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孤獨,什麼樣的描述最能引起你的共鳴?

問題描述:前幾天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很好地描述孤獨感,最後得出的答案是:習慣了孤獨,忘卻了孤獨,只把自己的孤獨看作了理所應當。因此,我希望能有其他人分享一下你所認為的最能引起你共鳴的描述,可以是自己的經歷,也可以是你所看到過的文學作品,藝文作品等,小說、電影、動漫、繪畫都可以。----------201…
, , , ,
啊咧:

無人與我立黃昏,無人問我粥可溫。
無人與我捻熄燈,無人共我書半生。
無人陪我夜已深,無人與我把酒分。
無人拭我相思淚,無人夢我與前塵。
無人陪我顧星辰,無人知我茶已冷。
無人聽我訴衷腸,無人解我心頭夢。
無人拘我言中淚,無人愁我獨行路。
回首向來蕭瑟處,無人等在燈火闌珊處。

【很久以前看到隨手抄下來的,來源忘記了,侵刪……】


漢和航空航天局:

自己寫的一個孤獨的故事吧

人類登上月球花了十天,這次,卻是個長達十年的旅程。
一名宇航員將離開地球引力圈,踏上木衛二——歐羅巴的土地!去拜訪這顆頂著固態冰,裹著含氧大氣層的星球。這個消息一經傳出,人人奔走相告,發射當天,有超過十五億電視觀眾觀看直播。
宇航員甲坐在飛船內,承受著4g的壓力沖向藍天,只有胸中一腔「我們的征途是浩瀚無垠星辰大海」的凌雲壯志在與縛在身軀上的安全帶的壓力抗衡。數以億計的鮮花掌聲和如敲響著的大鼓般的發動機為他送行。
十幾分鐘後,飛船進入了地球軌道,一切聲響都偃旗息鼓了,透過淡淡的泛著藍光的大氣層,地面在緩緩地移動著,珠穆朗瑪峰摘下了高高在上的光環,參差不齊的國境線消失在了樸厚雄渾的黃土大陸上,星羅棋布的島礁群沉沒在了寧靜幽藍的五湖四海中。那剛剛滿懷豪情的一個個人們,是再也分辨不出來了,或許他們仍坐在發射台前,痴痴地望向天空,抑或他們早已回到日常的生活,隨著這顆星球一起轉動,周而復始地轉動。
再望向頭頂的舷窗,是漫天的星星,無論飛船上的速度表的數字有多麼大,那些或明或暗的星星卻永恆地懸在天際,而正中一條明亮的光帶靜靜地在空中流淌,攜著銀色與白色的波浪,安靜而輝煌。
在這份靜謐中,飛船靠近了停泊在軌道的母船,她剛剛進入晨線,太陽從地平線上躍起,第一道金光灑向了她,耀眼地襯出她矯健的身姿。她昂首挺胸地定格在天地之間,等待這處女航。
對接成功後,他加速脫離了地球的引力範圍,進入環繞太陽的軌道,漸行漸遠了,當初巍峨地鋪開的一張大陸大洋圖縮捲成了一個球狀,在白雲的點綴下,綻放於黑色的宇宙中。遙看帶球,只是一圈帶著淡藍色光環的珍珠,無論地球多麼擁擠、多麼喧囂、多麼沖突,這里看都是平和至無聲的淡藍色,一切都是家園般的平和。
當最後一抹藍色的點消失在了舷窗,他貪婪地扒在窗口也無法再一睹她的容顏。一艘自不量力的船被吞噬在了無邊的宇宙中。
由於窗口期計算的錯誤,他必須在繞日軌道上等待一年才能進行變軌。
第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太陽坐在他的寶座上,輻射著熾熱的火焰和輝煌的光明,地球早已被他的光明淹沒,舉目四望,只有銀河裹著眾星奔流,遠離太陽的奔放,在遠處安詳。這一年裡,飛船與太陽的距離沒有改變,也只是陪伴著地球繞著太陽又運行了一圈,一個新的春夏秋冬的輪回。他還在一遍遍演練著出征時的流程,對於一個未知的世界,總是充滿期待。
變軌的日子終於一天天臨近,一年的等待只為了這短短一分鐘的燃燒。感謝木星巨大的引力,飛船輕易地進入了太陽——木星射入軌道,四年後將被木星引力捕獲。
第二年的生活平淡無奇,出發時的豪情壯志已經在宇宙中消磨掉了。透過舷窗,裡面的空間是如此狹小,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廣闊,群星閃耀,星雲浮動。真的,上萬公里的時速走了兩年,那些群星是一步也沒有移,就是離得較近的太陽也一直佔據在舷窗正中,只有太陽能電池板的效率一點點的降低顯示著與太陽漸漸遠去。
第三年,孤獨感包圍著他,科普讀物上畫著的太陽系八大行星示意圖上的充實與現在的虛空形成對比,還是只有太陽啊。沒有陸地,沒有落腳的地方,幾毫米鋁板外就是安靜的毫無生機的黑暗。如果說哥倫布的漂泊仍頭頂著天踏著浪,他的飄泊卻是鑽進了一頭虛幻的夢,看不見任何依靠。從早到晚檢查設備、鍛煉、吃飯、與電腦下棋、睡覺,還有就是看著那從前覺得壯美現在卻已感麻木的星空。
第四年,他早已踏出人類歷史上最遠的距離,由於通訊延遲,他與親人對話這么小小的願望也無法滿足,只好一遍遍聽著妻子的安慰、孩子的親昵,老人的囑咐。他有地球的照片,深深銘記著那藍色珍珠的面容,卻失去了腳踏實地的安穩與享受藍天白雲的平和。
終於快到達目的地了,木星的光芒從遠處點入窗口,它雖然數十倍大於地球,但從這么遠的地方看它,也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塵埃。它沒有平和的藍色光芒,卻裹著古典的棕色條紋裝,深淺不一的棕色圍繞著它緩緩旋轉著,給這顆氣體巨行星以沉穩柔順。但隨著飛船逐漸靠近,一顆珍珠卻變成了巨大的球體,以至於最後用肉眼都看不出它的曲線,只覺得飛船貼著一面巨大的氣體牆在運行。
這個歡迎十分寧靜卻蔚為壯觀,在黑暗中掙扎了這么長時間的他終於見到了一顆行星,一個有溫度有質量有顏色的天體,哪怕它沒有陸地,卻深深地給他一種安全感。並且有六十多顆大大小小的衛星在圍繞著它運行,飛船同它們一起轉著,他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其樂融融的巨人家庭,孩子們圍繞著父親無聲地轉動,給陰冷的宇宙一點溫度。只能這樣自我安慰了,他想著,他還是孤身一人,因不能與他人交流而感到口乾舌燥。
登陸艙即將登陸木衛二了,他緊張著手握著操縱桿和節流閥尋找降落點,可以說這是他幾年來唯一需要緊張的時刻了。飛船優雅地著陸,天上可以看見淡淡的淺光,那是稀薄的含氧大氣層。這里只有一個詞荒涼,木衛二被八萬米厚的冰層覆蓋,極目所望都是些起伏不絕的白色冰丘,而四極都被黑色的宇宙空間包裹,宛如茫茫太空中的孤島,一座天空之城。但一天後,半個棕黃色的巨球帶著柔和的條紋爬上了遠方的天際,木星,如此接近又如此巨大,佔據了半個天穹,遮蓋住了太陽的光輝,卻在大氣層的薄紗後猶抱琵琶半遮面,攜手眾星渲染著天空。
他走出了登陸艙,或者說逃出了登陸艙,這個束縛了他五年的空間,同時卻又是他五年唯一的依靠。如今終於站在了大地之上,鞋子深深地嵌入了冰原。這里雖不及地球萬一,但忍受了五年的模擬重力,如今站在一顆星球之上,踏著真實的地,感受真實的重力。他無心說出阿姆斯特朗式的名言,只是把每一步邁得特別用力,踏入地面,感受著這個孤島給這個孤獨的人的依靠。
此時另一顆星球上的人們在想些什麼?有誰記著這位孤獨的先驅,他的家人是否滿懷敬畏地望向星空,思念著他的歸來。
思念,看著這不遠萬里跨越時空來拜訪的冰原,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基因中隱藏著這樣一種遙遠的情感,它安靜卻幽怨地撕去了遠征的壯志,洶涌的淚水滴入了頭盔。
幾個月的考察結束了,他像迫不及待地踏上土地一樣沖上了登陸艙,土地再堅實可靠,比不上家鄉的沃土,水源再豐富,比不上後院一汪清泉。飛船,是他回家的依靠。
木星再一次地離開視線,不像地球般含情脈脈,木星始終雄偉地屹立在那裡,冷眼送走了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土。
第六年,他開始整日整日地睡覺,這里沒有家園上的日夜交替,心被宇宙凍得太久就會陷入昏沉和麻木。他只想一心回到地球,讓再入大氣時猛烈的摩擦喚醒自己熱烈的心靈。能支持他保持為人的,只有家人的聲音了。
第七年,他迷上了聽地球上的音樂,那是自然的音樂,從前平常萬分的鳥叫鑿開他歡愉的源泉,一場大風刮過,捲起他迎頭清揚,淅瀝的雨聲,也能打破宇宙無聲的寧靜。
第八年,望著早已刻入心靈的星空,他也無心思索宇宙的奧秘,彷彿那是永不可及的天堂,注視著這個可笑的短途旅行。身處有史以來最廣闊的空間,卻似被關押在有史以來最逼仄的監獄;回想那淡藍色的陽光下的一粒塵土,卻是包容百川,可以任意馳騁的自由天地。他心靈麻木孤獨,忘卻了自己曾經滿懷的激情、深沉的愛情、充沛的熱情。只有回家路鋪在眼前。
第九年,無數次克服自己打開艙門跌入茫茫宇宙沖動的他被一絲淺淺的藍刺痛了雙眼。飛船的電腦導航上,一個藍色的球體懸著,飛船的導航軌跡逐漸向它貼近,最終似箭般扎入了地球大氣,就像他似箭般的歸心。
地球從一粒珍珠綻放到一幅久違的大陸大洋圖,清晰可辨的大陸還同印象中重合,一種地球人叫做思念的情感在他枯萎的心中泛起,愛還是思念,他已丟失了情感的滋味,只有一種原始的沖動,讓他沖向了舷窗,親吻著她,張開雙臂擁抱著她。
一晃十年已逝,幾千萬人死去,幾千萬人出生,地球不聲不響地繞著太陽轉了十圈,三千六百五十個晨昏線,十個春夏秋冬交替,滄海桑田歲月變遷,只有這顆包裹著藍色光芒的藍色星球平和不變,承載著萬物藍天。度過了十年平和的時光,只有永恆不變的銀河群星太陽宇宙作伴,故土之愛帶著遊子回來了,唯愛也,移太陽而動群星。
躺在醫院的隔離病房裡,望著大夫護士門的淺色皮膚、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和這些五官以精妙的方式組成的臉,消失十年了的臉,他先是眼睛痴痴地直視天花板,嘴巴微張,如剛出世的嬰兒貪婪而好奇地望著這個陌生又熟悉的世界,然後又爆發出巨大的哭聲,千行淚水浸潤了他乾枯的面容,聲嘶力竭的哭喊震醒了被茫茫太空催眠了十年的心……

木衛二上面好像沒有大氣層,玩坎巴拉記混了 大家不要在意就好


One day:

會怕隊伍里的人是單數,因為這樣你就會被落下
會怕上課被要求集體討論,因為沒有人理你
會怕老師說分組學習,因為你遊盪在整個教室看著他們左喝右喚卻都或委婉或直接地拒絕你
看見好笑的電視好看的書想告訴別人卻在下一秒自我對話「今天這個節目真有意思,我們明天再看一期吧」
每分每秒都登著QQ微信,把鈴聲開到最大期待著手機會響起。但它始終安靜地像開了靜音一樣。
難受的時候想要有個訴說的地方,翻遍聯系人和社交軟體里的好友卻沒有一個人能讓你依靠。
休息時看別人三三兩兩相約出行,你早已習慣於一個人戴著耳機沿著路漫無目的地走,走到累了坐在馬路牙子上發會呆再走回來。
你不再敢同陌生人面對面說話,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你縮在自己的殼里期待有人敲敲那個殼卻又害怕探出頭來被人看見。
你周圍那麼多人,他們都愛你,可是沒有一個人喜歡你。
就像商店裡的非賣品,獨佔一個空格,不與其他貨物為伍,在你眼前來來往往的人不計其數,卻沒有一個能帶得走你。況且,在你也在別人心裡,你還沒有非賣品那麼價值連城。


千千:

本來打了挺多字的,想想可能沒人看,默默刪掉了…


Molybdenum:

搞笑 這是對人類最後的求愛 一面極度恐懼 一面又無法徹底絕緣 ―太宰治《人間失格》


Song:

熬夜熬到凌晨五點多,終於能入睡了,起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沒人做飯,沒有人找我,懶得動,再躺會吧,把昨晚沒看完的劇看完,雖然已經看了兩遍了,啊好睏,睡會吧,等到再次醒來,天已經完全黑了,屋子沒有開燈,一切都靜悄悄的,只有熒幕在黑夜裡發亮。———這大概就是孤獨吧


蕭寒:

茫茫人海之中,總有那麼一些人與眾不同。他們渾身散發著獨特的氣質,被神秘的氣場所籠罩。他們在人群中格外顯眼,一眼略過就能注意到他們,認出他們。

他們天生就是帶著特殊的使命而來,這就註定了他們特殊的性格。而與眾不同便就不可理解,就是荒謬甚至痴癲。這些人的一生註定孤獨,他們的生命里充滿了荒島與孤峰。

一個不平庸的靈魂,一顆永遠無法安頓的心靈,永遠驅使著他們去尋找人世間那最熾熱的愛。對生命和世界的獨特感受,就像一條鴻溝,將他們與世俗相分離,將其置於永恆與無限的苦苦追尋之中。他們不可避免的孤獨了,在孤獨中他們才真正找到自我,保存自我,進而陶醉和歡欣。

然而,孤獨畢竟是一場苦難。長期的孤獨使他們意志消沉,精神沮喪,悲觀抑鬱甚至偏執癲狂。面對孤獨,他們必須要以頑強的意志進行堅守,掙扎和堅忍的痕跡顯露於他們的眉宇之間,悲涼無奈的眼神彰顯了他們獨有的滄桑。


momo不是腹黑:

因為有想守護的東西,所以成為了一個不斷變強的戰士。當自己足夠強大的時候回頭一看,守護之物卻悄然離開,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偶然么,或許是必然吧。


成都彭於晏:

屎拉到一半,外賣到了…


生如夏花:

想找個人陪自己吃飯,翻開通訊錄,又只能關掉。

扛東西永遠只有自己,不管東西有多重,活生生變成糙漢子。

下班回家,沒有人接

拍照只能自拍

害怕一個人卻經常一個人。

Aorqu回答沒人贊


喂喂辣個女生:

晾床單的時候一個人沒辦法把床單拉開,所以每次都把床單洗的皺巴巴的。


匿名用戶:
早上出門晚了兩分鐘,趕在最後擠上了公司的車,司機師傅關門的時候門後面的檔桿磕到了我的腰上。
很疼。疼的我快要窒息。
忍著痛讓司機師傅開了門,然後我下車,用手扶著腰頭也沒回的朝公司的方向走了去。
沒回頭是因為我知道車後面的位置還是空的,大家卻都不想稍微往裡走一下給你留個位置。
颱風快要來的天氣,風有些大,慢慢的也開始下起小雨,我看著公車從我身邊經過,車上有很多我很熟悉的人。
只有我一個人在走路。
很多開車的人都回頭看我。
我沒有停,就這樣走了半個小時到了公司。
路上還采了一朵小花。
我沒有覺得很孤獨,只是那種天氣,我覺得有些冷而已。

有次上樓梯的時候不小心磕破了腿,一瘸一拐回了實驗室,一個人躲在小黑屋彎著腰捂著腿疼的冒汗,然後緩了一分鐘,繼續工作。
下樓去實驗現場,跟師父說好丟人,摔了一跤,師父說沒事吧,低頭才看到褲子已經被血濕透了,捲起來的時候傷口還在往出來冒血,我放下褲子,笑著說沒事,然後拎著兩個水桶去提水。
發了朋友圈,有人問,卻沒一個人心疼你。
下班晚了點,沒趕上公車,化工園區打不到車,一瘸一拐的走了回去。
路上前男友發消息問我,我打了一大堆話,最後又刪掉,說沒事。
晚上的時候左腿已經腫的脫不下褲子,右腿青了一大塊。
大學最好的朋友問我,說著說著我就開始覺得很難過,然後掛了電話,自己一個人躲被窩開始哭。
身體的疼痛,終究不是什麼大痛,心裡的,才是。
多疼,多難過,你都要忍著,無人訴說,無處訴說。
來這邊工作已經三個月的時間,孤身一人,從北方的北方到南方的南方。
沒有愛情,還沒有從上一段已經分手了一年多的感情中恢復過來,工作也力不從心,可是也一直滿懷信心,覺得生活會變得很美好。
嗯,生活會變的美好的。
左邊的那個,就是我那個最美麗最可愛的大學閨蜜。


萌萌:

無人問我粥可溫,無人與我共黃昏。


酉鬼:

偶爾做了個醒不來的夢,
轉眼間卻不知跟誰訴說。
深埋在心裡的傷口,
從來沒有機會再見風塵。
把每個相遇都當成天賜,
把每一個意外當成既定,
連麻煩都要去自攬而來。
明明望不穿也看不到的巷子,
眼神卻死巴巴盯著期盼。
在轉角就要消失的你的視眼裡,
跋山涉水,不辭辛苦。
然後,
又默默無聞的回到,
只有自己的雞蛋殼。

你把問題拋給我,
思考良久也得不到答案。
你怎麼知道,
沒有熱鬧給我做對比,
我怎麼知道孤獨寂寞,
到底是個怎樣的存在。


百曉升:

無敵是多麼~多麼寂寞


匿名用戶:
我要留下昨晚做的夢,
把它保存在冰箱里。
很久很久以後的一天,
當我變成一個白髮老翁,
便要取出我凍結的美夢。
把它融化,把它燒開。
然後我就慢慢坐下,
用它來浸泡我的一雙蒼老冰冷的腳。


涼桑:

這個世界上肯定有另一個我,做著我不敢做的事,過著我想過的生活。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旅行,一個人做很多事,一個人的日子固然寂寞,但更多的時候是因為寂寞而快樂。極致的幸福,存在於孤獨的深海。在這樣日復一日的生活里,我逐漸與自己達成和解。

—————————————–

今天送走了過來陪了我半個月的媽媽,有很多東西感覺如釋重負,抱歉很多東西不想說只是不想你擔心。昨天站了一天,回家的路上腳還是崴了,也許的確是該少走路,好像腳的毛病越來越嚴重。送走了媽媽,坐車打算去市中心走一走,好像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過門了。下車的時候因為打字回消息,沒看清然後傷腳又撞到了車,下了車果然還是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只好四處走,四處跑,終於想起好久沒有吃過東西,跑去了一家以前很喜歡的店,點了一堆以前很喜歡吃的東西,結果只是吃了幾口,就感覺胃很飽什麼都不想吃,坐在店裡一個半小時,期間一直在回話題回評論,可能只是怕一個人靜下來所以一有人來問東西什麼的,我總是要回答到別人滿意。不想在一個地方呆太久,於是繼續了行走,走到一半感覺腳底好像有點濕濕的,低頭一看剛剛撞傷的一個口子,其實一直在淌血,過了兩個小時才發現,也只能怪我的反射弧太長。跑去ktv唱了歌,好像是知足跟空白格,想唱的歌還沒有上新,很是無趣,唱完歌瘸著腿逛了一會又回了家。怎麼說呢,好像孤獨感很強,沒有人會立刻發現你的傷而把你送去醫院,但是,好像一個人也不是生活不了。


柴柴子:

我孤獨的跟大風天兒里的塑料袋兒似的――大張偉


海邊吃瓜的少年:

昏暗的天空,空氣中充滿著潮濕。而你只能坐在電腦桌前,望著一成不變的桌面。

發表迴響