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孤獨,什麼樣的描述最能引起你的共鳴?

問題描述:前幾天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很好地描述孤獨感,最後得出的答案是:習慣了孤獨,忘卻了孤獨,只把自己的孤獨看作了理所應當。因此,我希望能有其他人分享一下你所認為的最能引起你共鳴的描述,可以是自己的經歷,也可以是你所看到過的文學作品,藝文作品等,小說、電影、動漫、繪畫都可以。----------201…
, , , ,
canwolf:

最能讓一個人感受到孤獨的,當然是一個人吃火鍋
你想想,你走進熱氣騰騰的火鍋店,人聲鼎沸,到處都吵吵嚷嚷,三五成群的坐在一桌,喝酒吃肉,好不熱鬧
到你了就是,服務員問你,幾個人人啊,我回答說一個,你就會霎時間發現服務員的臉僵硬好多,一個人,火鍋店最少都是四個人的桌子,然後你就會到一個相對偏僻的小角落,一個人坐著,等著熱氣騰騰的火鍋端上來,像個機器人一樣一隻手夾菜,另一隻手拿著手機一直刷沒有任何人回復的動態,渴望一個贊,沒有人理你,哦,如果你的菜沒有上齊還會有服務員理你,你在這種熱鬧的環境里彷彿格格不入
如果周圍是一片溫暖的海洋,你就是不小心溺水的人,你沒有感覺到絲毫溫暖,只有水進入你的呼吸道,肺葉的灼辣感,你覺得你會溺死在著溫暖的海洋里

其實你們不給我點贊,我也是感到了無邊的孤獨


匿名用戶:
大概是晚上的公車上,車窗外夜色深重,還有大雨如注。
水流順著玻璃窗往下流,一直流,像根本流不盡的樣子。外面雨聲很大,而你一個人在安靜的車里,看著窗外霓虹五光十色。
耳朵里塞著耳機,耳機里是低沉吶喊著的男聲。你攥著手機 ,耳邊雨聲和歌聲混雜,車窗外的燈光和車內照明燈的冷光混在一起,有點迷離。
你知道你有愛你的親人,遠遠近近的朋友,甚至有曖昧的戀人。然而此刻,只在此刻,你一個人坐在雨夜的公車上,感覺背後很空很空,心裡什麼也不想,只看玻璃窗上的水流不停。
你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寂寞,抬眼看見駕駛座上的司機,才發現他比你寂寞。


七七:

我的孤獨如同樹上的小貓不敢下來,獨自獃著^_^


朝關:


櫻桃子:

不要與陌生人對視超過三秒,請尊重一個城市人的孤獨
————倫敦捷運里的一則標語


盲仲: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這是我認為最孤獨的一種方式…


王鏡:

「我就像潛水球里的潛水員一樣,置身於寂靜無聲的漆黑大海里,甚至模糊地意識到,通向外界的救生纜索已經扯斷,再也不會被人從這無聲的深處拉回水面了。我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沒有什麼可聽,沒有什麼可看。我身邊是一片虛無,一個沒有時間、沒有空間的虛無之境,處處如此,一直如此。你在房裡踱來踱去,你的思想也跟著你走過來走過去,走過來走過去,一直不停。然而,即使看上去無實無形的思想,也需要一個支撐點,不然它們就開始毫無意義地圍著自己轉圈子,便是思想也忍受不了這空無一物的虛無之境。」——茨威格

「我們每個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獨的。每個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鐵塔里,只能靠一些符號同別人傳達自己的思想;而這些符號並沒有共同的價值,因此它們的意義是模糊的、不確定的。我們非常可憐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財富傳送給別人,但是他們卻沒有接受這些財富的能力。因此我們只能孤獨地行走,盡管身體互相依傍卻並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別的人也不能為別人所了解。」——毛姆


熊不二:

下載很多app,也過不好這一天.


pillow pillow:

在學校我很開心,有那麼多人陪著我也有我的朋友,要說不快樂也就只有跑操和發成績的時候了。
我感覺不到孤獨,除了我在睡覺的時候。

有時候不開心就睡不著,不可能有人陪我聊天,那我就瞪著眼看外面,在上面睡的好處之一就是可以看得到外面的景色,霓虹燈閃爍,稀稀落落的車輛時不時穿梭。就這樣,看著吧。要不我睡不著。
像我上面這樣說,我說我開心啊,我又想起來好像還沒有一個人懂我嘞。
我們家裡的聚會還是偶爾會有的,但是你知道嗎,所有人的歡愉不過於你一個人是個局外人的感覺。 無論說是你身邊怎麼樣的熱鬧,但是如果沒有那個懂你的人,只有狂歡之外的寂寞才是你的。

【顯而易見的我的回答跑題了,而且跑的很偏,但是沒事。答主我自己的描述就很孤單了,更看不下去別人的,比心】

========分割線=========
回答做了大換血,去掉了太過無聊的。可能剩下來也是壞血,各位看官不嫌棄還是繼續難過的看下去,比心

……還有一點

孤獨的方式當然有很多啦,可能就是你摘下眼鏡的那一刻(科科。視力好的對不住了( ˙˘˙ ))讓自己感到快樂的當時也有很多。看個人的心態吧
其實沒關系,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墓地的火車,沒有人能夠自始至終陪你,孤獨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沒有被聽見不是沉默的理由——雨果


Aorqu用戶:

一位朋友說,越來越不喜歡微信了。

打開朋友圈,每個人的生活都光鮮亮麗。

彷彿都在說著,看我的生活,好勵志,好努力,好積極,好精彩。

感覺一群人在裝13。

可為什麼自己的生活,就那麼破敗,那麼喪呢。

我告訴她,你只看到了那些絢爛的表象。

你不知道那些孤獨,怎樣在一個又一個的瞬間,擊垮人心。

朋友圈裡的生活總是看起來很美麗,但其實又有誰,真的活得特別容易?

孤獨好像從未有人懂,所以常常一個人深夜裡哭。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發給你一句「最近還好嗎?」,我抱著手機等了好幾天,也沒等來一句回應;

一邊哭一邊打出一大段文字,然後默默刪除,極力忍住每一個不堪忍受的寂寞時光,怕天亮之後,後悔自己的犯傻;

一個人看著電視,躺在沙發上睡著,夢里你跟我說,我們在一起永不分開,笑著醒來,發現身邊空無一人,你已經離開好幾年;

生日從來沒有人記得過,有時候自己也會忘,買一個四寸小蛋糕當晚飯,對著鏡子里的自己說,生日快樂。

所有的這些,在我的朋友圈裡,都找不到痕跡。

滴滴答答,一個人的寂寞在時光里流走,絕望得無聲無息。

你看我表面嘻嘻哈哈,你不知道我心裡,已經流了很久的淚。

我見過一個姑娘的朋友圈裡,每天堅持跑五公里,自拍里神情愉悅,樂觀積極。

可其實,她剛剛失戀,每天跑步跑到窒息,才能短暫地忘掉那個人,緩解痛苦。

我也聽過一個朋友說,上班路上被車撞倒,自己去醫院包紮開葯,回到公司若無其事上班,沒有人發現她扭傷的腳,淤青的胳膊。

那天她的朋友圈裡一如既往,曬著干不完的工作。

我也試過,花三個小時做了一頓飯,精心擺盤,拍好照,修好圖上載,別人評價說你是個熱愛生活的姑娘。

其實那段時間我幾近抑鬱,那頓飯拍完照就倒進了垃圾箱。

天地為熔爐,誰不是在苦苦煎熬?

所有繁花似錦的背後,都是無數個自言自語,歇斯底里的抓狂與寂寞。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翻遍通訊錄,翻遍qq,翻遍微信好友,找不到一個可以深聊的人。

越長大,越明白,落在每個人生命中的雪,都註定了踽踽獨行,無人諒解。

你發著我艷羨的朋友圈,我發著你不理解的詩與生活。

我們的聊天都停留在最輕浮的表面,說說我羨慕你,你嚮往我的場面話。

我們都已經,走不進,彼此最深的心裡,

那道門,很久之前,就已鎖死。

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

花無人戴,酒無人勸,醉也無人管。

孤獨是一場無人送葯的重感冒,朋友圈是一場烈火烹油的繁花似錦。

多希望,你的人生,真的活成朋友圈模樣。

方不辜負,那一場場自我掙扎,自我療傷。


觀星者: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yuleff:

縱有良辰美景,更與何人說?
我剛剛看到了一個很有趣的笑話。哈哈。。但是將給誰聽呢?


六演:

不管了,我還是要推《天才在左瘋子在右》里的《孤獨的守望者》。這種孤獨簡直深入骨髓,血液,細胞。每次我讀的時候頭皮發麻,眼眶濕潤。

當全世界有可能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如果是我的話實在不知道怎麼堅持下去。是一死了之,還是繼續孤獨的守望。

這個如果改編成電影那我一定去看。

以下原文:

他:「在我跟您說之前,能問個問題嗎?」

我:「可以,不過,不要用『您』這個稱呼了,咱倆差不多大。」

他:「好的。我想知道,夢是真的嗎?」

我十分小心謹慎的回答:「從現有的物理角度解釋:不是真的。」

他:「那,夢是隨機的嗎?」

我:「呃……應該是所謂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

他:「要是,夢里的事情跟白天的完全無關呢?」

我:「嗯……那應該是你的潛意識把一些現實扭曲後反應到夢里了。」

他:「我找您的原因是我從小到大,每隔幾年就會做同一個夢。」

我:「每次一摸一樣?」

他:「不,都是在一個地方,夢里我做的事情也差不多。但是我會覺得很真實,從第一次就覺得很真實,所以印象很深。我甚至都清醒的知道又是這個夢。努力想醒,但是醒不了。我快受不了了,每次做那個夢後都要好久才能緩過來。所以我通過朋友來找您,我想知道我是不是瘋了。」

我:「是不是瘋了我也不能下判斷,你需要做各種檢查才能確定……你都夢見什麼了?很恐怖的?」

他:「不,不是恐怖嚇人的。」

我:「能告訴我嗎?」

他:「好的。」

我調整了一下坐姿。

他:「我醒了,睜開眼,周圍是很模糊的光暈。我知道自己還在蛋殼里。需要伸手撕開包皮裹著我的軟軟的,象蛋殼一樣的東西才能出來。蛋殼在一個方形的池子里,池子很簡陋,盛了像水一樣的液體泡著蛋殼。每次我醒來的時候,液體還剩一半。從池子里出來會覺得那種徹底睡足了的感覺。我總是找一身連體裝穿上,比較厚,衣服已經很舊了。」

我:「你是在房子里嗎?」

他:「是的,房子也很舊了。裡面有好多陳舊的設備,我隱約記得其中一些,但是記不清都是做什麼用的了。穿好衣服後我會到一個很舊很大的金屬機器前,拉一個開關,機器裡面會嘩啦嘩啦的響一陣,然後一個金屬槽打開了,裡面有一些類似貓糧狗糧的東西,顆粒很大,我知道那是吃的,就抓起來吃。我管那個叫食物槽。食物槽還會有水泡,水泡是軟軟的。捏著咬開後可以喝裡面的水。水泡的皮也可以吃。」

我:「食物和你周圍的東西都有色彩嗎?」

他:「有,已經褪色了,機器很多帶著銹跡……吃完後我會打開艙門到一個走廊上。那裡所有門都是船上的艙門那種樣子,但是比那個厚重,而且密封很好。每次打開都會花很大力氣。到了走廊我會挨個打開艙門的到別的房間看,每個房間都是和我醒來那間一樣的,很大,很多機器。」

我:「其他房間有人嗎?」

他:「沒有活人,一共十個房間,另外9 個我每次都看,他們的水池都幹了,軟軟的蛋殼是乾癟的,裡面包皮裹著乾枯蜷縮的體。我不敢打開看。」

我:「害怕那些乾枯的體?」

他:「我害怕的不是體,而是我接受不了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的事實。」

我:「……嗯?只有你一個人?。」

他:「是的。所有的房間看完後,我都會重新關好艙門,同時會覺得很悲傷。我忍住不讓自己哭出來。在長廊盡頭,我連續打開幾個大的艙門,走到外面小平台。能看到我住的地方是高出海面的,海面上到處漂浮著大大小小的冰塊,天空很藍,空氣並不冷,是清新的那種涼。海面基本是靜止的,在沒有冰塊的地方能看到水下很深,能看到我住的地方在水下是金字塔形狀,但是沒有生物。」

(受字數限制,本篇未完待續)

我:「什麼都沒有?」

他:「沒有。沿平台通向一個斜坡走廊,順著台階可以爬到最高處,那是這個建築的房頂,最高點。四下看的話,會清晰的看到水下有其他金字塔,但都是坍塌的。在水面的只有我這個。每次到這個時候,我就忍不住會哭,無聲的哭。眼淚止不住,我拚命擦,不想讓眼淚模糊視線。哭完我就一直站在那裡往四周看,看很久,想找任何一個活動的東西,但是什麼都沒有。」

我覺得有點兒壓抑:「一直這樣看嗎?」

他:「不是的,看一陣我會回去,到我居住那層的下面。那裡有個空曠的大房間,裡面有各種很大很舊的機器,有些還在運轉,但是沒有聲音。我不記得那些機器都是做什麼用的了,我只記得必須要把一些小顯示窗的數字調整為零。做完這些我去房間的另一頭找到一種方形的小盒子,拿著盒子回到房頂。象上發條一樣擰開盒子的一個小開關,然後看著它在我手裡慢慢的自動充氣,變成一個氣球後飛走了。」

我:「你嘗試過做別的事情嗎?」

他:「我不願意去嘗試,你不知道站在那個地方的心情。周圍偶爾有輕微的水聲,冰山慢慢的漂浮。那個時候我心裡清楚,整個世界,只有我一個人了。我覺得無比的孤獨。在做完所有的事情後,我就坐在那裡等著,我知道在等什麼,但是我也知道可能等不來了。我想自殺,但是又不想放棄,我希望還有人活著,也許也在找我,象我在找他一樣……我等的時候,忍不住會哭出來。那種孤獨感緊緊的抓住我,甚至讓我自言自語都沒有勇氣。我有時候想跳下去,向任何一個方向游,但是我知道會游不動死在某個地方……」

我:「你……結婚了嗎?」

他:「嗯,有個孩子。」

我:「……生活不如意嗎?」

他:「一切都很好,也許有人會羨慕我。但是,你知道嗎,那個夢太真實了!那種絕望的孤獨感很久都沒辦法消退。你能理解星球上只有我一個人的感受嗎?我想大聲的哭,但是不敢,我甚至連大聲哭的勇氣都沒有。孤獨的感覺如影隨形,即使我醒了,我還是會因此難過。

我加倍的對家人好,對朋友好,不計代價不要任何回報,只要能消除掉那種孤獨的感覺。但是不可能。就算我在人群中,那種孤獨感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抓住我不放。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看到他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下來。

他:「我寧願自己是那些乾枯的體,我寧願在什麼災難中死去,我不願意一個人那麼孤獨的等著……找著……但是在夢里我就那麼等著,我總是帶著那麼一點點希望等著,可是,從來沒有等到過。每次視線里的移動都只是冰山,每一次耳邊的聲音都只是海水,每一次……」

他已經泣不成聲,我默默的看著,無能為力。

他:「我沒辦法逃脫掉,我曾經瘋了似地在網上找各種冰山和海洋的圖片,我知道那是夢,但是那種孤獨感太真實了,沒有辦法讓我安心。我寧願做恐怖的夢,寧願做可怕的夢,不想要這種孤獨的夢。每次夢里我都在房頂上向遠處望,拚命想找到任何可能的存在,我曾經翻遍了那裡所有房間找望遠鏡,我想看更遠的地方是不是還有同伴。如果有,不管是誰,我會付出我的一切,我只想不再孤獨……那是刻骨銘心的悲哀,那是一個烙印,深深的烙在心上!

我想盡所有辦法,卻揮之不去……」

他的絕望不是病態,發自心底的痛苦。我盡可能保持著冷靜在腦子里搜索任何能幫助他的辦法。

我:「試一下催眠吧?我目前能幫你的只有這樣了。」

大約三周後,我找了個這方面比較可靠的朋友給他做催眠。

2 個小時後,朋友出來了,我看到她的眼圈是紅的。

我:「你,怎麼了?」

她:「我不知道,也許我幫不了他,他的孤獨感就是來自夢里的。」

我把患者送到院門口,看著他走遠,心裡莫名的覺得很悲哀。

那是一個很美的地方,但是卻只有他的存在。他承受著全部寂寞等待著,他是一個孤獨的守望者。


Jontey:

分享一篇文章,卡爾維諾的《孤獨》。
享受孤獨,也是一種能力。


孤獨
卡爾維諾

我停下來打量他們。他們在幹活,晚上,在一條冷僻的街上,在商店的門板上動手腳。這是一塊很重的門板。他們正用一個鐵門閂當槓桿,但是門板就是一動不動。
我當時正在閑盪,一個人,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我就抓住那個鐵門閂幫他們一把。他們挪了點地方給我。我發現,大家並不是同時在使勁,我就叫:「嗨,往上!」站我右邊的人用他的肘子捅了捅我,低聲說:「閉嘴!你瘋了!你想叫他們聽見嗎?」我晃了晃我的腦袋,就好象是說我不過是說漏了嘴。
撬門板這件事頗費了我們一點時間,大家都渾身是汗,但最後我們終於把門板撬到足夠一個人從下面鑽進去的高度了。我們互相看看,十分高興。然後我們就進去 。他們讓我提著一個口袋,其他人把東西拿過來放了進去。「只要那些狗娘養的警察別出現!」他們說。
「對!」我說:「他們真是狗娘養的!」
「閉嘴!你沒聽見腳步聲?」他們每隔幾分鐘就這么說一次。我很仔細地聽著,心裡有點害怕。
「不,不,不是他們!」我說。
「那些傢伙總在你最不希望他們出現的時候到來!」其中一個人說。
我晃了晃自己的腦袋,說:「要是能把他們統統殺了就好了。」
接著,他們派我出去,到街角探探風,看看有沒有人過來。我就出去了。

外面,在街角,另有一群人扶著牆,身子藏在陰影里,慢慢地朝我移過來。我就加入進去。
「你幹什麼!」旁邊的人嚴厲地低聲問道。
「那邊有情況。」我指著那個商店說。
「收回你的胳膊,白痴,他們會看見我們,然後逃走的!」他噓了一聲。
「好的。」說著,我也在牆邊蹲了下來。
另一個說:「只要我們不知不覺地包圍他們,就可以把他們活捉了。」
「他們好像沒有很多人。」我說。
於是,我們一點點地朝前移動,所有的人都屏著氣息,躡手躡腳。每隔幾秒鐘,我們就交換一下晶亮的眼神。
「現在他們逃不掉了。」我興奮地說。
「我們終於可以在現場抓獲他們了。」有人說。
「這些不要臉的混蛋,膽子也太大了,竟敢破店而入!」有人低聲吼道。
「真是混蛋!」我憤怒地重複道。
由於我是一個普通老百姓,有人提議派我到前面看看,探探風。我就又回到了商店裡。

「情況怎麼樣?」一個人一邊忙著裝東西一邊問我。
「有人來了,不過他們離這兒還挺遠呢。」我說。
「快,我們從後面出去!這樣我們就能在他們的鼻子底下溜走了。」另一個人說。
我們的嘴角都掛上了勝利者的微笑。
「他們一定會備感痛心的。」我說。
接著,我們從商店後門魚貫鑽出。
「那群白痴被我們愚弄了!」我得意地說。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來:「站住,誰在那兒?」接著,那群追趕的人就從商店的後門沖了出來。我們被嚇壞了,撒腿狂奔!在路上,我被絆倒了三次,漸漸落在了後面。很快我就發現自己混在了追趕的隊伍里!
「快點,快點!」有人對我說:「這次千萬不能讓他們跑掉了!」
「他們已經跑不動了!」我高興地說。
那群被追趕的人果然越來越近了,我大聲喊道:「快點站住吧,你們跑不掉啦!」
終於,我追上了他們中的一個。他說:「幹得不壞,你逃出來了?快,朝這邊跑,我們就可以甩掉他們了!」
我就和他們一起跑。過了一會兒,我發現又剩下我一個人了,有個人從巷道口閃出身子,對我說:「快快快,這邊!我看見了,他們朝那邊跑了!」
跑著跑著,我停了下來,渾身大汗淋漓。周圍沒人了,我再也聽不見叫喊聲。我把雙手插進口袋裡,開始走。一個人,沒什麼特別要去的地方。


眼暈暈:

清風明月我。
你們不會知道白天和夜晚的楊柳在風中有何不同。


嘻嘻公主呀:

從前做的摘抄,龍應台《目送》,有很多動人的句子,關於孤獨的感觸,清凈悲涼,無奈又坦然吧。分享幾句。

有一種寂寞,身邊添一個可談的人,一條知心的狗,或許就可以消減。有一種寂寞,茫茫天地之間余舟一芥的無邊無際無著落,人只能各自孤獨面對,素顏修行。

只能想像,他的內在世界和我的一樣波濤深邃,但是,我進不去。

只有一個人能聽的音樂,是一扇緊閉的門。

修行的路總是孤獨的,因為智慧必然來自孤獨。

人在天地之間終究是無所憑依的孤獨,你真能面對生老病死,就真的明白,在這世間,沒有什麼可以附著依託。

又想起三毛說的,這個世界上,有誰,不是孤獨的生,不是孤獨的死?
通透的人從來都孤獨吧,孤獨而不惶恐。能夠心平氣和的與真實的自己相處,才明白孤獨的意義。


小夢酥:

不想讓空氣太安靜 我想說話 想聽到有人的回答 很多問話很多的問句 只怕對方會停止話題而終止 孤獨的你如果看到這個答案 你肯定看了太多的答案去找共鳴了吧 不要這樣 你要知道有很多人和你一樣 用他們安靜的方式在異地陪伴你


喬弗諼:

朱天文在《荒人手記》里這樣寫:

我想我是,當我以前恐懼一次次飛蛾撲火的情慾襲捲來時,以及情慾過後如死亡般的孤獨,我害怕極了面對那種孤獨。而現在,我只不過是能夠跟孤獨共處。安詳的與孤獨同生同減,平視著死亡的臉孔,我便不再恐懼。


明月嘲笑了答案:

躺床上久了,容易流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