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孤独,什么样的描述最能引起你的共鸣?

问题描述:前几天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很好地描述孤独感,最后得出的答案是:习惯了孤独,忘却了孤独,只把自己的孤独看作了理所应当。因此,我希望能有其他人分享一下你所认为的最能引起你共鸣的描述,可以是自己的经历,也可以是你所看到过的文学作品,艺文作品等,小说、电影、动漫、绘画都可以。----------201…
, , , ,
BB酱:

一个人走进自助餐厅,一个人交钱,一个人走到桌前,一个人拿食物,一个人端饮料,一个人招呼服务员,一个人带着耳机,一个人默默的吃饭,还在对面放上盘子假装有人
最后安静的起身,一个人走出餐厅,走向谁都不认识的人海。


梦遗的新娘:

什么是共鸣…


刘大有:

建了公众号陪自己聊天


小兔:

半夜刷Aorqu


梁sir啊:

躲得过对酒当空的夜,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


李梓灏:

高中毕业的时候,拍完集体照,别人都在拉好友留个念,我微笑着站了一会儿,回宿舍收拾行李了。


Aorqu用户:
我们生来孤独。


柳白衣:

有一个从小到大反复在做的梦,近几年已经没有出现过。
在一个白色的球状空间里,就好像那种白色的双鱼乒乓球,只是这个球无限大。一个五六岁的小孩,独居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地方,被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于是他只能不停的奔跑,不停的奔跑。乒乓球在逐渐缩小,慢慢的把小孩包围,依然空无一人,恐慌不已的小屁孩不敢停下,即使已经没有了力气,直至被包围。
每一次快被空间挤压到自己的时候都会喘著大气清醒过来,然后再也无法入睡,睁眼直至天明。后来到高中的时候患上来失眠这个怪毛病,也许是压力过大所致,毕业以后碰床皆倒。
所幸近些年来没有再做过类似的梦,但是他却一直牢牢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挥散不去,让我感到恐惧。


吴桐:

一双碗筷

刚拍的,新鲜热乎


陈娟:

我试过销声匿迹,但却无人问津。


匿名用户:

我时常和孤独翻脸,又哭着坐下来和好。

我从小大都没有朋友,一个都没有。

我明明已经成年了,却还是像孩子一样渴望无话不说的朋友,交新朋友如同把自己交出去一般。

有时彩排好所有的社交仪式,却无人问津。

所有的社交软体都不开消息提示,因为从来没人主动找我。

对着游戏NPC发的新年快乐痛哭流涕,那是我新年唯一收到的一条祝福。

所有的回答都能引起我的共鸣。

理解所有的感同身受,却依旧在深夜里痛哭得像个孩子。


Aorqu用户我现在躺在床上,手机被我摆在侧上方,因为没有开夜间模式,所以很刺眼,但我也习惯了。我的脸总是这里痒一下那里痒一下。抠也没用,可能是因为皮肤太干燥了吧?

今晚看游戏直播的时候一直在咬指甲,但这次没有咬到肉,不得不说是一件高兴的事。咬指甲咬到肉很不舒服。总之,不管是指甲还是手上的死皮,我咬一下→舌头翻卷→吐出去。
很熟练的流程。

现在已经是00:14了,但是睡不着。明天还要工作,6点半就差不多要起来了…跟自己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以前在Aorqu日报上看过哪篇科普文,上面说是由于褪黑色素…或者什么其它物质已经不分泌了,所以感觉不到困意…这样和老头子有什么区别?每天的入睡都像是在打仗。

沉默。

我已经没什么好些的了,如果是专职作家,可能会补充一些“天花板上有几盏灯,每一盏灯有几个灯泡”之类的话,但我的精神已经百无聊赖了。

想起了,我在Aorqu提过一个问题呢:孤独?

倒也不是单单这两个字吧?总之我懒得去找了。

总之,人还是要勇敢面对很多东西的,何况是我呢。

😀

晚安,虽然困意依旧一闪而过,但我倒也不是打不出哈欠了。


碎碎:

1

最初想写这个话题,大概已经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原因是某综艺里陈学冬荒岛求生的一个片段触动了我:

从小父母离异、被大姨抚养长大的陈学冬其实内心十分孤独,美其名曰爱冒险和挑战的他选择了去荒芜的海岛体验“孤岛生存”。这大抵也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逃避。

然而,好搭档若琳的离开、钓鱼毫无收获、还在湿滑的岩石上摔倒……接连受挫只得饿肚子的陈学冬还好幸运地发现了来岛上捕捞海鲜的附近渔民。

本来只是想买一些捕捞的工具、顺便学习一下海岛生存技能的陈学冬,意外的认识了热情淳朴的渔民大姐。大姐看陈学冬可怜,于是把他带回了家,还准备了丰盛的海鲜大餐。

餐后,陈学冬和渔民们围坐在一起唱K,那种拘谨的客气和笑容,终于逐渐变成了微醺后发红的脸和灿烂无比的笑……甚至还能感受到眼里某种隐隐的微光……

他说,他的初衷是想一个人来生活,让自己照顾自己。却发现自己最后还是回到了人群里。

热心的大哥大姐们,让他觉得“如果离开了人群的话,这样的生活可能就不是生活了”。

维嘉在一旁一直说,冬冬其实是离不开热闹的人。而谁又是天生的喜欢孤独呢?不过是不想在格格不入的氛围里强装融入罢了。

所谓的享受孤独,也不过是在“与我无关的喧闹”后的逃离。总有一种“既然无法在人群中享受真正的快乐”,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孤独的意味。

我们都不是不喜欢热闹,只不过是厌倦了那些虚伪无谓的社交。

2

最近经常单曲循环一首歌,比较小众,叫《矛盾体》。

歌词里这样唱到:

你享受着夜的孤独,你又不拒绝阳光
你留恋雨露和皮肤的接触,你又常带伞在身旁
你贪慕写意的远方,你又反感流浪
你想屏蔽这吉他的声响,你又不得不吟唱
……
你害怕一个人的冷落,你又忌惮人多的慌

那句“害怕一个人的冷落又忌惮人多的慌”大概是我们大多数人内心的写照。

3

说起了独处,我大抵是个非常有经验的人。

毕竟也是资深级别的单身狗了。

小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内向,甚至有些自闭的人。

大概没人找我出门,我可以一个月都不出门的那种。

那时候的自己喜欢写日记、写部落格,喜欢看安妮宝贝,喜欢看那些仗剑天涯的故事,喜欢听摇滚或是那种惨兮兮无限忧郁的歌……

与其说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或者是年少无知自认为特立独行的非主流,

其实更像是一种自我封闭、自我保护,给自己编织起来的壳。

那时候真的觉得一个人的时候很快乐吗?

其实未必快乐,不过是比起在人群中,更自在舒服罢了。

自觉大概是近年来才真正的一点点能够把对“孤独”误解式的喜欢,转化为一种对“独处”的需要的吧。

不再把别人的眼光看的那么重要;

不需要强求自己让每一个人都喜欢;

比起别人怎么看你,你怎们看自己更重要。你是否喜欢、是否感兴趣更重要。

这大概是成长交给我“对抗孤独”的方式。

于是终于在见到陌生人的时候,不会战战兢兢,

在人群里也不会时时刻刻的感到无处遁形……

我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玩的很嗨,

也可以一个人的时候舒服安静。

开始觉得,我是需要人群的。

需要和哥哥姐姐、家人朋友们一起聚会、一起出去玩,

有伤心难过亦或是快乐开心的事情,需要跟他们一起分担或分享。

有时候不需要过于害怕麻烦他人,因为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就是在相互麻烦和相互帮助中更加深厚的;

需要和同事们有效沟通,有问题不必争执更不必默默忍受、一个人扛,而是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同事是和你一起做同一件事,并要一起把这件事做好的人。你们不是个体、更不是对立面,你们是一个团队;

需要和陌生人接触,去认识这个世界上和你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观点和不一样的思维方式。

这个世界上不止有“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求同存异”。

你可以否定一个人,但不能在不了解的前提下就轻易的否定一个人。

但又是真的需要独处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快乐的事情,并不适合一群人一起。

比如创作,就是很私人的一件事。

你可以在初稿和小样之后和别人讨论和修改,但创作的过程中并不能被别人的思路干扰和打断。

灵感的碰撞是建立在几个不同角度的相对完整、清晰的思路基础之上的,而不是冗长复杂的碎片的无序拼接。很多艺术创作类的事情大都如此;

再比如,很多人健身或学习喜欢跟朋友一起,觉得两个人一起会比一个人更有动力。

但前提是你的这个伙伴或者你本身足够“靠谱”,你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要有强大的自制力和责任感,不然就很可能沦为两个人一起在健身房自拍、洗澡或者干脆变成了两个人谁都不去……;

还有一个最近个人觉得很有益且需要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最好留一点时间来复盘今天经历过的事情并简单的给明天做一个大致的时间规划。

最近很热的综艺《Hi,室友》里金星也提到了这点。

你未必每一件事都很有意义,但一天下来,你会觉得自己过得很充实,做了很多事情。

并且下意识的会把明天的时间安排得更加合理。

也许成长就是逐渐开始明白,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非黑即白,没有那么多的绝对喜欢和绝对厌恶。

孤独也是如此。

谁说不可以既喜欢人群,又乐于独处?

人类本就是矛盾复杂的动物。

如果现在问我,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想,大概是那种无论在人群里还是一个人的时候,都活的自在的人吧。

http://weixin.qq.com/r/8zmhuZDEc80MrdTa92zh (二维码自动识别)


荒也:

推荐一部电影《月球》,有句话说:孤独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从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起常伴左右。而思念,正是孤独的源头。 ​​​


荼靡:

男朋友进看守所出来后没有联系我,而我也换了工作,去了外地,亲戚介绍很多女性朋友给我认识,三五个朋友坐一起吃饭,我却倍感孤独。只因心不在饭局上,心上人不在身边,,


无河卒:

参加一个集会,强制性,约有三四百人,位置不够,我站在窗户边。

多云,凉风,树叶在微微摇晃,背后传来唇枪舌剑的辩论,我玩着手机,只想听听风的声音。

刷Aorqu,想看些有趣的东西。

看见关于孤独的问题,下意识点进去,慢慢地看。

我上网,极少会发表什么东西,至今发的朋友圈不超过三条。

我不想跟熟悉的人或者陌生人分享自己的生活。

不想说话,不想发表意见,只在心里想着,无人诉说,也就慢慢忘记。

有父母,有亲人,有同学,但朋友,也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吃。

与父母渐行渐远,只剩唠叨,亲戚间也淡漠如水,而同学,则一批批的来,一批批的走,什么也没有剩下。

曾经以为是自己问题,性格孤僻,长得挫,一无是处,不是壕等等。

我想了很久,没有解决的办法,也就算了。

一个人也挺好。

有次走在路上,看到公车到站,突然不去管今天要干什么,刷卡上车,随便在某一个站下。

然后,在这个繁华的热闹的巨大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闲逛。

看看天看看云看看树看看身边匆匆的行人,想像他们会有怎样的生活。

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告诉自己这就是孤独。

一个人的矫情,只有自己才能笑话。

写在这里,和你们的孤独做伴。


眉毛怪啊:

一位朋友和我说:


店家小二:

汪曾祺的侯银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侯银匠不会打牌,也不会下棋,他能喝二点酒,也不多,而且喝的是慢酒。两块从连万顺买来的茶干,二两酒,就够他消磨一晚上。侯银匠忽然想起两句唐诗,那是他錾在“一封书”样式的银簪子上的(他记得的唐诗并不多)。想起这两句诗,有点文不对题: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萧脆脆:

秋夜渐凉,一个人走在路上,树叶飘落,路灯安静。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