉海、臉小巧、眼睛大大的她,心裡會發冷。這么萌的可愛女孩,為什麼會肆無忌憚要毀了一個老師。
我只是普通人,作為老師我想把最好的愛和知識給他們,然而,他們卻用侮辱和反叛傷害我。
他們才十三四歲,這就是人性。
當我向朋友說起這一切,朋友說:他們敢於反叛權威,他們是活力,他們是希望。
抱歉,我只看到文革小將們高喊著口號打死了父輩、打死了老師。
這就是人性。

————————————————————
3月26日更
評論區很多Aorquer都在安慰我,真心謝謝大家。現在心裡已經沒有那麼大傷痕了,作為老師,我願意好好去愛他們,給他們我所能給的更多。學生會跑到辦公室看我改作業,課間餓了會來要吃的,我也總是備著餅干一類,甚至他們有喜歡的人也會告訴我。
那個女孩帶來的影響已經逐漸淡去,學生慢慢喜歡我了。發現這個是我這個學期發現:那個女孩幾乎沒有朋友。說幾乎是因為她有同行的、聊天的朋友,但神情上看他們並不是好朋友,而曾經與她一起造謠中傷我的學生慢慢喜歡和我聊天,甚至和我道歉。後來學生告訴我,那個女生說話太毒,比如隨便稱呼比她胖的同學「死肥婆」,還逼著別人一起罵;同學好心對她,把她當朋友,她認為理所應當等等。
我還是很同情那個學生的,與她媽媽一次長聊之後發現,她的問題完全就是她媽媽的問題。她媽媽患了乳腺癌,從北京治病回來,上周六給班導打了電話,也給我打了電話。家長先是道歉,說她知道了女兒中傷我的事情,要我不要和小孩計較(我懵逼了,我的錯咯?)隨後開始哭,哭自己苦,生了病,女兒也變了,變得臟話連篇、性情怪異、喜歡名牌,甚至有幾次還罵自己,自己在北京住院從來不打電話給自己。隨後她堅信:女兒交了壞朋友,被帶壞了。
幾次我想打斷她,她都說:「老師你還年輕,你不懂。」我直接說:「你不相信我,為什麼還要問我。」然後她又哭,堅信女兒在學校被老師忽視、被同學帶壞。
我也不想再照顧她心情,直白地告訴她:「你那麼堅信別人帶壞了你女兒,有沒有想過是你女兒把別人帶壞了?她罵同學的話你知道嗎?」家長還是說:女兒以前多乖balabala,最後得出結論:這個學校不好,要轉學。
聽到這里我笑了。答主所在的學校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學生入校都是選拔的,也就是只招全市top300。我說:如果你認為這里不好,我不相信你在全市能找到更好。
她媽媽按下不表,開始談女兒喜歡的衣服。大意就是國小時她買什麼女兒穿什麼,現在喜歡名牌了,都是朋友帶壞的,因為她朋友一身名牌。
我簡直一個大寫的懵逼。這個學校的孩子家境都非常不錯,幾乎人手一部最新iPhone。雖然在校統一著校服,但學生穿的鞋子都是名牌,其實孩子自己未必意識到名牌,但學生家長樂意給孩子這些,難道你買不起名牌就不允許別人用名牌嗎?
她媽媽又哭了:我要給她轉學。
好吧,你轉,不送。
最後我給了兩個建議,不知道她能聽進去嗎。1、不要太溺愛孩子,看到不足及時反思自身。2、教會她女兒怎麼愛別人。
周一和班導一聊,得知她媽媽打電話給班導,哭訴班級風氣不好,帶壞了她女兒,又說班上女生壞,孤立她女兒,沒有女生願意和她女兒同桌。(這個前文說了,她女兒原本有朋友的,自己嘴巴毒又自私,沒人喜歡和她玩)
她至今不相信帶壞她女兒的就是她自己。
班導和女生談過幾次,發現女生簡直是她媽媽的翻版。

答到此似乎可以答為:人性是如何被塑造的。

———————————————
3月28日更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不少評論和私信,質疑我、甚至要我「高抬貴手放過那個女生」請問認真看答案了嗎?看過評論區我的回復了嗎?那個女生的性格不是學校造成的!不是老師造成的!不是我造成的!我們老師已經在努力矯正她。
我說被學生傷害,你們相信是老師撒謊;我說不會傷害那個女生,你們相信女生已經被我針對;我說作為老師良心不允許忽視那個女生,你們相信我會仇視她;我說在努力矯正那個女生,你們相信我會毀了她……就因為我們都曾經歷的學生時代里遇到的不理想的老師,你們相信了所有老師都壞都惡?
這是不是另一種人性?
我是老師,我會努力去愛他們,我的辦公室一直備著餅干,因為學生課間餓了會來要吃的;我一直備著糖,隨時給他們,因為我喜歡他們;我送過離異家庭的學生她喜歡而後母不願給她買的衣服,謊稱是我網購的號碼不適懶得換……現在是否更理解為什麼我被學生傷害會分外覺得委屈與傷心?
我還相信良心,還相信為人師的責任,相信我的努力讓我不是教書而是教育。
好吧,我的學生相信我就行。


Power:

謝邀,說一個我自己親身體會的事情,我相信可能大部分Aorquer都會有共鳴。

大一的時候,剛剛踏入象牙塔,年少輕狂、精力旺盛,總是看不慣某些人的所作所為。記得當時是十一放假,想和舍友去市中心轉轉,因為剛剛進入上海,捷運都沒坐過。所以第一次坐捷運十分的激動,這瞧瞧那看看的,現在看來土鱉極了。由於是正午,捷運上沒什麼人。這時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上車,她環顧了四周沒看到有歇腳的地方,於是站到一個年輕人的位置旁邊站著,我以為年輕人會發揚社會主義好青年的榜樣給老太太讓座,但那電視劇中常出現的一幕卻沒有發生,年輕人頭都沒有抬繼續閉眼養神。當時我就在想,大城市人的貭素也不過如此。但隨後一幕又讓我對年輕人進一步厭惡,老太太主動提出問年輕人可不可以讓個座,她站的有點頭暈,年輕人抬頭看了看老太太說道:阿么,我也很累。我還有一站就下車了,你可以不可以等一等,我實在站不起來,等我下車我就給您讓座。聽到這,老太太搖了搖頭,失落的走去下一個車廂。年輕人頭都沒抬繼續昏睡。作為社會主義接班人的我那時真想沖上去對年輕人狂罵一頓,但當時膽小,也就忍住了,但從心裡罵了年輕人祖宗十八代,並且心中發誓不要做那樣的人。

這個事情記憶本來也沒太深刻。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我就被象牙塔轟出塔外,走向了社會。前不久連續上了16個小時班,早晨拖著疲憊的身體坐著捷運準備回到自己18平米的小屋,當時昏昏欲睡,恨不得直接在捷運上蓋個被子就能長眠。雖然很累,一直閉著眼,但還是能感覺到傍邊是有人站著的,一開始我以為是同齡人,就沒太搭理。直到幾聲咳嗽聲我才發覺身邊是位老人,我當時也就想想,沒有讓座。伴隨著捷運的播報聲,我進入了夢鄉。這一次我夢到的不是母親,不是愛人而是第一次來上海的我,我以上帝視角重新目睹了大一所看到的一切,只不過主人公不是那個年輕人,而是將近三十歲的我。

他看起來惡心極了,頭發蓬亂,衣服滿是皺紋,一看就是個失敗的男人。我以後一定不會成為他那樣的男人…

尊敬的乘客,嘉定北到了,請全體乘客準備下課,謝謝。在熟悉的聲音中驚醒,身邊空空如也,只有我一個人。

當時我就在想,某些時候我們總是習以為常的以當時所在的角度去思考某個問題或者去做某件事,當有人不符合你的三觀時,我們就去指責他去噴他,但我們從來沒有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問題。有時候想想,這世上我們究竟錯怪了多少好人,放過了多少壞人?


Aorqu用戶:

一個人會不停地傷害你
如果你給對方的回應是這點傷沒關系


小籠包妹妹:

i說一個發生在身邊的事兒,在所有關於人性的故事中,我覺得用這個故事來體現人性最為精準。

故事主人公是我爸的一個朋友,就叫他Y叔吧,這個叔叔做生意的,我也見過幾次,不過沒什麼印象。

2015年夏天的一個傍晚,Y叔晚飯後在公園里散步,走著走著突然看見前面很多人聚在公園湖泊的岸邊,有人喊救命,有人報警,然後他跑了過去,發現是公園湖裡有個小孩兒落水了,正在水裡掙扎。人們都很焦急地看著那個小孩,但並沒人下水救人。

如你所料,接下來是一個營救溺水者的故事。Y叔啥都沒說,脫了上衣一頭扎進水裡,在Y叔還有後來跳進水裡的一個年輕人的幫助下,小孩順利獲救。

這件事很快上了我們本地報紙的頭條,小孩父母還拿出三萬塊感謝Y叔,但被Y叔回絕了。

看到這里,你一定覺得Y叔是見義勇為、正氣浩然對不對?

我開始也是這樣認為的,直到我從我爸口中聽說,其實這個Y叔是做黑心棉生意起家的,還經營過那種做三無產品的小作坊,很幸運沒被打擊處理過,直到現在洗白上岸,成了正經生意人。

你說Y叔是好人嗎,好人會為了錢不擇手段嗎?

你說Y叔是壞人嗎,壞人會在危難之時不顧自己安危救人嗎?

我想這可能就是人性吧,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我曾經忘記在哪裡看到一句話,大意是:內心的黑暗是我們向前奮進的動力,而內心的善良為我們帶來幸福和平靜。

以此結尾。


牧野公子:

《富翁的長屋檐》

有位富翁,蓋了一棟大房子,特別要求師傅把那四周的屋檐加長,以使窮苦無家的人能在其下躲避風雪。房子建成了,果然有許多窮人聚集在屋檐下,甚至擺起攤子做買賣,並生火煮飯。嘈雜的人聲使富翁不堪其擾,家人也常與檐下者爭吵。冬天,有個老人在檐下凍死了,大家交口罵富翁的不仁。夏天,一場颶風,別人的房子都沒事,富翁的房子因為屋檐長,居然被掀了,村人都說是惡有惡報。

  重修屋頂時,這次富翁只要求建小小的房檐,富翁把省下的錢捐給慈善機構,並另外蓋了一間小房子。這房子所能庇蔭的範圍遠比以前的房檐小,但四面有牆,是棟正式的房子。許多無家可歸的人也都在其中獲得暫時的庇護,並在臨走前問這棟房子是哪位善人捐蓋的。

  富翁成了最受歡迎的人。他死後人們還受他的恩澤而紀念他。

《唐家寺的雨傘》

民國初,一個商人在外多年苦心經營,終於攢下了大宗財富。他準備告老還鄉,結束半生的漂泊辛苦,回家與妻兒團聚,置田購房,安度晚年。

當時時局動盪,路上常有劫匪,商人一身灰布衣衫,一雙布底鞋,扮做一個餐風宿露的行路人,商人把所有的錢買了玉器,有道是黃金有價玉無價,特製一把竹柄油紙傘,將粗大的竹柄關節全部打通,把珠寶玉器全部放入,身藏萬貫家私,卻貌似貧寒之士,輕輕鬆鬆地上路了。

果然好計謀!行路多日,無人打擾,這天中午就到了唐家寺。這天下著小雨,他來到了一個小麵館,煮了一碗面,面香噴噴的,吃飽之後,倦意涌了上來,外面又下了小雨,他不覺雙手撐腮,打了一個盹。

一陣清涼的風吹醒了商人,天已黑了,揉揉眼,猛然發現油紙傘已不見蹤跡,一陣冷汗冒了出來———這把傘可是他的身家性命。

但商人沉著冷靜,他聲色不露,仔細分析,他手裡的小包袱完好無損,並沒有人專門行竊,一定是有人只顧自己方便,順手牽羊取走了自己的雨傘。

沉吟片刻,商人有了主意。他叫來掌櫃的,說自己看中了這個小鎮,請幫忙租個房子。

商人說,自己身無他技,惟會修傘而已,於是他在交通要道租了個小房子。

他待人和氣,心靈手巧,很有人緣,人們都願把傘給他修理,誰也不知道這個小小的手藝人是個腰纏萬貫的富商,誰也不知道他每天謙和的笑臉掩藏著一顆緊張焦灼的心。他每天每時每刻都在等待那把油紙傘的出現,經過他的手的傘成千成萬,卻惟獨沒有他等待的那一把。

一天他接了一把破舊的傘,主人漫不經心地說:「太費事就算了,不然一把破傘值不了幾個錢,反倒花不少錢去修。」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自己那把破傘怕破的不能再修了,商人又想了一個好辦法。

第二天,過往的行人看到一條新鮮的廣告:油紙雨傘以舊換新,人人紛紛詢問,得到肯定回答後,消息立時傳開了。不久,來了一個中年人,腋下夾著一把油紙傘,恰是商人心系魂縈的那把。

商人仍不動聲色地收下破雨傘,犀利的目光一掃,就查到傘柄封處完好無缺。

他轉身在店裡挑了一把最好的雨傘,徐徐關了店門。

他打開傘柄,商人看到了他的全部玉器,他癱坐在地,半日無語。第二天,小店很晚沒開門,一問,已是人去屋空,商人悄悄地來,悄悄地走了,再以後,這個故事流傳開來。當地人恍然大悟,贊嘆著商人的沉著、冷靜、睿智和大氣。


匿名用戶:

2002年 我家過得很窮 。下大雪 我姥姥一大早來到我家塞給我媽5000塊錢 省吃儉用省出來的。巧的很,下午 我阿么來到我家 說是三叔結婚 硬生生從我家拿走了10000塊錢。直至今天家裡條件好了 阿么那家依然不停的從我家拿錢補貼叔叔 我姥姥不停的把錢米面油往我家送。然而我媽媽待我阿么沒的說 孝順兒媳 反觀我爸對我姥姥 從來沒有半點女婿的樣子。

評論里有的朋友說是慣的 其實這就是慣的。現在也算是個平衡 經濟上去了 偶爾阿么那邊貪點小便宜沒人會在乎 因為真心不值得 我也問過我媽就這么忍著?我媽跟我說的典型中庸之道啊原話如下 :兩邊平衡幾十年都過來了 打破了反而不好 我自己已經快60歲了 我不想在這種雞毛蒜皮的破事費心思 人生短短幾十年 我也要該為自己活活了。姥姥現在過的也很好 姥爺去世了 我們幾個外孫外孫女沒事就去看看。我爸直男癌平時我也跟他搭不上話 只知道他天天去跟別人下象棋打太極閑著沒事天天早上排隊買超市打折的雞蛋 不求其他的 老爸別跟老媽拌嘴就行了。家務事遠不是我年輕那時候想的那麼簡單。

還有我媽媽也是個孝順女兒 在姥姥的事情上 沒少和我爸吵過架。對了 還打過 我爸嘴角那幾針拜我媽所賜。老爸雖然直男癌 無奈他沒有生意頭腦做啥虧啥 我媽做啥賺啥。所以經濟大權自然輪到媽媽做主。

阿么過的不好 我不知道我應該什麼心情 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 總之一身病


Jonah:

最好的朋友給我說過他以前經歷的一事兒。

十年前,他上國中,他家開網咖。

總有些穿著小背心,胳膊上有紋身的小青年來他家玩遊戲。抽著煙,吃著泡麵,包著夜。

朋友他媽媽總是不想讓朋友到網咖去,怕是會跟著那些小青年學壞。可他還是偷偷去玩,據他說當年的他也是跑跑卡丁車大神級別的人物。

有一天,朋友放學了沒回家,就在店裡打遊戲。店裡進來一位流浪的老人。

因為之前有過乞者來店內要錢的先例,朋友的媽媽正準備打發走。可發現老人並不是要錢,只是想在店裡撿點煙頭。朋友的媽媽也就任其。

據朋友回憶,他打量那個老人,衣衫襤褸,身上掛著一個碩大的口袋,裡面全是煙頭。

老人撿了點煙頭之後,點了一個,抽起來。

這時,一根煙遞到老人嘴邊,老人抬頭,怔住,隨後叼住了煙。一個紋身青年,我們現在口中的殺馬特。給老人點了根煙。

朋友說,從那天起,他就再沒戴有色眼鏡看過任何一個人。

前段時間看老炮兒,六爺給老人點煙的時候,一下就想起了這個故事。


徐三石:

汶川大地震後,一些救援者在北川中學救人。在廢墟的同一處,困著兩個學生。其中一個一直沉默地在等待救援,而另一個則不斷地向救援者求救。

那個男孩說:「先救我吧,叔叔,我是班上的第一名,我以後一定考軍校!」

當男孩發現廢墟外面站著的不是軍人,而是武警時,他立即改口道:「我以後一定考警校!」


Aorqu用戶:

曾經看到一句話:

人和畜牲的區別是什麼?
畜牲永遠都是畜牲,而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您聽過1040陽光工程嗎? 1040陽光工程_百度百科

關於1040陽光工程的內幕,不足之處,希望大家補充(百分之百是傳銷!)?

投入69800,在找三個合作夥伴,兩到三年就可以獲得1040萬,後來演變為投資102800,在找三個合作夥伴,兩到三年就可以獲得1380萬,簡稱「1040陽光工程」。

這是一類傳銷,被傳銷組織美化為一個國家的秘密工程,投資小,回報大;

這是一類傳銷,被傳銷組織欺騙成國家解決五大類人群的就業問題,也就是工農商學兵五類人群的就業問題;

這是一類傳銷,被傳銷組織意淫成為了撬動民間閑散資金,重新組合、重新分配,帶動地方經濟發展,拉近東西部地區貧富差距。

這是一類傳銷,被傳銷組織幻想成培養一批有膽識、有能力、有貭素,能夠獨當一面的現代化商人,組成自己的民間財團,抵制外貨,防止資金外流。

目前這種傳銷活動在全國遍地開花,網上隨便一搜,都是說這個的。要想知道一個地方有沒有這類傳銷,「地點 1040」百度一下立馬就可以知道了。

傳銷組織曲解並偽造國家政策

傳銷組織製作非法出版物

傳銷組織杜撰國家級條例

傳銷組織詭辯人民幣的解釋

把政府的打擊行為、媒體的曝光、曾經受害者的血淚教訓以及滿大街的反傳銷宣傳卻被曲解為國家的「宏觀調控」。

按照傳銷內部的晉升規則,當你滿足600份,就可以上總;當你上總之後,你就會知道,這是個徹頭徹尾的分錢遊戲。但是大多人達到這步以後,還是不肯對下面的親人說實話,還繼續欺騙他們。更有甚者,為了自己的利益,把自己的親生兒女發展進來,還美其名曰:「要是犯法我,我會把自己親生兒女拉進來?」「虎毒不食子」等等。

——————–分割線——————-

每一位的評論,我都在認真的閱讀,認真的回復,多謝各位的支持。

下面的鏈接是我針對這類傳銷整理出來的內幕,希望對大家能夠有些幫助!

關於1040陽光工程的內幕,不足之處,希望大家補充(百分之百是傳銷!)?

2017.07.24

為什麼老總不敢說實話?
1.傘下的人投資的這么多錢,他還不起。按照600份上總,每人購買69800,也就是21份,次月返還1900,需要29人,那傘下一共投資了1473200,將近一百五十萬。不算傘下人的吃喝消費,他賠的起那麼多錢嗎?
2.還是錢的的問題,為了所謂將來的1040萬、六位數的保底以及國家項目,有的人賣房賣車;有的人把自己原有發展很好的企業商店等特價出售;有的人借錢、信用卡套現、向支付寶和微信借;更有甚者借高利貸。
3.破換家庭關系。有些人和家裡斷絕關系,父子反目;有些男女朋友、甚至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都分手了;有的夫妻一方不同意,十幾年的感情,都離了。
4.傘下有人放棄學業。以上三點都有可能用金錢解決。很多在讀大學生、在讀研究所都放棄了學業。學位文憑不是錢能買到的。
5.有些人自己的親友同事的市場被破壞了,沒辦法,只能在網上以交男女朋友為名義,進行感情邀約。情商不高的人,為了挽留人,甚至獻出了自己的身體。

6.操盤手及線上的利誘。你現在上總了,傘下每有一份的投資你可以獲得500,要是每個人投資而21份你可以獲得10500,31份就是10500(絕大部分的組織是這樣分配的)。要是你傘下發展的好,一年怎麼也有二三十萬的收入。在現有的社會里,你做什麼一年能賺這么多錢?我們當初都是這樣過來的,等他們上總也會經歷這些的,總比你現在說出去招他們恨,好多了。
7.操盤手及線上的威脅。一旦新老總不顧一切的決定向傘下的真相的時候,老總就會威脅新總。「我們知道你的家庭地址,知道你的親友關系,逼急我們找幾個人,隨隨便便就可以把你給收拾了。」


放假好:

以前村裡有一個瘋子,大家都叫他啊飛團唐(啊飛是名字,團唐是瘋子的方言)

國小時候在路上碰到他我都會躲很遠。我一個同學有次騎著單車路過,被他一把拽下,按在地上要打,啊飛手裡拿著酒瓶,當時已經碎了,幸虧他跑的快,只受了點皮外傷。還有個同學看到他可能上去調侃了兩句,沒想到被啊飛拿著菜刀追著差點被砍。
他很喜歡喝酒,是個酒鬼,每天手裡會有一個酒瓶,我看到的都是那種白酒的瓶子,無論走到哪都拿著。有次我在超市買東西,離他住的地方只有十米遠,付錢的時候看到他進來了,拿了瓶白酒,給了老闆一毛錢問夠不夠,老闆笑笑說你拿去吧,他就出去了。我不知道老闆是怕他鬧事兒,還是看他是個可憐人。至少他在這里拿酒不是一兩回的事兒了。

也許他不是個瘋子,只是發酒瘋,因為整天都是爛醉如泥的狀態。久而久之,人也就有點瘋瘋癲癲了,在路上都會自言自語,對著電線桿,對著空氣,對著所有想像中的人物自言自語。他沒有親人,一個人住在一間五平米的小屋子裡。那間屋子,像是禁地,我們一群小孩子都覺得那裡很可怕,但又很好奇,總是在路過的時候偷偷摸摸在門口張望,很想瞧瞧裡面是什麼樣子,同時又怕啊飛突然跳出來拿酒瓶砸我們。一見到他來了,大家就會喊:啊飛來了!快跑!

一天放學後,我一個人回家路過啊飛住處,心生好奇打算進去探險,看看啊飛家長什麼樣。我躡手躡腳走到門口,推了推門,關著。我正摸索著要不要等他回來,然後跟在後面偷偷看一眼屋裡的樣子。這時候我感覺到背後有人,轉身發現啊飛拿著酒瓶站在那裡。我是真的嚇到了,腿有點發抖,我在想該不該撒腿就跑,但是他離我太近了,很可能一把就被抓住。當時我想,算了還是先別跑了,如果他要動手我就騙他後面有人然後馬上跑。於是我看著他低聲道:叔…叔叔好。

然後,他搖晃著身子,手伸進口袋,摸出一顆糖,遞給我,什麼也沒說。

我小心翼翼接過糖,和他說:叔叔我要回家了。繞過他的身子走了出去,還一直擔心身後的他會不會追上來。我看走的差不多遠了,拔腿就跑,頭也沒回。那顆糖我沒吃,我怕他是哪兒撿來的,不幹凈。但那次後我就覺得他並沒有人們口中那麼可怕,倒也有點親切。

後來上了國中,要去鎮里上學,就不能經常路過他家見到他了。記得有段時間他好久都沒有出現過,從父母口中聽說他死了,一個人死在自己五平米的屋子裡,手裡還是拿著酒瓶,可能是酒精中毒死的。人們發現他的時候,已經死了好幾天了,屍體有點腐臭,老鼠正在吃他的耳朵,半隻已經被吃掉了。

我聽到這個消息,心裡一陣難過。我想像著他躺在地上被老鼠啃著耳朵的畫面,覺得他的人生好悲慘,我不知道他是否感受過關愛,體會過溫暖。也許只經歷過酒精下肚後的火熱,胃的燃燒。

我後來想,他給我的那顆糖,也算是瘋癲外表下毫無保留的一點人性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