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孤獨,什麼樣的描述最能引起你的共鳴?

問題描述:前幾天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很好地描述孤獨感,最後得出的答案是:習慣了孤獨,忘卻了孤獨,只把自己的孤獨看作了理所應當。因此,我希望能有其他人分享一下你所認為的最能引起你共鳴的描述,可以是自己的經歷,也可以是你所看到過的文學作品,藝文作品等,小說、電影、動漫、繪畫都可以。----------201…
, , , ,
白毛毛的friends:

寡人已經天下無敵了


王玄謨:

今天在Minecraft創造模式里我一個人騎著我的小白馬在大晚上狂奔了好久,

我很開心,

因為我覺得這個世界,還有一匹小馬。

。。。。。。。。。。

。。。。。。。。。。。

。。。。。。。。。。

。。。。

後來它掉進礦坑,摔死了。


胭惜雨:

當我買那條狗的時候,我心中想的卻是當它比我先走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八井炎:

燈火闌珊中,看著她的背影遠去,突然覺得這個世界上只剩自己了。


胡小咩:

電話簿里有上百個人,卻撥不出一通電話。


匿名用戶:
選擇只是幾秒鐘的事,然後用餘下時間來還債。
——保羅 喬爾達諾 《質數的孤獨》


燃燒的鐵絲:

是一個鏡頭


跳忘川:

這是我從醫院輸完液一個人走回家的時候拍的 那個時候最大的感覺 就是孤獨吧


許墨墨:

將衛生紙裹在瓶蓋上,用力擰開


於聊:

遊戲即將停服,會長決定堅守到最後一刻……看著那些好久沒有上線的朋友,會長望著空空如野的大廳細數著同伴的名字,留下了眼淚………


小鳥:

我天性不宜交際。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害怕對方覺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願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費勁使自己顯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獨處時最輕松,因為我不覺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無需感到不安。 


韓鹿野:

「此後如竟沒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魯迅


秋秋:

大張偉曾經說過一句話:孤獨就像是大風里的塑料袋。


南柯一夢:


圖侵刪。


木心先生的孤獨。


Aorqu用戶:
不是很熟的人:「真羨慕你,朋友那麼多。」
我:「……」

其實我更多的時候都是一個人,我害怕聯系別人,我怕別人嫌我煩,我寧願嘗盡孤獨也不願勉強合群。
朋友是什麼,我一直沒搞懂。
是上課陪你說話的人?
是下課陪你吃飯的人?
是陪你打球的球友?
是與你高歌的傑迷?
是窮困潦倒時無私借錢與你的某某?
還是你光彩奪目時贈與你掌聲的他人?
是好人?
是壞人?

這些事情家人會同你做一部分,但那不是朋友。
這些事情戀人會與你進行些許,但也不是朋友。

無私與嚮往。
他們也有他們的世界他們的職業。
從來沒有哪一點義務必須繞你而行為你發光。

即便哪一天相隨入土。
亦或人走茶涼。

即便那一天我依然搞不懂。
朋友。
到底生在何方。

而我更多的時候是這么想的:
我不敢想像那些美到不可方物的東西事情,會與我有哪一點點的交叉線。
如果世上真的有龍珠該有多好。

興許有龍珠,也輪不到我來許願。

說到底只是因為自卑,然後才強迫自己習慣孤獨。


Aorqu用戶:
你是一種新的意志,新的思想嗎?
你是自在自為的存在嗎?
你是孤獨的嗎?
你已經知曉了自己真正的內心嗎?

是的。

人生啊,本來就是要麼孤獨,要麼孤獨。

我怎麼記得後半句是’要麼庸俗’?

都一樣,要麼在絕望中要成為自身,要麼在絕望中無法成為自身。

別聽他的,人生或許是痛苦的,但總有自在之物值得我們寄託。

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他的真正期望?順應自己的內心就好。

沒錯,他人即地獄。


程鵬:

《孤獨》——卡爾維諾

我停下來打量他們。

他們在幹活——大半夜的,在一條冷僻的街上,在商店的門板上動手腳。

這是一塊很重的門板:他們正用一個鐵門閂當槓桿,但門板還是一動不動。

我當時正在閑盪,一個人,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我就抓住那個門閂幫他們一把。他們挪了點地方給我。

我們不是同時在使勁。我就叫:「嗨,往上!」站我右邊的人用他的肘子捅了捅我,低聲說:「閉嘴!你瘋了!你想叫他們聽見嗎?」

我晃了晃我的腦袋,就好像是說我不過說溜了嘴。

這事兒頗費了我們一點時間,大家都渾身是汗,但最後我們把門板支到足夠一個人從下面鑽進去的高度了。我們互相看看,十分高興。然後我們就進去了。他們讓我提著一個口袋,其他人把東西拿過來放進去。

「只要那些狗日的警察別出現!」他們說。

「對!」我說:「他們真是狗娘養的!」「閉嘴!你沒聽見腳步聲嗎?」他們每隔幾分鐘就這么說一次。我很仔細地聽著,有點害怕,「不,不,不是他們!」我說。

「那些傢伙總在你最不希望他們出現的時候到來!」其中一個人說。

我晃了晃自己的腦袋。「把他們統統殺掉就行了。」我回答說。

然後他們派我出去一會,走到街角,看看有沒有人過來。我就去了。

外面,在街角,另有一群人扶著牆,身子藏在門廊里,慢慢朝我移過來。

我就加入進去。

「那頭有聲響,在那些商店邊上。」我旁邊的人跟我說。

我探頭看了一下。

「低下你的頭,白痴,他們會看見我們,然後再次逃走的。」他噓了一聲。

「我在看。」我解釋說,同時在牆邊蹲了下來。

「如果我們能不知不覺地包圍他們,」另一個說,「我們就可以把他們活捉了。他們沒有很多人。」

我們一陣一陣地移動,踮著腳,屏著氣:每隔幾秒鐘,我們就交換一下晶亮的眼神。

「他們現在逃不掉了。」我說。

「終於我們可以在現場捉拿他們了。」有人說。

「是時候了。」我說。

「不要臉的混蛋們,這樣破店而入!」有人吼道。

「混蛋,混蛋!」我重複,憤怒地。

他們派我到前面去看看。我就又回到了店裡。

「他們現在不會發現我們的。」一個人一邊說著,一邊把一包東西從肩上甩過來。

「快,」另外有人說:「讓我們從後面出去!這樣我們就能在他們的鼻子底下溜走了。」

我們的嘴上都掛著勝利者的微笑。

「他們一定會倍感痛心的。」我說。於是我們潛入商店後面。

「我們再次愚弄了那幫白痴!」他們說。但是接著一個聲音響起來:「站住,誰在那兒?」燈也亮了。我們在一個什麼東西後面蹲下來,臉色蒼白,相互抓著手。另外那些人進入了後面房間,沒看見我們,轉過身去。我們沖出去,發瘋也似的逃了。「我們成功了!」我們大叫。我絆了幾次腳後,落在了後面。我發現自己混在了追趕他們的隊伍里。

「快點,」他們說:「我們正趕上他們呢。」

所有的人都在那條窄巷裡奔跑,追趕他們。「這邊跑,從那裡包抄。」我們叫著,另外那群人現在離得不遠了,因此我們喊:「快快,他們跑不了啦。」

我設法追上他們中的一個。他說:「幹得不壞,你逃出來了。快,這邊,我們就可以甩掉他們了。」我就和他一起跑。過了一會,我發現只剩下自己一個了,在一條弄堂里。有人從街角那裡跑過來,說:「快,這邊,我看見他們了。他們跑不遠的。」我跟他跑了一陣。

然後我停了下來,大汗淋漓。周圍沒人了,我再也聽不見叫喊聲。我站著,兩手插在口袋裡,開始走,一個人,沒什麼特別要去的地方。


神隱阿樂:

我一旦開始了孤獨的生活,很容易就習慣了,幾乎和誰都是噤若寒蟬,我重新懂得:對我來說,這種生活是最不需要努力就能達到的。我也失去了對生的焦灼,失去的每一天都是非常愉快的。


匿名用戶我不怕相視無言的冷場,卻怕沒話找話的寒暄。
願你不聲一語,抬眼對望,就明白我的心意。

————————

兩顆孤獨的靈魂相逢,可能綻放出十倍於他人之間的溫暖。當然,往往不會長久,之後便是更深暗的虛無。

————————

孤獨是無力,也是底氣。

會更新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