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孤獨,什麼樣的描述最能引起你的共鳴?

問題描述:前幾天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很好地描述孤獨感,最後得出的答案是:習慣了孤獨,忘卻了孤獨,只把自己的孤獨看作了理所應當。因此,我希望能有其他人分享一下你所認為的最能引起你共鳴的描述,可以是自己的經歷,也可以是你所看到過的文學作品,藝文作品等,小說、電影、動漫、繪畫都可以。----------201…
, , , ,
水遠流:


阿里山神碟:

聯考完了,無數戀人都彼此承諾要度過一場轟轟烈烈的異地戀。當然了,幾乎全部陣亡。於是他們勸解著後來人。我理解他們的分開,柏拉圖在《理想國》里說,原來的人都是球狀的,圓滿完美,後來人得罪了神,神把人一分為二,於是我們就有了沒來由的孤獨和思念。找到另一半的人,結束了那種在冰冷的海上漂流的感覺。孤島不會覺得大陸有多麼吸引人,它只在意與自己契合的另一片孤島。
《龍族》上江南虛構了血之衰,說龍族與人類的混血種永遠無法融入到人類的生活中,孤獨,就是始終與別人存在著巨大的疏離感。
那些把自己一個人生活看做孤獨的人,只是在講寂寞,根本未曾體味過真正的孤獨。沒有人是完全的孤島,我們既與大陸接壤,又有屬於自己的風景,孤獨是你的那片風景,從未有人來過。
很抱歉回答的亂七八糟,新入Aorqu多多體諒


安靄:

不請自來

大學時候,我們專業是大四一整年都在校外實習,大三結束的時候,學校就要求大家騰出寢室,等一年後回校答辯再另分住處,所以我在在學校旁邊的村子裡租了間十平的民房備考研究所。

我們寢室只有我一個人考研,所以備考那段時間,我開啟了獨行俠模式。朝六晚九來回圖書館的路上都是一個人這就不必多說了,最要命的是,一整天也說不了十句話,甚至五句話。

早上吃早餐,只用說一句「炒粉,豆漿」,中午晚上去食堂打飯,盤子伸在哪個菜前面,大媽就心領神會,圖書館里,周圍人都在低頭備考,怎麼好強行聊天,身邊的親朋好友知道我在復習,也都默契地選擇盡量少打擾~

我看書的時候效率奇高,走在路上的時候多在總結學習方法~

開始的一兩個月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內心對這種有意義的獨處超級認可,常有一種世人皆醉我獨醒的坦然。

可是,大概三個月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有點不對勁了。

一個人騎車的時候會自己跟自己說話,還特么是帶劇情的。

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會驚醒,然後看著厚重的窗簾,不知道自己是在睡午覺還是在夜裡。

被轟轟的雷嚇醒的時候,明明心突突亂跳,卻盯著搖搖欲墜的窗戶發笑。

泡腳的時候會突然放聲大哭,一個人走在夜路上的時候又會突然出聲大笑。

嗯~我感覺自己可能要精神分裂了,我一定是太無聊,太孤獨了~

我想過會不會有一天騎車的時候被往來的車輛撞死,半夜三更被自稱警察的人敲過門,最後幾個月我常常夜不能寐,白天沒精神看書,就一整天不起床、不吃飯~

我體重暴增,長了一臉痘痘,例假連續三個月不見蹤影,內分泌嚴重失調~

我說這些不是為了顯擺自己的艱辛,只是為了說,所謂孤獨,就是你能張開嘴,能發出聲,可這聲音啊,只有你一人聽見~


菲萌萌蠢萌萌:

葉子 是不會飛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葉子
天堂 原來應該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經遺忘
當初怎麼開始飛翔
孤單 是一個人的狂歡
狂歡 是一群人的孤單
愛情 原來的開始是陪伴
但我也漸漸地遺忘
當時是怎樣有人陪伴
我一個人吃飯 旅行 到處走走停停
也一個人看書 寫信 自己對話談心
只是心又飄到了哪裡
就連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你
阿桑的一首歌《葉子》


Aorqu用戶:
凌晨三點,我嘆一口氣,終於還是從床上爬起來。
倚著牆站在窗口,看了很久很久。
其實外面也沒什麼,左不過幾盞燈而已,沒有一個人,連聲狗叫都沒有,又靜又謐。
大家都睡了,窗檯的月季花安安靜靜的睡在暗夜裡,並不理會我。
於是我開始數花朵,一共49朵,其中14朵是盛開的,12朵半開著,8個小花骨朵,還有7朵掉落在窗檯,8朵睡在花盆裡。
另有39片小花瓣兒零散落在窗檯與花盆。
它該是不寂寞的,這么多的花兒與它陪伴。
只是再多的熱鬧也不屬於我,我只是個數花人。

阿喵也睡了,在床頭扭著麻花四角朝天,我開燈的時候他睜著懵懵的眼神瞅了我兩眼,又沉沉睡去。
我並沒有吵它。這是我一個人的孤獨,與它何干。
打開電腦,也許我可以選一部不那麼難看的電影,也許我看一半就能睡著了,總比在床上轉輾反側,夜不能寐好。

這個周末,我出門了一次,我對賣肉的阿姨說,「麻煩剁碎點,貓要吃的。」對賣菜的小妹說,「多少錢?」
沒跟賣水果的老闆說話,我直接挑了水果,上稱、付錢、走人。
我是他店裡的老顧客,我不用說話,他直接報價錢,早已然成為習慣。
然後,我就再也沒與人說過話。

燉了一鍋紅蘿卜玉米骨頭湯,吃了兩天。
後來我對阿喵說,「你就不能變成人幫我把湯喝完嗎?」
但是它並不理我,繼續吃它的貓糧去。
也許我該再養只狗,這樣,它可以與我一起喝湯吃肉啃骨頭。
它一定要很活潑,我會帶它去大街上奔跑歡笑,看很多風景,認識很多人。
而不應該如我一般,只與貓為伴,貓也只與我為伴。
那就不好了。


原非伊:

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文出自朱自清《荷塘月色》,有改動。截圖出自電影《萬箭穿心》。


Aorqu用戶:
像他這樣的人,別人向他施一碗白水的恩情,他就會對那人傾訴衷腸,若是再加兩勺砂糖,甜甜的,他便以為愛情來了。


Aorqu用戶:
  正值涼秋,心中雪早已積累萬丈,冬來或不來,又當如何,冷的是心,而身早已置之度外,只是苦了這黑夜,而非那枯葉黃,且終將飄零,漫落在那無盡寒冬與白雪之中。
  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看不見的冬天,它出不來,你也走不進,任由嚴寒刺傷內心,封住血液,凝固思緒,封鎖記憶。
  昨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爬進一個密室,那裡黑暗,陰冷,見不得一絲光線,甚至聲音都被其吞噬,我滿是恐懼,卻不敢失聲尖叫,我小心翼翼,伴著心頭不停顫抖,腦海中一片空白,我摸黑前行,我想找到出口,但我又好怕走出去,因為我怕這黑暗,這寒冷再也不復返,我想停留於此,哪怕獨自終老,也不願它人將這噩夢打破。
  你最害怕的是你醒來的時候,陽光充足,聲音嘈雜,外界很是熱鬧,而你卻失了明,而你卻聽不見,好像外界這一切看似美好的東西都與你無關。
  有人說,孤獨都是自己造成的,你踏出門,便有了陽光,你張開嘴,便得到空氣,你閉上眼,便聞到花香,你垂下身,便聆聽了樂。
  細想起來,沒有一個夜晚你能安然入睡,只要一關燈,你便驚慌失措,失了魂魄,生怕有何可怕之物會來找你,但又從來不知道自己真正害怕的是什麼。
  每個孤獨之人,所怕之物往往是自己的心,一旦孤獨,你不願與人交流,越造成沒人願意與你交流,久而久之,你這一扇門,虛已則掩,無人問津,直到生鏽腐爛,再無人知曉是何物,是何人,是何情誼。
  你慶幸自己沒被打擾,將自己關在籠子里,而那鑰匙,早已被你吞噬,無人能夠解開這鎖扣,你就像一個寵物般,在外人眼裡何嘗不是一個怪物,而你因此而更縮在籠子,直到生鏽,腐爛,再無人願意去靠近,去詢問,去解鎖環。
  孤獨之人一生中經歷無數惡性循環,而如此便讓他變得更加害怕,只因經不起一絲傷害。
  記得第一次感到孤獨是因為在冬天,那是一個看不見的冬天啊,無人知曉此時是盛夏還是深秋,你將埋藏於地底的秘密全盤說出,不過換來談資笑柄,那年的雪下的真大,大到掩埋了整個世紀,將整個城市淹沒空城,唯獨你經受住了那股嚴寒,只是你再也不怕冬天,因為何種溫度來臨亦不過如此。
  孤獨之人最先患病的多為眼睛,你再也看不見冬天,看不見這露著鋒芒的寒氣,你心中有一絲溫暖,它必定融化了這些看不見的寒冷。
  每個說故事的人都是孤獨的,說別人的故事時永遠不會鐵一般的專注,而你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眼睛未曾眨動,卻注視著遠方,像是你看得見那冬天,你所經歷的第一個冬天,你永生難忘,卻又不願提及的冬天。
  在路上,曾經有許多的人為你醫治眼睛,怕你走不動夜路,一不小心便會掉入深淵,我們害怕深淵無非是因為它黑暗,寒冷,深不可測,而你從不害怕這些,因為這些都是你從一開始就習慣了的。
  你習慣了沉默,習慣了惶恐之事,但卻從未習慣自己得了這絕症,而一病不起,你想看見的何至於冬,又何曾是冬啊。


石一:

你等她回消息等了一整天,最後你卻發現她更新了朋友圈。


一蓑煙雨:

從童年起

我獨自一人
照顧著
歷代星辰。


九月的麥子:

有兩首詩我覺得寫孤獨非常好,一首是博爾赫斯的《你不是別人》

你不是別人

[阿根廷]博爾赫斯
譯者:王永年
你怯懦地祈助的,
別人的著作救不了你。
你不是別人,此刻你正身處
自己的腳步編織起的迷宮的中心之地。
耶穌或者蘇格拉底,
它那炳耀的金顏又又常遭掩蔽:
所經歷的磨難救不了你,
就連日暮時分在花園里圓寂的。
佛法無邊的悉達多也於你無益,
你手寫的文字,口出的言辭,
命運之神沒有憐憫之心,
上帝的長夜沒有盡期。
你的肉體只是時光,不停流逝的時光,
你不過是每一個孤獨的瞬息。

你看,什麼都救不了你。肉體是不停流逝的時光,你是每一個孤獨的瞬間,你的每一次呼吸都是孤獨。這寫孤獨寫到了極致。

對比另一首女詩人寫的,則要具體一些:

《歌》
作者:【美】艾德瑞娜·里奇
譯者:李文俊
你在尋思我是不是孤獨:
是的,不妨告訴你,我是孤獨的
像一架依靠定向無線電波
在孤獨地飛行和掌握高度的飛機
要翻越落基山脈去尋求
茫茫大海中的一個機場,機場上
那條被漫天藍色擠成珠鏈似的跑道
你想問,我是不是孤獨?
哦,當然,孤獨得
像一個開車橫越美國的女人
一天又一天,一里又一里
把許多小城鎮留在後面
她本來可以在這兒住下
孤獨地活著,孤獨地死去
如果說我孤獨
那必定是那種孤獨:
第一個醒來,呼吸到全城
破曉時分第一口寒冽的空氣
第一個醒來,當全屋子的人
都矇著頭在昏昏沉沉地酣睡
如果說我孤獨
那也是一條凍結在岸上的小船
映照著歲暮的最後一抹紅霞
它知道自己是什麼,知道自己
既不是冰也不是泥和冬天的寒光
而是木頭,生來能熾烈地燃燒

尋找跑道的飛機,在寒空中呼吸第一口空氣的人以及凍結在岸上的小船是里奇最貼切的描述,孤獨總是讓人想到冬天,想到死亡,這是被孤獨逼到了絕境發出的吶喊。


雁過痕回:

能引起共鳴的話,我覺得你就已經不孤獨了。


脾氣極差:

無人為我立黃昏
無人問我粥可溫
無人與我捻熄燈
無人共我書半生


畢竟硬過:

「我跟Siri成為了好朋友。」


破碎星雲:

自己都在可憐自己
明明不想和別人在一起,卻覺得無聊到喉嚨發干
明明有事情要做,還在這里刷Aorqu


Mediterranean:

在空調壞了的教室里淌著汗寫作業,查單詞看見了這樣的例句:一個人在遠離這樣的人的地方堅持著,挺孤獨,但是也挺有盼頭。
待我成功。


半個月亮:

我是太寂寞了,太想要個朋友卻又自卑得從來不敢接近別人。我從小到大經歷過那麼多的欺負侮辱,他是唯一一個救我的人。就連小時候被養父母打得滿頭是血時,鄰居也只是報警然後離得遠遠地用可憐同情的眼神看我,甚至都沒有人願意上來幫我擦擦臉上的血跡。這樣的我突然遇到易天,除了他,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我現在還記得他第一次對我笑是在我們認識的一個月後。
我聽說他生病了所以帶著自己熬的粥去看他,找了許久才找到他家。還來不及從他家房子花園噴水池的震撼中回過神來,迎面一隻狗就朝我奔過來。我當時不知道那是不傷人又自來熟的哈士奇,只看到那狗又高又壯還酷似狼嚇得拔腿就跑。也不知道在花園里跑了多久最後我實在是累得不行跑不動了被狗從背後撲倒在地,臉埋在草地里,保溫瓶里的粥也打翻了,背上還坐了一隻狗。等我帶著滿臉的草和泥掙扎著坐起來時才發現不遠處的易天捂著肚子笑得快蹲在地上。那瞬間聽著自己噗通噗通越來越快的心跳聲我只覺得,如果他能夠一直這樣開心,讓我一輩子把臉埋在草里都行。
我一遍遍地回憶那些溫暖的畫面。
直到現在我才敢承認,我沒有一秒鐘,停止過愛他。
我閉上眼睛就是他的眼,他緊抿的嘴角,他身上的氣息。只有在回憶中,我才能肆無忌憚地看他,跟他說話,責怪他,想念他。我後來是已經喜歡他到失去了理智,每天都被心裡的想念和偏執折磨得發瘋,才稀里糊塗做下傻事。我今天的結果,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我不怪任何人,我只恨自己。
我活了二十多年,不過是幫我的親生父母證明,他們生下我的確是個錯誤。
夜越來越深,周圍的人越來越少,最後就連坐在湖邊的幾對情侶都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我起身走到湖邊,夜色下的湖水幽深渾濁,什麼都看不到。
身體接觸到湖水時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冷,刺骨的冷。像是被人拿著冰鑽一點點鑿開皮肉骨頭然後沒入骨髓,針扎一樣細小的刺痛密密麻麻遍布全身。
湖水沒過頭頂的時候隱約還能看到湖邊模糊的樹影,水流從四面八方湧來灌入口鼻,慢慢往下沉,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胸腔開始悶痛,我閉上了眼睛。
我這一生,一直都走得跌跌撞撞甚至頭破血流。
也曾因為道路太過崎嶇產生過想要放棄的念頭,但是最後還是堅持了下來。因為想要遇到信賴和喜歡的人,因為想要被愛,因為想要幸福。
可惜最後我還是辜負了自己。
那…如果。
如果真的有神明,如果真的有來世,給我一個家吧。

孤君的《穆然》,耽美小說,略狗血,但是看到最後一句,完全忍不住,淚目啊啊!(T_T)


西天太白李長庚:



不平則鳴:

《守望者》羅夏講的笑話
羅夏: 我聽過一個笑話。 一個男人去看醫生,說他很沮喪,人生看起來很無情、很殘酷,說他在這個充滿威脅的世界上覺得很孤獨。 醫生說療法很簡單,「偉大的小丑帕格里亞齊來了,去看他的表演吧。他能讓你振作起來的。」 那男人突然大哭,「但是醫生」,他說,「我就是帕格里亞齊」,不錯的笑話。
大家都笑了。
鼓點響起。
大幕落下。
I heard joke once. Man goes to doctor, says he』s depressed, life seems harsh and cruel, says he feels all alone in threatening world. Doctor says treatment is simple, 「The great clown Pagliacci is in town. Go see him. That should pick you up.」 Man bursts into tears, 「But doctor,」 he says. 「I am Pagliacci.」 孤獨的笑話,往往這種平實的描述加戲劇性的對比,能更加凸顯孤獨吧。如果,過之後不想笑,只想哭!那這可能就是孤獨的共鳴吧~(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